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393
评分: -8+x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SCP-CN-2393
等级等級2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euclid keter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ekhi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danger
cup

Dr.Jason所绘其认知中的SCP-CN-2393

特殊收容措施:SCP-CN-2393应收容于Site-CN-3 B-31区内。该项目下方应标有红色定位点。该实体应处于24小时监视下。其监控监察员连续在岗时间应不超过2小时。若观察到收容间内物体多于一件,监察员应立即上报。应至少有2 3名D级人员进入该收容间,并于25分钟内使用木/铁棒物理无效化红色定点外物体。其剩余物应当密封于不透明箱中72小时以上。所有相关工作人员应定期接受心理/认知检测,必要时许可进行强制性记忆删除。

措施更新:MTF-庚未-54“制瓶匠”被常态化部属于此。该项目应收容于B-4区2特制收容间内。SCP-CN-2393收容间及SCP-CN-2393-1剩余物密封区半径5米处应设有隔离带及自动化武装。回收SCP-CN-2393-1过程中,若人员处于其收容间内30分钟以上,或有明显迟钝/命其返回无反馈的情况,该人员该应被立即处决。周边人员应立即佩戴隔音耳塞。收容间内人员应当单独隔离并尽快进行记忆删除。后续回收行动应于30分钟后开展。

描述:SCP-CN-2393外观在各直接观测人员认知中不一致且随时间而改变。95%以上的直接观测报告称其为杯状或罐状容器。该异常外观稳定间期约为30分钟。若直接观测到SCP-CN-2393改变其外观,观测人员将无法维持其所有认知并伴随有严重心理疾病。目前仅记忆删除被认为是可行的治疗手段,但无法完全消除其影响。该异常的理化性质通常取决于第一位直视/接触者对于该实体的认知3

据大量访谈记录,直接间接观测SCP-CN-2393时,此类人员被强制性植入类似“SCP-CN-2393为物质世界中唯一恒定物体”的观点。随后对象将迅速据此重构认知体系。推测该实体外观改变时,直视者认知体系崩溃。该过程被称为“重构”。已确认除直接观测外,该实体呈蓝色透明玻璃杯状且通常不发生明显变化。

SCP-CN-2393附近不定期生成同类型实体,该类实体被称为SCP-CN-2393-1。鉴于其相似性及危险性,除实验需求外SCP-CN-2393-1应被及时销毁。已知该实体损毁/烧灼后将无效化且外观归于一致。一般认为其无效化后的外观由第一位直视/接触者对于原异常的认知所定。若无人观测,约48小时后该类剩余物将自行消失。

描述更新:已确认若直视SCP-CN-2393/SCP-CN-2393-14外观改变后,该观测人员仍残存有理智/意识(此类人员占比极小),SCP-CN-2393(-1)将向该类人员强制植入大量相关信息并迅速改变对象认知。此类观测人员通常于5分钟后丧失自我意识,并将不断尝试携带SCP-CN-2393(-1)突破收容。该类人员此时被改称作SCP-CN-2393-2。该个体仍可进行较复杂思考,并保有其原能力/知识储备。该异常可通过语言/物理接触/SCP-CN-2393(-1)改变他人的认知,并使其成为SCP-CN-2393-2-A。SCP-CN-2393-2-A异常现象与SCP-CN-2393-2相似,且会自发性保护SCP-CN-2393(-1)。

上述观测过程更名为“自然选择”

附录:SCP-CN-2393相关文件

注:此为SCP-CN-2393初次收容前资料

受访者:赵先生

采访者:Dr.Jason(身份表明为██市工作人员)

前言:赵先生曾向██市相关机构举报████地区存在疑似地方性邪教组织。据其所述,该组织极可能与一异常物密切相关。Dr.Jason作为“相关工作人员”进行二次提问。

<记录开始,2018年5月20日10:20>

Dr.Jason:赵先生,请您再次描述一下您向我们举报的组织。

赵先生:嗯,(略作思考)那会儿我和我的考察组队员们在甘肃那边实地探究一些地理问题。有天傍晚,我在我们扎寨的附近发现了一个小村庄。当时其他人就是扫了一眼,但我那会儿仿佛听到了村庄中有些敲锣打鼓的声音。我是个爱凑热闹的人,何况天色还不晚…在他们准备晚饭之前,我就独自去看了看是什么情况。当时我看到广场上围了一堆人,中间还搭起来一个大台子,呃…主体应该是竹子做的。那些人看起来像在举行一种什么仪式,很庄重的感觉。

Dr.Jason:仪式…这确实是一种宗教活动常用的手段。您还有更多的证据吗?或者说,您有继续上前查看吗?

赵先生:没有,当时我被他们那种仪式的严肃感所震撼住了。而且当时我估摸着快开饭了,就没靠太前。我回来之后就和队友们支吾了几声,第二日又去看了一眼。

Dr.Jason:这次您有发现什么新的可疑之处吗?

赵先生:嗯…当时我进入村庄后,假装不知道昨天的事情。然后我就和当地的一个老人聊了起来,我自称是个偶然路过的旅行者。接着我将话题逐渐带向那个竹台——那玩意实在是太大了,想忽视都难——那老人笑了一下,说这是在赞颂他们村的护佑神。

Dr.Jason:护佑神?他还有说些什么吗?

赵先生:那后面的就比较平常了,就是像什么神是万能的啊,神什么是世界上万物之主啊之类的套话。

Dr.Jason:就是那种蛊惑人心的话?比如神能带给你所求的一切之类的?

赵先生:哎对对对,就是这种。然后我就问他其他的情况,那老人还说神化身成一个瓶子,就在他们村南头一个屋子里的台子上供奉着。但他又说这个神,它虽然看起来像是一个瓶子,但那只不过是它的化身。每个人根据自己的心境所看到,那是不一样的,就像是有点千人千面的感觉。

Dr.Jason:神就在他们的村的南头?您确定?

赵先生:反正他是这样跟我讲的。然后,邪门的来了,他说那个神每3个月都要一个人去为他提供什么新鲜的生命。就是每3个月都得献祭个人,而且好像过程还挺复杂。说是在那个时候,会有个专门的法子来进行献祭,平常不会有人提及。我本来也就是当娱乐消遣,听到这句话,给我吓一跳,马上我找了个借口就赶紧溜了。

Dr.Jason:然后您就来了我们这举报?

赵先生:是这样的。

Dr.Jason:好的,赵先生。您的举报内容已被归档,我们会尽快调集人员针对此组织进行开导或清除。

<记录结束]>

结语:赵先生被记忆删除。MTF-庚未-54“反迷信斗士”被组建并被派往该地进行搜查。

视频日志记录

日期:2018年5月29日

探索队伍:MTF-庚未-54“反迷信斗士”

目标:(可能存在的)SCP-CN-XXXX5

站点记录员:Dr.Jason

[记录开始]
Dr.Jason:好的,兄弟们,我们已经尽可能地撤出村民了。

庚未-54-1:很好,我们已经接近村南边的那个房子了。

Dr.Jason:全体保持无线电和视频通讯运行正常。这种地方性所谓的“神”,要么就是抽象到难以理解,要么就是认知危害之类的。介于汇报的情况,我个人更倾向于后者。

几段可忽略的对话

庚未-54-1:我们已经靠近那个屋子了

庚未-54-2:你们感觉到了吗?

庚未-54-3:啥?

庚未-54-2: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自从接近这个屋子,我就感到莫名的心慌,还有点害怕。

庚未-54-6:似乎有那么一点点,但没你说的那么严重。

Dr.Jason:保持警惕,各位。

庚未-54-4:我的天,这四周竟然还有这么多禁止靠近的指示牌。

庚未-54-2:我…感觉…越来越不好了。

庚未-54-5:兄弟,你这心理暗示也太强了吧…

庚未-54-1:好了,小伙子们,准备破门。打起点精神来。

一声闷响,摄像头指向屋内。短暂的晃动后,焦点落于屋内正中的一处木台上。木台附近堆积有大量轻微损坏的[数据删除]。画面中依稀可见几具已干瘪的尸体,均紧贴于墙角

Dr.Jason:额,台子上的…是个…玻璃杯?

庚未-54-1:什么?!我看着是个…

庚未-54-5:(打断)花瓶?!

庚未-54-3:为啥我看着是个罐子?!

沉默

庚未-54-2:(虚弱,声音颤抖)我…有点…撑不住…感觉大脑好乱…

庚未-54-1:你先行撤退,回头给我到医疗室报告。(面向SCP-CN-2393)这玩意还真邪门,看这样子我们算是没白跑一趟。

庚未-54-5:(边展开█████6边说)话说我也总感觉这个鬼地方真的压抑。

短暂的安静,庚未-54-5即将对SCP-CN-2393进行收容程序

庚未-54-2:(已移动至门口,此间一直面向SCP-CN-2393后退)…神…不会…

Dr.Jason:庚未-54-2,你说什…

庚未-54-2:(突然打断)啊!!! (癫狂地大吼)神…不会…神是唯一的…嚄瓿骧嬜钸斡弼媭瓖歆…(抱头瘫倒后开始胡言乱语)

庚未-54-1:所有人,立即撤退!

[记录结束]

Dr.Jason的备注:庚未-54-2在此次行动后陷入重度抑郁,于次日自杀。其余成员分别进行了心理/认知治疗。一周后,SCP-CN-2393的第2次收容行动宣告成功。该房屋被爆破后就地封存于地下10m. 该地村民经记忆删除后被遣返。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