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386
58.8%41.1%
评分: +6+x
评分: +6+x

项目编号:SCP-CN-2386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CN-2386目前存储于Site-CN-104标准低危物品储物柜内。每年中元节前后禁止将其取出。

描述:SCP-CN-2386是一个金制面具,任意人员在与其产生物理接触时将不定期地听到一系列模糊的杂音。将项目置于面部后,人员可自周围环境中观测到一部分浮动的外观类似云团的透明物质。尚未明确其代表的意义。

值得注意的是,在站点内发生收容失效时,由SCP-CN-2386发出的声音音质会出现一定提升,“云团”数量亦会显著增加。

于2013年8月21日,SCP-CN-2386发出的声音首次为可清晰辨认的人声。透过项目观测到收容间内存在一个五角星形状的半透明实体,推测其为声源(将该实体编为SCP-CN-2386-1)。正在执行例行检查的研究员立即对其进行了一次访谈。

受访者:SCP-CN-2386-1

采访者:研究员陈立

<记录开始,2013年8月21日9时13分>

SCP-CN-2386-1:陈博士?听得到我说话吗?

研究员陈立:听得到,请问您是?

SCP-CN-2386-1:能告诉我现在的日期吗?

研究员陈立:2013年8月21日。

SCP-CN-2386-1:一年了啊……

SCP-CN-2386-1:我是隶属于本站的申元白特工,不,应该说是申元白的灵魂。我在去年出外勤的时候,那个,死了。直到刚刚恢复意识时才发现自己飘在站点的天花板上,身体也是半透明的。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大家也都听不到我的声音,好在刚才我想起你从前跟我说过这个金面具可能是靠共振传声,还有那些云团是死人灵魂的猜想,才跑来验证了一下。

研究员陈立:我确认一下,您确定自己的身份是Site-CN-104的驻站特工申元白没错吗?

SCP-CN-2386-1:对。

研究员陈立:这恐怕不太可能。

SCP-CN-2386-1:你想说申元白还活着,是吧?我在来之前也在员工宿舍里看到他了。

SCP-CN-2386-1:这正是问题所在。

在SCP-CN-2386-1的请求下,Site-CN-104人事部查阅了申元白特工在2012年及2013年的履历。

受访者:SCP-CN-2386-1

采访者:研究员陈立

<记录开始,2013年8月21日10时54分>

SCP-CN-2386-1:怎么样?

研究员陈立:根据您的论述,我们核查了申特工在去年及今年的个人履历,但没有找到你所说的致你死亡的那次外勤任务。

SCP-CN-2386-1:什么?你们看仔细了吗?就在12年11月,在西安阻击[已编辑]啊。

研究员陈立:已录入信息系统内的MTF行动记录中没有这一条。如果你坚持的话,我们可以像其他站点提出联合调查申请,但需要花费的时间恐怕会长一点。

SCP-CN-2386-1:没关系,我可以等。

研究员陈立:好的。还有一件事,我们需要您提供一些能够证明自己身份的证据。

SCP-CN-2386-1:什么?

研究员陈立:您自称为申元白特工死后形成的灵体实体。然而,根据现有文书记录,当前服役于“大洞兵”的现役特工申元白为其本人的概率要高上许多。申元白特工在过去六个月里接受过三次体检、一次深度体检,没有被测定出任何不符合标准人类定义的身体体征。

SCP-CN-2386-1:也许是你们的仪器不够有效。

研究员陈立:不管怎么说吧,如果能拿出一些足以证明身份的证据,就能够更加有力地说服主管出力为您查清这件事情的真相。您既然在基金会任职过一段时间,应该也清楚走常规流程的话遇到的官僚主义阻力会有多强吧。

SCP-CN-2386-1:你要我怎么证明我是我?

研究员陈立:人事部帮我从您的档案里整理了一些关键信息,我会从这里面提一些问题,如果您能回答出来,就能说明您至少拥有本人应有的个人记忆。

SCP-CN-2386-1:问吧。

研究员陈立:您是在哪年的哪家诊所拔了智齿?

SCP-CN-2386-1:这玩意记在我的档案里了?

SCP-CN-2386-1:这种细枝末节的事情谁还记得啊,能不能问一点正常的。

研究员陈立:您上一个QQ号注册时用的第一个密码是什么?

SCP-CN-2386-1:啊?

研究员陈立:就是那个昵称叫酷酷……

SCP-CN-2386-1:这个就不用说出来了。

SCP-CN-2386-1:那个,我本身就不是个记性很好的人,那个账号我也是因为把密码弄丢了才换的新号。而且死过一次了以后虽然对死前那阵的事情印象很清楚,但再往前的就有点模糊了。

随后,研究员继续向SCP-CN-2386-1询问了数十条关于申元白特工的个人信息。SCP-CN-2386-1正确解答了其中约三分之二的问题。

于当日13时,站点内重新对申元白特工组织了一次深度身体检查。对其血液的化验结果、对其皮肤切片的研究结果、对其生理结构的放射摄影结果均完全符合此前由O5议会制订的标准人类定义规范。对申元白特工的个人信息问答测试结果略高于SCP-CN-2386-1的测试成绩。

受访者:SCP-CN-2386-1

采访者:研究员陈立、特工申元白

<记录开始,2013年8月21日14时42分>

特工申元白:好吧,你们这么认真对待这个事我也还是可以理解的,异常不讲道理,对吧?不过实际发生在我身上,我的直观感受就只能用两个不怎么文雅的字来形容了。

SCP-CN-2386-1:你怎么会记得元石1的生日?我不是最讨厌庆祝生日那一套的吗?

特工申元白:以前是不记得的,不过2月份的时候妈听元石说我没给他发生日祝福,大晚上的打电话训了我一顿,之后就记住了。

特工申元白:还有什么要我做的吗?

研究员陈立:在我看来初期调查的结果已经非常清晰了。

SCP-CN-2386-1:还不够!你们不能去找O5要些更先进的设备吗?

SCP-CN-2386-1:陈博士,想想一个能操控他人尸体冒名顶替成活人的异常会对基金会的事业造成多大的威胁。你们就算不信我,难道不该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吗?

研究员陈立:这件事已经向主管上报了。在主管下达指令之前,我认为后续的调查还只处于事前准备阶段。我们会暂时限制申特工的人身自由,以防引发潜在的收容失效。

特工申元白:陈博士,有没有什么异常是能够分享记忆或是制造鬼魂的?

研究员陈立:不知道。我不是灵体方面的专家。

SCP-CN-2386-1:你什么意思?

特工申元白:我在往好处想。如果你没有撒谎,而我也没有撒谎,那也有一些理论能解释得通。假如你是我在某个时刻复制出去的意识化作魂体了呢?又或者,你会不会是另一个人的灵魂,只是被植入了我的记忆呢?你说从你死后到出现在站点里之间的时间段记忆是空白的,这中间就没有被人做手脚的可能吗?

SCP-CN-2386-1:这听起来像是强词夺理。

特工申元白:那你能反驳我吗?你能证明你就是申元白本人,而我就不是吗?说到底,你为什么这么执著于证明我是个假冒的伪人呢?

众人沉默不语。

SCP-CN-2386-1:如果你是申元白……那我该是谁?

16时20分,于SCP-CN-2386所在位置附近凭空出现了一个盐堆。盐堆随后重构为了一串由盐组成的文字:

很抱歉我们的向导在接送途中没注意到有人掉队。我们很快就会把他接回去。

受访者:SCP-CN-2386-1

采访者:研究员陈立、特工申元白

<记录开始,2013年8月21日16时35分>

SCP-CN-2386-1:我的手好凉。耳边有个声音在唤我回去。

研究员陈立:请恕我无法为您提供帮助。正如我所说的,我不是灵体方面的专家。

SCP-CN-2386-1:不,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了。也许你说得对,这一切或许只是一场闹剧,我自以为发现的秘密其实可能什么也不是。

SCP-CN-2386-1:只是我不能接受。这个结论我没办法接受。

SCP-CN-2386-1:申特工,你是怎么想的?

众人沉默不语。

SCP-CN-2386-1:我刚刚想到了个办法。也许有些武断,而且很可能会伤及无辜,所以我先在这里道个歉。

研究员陈立:我们会查出真相的。这件事情已经上报给站点主管了。

SCP-CN-2386-1:但我没法等到那个时候了。

房间一侧的玻璃产生裂痕。环境可见度急剧降低。

SCP-CN-2386-1:博士,帮我跟我妈说声抱歉。

空气中形成一团水雾,其轮廓近似人形。

SCP-CN-2386发出剧烈声响。水雾延伸至申元白特工身前,伸出一只形状类似人类右手的附肢,做出扼住特工颈部的动作。申元白特工脸上浮现出痛苦的神情,并不断作挣扎状。

陈立研究员试图阻止这一事件,但没有任何效果。

SCP-CN-2386在桌子上不断晃动。

未知来源的叫声

申元白特工张开阑尾颚,将水雾吞下。室内环境恢复为之前的状态。

SCP-CN-2386重归寂静。

特工申元白:行吧,我受够了。

鉴于申元白特工的此次废除行动属于正当防卫,Site-CN-104不对这一行为追究责任。但鉴于其在这一过程中的失职,站点将即刻遣返申元白特工并重新招募申元白特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