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341
评分: +28+x

指派站点 站点主任 研究领队
Site-CN-71 林俊傑 Mel "Scarlet" Lor

项目编号:SCP-CN-2341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2341应被收容在Site-CN-71位于D3区的人形收容间#SP-D03中,与项目进行的任何直接肢体接触均不被允许。

描述:SCP-CN-2341为一亚裔女性,曾用名为古村█,现年龄16岁,身高162cm,体重45kg,患有失音症。项目右手肘附近有一纹身“节奏小姐,反大麻玩家™(中国)出品”。

SCP-CN-2341待机时,其会露出笑容并主动向附近的人类个体招手,吸引注意力。若该人类个体接受并与其牵手(此时该人类个体转化为SCP-CN-2341-1),项目便会进入激活状态。根据周围环境,可能触发下述两种异常性质之一:

异常性质I:

若两名个体附近有用长方形砖铺成的人形道,项目会主动将-1个体引导至该地板或地面上。不论-1个体接受或拒绝其请求,一旦项目站定,该地板沿道路前进方向将进入以下状态。

此时,地板上的数个砖块(每行1一到两块)会发出亮度较弱的黄色荧光,-1个体必须以先行后列的顺序逐个踩在方块上。若其足部踏在高亮砖块外,又或跨行踩到砖块,一位与SCP-CN-2341长相、穿着完全相同的拷贝将在-1个体身边突然生成。SCP-CN-2341会一路跟随-1个体行走,除非-1个体主动挣脱,否则项目会保持牵手。拷贝体亦会在稍远处跟随-1个体前进。

上述异常状态将在-1个体踩遍全部高亮砖块后消失。SCP-CN-2341会在踩砖块完成后放开手,和拷贝体一起与-1个体挥手告别,同时拷贝体消失。若-1个体完美完成踩砖块的挑战(项目拷贝不会产生),SCP-CN-2341还会给予-1个体一次拥抱。

异常性质II:

若两名个体正处于下小到中雨的露天环境,并且周围有水坑或湖面2,项目会主动将-1个体引导至对应位置。不论-1个体接受或拒绝其请求,一旦项目站定,该水坑或部分湖面将进入以下状态。

此时,每当水滴落在水面,就有一定概率发出亮度较弱的红色荧光,其范围随涟漪扩散而增大。直至直径为20cm左右时,荧光消失。-1个体需要在荧光未消失时用手指轻弹水面的亮光位置,若其出现遗漏,一位与SCP-CN-2341长相、穿着完全相同的拷贝将在-1个体身边突然生成。SCP-CN-2341与诸拷贝在-1个体进行弹水面行为时会全程将其盯住。

上述异常状态将在-1个体持续5min该行为后消失。SCP-CN-2341与其拷贝体会与-1个体挥手告别,同时拷贝体消失。若-1个体击打荧光无遗漏(项目拷贝不会产生),SCP-CN-2341还会给予-1个体一次拥抱。

到此为止,-1个体也将解除异常状态,转化为普通人类个体。其仍可以选择再次与项目牵手,反复触发异常性质。

历史:20██年11月,香港培正中学报告了学生古村█(即SCP-CN-2341前身)的失踪事件。该失踪学生被反大麻玩家进行了异常改造,并于失踪报告发布后15天再次出现。第一名目击者为王██(下称作PoI-CN-2341),系培正中学学生,与古村█同龄,背景资料显示二人自幼儿时便住在近邻,数十年来,双方家庭关系密切。

经附近摄像头确认,PoI-CN-2341发现SCP-CN-2341后,触发了超过10次异常性质I。由于每次PoI-CN-2341都无失误地进行踩砖块,项目的复制特性未被发现。虽然地砖产生的荧光很明显,但一小时后才有人向警署报告了情况,并被基金会人员察觉。Site-CN-71的成员与警署联系后,对相关目击者和项目途径的区域喷洒了A级记忆删除药剂。

然而,项目被捕获后,一名警察准备将其用手铐锁住,导致二者握住手。适逢阵雨,且路面存在积水,这使得该警察在附近一片水坑触发了异常性质II。最终,多达███个SCP-CN-2341的拷贝生成,挤满整条文福道3,造成短时间交通堵塞。基金会成员不得不再次散布A级记忆删除药剂减小事故影响。

附录1:目前为止,基金会人员未能与异常进行有效沟通:研究员试图与其进行笔谈或以点头摇头作答的访谈,均未得到回应。而且项目主动表达的意愿,从未超过自身的基本生理需求(包括就餐、如厕、洗浴等)。尚不知晓是反大麻玩家对项目的异常改造导致了上述消极反应,还是之前就已如此。

附录2:近日,基金会网络爬虫截取到了疑似与SCP-CN-2341相关的电子日志记录。经查,发帖者为PoI-CN-2341。SCP-CN-2341的出现对其过往记忆的影响仍无法忽略,基金会将持续关注该人士的后续行为。

我还记得,四五岁的时候,曾和邻家的妹妹一起,沿着小区门口的步道,又跑又跳。

幼稚园下学的时间总是很早,放学回来的时候,路上没有什么人。我和她就在这几条路上,玩着踩路砖、跳影子的游戏。

城区内的高楼鳞次栉比,但大树也不少。炎热的天气里,边跳格子、边踩影子,二人在路上打打闹闹,在树下说说笑笑,这就是我们的放学路。

又是几年过去,她的家长给了她一部随身听。我想听听看,她答应了,把耳机分给我一半。开始,我以为里面是儿童歌谣、成语故事,结果耳朵里突然一句“喝”,一句“叱咤风云”,把我惊得一哆嗦。她竟然爱听这些?那是陈小春、陈奕迅、刘德华、刘若英,家长们最喜爱的一代华语流行。

那随身听突然就有了魔力一般,将我迷得神魂颠倒。不由自主地,我的手势与步伐,变得傻傻的了,我的小脚在地砖之间来回蹦跶,整条路都变成了跳舞机。突然,“啪”地一声,耳机被粗暴地拔了出来,掉在了地上。我想,是不是她生气了?扭头便看,然后才发现她也跳起来了,耳机是被抖下去的。哈哈,穿着裙子的她,做出那种热血的步伐,真的很不相称诶!音乐落在地上,二人对视,立马哈哈大笑起来,这就是我们的童年。

不知为什么,关于她的记忆,越是靠近现在,越不清晰。高中的我,已经忘记她去了哪里。不知是不是产生了错觉,我总觉得她就在我的身边。可是我将邻居搜寻个遍,也没有她的消息。

是记忆欺骗了我呢,还是命运欺骗了我?

我的记忆又开始模糊,所以打算把这些记录下来。

这样,待我将来有时间回首往事,我会发现,我傻过,蠢过。

但也快乐过。

附录3:在对SCP-CN-2341执行收容前,在搜身时找寻到了一副随身听,疑似与PoI-CN-2341所描述的相同。该随身听的耳机上缠有一根纸绳,展开后记录了如下内容。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