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222-J
评分: +40+x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CN-2222-J
等级等級2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safe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vlam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caution

3ANwYFET5i89SXV.jpg

露出专属于异常的微笑的SCP-CN-2222-J

特殊收容措施:SCP-CN-2222-J被收容于SITE-CN-12中的一间6m×4m×3m的标准人形收容室中。除保证项目的生活基本需求外,SCP-CN-2222-J被允许阅读书籍和使用不具备联网功能电子游戏设备。我不理解为什么要收容这么个傻逼玩意儿。

项目的其它要求将在Dr.Blinder的审查下决定是否执行。

描述:SCP-CN-2222-J是一名34岁中英混血的人类男性,项目自称为Gary George。他是个异常,所以我们把他收容了。

项目的一切异常性质目前仍处于未知状态。



附录-CN-2222-J-1:访谈记录3

采访者:Dr.Blinder
受访者:SCP-CN-2222-J


[记录开始]


Dr.Blinder:请看相机,SCP-CN-2222-J,我们需要做个记录。

SCP-CN-2222-J:好的。(微笑)

相机快门声。

Dr.Blinder:好的,我们开始。SCP-CN-2222-J,所以说你在被带到这来之前什么的不知道?

SCP-CN-2222-J:千真万确啊,先生!当时我和我表哥正准备出地铁站,不知道从哪他妈的突然冒出两个穿深蓝色制服的人,还带着联合国的袖章,拿着两把发着光的不知道是什么的武器,二话不说就朝我们射击,还好我他妈的足够机灵,钻进人群里躲开了,我表哥就没那么幸运了…………直接就被突突了……

我没敢逗留,逃到郊区的叔叔家,谁知道我刚到家门口,就又他妈的冒出来一个穿着穿着黑西装的人直接给我撂倒了——哦,对了,他胸前的别针和你工牌上的标志一模一样。然后我就昏过去了,醒来就他妈的在这儿了。

操,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

Dr.Blinder:你不知道你是个异常吗?

SCP-CN-2222-J:什么异常?

Dr.Blinder:就是那些超自然的,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东西。通俗点讲,就是你可能有某种“特殊能力”什么的。

SCP-CN-2222-J:怎么可能啊先生!我活了三十多年了,要是有的话我他妈的早就发现了。

Dr.Blinder:那你在最近身体上感觉到什么异常吗?

SCP-CN-2222-J:没有,先生,我好得很。

短暂的沉默

SCP-CN-2222-J:所以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Dr.Blinder:我不清楚,但我敢肯定,你现在百分百是个异常。

SCP-CN-2222-J:……(沉默)

那你说我他妈的是什么异常?

Dr.Blinder:我不知道。

SCP-CN-2222-J:那你是怎么知道我是什么狗屁“异常”的,还是说你们有什么机器可以做到?

Dr.Blinder:我不知道……但总之你的确是个异常,这一点无可否认,我们都这么认为。

SCP-CN-2222-J:操!你们都他妈的疯了!

Dr.Blinder:请冷静,SCP-CN-2222-J。

SCP-CN-2222-J:好吧。那请问你们会把我怎么样?

Dr.Blinder:鉴于你是异常实体这一身份,我们会将你收容起来,并保证你的安全。

SCP-CN-2222-J:就是说我得一直待在这鬼地方了?

Dr.Blinder:只要你仍是异常的话。

SCP-CN-2222-J:我操[脏话已编辑],就因为一个所谓“异常”的身份,你们他妈的连那东西到底是什么都不知道,就要把我一直关在这破牢房里,你们以为你们他妈的是谁?!

Dr.Blinder:对不起,这是我们的工作。

SCP-CN-2222-J:[脏话已编辑]

Dr.Blinder:我好像想到了些什么……

SCP-CN-2222-J开始破坏收容室中的物品并在记录仪器上排█。

Dr.Blinder:你需要冷静一下……再见了,亲爱的异常先生。


[记录结束]


补充:访谈结束后在Dr.Blinder的命令下对SCP-CN-2222-J注射了中等剂量的镇静剂。

附录-CN-2222-J-2:事故报告

基金会二级文职人员████4在编写SCP-CN-2222-J的文档时由未知原因颈部错位而死。5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