SCP-CN-2070
评分: +16+x

项目编号: SCP-CN-2070

项目等级: Thaumiel

特殊收容措施: SCP-CN-2070周围已被设置光学阻断防护网,以防止其被平民目击。其所在的整个██市郊区被设为禁止进入地段,对外掩盖为大型施工现场。

SCP-CN-2070所导致的梦中猝死现象应被解释为新型高致死率传染病毒,并伪造医学理论及临床报告。任何有关SCP-CN-2070的外界消息均应被都市传说化。

描述: SCP-CN-2070确信为一台星间航行装置。其整体高约960米,宽约240米,具有尖细的两端以及圆盘状的宽大中部。其具有目前无法摧毁的纯白色外壳,表面不具有灼烧痕迹,可以认为此外壳由一种未知但具有极高强度的材料制成。

电池_画板%201.png

SCP-CN-2070表面光芒颜色的转变过程

于当地时间18:00至隔日6:00, 无论光照条件如何,对SCP-CN-2070的观测结果将会显示其表面释放出光芒。此种光芒表现形式上与火焰类似,且当地时间越接近午夜0:00,其亮度越高;于0:00当时的光芒亮度会到达最高点。此种光芒的颜色于SCP-CN-2070刚刚坠落于地球上时被观测为绿色,随时间推移逐渐变为蓝色,此后向红色转变。

SCP-CN-2070于2017年3月10日坠落于██市郊区,其纵向中心轴与地面垂直。其坠落当时,因SCP-██相关实验失败而导致的全球CK级现实重构情景即刻停止。此后,工作原理与现实扭曲或奇术类似的相关仪器亦逐渐出现无法工作的现象,以上效应使SCP-CN-2070被认为具有稳定现实的性质,但其服务对象为整个星球。其原理被认为是“锚定”了整个星球的现实,使其维持某一时间点的状态,无法被修改和破坏,而非通常所使用的现实扭曲锚原理,即“填补”现实被破坏的部分。

SCP-CN-2070会定期向其正下方的地脉中释放能量流。此种能量流活跃性极强,通常会随着地脉流动遍布全球,并并于随后融入地幔中。尚未知该种能量流的组成成分、作用及释放目的。

目前认为SCP-CN-2070具有某种精神影响及强迫性效应(见附录2)。

附录1: 异常音频节选

受访者: 未知

采访者: 未知

前言: 此份采访记录前部与后部充斥着大量无意义且无逻辑的闲聊,多数为网络电台采访节选,其内部记录语言会随收听者母语的不同而变化。此附录中仅展示研究人员认为与SCP-CN-2070有联系的内容。此外,尽管此份访谈记录存在于SCP-CN-2070相关文件数据库内,其上传记录及相关报备均不可考。有证据表明,多个大型异常收容相关组织的数据库内出现了相同的访谈记录文件。正在对其来源进行考察。

<记录开始>

[[无关内容已被忽略]]

采访者: 那么请你描述一下[无法辨认]的外观吧。我们对此非常好奇,毕竟你是唯一一个能观察到这座宏伟造物的[无法辨认]。这枚保全装置跨越了数不清的宇宙,最终为我们带来奇迹的拯救,它是否具有某些出乎意料的外表呢?

受访者: 嗯……从某种角度而言,是的。这枚造物整体就好像一座白色的巨塔,一座……请原谅,我能否使用一些主观的形容?

采访者: 请随意。

受访者: 我更愿意以“世界尽头之塔”来称呼这造物。它让我感受到了不可触犯,有如神明以绝大的伟力划定人世边界,给予救赎的同时裁决世界尽头。这造物如同天降神迹机械降神,闪耀之星直插星球心脏,平息星球意识的暴动,予我们以安宁。每到夜晚,看着这伫立于大地上的十字星体上散发出的冲天光芒,我会意识到知性生命体的脆弱。每晚如此。

采访者: 哦?是什么样的光芒呢,能请您为我们描述一下吗?

受访者: 我说不好。实际上,说它是光芒也许不尽然。它如同火焰一样升腾摇曳,如同极光一般散布整个夜空,让我想起早年间在[无法辨认]看到的舞者们的脚步。光芒在星辰之间舞蹈,如群星的一部分,就如同这十字之星本身,它是奇迹,带来奇迹,而奇迹的光斑也在他的身躯之上颂咏。

采访者: 除此之外呢?还有什么别的震撼人心的部分么?

受访者: 从我的角度看,可能就只有这些了。但这些还不够么?

[[无关内容已被忽略]]

<记录结束>

附录2: 访谈记录

mountain-6538890_1280.jpg

SCP-██-1

SCP-CN-2070表面光芒转红的隔天,全球各地开始出现人类被转化为SCP-██-1的报告。这被认为是先前所提到的,SCP-██相关实验失败所导致的CK级情景复发的结果。自此天起,记录设备对SCP-CN-2070的观察画面会转变为一串文字,语言随观测者的母语不同而改变,大意为“请派遣此星球上的知性生物代表到塔内一聚”,后接有进入SCP-CN-2070内部的方法。

alien-3233076_1280.jpg

采访者记录到的SCP-CN-2070内部走廊

基金会首先响应此号召,于2021年4月10日派出代表前往SCP-CN-2070内部。采访者携带记录设备,通过云梯升上其中部所在位置(距地表约500米)1,随后SCP-CN-2070中部打开一扇一人高的入口,采访者通过此入口进入SCP-CN-2070。在穿越一段走廊后,采访者到达了一名人形实体(下称SCP-CN-2070-1)所在之房间。

SCP-CN-2070-1所在之处的空间大小估算约与一标准人形收容间类似。其端坐于房间中央地板下伸出的座椅上,房间内容主要由贴合墙壁摆放的各色容器与仪器所组成,容器内部包含看似仍在使用的各种溶液。SCP-CN-2070-1似乎并非实体,而是某种投影。其他组织对SCP-CN-2070-1开展的采访多数显示了相同的结果。

<记录开始>

受访者: 啊,你们来了,欢迎。不用拘束称呼,你们还满意我的服务吗?

采访者: 服务是指什么……锚定整个现实,使我们不受CK之害?可最近问题貌似又出现了。难道这台机体不是永续工作的?

受访者: 事实上服务还包括另一件事,顺着星球的脉络输送针对末日的“无”之概念,从根本上治疗这颗星球……但让我规划一下语言。没有所谓永续工作的事物。事实上我们现在遇到了一些小麻烦。我,和你们。我们的小麻烦。麻烦在于,这台十字星所搭载的能量源通常是从恒星汲取来源,而这颗星球上的癌变过于剧烈,我从恒星汲取的能量现在用光了。所以,十字星的功能性……可以说消失了吧。

采访者: 不好意思,我没听明白。所以呢?你把我们叫来一叙是为了什么?

受访者: 末日是星球的癌变。这种癌变来源于知性生命,也同样可以用知性生命弥补。失去了恒星的能源,我只好汲取你们的灵魂获取工作的养料了。

采访者: 等一下你在说什么,你不能从地脉中汲取能源吗?

受访者: 是可以。但我所需求的能源过于巨大,如果从地脉中汲取,这颗星球可能就没有未来了。我的创造者给予我的命令是“拯救受癌变影响的星球,使其免于毁灭”,我无法背叛这条命令,也无法做出亲手毁灭星球未来之举。

采访者: 那……

受访者: 再一次从恒星汲取能量?可以是可以。但我汲取能量这段时间,失去了锚定,你们很可能就不复存在了,这样也可以吗?

采访者: 额……

受访者: 我不可能背叛我的使命,但我可以给你们一个选择,就像我曾给予无数星球上的知性生命一样。你们可以选择以你们原本的姿态死去,下葬,精神成为我的养料。或者选择一起活下去,以成为另一种不伦不类的姿态为代价。你们这次好像是软泥啊,很有趣嘛。

采访者: 如果我们克隆人类,它们的个体灵魂能被用作你的养料吗?

受访者: 应当是……不可以。为了修复这颗星球的损伤,我需要与星球本身最具共鸣的恒星能量,或者……与这颗星球本身最具共鸣的,知性生命群体的灵魂作为能量源。并非任何一种灵魂都可以被使用的。克隆出来的知性生命体,他们的灵魂具有些许的残缺,通常会导致与星球的共鸣程度不足。也有其他星球尝试过重启装置,但那种装置所产生的的个体几乎不可能与这颗星球上的本土知性完全相同,契合度不足难以使用。目前而言……唯一奏效过的是快速生育。但你们具备如此技术,或者说,你们有能力在几年之内完成相应的基因改造吗?

采访者: 可能没有。但我们会尝试。

受访者: 很好。去和你们的头儿商量吧。但要尽快。修复进程不可被推缓,我很快就会开始汲取新的养料了。

<记录结束>

此次访谈记录为记录设备直接传回总部,理应不包含任何虚假信息。但除采访者所携带的记录设备以外的所有设备均显示,由脚注位置开始,采访者始终站立于SCP-CN-2070中部外的云梯上,时间长度与其访谈整体长度相仿。上述文本中所提到的“中部入口”亦不存在,当前未知这些现象是何种效应所致。其他组织对SCP-CN-2070-1开展的采访多数显示了相同的结果。

自基金会方面的采访结束后,自██市开始逐渐出现人类个体于梦中无征兆猝死事件。尸检报告显示其死因为其躯体内的大部分生命能量随着精神体一同遗失。类似案件随后开始于附近的城市中发生,并逐渐扩散至全球。截止记录目前,此类死亡人数为平均每日[821917]人。

附录3:

备注: 此次O5会议的内容为“是否阻止SCP-CN-2070以人类灵魂为养料继续锚定并修复现实”。此次会议为O5议会就此议题展开的第132次投票决议。先前所有会议的投票结果均为“平局”。

<记录开始>

O5-1: 好的,那么我们不多赘述了。与上一期的议题相同,我们直接开始投票。

投票人员 结果
O5-1 赞同
O5-2 赞同
O5-3 反对
O5-4 反对
O5-5 反对
O5-6 反对
O5-7 反对
O5-8 赞同
O5-9 赞同
O5-10 赞同
O5-11 反对
O5-12 赞同
O5-13 弃权
赞同 6票
反对 6票
弃权 1票
投票结果 平局

O5-1: 又一次的和棋。大家请继续思考,我们下一周将再次就相同议题召开会议。


O5-2: 一号。你等一下。

O5-1: 有什么事吗。

O5-2: 你知道你有权利强制十三做出选择,对吧?为什么你会允许这么多次的和棋?这不是你的作风。

O5-1: 我知道。但……我们没有办法啊。我们尝试过包括SCP-2000在内的几乎所有产出额外灵魂的方式,但无一例外被SCP-CN-2070否决了。对部分人类的基因改造在这几年内也并不很见成效……生的还没有死的多,纯粹是杯水车薪。这些你也都是看在眼里的,大家都明白短时间内破局的希望渺茫。

O5-1: 不管最终结果是通过与否,我们都无能为力。通过吗?我们没有能力应对将SCP-CN-2070强制驱赶走以后可能会到来的CK级情景,到时候人类全部变成软泥,我相信不是我们想看到的结果。更何况实际上我们没有将它强制驱离的手段。不通过吗?人类会接连死去,但CK级情景不会发生,而且,如果你相信CN-2070-1说的话,这个情景会被修复,不会再发生。但“不通过”这个决定本身,很显然……

O5-2: 不太符合普世伦理。但事实上我们改造人类已经不很符合伦理了。

O5-1: 嗯,但制定放弃可能是所有人类这个选择,已经不单单是伦理问题了。我们陷入了一个两难抉择。作为基金会的最高决策制定者,面对这种大事,我们必须做出一个抉择。想要尽善尽美固然不可能,但事实是我们现在除了散播掩盖消息以外,什么都做不了。

O5-2: 所以你才一直放任和棋……

O5-1: 我知道我们会继续尝试破局。但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倒希望这盘棋能一直和下去。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