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332

评分: +39+x

来自RAISA的通知

该文件指代对象尚未被确认存在,相关人员应仔细审阅。

项目编号:SCP-CN-2332 3/CN2332级
项目等级:Safe 机密

特殊收容措施:河流-2332所在区域无需特别封锁,但仍需尽量减少人员进出以避免可能存在的精神影响。MTF-壬戌-25“梦影一瞥”应伪装为护林员小队,劝阻试图靠近河流-2332的旅客。如旅客拒绝返回,则无需进一步阻拦。

描述:河流-2332为原██河,位于中国东北。在发现SCP-CN-2332后被基金会编码为河流-2332。应注意河流-2332本身无异常,其仅作为SCP-CN-2332的载体而存在。

SCP-CN-2332的真实性存疑,为一处无法观测的陆地,通常被记录为河流-2332的第三条河岸1。由于任何河流在通常情况下只具有两条河岸2,且一切试图在基准现实中使用影像记录SCP-CN-2332的尝试均告失败,故SCP-CN-2332可基本确定为虚构。

尽管SCP-CN-2332并不存在,但仍有部分人员报告称发现河流-2332具有第三条河岸,在随后的精神检测中被鉴定为正常。出于此原因,有关部门决定在确认SCP-CN-2332不存在前保留其编号,由Area-CN-15定期检视。

附录CN2332/1 河流-2332探索记录

指挥者:Dr. Gercery

探索者:D-22987


<记录开始>

Dr. Gercery:D-22987,你已进入河流-2332。请随时报告任何特殊感受。

D-22987:没问题。其实你真的可以叫我真名,这儿只有咱俩聊天…

Dr. Gercery:D-22987,请注意你的言行。

D-22987:好吧,没劲。

省略20分钟无关内容

D-22987:你们为什么不能给艘好点的船呢?摩托艇也可以啊。这艘橡皮筏实在是太慢了,基本上只能随波逐流啊。我告诉你,我从小就在海边长大,你给我一艘摩托艇我保证用一半时间跑完全程。

Dr. Gercery:你的任务是探索此地可能存在的异常效应,而不是竞速。我建议你好好坐下感受四周。

D-22987:行吧。

D-22987在橡皮筏上躺下。

D-22987:也有很久没自己一个人在船上这么漂流了…记得我小时候经常自己跑到码头,找一艘拴好的空渔船躺在里面。数着天上的云和时不时飞过的海鸥,就能消磨一下午时光。

D-22987:有些时候看着日头一点点向西边沉下去,在船舱里渐渐看不见太阳。然后在天空的另一边就是冷蓝色,慢慢褪成黑色。好几次躺着躺着就睡过去了,吃晚饭的时候我妈满码头挨条船找我,时不时还喊两声。我哪里能回答哟,睡得正香呢。她找到我了,就会提着我的耳朵把我拎回饭桌上吃饭,我往往还沉浸在梦里来着…

D-22987:当时睡觉的时候还总会做梦,到后来随着工作也是一倒头就睡了,就算做了梦醒来也什么都记不得了啊。

D-22987:我记得有一次,系船的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当时我睡着了,那渔船就漂到了海上,一点点从码头漂远,还差点漂出了海港。我妈不会水,看见我在的船漂走了只能干着急,在岸上高一声低一声地喊我的名字。那天我睡醒之后从船上站起身,看着好几十米外我妈正在那一边喊一边招手,我才连忙把船划回去…那天挨的骂最狠了…后来很久,我做的梦都关于这个。

D-22987:…真是…怀念啊…

麦克风传来轻微的鼾声,D-22987睡着了。

Dr. Gercery:D-22987?

Dr. Gercery:D-22987?请回应!现在别睡觉!

Dr. Gercery:D-22987?请回应!

D-22987无回应。

一小时的静默,期间所有呼叫均告失败,持续有鼾声传出。

D-22987:啊…不好意思,刚才睡着了。

Dr. Gercery:下不为例。根据GPS显示,你已经快接近河流-2332本次探索区域的终点了,没有异常情况吗?

D-22987:没啥情况。我刚才做了个梦,感觉和真的一样…好久没做梦了。

D-22987:嘿!那边是你们的人吗?

Dr. Gercery:我们的接应人员尚未到位,那可能是无关游客。

D-22987:等等,她站的位置不对。她—她不在河岸上,不,她站在河岸上。但,但不是这条河岸,不是那条河岸。

Dr. Gercery:D-22987,能听见我说话吗?你的声音断断续续的。

D-22987:那是…河的第三条岸。我没看错,在左岸和右岸之间还重叠着一条河岸…见鬼,这不是重叠,我…我说不出来…

D-22987:那人在冲我招手…我得把船划近些…她站在第三条河岸上,就在那…很快…很快就可以到…

GPS记录D-22987正在按圆形轨迹划船。

D-22987:近了…我能看见她的脸了。我好像认识她…她…

Dr. Gercery:D-22987?我检修了线路,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D-22987:妈?

Dr. Gercery:什么?

D-22987:妈,你怎么在这?这儿是…

D-22987:操,操,别,妈!妈!

<记录结束>


补充记录:Area-CN-15派出人员接回了处于哭泣状态的D-22987,并随后进行了心理测试和访谈。测试结果均显示正常

在访谈中,D-22987称看到的人影是他已过世的母亲。在被询问人影站立的位置时,对象起初拒绝准确描述,只将其表述为“河流-2332的第三条岸”,在接受心理疏导后同意作出进一步描述。此外,对象随身携带的基金会特制录像机并未记录到任何异常影像,且各类计数器显示正常。

附录CN/2332/2 Dr. Gercery递交的报告节选

我让二十四名D级人员进行了探索实验,其中二十一名没有任何反应,但有三名宣称自己看见了SCP-CN-2332。下面是我归纳的三人相关数据及描述整合。

D-22987,前渔民。因发现年迈母亲真正的死因为被村里的混混绊倒,而持刀杀死两名混混并被捕入狱。起初试图让他开口描述SCP-CN-2332的尝试失败了,但经过长时间心理疏导,他告诉我他看见的SCP-CN-2332是一条类似海边堤坝的人工建筑,首尾均不可见。他的母亲正站在堤坝上冲他招手,但在他试图登上堤坝时,SCP-CN-2332消散了。

D-79201,前护林员。因失手点燃森林,酿成了森林火灾,造成数十人死亡而入狱。长期的自责让他陷入精神分裂,形成了两种不同人格。在采访时,两种人格先后出现并提供了两种描述。较为善良的人格认为,他看见的SCP-CN-2332和河流-2332的左右岸并无不同,都覆盖着茂密的森林。而略显偏激的人格称,他在看见SCP-CN-2332正在熔化为液体3,向他怒吼着扑过来4。在熔化的SCP-CN-2332刚刚接触到橡皮筏时,D-79201摆脱了其影响。

D-20152,前作家。入狱原因不可考,曾患轻度抑郁症。在得知Area-CN-15正在进行对河流-2332的探索时主动要求参加。对象结束探索后心情愉悦,并在宿舍内创作了一篇短篇小说,并称“找到了多年消失的灵感”。根据她的描述,SCP-CN-2332时时刻刻变换着形状,她至少看见了超过四十种不同形态。5D-20152在发现SCP-CN-2332后,立刻驱船前往,但在接触到SCP-CN-2332时后者消失。

基金会情欲部的心理检测均显示三人的情绪处于正常状态。除迷茫感增加少许外,各项指标与探索前基本相同。由此推定SCP-CN-2332的精神影响能力较差或不具备精神影响能力。

除此之外,三人对于SCP-CN-2332具体位置的表述几乎没有不同。SCP-CN-2332被描述为“交叉于河左右岸之间的第三条河岸”。当三人被询问“河流-2332如何在同时具有三条河岸”时,均认为该现象无法具体解释,亦无法绘制示意图。当在有人陪同的情况下重新回到河流-2332时,三人认为这不是他们在初次探索时所见的河流,但有“一种熟悉感”。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目前,三人均对SCP-CN-2332产生了不同程度的遗忘,已经难以再次描述其具体形态和位置,原因待查。

考虑到迄今未能拍摄到任何异常影像,建议对SCP-CN-2332是否存在这一问题持保留意见,我将持续实验。

附录CN/2332/3 D-9981访谈记录

前言:D-9981曾是一名心理学家,在对河流-2332的探索中自称观测到了SCP-CN-2332。


<记录开始>

Dr. Gercery:晚上好,D-9981,我现在来找你是想谈…

D-9981:那条河,对吗?

Dr. Gercery:更准确地说是那条河岸。

D-9981向后仰倒在扶手椅上。

D-9981:你还想从我这里挖出什么呢,亲爱的博士?我把我看见的河岸完完整整地写成了报告给你,没有半点遗漏。或许你会有兴趣看看20152写的书?

D-9981从怀里抽出一本书,封面上写着《致曾存在于生命中的梦境》。

Dr. Gercery:把书收起来,作家。我要求你再复述一遍那天你所看见的河岸。

D-9981:好—好,顺您心意,尽管毫无必要。

D-9981清了清嗓子。

D-9981:我自己开着你们给我的橡皮艇,大概开了四五个小时?我就看见了██河的第三条岸渐渐浮现出来。它就在我前方不远处,横亘在两条原本的河岸之间。

Dr. Gercery:我知道我问过很多遍,但我还是要问,一条河是如何拥有第三条河岸的?

D-9981:当然…当然…一条河是不会有三条真实存在的河岸的。

Dr. Gercery沉默了数秒。

Dr. Gercery:你上次不是这么说的。

D-9981:对,这是我今天刚刚记起来的。三条河岸虽然不可能同时存在于现实,但如果第三条河岸是虚假的呢?如果这条中岸,仅仅是虚幻的漂浮于河水之上呢?

D-9981:不好意思,说远了,我接着说。当我看见第三条岸—也就是你们说的SCP-CN-2332时,我就完全沉浸进它背后的景象了。我看见月色扭曲成各种形状,我看见堤坝的结构由石变木,我看见各种奇异的动物穿梭在中岸背后的世界。那是奇幻的领土,想象力的窠巢,现实中所无法存在的。

D-9981:这让我想起我的童年,那时我每天都看猎奇故事,每天晚上做梦总是会梦到各种奇怪的东西,但醒来后转眼就会忘记。那一个个夜晚里,我记不清丢失了多少梦境。

D-9981:我操纵着船向中岸驶去,当时的我满心只有对抵达那里的渴望。但我刚才说过,对吧?中岸并不真实存在,只是一个虚幻的泡沫。所以在我即将到达那里时,泡沫就破碎了,我回到现实。

Dr. Gercery:你上一次告诉我,你无法描述SCP-CN-2332的详细信息,因为你已忘记它。

D-9981:但我也可以在不经意间想起,不是么?一些你以为遗忘的事物,总会悄然回到你的脑海。

D-9981对着Dr. Gercery眨眨眼。

Dr, Gercery:(叹气)最后一个问题,你认为自己为什么可以看见SCP-CN-2332?

D-9981:博士,您多久没做过梦了?

Dr. Gercery:有二十——请先回答我的问题。

D-9981:我希望您自己开着船,去██河上看看。

<记录结束>

附录CN/2332/4 Dr. Gercery探索记录

前言:于2031/07/15,Dr. Gercery私自驾驶一艘快艇进入河流-2332,并开启了麦克风自动上传功能。


Dr. Gercery:所以…我听了他的建议,自己来了这里。

Dr. Gercery:他没有直接对我说明白…但我觉得我明白了他的意思。如果探索证明我是错的,我会请求上级惩罚我的轻率行为。

2小时的沉默。

Dr. Gercery:我多久没做过梦了?二十年,还是三十年?我自己也记不清了。我只记得在一天深夜,我向往常一样睡下,进入梦乡。我梦见了一棵巨大的枫树,上面挂着五彩斑斓的叶子,风一吹,那些叶子就簌簌地落下来。可不等到接触地面,那些五色枫叶就成了一艘艘小船,向我无法企及的远方驶去。

Dr. Gercery:梦里的人做事是无法预料的,比如那个梦里的我。我像发了疯一样追赶那些枫叶船,可只能看着它们越开越远。

Dr. Gercery:从那之后,我没再做过梦。

1小时的沉默。

Dr. Gercery:我有些时候会想,我的梦去了哪里?它们是跟着那些枫叶船开走了吗,还是消融在了深夜里?我痛恨自己忘记了儿时多彩的梦境,抹去了灰色生活中的最后一抹亮色。

Dr. Gercery:我问过几名同样不再做梦的同事。他们的梦也是在一个晚上突然离自己而去,不再回来。而经过漫长的岁月,他们大多只记得自己做的最后一个梦,其他的梦境就遗失在繁杂的生活中了。

Dr. Gercery:但现在,我觉得我能把失去的梦找回来。

1小时的沉默。

Dr. Gercery:快到了。

30分钟的沉默。

Dr. Gercery:我…我好像能看见了。

Dr. Gercery:影影绰绰的中岸,正在河水上浮起。

Dr. Gercery:他说的没错,第三条河岸并不真实存在,它从我能看见的河的起点,一直延伸到河的尽头。但这只是虚幻的假像,记录不下来。我们只能自己感知到自己正在做梦,或许借助科学仪器可以发现他人正在做梦,但是你怎能用摄像机记录下你自己的梦境?

Dr. Gercery:再靠近点,我就能看清中岸背后的世界。

5分钟的沉默。

Dr. Gercery:果然。

Dr. Gercery:无定形的翼龙…糖果树屋…巨人国大冒险…

Dr. Gercery:我早已遗失的梦境。

Dr. Gercery:中岸不存在。

Dr. Gercery:我有预感,如果我驶向中岸,我会在接触的一瞬间醒来,就和之前每个人一样,从此再次失去自己的梦境。

Dr. Gercery:但…梦是一定要醒的啊。


后记:当日凌晨,Dr. Gercery返回了监测站点,受到了三级违纪处分。

于2021/7/20,Dr. Gercery提交了对SCP-CN-2332描述的更新,节选如下。

…SCP-CN-2332是人类所失去的梦境的总和,以河流-2332为依托而形成…当失去做梦能力的人类进入河流-2332的特定区域,则会观测到SCP-CN-2332…鉴于SCP-CN-2332的本质为虚幻的梦,故其无法被第二人观测,观测者亦会迅速遗忘…

目前,相关部门正对这一更新进行审核,尚未正式更迭文档。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