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302
评分: +69+x


项目编号:SCP-CN-2302

项目等级:Thaumiel

特殊收容措施:通往SCP-CN-2302的门径依照托勒密-3掩盖协议,分别安置于各地区站点相关储存区域。基于项目的无害性、不可破坏性与极高利用价值,额外的收容措施被认为是无必要的。

2022/12/30 更新:SCP-CN-2302被启用,其将被视作当前维系人类文明存在的基本途径。

描述:SCP-CN-2302是基金会于1973.通天计划中修筑的跨现实建筑系列中的某一塔型个体,内部呈圆柱状,中空,半径约4.5m,内侧环有螺旋式楼梯,阶高约23.5cm,每周期共24级,抬升约5.6m。有别于计划中其他的跨现实建筑,SCP-CN-2302未能与其他维度空间产生连接,而是发生了被称为“良性现实畸变”的异常变态现象,项目的高度被拓展至无穷高,内部结构不再能够被破坏,并获得了多种异常性质。

IMG_20221014_130358.jpg

SCP-CN-2302,良性现实畸变后,摄像内容经后期处理

SCP-CN-2302内的人类个体,若保持向上跨阶梯行进的运动状态,将会停止衰老并获得通常意义上的“永生”,无需新陈代谢或进食,且不会感到生理疲惫。对于“向上跨阶梯行进的运动状态”的定义是模糊的,对不同个体而言,这一概念表现出一定的差异性,尚未明晰产生差异的具体原因。若对象有一定时间(<1s)不再维系这一运动状态,其通常会因心脏骤停而死亡。

试图测定SCP-CN-2302内部休谟指数的尝试以失败告终。项目内部的物理法则有别于基准现实,且具有一定的不稳定性。这使得常规科技产品难以在项目内部直接使用。SCP-CN-2302内部保持常亮,未知光线来源。

连通SCP-CN-2302的门径呈现出[数据丢失]的外观,通过门径可直接跨入项目的第一周期第一级台阶。若同时有多人通过不同门径或同一门径的不同分支跨入项目内部,将致使不同对象躯体发生异常空间重叠效应,这往往会导致对象的死亡。

SCP-CN-2302-1是被命名为“永安”的基金会制超维度空间生成装置,异于其他同类型装置,“永安”能够通过摄食其外部携带者的现实状态,以维持其内部空间现实状态与携带者现实状态的同一性。其由现任项目研究小组完成开发,系唯一能够于SCP-CN-2302内部维持稳定运作的超维度空间生成装置。但由于其对摄食对象现实状态的需求量过大,且能够于摄食中维持稳定状态的对象极为罕见,SCP-CN-2302-1被认为在现阶段不具有较高的实用价值。

进出SCP-CN-2302-1的门径被编号为SCP-CN-2302-1-a,其外观近似于[数据丢失],一般与SCP-CN-2302保持相对静止。

2022/12/30 更新:O5-3为当前SCP-CN-2302-1的携带者,其将被视作维系人类文明存续的重要基础。SCP-CN-2302现任研究小组及相关设施转移至SCP-CN-2302-1内部。

附录1 - 事件2302/2022/12/30及相关资料:2022/12/30 00:07 由[数据丢失]造成的BK级现实破碎情景迅速摧毁了基准现实约99.83%的区块,且以840km/h的速率向余下完好区块推移。这一事故直接造成北美洲、非洲、及欧洲西部部分地区的[数据丢失],预计人员伤亡达██亿,在尝试其他手段未果后,00:10,基金会宣布“帷幕破碎”,剩余部分人口在基金会中国分部的总指挥下向SCP-CN-2302内进行转移。以下内容为相关的资料。

会议节选 - 2022/12/30
Site-CN-01,机密会议室


<节选开始>

O5-1:……3,你的看法呢?

O5-3:我提议启用SCP-CN-2302。

O5-9:2302?不,我反对。你只不过是在将痛苦延缓放大。人类应该安安静静躺在自家的床上等待死亡,而不是给他希望然后又将火苗掐灭。3,你和我都清楚它意味着什么……

O5-3:至少会活着……9,你只是在为自己的退缩找借口。

O5-9:你也只是在为自己的独断专行找借口。

O5-6:3,你需要清楚,SCP-CN-2302看似能缓解我们目前面对的困局,但实际上它本身就是一个困局,甚至死局。

O5-3:将人类置于外部才是死局。我会尽力延长我们的时间。

O5-6:你打算怎么做?

O5-3:[数据丢失]

O5-6:有一定的可行性。

O5-9:(叹气)你总是如此。折磨自己,也折磨他人。

O5-3:而你,9,你总是逃避。无论是撒哈拉那次,还是伪月那次,你总是优先考虑自己的利益,即使你已经获得了不死的特质。

O5-9:我不否定。但你也不能否定,那两次事件的解决方案均是由我提出的。

一段时间的沉默。

O5-1:……投票表决吧。

[投票过程略去]

O5-1:关于启用SCP-CN-2302的提案。赞成,3、6。反对,9。弃权,1。缺席,2、4、5、7、8、10、11、12、13。提案通过。

O5-9:我无法接受。

O5-6:那就学着接受。

O5-1:那么,摆在各位面前的有两条路,跟随我留在外面,做一些最后的工作,或者与3一同进入2302。

O5-9:我留下。

O5-6:我也留下……留在外面,至少我们几个能活下来。3,你真的打算那样做吗?

O5-3:是的……文明不管在哪里都是文明。

O5-9:……然而他们的命运在进入巴别塔时就已经注定。

<节选结束>

日志1 - 疏散情况概述:
2022/12/30,队伍尾端,“Eucliest”


情况很糟糕。疏散工作因群众的恐慌难以进行,多人同时进入门径的情况在各个疏散点几乎都有发生,尽管我们根据不同地点的危险程度,将有限的疏散时间尽可能合理地分配至不同疏散点,但因异常空间重叠效应而造成的人员伤亡依然很大,这些尸体有的堆积在门径附近,又阻碍了后续人员的疏散。某些站点的群众甚至破坏了限制门径范围的变位设施,这几乎造成了整个站点的疏散失败。

此外,由于事发紧急,针对群众进行的常识性培训工作相当草率,多数群众并不理解项目内部的“生死法则”,这同样导致了大量人员死亡以及尸体堆叠。这是个链式反应,前面的人一旦倒下,后面的人也会停下,并因而死亡。疏散后期,我们加大了广播和宣传力度,但效果有限。总的来说,由于托勒密-3掩盖协议并没有详细描述遭遇紧急事件时的疏散措施,我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人员损失极为惨重。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挺过来了。在经过初期的混乱与生死离别之后,目前的情况相对稳定。疏散用时共计一小时三十五分钟二十六秒。SCP-CN-2302内部的人类数量,即人类文明仅存的人口数量,在一万左右。这是一条长达五千米的队伍,环着通天塔螺旋向上,不时有人因止步而死亡,并因而造成更多人的死亡。队伍的头尾均由基金会成员管控,具体细节我后续会进行阐述。

日志2 - 登阶概况:
2022/12/31,队伍尾端,“Eucliest”


元旦快乐。以前,这一天往往是我一年中最快乐的时间。结束了一年以来纷繁复杂的工作,终于可以喘口气,回去陪陪妻子和小孩。很多人都觉得我是个工作狂,其实不然,我只是习惯把工作和生活分隔开来。我有两个孩子,一个男孩,在外地读大学,成绩不错,很独立,基本不让我们操什么心;一个女孩,高三,正在备战高考,平日也很忙,今天我们本来约定好一起去吃海底捞、看看电影的。可惜他们都没能进来……

[无关内容略去]

题外话就说到这里。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不能一直沉浸在过去的悲伤。

目前撰写日志的方式,是经过反复考量得出的结果。在行进过程中,将视线长时间放在阶梯以外的区域,或是注意力长期转移,都是极其危险的行为。昨天晚上八点左右,某个站点的负责人因违规使用文字记录,在台阶上摔倒了,他的尸体从台阶上滚下,后方的人下意识往旁边移动以躲避,但无不因停滞而死亡,死者的尸体又给后人移动造成了阻碍。这种链式反应的结果是恐怖的,共计造成了一百一十四人的死亡,占据当前1%的人口。

在更多适应SCP-CN-2302内部法则的科技产品生产出来以前,语音将成为沟通、记录的主要方式。当前所使用的交流工具是此前对SCP-CN-2302进行研究时开发的适应型终端,编号Eq001。

以下是对登阶队伍的概况叙述:

队伍前端为指挥及管理部门、适应型科技研发部门,负责对整支队伍进行管理,生产适应型产品以减缓人口减少速度。队伍中部为普通群众,每间隔一定人数,安插有一个站点负责小组,对相应群众进行监管,同时负责执行前端指挥部下达的指令。队伍后端是尾端管理部门,主要负责配合前端工作,控制队伍整体行进速度。各部分间均设置有一定长度的缓冲带。通常而言,群众间间距在1~3级台阶左右。为防止堵塞的发生,每级台阶最多允许站有一人。

当前基金会相关人员共计564名,其他人员8442名,多为青壮年。交流所用语言主要有汉语、英语、日语、韩语及阿拉伯语。整支队伍的行进速度维持在1阶/秒左右,相对稳定。但考虑到人员的负面情绪高涨,稳定状态难以长期维持。适应型科技研发部门正通过开发行进过程中可用的娱乐产品,来稳定人员的心理状况。具体情况请查阅该部门所提交的报告。

……总的来说,任重道远。

群众日志 2022/12/30:
队伍中部,第九十七组,Larence


极度的疯狂。昨天凌晨被警笛和母亲的呼唤吵醒时,我甚至来不及拿上我的手机和平板。她骑着自行车,带着我一路向广播中提到的临近疏散点狂奔。自行车是明智的,因为公路上已经被堵得水泄不通,无人的空置汽车随意地横在马路,一些享乐主义者在街边路灯照不到的地方纵欲狂欢,一些极端分子端着武器肆意开火,多数的群众淹没了街道,随处可以听见尖叫、呐喊、哭泣或者放荡的大笑。母亲一如既往的冷静,她找到了一条冷清的小路,穿过几栋居民楼的内部,绕了一个弯子,快速地驶达了疏散点。

我们刚到的时候,冲入站点内的人群还是稀稀拉拉的,但很快就密集起来,迅速将站点围了个水泄不通。在几个SCP基金会(自称为基金会?我不是很理解)的工作人员引导下,人群开始向某个方向移动。我和母亲在这时被人流挤散了,但,不是很重要。我可能怀着当初她抛下我父亲时的那种心理,对不爱的事物并不那么在乎。

反正,我最终来到了这里,一个……不那么理想的永生世界?事实上,想要保持向上还是很难的,一刻不停地前进总是会让我感到疲乏,但一想到自己是仅存的万名人类中的一个,就会有一种莫名的紧张与兴奋感。站点负责小组(我们这组是第九十七组)的组长安慰我说,这种状态不会持续很久,我们很快就会看到出路。我相信他,不知怎地,或许是因为这末世以后也没有别的东西可以相信了。对了,这份日志也是借用他的终端来撰“写”的。

附录2 - 适应型科技研发部门初期工作及相关资料:事件2302/2022/12/30发生后,基金会高层立刻召开了应急会议并拟定了系列应对措施。适应型科技研发部门被建立,部门人员即此前SCP-CN-2302研究小组,大量事件前出于研究目的而生产的适应型产品,被作为该部门的基本研究工具及材料。以下内容为相关的资料。

研究备忘1 - 便携式通用交流器
2022/1/3,适应型科技研发部门,刘裴依


进行SCP-CN-2302相关科技产品的开发,面对的最重要的问题,在于其混乱的现实法则:噪点一样兴奋的质子,死寂的中子,莫名高速自转的原子,分娩般不断生成光子的电子……SCP-CN-2302内的现实状态本质上就是一团混沌。我们的研究工作无法直接在现实法则混乱的SCP-CN-2302内进行。灾变前,一切工作均在基准现实完成;灾变后,为应对这一问题,我们的工作地点转移到了SCP-CN-2302-1,也就是“永安”之中。这机器通过抽取O5-3的现实状态,来维持其内部现实的稳定,为我们提供了良好的工作环境。

即使有了好的工作环境,对产品的开发依然十分困难,因为我们必须保证开发出的产品即使在SCP-CN-2302内部也能够维持运作。但好在,我们的工作并不是从零开始。项目的前任研究小组所做的系列工作和留下的大量资料,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与启发。

这是一个神秘的小组,解散于1997年的秋天。有关他们的资料少得可怜,他们留下的资料却异常丰富。在他们解散后的二十一年间,对SCP-CN-2302的研究计划一直处于搁置状态,直至我们小组的建立——在一个名为“托勒密-3”的掩盖协议被O5议会通过后。

回归正题。在小组建立后,通过汲取前人的经验,我们经过漫长的努力,终于研发出了SCP-CN-2302适应型基金会终端,编号Eq001。它能够于项目内部稳定运行,且内置有除无线交流外的其他多种功能。

当前开发的Eq002,便携式通用交流器,是Eq001的“体验版”,仅开放了其作为交流工具的功能,主要是为防止因功能过杂而干扰群众的登阶注意力。Eq002与Eq001一样,内置有语音提示系统,基本操作都可以通过语音控制来实现。驱动Eq002运行的能源继承了Eq001的自动产能系统,也就是利用登阶时“溢出”的能量进行充能。这也是前任研究小组的天才设想,他们设计了一套适应型能量转换设备,试图利用SCP-CN-2302的内部规律来为人类谋利,但在当时由于未知的原因没有成功。

下发Eq002的主要目的有二,一是防止群众因缺乏交流而产生系列心理疾病,二是便于未来直接广播中央通告。下发的方式很简单,挂在墙上,后面走过来的群众顺手就可取下。尽管我们尽力防止因获取设备而造成的停滞死亡,但依然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几例,好在处理得当,并未引发更多的连锁反应。

依据管理部门的要求而展开的,反停滞止损装置的开发也即将完成,编号为Eq003。这是一套人体生理体征监测系统,对于登阶速度异常的人员,其能够通过制造推力将对象直接推出台阶的范围,防止造成更大的损失。

群众日志 2023/1/29:
队伍中部,第二十一组,Sitent


得到通讯设备前的时间里,我又一次进入了那种状态,一种抛弃现实和自我、沉浸入想象中的状态。上一次沉静下来还是在和Liry分手后的那个晚上。错乱的思绪、灵感和意识在空气里飘荡,像幽灵和鬼魂。我可以直接碰触到它们,将一切织成网络。

漫长而平和的登阶过程,和那天晚上寂静的月光一样,给我一种温柔而舒缓的体悟。区别在于,月光是略带悲伤的调子,而登阶的过程则含着几分绝望。于是我借着这个机会进行构思。我让我的身体将登阶的行为融入本能,然后彻底放任思想在虚无的纸张里书写。我开始构思一个新的故事,就像我此前数十年间的一样。

这是一个漫长的故事,讲述了一段看不见终点的旅途。主人公是我、一只白猫和一匹黑马。我们将在永夜里徘徊前进,遭遇很多人和事,最终迎来新生和日出。

我暂时没有想好故事的名字,但……我要开始动笔了。确切地说,动嘴。或许直到我因为不留神摔倒而死去,这个故事才会迎来不像样的终结。好吧,其实不管怎样,有事情可以做,这总是好的。

通讯记录 2023/1/30:
队伍中部,孙羽、李赵明


<记录开始>

孙羽:你好?

李赵明:……你好。

孙羽:一个月了,真快啊。

李赵明:是的。

短暂的沉默。

李赵明:……孙羽?

孙羽:啊,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

李赵明: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你的声音。

孙羽:嗯?你是?

李赵明:李赵明。

孙羽:(沉默)……

李赵明:你不会记得的。你一向如此。以前班上同学的名字你都叫不全。你只记得你想记得的。

孙羽:……抱歉。

李赵明:没事。

短暂的沉默。

李赵明:好好活着。

<记录结束>

通讯记录 2022/1/30:
队伍中部,Mania、Leo


<记录开始>

Mania:无聊透顶。我已经快被逼疯了。无休止的前进、向上、前进、向上。我的腿已经迈不动了。我压根就不知道我这一个月是怎么撑过来的。我大概没办法再撑下去了。

Leo:不要着急,Mania,至少现在我们能说说话……

Mania:说话?去死吧。这一个月我一直被后面的那个傻逼骚扰,他他妈无时无刻不盯着我的屁股在看。我敢说,要不是担心登阶停滞,他早就伸手来摸了。

Leo:不会的,Mania,忍一忍,我们很快就能——

Mania:很快?你他妈也被那些什么鬼基金会的人给洗脑啦?我们压根就走不到头!这就是一座无尽的地狱之塔!我不知道他们有什么目的,但毫无疑问,他们以折磨我们的心智为乐!

Leo:冷静点,你现在说的话毫无根据。

Mania:你是个懦夫。在越南的那段时间我就看出来了,真是……不可忍受。

短暂的沉默后,重物落地声。

Leo:Mania?

<记录结束>

2023/2/4,Eq003投入使用。

群众日志 2023/2/4:
队伍中部,第一百零五组,郑思敏


……虽然他们说这玩意儿不存在误判的可能,但我还是一直提心吊胆。我亲眼目睹了我前面那个小伙子是如何被推下台阶的。他像是被一辆高速卡车撞击了一样,整个身体僵硬地侧飞出了阶梯。那些低矮的栏杆压根起不到阻拦的作用,他一声不吭,直接就掉了下去。我不敢扭头往下看,因为害怕不小心把那装置激活,重蹈他的覆辙。

工作日志 2023/2/21:
队伍中部,第八十四组,Alice


这景观带着些滑稽与荒诞,但处处透露着现实的绝望和残酷。我们好像活在一场噩梦,但又不得不一步一步向前迈进。幸好,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转变。

Eq003发放以后,因链式反应而造成的大规模死亡案例不再发生,甚至连一般的因停滞登阶而死亡的案例都少了很多。我所负责的群众都比较容易管理,没有刺头。为了增进群众对基金会的认同感,在保证群众登阶状态稳定的前提下,我学着其他优秀负责小组,通过Eq002为群众讲述了不涉及机密的收容故事,并鼓励群众参与文学创作等活动,有效调动了群众的登阶积极性。

我将个人完全投入工作之中,最大化地缓解了与亲人生死离别的悲伤——人类需要我。我相信,妈妈如果能看到我如今为人类所做的贡献,她一定会为我感到骄傲的。

群众日志 2023/2/19:
队伍中部,第三十七组,章荣


真主保佑,我会永远遵从您的教义。这高塔若是您设下的考验,那么我一定会克服万难。请您务必不要抛弃您的信徒,我永远伏于您的足下……

……请让我和我们活下去。

……

[冗余内容略去]

……

个人日志 2023/1/23:
队伍前端,适应型科技研发部门,刘裴依


安清,新年快乐。我最近总是想起最初的那段时光,那时虽然我们都还只是拿着底薪干着累活的新人,但每年过年都会聚在一起庆祝……后来我们逐渐走上了自己的路,最终彻底分道扬镳……

部门组织了新年音乐会,但没有人能耐下性子听完一曲。O5-3的状态在下滑,即使是他,也无法一直承受“永安”对现实状态的摄食。这直接导致了“永安”安全覆盖范围的缩减。这也意味着……我们的时间是有限的。

安清,我们的工作很紧急。我们必须得在“永安”崩溃前完成管理部门下达的任务。O5-3,他……他太累了。每次连线我都能听见他在咳嗽,而且愈发激烈。他总是显得心神不宁或者注意力涣散,他……我不知道。安清,祝我们好运吧。

附录3 - 登阶中期相关资料搜集:2023/2/23~10/6,经过初期布局与调整,队伍的登阶状态进入一短暂的稳定时段,适应型科技研发部门逐步崩溃。

研究备忘2 - 2023/2/23
适应型科技研发部门,刘裴依


“永安”覆盖面积的缩减速度比我们预计的快,O5-3的情况不容乐观。预计最多再过一年,甚至半年,我们就得被迫撤出“永安”内部。事实上,我们已经开始向外撤出部分人员,并试图以此减轻3的负担,但效果相当有限。

我们开放了Eq002的音乐播放功能,音乐来自于原料储存区域的纸质文件,导入工作交由一个专门的工作小组负责。结果不错,音乐很好地起到了麻醉人心的效果。

罗梓铭死了。他试图弯腰去捡一块掉落在“永安”边缘的金属零件,但“永安”恰好在此时收缩。他沉浸在工作的思绪之中,于是没能及时抽回他的手指。手指伸出了安全区域,因而被判定为登阶停滞。

我们把他的尸体收纳入“永安”内部的存储区域,为他放了一首《Here we are》,他生前最爱的复古迷幻摇滚。所有人都沉醉在悲伤和音乐的海洋里,回忆或者想象着部门的昨日和未来。以后……还会有更多的人死去。

研究备忘3 - 2023/3/1
适应型科技研发部门,刘裴依


我们开放了多人实时对话功能。通过长时间的观察,我们发现,多数人员已经能够将登阶行为视作一种本能行为。这意味着我们可提供的娱乐功能的范围更加广阔,人员的日常生活也将变得更加丰富。

这几天没有什么意外发生。大家都小心翼翼,沉默寡言,各自做着手头上的事。

O5-3的状态很糟。最近的一次连线里,他失神的次数多的让对话几乎难以进行。他的身体状况也相当恶劣,“永安”几乎挖空了他的内里,以至于他的现实状态十分紊乱,他大概撑不了多久……我们不能想太多,认真做事就行。

我已经向管理部门申请暂停研究进程,等待O5-3状态的恢复。

研究备忘4 - 2023/7/18
适应型科技研发部门,刘裴依


很糟糕。O5-3状态的下滑愈发严重,这直接导致了“永安”内部环境的恶化。原料储存区域10%的内容脱离了安全覆盖范围,区域内原料全部报废。适应型自动化工厂2%的部分脱离了安全覆盖范围,这使得该部分与其他部分的衔接发生故障,整体运行秩序被破坏,进而导致了40%的生产系统的瘫痪。

很糟糕。区块丢失的发生,造成了四人死亡,以后这个数字肯定会增加。我们必须适当地撤出一些研究人员。多数研究人员都表现得相当消极,加上生产系统的瘫痪,集体工作的效率大大下降。部分人员甚至表现出主动结束生命的倾向。

管理部门拒绝了我的提案,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研究备忘5 - 2023/10/5
适应型科技研发部门,刘裴依


整个建立在“永安”内部的研发-生产体系濒临崩溃。97%的生产系统瘫痪,原料全部脱离安全覆盖范围。前天死了七个人,昨天是五个,到了今天基本上无人可死了。我们还有三个人。我,路瑶,周。其他剩下的人都撤出了“永安”……剩余的工作,但愿时间够用。

O5-3……我都不敢去查看他的生理监测数据了……

音频记录 - 2023/10/6
队伍前端,刘裴依、O5-3


<记录开始>

刘裴依:3,最近怎么样?

O5-3:(咳嗽)没什么大事。只是有些疲惫。

刘裴依:……你考虑了我们的方案吗,暂时中断研究进程,等到你状态有所恢复,我们再继续……

O5-3没有回应。刘裴依重复了相同的话语三遍。

O5-3:……抱歉。

刘裴依:你为什么这么固执?你这是在折磨自己,毫无意义——我们明明有更好的方案。

O5-3保持着沉默,不时发出咳嗽声。

刘裴依:3,为什么管理部门也拒绝了我们的提案?他们在想些什么?

O5-3:……他们不存在。管理部门至始至终只有我一人。

短暂的沉默。

刘裴依:我申请辞职。

O5-3:……抱歉,但目前还不行……我们的时间很有限,必须赶在那之前……

刘裴依:(打断)3。

O5-3:嗯。

刘裴依:你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们?

电流杂音。沉默。

刘裴依:3?

许久后。

O5-3:裴依,如果我们身处一场必输的博弈,你会坚持不在中途退出吗?

刘裴依:……我不知道。但(思索)……人的一生自开始时就必然会结束。

O5-3:(咳嗽)我知道了,裴依……我告诉你。

刘裴依:什么?

O5-3:SCP-CN-2302是有限的。

<记录结束>

研究备忘6 - 2023/10/6
适应型科技研发部门,刘裴依


我们的命运从一开始就注定了。

SCP-CN-2302是有限的。我早就应该想到,我们小组的研究从来都只被允许在有限的范围内开展。我居然忽视了这点……不,也可能是被某些手段影响了……托勒密-3掩盖协议本身就是一种掩盖的手段。人类文明压根没有最后的希望。

SCP-CN-2302的终点是一扇门,推门的行为会导致其内部所有人类的超维度迁移——某种意义上,SCP-CN-2302与1973.通天计划中修筑的、其他连接多个维度空间的建筑物具有同样的特性——所有人类都会被转移到一个未知的空间,对这个空间的研究工作因SCP-CN-2302的阻隔而无法开展,唯一能够确认的,就是一切进入其中的人类个体均立刻失去了生命体征……

按照O5-3的说法,我们本来在登阶开始的两个星期后就会抵达终点,但他……他竭尽了他的全部力量……拖慢了时间的进程。他让我们的时间趋于静止,这种静止作用在SCP-CN-2302内部的现实规律上,表现出的,就是当下我们所看见的情况:无限的台阶,无止境的登阶。

怪不得他的状态那么差。延缓时间、负担“永安”,这两件事情足以压垮任何一名O5……但还有问题,还有问题没有得到解释。即使SCP-CN-2302是有限的、3为了延缓人类的存续时间而耗费了大量力量,但这并不与“暂停研究,花费时间休息”相矛盾。他还有事情瞒着我……

安清,我没有精力思考了。得知真相之后,我感觉自己像台机器一样运作,带着僵硬的笑容,讲着虚伪的话语,鼓励还被蒙在鼓里的同事。虽然我那样回答了O5-3,但我自己其实并不清楚……安清,既然我们必死无疑,那么我如今所做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

群众日志 2023/3/7:
队伍中部,第六组,章


我这些日子一直在听音乐,古典的,流行的,前卫的。它们是孤独时最好的伴侣。

有时我以为自己在蓝色多瑙河边,享受着微风和和煦的春光。有时我以为自己身处尘埃和火光满天的战场,子弹擦着耳廓掠过。有时我以为自己躺在家里的床上,琳在我的怀里安眠。有时我以为自己搭上了彩色光影和电子流体的专车,穿越深紫的记忆隧道。

等我醒来时,才发现时间已经过了这么久——它的流逝一如既往地无声且迅速。登阶的行为已经如同呼吸一般自如,通天的高塔仍旧望不到顶点。我想,我们大概还需要走过更久。但我并不担忧,因为音乐足以支撑我走完无穷。

群众日志 2023/4/5:
队伍中部,第二十组,张雪


其实在塔里的生活挺好的,没有监狱般的学校,没有成绩歧视的老师,也没有冷嘲热讽的同学。我在这里结识了很多朋友,我们一起聊天,一起听歌,今天他们还一起庆祝了我的生日,这是我从未想过的……

时间过的好快,转眼就快半年了。虽然除了登阶,我们好像就没在做别的,但我居然不觉得很无聊。不知道以后会怎样。

群众日志 2023/5/7:
队伍中部,第三十五组,李冬


童、陈,还有我,我们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童还是一如既往的乐观,说话的语气有时甚至带着几分笑意。老实说,我很羡慕她的性格,在现在的环境里,也许只有她那样的人才能活到最后。陈有些恍惚,说起话来总是心不在焉……我好像还活在半年以前,活在一步一步踩着台阶、走向社团活动教室的那些午后……我们都还在,只要我们都还在,那些时光就不会消逝……是吗?

群众日志 2023/7/2:
队伍中部,第六十三组,Duxy


平和的登阶时代,一切看起来都很和谐,诗人、作家们为这里献上了新生的文学艺术,音乐成为麻醉痛苦的良药。当生存不再成为负担,艺术就成了许多人唯一的寄托……尽管如此,我还是感觉到一股暗流……纯粹的直觉,和我在日本养病时的感觉一样。有什么事情在往坏的方向转变——我感觉。和谐不会长久,就像悬挂的水滴,总会落入深池。

……

[冗余内容略去]

……

药物申请 2023/10/7:
队伍中部,第八十组,Eaty


名称:D13-冗余思维剥削药物

种类:镇静类

申请理由:因适应型科技研发部门的崩溃,本人近期产生了大量负面情绪与想法,严重影响到工作效率,故依据相关规定申请服用此类药物

申请人:第八十组总负责人,Easty

申请结果:批准

批准人:管理部

通讯记录 2023/10/7:
队伍中部,May,Pono


<记录开始>

Pono:May,听说了吗,研发部门的事?

May:……我知道。

Pono:那么你决定好了吗?是继续服用药物,像具尸体一样接受漫长时间的折磨,还是跟我一起走?

May:(沉默)……

Pono:还是下不了决心吗。没事,我们有无限的时间。如果你想再观望一下的话,我愿意等你。

May:(叹气)……对不起,Pono,我不想就这样放弃。基金会还需要我,我的群众也还需要我……

短暂的沉默。

Pono:(颤抖地)你爱我吗,May?你真的爱我吗?

May:我……我爱的,我最爱你了。

Pono:跟我一起走吧,求求你。

May:(小声啜泣)对不起……

<记录结束>

附录4 - 睡眠病疫情始末:第一例“睡眠病”案例被认为发生于2023/10/13,后续队伍的各部分相继出现了相似的病例。以下内容为相关资料。

日志3 - “睡眠”的发生
2023/10/20,队伍尾端,“Eucliest”


所有人都已经很久未曾入眠。登阶消除了人的疲惫,也剥夺了我们在梦中和家人团聚的权利——至少我们在10月13号之前是这样以为的。

第一例睡眠发生于10月13日,第十七组的一个十岁男孩身上,他仍然保持着登阶的动作,但Eq003对其生理体征的监测表明,他进入了睡眠状态。此后的3个小时里,任何试图唤醒他的尝试均以失败告终,直至自然苏醒。在此之前,从未有任何人员成功入眠,而在这之后,睡眠如疾病般由点到线地爆发、蔓延,这种疾病无法被预防,也无法被治疗,感染者将会不受控制地反复入眠。睡眠的持续时间起初为3至4小时,两次睡眠间隔十多个小时,但随入眠次数的增多,持续时间将逐渐变长……直至死亡。

第一例死亡案例发生于10月19日,一个男人在睡眠中失去了心跳,但他的尸体仍然在继续登阶。随后,更多的人员在睡眠中失去了生命……管理部门正在商议应对的措施。

睡眠与死亡相伴而来,逐步摧毁我们费尽心力建立的秩序,而我们毫无办法……最近的时间里,我时常沉浸在回忆里来逃避这种无力。我总是想起我的妻和孩子。凡,他小时候喜欢在家里的走道里踢球。黑白相间的球体撞碎了花瓶。妻就会温柔地呵斥。她的声音像水一样,有一种触动你内心的魔力。她从不会觉得我是个自私自利的人,她理解我,她……她也停滞在灾变爆发前的最后一秒。

睡眠的绝望正在拾级而下,我似乎又听见了妻的声音,她在呼唤我。但我还不能,我还有未完成的工作,我还有……


更新于10/21:

还有希望。管理部门下达了输送药雾的指令。

那是适应型科技研发部门最后的产品,一种吸入式的药物,能够有效应对睡眠病的侵扰,使人保持相对的清醒……之所以是相对的,是因为这种药物具有致幻的副作用……

虽然药物的数量是有限的,但至少给我们留了喘息的空间……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希望,如果这希望终将湮灭。

群众日志 2023/10/16:
队伍中部,第十组,邓宇


这就像是一场默剧。当你醒来时,你会发现周围所有人都紧闭着眼睛,一言不发地迈着步子,以同样的速度,僵硬地向前、向上走去。他们的脚步很轻,比呼吸还要轻,就像是幽灵,或者鬼魂。

老师,我可能没办法再每天给你写信了。我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最开始是十多个小时,现在只有两三个小时。这里的梦里什么也没有,就像是昏迷一样。我不知道……如果再也醒不过来会怎样……

老师,我们可能很快就可以见面了。

通讯记录 2023/10/21:
队伍中部,Phress,Adra


<记录开始>

Phress:我醒了,虽然你大概还在沉睡之中。我想说的是……对不起。Kary不是自己不小心掉下阳台的,是我把她推下去的……我忍受不了……对不起(啜泣)她实在让我感到忌妒,我……

Adra:我知道。

Phress:Adra?你醒着在?

Adra:嗯。

Phress:对不起。

Adra:我早就原谅你了。因为我也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我们其实两不相欠。

Phress:……是David吗?

Adra:不只,还有……

短暂的沉默。

Phress:(颤抖地)是谁?Adra——你睡着了吗?还是在装睡?

更长久的沉默。

Phress:(愤怒地)你他妈告诉我!除了他还有谁?你这个——

沉默,直至记录结束。

<记录结束>

群众日志 2023/11/1:
队伍中部,第一百零一组,[数据丢失]


这里失了生命,血,还有记忆。

过去的一段时间像药雾一样朦胧,令人昏沉。我回想不起来……记忆的最后,是母亲正在抚摸我的脸庞。她的手因长期的家务劳动而略显粗糙,但给我无可替代的安全感。后来我就开始遗忘……我为什么在这里?我为什么前进?停下来会怎样?

……我不敢尝试,因为困倦……

群众日志 N/A:
队伍中部,第四十二组,胡泽林


冬颜从那里面走出,她伸着手,抚摸我的面。我没有躲避,我看见她的手指,每一根都刻着我的面庞,她的眼睛微笑着,或者唱着我们在湖边散步时常哼的歌谣。她总是记不住歌词,我会笑着提醒她。她向我走来,她吻在我的唇,我的脸,我的眼睛,我的喉咙。我向她走去,只是一步,只需要一步。冬颜,我会吻着你的唇走向你,或者一同流淌在湖边。

通讯记录 N/A:
队伍中部,[数据丢失]


<记录开始>

男声:珊娜,你看见了吗?

女声:是的。那些——星星。

男声:还记得那些晚上吗?我们坐在原野上……

女声:夜空下。

男声:夜空下。它们在闪烁,它们在低语……

女声:那是我们,我们依偎着。

男声:是的。我困了,珊娜,你困了吗?

女声:我也困了。

男声:睡吧,睡吧,我们一起。

女声:嗯,永远一起……

<记录结束>

群众日志 N/A:
队伍中部,第三十一组,[数据丢失]


最后的备忘:

1.记得晾衣服。

2.买菜。Anna不爱吃鱼。

3.图书馆借来的书要记得还。

4.有空去看看奶奶。

5.暂时没有了,想起来再补充。

群众日志 N/A:
队伍中部,[数据丢失]


我听见了……

妈妈,我将坠入深渊,为了清醒……为了不再受苦。

妈妈,不要哭泣,或者颤抖。

妈妈,祝福我。

群众日志 N/A:
队伍中部,[数据丢失]


螺旋的僵尸队伍,机器,程序,或者火车。

北方的冬天到了,我们裹紧棉袄,将自己包成雪人。

上方是人塔,下方是深渊。他们,它们,一圈一圈,像弹簧,笔直向上,或者向下。

如果我从阶梯的侧边滑落,我将看到密密麻麻的人群。活着的,死去的,睡着的,清醒的……我听见了,我听见了下方的呼唤,它们说:

……

……欢迎来到地狱。

……

[冗余内容略去]

……

群众日志 N/A:
队伍中部,N/A


祂仍在,阶上,雾中,人间,或是炼狱……

——“祂怜爱世人,所以败坏了那些造塔之人的计划,推翻了他们胆大妄为的纪念物。”

祂将救赎世人。

[数据丢失]后,确认所有“睡眠病”患者均已康复,目前剩余人口[数据丢失]人,且以平均[数据丢失]的速度继续减少,预计于[数据丢失]时达到最小值。

附录5 - 登阶中后期:[数据丢失]后,登阶进入到一段持续时间[数据丢失]的人口削减期。以下内容为相关资料。

[资料缺失,请联系站点管理人员进行恢复]

附录6 - 刹车计划:用于治疗“睡眠病”的药物于[数据丢失]消耗殆尽。管理部门立刻下达了执行[数据丢失]以[数据丢失]的指令。试图阻止“睡眠病”的蔓延与深化。但以失败告终。

[资料缺失,请联系站点管理人员进行恢复]

附录7 - “六零一惨案”:[数据丢失]试图获取[数据丢失]并造成了[数据丢失]人死亡。

[资料缺失,请联系站点管理人员进行恢复]

附录8 - 人员伤亡总统计:

[资料缺失,请联系站点管理人员进行恢复]

附录9 - sjw@osh%qh#Uow:

[资料缺失,请联系站点管理人员进行恢复]

[资料缺失,请联系站点管理人员进行恢复]

[资料缺失,请联系站点管理人员进行恢复]

.

.

.

.

.

.










































.

.

.

.

.

.

……

[冗余内容略去]

……

附录 - 登阶末期:

日志 - 结束的倒计时
队伍尾端,“Eucliest”


O5-3死去了。他做了太多,令我感到羞愧。他的尸体被收纳入了“永安”——这仪器即使无人携带也依旧可以运作——静静等待着终点的到来。

我们剩下的时间不多了。目前存活的人员数量……大概仅有两位数。但如果仅从外观来看,整条队伍仍然有数千人。被称为“活尸”的存在占据了队伍的绝大多数。这是一条名副其实的“僵尸纵队”。睡眠与死亡吞噬了所有……或许前端还有剩余的药物,不过这都与我无关。

……我听见妻的声音,从那不远处的门后传来。那后面还有凡的笑声、薇的读书声……那扇门终将被推动,但是,由谁来推呢……

我在思考,我在试图下定决心。但我无法果断地做出抉择——我毕竟只是个普通人。

音频记录 N/A:
队伍前端,刘裴依、O5-3


刘裴依:你已经尽力了,3……

O5-3:(极其虚弱地)不,我本可以做的更好。裴依,你需要继续走下去,带领所有人完成最后的这段路……裴依,你是不是觉得,我还有什么事情瞒着你?

刘裴依:(短暂的犹豫)不,这些不重要了……

O5-3:(叹气)对不起,这些事情我还不能完全告诉你,等我死后,请将我的尸体收入“永安”……会有人替我告诉你的。现在我能说的,咳(剧烈的咳嗽)……只有一点……

刘裴依:(颤抖地)不用了,3,好好休息吧。

O5-3:……我还有时间……裴依,我能看见,那些来自未来的迷雾……有时是舞蹈的精灵,有时是臃肿的圆月,有时是哭泣的天使,有时的大梦结束前的黑夜……你在听吗,裴依。

刘裴依:我在的,3。请继续说吧。

O5-3:……我看见我的未来,从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存在开始,咳咳(咳嗽)……我看见我走入Site-CN-01,看见SCP-CN-2302向我招手,看见自己成为O5-3,看见自己走入这座高塔,我看见……

刘裴依:……所以,3,你能提前预知将要到来的睡眠病……你是那前任研究小组中的一员吗?

O5-3:是的。那时的我就已经看见了终点……那时的我的眼睛里,终点的影像是现在和未来的两个,他们重叠,交织出真正的终点……终点,终点!

O5-3表现出异常的激动情绪,随后剧烈地咳嗽。

刘裴依:终点……3,你看到了什么?

O5-3:(失神地)那是一只手……如此陌生。他推开了那扇门……手,让我看看你的手,裴依……

衣物摩擦的声音,随后是沉默。

刘裴依:(略带哽咽地)……3?

再无声息。

<记录结束>

音频记录 N/A:
N/A,N/A,N/A


<记录开始>

系统提示:Liu加入了聊天室。

“Liu”:这里……还有活人吗?

系统提示:Euc加入了聊天室。

“Liu”:Euc?你就是那个……

“Euc”:Eucliest。刘,是我。

一段时间的沉默。

“Liu”:清醒的人,只有我们了吗?

“Euc”:大概是的。

“Liu”:叹气。Euc,O5-3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Euc”:我知道。

“Liu”:你知道?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Euc”:他的力量消失了。

“Liu”:消失……等等,你是谁?

“Euc”:(叹气)……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基金会员工。

“Liu”:不可能……你并没有感染睡眠病,而你也不可能还有药……你……你是那个推门的人吗?

“Euc”:我不知道。

一段时间的沉默。

“Liu”:……过来吧,来队伍前端……我想,你是应该要来的。

“Euc”:(叹气)我会的,刘。

<记录结束>

音频记录 N/A:
N/A,N/A,N/A


<记录开始>

刘裴依:……

脚步声,轻微的呼吸声。

刘裴依:……

刘裴依:Eucliest,是你吗?

远处传来另一渐强的脚步声。

男声:是我。我废了一些周折……从那些活尸的身侧挤过,同时注意不要影响到活人的登阶……他们基本上没有区别。

刘裴依:你的声音……给我一种熟悉感。

脚步声靠近,随后保持相对静止。

刘裴依:……是你。我明白了。

男声:(叹气)是我。

刘裴依:O5-9,早有传闻说你是不死的,现在看来是真的。

O5-9:没有什么不死,我只是比常人活得更累一些……

刘裴依:(略带愤怒地)9,你为什么不早点来队伍的前端?你为什么要逃避你作为一名O5的职责?

O5-9:我早已辞去了O5的职务,现在的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基金会员工……

刘裴依:你这个懦夫。如果你早点来,很多东西都会改变。如果你成为“永安”的携带者,那么O5-3就不会死,我的同事就不会死……如果所有人类都转移进去,那么所有人都不会死!你为什么不来?为什么你……你偏偏他妈的要等所有人都死了才来!

O5-9:不,刘。即使我成为了“永安”的携带者,我也必须继续登阶,这样你们才会被判定为处于登阶状态。但这高塔是有限的,无论如何我们都会走到终点,我不可能一直保持登阶状态。况且,你比我更清楚,“永安”所能承载的人员数量是相当有限的。

刘裴依:那至少O5-3就能有大量恢复的空间,我们可以拥有无限的时间……

O5-9:(叹气)这也是死路。一旦在SCP-CN-2302内停滞太久,睡眠就会发生。我并不能免疫困倦,只能削减,而你们是连这削减后的困倦也难以承受的……我的力量与3的有着很大的区别。我的不死无法成为你们的庇护所……从我们踏入这巴别塔以来,一切都已经注定。我们……我们只能去推那扇门。

刘裴依:……

刘裴依:……我们只能去推那扇门……

沉默,只余呼吸声与脚步声。

一段时间后。

刘裴依:……我感到困倦,Euc。我给自己留的药物也用完了……如果我睡去,我还能醒来吗?

O5-9:……当然。晚安,刘。

刘裴依:……晚安……

<记录结束>

日志 - 遗
N/A,“Eucliest”


“永安”悬浮着,与刘裴依保持着相对的静止。它仍然在运行,内部的空间仍然存在。但3已经死去,它再也不能给任何人提供庇护。

我走了进去。来到了一大片灰色的平原。天空褪了色,满目荒芜,只余一扇小门。

门内是一间不大的办公室。木桌漆成了黑色,桌上散落着文件和白色的药片。舒适的靠椅自带滚轮。墙上挂着画,边柜里摆着奖杯,地板明亮洁净。

这是他的办公室。二三十年前,我们共事时,常在这里展开激烈的辩论。我总是无法理解他的决策,他也无法认同我的理念。那时我们都还只是普通的项目研究员,往往因为一点细枝末节而争吵到深夜,最终在精力透支的疲惫中睡去。

我走到桌前,拾起桌上的一页,那上面的字迹仍旧新鲜可辨。他似乎还活着,他的字还在呼吸。

“我睡着了,朋友。”他说。

“我看见了很多,从我认识到自己存在的那一天起,我就一直注视着未来。我看见人类文明面临将前所未有的绝境。我看到了那扇巴别塔尽头的门。有人将他推开,此后是一片黑暗……但我不确定。我不一定总能看到正确的画面。许许多多可能的未来总是重叠在一起,让我茫然无措。我无法开口向任何人言说,只能一声不吭地走着自己的道路。

“……我们已共事多年,我知道你的性格。你喜欢优先考虑自己的得失,面对问题犹豫不决……二十一年后,我将成为O5-3,你会成为O5-9……那之后你会面对更多的抉择,不要让这种性格导致一些不该有的错误……

“9,无论如何,你都要走下去……不管推那扇门的是不是你……

“我们必须直面我们的命运,这将是我们最后的机会。”

……

他说的很对。我不能再犹豫了。我必须去做……虽然这不一定成功,而且必然会给我带来极大的痛苦……但已经没有时间了。妻和孩子正在呼唤我……他们正身处地狱。

音频记录 N/A:
N/A,N/A,N/A


<记录开始>

平稳的呼吸,持续1分23秒,随后被打破。

O5-9:刘,你醒了。

刘裴依:是的。

短暂的沉默。

刘裴依:现在还有多少人活着?

O5-9:……28人,而且,我们剩下的台阶数不多了。

长久的沉默,伴随着均匀的呼吸。

刘裴依:……我突然想到了,9。

O5-9:什么?

刘裴依:最后的希望……9,很简单。只需要由你背负起“永安”,将剩下的人员收纳入其中,然后再去推那扇门……这样,如果门后的空间对生存的要求并不那么苛刻,加上你对负面效果的削减作用……我们还是有希望活下去的。

O5-9:……

刘裴依:是的,这完全可行……首先,你构筑起与“永安”的联系,将其背负在身,然后前往队伍的尾端。这一过程中,我会动用最高权限,人工激活所有“活尸”身上的Eq003,为你扫清障碍……9?

O5-9:……啊,是的,你继续吧。

刘裴依:然后……你可以依靠你“不死”的特性,将所有还活着的人纳入“永安”。当然,得从最后一个开始,而且一旦将他纳入,你登阶的步伐就再也不能停下……Euc,你在听吗?

O5-9:抱歉,我在的。

刘裴依:很好……(略带兴奋地)最后,你把所有人都纳入“永安”之中后,就去推那扇门……我们得赌一把。门后的世界或许能够容许我们存活……你得一直背着“永安”,直到我们在“永安”内想出解决外部困境的办法……只要有人类存在,哪里都是人类文明。或许我们可以研究出超维度迁越的方法……这样说不定还能重建辉煌的文明!9,Euc,我们还有多久登顶?

长久的沉默。

刘裴依:Euc?

O5-9:……你看到了吗?

短暂的沉默。

刘裴依:……是那扇吗?

O5-9:(叹气)你的方案具有可行性,事实上,这正是我一直设想的、最后的方案。但我总是犹豫不决……倘若那门后是足以杀死我的恐怖炼狱,那么一切都会完蛋……不过现在我已下定了决心。我会去做的。而你……你大概来不及看到最后的结果了。你不能去推那扇门,在我将所有人纳入“永安”之前。但我们剩下的时间太少了……若要拯救更多的人,你就必须牺牲……

刘裴依:(沉默)……

刘裴依:我知道的,9。但至少,我还来得及说最后一句话。

O5-9:说吧,我的朋友。

刘裴依:Euc……我们的命运,即使在踏入巴别塔的那一刻,也仍未注定。

O5-9:……是的。一切都未曾注定。

<记录结束>

视频记录 N/A:
N/A,N/A,N/A


一名中年男性正在调试镜头,神情平静。

男声:测试。测试麦克风……正常。

男声:很好。这是最后的记录了。我是前O5-9,Eucliest。

对象的视线短暂地越过镜头。

O5-9:……现在我将前往队尾。

镜头的朝向被调动。可见多圈螺旋向下的阶梯,其底端不可见。多数的阶梯上方为空缺,极少数站有人类。存在的人类均保持着迈步向上攀登的姿态,速度均衡,但双眼紧闭。

镜头跟随O5-9一并向下移动,伴随有正常的晃动与抖动。

可以听见O5-9的喘息与呻吟。

O5-9:该死……真他妈的疼。

O5-9奔跑着下台阶,直至遭遇第一名处于睡眠登阶状态的人类。

奔跑短暂地停滞,推测为O5-9在对该人员进行观察。

O5-9:第一个,还活着的……

奔跑重新开始,且比此前更加快速。

此后,O5-9跑过多名状态相似的人类个体,并保持计数,直至第十七名个体。

镜头突然出现剧烈晃动,画面发生高速翻转,且伴随有巨大的杂音与金属部件的碰撞声。这一状态持续了约7s,最终稳定。

O5-9:操他妈的。我撞倒了一个……

镜头恢复稳定,画面是一名已死亡的人类尸体。一股强劲的推力似乎正作用于该个体之上,但介于个体的躯干被卡在两根栏杆之间,该个体暂时没有脱离阶梯主体。

O5-9:不管了……我算算……时间还够两个。

O5-9似乎试图从地面上爬起,但多次尝试均以失败告终。

O5-9:妈的,怎么回事……

O5-9扶着栏杆站起,举着摄像设备的手不断颤抖。

O5-9:困倦增强。

O5-9继续扶着栏杆试图向下,但旋即因剧痛而止步。

O5-9:来不及了。

镜头朝向下方。下一名对象位于四到五个周期以下。

O5-9:我得……向上。

镜头与O5-9一并调转朝向。可见多圈螺旋向上的阶梯,其顶端隐约可见。

O5-9以极缓慢的速度向上攀登,多次出现踉跄,但没有再次摔倒。

一段时间后,遭遇第一名人类个体,此前计数编号为16。

O5-9靠近该个体,镜头突然出现异常扭曲,随后迅速恢复正常。个体从镜头范围内消失。

O5-9:一个……

O5-9缓速登阶,但不再停下。

此后,O5-9共遭遇了三名个体,并均采取了相似的行动。

行动期间,O5-9多次表现出停滞的趋向,但均立刻进行了调整。

O5-9:妻……你在那儿吗?

O5-9的速度异常放缓,随后停下。

O5-9:凡,薇。爸爸在这儿。嘘,不要哭……

O5-9陷入一段时间的喃喃自语,主要内容均围绕其家人展开。

O5-9:我在这里……

O5-9:他妈的。你们都死了。我们都死了。

O5-9恢复登阶状态,速度较此前有明显提升。随后再次遭遇多名人类个体。

O5-9:重新来,一个……两个……三个,不,操,这个死了……这个也是。

O5-9体力明显不支,速度再度变得缓慢。

O5-9:……不,不……活下去,求求你们。

O5-9开始啜泣。多次处于登阶停滞边缘。

O5-9:……

O5-9:不是我,推门的不是我。不,结束了。

镜头转向上方,放大。可见阶梯顶端直接与一白色未知材质窄门相连,等人宽高。一名处于睡眠登阶状态或已死亡的人类个体正缓慢向之靠近。

O5-9:……祂将要来到……

该个体伸出右手,推动窄门。

一系列错综复杂的白色线条从各级阶梯内部向上延伸,镜头被淹没于一片空白。O5-9放声哭泣,双手被蒸成泡状,面色红润。门被推开,大面积的黑色液体从中渗出,与推门者啮合,推门者随后失去生命体征。

O5-9:我看见了。

O5-3、刘裴依、O5-9的妻子与孩子一并从门后走出,与O5-9相拥,并哭泣。O5-9露出微笑。

42秒后,记录终止。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