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210
评分: +27+x


现在,让我们重新开始Now,let's start again.


项目编号:SCP-CN-2210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应对SCP-CN-2210原内容的方位进行搜查,在此之前,由研究员Dr.Huhu所研发的 “叙事流体化概念复合装置”"Narrative Fluidized Concept Composite Device."(以下简称NUC)需要立刻停用并封锁。

描述:SCP-CN-2210是一份丢失的档案,其为Site-CN-12站点设施内Dr.C████人员的人事档案,该人员于█月前失踪,该文档被认为通过NUC所转化为未知的叙事压印流,目前暂未发现其所在叙事,据研究员Dr.Huhu口证,该情况可能造成SCPSCP-CN-2210变得不稳定而强制压印于其它叙事域,一般会导致被压印的叙事域自稳定机制迅速崩坏,故需对NUC装置进行高程度的重视并将其重新归类为异常。

附录2210-1:实验记录

此文件记录于研究院Dr.Huhu的电脑文件内,为NUC的相关实验记录,此装置被用于将下层叙事域完全转化为压印叙事流并压印入其它下层叙事域,前四次实验均以所有相关下层叙事域自稳定机制崩塌告终,最后一次实验结果未知。该文件经审问除研究员Dr.Huhu外无人知情。该记录部分文件的真实性有待考察。

实验对象:剧本《威尼斯商人》,其作者为莎士比亚,语言为英文。

实验过程:将该剧本放入NUC中,指定将其压印于房间另一端距离NUC7米处的《汤姆·索亚历险记》中,该书作者为马克·吐温,语言为英文。

实验结果:《威尼斯商人》与《汤姆·索亚历险记》两书的内容消失。

备注:我是说,这会成为一个好的开始。

实验对象:一本《鲁滨孙漂流记》,其作者为丹尼尔·笛福,语言为中文。

实验过程:将其放入NUC中,指定具体坐标将其压印与724.637米外东南47.85°方向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一电子书中,其作者为奥斯特洛夫斯基,语言为英文。

实验结果:《鲁滨孙漂流记》与《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两书的内容消失。

备注:定位系统,无故障。

实验对象一本《堂·吉诃德》,作者为塞万提斯,语言为中文。

实验过程:将其放入NUC中,指定将其压印于位于房间另一端距离NUC7米处的《吉诃德先生传》,作者为塞万提斯,语言为中文,《吉诃德先生传》为《堂·吉诃德》的另一翻译版本。

实验结果:两书的内容消失。

备注:[数据删除]

实验对象:一本《福尔摩斯探案集》,作者为阿瑟·柯南道尔,语言为英语。

实验过程:将其放入NUC中,指定压印于位于设备同侧距离1米处的《日常记叙》1中,作者为研究员Dr.Huhu,语言为中文。

实验结果:两本书内容均消失。

备注:没有证据。

实验对象:“档案文件CN-12-#2”2,语言为英语,电子版。

实验过程:利用NUC的定位系统输入该文件,指定压印于[数据删除]中,语言为中英双语,表现形式为电子版。

实验结果:“档案文件CN-12-#2”内容消失。

备注:定位系统,已故障。


    • _

    项目编号:SCP-CN-2210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应对SCP-CN-2210所在相关文件进行时刻监视,若文件有任何形式的篡改应进行相关记录,原文件应立即进行备份,该异常的相关资料需被封锁。

    描述:SCP-CN-2210是某种叙事异常,其位于“档案文件-#7091”内,该文件原本的内容为地球各地区的地理方位和部分相关资料,包含一部分站点设施的基本资料,SCP-CN-2210对该文件的影响表现于文档内容出现一定程度的缺失以及篡改现象,此文案附带的地图文件出现一片圆形的空白区域,半径约为5千米,位于俄罗斯乌辛斯克,目前该区域正随机进行扩张,扩张通常导致周围地域板块的迁移变形,被认为其扩张会带来一系列地质灾害。

    附录2210-1:此为原文件Site-CN-12特工Jimmy和特工Zunly对俄罗斯乌辛斯克探索后的音频抄录,因SCP-CN-2210的异常性质影响,该文件附录已被篡改,此为被篡改后的记录内容。

    人物::特工Jimmy,特工Zunly(以下分别简称J和Y)

    J:下车,Zunly,我们到了。

    Z:我们明明都已经来过这里一次了,你他妈忘了当时是谁亲口跟我说的“区域安全”了吗?

    J:我们也只是拿钱办事而已,况且这是主管指名道姓让我们再跑一趟,咱们能有什么办法,嗯?你说是吧。

    Z:我说了,这他妈除了一大片荒地和杂草什么都没有,要有其他别的什么东西我把头给你……

    J:那你觉得这荒山野岭的会凭空长出来一个小镇吗。

    Z:操……这是什么时候?

    Z:我向你打包票,这里原来真只有一片荒地来着,见鬼了,我们要进去探索这玩意?

    J:冷静点,我们还是能拿到加班费的,言外之意就是活着探索完这里,然后回去好好休个假。

    J:现在进去吧,没什么好害怕的。

    Z:行吧,你是前辈,你说的算。

    沉默。

    Z:这个地方比我想象的要奇怪的多……

    J:先等等,这里的气氛不太对劲,怎么说呢,死气沉沉的。

    Z:或许我们该找个“居民”询问一下事端。

    J(停顿):好,之后在这里聚会。

    一段时间的沉默,其中伴随着轻微脚步声和不明喊叫声。

    Z:该死,操,没有一个人搭理我,他们办他们的事情照样意气风发,所以他们就把我晾在旁边?这不公平!

    J:别灰心,Zunly,我这里的结果也是如此,起码有个可靠的人和你作伴,不是吗?

    Z:也只有你在这时候如此乐观了,远处那栋巨大的建筑物你看见了吗?

    J:当然,怎么了?

    Z:我的意思是,这么大的建筑物里面住的估计是这个镇子的管理人员之类的,这里的居民不近人情,但是管理人员呢?或许会聪明一点。

    J:似乎有些唐突了,Zunly,你没忘记我们所处的是一个异常的地域?万一有危险呢?

    Z:但谁能保证我们浑浑噩噩在里面四处乱转不会踩到陷阱之类的?这些一定要问清楚。

    J:(停顿)好吧,你赢了,但我仍然不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提议。

    Z:别那么多疑了,Jimmy,走吧。

    脚步声,持续约78分钟。

    Z:这里还挺远,总算到了。

    敲门声,紧接的是一阵开门声

    [未知声源]:有何贵干。

    Z:不错,终于有人搭理我们了,你好,我们有些事情想谈谈。

    沉默。

    [未知声源]:进来吧,记住,别碰里面的书。

    [未知声源:]所以你们有什么想要问的?

    未知杂音,持续约17分钟。

    Z:这么说来,你对这个小镇的评价只有普通嘛。

    [未知声源]:没错。

    Z:可是……

    [未知声源]:天色已晚,早点休息吧。

    Z:等等,刚刚不还是阳光明媚的吗?

    沉默,轻微的肢体碰撞声,开门声。

    Z:他走之前在你耳边说了什么?

    J:(停顿)好好休息。

    关门声,鼾声。

    [记录结束]

      • _

      附录2210-1:蓝色字体为此附录文件被篡改后的变化。

      日期:██月██日

      一大早,我就被Jimmy从床上叫了起来,随后他拉着我走向旁边的小门,当门打开的一瞬间我就看到了成排的绞架,有的绞架上面似乎是挂了什么东西,我的眼睛也不知道是不是刚睡醒的缘故,看不清楚周围的场景,乃至我现在记录文件也是很累,一段时间后,绞架上的东西我才看清楚,是一个个的尸体,有些看上去不像人类,我脑中仿佛闻到了铺天盖地的臭气,也不知道Jimmy那家伙是怎么安详的在这地方穿行的。

      日期:彙彍織実

      该死的,它来了。

      日期:[空白]

      咔嚓咔嚓咔嚓[*铁锹声]

      日期:你能告诉我吗?

      Jimmy,你在吗?

      日期:现在

      我不……我不知……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述清楚……一切都像拼接而成的词汇……我理解得十分突然,Jimmy不见了,我祈求那个人留情,但是没有,血液流淌至我的脚下,我开始后悔,我开始理解Jimmy,但是为什么?他有一个美满的家庭,还有几个孩子,但是他舍弃了这些,他曾说过自己的感官开始迟钝,可是真的迟钝到如此地步嘛,微弱的光在血中反射出红色的我,我终于看清了这些,脸早已不成人形,Jimmy的尸体被挂在架子上,他仍然保持着原来的样子,只是那么干瘪,他差不多没吃过这里的东西。

      下一个就是我了,他给了我时间记录遗言,我的感知逐渐清晰起来,因为知道自己要死了吗?我悔恨着,或许“过去”才是最美妙的名词。

      我会带着遗恨下地狱,为了寻求过去的天堂。

      项目编号:SCP-CN-2210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应密切关注异常所在文件,若有任何程度的改动需及时记录,事故2210-ξ后,严禁任何人员探索SCP-CN-2210-1,目前,应尽力尝试与SCP-CN-2210-2交流。

      描述:SCP-CN-2210是一种叙事异常,其所在“档案文件-#7091”内容已完全损坏,该文件被称为SCP-CN-2210-1,通常情况下,SCP-CN-2210-1内置一份残缺的地图文件,该地图文件于俄罗斯乌辛斯克镇区域存在部分空白,空白部分形状呈较为规则的圆形且无法对其进行任何程度的编辑,该部分会随机进行扩张,扩张会造成地图文件内的地质板块略微变化,被认为空白区域的扩张会造成一系列地质灾害。SCP-CN-2210-1内容有时会出现一些意义不明的文字以及一部分对话记录,原因未知。有研究表明,SCP-CN-2210-1内置地图文件具有一定的感知影响,人员可在空白区域附近创建化身,同时地图上空白区域部分变得可视,据部分人员描述,该空白区域为一座名为“利亚克斯”的异常聚落(称其为SCP-CN-2210-2),该异常聚落内居民无法对外界进行感知,其异常性质在于外来人员进入其内部后会在一段时间内转化为[数据删除],SCP-CN-2210-2内部被认为压印流极为不稳定,维持其正常运转的结构为位于SCP-CN-2210-2中心一图书馆式建筑,建筑物内居住有一人形异常实体,该异常实体可对外界进行感知并乐意向传达一定信息。

      SCP-CN-2210-3是一位于抽象叙事域的未知实体,其被认为与异常有相关联系,其目的暂未得知。

      事故2210-ξ:

      Site-CN-12站点研究员Dr.Street被要求创建化身于SCP-CN-2210-1(化身名为特工Bonuy),进入的SCP-CN-2210-1后,Dr.Street陷入昏迷,昏迷过程中,其有时会无意识的说出一些零散的语言,大致如下:

      • 我的名字是Bonuy
      • 我是Dr.Street
      • 任务未完
      • 沉浸在
      • 打开灯
      • 我不明白。
      • 这只是我自己的问题?

      Dr.Street陷入昏迷约七天,其清醒后无法对肢体和感官进行熟练的操控,约一个月后完全适应。

        • _

        项目编号:SCP-CN-2210

        项目等级: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2210原所在文件“档案文件-7091”仍需封锁,其备份文件应被采用,备份文件在原文件基础上仍留有有关“利亚克斯”空白区域,目前无法用任何方式去填补。

        描述:SCP-CN-2210的异常性质被认为已消失。

        “档案文件-#7091”恢复大部分数据,SCP-CN-2210-1中仍留有空白,无法得知其具体表现,但认为其具有一定的认知危害,于文段中多出一名为Cecil的未知人物,其与已失踪人员Dr.Cecil部分特征相似,已确定其非异常元叙事构造体,出现的原因暂未得知。

        附录2210-1:此为档案中出现的Cecil的人员资料。

        名称:Cecil

        性别:

        年龄:24

        职务:Site-CN-12站点副主管

        描述:该人员生平经历未知,没有人知道他如何坐在这个位置,但认为其是一位优秀的领导。其擅长运转奇术,此被其称为“心灵平静而导致奇术‘纯净’”,此段话内容真实性有待考察,但有实验表明该人员所释放的奇术威力相较于同级略大。

          • _

          留在这,我的职责未完,建设仍将继续。


          项目编号:SCP-CN-2210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异常所处文件应被时刻观察,若有任何异常形式的改动需及时进行记录和通报,任何人员再观看该文件时不应阅览SCP-CN-2210-1内部的空白部分。

          描述:SCP-CN-2210是一出现于之前档案文件备份内的大规模内容篡改现象。其所在文件内容已完全损坏,该文件在此被称为SCP-CN-2210-1,通常情况下,SCP-CN-2210-1内置一份残缺的地图文件,该地图文件于俄罗斯乌辛斯克镇区域存在部分空白,空白部分形状呈较为规则的圆形且无法对其进行任何程度的编辑,该部分会随机进行扩张,扩张会造成地图文件内的地质板块略微变化,被认为空白区域的扩张会造成一系列地质灾害。SCP-CN-2210-1内容有时会出现一些意义不明的文字以及一部分对话记录,原因未知。SCP-CN-2210-1内容会经常性的出现一些文字一有研究表明,SCP-CN-2210-1内置地图文件具有一定的感知影响认知危害,其效果为阅读人员的周围出现一种异常的尖啸声,此通常会造成人员头痛,乃至昏迷等症状人员可在空白区域附近创建化身,同时地图上空白区域部分变得可视,据部分人员描述,该空白区域为一座名为“利亚克斯”的异常聚落(称其为SCP-CN-2210-2),该异常聚落内居民无法对外界进行感知,其异常性质在于外来人员进入其内部后会在一段时间内转化为[数据删除],SCP-CN-2210-2内部被认为压印流极为不稳定,维持其正常运转的结构为位于SCP-CN-2210-2中心一图书馆式建筑,建筑物内居住有一人形异常实体,被认为该人形实体与原基金会特工Jimmy有关,该异常实体可对外界进行感知并乐意向传达一定信息。

          附录2210-1:

          此为SCP所在档案出现的几段异常文字,黑色字体为原档案附带的内容,蓝色字体为被异常篡改后的内容。

          我们来到了俄罗斯科米共和国的乌辛斯克,Zunly和我都饱含热情,这里非常好,未发现异常的现象。

          第二次来这里了,这一次我和Zunly的心情可不怎么样,本来还在享受这为数不多的假期呢……没办法了,这是领导的旨意,我倒觉得这么短的时间这地方可掀不起什么气候。

          令我惊奇的是,这个地方就这么凭空多出来一座小镇,这里看上去有些不太对劲,但为了完成任务我们还是进去了,里面有些灰暗,但太阳高举天空,就是掀不起一丝的温暖,居民不近人情,自顾自的做着事情,无视掉我们的问候,这让Zunly很是气恼,然后他便提议去远处的高房看看。

          来到高房门前,门没锁,这里空无一人,房屋内部的装饰很豪华,周围放着许许多多的空置书架,看上去这里像是一个图书馆,这里的氛围很奇怪,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在发出尖啸,散发着它们的怨恨。

          尖啸的声音磨灭着Zunly的身体,事态发展的很快,事实上在我们踏入这个房间的第一刻就已经如此,我开始悔恨,我向这个房子的真正主人出卖了Zunly,我总认为自己考虑的非常周到,但我一开始就错了,错在没有理解房屋主人话中“送走”的意思,我必须留下来,成为一个作家。

          我将承载Zunly的遗恨,我将承载周围声音的宿怨,我将承载不知名者的苦痛——永远如此。

            • _

            事件2210-ζ#113:

            SCP-CN-2210-1所记录的区域扩张至太阳系,空白区域为地球。

            《清新日记》片段:

            日期:[空白]

            这已经是不知道多少天了,每天重复着一模一样的工作,写作,以及接待一部分坚强的客人,心已不像血液那样温热,开玩笑的,我感受不到。

            日期:1

            我打算对时间进行记录了,拿起手中的笔,划那堵烦闷浑黑的墙,在上面刻上一个出乎意料的“1”,“这似乎有些用处”我这样想道,“这是另一个开端,不是吗?”

            日期:2

            没什么,只是那堵墙多了一道划痕,那房子的主人可不在乎,他让我做的仅仅是写那毫无意义的文章,不过从那时开始,这个小镇变得有了生气,耳中的尖啸声非常吵,心中有恨也无法发泄。

            日期:3

            感知不到,不过我似乎是了解关于这里的一切,它在吞噬着什么……这或许是我所熟知的,我感觉在今天的某一时刻,和我流着相同血脉的人消失了,我想见见他……可他进入利亚克斯后没有挺过甚至几分钟,“亲人”这个词似乎第一次出现在我的脑子里,我不知道,这个地方我消磨着我对外界的情感,我只知道我曾是个入侵者,从外面的世界来的,似乎有些能力在这里仍然保存着,我不敢去想,只能去憎恨这里的一切,无法哭泣。

            日期:9

            有些时日没写日记了,最近非常忙,进来的人越来越多,大多数进来的人都受了伤,有人的手臂插着钢筋,有人的胸膛被切破,他们有共同点,身上都是水泥灰,大约是因为某个建筑物塌陷,有意思的是,有人来到了我这里,他的名字我印象很深,叫作Jimmy,似乎非常熟悉……得了吧,或许是我多虑了,我来到这里后就没有所谓名讳,仅仅被房屋主人叫作“J”,我知道的,这十分草率,但也默认如此。随后我用铁锹把他处理掉了——在他睡梦时。

            日期:15

            今天是胜利日,你不会懂的,对于我也一样。

            附录2210-1此为经O5议会讨论后制定的协议内容抄录。

            2210-ζ-“弃者天世”协议


            相关责任部门:[数据删除]

            内容:

            • 目前基金会应停止一切收容工作,相关资源需全面投入SCP-CN-2210的研究工作,在此之前,各分部应尽可能避免与利亚克斯接触,持续进行迁徙活动。
            • 基金会应放下自己的职责,理念由保护人类更正为自保。
            • 基金会需要与各个已知存活的GOI无差别结盟,展开友好交涉。
            • 若遇见盟友陷入任何形式的困境,禁止施与帮助

            投票结果
            O5-1 同意
            O5-2 同意
            O5-3 弃权
            O5-4 同意
            O5-5 同意
            O5-6 同意
            O5-7 弃权
            O5-8 同意
            O5-9 同意
            O5-10 同意
            O5-11 弃权
            O5-12 同意
            O5-13 同意
              • _

              事件2210-ζ#209:

              SCP-CN-2210-1所记录的区域扩张至银河系,空白区域为太阳系。


              未知文本片段:

              “J,最近感觉怎么样?”

              “我不知道,我对这些感觉没有一点认知,但痛苦是实在的,为什么要把我关在这?求你了……求求你,我想要离开这。”

              “希望你能习惯。”


              《清新日记》片段:

              日期:26

              这是实打实的26天……我的精神已经达到了一个临界点,现在唯一的依托便是这个封闭空间的墙壁,上面已经划满了白痕,不行,这还不够,我的感受……我感受到舒畅,感谢能够在如此阴翳的地方找到这样的感觉,我还没有资格去感受除了黑色以外的东西。

              日期:32

              现在进入的都是一些奇形怪状的家伙,大概是某些不寻常的种族,我不知道它们在说什么,工作也因此利落了许多。那些不必要的情感——天哪,我当初到底是怎么想的?

              日期:41

              工作越来越卖力了,我的铁锹上沾满了奇怪的组织,这里没有清洁工具,我也没有时间清洁,只是在完成他给我的写作任务,利亚克斯已经变得非常大了,我会永远爱着利亚克斯

              日期:45

              一刻不停的钻入

              脏器失灵了

              日期:52

              我不想工作了。

              但他会折磨我的。

              日期:64

              我们来到了一个节点,我听说利亚克斯已经非常大了,但是我没有办法走出这里看看,放心好了,我会继续为利亚克斯作出贡献的。

              我将永不违背你的意志——为了利亚克斯。

                • _

                事件2210-ζ#17592:

                SCP-CN-2210-1所记录的区域扩张至宇宙,空白区域为其整体的三分之一。

                未知文本片段:

                J,待在这感觉怎么样?

                很好,我深爱着利亚克斯,接下来我会更加努力的写作。

                我信任你,J,努力吧,我们仍需要扫清这部分污点。


                SCiPNET 邮箱 收件箱


                点击此处查看剩余128318356封邮件

                  • _

                  事件2210-ζ#35791:

                  [数据删除]

                  .

                  .

                  .

                  .

                  .

                  .

                  .

                  .

                  .

                  .

                  .

                  警告:下列文件为5/2210级机密


                  无4/2210级权限下访问将被记录并立即处以纪律处分。

                  .

                  .

                  .

                  .

                  .

                  .

                  .

                  .

                  .

                  .

                  .

                  我,Amo,这个9人临时小队的队长。

                  我们接到上级的命令来到了目标地点,这里看上去像一座实验室,但看起来很破败,周围是一片荒地,萧瑟的风不知道从哪里吹来,大概是催促我们快点进去吧。

                  不对

                  我才是想起了给我们安排任务的上级打了一通电话,让他恢复这里的电力,我不确定这样做是否会有什么潜在的危险,但按照他的意思这里就是个研究叙事类装置的地方,我对此半信半疑,不过任务当然得完成,我可没得选。

                  现在是夜晚,再恢复了电力之后这里就亮堂起来了,建筑物里隐约传来诡异的轰鸣声,冷静点,没什么可怕的,我们撬开了门,进入了这栋建筑内。

                  项目编号:SCP-CN-2210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CN-2210的位置需要及时确定,目前需派出至少5名以上的4级人员与其展开交流,所有的受影响文档应当被处理,部分人员应关注外界情况,若有任何书籍或是电脑文件内容丢失的情况必须立刻上报。SCP的任何意愿需要被满足,目前,研究员Dr.Huhu已失踪,所有与研究员Dr.Huhu有关的资料应全部销毁,与其有关的人员需要进行记忆删除。此外,应散播相关舆论引导人民对研究员Dr.Huhu进行心理施压,若发现研究员Dr.Huhu的所在方位需立即前往并对其进行逮捕,过程允许人员对其进行辱骂,殴打等行为。4

                  描述:SCP-CN-2210是一未知智能元叙事构造体,其位于本层叙事与更上一层的叙事之间的某个抽象叙事域中,已知SCP-CN-2210有能力对本层叙事进行篡改,已造成基金会数据库内大部分文件内容完全丢失,该异常对外界暂未产生任何程度的影响,目前受其影响较深的文件不包括:

                  • “档案文件-#7091”5(非其备份文件)
                  • 文档SCP[注:为此篇文档]
                  • Dr.Huhu的人事档案

                  所有内容丢失的文件空白部分具有一定的认知危害,此类文档被称为SCP-CN-2210-1,其为SCP-CN-2210的交流用媒介,其内容偶尔会出现一连串的文字,这些文字的生成通常是不规律的,但能组成通顺的文段。此类文段被认为是SCP-CN-2210想要提供的信息,一部分文段的意义暂未查明。


                  门后面被奇怪的装置所填满,有一部分装置因为电力的恢复开始了工作,像是打印机的东西疯狂的吐出纸张,还有几个奇怪的机器搅和着像是肉块一样的深红色糊状物,尽管如我,也不禁感到作呕,那些纸张带着血渍飘到我的脚下,我捡起来看,上面大概写着:

                  “他的死讯。他复活的征兆。他回来了。他带着我的死讯。”

                  这些文字让我摸不着头脑,随后我身旁的一座机器开始运转,它吸入了一张写满了字迹的纸,把那些碎肉也吸了进去,经过一番努力后,一个人从里面出来了,他动着眼珠子,看向我们,用手称了一下平台,想要站起来,但是他身体分明出现了几根血线,之后便如西瓜开瓢般碎成了很多瓣,这场面让我有些头皮发麻。

                  哦,天哪,我就不该来这的。

                  未知文件片段:

                  5月4日

                  今天“读取者”α型叙事化身生成器制作完成了,我试着拿了几个动物做实验,非常成功,创造的化身与本体完全吻合,大概可以利用这一点来窥测使用者的详细资料……下个月部门视察我想要给副主管大人一个惊喜,听说他是一个很神秘的人,所以我打算偷偷把他留在纸上,一定会很有意思的。

                  6月1日

                  我没有想到副主管他提前来到了我的部门,他打算在这里待几天再进行视察,这是我没有想到的,当我和他谈话时,才发现他原来对叙事研究颇深,这一下使我们两个人多了很多的共同语言,这一天我过的十分愉快,看来他还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呢。我准备了晚餐,打算好好招待一下他。

                  6月10日

                  他在这里足足待了十天,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愿意让他离开,但是今天是视察的日子,于是我带他来到了“读取者”α型下叙化身器的旁边,他对这个机器非常感兴趣,我打开门,他走进了我的装置内。

                  [血迹]6

                  6月11日

                  不,为什么?不是我,我没有做任何事!

                  真的……我从没想过它会出问题……对不起。

                  6月12日

                  他们来了,他们会知道这发生了什么的,我杀了他,是我的错,我会被判刑,乃至处死,但是这样就能偿还嘛?

                  给我点时间,请多给我点时间,我会用我的NUC把他带回来,一定会。现在,把他的档案资料拿过来。7

                  6月17日

                  他们在敲打我的门!我知道时间不多了,我将最后一片压印流存储卡塞进了我实验室的黑色墙皮中,这篇日记会被我放入NUC,接下来……我会走进“读取者”α型下叙化身器。

                  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该死的,那个机器刚刚把Leny抓了进去,我们分明看见他被绞成了肉酱,血液喷射了一地,当我们意识到救人的时候已经太晚了,机器首先把他的脑袋给咀嚼掉,随后是脖子,胸,腹……他甚至发不出惨叫声。

                  一个活人从机器里掉出来,和刚才的那个一模一样,随后碎开,失去生机……

                  我们这次做足了准备,逃离了那机器的追捕,眼看着直接来到了这栋建筑物的深处,似乎越往深处这越乱,似乎是有强盗在这里找什么东西,到处都是的血迹,还有很多和刚刚的机器类似的玩意,不过都坏掉了,地上的尸块十分相似,碎裂的比例也和我们之前看到的一样,我开始怀疑这里是个屠宰场了。

                  走廊的尽头是一扇门,上面的血迹和弹孔让我有些心悸,还有从门后传来的异常的碰撞声,切割声以及……少女的哭声?我不觉得进门是个好主意,但我的队友此时已经把门撬开了。

                  “妈的,你们的脑子呢?”

                  这便是我想对他们说的话了。

                  未知文本片段:于SCP-CN-2210-1表面呈现的未知装置资料,记录者暂且未知。8

                  [数据删除]

                  协议:“Σ-阿斯温特”协议。

                  描述:此装置于“Σ-阿斯温特”协议计划流程中担任采集和处理原料的角色。

                  其外观为一台巨大的金属方形机械,高约5米,占地面积约8平方米,其内部结构包括:

                  • 摄像头,用于定位和辨识原材料。
                  • 八排于机械内部安装的锯齿,用于研磨未经处理的原材料。
                  • 剥离器,剥离原材料的重要器官。
                  • 搅拌杆,用于搅拌原料。
                  • 机械臂,用于获取材料,配有刀刃。
                  • 压缩活塞,用于进一步研磨原材料,并输出汁液
                  • 采集器,采集汁液
                  • 管道,用于输出所有处理好的部分。

                  H-3型文件读取装置

                  协议:“Σ-阿斯温特”协议。

                  描述:此装置应与“H-3型人物打印装置”合并使用,于“Σ-阿斯温特”协议计划流程中担任读取文件内容并输出至“H-3型人物打印装置”的角色。

                  其外观为一台小型椭圆机械,高约0.24米,占地面积约0.015平方米,其内部结构包括:

                  • 输入端口,用于输入所要读取的文件。
                  • 解析器,解析并输出所要读取的文件。

                  H-3型人物打印装置

                  协议:“Σ-阿斯温特”协议。

                  描述:准备好迎接我亲爱的他的重生。

                  [已失效]

                  压印流存储芯片

                  协议:“δ-颅中行旅”协议。

                  描述:为“δ-颅中行旅”协议计划流程的主体部分,担任储存Dr.Huhu压印信息的角色。

                  备注:它被填满了。9

                  门的后面非常空旷,但也矗立着许多怪异的机器,我的整整四名队员因为最先进门而成为了机器首要的进攻目标,看着他们被粗重的机械臂抓住,我感到一丝无能为力,我们趁着机器集中攻击那些队员的时候狂奔了过去,穿过了这一带区域。

                  身后传来响亮的磨骨头的声音,我们继续狂奔着,直到再也听不见那机器的动静。

                  “砰!”

                  那道开裂声是我们听到的最后一个声音。


                  请继续,

                  你们会怎么想?利亚克斯的阴影最终将绞死你们所有人。

                  以作为我收容措施的一部分。

                  面前出现了一扇全黑的大门,可以听见里面传来的奇怪的声音——咀嚼声和碎肉声。

                  这声音就像……就像一只丧尸在啃生肉,不过也只能说让我们有些失望了,我猜的可没完全错,因为我的队友已经打开了们,哦,妈的,这群家伙真是正义感爆棚啊,他们压根什么都没考虑。

                  里面是红蓝相间的,红色的是大片大片的,这绝对不是油漆,我保证。至于蓝色,那是一个少女的头发,很扎眼,她此时正趴在地上……用餐,太恶心了。

                  即使从我这里在远处看,也能看出她多么的饥肠辘辘了——地上只有一具尸体,反正我是没有看见有什么锅碗瓢盆煤气灶类的东西,她很瘦,干瘪的小腹能看清楚肠子的轮廓。不过她吃东西的时候是含着泪水的,我当然不懂她的想法。

                  当我的队友走到她面前,她仍然在狼吞虎咽,仿佛没有看见他们似的,接着Leit竟然抓住她的脖子把她提了起来,此时我才意识到,这便是我们这次任务的目标——Dr.Huhu。

                  “活捉,一定要活捉”我大喊道。

                  眼看着少女的四肢摆动幅度越来越小,我越是急迫,但仍然不敢进入这扇门,这没有缘由,就是一种直觉。

                  紧接着Leit那家伙把她用拳头砸到地上,地面瞬间变得更加鲜红,操,只有我明白这家伙力气有多大,眼看着他还想要继续,我大声呵斥:

                  “操你妈,Leit,你这家伙想要干什么?把她带走,不然就功亏一篑了!”

                  我的另外几个队友突然冲过来把我给撞倒了,随后重重的把门关上,少女的惨叫声戛然而止。

                  我再看去,哪里有什么门,面前除了一堵黑墙什么都没有,冷汗浸湿了我的背,我庆幸我从来都相信自己的直觉。周围寂静无物,但那惨叫声似乎仍然播散着,我不敢想象她要面对什么…至少…至少我没有去当那个所谓的“恶人”。

                  “啊……老天!感谢您!”

                  附录SCP-1:事故记录。

                  • 追捕Dr.Huhu的行动宣告失败,除特工Amo外所以参与此行动的人员被认为已死亡,其档案资料被销毁。
                  • 特工Amo在行动之后陷入长时间的神经紧张状态,在之后,Gigher博士对其进行了一系列谈话,谈话过程中,特工Amo意外昏迷,昏迷原因未知,以下内容为视频抄录:

                  人物:特工Amo,Gighter博士。(以下分别简称A和G。)


                  [记录开始]

                  Gighter走进访谈室内,面向Amo。

                  A:啊,你好博士,终于见到你了,一个活生生的人,多么好啊!

                  Amo用手重重敲击着桌子,发出响亮的声音。

                  G:请不要激动,来说说这次行动发现了什么吧。

                  Amo停止敲击桌子,低头沉默约6分钟。

                  G:听着,我是来帮助你的,如果你不把过程说出来的话我无法为你做任何事。

                  A[停顿]:那里…那里有很多奇怪的装置,当他们恢复电力后这些机器便自动开始运作了,我们借着灯光看到了满地的肉块,也不知道是哪里的,空气中有一股霉味。我的队友Leny被一根机械臂抓走了……

                  Amo身躯颤抖着,目光失焦。

                  G:放轻松,至少你活着回来了。

                  A:一个身上有着些许霉菌的人不经意间从一根管道中送了出来,他可以活动,但是随后便四分五裂了,博士,你知道吗?你见过吗?是四分五裂!一个看上去活生生的人就这么和切蛋糕似的分开了,他的脏器全都掉在地上,这很不可思议,一个机器能将碎肉组合成这样精细……这样的令人作呕……

                  G:请继续。

                  A:然后我们向着唯一的走廊走,周围仍然有很多的机器,我的4名队友死在了路上,紧接着我们走到了尽头,那里有一扇黑门,我的队友二话不说就把门撞开,门后是我们这次行动的目标,她趴在地上食用着某些尸块……非常恶心。随后我的队友开始无端的对她行使暴力手段,我看得出来,她还有意识,求饶和惨叫声让我很恐惧,我的队友把我撞了出去,门被重重的关上。

                  Amo的眼泪开始流淌。

                  A:门消失了,就这么不见了,面前是一堵黑墙,然后我带来了这个。

                  Amo从上衣口袋中拿出一件芯片,递给Gighter。

                  A: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找到它的,事后他们断了电,我才有机会逃出来……

                  Amo突然陷入昏迷,昏迷时间约4小时2分钟,期间被紧急送往医疗区,其清醒后突然握住在一旁等候的Gighter的手。

                  A:是温热的,谢谢你博士,你不会像它们那样瘫倒吧?一定不会。

                  G[停顿]:冷静点,发生什么了?

                  A:他们都被绞死了……全部。

                  [记录结束]

                  备注:事后经一系列审问环节得知,特工Amo于昏迷过程中遇见“其之前行动中的队友以及行动目标被全部绞刑处死,地点未知。”

                  不必抵抗,你属于利亚克斯,你的遗体也是。

                    • _

                    /Bad Request

                    /You Do Not Have Enough *File Reservation.

                    /Retrieve Other Files…

                    /Loading…

                    哈?我会再试一次。

                    附录SCP-2:回归的记录。

                    01年1月1日:

                    接下来我要抛开在现实中的一切,姑且先将这一天记录为01年1月1日吧,不会是一个伟大的日子,但我会把它刻在墙上,反正没人去看这些东西,这里属于我。

                    现在,他在我的旁边,似乎在这样的形态面前生与死都是没什么不同的吧。

                    01年1月2日:

                    我似乎养成了记日记的习惯,“放心好了,这不占空间,起码我们需要寻找一点有意思的的东西。”我如此安慰自己,日记中的那个我要受到同样的痛苦,我把她拉下了水,嘿,我真坏!

                    不过我现在有些特别的感觉,大概是……饥饿?为什么,这种感觉在这样不具体的空间内应该不存在,总之我仍然不确定自己能活多久——如果没有看似必要的食物。

                    01年1月4日:

                    我逐渐感受到了空间内的温度……这到底是哪里来的?我明明可以避免缺水这一事故的!我该怎么办?这个空间正在具象化,求救是没有用的……

                    01年1月5日:

                    我不知道,我已经没有力气了……你好,有人吗?

                    01年1月7日:

                    [文件丢失]

                    01年1月9日:

                    有几个人进来了,他们将食物给了我,起码活下来了……手臂……很疼。饼干属于我,鲜肉则属于他们——他们的肉罐头已经吃完了…这不公平!为什么没人来救救我?哪怕有人看到这些东西也行。

                    [文件原稿被沾湿,经过检测为血液和唾液的混合物]

                    01年1月9日:

                    为什么……为什么会阻止我?尸体大概就不会感受到这些了吧?露在外面的肉已经溃烂了,你们还想怎么样?杀了我,求求你们。

                    他们甚至会……

                    [文件截止]

                      • _

                      /Bad Request

                      /You Do Not Have Enough *File Reservation.

                      怎么会……再一次失败了……

                      为什么啊…你他妈快给我录入!为什么不能容纳这一片小地方?!

                      操,你能看见我说话吗?你知道我为了这一刻付出了多少?!

                      ……

                      呼,我在欺骗什么?我心里明明那么清楚——你永远不会回答我,你也永远不会体会到这一切……事实。

                      当利亚克斯作为我们下方的一座抽象叙事域时,一切都像一盘散沙,却又无比具象,Cecil的感官,情感一一分离,他只剩下了他自己,完全的自己,没有情感,没有感知,但有透过灵魂的苦痛,他什么也没有,但是他可以转移他人的痛苦——用他的灵魂来写作。

                      他当然不算是一个完整的人,不仅是认知上的缺失,他的自我也是,他被分成了两半,一半在我们的下层叙事,也就是“档案文件-7091”中,另一半我刚刚已经说过,在抽象叙事域,这就像一座桥梁,让他得以把抽象叙事域内部代表利亚克斯的混乱压印流通过写作的形式压印于那份“档案文件-7091”中,承接于受限的世界观,他必须正视自己以及利亚克斯的一切——“我们是异常”这样的思想让他几近崩溃……他必须用写SCP文档的形式写作才能兼容下层叙事的设定,所以每一次的写作都会让他对自己的处境无比绝望,也更加痛苦。

                      其它的情绪也在影响着他,在他的耳边喋喋不休,最终,我想你也预料到了,他选择压印自己,与下叙的另一半自己融合。

                      利亚克斯在那一瞬间绝望崩塌,他甚至把废墟都扫空了,唯一不变的是居民无边的恨意,他们曾经对未来那么的憧憬……我留在了抽象叙事域——我说过他的情绪在这里是具象化的压印流,不过这些情绪没有思想,它们有的仅仅是“自我”。

                      我承载的,是他的仇恨,“自我”不允许这个计划终止……

                      我留在了这里,同样承载着利亚克斯的恨意。

                      我接替了他的工作,是的,他在下面活的很好,我不会去打搅他,所以我没有动那份档案文件,还有那份备案,不是吗?基金会那群傻瓜没有彻底清楚利亚克斯的废墟,我们需要的是清楚,可不是填补,于是我与备案当中的利亚克斯起了共鸣,开展他未完的计划。

                      从地球,到太阳系,再到银河和宇宙,这一切的范围跨度越来越大,我对此也越来越熟练,我不像他,我对自己的目标非常坚定,我发觉我得到了升华,不再是单纯的情绪,而是有着活生生的……思想?所以利亚克斯发展的很快,不止是空间上的发展,利亚克斯有着独立的时间线,那份备案中的时间也逐渐被蚕食殆尽。

                      到此,你可能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我需要一个人在下面帮助我——Jimmy,是一个合适的人选,他帮助我完成一些小小的事情,除此之外,利亚克斯长期以来积压着怨恨……你知道的,这必然需要一个人来承载。他作为一个传导器,将这些恨意传输至那片墙壁上……

                      当利亚克斯完全成型的时候,每个人都衷心的为它感到喜悦,我也如此脱离了这片抽象叙事域,周围再也没有了亲近感……真可悲,我能体会到Cecil的感觉了,身上缠绕着若有若无的感知——自从我收留了Jimmy,我能通过他感知到一丝来自最终成果的人情味。

                      然后

                      我开始游离在各种抽象叙事域中,直到我找到了那个一开始就计划好的东西——一份压印流。

                      它如愿以偿的帮助我们进行了升华,我们得以来到更上一层的叙事——也就是你们所在的叙事层。尽管如此,我只不过是从下面的一层刑场来到了更上一层……这才只是刚刚开始。

                      我意识到自己持有的掌控力,我甚至可以将抽象叙事域内的东西带到你们这一层的任何地方,痛苦……大概可以暂时停止了吧……

                      从你的破铜烂铁杀了Cecil的那一刻起,就该意识到无法挽回这一切了。NUC是一个失败的机器,你只是想把他的人事档案以压印流的形式更具体的展现出来,方便你进行那毫无意义的克隆?结果呢?计划彻底的失败了,你的定位错误将他的人事档案与那份“档案文件-7091”相碰撞……

                      那份人事档案其实并未完全消失,大部分内容被视作混乱压印流保留在了抽象叙事域……之后便有了这一切。

                      所以,你满意了吗——对你绝望的处境。

                      我忍受了这么多的苦痛,为什么最后还是失败了!我明明同样和你有着遗恨,我明明比你还要付出得多,为什么我没有得到一个好的结果?我答应过他们……我答应过他们承载遗恨,我为此失去了“自我”,他们的恨意、夙愿全部交融在我身上……我仅仅只是想了却这一切。

                      我恨你,没有看到你去死的模样是我最大的遗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