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32
评分: +17+x

项目编号:SCP-CN-232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基金会在SCP-CN-232-C周围建立Site-CN-1163,用以对SCP-CN-232的异常效应实施监视。当SCP-CN-232发生时,MTF-丙申-04“苇莺”应立即被派遣前往事发地点对SCP-CN-232-B个体实施收容。所有SCP-CN-232-B个体应收容于Site-CN-75-C7昆虫分区的蜂类收容间内,并禁止任何形式的相关互动。一张记载着SCP-CN-232详细步骤的文件被保存于Site-CN-75-C7的内部信息库内。

基金会情报组织对中国境内临近林地的住户实施监视,并对民俗传说故事中与SCP-CN-232相关的信息实施控制并阻止传播。

描述:SCP-CN-232是一种仪式,其具体内容如下:

  • 1.一名人类个体(以下称为“对象”)将不少于十只正处于成年或老年阶段的胡蜂(Vespinae Latreille)装入一个铁笼内,并将装有胡蜂的铁笼挂在一棵桉树(Eucalyptus robusta Smith)下。
  • 2.对象使用铁丝或细绳将一块肉(此处未作限定)作为诱饵放置在铁笼附近,期间对象禁止装配任何驱虫工具及防护工具。
  • 3.当SCP-CN-232-A个体受诱饵的吸引来到铁笼旁边时,对象需将带有绳环的白色布条套在SCP-CN-232-A个体身上作为记号。当SCP-CN-232-A个体离开时,对象需持续追寻该个体不低于2个小时。
  • 4.期间对象跟随SCP-CN-232-A超过2小时后未能成功找寻到其蜂巢的位置,并返回仪式地点;若对象成功找寻到SCP-CN-232-A的蜂巢位置,则会[已编辑]
  • 5.[已编辑]

当对象完成SCP-CN-232时,SCP-CN-232-B个体将会出现。

SCP-CN-232-A是每次均单独出现的胡蜂个体,区别于常规个体,其最显著的特质为其体长可达4-6cm,且对待任何威胁行为均无表现出攻击性。SCP-CN-232-A目前检测到的飞行速度可达2378.4km/h,且似乎并未到达其飞行速度的阈值。

SCP-CN-232-B是一夜行性人形个体,其外表表现为与常规胡蜂科物种无异,但其三对脚为常规人类肢体。SCP-CN-232-B个体具有有限的智能,身高为1.9-2.3m,其身体会不断发出腐肉的气味。SCP-CN-232-B一般会在夜间单独出现在SCP-CN-232仪式执行地点,并会立即朝对象的当前位置前进,在到达对象的当前位置后,其会使用其口器咀嚼对象的头部,并在完全吞下对象的头部后将其身体剩余部分拖拽至SCP-CN-232仪式执行地点并消失。若SCP-CN-232-B个体周围500m的圆形范围内存在人类儿童或婴儿,其会优先前往该人类儿童或婴儿的位置并将之尽量保持存活地携带之SCP-CN-232仪式执行地点处,随后该人类儿童或婴儿将会消失。所有被SCP-CN-232-B个体攻击和吞噬留下的尸体均会畸生出赘生物和脓疮,且即便除骨骼外所有人体组织完全消失,其尸体仍不断发出近似腐肉的气味。

SCP-CN-232-C是一个大型蜂窝,其能够在SCP-CN-232的异常效应触发时凭空产生1个2-10只SCP-CN-232-B个体。此外并无其它异常性质。

附录A:发现记录
于2018年8月13日的清晨6:58,基金会位于中国华南地区执行情报工作的信息监督部门回收到一系列确信相关的求救信号,并派遣外勤特工前往信号来源进行调查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个巨型胡蜂外形的人形个体(经初步分析确认为SCP-CN-232-B个体)正在咀嚼一具人类尸体,且一旁的地上发现有7具失去头部的人类尸体。当该个体发现外勤特工的到来时,便立即用肢体裹挟着尸体向一方向逃离,期间外勤特工领队报告称在追寻该个体的过程中听到有人类婴孩的哭声。随后,当所有外勤特工追踪至一棵带有特殊装置和特殊异味的大型榆树下时,该个体直接消失,对其去向的寻找以失败告终。事发现场仅一名人类个体存活,并被编号为POI-54652后实施监管。

附录B:回收文件
在一次探索SCP-CN-232异常性质的实验中,MTF-丙申-04“苇莺”追寻着该SCP-CN-232-A个体到达了2公里外山腰上的一间简陋木屋,机动特遣队成员立即对那间木屋进行了调查,基金会成员在其内部发现一个完全占据了整个木屋内部空间的完全由人类血肉(大部分为人体脂肪)构成的蜂巢(编号为SCP-CN-232-C),其中若干个单独蜂房的大小均不小于2㎡,且每一道蜂路之间均布满不少于约10000只的胡蜂向蜂房运送蜂蜜。

经多次试验确认,所有产生的SCP-CN-232-B个体均系从蜂巢中的蜂房内中凭空出现,目前此异常现象的机制不明,已在其周围建立Site-CN-1163用以监督和研究该蜂巢。

基金会特工于后续调查中在Site-CN-1163内回收了数页残缺的书信,推测此为SCP-CN-232异常的制造者。以下为书信内容,冗杂部分已去除。

附录C:事故报告
2018年10月5日下午,在Site-CN-1163内部检测到异常的休谟读数强度。MTF-丙申-04“苇莺”被立即派遣至现场实施调查,当时所有胡蜂均在特制蜂巢内,无任何一只在蜂巢外的空间滞留。MTF-丙申-04“苇莺”领队前往查看蜂巢内部的空间时,突然数只SCP-CN-232-B个体冲出蜂房并攻击了站在最前面的MTF-丙申-04“苇莺”领队,随后在现场的数名MTF-丙申-04“苇莺”成员及位于隔间对SCP-CN-232-B实施监视的Dr. Mark被针蛰而死,其余MTF-丙申-04“苇莺”成员立即对现场的SCP-CN-232-B个体实施火力压制,并处决了全部SCP-CN-232-B个体。交战火力涉及到了蜂类收容间#72内部的蜂巢而导致起火,虽及时救火,但仍然导致蜂巢完全毁坏,其内部所有的胡蜂个体均被熏死或烧死,导致在Site-CN-75-C7内用于研究的SCP-CN-232-B个体均立即死亡。

事后基金会人员认为SCP-CN-232的异常已无效化并提交了等级更改申请。但于次日,在中国华南多地发生了数起因SCP-CN-232的异常效应而引发的事故,MTF-丙申-04“苇莺”立即被派遣前往实施调查,若干只SCP-CN-232-B以及SCP-CN-232-C被发现于原来回收SCP-CN-232异常的位置,随后将其实施收容。经后续实验发现,新发现的SCP-CN-232与已归档的SCP-CN-232仅在第五个步骤上有所差异,且每次异常效应触发时所产生的SCP-CN-232-B个体数量能够达到2-10只,为原先所能生产SCP-CN-232-B个体的数倍。在后续的调查中,发现当时在现场的所有人员体内均患有程度不一的肿瘤症状,其中程度严重的个体体内检测出癌细胞,并不断发出腐肉的气味。

已禁止任何相关实验的进行。

附录D:最新资讯
基金会研究员在从SCP-CN-232-C中回收到的文件内破译出了一系列欲肉教塑血术的基础理论,区别于常规的相关设备,此套理论完全异于此前基金会现有的欲肉教塑血术知识,该技术完全依靠施法者自身的奇术造诣以及对EVE粒子的掌控能力,而完全摈弃了对外物的依赖,就所获得的信息中完全可以使欲肉教塑血术普遍化和完全解明相关的异常理论体系。

以下为书信中提及的相关信息:

……古老的铭文篆刻在身,新肉篡夺旧肉所知的众人之痛,受福的触须遍布全身,这是来自[狄瓦语]的祝福,是诸神渴血之造物……

……伟名应祀以孩童之血,但又有何人能够在众生苦难中照摇怹血红的手掌,但无人能得知其伟名,触及其血肉……这里似乎是它应该结束的地方[不明语言],但当一切都到达终末之时,便会重新予以更新。狄瓦人之母已然投身于诸神,我们将寄予痛苦,整体的肉会与未来分离开来,我们便是那伤口的痂……当我们将自身完全奉献予诸神,我们将是一块完整的新肉。

我们不再是Važjuma攀附在亘古的虚无,我们应知晓我们无法同Važjuma一起于虚无中尖啸,但上古的脓疮仍在流脓,血肉的痂不在显现,而智慧的肉亦不复存在……我们只是于垂死之际挣扎的胚种,我们将再无法成为喂食诸神的肉。

或许我们不曾是唯一的智慧的余韵,但我们仍在它们之上,纵使它们已然成为宗族并如同旧时的我们那般,但我们应知晓,Ozi̮rmok的恩泽于仍在流淌血的脉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