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322
评分: +32+x

项目编号:SCP-CN-2322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CN-2322已被安置于Site-CN-41一标准收容室内,基金会人员需24小时监察并记录SCP-CN-2322内出现的影像,相关影像记录应被存储至Site-CN-41数据库内。

现正在寻找通往FP-2322的门径,并尝试通过SCP-CN-2322于FP-2322内发展SCP-CN-2322-1成员作为线人。目前向线人提出以SCP-CN-2322相关情报及技术作为交换,线人需记录其梦境及日常生活见闻,每周回传一次。

描述:SCP-CN-2322为一座类人形雕塑,高约3.6米,四肢被拉长后缠绕自身。该雕像由未知材料组成,表面光滑且会出现内容特定的影像。SCP-CN-2322可对特定人群造成精神影响,具体表现为使受影响者认为自己被命令进行某种活动。据推测命令一般出自于受影响者的主观意愿,由受影响者自行判断是否完成指令,未完成指令者将死亡。SCP-CN-2322疑具有现实扭曲性质,可为其影响者提供协助。现有进一步研究表明,SCP-CN-2322可能导致受影响者做出非理性判断。

SCP-CN-2322-1为一受SCP-CN-2322影响团体的统称,主要活动于一门径未知的自由港FP-2322“都市”内。SCP-CN-2322-1组织松散,成员之间联系较少,尚不存在明确的组织者。成员基本上分散于FP-2322外城,一般具有熟练使用SCP-CN-2322现实扭曲性质的能力。大部分SCP-CN-2322-1对SCP-CN-2322了解较少,并不知晓“指令”的产生规则。根据“都市”内线人回传观察报告,推测SCP-CN-2322表面展示图像应为SCP-CN-2322-1成员日常生活片段,内容可能受SCP-CN-2322-1人员主观意愿影响。

有关SCP-CN-2322及FP-2322的更多信息正在探索中,主要通过SCP-CN-2322-1成员收集相关情报。

附录1:SCP-CN-2322-1成员Mercur回传观察记录

你可曾经历过闭上双眼后看见震颤的光芒,像是炫目的光带中分布着阴暗的黑影,从中心向四周散开,变换着不规则的形态。当我入眠时,便会看见鲜红的,震颤的光芒。它逐渐浮现,仿佛扰人的噪声环绕,我睡的很好。向来如此,它们将到场,我无比准确地记着那些数字:53根手指,14只耳朵,3枚眼球。它们靠近了我,我能看见它们的搏动,但我听不见声音。手指爬上了我的脊梁,我能感受到它们微微地震动,按压着我的皮肤。它们沉默不语,我听见了他们的声音,正如记忆中一样,高声地惨嚎着,我的心脏开始跳动。

这噩梦已伴随我2年,自始至终,我知道它将纠缠我一生,但我并不为此而感到愧疚。这里并非是内城,每个人都在为生存努力地挣扎着。对指令的信奉或许代表着不需要为填饱肚子而奔忙,但每一个指令对我们来说都是生死抉择。那些人可能这是吃了些苦头,但我确实要为自己的生命安全而烦恼。对于一条鲜活的生命来说,这些小苦头又算些什么呢。

或许执行指令本应如此,我不得不承认,无论是什么地方都有怪胎。我的搭档,我无法理解她的做法,她似乎把指令当做了一条条简单的脑筋急转弯,虽说之前我也听说过有人通过念出“圆周率π”的方法完成念完π的指令,但每一次都确实会让我感觉到恐惧,因为如果踏错一步,我也要跟着陪葬,不过解决指令后的恍然大悟感……很有趣。

说实话我开始有点迷上这种感受了,有这样的搭档真好啊。

一个人走在街上,感受脚踏在青石板上的触感,我有些迷茫。指令要求去痛殴一个蹩脚的音乐爱好者,这家伙几乎每天晚上都在街头用二手音响放歌,照理来说这应当是最简单的一类指令,不过我在想是否有更好的解决方法。

我慢慢地挪到了他的门口,敲了敲门。应门的是一个青年人,居高临下地打量了一下我的衣着,问:“请问这位执行者来这有何贵干?”他身上套着一件旧礼服,里面穿了件睡衣。我努力地把目光避过去,为了防止笑场。“很抱歉来这里打扰您,但指令现在希望痛殴您一顿。”他的表情似乎有些窘迫了,额角渗出几滴油汗,面色也逐渐成了黄白,双眉向中间蹙起来。我便去看周围的情况,努力忍住了笑。“还想请您能别在街道上放您的那些‘珍藏’,不然下次,来的可就是一队执行者了。”我轻轻地抽了他一耳光,便走出了那栋矮小的小楼“这次权可当便宜你了。”

似乎能听见耳后一个愤怒的男声嘶嚎着“天杀的指令”,我笑了出来。事实上,并不是只有她能做到,每个人都能,或许指令在乎的是“你认为自己是否完成了指令”,而当你认为自己已经完成时,它便不会再纠缠些什么。我或许也能做出改变,至少是像她一样?我不确定。

一个人出了门,她也并没有拦,似乎也知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走到街上,黑沉沉的见不到一个人,只能看得见脚下灰的石板路,踏上去,发出一点点冰冷地撞击声。往回看一看,似乎也已分不出来哪里是家,只见一篇灰色的方块,在漆黑的夜幕中聚集而排斥着,慢慢地把一栋栋楼吞进去,吞进去。我转过头去,尽量不去理它,继续走自己的路。远处传来几声犬吠,是内城的人又在放狗咬人了,血气逐渐涌上来,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呢。

它要求我去杀一个孤儿院院长,在我流落街头时,“孤儿院院长”这个职业或许还没有出现。低着头,沿着路,走向深宵中的孤儿院。我曾无数次设想过如何让刀刃贯穿人体,但现在我有些迟疑了。如果我真的按照这次的指令行动,她会怎么看。在都市深宵中,孤儿院接近了。它的祝福是好用的,没废什么劲便翻过了围墙。轻轻地踩在墙内的青草地上,便看见了一座砖房。我慢慢地摸进去,屋内是一股很好闻的木材味,但是已经熄灯,想是孩子们早已睡着。到了二楼,模糊地看见黑暗中是十几张小床,有一把躺椅摆在窗前,上面躺着一个老人,看不清神色,只能看出很瘦,直僵僵地躺在椅子上,像是个骷髅绷着一张黄白色的干皮,打上一棍就会散成一堆白骨。

他似乎看见我了,只是轻轻地说:“夜已经深了,先生,请您不要吵醒了孩子,随我到外边来谈谈吧。”他起身,佝偻着出了门,我也便茫茫然跟了上去。他在外面点起一盏小灯。在昏黄的灯光下,我们互相打量着。他先开了口:“这位先生……想是指令派来取我一条狗命的吧。”灯光照在他的脸上,是窘迫,还是恐惧,又或是一份解脱,我说不准。他顿了顿:“我唯一的愿望就是让这些孩子能够活下去,如果它能听到的话,我希望孩子们能成为执行者,好吗。”灯光闪烁,跳动着,变换着,正如在梦中一样。我感受到刀锋割开肌肉,但我没有听见尖叫,在楼上,孩子们仍然安眠。

踏在回家路上,脚下却软绵绵的没底,手上虽然已洗干净,但仍能感受到粘稠的触感。秋末的冷风刮个不停,在建筑之间发出阵阵怪声。后背渗出一大片的冷汗,把上衣黏在身上,我在冷风中战栗着。远处的内城向周围射出光芒,白的,黄的,红的,紫的,都仿佛铁一样冷而硬地投射出来,又仿佛一道道怪异而绚丽的光圈,从中心扩出来,直通天际。这边是迷雾中都市的星光,我感到恶心,勉强忍住了反胃感,支持着回了家,不敢看她的反应,一夜未眠。

附录2:收集自SCP-CN-2322的影像记录

记录开始于一片墓园,周边建筑以灰色为主,画面较暗,可看见一未知女性。

[未知女声]:谢谢你能来陪我,Mercur,我现在感觉好多了。

Mercur:这是应该的,Phere,说实话,我对这件事感到抱歉……

Phere:我无法理解,Mercur,他是个平和善良的人,在城里也没什么仇家。他还要照顾那几个孤儿,我不知道是什么人会对这样的人下手。

Mercur:我不知道……

记录者将视线移向一旁的墓碑。

Phere:你说这会是执行者做的吗,像我们一样的人?

Mercur:我说不准……这或许只是一个巧合,在这座城市每天都有许多人死亡,其中或许也有不少孤儿院院长。

Phere:发生什么了吗?今天的指令,你接到了吗?

Mercur:我说过了,Phere,或许我们可以一起离开。

Phere:我早该料到了,或许我的这些行动已经让他不满了。

Mercur:我们可以去寻求庇护!天啊,总是有办法的,我不一定要执行那个指令。

Phere:我们是搭档,Mercur,团灭是最坏的结局,我们总要有一个人活着。

Phere:算是我求你了,完成这个指令,然后活下去,好吗。

Phere:谢谢……

画面变为黑色

以下内容为Site-CN-41驻站AIC与Mercur奇术通讯记录

Mercur:我已经为你们提供了足够的情报,现在该你们支付报酬了。

rnmfabj.aic:这是自然,请问您需要哪些方面的情报?

Mercur:我想要知道关于指令的情报,它的制作者是谁。以及如果可能,能否请你们毁了它。

rnmfabj.aic:SCP-CN-2322可对特定人群造成精神影响,具体表现为使受影响者认为自己被命令进行某种活动,据推测命令一般出自于受影响者的主观意愿,未完成指令者将死亡,该进程无法终止。SCP-CN-2322疑具有现实扭曲性质可为其影响者提供协助,现正在进行进一步调查。

rnmfabj.aic:以上是您所需要的情报,请问还有什么能为你服务的吗?

Mercur:……指令怎么可能出自我自身的意志,这……我总不可能想杀了自己搭档和她的家人吧。

rnmfabj.aic:根据您第一次回传的情报,您对您的搭档的感情或许并不……当然,这方面我无权多嘴。

Mercur:你又懂些什么呢……我想拜托你们毁掉它,可以吗。

rnmfabj.aic:很抱歉,但是您现在的行为可能受到了异常影响。无论是为了您自己抑或是为了基金会,希望您能够理性地做出决断。斯人已逝,但是所有人都要为了自己考虑。

rnmfabj.aic:但是我想Matyr博士的描述可以更直观的帮您理解这个异常?她说SCP-CN-2322并不是什么发号施令机器,它不过是一个愿望机,一个能够帮你直面自己的机器而已。

记录开始于一个墓碑前,一只手紧张地抓住墓碑,记录者向周边的玻璃张望,可以看见记录者眼圈红肿,面色灰白。墓碑上雕刻“Phere及其父之家”

致Mercur,在读完自然常数e之前不要回家。

记录者离开殡仪馆,此时太阳已经升起,记录者在建筑的阴影中瑟缩地摸索。

2.71828 18284 59045……

清白的日光照下来,在都市上空显出神性的光晕。

……23536 02874 71352 66249……

记录者看见孩童在房屋间嬉戏,记录者可以听见音乐家的高歌,记录者在熟悉的建筑前停下,随即离去

……77572 47093 69995 95749……

记录者仰面朝天,用手轻轻擦拭,可以看见手上的水渍。

Mercur:……66967 62772 40766 30353 54759 45713……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