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309

评分: +17+x

C8Lme9JDFOZcaU5.png

一处SCP-CN-2309的局部房间

项目编号:SCP-CN-2309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鉴于SCP-CN-2309位于口袋维度这一特殊性,Site-CN-97已成立MTF-癸久-16(代号:“镜花缘”)驻扎至Site-CN-67并对项目所在的区域建立环状收容地带,地带构成基于维度区域性质所产生的封锁线,以确保该维度无其它因素干扰收容流程的进行。

一例传送门已在两者的桥梁之间沟通并建立,作为当地的奇术性通道。传送门内置在Site-CN-67内,由至少两名人员进行值班,在非实验请求的情况下应禁止任何人员进行访问。

考虑到口袋维度的性质,传送门设施前置一防护装置,任何人调查SCP-CN-2309前需进行装备,以避免在进入到口袋维度时出现[数据删除]的情况。

描述:SCP-CN-2309为一位于口袋维度内,由翡翠材质所构成的中式宫殿,宫殿的朝代风格被确认为隋唐时代所筑。

当一名人员对SCP-CN-2309进行探索时,SCP-CN-2309会将用于通往外界的大门封锁,同时内部会生成一则灵魂性的投影实体(编号SCP-CN-2309-1)。人员接触报告表明,SCP-CN-2309-1的装束与建筑风格相持平,对进入到内部的外来人员将会处于一种友好模式,这使得他会首先邀请人员参观建筑内部的结构,并在参观期间向人员征询是否留宿的意见。

如人员在此时拒绝项目,则在完成参观活动后,人员将会以某种未知的方式被传送至入口,且在出现一次用古语描述的送别语后对该人员永久闭合。

倘若人员接受项目请求留宿的意见,则人员将被SCP-CN-2309-1邀请至一处房间内,并在SCP-CN-2309-1的表述中被证明拥有对SCP-CN-2309的永久留驻权,之后,SCP-CN-2309-1会告别人员并依据观测法则从中消失。在确认人员与SCP-CN-2309的居住关系后,人员将会在该建筑内有如下表现:

  • 欣赏SCP-CN-2309内部中的一切;
  • 每到一定的周期时间会获得一定程度的基本所需品1
  • 会遵循本能感知在SCP-CN-2309内进行休息活动;
  • 完全满足人员在常态下未能实现的生活欲望。

当人员留驻一段时间后,通常其所有已知的欲望都会得到满足感,但均会导致其神经反馈区中开始追求。这时,根据常规的行为表现,人员将采取离开SCP-CN-2309的举措,这些举措被证实其最终结果均为失败。此时,SCP-CN-2309-1将会浮现在人员面前,开始以某种手段从人员身上提取出一种特殊的形态呈象物,当完成提取时,基于该人员已知的意识形式,以其中心发生的基准现实变动将会导致下列现象呈现:

  • 人员将会永久被囚禁在其中;
  • 人员的形态呈象物会导向一类[机密];
  • SCP-CN-2309-1会回收形态呈象物的衍生产物;
  • 基准现实范围内,人员的身体会返回随机地点,但将长期或永久地处于植物人状态;
  • 共性现象:当人员以某种形式被送回基准现实时,其身体的部分材质会被检测到类似于SCP-CN-2309的建筑材料;
  • 偶有部分情景下失踪的报告。

相关调查表明,形态呈象物或与人员的意识活动及其相关结构呈关联特征,且根据SCP-CN-2309-1提取物质的手段,推测其与岿阳派2相关联,现正着手调查其中的线索。

发现:在淮村连续出现多起因未知原因导致的昏迷情景后,SCP基金会对当地进行了相应地调查,但都未能查明原因,唯一能得知与之相关联的线索为在当地所发现的一口袋维度中,存在一类特殊地点。

根据指示,在打通对口袋维度的传输通路后,基金会在其中发现了SCP-CN-2309的存在,并因此核实当地的文化说法中有关“青屋坊”的都市传说。在经历了较为复杂的探索并建立收容措施后,项目已被收容,并建立由Site-CN-67所操纵的传输入口。

附录#2309-1_考据资料:

下列文件为通过对淮村存在的文化机构内一则藏书中所获悉到的文言文,对内容的考据表明,其描述中的大致特点与SCP-CN-2309极其吻合,且内容著作的初始日期将追溯至北宋纪元时期。现根据相关需求公布如下:

……
然见一宫坊立于眼前,其色碧苍,宛若缅甸玉洁。方园幽幽且寒风凛冽,典雅肃静,细甄别于亡域之气。遂上前,叩大门。
宫坊洞开,见一行卦青衫之君,上前恭迎,盛情款待,毕恭毕敬,行好于来人之客。后携人参摩宫内,可谓集大雅与霏霏为聚,虽庞大,却有一独域清秀为之。谈吐间,称此地属向来客,倘若久居于此,可获长荣华贵,不竭;可享百味之巅,不遗。来者闻,甚喜,遂应。
……
长年累月,来者已足,且厌所得所获之贵。后遇青衫之君,但见面目淡若伤寒,且窥暗伺见其嗔。遂求工,若往常,但见君子稍作遟疑,卒嗔笑之,未待来者求言,先彘以手足,乃见断生玉锦,如宫坊之色。
来人恐,问之,得言,“初闻首言之允,万古终享其虚幻,言意愿偿之耶?目求所获之耶?吾所筑宫之意非阎授意,非己意发,但见如客之人,逸劳所求,终无得足,便自立堕判之地,好受似客之人。”来者甚惧,望逃,却因手足无求,且躯干染为碧,不得之。
青衫之君闻此,再曰,“古义之经,人为勤,奔向所命,此乃道之义理,然存贪堕之欲,虽求其息,却从未晓之以满,且追此堕,不择理,乃弊于寻常之人。”见阁人惊,忙谓,“但且无忧惧之,只因尚待其用,汝勿暴虐之刑,后将不加所罚,择其用具。”
来人闻言,望向君方,却未晓其身,仅得幽冷暗虚之气,待房室暗淡,目不将见间,乃堕下如万古之言。
……

稍后将上述内容上传至Site-CN-97的文献翻译小组——由羽天一引领,Dr.Enflower协助整理的团队。他们将在解析内容详概后撰述大致意思,届时,将根据文献含义来追溯SCP-CN-2309的存在时期,并了解它的详细原理。

——Dr.Ethernes

附录#2309-2_实验接触记录:

人员:D-8991

装备:一则胸针摄像头、一项奇术检测装置

前言:下列文件为在熟悉SCP-CN-2309基础性质后对其进行的首要探索,由初步了解其原理后通过首次启用传送门到达指定口袋维度,确认项目的存在。现初步让一D级人员通过探寻项目内部,测试项目是否如同考据所述。


<记录开始>

在通过传送门的设置后,D-8991来到了口袋维度的范围,并望向了眼前的项目实体,奇术检测装置检测到地区温度异常,符合考据样本对项目的描述。D-8991对环境周围展开调查,确认项目的存在后,他敲击前方的大门。紧接着,大门就此打开,D-8991进入其中后首先见到的便是一处偌大的空间,正前方存在一名人形实体

SCP-CN-2309-1:欢迎阁下来到“青屋坊”。

D-8991:哦,你是……

SCP-CN-2309-1:皆在以前,我曾被叫做无数个名号,“青衫公子”、“翡翠大君”甚至是“绿中荒大公”,所有本土的名号无一例外称呼我时我的名号皆与“青绿色”有着一定的缘分,按照您的称呼叫就行。

D-8991:那我叫你“青公”行吗?

SCP-CN-2309-1:难以置信,原本以为自那个时代之后我认为我的称呼应该只有“公爵”,但能听闻此等呼唤,算是我能得到的慰藉吧。

SCP-CN-2309-1盛情地接待D-8991,后者对他的举动欣然接受,之后,D-8991被邀请参观SCP-CN-2309的内部

SCP-CN-2309-1:不论你是以何种方式来到这座地方的,既然成为了这里的客人,那么以礼相待是有必要的,所以,请允许我介绍这座地方吧。

2309-1开始向D-8991介绍内部布设及其相关原理,根据语音记录,可知SCP-CN-2309原名“蜀阳宫”,曾建造于魏晋南北朝时期,最初用途是皇朝内阁用于进行某项禁术的实验地点,但未知禁术的详概,后来在朝代更迭的过程中,该地点被官方作为秘密而永久废弃,却在隋唐时期被一群奇异志士所接手并重新成立。经历一定程度后被当前官方发觉并介入此事,但在控制宫延前夕,锦衣卫携人前来占据地点时地点消失,无任何建立痕迹,但此后仍有一些民间传说流传。根据实体的说法,推测其描述的“蜀阳宫”,实际上以某种奇术的形式被传送至口袋维度,且作为“青屋坊”的前身经历过几次变迭,由此在口袋维度中成立异常并为部分偶然到达地点的幸存者所知

SCP-CN-2309-1:于是,这便是青屋坊的成立。

在介绍完成后,2309-1与D-8991在一房间停驻,通过摄像头,可看见房间布局近似现代居住常态设施,部分家具具备与常态相持平的通电媒介与纤维材质。2309-1向其介绍房间内的布局期间,D-8991根据本能进驻其中并向其叙述进驻感受

SCP-CN-2309-1:说起来,您觉得这房间怎样?

D-8991:唔嗯,还不错,就像我曾经住过的一座宾馆一样,很让人怀念那舒服的气息。

SCP-CN-2309-1:这样啊……(稍加思索)……所以你打算留在这里吗?

D-8991:留在这里……听起来不错,只是我有我自己的选择。

SCP-CN-2309-1:所以,这算是拒绝吗?

D-8991:是……(接听指令后)……算不上,毕竟有人希望我呆在这里,而且不知为何,如果我希望我以后的前途一片光明的话,可能还真得听那个人的,所以嘛……

SCP-CN-2309-1:哼,看上去你有点犹豫啊。

D-8991:所以可以的话,我能呆在这里就一个晚上,明早我直接走?

SCP-CN-2309-1:可这里是某种意义上的“边缘”,你知道的,能够进入到这个地方的人基本上都已经……(打断)……啊,恕我多言,您可以自行按照这种方式决定。

2309-1随即离开地点,之后在房间的桌柜处出现一食品类物质,D-8991进行探寻时,位于其手上的奇术检测装置发出报警信号,显示休谟指数含量比当前维度的正常值高,因此种缘故,D-8991未采取接触食品的行动

D-8991:报警了……那就意味着(通讯)喂,请问我接下来要怎么做?

D-8991耐心地接听通讯员,此时,奇术检测装置的报警信号越来越下降,直至恢复平静,根据指示,D-8991打算优先撤离房间并仔细调查项目内部,然而正当他想出去的时候,D-8991被一倦怠感所支配,随即当他来到项目大厅的时候,显示大厅处有一翡翠质的沙发,D-8991不得不遵循本能躺在上方,陷入不可逆的自然昏睡状态

此时,摄像显示其胸针仪器被拿起,画面显示出2309-1的面貌并似乎正思考胸针仪器的实质,在望了望沙发上的D级人员后,2309-1了解到了什么,随即回应通讯

SCP-CN-2309-1:基金会啊……真是一个有趣的组织,你们的人,我就当做见面礼收下了。

之后,通讯被毁坏,实时的信息传输到此被中断,对项目的探索记录已完成

<记录结束>


后记:人形实体即“青色大公”现已被证实对基金会处于一种观察认知阶段,D-8991应被判定已损失,尚未知晓该结果的具体形式,但后期如发起探索请求,则将以回收D-8991为主要目的。

目前,在对当地有关“青屋坊”的传说考据途中,被证实这些传说在流通期间已得到多次更迭并得到一定程度的变种,使得基金会对了解实际情况的方向依旧为一种谜团。同时,淮村还被证实树立的其中一座寺庙中的供奉神像,其形象接近2309-1,据相关考证,为该地点在得知2309的模糊存在后根据对其传说的形象所塑造的雕塑。现已提升对淮村的调查力度,并允许人员以考察为目的驻扎在当地。

此外,因2309所在的口袋维度中其特殊的区域性质,现正筹备对其建立基于口袋维度的范围性收容措施。

——Dr.Ethernes

附录#2309-3_对SCP的探索记录:

探索小队:MTF-癸久-16、V-CN-77

设施配置:MBox-T.M.C#Building3

探索目标:探索口袋维度并建立奇术形构墙面,形成对SCP-CN-2309的环状收容特征

实行过程:在通过传送门批次到达该口袋空间后,小队根据SCP-CN-2309在周围的环境地形测量,由V-CN-77对场景进行探索,期间收到额外指令去探索内部并确认当前情况,一程序员在得到场景数值后开始着手操作设施。

由摄像头表明,V-CN-77在进入内部时2309-1反常地未出现在内部范围内,且根据后续探索表明,在常规空间里除设施材质外未发现任何部分的异常。但在经过相应地探寻后,V-CN-77一成员感知到部分异常,结合之前探索时所找到的文献,他们推举出2309内部可能存在的暗道空间,随后这项假设在一成员以丰富的知识破解谜题后得到证实。

与此同时,MTF-癸久-16按照指示,在当地驻守并维护程序员输入编程直至MBox达到启动标准,然而,2309-1突然出现在附近并对人员驻扎的目的发起疑问,在望见程序员的活动与MTF的防备状态后,2309-1发起攻击并干扰了正在进行的行动。

此次袭击成功抵御并使全体小队成员被传回67站,稍后,V-CN-77队员在完成探索后与Liues和2309-1会合。间隔1小时后,Liues与V-CN-77成员被全体传送回站内,当追问其具体的深层情报时,除V-CN-77交代的事项外,Liues还额外透露接下来的探索可能需要让一些和异学会、岿阳派有着渊源关系的人员合作,之后离开现场。

后记:尽管所有的MTF成员均已传送至67站内部并第一时间接受紧急的医疗救援,然而部分成员还是因为伤势过重不治身亡。藉此我们不得不为殉职成员默哀,但队长向我们交代了有关2309-1的战术方面报告,在接收情报后,择日考虑重组MTF-癸久-16。

同时,我们根据V-CN-77的情报,结合部分来自羽天一对当地的考据资料,可以证实的是,这些在部分案例中失踪人员的去向——起初结论为它们都被归化成SCP-CN-2309的其中一部分。但在进一步地细致考据中,对V-CN-77提供的摄像记录表明,这些人员均受到了架空效应的影响,导致它们即便仍旧具备活性,却再也无法进行高级的思维活动。

此外,一些从其中寻找到的相关架构物表明,形态呈象物符合失踪人员的某些关联要素,但是在由SCP-CN-2309内部存在疑似与禁术有关的异常性质后,被提取的人员导致受到侵蚀并经历了一项[机密]步骤,使得他们作为间接提取对象,成为[机密]并形成提取源,藉此导致对人员的深层实体侵害。

目前,这项情报将作为调查锚点成立,后续将考虑建立探索计划时采取的方针。

——Dr.Ethernes

附录#2309-S_机密通讯:

事件名称:DRD-O-2309

持续日期:6.18~6.22

描述:DRD-O-2309为以SCP-CN-2309异常为中心,发生在Site-CN-67与Site-CN-97之间的站点事件,事件相互独立,且分为三项。尽管事件是依次发生,但其中的联系被证实多与SCP-CN-2309相关。


DRD-O-2309-1:此事件为D-8991,前探索人员已以某种途径返回基准现实,地点位于Site-CN-67的一处医疗病房内,由一医护人员找到后进行报告。D-8991在回归基准现实后其意识活动较为低下,且体检得出全身部位中存在多处异化组织,经测定为翡翠物质;同时,检测方面测得其各项生理机能正常,但其本身状态近似于“植物人”状态,除经证实确实能进行应激感应外尚未任何高级活动的记录。

可能需要详细了解形态呈象物的源段体4对人员的意识驱动方面起到哪些作用。

DRD-O-2309-2:此事件继DRD-O-2309-2后发生,表现为羽天一——一名对古文方面颇有研究的专家,在其进行常规的睡眠活动时检测到RSF指数产生异常,导致他尽管在外表上处于深度睡眠模式,然而任何意义上对其进行的刺激行为均无法在该阶段唤醒。

虽然事件最终以羽天一自然苏醒为结束,但在此期间,通过对其RSF指数导向检测表明,羽天一的精神体疑似以某种途径进入至口袋维度并被传送到2309内部,与2309-1进行过交流接触。

对其进行的询问表明,2309-1曾在交流期间试图诱导他进驻其中,然而当其拒绝请求后,2309-1根据本人说法处于“恼羞成怒”的情绪状态,并试图袭击羽天一却被其卓越的近战手段防御,直至梦醒前依旧处于交手状态。

该申明在后期探索SCP-CN-2309时得到推翻,根据2309-1所述,他根据相应地礼仪款待了这名以精神体形式进入项目内部的人员,并且在聊天当中表明在了解到羽天一的身份后,曾试图靠近战决斗的方式测试他的最高武力上限。尽管这是一项有可能被引申而出的线索,但进一步地咨询却被2309-1以打太极的方式敷衍,现正调查其透露情报的可能性。

DRD-O-2309-3:在Holy•Darklight——即中国分部创始人之一,同时兼民俗学家的研究员,到达Site-CN-67后曾浏览2309,然而此时发生摄像异常,使得其画面呈现2309-1面部视角并持续较长时间的事件。

事件期间,Holy•Darklight第一时间向站点报告异常现象,并试图调整屏幕,但之后,2309-1所透露的系列内容使得他为了获取信息,终止进一步地行动。


根据上述事件的描述,现已建立有关SCP-CN-2309异常原理的调查中心,接下来任何进行拜访的目的都应当以首要目标为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