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14
评分: +136+x

项目编号:SCP-CN-214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基于SCP-CN-214的特殊外形,Site-CN-14站点派出的流动特工将与所在地政府卫生部合作,以寻找实验室的意外生化危害泄露为由,在世界各地寻找一切疑似的SCP-CN-214幼苗,在可能的情况下将其就地隔离,并进行焚烧处理,当Site-CN-14的SCP-CN-214开始枯萎时,在外特工将获准携带一株项目幼苗返回站点以取代枯萎的SCP-CN-214。同时由于SCP-CN-214的最大影响范围尚不明确,应确保任何国家没有持有任意形式的SCP-CN-214个体。

随着SCP-CN-214的生长进行到第二阶段,一切强制性的移除工作将被禁止,同时应当根据其生长进程,联系最近的基金会站点,分阶段执行下列额外收容措施:

描述:SCP-CN-214表示为一种树状的未知黏菌聚合体,幼苗约0.3米高,有记录的最大成体高度为15米,树冠宽20米。SCP-CN-214对所处环境表现出极强的适应性,且能够在任何地区出现,并正常生长。

SCP-CN-214的构造主要分树干状结构及树根状结构两部分(此后简称为树干,树根)。树干的外形呈现出人体肺部血管构造,并会随着其生长逐渐出现肺部微血管状的树枝。而树根则呈现为人体手部血管构造,根部表皮为半透明构造,内部有暗红色液体流动,随后对该液体的生化分析显示其内部含有红细胞及结核分歧杆菌,鼠疫耶尔森菌,炭疽杆菌4等多种高致死性烈性传染病病原菌落。

%E6%A0%91%E5%B9%B2

一株即将进入第二阶段的SCP-CN-214树干

%E6%A0%91%E6%A0%B9

一株第一阶段SCP-CN-214的树根,可以看出其手部血管样的外形

SCP-CN-214-1为一类尚未发现过的黏菌品种。其个体在60摄氏度以下环境中表现出外层组织硬化的特性,并聚合成SCP-CN-214。SCP-CN-214-1以一固定周期进行分裂生殖,表现为SCP-CN-214的生长。当进入人体环境中时,SCP-CN-214-1的硬化组织将会分解,同时展现出惊人的可分裂分化能力。此时SCP-CN-214-1会寻找任何可能的,或是已表现出的疾病症状,同时分化为对应的人体细胞或组织,取代或是清除病变部位,从而达到对疾病的治疗作用(详见实验记录SCP-CN-214-A)。然而,一旦SCP-CN-214-1进入人体内,便会不同程度的破坏其体内的免疫系统,破坏程度与体内SCP-CN-214-1个体数量成正比关系。

通常SCP-CN-214的生长周期约为三年,根据其表现特点的不同,共分为以下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第一阶段表现为SCP-CN-214的幼苗阶段。在此阶段,SCP-CN-214的树干尚未开始生长树枝,同时根部的液体呈现为半凝固状态,手状结构表现为完全张开的状态。此时SCP-CN-214不会对外界造成主动影响,同时在此时移动SCP-CN-214也不会引发任何不利情况。

第二阶段:第二阶段表现为SCP-CN-214的生长阶段。在此阶段,SCP-CN-214将会快速生长,同时其树干上将会有类似肺部微血管的树枝开始生长。项目的根部表皮会明显变薄,内部液体开始流动,因此从这一阶段开始,任何对SCP-CN-214的移动或是大面积损坏都会导致根部断裂,使得内部的烈性传染病病原泄露。在这一阶段,SCP-CN-214会开始持续向外扩散某种孢子,后证实为硬化的SCP-CN-214-1个体。被散发出的孢子拥有极长的存活时间,会通过一切途径传播,目前记录到的最大距离为一株生长在智利的SCP-CN-214散发的孢子对加拿大温哥华市的市民造成了影响。当SCP-CN-214的孢子进入人体后,将会定点的刺激该个体的脑神经及免疫系统,受影响个体将会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感”,并将这一感觉的获得归结于距离自己最近的SCP-CN-214个体,从而对其产生崇拜及保护的欲望。由于两株SCP-CN-214间的平均距离约为100km,因此受影响个体并不一定会对造成影响的个体进行保护。

第三阶段:第三阶段表现为SCP-CN-214的生长停止到其被消耗50%的组成之间的时间。在此阶段,SCP-CN-214的手状根部将会完全转变为握拳的状态,同时会继续向外散布孢子,但影响范围不会超过第二阶段时的最大距离。在第三阶段,SCP-CN-214主体附近会出现一人形个体,称为SCP-CN-214-2。SCP-CN-214-2将会出现在受影响者面前,并教导受影响者将SCP-CN-214的树枝用热水浸泡后饮用。这一过程被证明是无法阻止的,SCP-CN-214-2似乎能到达任意一位受影响者身边。在这一阶段,SCP-CN-214-1将会极大程度的损坏受影响者的免疫系统5,同时继续刺激其脑神经,使得受影响者对SCP-CN-214产生依赖性,并排斥任何人为的医疗手段。受影响者对SCP-CN-214的保护欲也会显著提升,甚至任何对SCP-CN-214的不利言论都将会引起受影响个体的暴力举动。

第四阶段:第四阶段表现为SCP-CN-214被消耗50%的组成后。在这一阶段,SCP-CN-214根部的液体将完全凝固,同时孢子的散播也将停止,SCP-CN-214-2也会在这一阶段消失。此时,受影响者将会对其他接触SCP-CN-214的个体展现出极强的攻击性,并会为获得SCP-CN-214做出任何举动,因此在这一阶段,大部分的受影响者都会因为争夺SCP-CN-214造成的冲突而死亡。而在SCP-CN-214被完全消耗完后,受影响范围内所有的SCP-CN-214-1个体都将死亡,同时所有存活的受影响个体都将在此后因为严重的免疫系统障碍死亡,外界进行医疗救助的尝试已被证明会受到强烈的反抗,甚至造成受影响人群的自杀行为。

SCP-CN-214-2表现为一名70岁左右的希腊裔男性,自称“希波克拉底”。SCP-CN-214-2能够流利的使用受影响者的常用语种,并且不受阻碍的到达任何受SCP-CN-214影响者的面前,向其宣传“希波克拉底之树”的治疗作用。当同时出现多株SCP-CN-214时,每株个体边都将生成一个独立的SCP-CN-214-2。虽然后续研究表明SCP-CN-214-2的话语并不会对受影响者造成精神上的影响,但与其交流过后,受影响者都会对SCP-CN-214产生强烈的敬畏心以及信赖。值得一提的是,SCP-CN-214-2似乎并不愿意与未受影响者进行过多的交流,因此在谈话记录SCP-CN-214-C进行后,进一步的交流请求都将被驳回。

SCP-CN-214最早被发现在中国浙江省[已编辑]境内,一起异常的植物崇拜邪教引起的基金会特工的高度重视,并迅速确定了SCP-CN-214的最大影响范围并进行了就地控制。随后对世界各地的异常记录调查发现SCP-CN-214已经存在了数百年甚至更久,并且证实了SCP-CN-214能够无征兆的出现在任何位置。对于这一特性,目前广泛接受的是Dr.Fenrir的假说,即SCP-CN-214的种子是由未被吸入的孢子分化而成的,这一假说仍需进一步研究。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