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232

SCP-CN-2232

评分: +14+x
IMG_20220629_112826.jpg

SCP-CN-2232

项目编号:SCP-CN-2232

项目等级: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彻底销毁SCP-CN-2232的残余物,并对其进行生物灭活处理。视情况对事故2232-B的目击平民进行记忆编辑,在当地各媒体发布掩盖消息。指派一组奇术学研究人员对事故2232-B现场发现的施术痕迹进行分析。

描述:SCP-CN-2232为一辆双开门黄色家用轿车,无改装记录,生产日期与生产厂商不详。

2012年,SCP-CN-2232由警方收缴,随后于斯图加特当地法院公开拍卖,由时年21岁的William·Schulz拍得。随后,Schulz与其男友Mayer驾乘该项目出行。摄像头显示,7月25日早8点左右,两人驾驶SCP-CN-2232从波特朗出发,向西南行驶,在城西区边缘离开监控视野。Schulz的父母于当晚报警,称Schulz未归家。两日后,SCP-CN-2232在斯图加特野生动物园内被发现,发现地距两人最后出现的地点15公里,距最近的公路1.2公里。车辆外表无碰撞痕迹,周围无事故迹象。Schulz与Mayer二人确认失踪。

在SCP-CN-2232副驾驶座位上回收一台手持摄像机,经辨认,确信为Schulz所有物,其中存有一段视频影像。检查过影像内容后,基金会派出Dr.Müller带领小组前往收容。

根据当地法院记录,SCP-CN-2232在最后一次拍出前,有至少三任车主遭遇失踪或意外死亡。由于相关资料极少,且该项目已被完全无效化(见事故记录2232-B),对其异常性质的具体细节及来源的研究已被迫停止。

附录2232-A

摄像记录2232-A

来自William·Schulz遗留在SCP-CN-2232副驾驶座位上的一台小型手持摄像机,画面未经处理。


录像开始,画面里是不断移动的行道树,时间是白天,公路上偶见来往车辆,可推断拍摄者此时正坐在SCP-CN-2232中。一个年轻男性进入镜头,经辨认,该男性为Schulz的男友Mayer。他手握方向盘,对镜头笑了笑。

Schulz:哈喽,几天后的我们,或者几年后的我们,你们还好吗?不知道你们在哪里看这个视频,奥地利还是法国?[大笑]我也不知道,不过希望你们还过得去!

Mayer:至少多赚点钱……换辆新车吧。

Schulz:我还挺喜欢它的,不好开吗?

Mayer:没,你也知道,呃……之前有那么多车主失踪过什么的。

Schulz:他们又不是开着这辆车失踪的。

镜头被转了过来,摄像机似乎被放到了副驾驶储物箱的上方,对着车里的两人。Schulz开始吃一袋薯片,他的脸上有几处淤青。他放松地瘫坐在座位上,一些薯片碎屑掉到了车里。

Mayer:别掉得满车都是。

Schulz:你这不是挺爱护这辆车的。

Mayer:[叹气]因为这是你的钱买的。

Schulz:是我爸的钱。

Mayer:他没发现?

Schulz:他现在可能发现了,我不知道,但我们已经走了,再也不回去了。

Mayer:他可能在你家里大发脾气。

Schulz:他可能在厨房里把所有能摔碎的玩意摔个精光,然后提着刀把我卧室砍个稀巴烂,他总是特别擅长这种事。[轻笑]哦,等晚上他们发现我没回去,一定会报警,让警察来听他们倒垃圾。

Mayer:但我们已经走了,你再也不用回去了,对不?

Mayer伸出一只手放在男友的肩膀上。

Schulz:我早就想好了,我们从这条路走的话,[指指窗外]一路上都不会有摄像头,我们可以一直开到盖林根或者莱昂贝格——

Mayer:放松点,警察不会逼你回家去的。你都21岁了。

Schluz:是啊,我当然可以跟我的男友,开着一辆贼酷的鬼车,或者被什么诅咒缠上的车[大笑],一直跑到我们想去的任何地方,对吧?

Mayer:当然,我们想去哪就去哪。

Schulz:我想干嘛就干嘛,因为这是他妈的我自己的人生!

Mayer:以后你一定要养成拍视频的习惯,你要把你的新生活全都记录下来。

Schulz大笑,Mayer笑眯眯地看着镜头,做了个鬼脸。

Mayer:摄像机前的观众朋友们,敬这两个小伙子的新生活一杯吧。

Schulz乐不可支,此时一整袋薯片从他身上翻倒,掉出了画面。

Mayer:哇,你玩挺大。

Schulz:啊,操,这下真的敬了这辆车一杯。

Mayer:什么声音?

Schulz:等到了加油站再清理吧。

Mayer:不是,车里是不是进了虫子?

Schulz:啥,噢,有只大苍蝇。

镜头移动,似乎是Schulz将摄像机重新拿到了手里,可见一只苍蝇在车中不停乱窜,然后不断撞击驾驶员一侧的车窗,发出巨大的嗡嗡声。

Mayer:别拍了,快帮我把它打死。

Schulz:它在你那边!我够不到。

Mayer:[扭头瞥了一眼]啊,讨厌的玩意。

Mayer按动车窗控制钮,试图降下车窗,但车窗没有反应。

Mayer:操,这破车,我们该在买它之前检查一下的。

Schulz:可法院说它没有故障啊。

Schulz试图降下自己一侧的车窗,但同样失败了。Mayer开始焦躁地捶打控制钮。

Mayer:这家伙烦死我了,叫得我头疼。这大苍蝇到底从哪飞进来的?

苍蝇一边发出大声的嗡鸣,一边不停撞击车窗玻璃,发出啪啪的声音。

Mayer:给我个趁手的家伙。

Schulz递给Mayer一本杂志。Mayer用其将苍蝇拍死在了车窗上。

Mayer:搞定。

苍蝇的残骸落到了窗玻璃的缝隙中,一些白点开始从中蠕动出来。

Schulz:噢天,那是蛆吗?

Mayer:[皱眉]这是什么玩意。

大量蛆虫开始在窗玻璃上爬行。

Schulz:呕。

更多的嗡嗡声在车内响起,镜头在车内大幅度摆动了一圈,可见此时所有车窗都是紧闭的。

Mayer:[大喊]这是怎么个操蛋回事?

十几只只苍蝇聚集在车辆前部,它们在空中乱窜,不断撞向玻璃、镜头和Mayer的脸。Mayer奋力将车子停在路边,两人试图开门下车,但车门毫无反应,原因不明。

Schulz:哪里来的苍蝇!

Mayer:把你那摄像机放下,我们一块把它们打死!

Schulz:我们得赶紧出去!

Mayer:这操蛋车门打不开!

摄像机被放到了车子仪表盘上方,镜头里二人在使用各种物品击打苍蝇。有的苍蝇被直接拍扁在车玻璃上,有的在半空中被击落,掉到了Schulz身上。

Schulz:啊!它们的肚子里都有蛆!

Mayer:今晚我们得好好洗个澡。

Schulz:太恶心了,啊……[痛苦地呻吟]那些玩意在我衣服上爬!爬得飞快!

Mayer:把衣服脱下来丢出去!

Schulz:还是打不开车门和车窗啊!

Mayer在试着重新发动SCP-CN-2232,但车子毫无反应,他咒骂着不停尝试。

Schulz:我们得赶紧找个修理厂把我们从这堆活蛆里救出去,太恶心了。

Mayer:我们完蛋了,这辆破烂抛锚了。

Schulz:那怎么办,你会修吗?

Mayer:我下不了车怎么修?!

此时,震耳欲聋的嗡鸣声在车内突然响起,指甲盖大小的苍蝇从车座底下,各种缝隙中狂涌出来,它们在车内横冲直撞。两人大声惊叫,超过五十只苍蝇迅速开始向他们的脸冲去,不停撞击他们的口鼻和眼睛。

Mayer:[捂住嘴巴和鼻孔并大叫]把车窗打碎!!

Schulz试图徒手将车窗击碎,但同时有数只苍蝇钻进了他的鼻孔,他痛苦地捏住鼻子,有一团白色的东西扭动着掉了出来。他不受控制地开始张嘴呼吸,Mayer立刻把男友的嘴巴捂住,但已经有十几只苍蝇钻进了他的喉咙,Schulz不停地咳嗽,他的脸色开始涨红发紫,眼珠上翻。

Mayer:不!!不不不!!啊啊!!

画面翻转,Mayer似乎拿起了摄像机开始猛砸车窗,透过他手指的缝隙,可以看到他双眼紧闭,苍蝇依然在不断撞击他的面部。Schulz躺在座位上,面色黑紫,一动不动,白色的蛆虫和黑色的苍蝇和血液一起,从他被撑大的鼻孔里不断冒出来。

Mayer发出难以理解的含糊叫喊声。

一些苍蝇扑向他的双耳,并飞速地钻进耳道,Mayer尖叫一声,全身开始剧烈地颤抖,手本能地从口鼻处移开捂住耳朵。摄像机从他手中掉落,似乎卡在了座位与车门的夹角处。Mayer的身体不断抽搐挺动,他发狂地用头部撞击前挡风玻璃,苍蝇在他脖颈上快速爬动,潮水般涌进他头部的所有孔洞,血液从他的耳孔和鼻腔中流出。约二十秒后,他瘫倒下来,摔出了画面。

随后的一分钟里,嗡嗡声不断减弱直至完全消失,画面里也不再出现苍蝇,窗外的公路上依然车来车往。

视频结束前的二十秒,驾驶位的方向传来一阵布料撕裂声,随后一团鲜红色的生物组织从画面前经过,来源不明。SCP-CN-2232被未知外力重新发动,驶上车道,开始沿道路方向平稳前进。尔后摄像机由于未知原因关闭,记录结束。


附录2232-B

事故2232-B报告摘录


2012年8月2日,受基金会指派,助理研究员Dr.Müller带领一两人小组前往斯图加特回收SCP-CN-2232。该小组将SCP-CN-2232置于一低危险等级异常转运卡车中,并驾驶该卡车前往收容站点。

斯图加特郊外,设置在一处铁路闸口的摄像头拍摄到:当日下午3点20分,该转运卡车以高速冲向闸口,撞毁闸杆并与驶来的一列货运火车相撞。Dr.Müller及其组员以及一名火车车组人员当场死亡。

SCP-CN-2232在撞击与碾压中被完全摧毁,车辆外架扭曲变形,多处结构断裂。但在事故发生后五分钟内,有数个不明红色物体从该车各处空腔中爬出,性质类似除去皮肤的动物血肉与毛发的混合物。此种物体体积较小,爬行速度极快,依然保留着车辆各内腔的轮廓。在基金会紧急处理小组到达前,有数名平民目击了该不明物体。

随后基金会试图对该种不明物体实施收容,但所有对象均在24小时内失去生物活性,随后被销毁处理。

经过现场勘察,在转运卡车的车厢内和SCP-CN-2232表面发现了临时绘制的奇术驱动阵列。经鉴定和推测,此阵列一般用于“恶魔”或“魔鬼”类实体的驱逐与摧毁,且已被发动过至少一次。

由于有关人员口供和物证的缺失,对SCP-CN-2232和该奇术阵列的研究趋于停滞,将于近期启动对Dr.Müller及其组员人事履历的重点调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