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239

评分: +17+x

项目编号:SCP-CN-2239 4/CN-2239级
项目等级:Ticonderoga 机密
sun

“光点”13-0。

特殊收容措施:对于SCP-CN-2239目前无法收容,也无需进行收容。目前由异光学部联合超天文学部带领座落于我国贵州省的CN-1014观测站对可观宇宙内的“光点”进行光学-天文学研究,并由长程观测特遣队STF-Lumin-0“佛光”及太空望远镜进行实时监测并绘制变化图组。外维异常部亦在利用异空间透镜观测多元宇宙范围内SCP-CN-2239的状况。对于项目的文本资料应随时保护锁定并仅准许4级及以上权限/CN-2239权限人员访问。

描述: SCP-CN-2239为对多元宇宙范围内数个自然光源的统称,在光照效果上趋近于假想中的点光源,此类个体亦被简称为“光点”。目前推测确信“光点”产生了泛多元空间内85.31±0.4%的可见光,且正在持续增大宇宙内的平均光强及照度。根据异光学部与多维事务部的研究,SCP-CN-2239的增亮效应与在多元宇宙体系下不断增长的宇宙数量相互作用,使多元宇宙体系下各宇宙照度保持均一水平。

确信SCP-CN-2239在广域内呈点阵状规则排布,个体的教量、间距皆不固定,因此无法准确分析个体在每个宇宙中的平均数量,然而目前已发现个体的运动带有某种规律性。

SCP-CN-2239通常表现在可观宇宙内主星序恒星内部,推测将“光点”移除后会导致一个/多个恒星削弱/失去星光。确认项目亦可以存在于非主序星中。对于“光点”通常以X-Y(X表示点阵序数,Y表示光点序数)形式进行标记。

已确认太阳系主恒星为“光点”13-0。

历史:2015年8月,入驻位于智利帕瑞纳天文台的的基金会研究员以甚大望远镜(VLT)观测到8██光年外的红巨星██的异常规律性光度变化,在此之前此种广泛存在的变化已被外界观测到,但被误认为正常天文现象而未引发广泛关注。直至██尤为显著的性质被观测到后,项目被基金会确定为异常。基金会立即对该发现进行掩盖并对外部少数知情人员进行定点记忆删除。


附录-CN-2239-1:

来自项目研究员的笔记


抬头仰望星空吧。

你看到了什么?

你看到繁星闪烁。在无云之天。它们如此静谧地高挂着,在万亿光年外散发着自己的丝微光明。寂黑的宇宙被这些小点照得透亮,我们得以洞见广袤中长存的光彩。神”把电磁波刻进宇宙的基律,而勤恳的群星将可见的它们与不可见的它们送至宇宙的角落。

常常在下班后到观测站外凭渺小的双眼观那繁星。当我看到天上那些星依然闪耀时,我似乎就放下了心,我便知晓了在那长夜的广天上,有光。我并不害怕黑暗,因为我们在黑暗中身处太久——然而我仍渴望,喜爱见那渺小的微光,那会给我带来无上的愉悦。

可你知道的,光点告诉我们,繁星本比我们所见的要晦暗。我们并不熟识这样一个个塞在星中的明灯自何时诞生,以何法产生,甚至令我怀疑这是否,或为何是一个异常。或许所谓的常态,异常,并非如我们所想的重要。然而身处这寰宇中,我们又何如?宇宙大有异处。在这等庞大前,我们无计可施。这样在远方给我们带来光亮的异常,也勿要对其有技所施。

你看到万盏明灯。它们在每一片空间里多得不可数,庞大到非我们之力所能及。就这样宁静地存在着,似乎自伊始起,其责所在便是添一份星辉。从原初到往后无限远的时间,我不知道它们还是否能照亮我们至最后。我不知道。

你在害怕。

不,我在害怕。我惧怕有朝一日,清晨的一第一抹晨曦未能如期而至;惧怕我们在柔和的光中蒙蔽了太久,而当它们燃尽时我们再也无法生存在阳光下。我惧怕我们为某位点灯的“神”所弃,令我们失却了我们本不应得的光明。

不,不会,绝不会。总会有光。我们带着希望的火种生存了太久,自亘古以来,我想我们身为人的心力也足够恢弘美丽。哪怕我们的心声无人在听。我想在机遇飞逝又新生的夜幕里,我们还可以洞见星空中的一点秘密。一点藏在宇宙之中的希望之火,让它恒久炽燃。而有希望,便有光。

我们走后,繁星依然闪耀。

后记:在发现该笔记后,该研究员出现中度精神失调,事后被送往治疗。目前并未确信项目带有精神影响性质。


附录-CN-2239-2:

对于项目负责人Dr.███的访谈


时间:2015年9月12日
地点:异常光学研究所,Dr.███办公室


好了,即然你来到这里,那么你肯定是想从我这里了解一些事的。我可以告诉一些事。一些不平凡的发现。

“光点”无疑是长久以来我们最伟大的发现之一。我们知晓了几手所有的天体的大部分光都来自于遍在的同一种存在。它们代表着无尽而未知的能量源泉,而这,是我们的现代天文观测中从未,或极少观测到的东西。我们以各种量来对这些星光进行理性的探知,光度、照度、视星等,绝对星等、通量……还有太多太多。而当带着这些我们创造的理论去仰望星空时,我们似乎遗漏了什么。

我们本以为那是表现在某些天体上的异常能量构造体,可我们发现其无影无形,如直接刻在了物理法则中一般。通过批量的光谱分析与异光学测试,我们才发现我们所的恒星本不应发出这等光亮。而它们的数量如此之多。

负责多元事务的那些人对外部多元时空进行了了广域探索,我们发现在泛多元空间内“光点”普遍存在。包括那些物理定律高度相斥的宇宙,依然可见“光点”的踪影。虽然这会给我们现存的天体构造模型及宇宙论造成重大冲击,但我更好奇于从古至今,我们为何未能觉察到“光点”的存在。

不,并非我们视野不及。我们已经看得太多太远,这样一个近在眼前的存在不应为我们所忽略。是“光点”在避开我们。宇宙不想让我们觉察到“光点”,令其得以在我们理性的研究发现中逃脱,直到一颗星星露出了马脚我们才得以注意。可这又为何?天体没有思想,那它们又有何究因令我们无法窥探真相?

繁星从未失去思想。“光点”即是它们的内心所在,让它们一致决出对生灵最好的表现形式,而后从其内在散发出最明亮的光辉。我想这是之前其它研究部的学者提出的“外部思想整体”理论的一种体现,也许我们这等维持常态者从未孤军奋战。它们知道我们永无法以科学技术发现宇宙的一切,所以它们选择了隐藏那自己体内的一点真相,让文明得以理智的长久存活,不会因有朝一日的发现打破了他们的整体理论而溃散。

这些仅是我的个人猜想,但我想,我们已经离真相不遥远了。我不知道我们的发现公之于众会产生何等强烈的影响,因此秘密仍需守护。我知道这很荒谬,而对宇宙的探索从不应局限于科学。

也许有时被蒙蔽亦非坏事。至少能让我们在有限的机遇中构想出无限可能。我甚至都怀疑古人所述的“神”是否真正存在否曾经存在,而我们身为被蒙蔽者对其满怀想象。而想象的境地不断提升,终将助我们创造出更多的可能。也许充满幻想的古代文明早已将之觉察?

你想知道我们会怎样做?不,我不知道我们会怎样做。抑或什么也不做。我不认为对于“光点”我们能做什么,我也不认为我们需要对其做什么。只需静静地把它守护到最后。

这些构想也许不会令你信服。大多数人也不会。我们被蒙蔽许久,我不知对于“光点”我们到底还有多少未知的部分。还需静待下一步发现。

到以后,待到我们揭开繁星之天上的更多秘密时,我想无论是何种神明或奇迹,我们离星辰都将不再遥远。

异光学部
布镜,折光,明象


[2018.4.29]修定描述:2018/4/9在古███城艾勒萨占星台旧址处地下约39米处出现一石制密室2,对其的亥维赛-帕特里克计数器测定结果为11.44,推测其由约2██前设下的特制奇术秘咒隐藏,但现今由于不明原因失效。考察人员从其中出土了三套成组分开的石板,均雕有含有未知的碑文,推测为数个石碑的残片。其内容大体为一异常性崇星教团对未知神性个体及地外天体的宗教性记载,确信与项目具有一定关联性。见附录-CN-2239-3。


附录-CN-2239-3: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