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223
评分: +37+x

项目编号:

CN-2223

收容等级:

Drygioni

QQ%E5%9B%BE%E7%89%8720210813125933.jpg

周穆王与西王母宴饮图,已从物理层面抹除可能存在的认知危害


来源于SCP-CN-2223研究组的通告:

因项目历史过于久远与其模糊性,及可能涉及被认定为无效化的高位异常与顶点型多功能神性实体,该项目的确凿史料被认定为完全损失,请注意此文档内容均为推测。此文档所描述历史与异常因由为史学部命令立项研究的重点历史之一,故而经委员会审查通过,批准将周穆王的八骏为SCP文档形式呈现。请访问者确定是否已获得访问授权与接种相关免疫药物,否则本研究组拒绝对可能存在的认知危害负责。


特殊收容措施:因项目已确定被无效化且失踪,故而对SCP-CN-2223-A[异常主体]的收容行动被认定为无必要的。鉴于可能存在的相关于“穆王八骏”的神话传说,基金会网络监察局应保持持续存在对“穆王西巡”的话题关注,若其关注度出现异常幅度上升,则应上报模因部与战术神学部相关负责机关。

对昆仑山与瑶池的监控应始终由MTF-辛酉-唯天之望 执行,对于可能存在的遗留影响,项目研究组应长期驻守观测。

因由此段历史的确凿史料已确定遗失,故而因由史料中相关认知危害导致的异常精神影响被严重弱化。请确定访问者已经接种过相关免疫药物且具有相关访问权限。请注意此资料因其所傍涉的内容的机密性,故而相关资料的访问需史学部委员会授权。


描述:此项目即为周穆王西巡的相关历史。主要待解明部分即为在帷幕后异常世界观下对穆王西巡与西王母会见的解释与其背后的含意。需注意本项目所提出的问题与可能释解均为异常世界观背景,与常态解释无关。

SCP-CN-2223-1被定为周穆王,SCP-CN-2223-2被定为西王母,SCP-CN-2223-A被定为八骏,SCP-CN-2223-B被定为瑶池。该四异常实体均已被认定为无效化或消失。SCP-CN-2223因由异常原因,确凿历史被确定为已损坏且无任何方法重现。SCP-CN-2223-α由O5-9指定为天理

在对瑶池所在地的追查结束后,经项目组报告,使用高位的异常追踪能力亦未追踪至瑶池的地理位置。经神性实体使用的时间追溯能力后,确定昆仑区域在汉武帝时期前无任何时间记录,无法追溯。经判断,可能为意义与概念空白所造成的时间记录被消逝。其余申请以更高规模进行重探勘请求均被O5议会驳回。



附录2223-1:对考察昆仑山的申请

时间:07.5.14

地点:Site-CN-001

申请者:现项目研究组组长郑江羽


[记录开始]

史学部委员会评审委员:您好,江羽先生。您的资料与提案均已审核通过,现在您可以以对话的形式向我解释探索昆仑山对项目研究的必要性,对话将以音频形式记录且呈递评阅委员会审核。

郑江羽:在对异学会典籍《穆天子传》1的研究后,可以清楚的知道,周穆王西巡的极点就是在昆仑山的瑶池,与西王母的宴饮也是整个旅途中规格最高的一次,同时在西王母处驻留约百余日。有理由相信周穆王与西王母必然存在比原典籍上更详细的被典籍记载的交流。

史学部委员会评审委员:请注意悠久的时间将锈蚀痕迹,昔日至高神性试图私密交流的言语亦不可能在跨越无数时间后所探知。

郑江羽:然而即使并非关键的言语与拼图,仍有理由相信探勘昆仑山的利益远过于花费。“白云在天,丘陵自出。道里悠远,山川间之,将子无死,尚能复来。”2请注意,异学会在常态界宣称周穆王的寿命为105岁,超越所有帝王,更何提经还原后在历史中至高神性级的寿命。即使昆仑山与镐京的距离远过于今日,然而周穆王有近乎无限的寿命与日能行三万里的八骏!3

史学部委员会评审委员:徐偃王的叛乱,美人盛姬之死4。都可能耽搁周穆王的时间。

郑江羽:周穆王有近乎无限的寿命与八骏,时间对他而言已如恒河之沙。即使错过约定。为什么周穆王无法重至昆仑,穆王难道仅有三年之后的机会可以重来?西王母希冀:“将子无死,尚能复来”,但穆天子有近乎无限的时间啊!西王母是天帝女,为何竟希冀自己的长兄“将子无死,尚能复来”?

史学部委员会评审委员:也就是说你认为,周穆王必定与西王母有协议,或者当时有什么紧急之事,需要他在三年之后返回?而西王母说:“将子无死”,就是希冀这位周穆王不要出意外,不要因某些因素而陨落,返回瑶池么?

郑江羽:是的。时间系的神性实体已经可以翻看历史的时间记录,重现当年部分的情景。而知识就是力量,异常的历史就是神秘的源泉,如果可以从西王母与周穆王口中稍微探听得一言半语,仅是吉光片羽的描述亦是无价的珍宝。

[记录结束]


后记:申请经委员会投票通过,探勘记录被添加至描述。


附录2223-2:天命在异常世界观下的存在方式[节选]

天命在常态世界观内,不过是社会科学类的宗教问题,并非举足轻重的。然如若将天命放在异常的世界观下思考。这授予君王景命,让无数代帝王敬仰的,无疑是怎么重视亦不为过的。

商朝到周朝的更迭中,“天命”自然同样受到了新朝雅政的更改。先前的商朝认定“天命”是自有即有5,恒久无易。祭祀先祖,血祭与人殉反而可以取得先祖的保佑,认定自己为“天之元子”。史记记载,商帝武乙6制作木偶人,称之为天神,与之赌博,在胜利后侮辱天神。7使用皮革作包裹,盛血,仰首射击,称其为:“射天”。8因此,武乙帝在黄河与渭河之间打猎,雷霆突然将武乙劈死。9在常态世界观中,可能这会被学者认定为武乙与宗教方面的斗争。而如果放在异常世界观下考虑,显然的,制作木偶人,称之为天神。这样的行为难以被否认为天理降临的仪式,而如果木偶人成为天道神降的载体,那么羞辱天,射天的行为,自然也可以深入一层的思考。而最终被暴雷震死,自然也可以被称之为可圈可点。武乙作为殷商的帝王,至高神性位阶的存在,却被“天”以暴雷击杀。为什么呢,武乙违背了天的旨意,没有按照天命行使权力么?

有夏服天命,惟有历年,有殷受天命,惟有历年。惟不敬厥德,乃早坠厥命10。天命玄鸟,降而生商11。这两代都是谨慎的侍奉上天,承接天命。对上营造统摄万神的人格天:天帝,对下营造统括一切的奴隶主:帝王。所周知的,三代之王均以当代维系万物的法规中获得力量,以天之元子12的身份驾驭力量,此法足以使得祂们得到至高神性级的力量与权威。其的位格与所代表的规则亦是直接象征着无穷的意义的。然而却被天命而颠覆,其背后的原因,不可以不被认为是需要深究的。

显然的,周朝对天命的看法与殷商不同。皇天无亲,惟德是辅13 ,周朝的统治者认为,天命是会改变的,惟命不于常14。统治者需要尽心修德,应该以德治理民众,从而得到上天的嘉命15。形上天在此段时间逐渐更替,代替殷商所认定的人格天。在东周初期,就曹刿论战时认为庄公需要认真的处理事务,方可以一战,而对神灵的祭祀则并无大用16

穆王西游是异常历史上未解明的重要问题,涉及到至高神性的历史常常会彻底的被逆模因消洱。请看周穆王之父,周昭王。周昭王在南征时,死在长江,丧失周朝最精锐的宗周六师17,被认定为“王道微缺”18。而周穆王就是在此背景下,重建宗周六师,七萃之士19,重新巡狩以威慑因昭王之死而动作的诸侯与四夷,平定南方的徐偃王之乱20。《穆天子传》记载:河伯号之:「帝曰:『穆滿,女当永致用時事!』」21,在异常世界观下看待,不难看出这是天帝允许、允诺周穆王永远的统治。而之所以天帝如此允诺周穆王,必然事出有因,惜此段历史尚未探明。而周穆王在与西王母的宴饮上,亦明确提到双方身份:嘉命不迁,我惟帝女;世民之子,惟天之望22。周穆王是天之长子,而西王母是天帝女,他们在瑶池宴饮,商约在三年后继续汇合。对于周穆王为何违约,而不在违约后重来西土,亦为未解明的重要问题,在此不再赘述。

以周穆王为代表的一批周王,均是恭谨的执行上天的命令[如使用龟卜承接上天的旨意],天命在可以改变后,对周王的约束力更加提升。西王母需要世代居住在西土。这同样证明天命对帝子帝女的约束力的存在。而此种约束力的存在母庸质疑,而约束力的强度则确实可以一论。约束力是将周穆王作为上天操纵的木偶人么?亦或是有局部的自由?


附录2223-3:项目研究组组长的笔记

周穆王西巡自成周23始,北征于犬戎。复西征,至于䣙人,在这里,他祭祀河神,河伯带来天帝的言语,要求周穆王:至于昆仑之丘,以观舂山之宝24。周穆王于是向西边继续行走25,直到西王母之邦。周穆王请西王母在瑶池之上宴饮26,西王母为周穆王清唱,希望周穆王在三年之后再重新抵达瑶池27。周穆王同意西王母的请求,允诺自己治理中原民众,使他们乐均28后重返西土。西王母又为其歌唱29。其后,周穆王即东征,抵达南郑30,平生再未复抵西土。这是由中华异学会编写的常态界历史,对异常正史的删改版,可信度高且据研究参考价值。可能是了解真相者,将真相的拼图碎成数块,其中可能这里就有一块。而其他的,再找到一块。剩下的都丧失了。

经对昆仑山的探索汇报后,由史学部委员会签发的文件显示昆仑山在周穆王到汉武帝期陷入漫长的“空白期”,存在的意义被抹消,逆模因覆盖这西方的原野,如同被割裂的意义之岛,在虚无的侵蚀下缓缓由璀璨的画卷被涂抹为惨白。专业的研究报告显示,抹消意义而覆盖惨淡的虚无的能量分析,最接近者为相啸魔,重合度97%。根据理论与推断,在当时中国概念所辐射的最西部,昆仑山的崩毁是由于中国意义的衰退。昭王之时,王道微缺,这带来的影响是否就是昆仑地带的毁灭。而西王母与周穆王到底又密谋些什么。为什么上天允诺周穆王永久的统治,为什么西王母希冀周穆王在三年后重返,为什么周穆王再未重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