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250
评分: +60+x

允許存取,歡迎,資深收容專家Scarlet博士。
現載入2015年11月25日的SCP-CN-2250迭代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cn-2250
等级等級5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keter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ekhi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危急

特殊收容措施:由於SCP-CN-2250無法被直接收容,基金會現時的方針以抑制SCP-CN-2250-1並回收SCP-CN-2250-2為主。

網絡爬蟲以及情報部門應密切留意任何涉及「戴面具人士」的襲擊及打鬥事件,並派遣當地的收容部隊或機動特遣隊制伏及回收SCP-CN-2250-2,MTF-癸未-10「大修卡」的成員將會為針對SCP-CN-2250-1的行動提供建議及支援。被奪去SCP-CN-2250-2的SCP-CN-2250-1個體在絕大多數情況下都會失去威脅能力,視情況可以對其施以記憶刪除後釋放。

被回收的SCP-CN-2250-2應以防爆防震容器安置,並存放於臨近站點,按照高價值異常物品標準處理,所有已回收SCP-CN-2250-2的存放位置應集中歸檔,僅限3/CN2250以上權限人士取閱。

因應事故CN-2250/1,基金會將於各站點採取以下措施以應對來自SCP-CN-2250-1的滲透及襲擊:

  • 在監視系統上加裝自動標記體溫等於或高於38.1攝氏度人士的感溫系統
  • 在重要場所加裝需使用兩種或以上的生物特徵解鎖的電子鎖
  • 在進行搜身時加入卸除面具、搓揉臉頰的步驟
  • 禁止所有在站點內配戴面罩、面具的活動,在必需的情況下,所需道具必須由站點當場派發使用

描述:SCP-CN-2250是一種已知在全球多個地點出現過目擊記錄的異常現象。受影響的對象(SCP-CN-2250-1)不論過往的經歷如何,都會得到超出常人水平的身體能力、並掌握相應的知識及戰鬥技巧,在部份案例中甚至有對象獲得異常特性、現實扭曲能力、或施展奇術的能力。目前尚未知道SCP-CN-2250現象發生的具體規律和徵兆。一般而言,一名佩戴SCP-CN-2250-2的SCP-CN-2250-1的體溫會稍高於常人,達38.1攝氏度,是除了個體能力以外極少數能分辨出SCP-CN-2250-1的方式。

所有被轉化成SCP-CN-2250-1的對象都擁有一副被標記為SCP-CN-2250-2的面具。SCP-CN-2250-2的材質不一,形狀不一,甚至有以人皮製成,模仿其他個體外貌的SCP-CN-2250-2存在,沒有被SCP-CN-2250-1持有時跟普通的面具無異。但當被對應的SCP-CN-2250-1戴上時,就會使對象獲得上述的異常特性;相反,當SCP-CN-2250-2被破壞、或被帶離SCP-CN-2250-1身邊超過500米時,SCP-CN-2250對SCP-CN-2250-1的影響將會消失,其SCP-CN-2250-2亦將變成一副無任何異常特性的面具。

當SCP-CN-2250-2被SCP-CN-2250-1佩戴時表現出難以被破壞的特性,除非受到高強度的打擊或設法強行將項目從SCP-CN-2250-1面部取下時才可能對項目造成破壞;己知情報顯示,對SCP-CN-2250-1的意志造成足夠大的打擊時亦能大幅削弱SCP-CN-2250-2的強度。SCP-CN-2250-2似乎跟SCP-CN-2250-1的精神狀態相關,當SCP-CN-2250-2被破壞時,對應的SCP-CN-2250-1亦會陷入腦死亡狀態,因此SCP-CN-2250-2亦是SCP-CN-2250-1最大的弱點。

當SCP-CN-2250-1佩戴SCP-CN-2250-2時,對象的性格亦會出現一定的變化;一般而言,佩戴-2的SCP-CN-2250-1會傾向以-2帶來的力量解決問題,同時其心中對於守護或破壞的欲望會被放大,這使得SCP-CN-2250-1通常會以「蒙面的英雄/魔頭」的形象現身並使用自己的力量,基金會已觀察到多宗不同陣營的SCP-CN-2250-1們互相攻擊的個案。除此以外,SCP-CN-2250-1會偏向製作一套能代表自己的服裝作為它佩戴SCP-CN-2250-2行動時的制服。

自2015年7月後發現的SCP-CN-2250-1普遍不再遵守以上行為特性,一般而言在作出破壞行為前會模仿SCP-CN-2250-2所代表的人物形象生活,並在可能的情況下設法殺死其模仿對象。佩戴SCP-CN-2250-2的SCP-CN-2250-1在體型、行為、聲音、談吐等與被模仿者極為相似,但在指紋、聲紋等部份生理及基因特徵無法達到完全模仿。

第一名SCP-CN-2250-1個體於1971年被發現,但基金會已在世界各地的歷史文獻中發現超過200次疑似或己確認SCP-CN-2250現象,最早的一次SCP-CN-2250發生於公元前2600年。

事故報告CN-2250/1:
於2015年7月14日,Site-CN-21的主管之一,Darklight博士遭到其助理秘書Nautilus刺殺。隨後Nautilus釋放所在分站點,Site-CN-21-██中超過五成的SCP項目,造成大範模收容失效。

在站點的安保部隊試圖壓制收容失效時,約四十名安保部隊成員突然朝其他隊員開火,使站點安保部隊承受重大傷亡,隨後和Nautilus會合,奪取了Site-CN-21-██的控制權,並切斷對外通訊。

在Site-CN-21-██附近執行外勤任務的MTF-癸未-20"時劫者"接收到來自站點的緊急求救信號,迅速前往站點鎮壓叛變部隊,成功擊斃所有叛變的安保部隊,以及兩名突然叛變並試圖刺殺隊長的特遣隊成員,並俘虜了叛變的助理秘書Nautilus。值得注意的是,Nautilus和其他叛變部隊在戰鬥中皆表現出超出常人水平的抗擊打能力、力量、反應和速度。

Nautilus在被審訊前以氰化物自殺身亡,並承認其混沌分裂者的身份。審訊人員在其臉上取下一張人皮面具,並發現其真實身份為前基金會研究員賀萬強博士;從其他叛變的人員屍體上亦發現被配戴著的人皮製面具,推斷為SCP-CN-2250的變種。

事件使Site-CN-21-██毀壞超過六成,超過七成的SCP脫離收容狀態需要重新收容。只有五人在事件中倖存,其中Darklight博士因為失血過多而陷入深度昏迷狀態,被移送至其他站點休養。

事件過後基金會位於全球各地的多個站點陸續遭到SCP-CN-2250-1滲透及襲擊,大多配戴人皮製成的SCP-CN-2250-2,目標多為針對基金會重要設施及人員。推測混沌分裂者已掌握量產SCP-CN-2250-1、或改變SCP-CN-2250-2形態的技術,並將之應用於針對基金會的滲透及襲擊當中。項目等級己更新為Keter,收容措施更新。

附錄2:於事故CN-2250/1後記錄,SCP-CN-2250-1個體記錄節錄

SCP-CN-2250-1-187
發現時間:2015年7月14日
發現地點:Site-CN-21-██

SCP-CN-2250-1的身份:前基金會研究員,混沌分裂者特工賀萬強
SCP-CN-2250-2的特徵:以人皮製成,形狀與Darklight的助理秘書Nautilus一致的面具
SCP-CN-2250-2的狀況:已回收,被保存於Site-CN-21-04的高價儲存區中。

備註:賀萬強,曾隸屬Site-CN-21-██,於2013年4月因私下向當地混沌分裂者組織販賣異常製品而被下令停職待查,在命令執行前一日逃離Site-CN-21-██,不知所蹤。

於發現時間當日配戴SCP-CN-2250-2刺殺前往Site-CN-21-██視察的Darklight博士,並煽動多名站點安保部隊人員發動叛變,一度佔領Site-CN-21-██。被鎮壓後服毒自殺。

從其他叛變成員1的頭部取下的面具皆以人皮製成,其形狀與Site-CN-21-██於2014年6月所招募的第42期安保部隊成員一致。推測為由混沌分裂者所指派的特工。

助理秘書Nautilus的遺體於7月15日被發現,被發現時已死亡約三天,頭部被嚴重毀壞。

SCP-CN-2250-1-246
發現時間:2015年9月1日
發現地點:[機密]

SCP-CN-2250-1的身份:前機動特遣隊MTF-Alpha-1"紅右手"成員,代號A124
SCP-CN-2250-2的特徵:機動特遣隊制式防毒面具。
SCP-CN-2250-2的狀況:已毀壞,殘餘物已收集並銷毀。

備註:A124於2013年4月被編入MTF-Alpha-1,在基金會忠誠度測試方面從未出現異常。未知對象何時被轉化為SCP-CN-2250-1,以及產生針對O5-9的敵意。

對象於發現時間以未知方式2攜帶奇術炸彈,並在貼身護送O5-9時將之引爆,當場死亡。現場除了以[機密]避過爆炸的O5-9以外無人生還。應變部隊迅速確保了O5-9的安全。

對象遺體被發現時沒有外傷,並保有生命體征,但腦電波信號完全消失,處於腦死亡狀態;其配戴的防毒面具被爆炸的衝擊炸成碎片,符合SCP-CN-2250-1的特徵。

SCP-CN-2250-1-260
發現時間:2015年10月4日
發現地點:中國山東省青島市

SCP-CN-2250-1的身份:基金會外勤特工蔣世龍
SCP-CN-2250-2的特徵:以人皮製成,形狀與香港演員███一致的面具
SCP-CN-2250-2的狀況:已回收,被保存於Site-CN-21-08的高價儲存區中。

備註:對象於於2013年被除名並叛變到混沌分裂者位於中國山東的一個分支組織,作為臥底特工為基金會提供相關動向及情報,對於自己獲得SCP-CN-2250-2的時間和方式並無印象。

對象被發現於一次由Site-CN-21-08發起的反擊行動,該行動的目的為對混沌分裂者對站點發起的一次未遂SCP-CN-2250-13襲擊作出反擊。

當基金會人員通過對象提供的位置情報抵達該組織的據點時,發現其成員已經分成三派互相攻擊,使基金會作戰人員能輕易俘虜據點內大部分成員,過程中沒有出現作戰人員死傷。

該組織的領導人的屍體與對象一同被發現,死因為頭部槍傷。對象在基金會人員面前撕下一張人皮製面具,表現出SCP-CN-2250-1的特徵。

據俘虜口供,對象於三個月前突然以SCP-CN-2250-2的形象出現,單憑口才和演技就取得組織領導人的信任,並在組織內部的幾個派系之間製造不信任。從多名俘虜的口供和對象自己的供詞推斷,於最近三個月內發生,共五次的組織內部火併,全部由對象所煽動所引起。

值得注意的是,對象聲稱戴上SCP-CN-2250-2滲透破壞混沌分裂者分支組織的命令來自Site-CN-21-08,但基金會從未下達過任何利用SCP-CN-2250的特性執行特殊任務的命令。而對象亦表示山東地區的混沌分裂者對SCP-CN-2250-1-259的存在一無所知,並將其對基金會站點的未遂襲擊當作基金會本身的反滲透演習看待。

事後對象接受記憶修改,並作為一名完成臥底任務的特工重歸基金會,其SCP-CN-2250-2按照收容措施回收保存。

其SCP-CN-2250-2的形象來源,演員███仍於香港進行演藝工作,從未遭遇過襲擊,亦未發現他與超常世界有任何聯繫。

SCP-CN-2250-1-272
發現時間:2015年10月8日
發現地點:美國加州舊金山市

SCP-CN-2250-1的身份:馬可斯.沃特,無職遊民
SCP-CN-2250-2的特徵:以皮革製成的面罩,在眼部位置加裝了能顯示表情的LED屏幕。
SCP-CN-2250-2的狀況:未回收,被存放於舊金山警察局的證物庫內。

備註:此個案詳情透過與聯邦特事處進行的情報交易得來,據基金會資料庫顯示,對象與相關組織"反大麻玩家"的成員有過密切聯繫,可被視為該組織的外圍成員。

於2015年7月20日,舊金山市市郊的一個倉庫發生猛烈爆炸,警方到場時救出並拘捕頭戴面具的對象,並於現場搜證時遭遇小規模的空間扭曲,導致一名警員死亡。事件導致特事處迅速介入並接手調查,並在爆炸現場發現多台引擎被明顯改裝的貨車殘骸,並無發現其他人員存在。

對象接受訊問時反應激動,聲稱要「作點大事」來噁心Wondertainment博士,並拒絕脫下面具。過程中對象不慎掙脫面具,此後迅速表現出恐慌以及對自己所作所為的悔恨。對象對於面具的來歷表示毫無印象。

對象被特事處以縱火及蓄意破壞罪名起訴,現於監獄服刑。

SCP-CN-2250-1-311
發現時間:2015年11月25日
發現地點:Site-CN-71

SCP-CN-2250-1的身份:駐站特遣隊教官Frenda Ravenholdt
SCP-CN-2250-2的特徵:以人皮製成,形狀與SCP-CN-2250-1本人一致的面具。
SCP-CN-2250-2的狀況:未回收,被允許由SCP-CN-2250-1繼續配戴。

備註:對象為機動特遣隊Tau-15"王冠明珠"的前指揮官,因體能衰退而轉任為Site-CN-71的特遣隊教官。未知對象何時被轉化為SCP-CN-2250-1。

對象於發現時間進入Site-CN-71主持日常訓練工作,在通過安保程序時出現體溫異常的情況,臉部皮膚被安保人員直接揭下,曝露出皮膚下的肌肉和血管。對象隨即尖叫並試圖逃走,被在場人員及時制伏,經應急處理及鎮痛後接受訊問。

對象自稱不列坦共和國5陸軍退役少校芙蘭達·拉文霍德,於4155年6退役並於香江群島7經營香水生意至今。對象自稱在前往店舖開業的路上突然被轉移至此,對於在特遣隊服役的經歷以至基金會本身全無印象。

對象要求基金會將之釋放,而在訊問人員為對象戴上SCP-CN-2250-2之後,對象恢復原狀。對象聲稱在SCP-CN-2250-2被揭下期間,她個人的意識被依附在一名正前往店鋪的商人身上,該商人身處於一條城市街道上,其建築風格與右相位中的香江群島相似。

在進行必要的檢查後,對象被釋放,由於解除其SCP-CN-2250-2的行為會使她的人格被替換身為商人的自己,被允許繼續配戴SCP-CN-2250-2執行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在後續檢查中,佩戴SCP-CN-2250-2的對象其身體能力與戴上SCP-CN-2250-2前並無顯著分別,相反在揭下SCP-CN-2250-2後,對象展現出極靈敏的嗅覺,自稱是做生意時練習得來,基金會已向對象承諾如非必要不會揭下SCP-CN-2250-2。

在連續一星期沒有再出現任何刺客型SCP-CN-2250的時候我就覺得不對勁了,近日被發現的幾名-1證實了我的想法。

從打一開始的假面英雄,到之後的假面刺客,到現在連另一個相位的二重身都拉過來了,這異常是變得越來越詭異了。

不過我也開始有點頭緒了。這個面具異常有點類似面具本身概念的具現化。一般來說面具在社會上無非有兩種意義,一個是實用方面的保護,另一個就是身份上的切換。無論是儀式祭祀上戴上的面具、偽裝時戴上的面具、以至孩童遊玩,交際表演時戴上的面具,全部都帶有切換身份的性質。不論有形的面具還是無形的概念,只要戴上面具,他的人格和形象就必然會有所改變,不然那面具就會喪失本身的意義。

而這個異常就是把其他平行相位的二重身以面具的形式強行加諸到這個相位的二重身身上——雖然這個推論尚有很多有待推敲和不確定的地方,但能夠解釋-1們在戴上-2之後性格和身體能力豹變的原因:就是因為他們在其他相位的二重身就是這麼強。

而且在我們開始收容這個異常開始,它就開始從另一個/些相位拉人過來了,從這段時期出現的SCP-CN-2250的性質來看,目的可能是要阻止我們繼續收容它。

現在新出現的CN-2250又換了個新花樣了,雖然不再直接的威脅性,但更令人防不勝防了。

眼前的熟人不一定是本尊,也可能是頭戴熟人的人格面具,跟那人似是似非的二重身,感覺能讓哲學家想的腦袋爆炸。

雖然這異常本身不一定能思考,我們也還未確定這異常的運作是否有任何特殊用意,不過既然對方用這樣的方式妥協了,或許可以設法將這貨帶來的麻煩減到最小也說不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