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136
评分: +17+x

项目编号:SCP-CN-2136

项目等級: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基金会派出5名持枪特工伪装成当地执法人员后定居在SCP-CN-2136附近并监视。任何基金会人员在没有上报的情况下不得单独前往距离SCP-CN-2136一百米以内的区域。得如果有任何非基金会人员试图单独靠近SCP-CN-2136,基金会特工应当以此地为环境保护区为由將其制服,遣返至远离SCP-CN-2136的区域。

描述:SCP-CN-2136是一个位于上海市郊拥有异常性质的水潭。在两名及以上人类前往SCP-CN-2136附近的时候,SCP-CN-2136不会表现任何异常性质。但一个人单独前往SCP-CN-2136一百米內时,SCP-CN-2136的周围环境会因该人类个体心情的变化而变化。目前掌握的变化规律如下:

  • 正面情绪会导致气温升高,负面情绪会导致气温降低
  • 情绪越激烈,导致的影响越明显
  • 越基本的情绪导致的变化越简单,越高级的情绪导致的影响越复杂(如简单的担忧可能只会造成气温下降,植被变化等常见影响,但忧国忧民等高级情感会导致更多、更微妙、更罕见的变化)
  • 人类个体睡眠、昏迷等无意识的情况也会发生如上现象

附录:
附录CN.2136.1 有关SCP-CN-2136的实验记录

实验 A - 日期2022年10月2日

对象:D-1332

过程:基金会将其记忆清除至高考后三天,命令其进入该项目附近区域并在那里单独居住24小时。

结果:气温在十五分钟内上升至三十五摄氏度。对象报告称闷热和不适。土壤内渐渐长出彩色花朵。

分析:该对象的“兴奋”情绪导致了以上现象。“兴奋”对于该项目的影响大概率不会对人造成伤害。


实验 B - 日期2022年10月5日

对象:D-1332

过程:基金会将其记忆清除至与初恋分手后一天,命令其进入该项目附近区域并在此单独居住24小时。

结果:约十分钟后,气温降至零下二十摄氏度,地面上长出蓝色触手,并未表现出攻击性。潭水结冰,并生成冰晶。尽管D-1332并未报告不适,但研究员发现他因低温导致了感冒。

分析:对象的“失落”导致了上述现象。如果实验中人类个体情绪低落,需要远离水面以防被冰封至水下。


实验 C - 日期2022年10月10日

对象:D-1332

过程:基金会将其记忆清除至2020年1月3日,待其睡眠后将其抬进该项目附近区域并在此单独居住24小时。

结果:约五分钟后,气温降至零下三十摄氏度,地表快速刺出锋利的黑色晶状体,穿过D-1332的身体,二十分钟后,地面变成紫黑色,水中出现絮状沉淀,D-1332沉入泥土中,后续寻找没有发现,其被判定为死亡。

分析:我们还不确定究竟是什么导致了上述状况,Dr.Bai猜测其原因是D-1332做了噩梦。


实验 D - 日期2022年10月17日

对象:D-3820

过程:基金会未对其做任何处理,命令其进入该项目附近区域并在此单独居住24小时。

结果:约二十分钟后,地面颜色慢慢变深,水潭周围植物叶片变成淡紫色。Dr.Bai命令特工用狙击枪瞄准D-3820头部并报告了D-3820。土壤迅速变黑,水潭周围植物枯死,D-3820迅速陷入土壤中,与实验C结果相同。Dr.Bai因鲁莽行事被问责。关于其精神状况的诊断正在进行中。

分析:这间接证明了实验C中Dr.Bai的猜想,对象的“恐惧”导致了上述现象。由于连续的D级人员损耗,该项目的实验被叫停。

附录CN.2136.2 对Dr.Bai的访谈

受访者:Dr.Bai

采访者:研究员Wu Zi

前言:研究员Wu Zi对Dr.Bai在实验中的鲁莽行为进行问责。

<记录开始>

Wu Zi:我已经了解了您在实验中的行为,请问您为什么要在可能造成D级人员损耗的情况下采取这项行动。

Dr.Bai:我当时是想证明我的猜想。

Wu Zi:嗯,虽然这样,我们也没必要因此浪费一个D级,我们可以给他慢慢施压,等到即将致命时再把他回收。再怎么说,你至少应该让所有人知道你的下一步行动。

Dr.Bai:嗯,我承认,是我做得不对。

Wu Zi:好的,既然你已经认错了,那你应该接受警告处分。

Dr.Bai:好的。不过,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处理。我事先声明,这本书不是异常。(Dr.Bai从上衣夹层中的口袋中拿出被烧毁一半的古书,标题为《永州八记》。封面上标有中华异学会的图案,后续检查发现:永州八记中只有《小石潭记》还有残余,但大多数字也辨认不清。)

Wu Zi:(拿起这本书)这是什么?

Dr.Bai:我家里地下室发现的。我家老宅有将近一百年的历史,这可能是我太爷爷那辈人留下的。当时我正在拖地,发现有一块地板可以活动,我打开之后发现是一个地下室。我很好奇,等到通风完毕后下去看了一眼,发现里面全部的物品都被烧毁了,只剩下这本残缺的书。在墙壁上和书上我都看见了异学会的标志,我想,我的房子以前可能是异学会的资料库,后来因为战乱放弃了这个据点,我的太爷爷也许是异学会的,又或者是是为了避难才找到了这间空房子,定居了下来。

Wu Zi:所以说,这个项目以前是异学会管理的?

Dr.Bai:嗯。《小石潭记》的原文明明是“从小丘西行百二十步”,这本书上却写的是“从江之入海西行二百里有余”,再联系我们这个水潭,我们应该就能想到了。而且我可以怀疑,《永州八记》的另外七篇也是有关异常的记叙。

Wu Zi:那为什么被吸纳进基金会的前异学会成员没有报告这个项目?

Dr.Bai:实话说,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资料被损毁,或者知情的人都遇难了吧。

Wu Zi:好的,这些情况我会跟上级汇报的。

<记录结束>

结语:因为其重大发现,对Dr.Bai的处分改为处半个月薪资的罚金。基金会已派出特遣队寻找《永州八记》中的其他异常。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