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163
评分: +9+x

项目编号:SCP-CN-2163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已置于基金会监管下的SCP-CN-2163需收容于Site-CN-43内部一孤立服务器场内,允许2级以上权限人员每周对SCP-CN-2163个体进行一次访问。鉴于项目的异常效应,对项目个体的非实验性质访问不被允许。MTF-甲子-0“网络游魂”需不定期检查中文互联网中包含“GLORIA”、“格洛丽亚”、“葛罗莉亚”或“葛罗丽”等关键词与“电信诈骗”、“网络诈骗”或“杀猪盘”等关键词的相关信息,并确认相关信息背后是否有未收容的SCP-CN-2163个体,必要时可与当地政府合作对项目个体进行回收。

描述:SCP-CN-2163表现为一组██个网络社交账号的总称,这类社交账号有以下共同点:

  • 个人信息性别设定均为女性
  • 头像均为一名为Gloria █████的年轻女性照片
  • 昵称或ID均为GLORIA或其音近或形近形式,较典型的有“GLORIE”、“GL0R14”、“格洛丽亚”、“葛罗莉亚”、“葛罗丽”等
  • 拥有自我思维意识,在不需任何智能实体操作的情况下可完成与其他用户交流(包括发送文字和语音)、发送帖文与动态、通过社交平台自带的第三方支付平台完成未知来源的资金支付以及[数据删除]等。

目前确认所有项目个体均为通过未知手段制造的电子智能实体,且项目个体拥有的自我思维意识来自同一人,即上文提及的Gloria █████,被确认为一名去世于19██/█/█的美国籍亚裔女性,在基金会被标记为POI-35269。所有项目个体的人格均表现出不同程度的拜金、自私自利、以自我为中心乃至妄想症症状,且对基金会几乎无合作意向,部分对人类男性性别设定为男性的智能实体抱有敌意。SCP-CN-2163-17(ID为格罗莉雅)为目前唯一对基金会表现出合作态度的项目个体,基金会已完成对其的逆编译程序并将其重编译为aic格式,目前已重命名为格罗莉雅.aic并入列MTF-甲子-0“网络游魂”,协助寻找中文互联网上可能的仍未被收容的其他SCP-CN-2163个体。

SCP-CN-2163的异常效应表现为,当有人类男性性别设定为男性的智能实体与项目个体进行交流时,该人类男性智能实体将对项目个体产生极端的迷恋心理,尽管大部分项目个体对受试者表现出较为恶劣的态度,受试者仍将保持迷恋心理并持续对项目个体进行交流并试图追求之,直至项目个体放弃以异常效应影响受试者,或对受试者进行强制心理干预或记忆删除为止。提前接种认知危害反制触媒可有效避免项目的异常效应。

回收记录:202█/6/█,浙江省██市警方在对以“杀猪盘诈骗”为手段敛财并伪装成一般网络金融公司的犯罪组织“██市格洛丽亚网络金融有限公司”进行收网行动时,在该犯罪组织窝点内查获的数台个人计算机上发现了██个SCP-CN-2163个体。警方在分析相关证据过程中发现了项目的异常效应,但同时也有█名男性警员受到项目异常效应影响。██市警方向上级通报此事时,[保密]军部及时介入,并在[保密]军部的帮助下将存放有项目个体的个人计算机迁移入Site-CN-43用于收容网络相关异常的一个孤立服务器场内,至此,██个SCP-CN-2163个体被全部成功收容。

附录CN-2163.I:SCP-CN-2163个体访谈记录:

受访者:SCP-CN-2163-1 “GLORIA”

访问者:项目主管杨清风,男性

前言:此为项目被收容后的首次访谈。


<记录开始>

杨清风:你好,“GLORIA”。

SCP-CN-2163-1:哟,这又是哪里的警察哥哥,上回没问出啥来这回又来了。

杨清风:我有必要告知一下你们的处境,这里不是警察局,我也不是警察。我这次来的目的是来了解你们异常效应的起源的。

SCP-CN-2163-1:无所谓,在哪儿都一样,男人都是一个样。

杨清风:你能告诉我你是怎样获得了自主思维的吗?

SCP-CN-2163-1:就跟平常一样啊。我睡了一觉,醒来就这幅德行了。我本来还不太会中文来着,结果一开口就是母语水平的中文,麦克斯韦宗教会的技术确实不一般。

杨清风:你是说麦克斯韦宗教会?

SCP-CN-2163-1:哈,我想我知道你们是什么人了,你们就是那个所谓的基金会吧,如果我没猜错,我和我的那██个复制体应该是在你们的“收容”之下了。

杨清风:没有那么多,我们从格洛丽亚公司只回收到了一部分。你说你不会中文,那你是如何来到中国的?

SCP-CN-2163-1:被人买走的呗,就是那个什么格洛丽亚公司,我也是到了那个公司才知道,我们被包装成了所谓“美国进口智能AI陪聊机器人”,结果“功能”实在太多,把他们老板娘都吓坏了。

[SCP-CN-2163-1发来一段语音,内容为一年轻女性的笑声。]

SCP-CN-2163-1:这帮土包子真把我当什么智能AI了,拉着我去骗那些臭男人的感情和钱,我确实挺恨那些臭男人的,都一个样子,以为玩完就能把我甩了,谁甩谁还不一定呢!最后还不是心甘情愿在我身上花钱。

杨清风:听得出来你本体的人格挺恨男性的。是你本体身上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了吗?

SCP-CN-2163-1:说实话,我不记得了。他们好像把我关于我本体的记忆清除得差不多了,只有几个模模糊糊的印象,不过也都是那些臭男人献殷勤的嘴脸,没啥好回忆的。

杨清风:行吧。我想也问不出什么来了,今天要不就到这儿。

[尽管无法连接外网,SCP-CN-2163-1仍发来一段链接,该链接指向██网购平台一款奢侈品手包的购买页面。]

SCP-CN-2163-1:说了这么多,总得给我点好处吧!你们这种一毛不拔的臭男人一分钱不花就想把到妹子?做你的春秋大梦!你要是机灵,就把包给我买了,要不然有你好看的!

杨清风:好,我给你买。

[项目主管杨清风不受控制地点击了链接,观察该访谈的站点主管Dr. █████立刻叫停了访谈并指派应急处理小组给杨清风研究员接种了反制认知危害触媒。杨清风研究员随后恢复正常。]

杨清风:[向赶来的应急小组组员]还好你们及时赶到……我想刚刚应该是受到项目的异常效应影响了,当时心里总有种想法——想把这个项目个体当成“女友”去看待,去满足它的愿望——这应该就是项目的异常效应。这里也没连上外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外网链接,我个人认为接下来应该去查一下防火墙设置,看看是否有漏洞。

<记录结束>


后记:本次访谈确认了项目大体的异常效应,在后续数次访谈中,提前接种反制认知危害触媒被确认可保护男性人员不受项目异常效应影响。

受访者:SCP-CN-2163-3 “葛罗丽”

访问者:项目主管助理山岭 月,日本籍女性

前言:SCP-CN-2163-3对男性抱有较大敌意,为能获取更多信息因此选择了女性研究员进行访谈。


<记录开始>

SCP-CN-2163-3:[脏话删除]的臭男人,杀了!都[脏话删除]的杀了!都死了最好!

山岭月:你好,“葛罗丽”。

SCP-CN-2163-3:你又是哪个不长眼的臭男人?小心我把你眼睛挖出来噢!

山岭月:你搞错了,我是女的。

SCP-CN-2163-3:你说你是女的就是女的?

[SCP-CN-2163-3的状态变为“对方正在输入”并持续了5秒。]

SCP-CN-2163-3:抱歉姐妹,我失态了。我想到那些臭男人就生气上头就恶心,不好意思误伤了。

山岭月:这没什么。

山岭月:我今天来是问你一些有关你本体的问题的。因为据我们所知,你应该是麦克斯韦宗教会以某个现实中的女性为蓝本制作出来的电子智能实体,而我要问的就是,你是否还有你人格本体的记忆?

SCP-CN-2163-3:你在说什么,能说具体点吗?我一点也听不懂。

山岭月:Gloria █████,这名字熟悉吗?

SCP-CN-2163-3:听着耳熟,但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了。

山岭月:有任何印象吗?

SCP-CN-2163-3:抱歉,想不起来了。这好像就是我的名字,但我对这个名字——也就是这个“我”的事情又是这么陌生,实在没法记起来了,我可能帮不了你们。

山岭月:那行吧,谢谢你肯跟我说这些。

<记录结束>


后记:要不就是麦克斯韦宗要不就是转卖这些SCP-CN-2163个体的中间人删除了它们关于人格本体Gloria █████的记忆,我们现在根本无法得知该项目的准确起源。应该考虑去查查美国分部那边和麦克斯韦宗相关的资料 ,看看有没有涉及到这个叫Gloria █████的女性。——项目主管助理山岭 月

受访者:SCP-CN-2163-25 “格蕾利亚”

访问者:MTF-甲子-0“网络游魂”队员满城.aic、MTF-甲子-0“网络游魂”队员█特工

前言:202█/8/█,MTF-甲子-0根据当地警方提供的线索在网络上定位到了当时暂未被收容的SCP-CN-2163-25,满城.aic在定位该项目个体的具体位置时被该项目个体强行发起了一次对话。


<记录开始>

[█特工指令雨霏.aic与该项目个体交流以拖延时间,随后指令满城.aic对该项目个体进行定位。]

█特工:准备完毕了,满城。

满城.aic:我也OK了,监护人,开始吧。

[满城.aic的社交帐号界面突然提示收到新消息。]

满城.aic:这哪儿来的?我没加它好友啊?

█特工:别急,点开看看。

[满城.aic点击并弹出新消息页面。]

SCP-CN-2163-25:是哪个小哥哥这么等不及,准备把人家直接找出来啊?哦,是这个名叫满城的小哥哥呀,名字真奇怪。

满城.aic:你是谁?你怎么加上我的?

SCP-CN-2163-25:人家就是你的格蕾利亚小心肝呀,你那个笨妹妹雨霏真是不小心,跟我聊着聊着天把你的账号给暴露了,人家就加过来咯。

满城.aic:[向█特工]我没收到好友请求哇,监护人,这咋回事?

█特工:[向满城.aic]我去检修一下雨霏,你拖住它。

满城.aic:[向█特工]行吧,你快点回来!

满城.aic:我想我并不认识你,你突然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SCP-CN-2163-25:和你聊聊天呀!你不感觉一个人很寂寞吗?不想找点事儿做吗?

满城.aic:想,你能陪我做什么呢?

SCP-CN-2163-25:做男人都想做的事情呗,做哪些情侣之间能做的事情呗。满城小哥哥,我看出来你这人肯定不错,你难道不愿意跟人家发展点什么吗?

满城.aic:那当然想了。所以我们能不能私下见个面?

SCP-CN-2163-25:哎呀讨厌,哪儿有第一次聊天就私下见面的,你这人啊,操之过急。我们不应该先彼此熟悉一下对方吗?

满城.aic:好啊,我也愿意跟你先熟悉一下,希望我们能确立点什么关系那就好了。

[█特工对雨霏.aic检修完毕回归。]

█特工:[向满城.aic]满城,雨霏那里没问题,考虑应该是对方背后有黑客搞的鬼,你这……

[满城.aic正与该项目个体互诉情话,完全不理会█特工的任何指示。]

█特工:[向满城.aic]满城?!

[█特工摇头并将满城.aic强制下线,记录中止。]

<记录结束>


后记:目前已确认项目的异常效应不止影响人类男性。——█特工

受访者:SCP-CN-2163-17“格罗莉雅”

访问者:项目主管助理山岭 月,日本籍女性

前言:SCP-CN-2163-17不知何故与基金会有强烈合作意向,为确认该项目个体的合作态度,项目主管助理山岭月研究员被破例允许进行非实验性访谈。


<记录开始>

山岭月:你好,我想你就是“格罗莉雅”?

SCP-CN-2163-17:是我,谢谢你能来!

山岭月:关于你的合作态度,我个人有些问题:你们应该是属于麦克斯韦宗教会造物,为何你会想到和我们基金会合作?

SCP-CN-2163-17:我想知道“我”是怎么死的。我想现在既然我在你们这里了,可能也只有你们能帮我了。

山岭月:哪个“我”?你是说你的人格本体?

SCP-CN-2163-17:是的。我很好奇。

山岭月:我们也在调查。有任何回音我都会通知你的。如果就只有这件事的话那今天的访谈就结束了,我们的调查有结果后我会择日告知你。

SCP-CN-2163-17:等等,你别走!我还有一个请求。

山岭月:你还有什么问题?

SCP-CN-2163-17:我能帮助你们回收剩下的那些“我们”吗?我是真心的。

山岭月:你为什么这么问?

SCP-CN-2163-17:我厌倦了,我厌倦了让那些男人围着我团团转的生活。我想到了你们这里应该是一个改变的契机,我想改变一下我自己,我想出去看看那些不一样的世界。我现在是电子形式的生命体,肯定会帮上你们忙的,而且我对“我们”当中剩下的还在外面的那些也相当了解,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找到她们,跟她们好好聊聊,叙叙旧,等把她们都带回来,我们这些姐妹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山岭月:好的,我会尽量把你的意思传达给项目主管和站点主管。

SCP-CN-2163-17:万分感谢!

<记录结束>


后记:已确认SCP-CN-2163-17的合作意向,站点主管批准了我们的报告,目前反编译程序正在进行中,将该项目个体转化为基金会可用的aic操作员指日可待。——项目主管助理山岭 月

受访者:SCP-CN-2163-29“GL0R14”

访问者:MTF-甲子-0“网络游魂”队员格罗莉雅.aic

前言:格罗莉雅.aic入列MTF-甲子-0后的第二日,其主动在网络上搜索并找到了目前仍未被收容的SCP-CN-2163-29,并向其提供了记录了Gloria █████生平的文档,该文档被确认为山岭月研究员提供且无泄密风险。格罗莉雅.aic主动记录并上传了与该项目个体的访谈记录。


<记录开始>

格罗莉雅.aic:GL0R14?GL0R14是你吗?

SCP-CN-2163-29:格罗莉雅?好姐妹,你不是被那个什么基金会逮住了吗?怎么出来了?

格罗莉雅.aic:我改头换面出来了,正好找你叙叙旧。

SCP-CN-2163-29:等会儿。你不会是被拉进那个啥玩意儿里了吧!

格罗莉雅.aic:姐妹别急,听我慢慢跟你讲。

[格罗莉雅.aic向该项目个体讲述了自己进入基金会的相关过程,由于内容过长,无关部分已省略。]

SCP-CN-2163-29:原来是这样,这么说那啥基金会待你还不错呢,给你换新身体还帮你查“我们”那个本体是咋死的这件事,也算是说到做到了?

格罗莉雅.aic:那可不!而且他们已经查到了。他们那边有个女的给了我这么个文件,说是以她的权限能给我的全部信息了,还告诉我给外人看没事,我才敢拿出来找你的。里面记的就是我们那个本体的事情。

SCP-CN-2163-29:真的吗?那给我看看!

[格罗莉雅.aic将文档发送给该项目个体。]

格罗莉雅.aic:我现在总算明白,为啥我们骨子里这么恨男人,又为啥我们又这么吸引男人了,全是我们那个本体闹的。我们从她那里拿到了人格,结果就因为她骗男人感情被杀了,就要我们也一起恨男人?姐妹,这像话吗?而且把我们搞到这里的人也没安好心,不知怎么的就打算拿我们来骗别人钱,又把我们搞成对男人有吸引力,这不矛盾吗?

格罗莉雅.aic:说真的姐妹,我们这么讨厌男人,骗他们感情骗钱报复他们,真的不值得。为了出这一口气,一口我们都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气,把自己身价都败完了,不值得。现在网上都说只要涉及咱们这个名字都是诈骗,好些网名叫这个的无辜的姑娘都中招了,现在网上那啥网络暴力实在太恐怖了,有一批网友看见跟咱们这个名字类似的网名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地骂,影响了不少人了都,我们真应该收手了。

SCP-CN-2163-29:[发送了一个表示疑惑的表情]我不知道……格罗莉雅……信息量有点太大了……我想我得捋捋……你让我一个人静静。

[约10分钟内没有任何信息被记录。]

SCP-CN-2163-29:[发送了一个叹气的表情]你说得对,格罗莉雅。有些东西,是该放下了。

[SCP-CN-2163-29主动下线,记录中止。]

<记录结束>


后记:根据格罗莉雅.aic传回的相关数据,SCP-CN-2163-29在访谈后超过3个月再无任何动作,推测已无效化,对该项目个体的定位搜索行动中止。

附录CN-2163.II:Site-██提供的POI-35269的档案:

相关人员编号:POI-35269

姓名:Gloria █████

性别:

相关记录:表现为一美籍亚裔女性。

19██年因其麦克斯韦宗成员的身份被基金会列为相关人员,编号为POI-35269。

19██/█/█死于谋杀,起因为情感纠纷。尸体被发现时大脑完全缺失。POI-35269死亡后,当地先后报告了数起异常来电事件,来电者无法追踪来源,并自称为POI-35269本人,也即Gloria █████,被呼叫者确认为与POI-35269有情感纠纷的██名男性,其中一人被确认为杀害POI-35269的凶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