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194
评分: +19+x

项目编号:SCP-CN-2194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考虑到项目自身性质,SCP-CN-2194被认为无须进行额外收容。其当前所处位置——即项目创作者G.S.nopect的住宅已被伪装成待处理的命案现场并使用警戒线进行包围。负责收容该项目的Area-CN-18站点将每隔15天派出两名基金会员工前往该处对SCP-CN-2194进行例行检查。

描述:SCP-CN-2194为一幅尺寸为1.118m×1.118m的画作,悬挂于一间别墅的客厅中央,正下方署有“G.S.nopect”字样,推测应为该画作的作者,以及别墅的所有人。

SCP-CN-2194最初于2022/█/██被发现,两名少年在一次探险游戏中因迷路而意外闯入了位于郊外的该住宅,随后发现了SCP-CN-2194并出于好奇对其进行触碰,该项目的异常效应随即被触发。两名少年在回家后将这一经历分别告知了父母,导致SCP-CN-2194很快在周边作为都市传说流传了开来。在附近区域活动的站点外派特工S.Frain于不久后注意到了这一现象,并在次日前往住宅处对项目展开调查。

SCP-CN-2194的画面内容十分简洁,仅由渐变的纯色构成。由于尚不明确的绘画技巧,画面整体呈现出具有大量噪点般的视觉效果。其具体颜色构成大致如下:

  • 最左侧部分(约占全画的10%):极晦暗的红色褐色,除非在光线较为明亮的情况下进行观察,否则基本无法分辨该部分与第二部分间的颜色差别。
  • 从左向右第二部分(约占全画的20%): 近乎纯粹的黑色。
  • 从左向右第三部分(约占全画的40%)︰由黑色暗蓝色逐步渐变,最后呈现出接近深蓝色的状态。
  • 最右侧部分(约占全画的30%):较为单纯明亮的深蓝色,中间写有与这一部分等宽的赭红色"H U E"三个字母,推测可能为该画作的名称。

当任一人员触碰到SCP-CN-2194时,其将产生一种持续的情感波动。已确认受试者所感受到的具体情感与触碰部分的颜色存在直接联系。根据触碰的区域不同,其传递的情感大致可分类如下:

  • 最左侧部分:十分强烈但朦胧的冲动,据大多数受试者的反馈表示"这种冲动接近于爱意”。若触碰时间过长,则触碰者情感将向第二部分转化。

“像漆黑又寒冷的夜里,在我看不到的地方,有人点起了篝火。我不知道那个火堆到底在哪里,但那微弱的光芒和温度却是如此的真实,让我想要不顾一切地去寻找、触碰。”——Area-CN-18站点研究员,Folin

  • 从左向右第二部分:纯粹、鲜明而强烈的爱意,但具体指向对象不明确。当触碰时间过长时,部分受试者表示得到了"久违的治愈和十足的感动",但也有部分受试者表现出不适,称"无法承受如此强有力的情感”。

“像从深不可测的地心深处奔涌出来的液体,却不是岩浆那样的狂野、那种焚尽一切的炽热。而是像蔚蓝的巨浪一般,厚重、温暖,将我完全包裹其中,让我不愿——也不可能去反抗。”——Area-CN-18站点研究员,Martin Gray
“像坠入漫无边际的海底,四周一片漆黑,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快窒息了,我说真的。”——Area-CN-18站点高级研究员,H.six博士

  • 从左向右第三部分:起先的感受与第二部分接近,随后感受到的爱意逐渐衰减。当触碰时间过长时,触碰者情感将向第四部分转化。

“像一片逐渐布满乌云的天空。你知道它很美——那湛蓝的天空与在其中弥散开来的乌云,一种清晰与朦胧交织,互相打破彼此界限的融合感,一种绝妙的平衡。但你知道,这份精致而脆弱的美也绝对不能长久——因为,就要下雨了。”——Area-CN-18站点研究员,M.Post

  • 最右侧部分:较为平淡的爱意。当触碰时间过长时,受试者声称感到"爱意逐渐变得不明确,同时产生一种难以言明的心理压力、感受到莫名的不快与疲惫。”

“[已编辑].”——Area-CN-18站点主管,Nolan Van Lith

鉴于SCP-CN-2194对特定群体表现出的治疗效果,经站点主管Nolan Van Lith批准,Area-CN-18的员工被允许在不对其产生破坏的前提下与SCP-CN-2194进行交互,但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需自行承担。

附录:20██年█月██日,负责对SCP-CN-2194进行例行检查的员工首次留意到SCP-CN-2194似乎存在褪色现象,随后SCP-CN-2194被拍照并与初次发现时的影像记录进行对比,证实其确实发生了褪色。Area-CN-18站点博士H.six随后下令对SCP-CN-2194进行每日观测,同时亦尝试对绘制SCP-CN-2194所使用的颜料进行分析以开展后续的修复工作,但始终未能探明其具体成分。

在之后的███天内,SCP-CN-2194出现持续性的褪色现象,所有对其进行修复的尝试均以失败告终。已证实这一现象与任何自然原因(如空气潮湿、暴晒、氧化等)无关,SCP-CN-2194的异常性质亦在此期间遭到逐步削弱,具体表现为人员触碰时产生的所有情感波动均在不断减弱或整体趋同于触碰第四部分的结果。

根据这一现象,SCP-CN-2194被推定为正处于自我无效化的状态当中。

对创作者G.S.nopect的一系列调查证明其可能与“Are We Cool Yet?”存在联系,但此人当前亦下落不明。

附录2:20██年█月██日,SCP-CN-2194被记录到出现最后一次褪色现象。在此之后,未观测到其颜色再次发生变化,其异常效应亦维持现状不变。

对SCP-CN-2194的日常观测已于20日后被H.six下令终止,重新恢复至每隔15天一次的例行检查。

在最后一次的每日观测中,负责前往观测的一名站点员工于客厅的桌子上发现一个笔记本,其封面由厚牛皮制成,上方印有烫金的“G.S.nopect”字样。该笔记本随后被回收并带回Area-CN-18,编号为SCP-CN-2194-1。

此次回收行动的记录如下:

回收者:Area-CN-18站点员工,Folin, Martin Gray.

<记录开始,[2022/3/14,9:30am]>

Martin Gray:所以,又来到这间破屋子了。老实说我对这幅奇怪的画并不感兴趣,而且为什么几乎每次抽签我都能抽中?这并不公平。

Folin:哦,我倒是觉得还行。没事的时候来摸一摸这幅画,偶尔会有点灵感什么的。不过,告诉你一个好消息,Dr.H已经下令,从明天开始,我们就不用每天抽人过来了。

Martin Gray:……这是为数不多我对他的决定表示感激的一次。行了,快点拍完照回去。

(二人对墙上的SCP-CN-2194进行拍照,随后准备离开。)

Martin Gray:收工,回站点。说好了,打车钱你付。你知道我上个月的工资被扣光了来着。

Folin:……可我不认为这跟我有什么关系。等等,那是什么?(Folin注意到了放在桌子上的SCP-CN-2194-1并上前将其拿起)一个笔记本?

Martin Gray:奇怪,我刚才怎么没看到它。我看看,上面还有一个人名……“G.S.nopect”,好花哨的字体,你知道这是谁吗?

Folin:唔,我记得我听博士提起过,好像是一个艺术家——同时也是这幅画的作者。剩下的我就不知道了,或许站点里有跟这个人有关的文档,但我的权限还不够。

Martin Gray:有点意思。但和这个人是谁比起来,我更在意的是,它昨天应该还不在这,对吧?

Folin:应该……是这样没错。

Martin Gray:那么,是谁把它放在这里的?

Folin:好问题,可你觉得我会知道吗。总之,先把它带回去好了。不过在这之前,让我先看看里面都写了些什么……(Folin翻开了SCP-CN-2194-1,开始阅读)

Martin Gray:怎么样?

Folin:看起来应该是一个爱情故事,不过结局好像不算太好,或者说,很悲伤。

Martin Gray:哟,真难得你说出这种话。怎么,比你在收容文档里乱写进去的那些哭唧唧的东西还要悲伤?

Folin:……我真不想提醒你,你上个月的工资是怎么被扣光的,Martin. 老实说,如果我是Nolan……我是说主管的话,对于在一个不仅长相恐怖还具有听觉认知危害的SCP项目的文档里插入了一段自己做的,像鬼叫一样的B-box的员工,我的处理措施绝对不是扣光一整个月的工资加打扫一个月的主管办公室这么简单。

Martin Gray:如果我是站点主管的话,这里现在一定不再只是一个伪装起来的命案现场了……

Folin:那打车钱……

Martin Gray:……我会直接下令把这间房子连带这幅画一起送给你,以及当场宣布让H.six去给你当助手。

<记录结束,[2022/3/14,9:50am]>

结语:后续对SCP-CN-2194-1的检查表明其并不存在任何异常性质,但由于缺乏相关资料,无法证明其内容是否确实出自G.S.nopect之手。

“我们并没有他的笔迹样本——至少Area-CN-18的资料库里没有。这是个令人头疼的问题。或许我需要向上级提出请求以调取更多的相关信息。”——Nolan Van Lith

一张纸条于次日清晨在Nolan Van Lith的办公室桌面被发现,其字迹经鉴定应与SCP-CN-2194-1由同一人写就。

“现实或许有时令人无法承受,但这并不能成为赋予欺骗以意义的理由。”——Nobody

附录3:SCP-CN-2194-1当中的部分内容如下:

我们终于在一起了。我想说,我做梦都在等这一天的到来。
我会用我的一生和一切来纪念这一天。

那么,就让我为你创作出一件最伟大的作品吧——用你最喜欢听的歌为它命名。
但是什么样的作品才能称得上伟大?栩栩如生的写真?巧夺天工的雕像?感人至深的小说?
哦,你知道,在我还是个普普通通的艺术家的时候,这些东西便已经被我扔进了垃圾桶里——这倒不是说我可以把它们做得有多好,而是在这些方面,能够做得远胜于我的人,实在是已经多如牛毛了。
我要创作的,是“爱”这一情感本身。
纯粹的,热烈的,任何一个欣赏它的人都能感受到的爱。
就像,用熊熊燃烧的火堆来表达“炽热”一样。

……然而,很显然,我们正在失去。
失去新鲜感,失去耐心,失去激情。
最重要,也是最致命的……
或许,我们在失去爱。
这不是什么好兆头。

所以,我们接下来是选择一起努力,还是别的什么?
比如说沉默,或者是继续这样下去:越来越多的不理解,越来越多的不愉快。
我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明明开始的时候一切都很好,不是吗?

哦,原来如此。
还是我的错,好吧,还是我的错,一直都是。
只是我始终没有意识到而已。
“控制欲”,你终于把这个词说出来了。
感谢我们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嗯?
控制也好占有也好,我始终爱着你。
只是这种爱,如今让我感到疲惫和压力。我原先以为它可以让我得到解脱,没想到现在却反而变成了我摆脱不掉的契约。

……抱歉,但是我决定了。
我依然爱你,但我不想再让自己被这份爱折磨,更不希望有一天,这份爱和所有那些所谓的“山盟海誓”一样,在时间的洪流里无声地崩散。
从什么时候起,我得以确认我对你的爱依旧存在的条件,从无法抑制的感情,变成了沉重不堪的枷锁呢?
我从未注意到这一点。只是,当我注意到它的时候,或许真的已经晚了。
那么,就让我把它冻结在最完美的时刻,趁一切都还算来得及,趁我还有足够多的东西能够放弃。
无论我要失去多少东西,至少直到现在,我还能够确信的是,我依然爱你,从未改变。
就让我们的一切,在这里画上句号吧。

我对你的爱,定格于此。

我爱你。
……再见。



“I still love you but a different hue.”

——G.S.nopect, for Chen.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