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222
评分: +315+x

项目编号:

CN-2222

收容等级:

Keter

huangfu01

SCP-CN-2222影响区,C1-甲区域。



保密说明:

根据协议-周穆王1,SCP-CN-2222的文档及所有相关资料已于09/6/18被指定为4/2222级机密。

阅览文档前,请确定您所最近接受的意象群接种编码与下文所列编码一致。复数个动态安保模因已被植入于文档内的不确定位置,对未于十四日内更新意象群接种的用户,该系列模因可能造成A级记忆删除至脑死亡在内的不可逆影响。继续阅读下列文件,视同你已知悉并无条件接受违规阅览资料所对应的,包括处决在内的一切可能处罚。

当前接种编码:[d6F2964601b3C9a8]


[自动模因验证中,请保持意识清醒]

.
.
.

[允许访问]
动态模因安保已解除。欢迎您,Enflower主任。

特殊收容措施:对于当前已知的SCP-CN-2222影响区,在其周边5公里范围内设置隔离带,适用掩饰协议R-981”化学污染”。

观察哨站已在全部SCP-CN-2222隔离区内被设置,以监测项目的任何可能变化。哨站产生的任何研究资料与记录,均应实时备份不少于两份的纸质手写版本,于每日结束时运输至Site-CN-27存档。观察哨站应额外配备1972年标准制式基金会站点监控及供能系统,全天候保持热机备用状态。

SCP-CN-2222影响区边界外围一公里范围内,每五十米布置一林氏密贮阻抗柱。三小时一次,值班人员应确认内缘阻抗柱的结构完整性,若任何可被观察到的机构解离现象出现,立即向Site-CN-27汇报。禁止任何未授权的出入。

描述:SCP-CN-2222是对一类特定异常现象的代称。受SCP-CN-2222影响的区域带有一定逆模因性质,因此在2002年前未被基金会记录。当前所记录影响区的出现时间均是未知的,已知SCP-CN-2222现象全部于远离人类活动区的地域发生。

目前为止,基金会共观测到██例SCP-CN-2222自发扩散现象。由于研究资料较少,当前无法确定项目扩散的可能成因。SCP-CN-2222影响区内部存在一种持续的破坏性现实重构效应,会使得处于其中的所有物体经受不断的结构劣化与损害。该效应的强度与受影响物体的先进程度与结构复杂性成正比,并会优先影响精密度更高的物体。值得注意的是,人造物的效应优先级较生物体普遍更高。

持续受项目异常效应影响,SCP-CN-2222影响区内部表现出系列成因未知的异常现象。当前记录的此类现象包括但不限于:

  • 区域内表现出明显的光学异常特征,人眼及录制工具均无法捕捉任何色彩。外界光源无法提供有效照明2,环境亮度昏暗。
  • 区域内人员的感官倒错与钝化,听觉在多数情况下受影响明显。
  • 受异常影响人员对时间的感知出现一定程度的失准,并伴有理解力与思考能力的下降。认知危害检测对此无法给出有效结果。
  • 受影响区表现出程度不定的空间异常,内部空间较外界观察面积更广。由于异常的结构劣化效应,当前未确定其内部空间的具体大小。消除逆模因效应后的航拍无法获得影响区的有意义成像,外部观察能见度异常低下。
  • 区域内不存在任何生物质,草木等植物均无生命迹象,未有活体原生动物及微生物在影响区内被记录到。所有被带离区域的物质,其构成均变化为一种高度坚硬且疏松的未知黑色碳质物。对此物质的成分分析未获得结果。
  • 部分异常建筑及景观的出现。对此类异常地点的探索当前已暂停。
wapian

早期探索回收影像。

wapian

早期探索回收影像。

发现:SCP-CN-2222最初于2002年11月17日,逆模因部针对SCP-CN-1111的一次试验性探索中被意外记录到,对SCP-CN-2222的早期实验与探索随后展开。所发现的异常区域3作为单一异常地点被记录,并分配编号SCP-CN-2222。

2005年,位于喜马拉雅山脉东端的2222-B1甲影响区被发现,证明了SCP-CN-2222并非异常孤例。在随后的广域调查中,十一个影响区于五个大洲内被发现并标记,其中六个位于基金会中国分部管辖区内。Site-CN-27于同年被建立于C1-乙区域4附近,统筹SCP-CN-2222的记录归档与调查研究工作。


附录2222-1:早期D级测试

备注:D-120051,38岁,多次入狱人员,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本次探索系对SCP-CN-2222的首次D级人员测试,基于此前的系列实验结果5,D级人员被给予基金会标准口粮包,探索工具包与纸笔各一份,四台不同规格的制式摄影机被安装于对象肩部。受试者与监测站点以缆绳进行连接与信号传输。

任务日期:2003年2月2日

受试者:D-120051,施以短效逆模因抵抗暗示剂。

监督人员:林行博士,李非博士


[记录开始]

林行博士:音视频测试,重复,音视频测试。D-120051,报告你的情况。

D-120051:报,报告政府!情况非常好,一切正常,听得非常清楚。

李非博士:好,感谢你的配合,120051。我们预计在进入目标区域后,你的语音通讯可能失灵。不要惊慌,你的包里有纸笔。

D-120051:都是我自愿的,政府。我保证做好保密工作,就是···有个小问题,为啥要背着这么多,还是老式的摄影机进去?

林行博士:项目内部环境恶劣,现代录影设备撑不了几分钟,而你身上的装备应该能保证三个小时左右的视频信号。进去之后,具体的你自然会知道。

李非博士:确切来讲,只能维持四分二十秒不到。信号断掉的时候,我们会把你拉回来。

D-120051:···我有思想觉悟,政府。感谢政府给我这个,一个机会,我一定洗心革面,重新——

李非博士:好了,120051。进入区域吧。

[开始转录]

D-120051进入SCP-CN-2222区域,除杂音外的音频信号立刻消失。摄像机开启,记录到内部环境表现典型荒原地貌,天空呈灰黑色,且无可观察的昼夜与星象。没有人类活动迹象被发现。植被稀疏,被指示采集样本后,受试者回报称植物“呈乌黑色,干且脆,就像被烧过一样”。

受试者继续深入,回报称感到强烈且寒冷的风“四面八方吹来”,但失温并未产生预期的不适。行进八分钟后,受试者报告一段中断的铁轨在草丛间出现。铁轨轨距经测量为1516毫米,且已高度锈蚀,铭文无法辨别。受试者触摸轨道,感到远方传来隐约的震动。停留数十秒后,未发现其他变化,受试者沿铁轨前进。

多个轨道分岔在行进中被发现,部分岔路仅延续数米即断裂。受试者沿直路深入,穿过一段山中隧道。约83分钟后,受试者要求休息,抛弃并在原地进食口粮包。在SCP-CN-2222区域内进食被描述为“比平时更难吃,或许是心理作用,但总带着股铁锈和尘土气,干而无味”。休息中,受试者报告称在铁轨远处发现一大型建筑,由于环境昏暗无法辨明。D-120051被要求接近探索。

数分钟后,受试者抵达建筑所在处。建筑形制类似一大型火车站,结构已严重损坏,风格兼有苏式未来主义与折衷主义特征。其对面为一片无法观察到尽头的田野,所植作物经鉴定为高粱,且已全部枯死。受试者试图从正门进入建筑内部,但因被坍塌部分与杂物堆积阻挡而失败。沿建筑外围搜索时,受试者称其构成材料存在异常,对其表述如下。

“我在工地上干过八年,没见过这么怪的楼。混凝土糙成这样,肯定不是直接外露的,但上边一点漆料痕迹都没有。又不像是烂尾楼。而且···这料子不对劲,邪门得很,又脆又沉,还硬得吓人。土方咋调也夯不出这模样来。等会,这他妈是···人指头?”

在建材内发现疑似人类骨骼后,D-120051表现出过激情绪,经林博士安抚后继续调查。受试者在建筑后部发现一小门,门轴在对其施力后断裂,D-120051进入建筑内,位于一条走廊末端。指示受试者检查沿途的门,均锈死无法开启。

于第一扇门前发现一块脏污手帕,绘有列车驶过田野的图像。第三扇门中断续传出烟气,其气味类似烟草。敲门的尝试未收到回应。受试者经过一扇注有女厕标识的门时,称听到其中传来一声轻微的叹息,但音频接收器未记录到任何信号。试图交流没有得到任何结果。走廊末端的房间门未关严,受试者在数次尝试后得以进入室内。

室内严重年久失修,灰尘随受试者动作不断扬起。因仅有一扇小窗开向大厅,房间内异常昏暗。烟头散落在室内,微弱的酸腐气味弥漫。受试者搜索到一台损坏的旧式收音机,并声称其仍在运作。站点记录了可能存在的异常模因,并要求受试者回报收音内容。

“火焰声,在烧东西。失真的播音员,列车晚点通知。到站日期是一零,公元前一零二六年。一首曲子,有人在敲···钟?然后向西,向西,向西。烧了起来。滋滋作响。什么东西裂开的声音。”

记录被一阵汽笛声打断,指示受试者前往室外观察。受试者翻出小窗,进入大厅内部。大厅设计似乎有意隔绝光线,内部几乎完全无光。受试者摸索前进,抱怨明显的植物腐烂气味,并声称自己身后”有什么东西“。数次被餐车与长椅绊倒后,受试者到达建筑外铁轨处。此时仅余一台低画质摄像机可正常传输信号,站点方与D-120051通过语音信号沟通。

[转录结束]

D-120051:政,政府(喘息),我出来了,可是···这个···

受试者将摄像机指向铁轨方向,可见一团模糊的光源正在移动。

李非博士:什么,120051?机器质量太差,我们看不清。描述一下。

D-120051:地面。地在震。

林行博士:地面在震动?那是辆进站的火车吗?

D-120051:就像火车,但比那强得多。就像铁轨要把天撬开,[失真]在崩塌。妈的,政府···

随着光源接近,D-120051开始变得紧张,不断回头张望。

李非博士:认知危害。清晰度太低,小于信息阈值,AI没报警。保护程度不够,他的大脑开始受损了。

林行博士:我看不像。那团光是什么?

D-120051:车灯——那辆车过来了。(停顿)它里面是···什么?一团灰[失真]白雾?里面是空的。

李非博士:不对劲。通知小王,准备收缆。初步探索到这边就——

撞击铁轨声。画面剧烈晃动,光源在画面中可见,为一盏火车前灯。灯光扫过画面,大厅被完全照亮。D-120051回头张望,一具部位缺损的成年非洲象尸体立在厅中,并因地面震动向受试者方向倾倒。

D-120051:(惨叫)它要——

D-120051受到惊吓,连忙后退中不慎跌倒,伏在铁轨中央。非洲象标本摔落在地,皮肤下涌出大量静止的蛆虫样物体。影像分析认为其由玉质雕刻而成。画面因D-120051试图逃离铁轨而大幅抖动,随即被车灯的光芒完全覆盖。摄像机掉落并停止信号传输。推定D-120051已损失。

沉默。

李非博士:[摘掉耳机] D级已损失。小王,缆绳还连着吗?看看能回收多少。

林行博士:别急,老李。看定位。

两人看向监控屏幕。D-120051的监控信号在屏幕中不可见,但仍保持连接。

李非博士:···没了?但传输还在,这是——

音频信号突然恢复连接。从远处接近的脚步声,水声与马蹄声依次出现。D-120051的定位信号恢复并在屏幕上闪烁,22秒后停止移动,固定在此前位置。

王特工:···李博士,D级的腰缆没断。锁扣还有反应。

李非博士:拉他回来。关进观察室去,给我安排一场采访。

[记录结束]


后记:D-120051通过腰缆被回收,其生命体征整体正常,但对所有交流尝试不作反应。对收集到的植物样物质进行放射性测年实验,结果显示其死亡时间为约3000年前。更多信息参照附录2222-2。

.

附录2222-2:采访记录2222/03

[记录开始]

林行博士:D级怎么样?

李非博士:不乐观。昨天回来后他就没开过口,坐在那边淌口水。成像做过了,他的大脑没受损到这个程度,明显是异常影响。今天还没有结果,就只能等月末了。

王特工:药物没有作用。我们在考虑给他上营养剂,他连——最基本的反应都没有。

林行博士:明白了。做过接触式采访吗?

李非博士:老林,我得提醒你。接触式九九年就正式废止了,没有特报不得使用。你忘了发生过多少起采访中的事故了?

林行博士:这不是特事特办嘛。失败没有危险,成功好事一桩;事后咱们的站点主任打个报告,不就完事了?小王,透音幕和板子那边撤掉。

李非博士:···你这乱来的性子。小王,多叫两个人来,给我把他盯紧了。

王特工:是,博士。

特工重新布置采访室,D-120051被引入室内。

林行博士:D-120051?我有几个问题。

受访者没有可见反应。

林行博士:徐██6[拍手]

无回应。林行博士取出播放器,以高音量回放附录2222-1中所回收的音频文件。汽笛声响起时,观察到对象出现轻微抽搐,并随时间加剧。林行博士扶住险些跌下椅子的D-120051。

林行博士:你刚才好像不在这里。

D-120051:[抽搐]啊···吴哥?咱们什么时候能到啊···外面总有些声音。咱们过黄河了吗?

林行博士:这不是趟短途旅行。你要去的地方很不寻常。

D-120051:好地方···好地方。镐京的田野。顺流而下,穿过兰州与渭水。西戎···

对象闭上双眼,周身一阵颤抖。

D-120051:鸽子踏着马蹄。飞过圆顶。日月不照之地。有雪的原岭。葛蔓丛生。

短暂的沉默。

D-120051:[叹气] 政府,我坦白。我杀了她,在小院子里。故为得丧,哀乐生死,我只是取走了[模糊不清]

林行博士:你是怎么到那边去的?

D-120051:喝下天鹅的血。把手指冻在冰箱里。你没看到吗?那道深宵中的褶皱。意象的归宿。我穿过它,向西去——

林行博士:向西方去。

D-120051:直到王祭不共之地。梦境以外。空旷的过道之中。

林行博士:——那是什么地方?

对象转过头,看着空气中的某处。

D-120051:荒服。

林行博士:荒服?

D-120051:抹去陆地,抹去河流之后,我从林中而来。

林行博士:那里面有什么?

D-120051:···多解性的复生。一无所有之地。历阳之波。那座沉入湖底的城市至今仍在崩解,如果你去到朱门之前,石龟积苔的眼睛还在流血。而记忆也会与车灯一起,在回声的褶皱中熠熠生辉——光芒四射。

对象轻轻点头。

D-120051:那并非某种终结。而是再造。催人归去,去如潮水。

林行博士:···我不明白。你——

D-120051:你明白。一开始就明白。那远行人的终局。

记录到D-120051的身体似乎穿过了座椅。在场人员没有立即发现这一点。

D-120051:成住坏空。

D-120051的躯体开始下沉,并与座椅相重叠。林行博士试图抓住其手腕,在一个趔趄后脱手。D-120051穿过地板,并坠入站点地下三层,收容失效警报被触发。物理交互对其没有效果,D-120051随后进入地底并消失。对站点地下土层的扫描没有结果。

[记录结束]

.

附录2222-3:林氏密贮阻抗柱

SCP基金会内部备忘

Site-CN-27


“林氏现实致密化贮存异常阻抗柱‘’,这个蹩脚名字你大概只会读到一次。林氏密贮柱,密贮阻抗柱,项目文档大抵如此称呼;而工作人员则会叫它“阻抗柱”。如果你是背着它进异常区的MTF,那这个名字对你来说应该更熟悉——“祭品”。

零七年立项,概念部和工程学部联合研发,最终在零九年投入使用。老林当初大概也没想到,给2222开发的东西现在会用得这么广泛。为了在一个技术越高,劣化越快的环境里保护队员,我们的思路其实很简单。制造尽可能高技术的复杂结构——毕竟足够大的技术代差,能把异常效应对人脑的影响缩减到可忽略不计的程度。我们也是一直如此做的。

直到那天晚上,老林东倒西歪地晃出来,拍给我们一沓资料。那之前他要走了历次探索的音频记录,戴着耳机整天走火入魔地听,个把月没干什么活。毕竟首席研究员,还是享有些特权的。但我们也预想不到,仅仅几个月的时间里,他让概念工程学和形态发生场的模型耦合成为了可能。

普通研究员没必要理解这个靠复杂作为作用机制的装置,但林行的研究确实完全重置了我们的思路。一开始我们致力于形态场的微缩化,而如今,我们得以在概念层级上重构现实。

异常区域的本质是对现实的损毁,而阻抗柱则能够将周边区域的现实层级概念化地降低,模仿出已损毁现实的形态,进而欺骗异常。藉由内部卷曲的微观形态场,阻抗柱得以于结构中贮存高密度的现实,从而得以承担周边区域的全部异常影响。因此有些人也叫它“现实储存柱“——乃至MTF口中的“祭品”。

目前的致密化——也就是现实压缩技术所生产的阻抗柱,已经能够从低烈度异常效应中长时间保护人员,并承受某些高强度的现实重构。但由于难以长期储存和高昂的造价,只有少数探索异常地点的特遣队能够列装这种保护装置。需要SRA填充现实,并只能一次性使用,固然是其不足,无法抵抗异常模因也是“祭品”的缺陷之一;但无可否认的是,这个透明柱子里的复杂装置,已经为我们的现实承担了许多次异常威胁。

当然,使用祭品时,别忘了注意事项里的第一条。

永远不要打破阻抗柱。

本记录由伦理道德委员会审核通过
Site-CN-27站点主任 李非
2011年11月27日

.

附录2222-3:探索简报摘录

备注:林氏密贮阻抗柱被研发后,对SCP-CN-2222的机动特遣队探索计划得以实施。MTF-壬申-9 “千年觥”被派遣,负责SCP-CN-2222的探索工作。每名MTF-壬申-9队员配备三支便携型阻抗柱,可维持最长五小时的安全探索,通过头盔内置感官流共享网络进行沟通。以下是部分被标记的异常地点探索转录。

异常地点探索特遣队 MTF-壬申-9 人员名录

特遣队代号:“千年觥”

成员:

  • 壬申-9 Cap-两辜(领队)
  • 壬申-9 01-昏径 (探索)
  • 壬申-9 02-伏藏 (设备)
  • 壬申-9 03-白晓 (探索)
  • 壬申-9 04-梁台 (探索)
  • 壬申-9 05-桐乌 (技术支持)
  • 壬申-9 06-木奴 (探索)
  • 壬申-9 07-葛生 (设备)
  • 壬申-9 08-香涂 (通讯)

受限于装备成本,MTF-壬申-9在SCP-CN-2222的系列探索任务中以小队形式拆分行动。

.

附录2222-4:李非博士的实验日志

2013/9/14

接手2222的第十年。

昨天E3-乙的收集样本运到了27站,当时我兴奋得无以复加。上次实质性进展的记忆已经太过遥远,不用说,一份类人生物样本对当前瓶颈的突破可能有多大意义。那种期待感,就像回到了零九年,第一次看着MTF背上我们的阻抗柱,走进异常区域时一样。

那时候我们都觉得,那个最终的秘密就在眼前;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仿佛我们与题眼只隔着一层膜。很多人觉得异常本来混沌,穷究解法终是无用之功;但无序的谜面下往往隐藏着草蛇灰线。我希望揭开这片荒原下的谜底,一窥半遮其面的脉络。

但那已经是五年前的事了。从藉藉无名的研究员到27站点主管,我经手过不下两位数的项目,却唯独对这个老朋友束手无策。老练的特遣队员,天价的设备耗材,换来的是永远游离在真相旁的条条虚影。每个人都对这次的发现兴奋异常,但——荒原回报我们的是又一次失望。

和每一次采集到的样本结果完全相同。就像最普通的石头,灰烬和土壤,这一次也是没有意义的分析报告。我们的研究似乎缺少了什么——某种被忽略的因素。这段暂停探索的时间里,我得和项目组成员,尤其是老林,好好谈谈。

李非

.

2013/9/21

我还记得零九年,老林是怎么让阻抗柱冠上自己的名字的。那时候他形容枯槁,发乱如草,活像只刚从坟里刨出来的僵尸。而现在他的样子比那年更让人担心。老林的想法和我一样,我们的研究里缺了某些东西。但他的尝试显然要更激进。

整晚整晚把自己泡在纸堆里,逐帧分析每个视频文件,我担心他的身体会比这团疑云更早垮掉。今天我和他谈了我们的进度,而结果···很难去概括。我把文件附在下面,以便日后归档取用。

李非

.

[开始记录]

李非博士:还在忙。你们概念部没有“休息”这个概念吗?

林行博士:[耸肩]我比那些家伙更概念。

李非博士:照照镜子。你的脸确实够概念的。

林行博士:别笑话我啦,老李。我真的已经——非常接近了。再给我一点时间,只要——

李非博士:我们从五年前开始,就已经非常接近了。记得第二片区域刚发现的时候吗?上面直接批了八位数的研究经费。那时候我真觉得,拿下这异常指日可待。我知道,你是我见过第一个真正的天才;自负,有傲气,但天才也得懂劳逸结合。

林行博士:[摘下耳机]我懂,我懂,老李。概念部、工程学部、历史学部、逆模因部、超现实部,成群的研究员围着这片地转悠了好几年,个个不是专家就是教授,结果呢?假说,理论满天飞,没有一个站得住脚的。那不就是——零蛋?上面再有钱,也经不起我们长年累月这么折腾,最后还一无所获。但我有个想法。

李非博士:又盘算什么呢?可别忘了——

林行博士:这次不一样。老李,你看着吧。我就差那么一步,一步我就能到[模糊不清]

李非博士:什么?

林行博士:如果在我们从没见过的地方呢?

[记录结束]

.

2013/10/11

出事了。

事故通报

依据当前调查,前SCP-CN-2222首席研究员林行;于2013年十月十日晚十二时许,借职务之便,潜入Site-CN-27逆模因部门,盗走W级记忆强化药剂八剂;并于随后进入仓库,携两支密贮阻抗柱进入SCP-CN-2222影响区A1-乙中。本次行为未经上级审批,无资料报备;于无相应授权下违规进入高级机密异常地区,属于严重违规,已被认定为背叛行为。

前基金会研究员林行的基金会岗位及所有相关待遇已被取消,进一步处理方案正等待讨论。机动特遣队已被派出,以搜寻前研究员的踪迹,并回收机密物品。Site-CN-27已被暂时封锁,请各位职员不要惊慌,于自己的办公室内等待。如有必要,请配合基金会相关人员的一切调查工作。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一日

我想过老林会乱来,但没想到他会拿命开玩笑。林行···他是我所知唯一一个真正的天才。我和老林认识的时候是在高一,那时候他顶着一脑袋长头发,整天神神叨叨,校内没人管得了他。高三开学之后,他从此杳无音信;再见面时,已经是在基金会的站点里。

我在基金会见过很多人杰,自己也一度以天才自许。但林行,他的才能不属于能以常理论之的领域。他行事更多凭着直觉,却又有着非凡的理性。几十年的交情,还是不足以让我真正了解这个人。但我相信他如此为之,不会没有理由——每台阻抗柱都内置着基金会的定位信标,作为开发者,他不可能忘记这一点。

也许他希望我们去找他。

李非




警告:需要5/2222级权限



附录2222-荒服:已锁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