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396
评分: +14+x
SCPF.png

SCiP NET数据资料库

警告:基金会资料库属于

高度机密

严禁未经授权的人员进行访问,肇事者将被监控,定位并处理


请认证基本安保权限

Command:\users\Yossi-Leiner>_password: godlessness

认证通过。您好,Yossi Leiner主任。

您的默认语言为英语,且是初次访问SCiP NET中文数据库,是否需要开启网页翻译工具?Your default language is English, and this is the first time you visit SCiP NET Chinese database.
Do you need toinvoke website translation tool?

Command:\users\Yossi-Leiner>_answer: no

Command:\users\Yossi-Leiner>_access: SCP-CN-2396

访问本文档须持有专项权限,未经授权的访问者将受到内嵌安保模因的B级记忆消除。

请认证口令:遗言冀可冥,缮性何由熟?

Command:\users\Yossi-Leiner>_answer: 风送斜阳下,凭阑浅画图。

认证通过。正在为您加载文档……

%E4%B8%8B%E8%BD%BD_%E5%89%AF%E6%9C%AC.png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CN-2396
等级等級5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机密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eparch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ekhi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caution

文档说明:根据监督者议会的指令,考虑到项目的敏感性,在“花岗岩GRANITE”协议执行完毕前,要求SCP-CN-2396的一切细节对任何除专项负责人员与研究组外的人员保持绝对机密,故而,本文档作为完整版本,访问权限仅授与项目负责人并须生物安全部分发的硬件认证装置方可查看。文档的部分内容已在经处理后以2级权限发布以试探内部人员的态度。

特殊收容措施:远天蓝计划Project Ethereal已被紧急叫停,研究组全体人员应接受全面体检与为期21日的跟踪检查,如若出现EVE粒子水平异常,应立即调查其过往一周内的行程并依标准掩盖程序2.72“疫情防控”将密切接触人员送至就近基金会设施进行检查1。除了仍在分析中的SCP-CN-2396外,所有SCP-3396分泌物样本已分装封存至生物安全部高危异常生物材料储存冷库,在进一步通知前,任何人员不得动用。

在进行全面灭菌后,对设施-199的封锁将依标准掩盖程序2.46“病原体隔离”持续一周。其内所有SCP-CN-2396-1个体已回收并依照《异常生物种群收容办法·节肢编(2019修订版)》有关规定暂时收容于Sector-CN-392A异常生物种群培育中心,由于SCP-CN-2396-1所具有的强奇术效应,在收容中若察觉到发生事故的风险,适用低温强制休眠。

描述:本项目最初编号为SCP-3396-Ethereal#29,是在远天蓝计划Project Ethereal中,实验组人员Celestial Xandar违规窃取实验样本而私自制作出的一组可对生物体内EVE粒子进行活化、开发奇术潜能的药剂。由于生物安全部总部和远天蓝计划负责站点均位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及考虑到中国社会环境中人们认知的特点,经监督者议会讨论,该项目交由中国分部管辖并指定编号为SCP-CN-2396。

  • SCP-CN-2396-A(主剂):主要效用成分为来自实验室的SCP-CN-2396分泌物,经多种人工合成之奇术酶类处理,其生物活性已降至原始样本的3‰,故而在进入活细胞后不再具备挟持并同化遗传物质的能力,而是以一种惰性状态稳定存在于细胞溶胶内,且对细胞正常代谢活动影响甚微。
  • SCP-CN-2396-B(副剂):疑似为培养在含有多种奇术蛋白的营养液中的一批特殊的侵染性人血细胞,经荧光比对,确认其内SCP-610-Virgo变异株的存在。此处的SCP-610-Virgo已作超高度减毒处理,不会使细胞发生异常分化而作为SCP-CN-2396-A(SCP-3396分泌物)的辅助剂使用,为其打开细胞基因锁并诱导其整合进入染色质。据测试,在目前所有在使用的方法中,此种处理手段对细胞本身造成的损伤最小。2
  • SCP-CN-2396-C(成剂I):经特殊编辑的SCP-CN-2396-A,配合副剂直接使用,进入生物体后特异性识别并进入表皮细胞或保卫细胞,定向表达出覆盖体表的高强度角蛋白并在受到一定强度的物理攻击时表现出奇术防护之被动效果。
  • SCP-CN-2396-D(成剂II):经特殊编辑的SCP-CN-2396-A以及多种非异常生物材料的混合悬液,对已接受主剂初步改造的生物体上使用,首先需要使用该生物的细胞与SCP-CN-2396-D混合后体外培养形成小块的异常生物组织,再将其移植进入生物体,并将与周边非异常组织迅速连片而形成一个球形异常器官,该器官将使得生物的能量同化效率提高至40%以上并伴随代谢速率的大幅上升。若受体生物体内EVE粒子活化水平低于43.7%,则移入的组织无法与机体相融并将引发强烈的排异反应。

SCP-CN-2396-1是Celestial Xandar在对SCP-CN-2396进行测试实验时于设施-199制造出的一种异常跳蛛,具有SCP-CN-2396-C体表角蛋白和-D异常器官,相关测试记录与详细报告分别见附录CN2396.3、附录CN2396.4。
SCP-CN-2396技术昭告了人工开发生物奇术潜能、改造并获得专能型奇术生物的实现,而此技术的披露必然将引发不可预知的社会动荡,同时亦带来了对于潜在的失控事件以及同行组织争夺的担忧。故而,对于TPK级奇术增殖情景风险的评估与相应解决方案的制订工作应是基金会目前亟须完成的任务。

附录CN2396.1:远天蓝计划申报表

远天蓝计划Project Ethereal


负责部门:生物安全部、生物科技与发展部、奇术及炼金学部
计划总负责人: Xyank博士,生物科技与发展部主任
研究组组长:研究员Patricia Liu,生物安全部实验部门执行主管
启动日期:2019年2月25日


计划概述:对于SCP-3396“至高天寄生物”的研究一直止步不前的最主要原因在于它的不可物理交互性,自2016年首次提出分子奇术学的概念后,基金会相关部门联合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对奇术的微观尺度之发生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并于2019年1月推出正式型纳米级奇术手术刀,彻底解决与SCP-3396无法直接互动的问题。远天蓝计划的目的即在于使用最先进的分子奇术学器具,对SCP-3396进行充分的研究,解明奇术发生的生物学基础与EVE粒子的活化机制,并尝试使用奇术蛋白质工程制造实用品以辅助科研与特遣队。

计划展开:

  • 第一阶段:SCP-3396分泌物的生物性能之全面探究
  • 第二阶段:奇术蛋白质工程的可行性验证,并尝试人工合成奇术蛋白
  • 第三阶段:深入探究SCP-3396分泌物侵入生物细胞后各项细节,寻找EVE粒子活动与不同奇术的发生之间的对应关系
  • 第四阶段:奇术蛋白质工程的实用型实践

其他事项:为避免因在莫哈维沙漠周边新建站点而招致更多关注以及考虑到社会环境等问题,远天蓝计划的主要研究工作初步选在位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浙江省的生物安全部中国总驻地Site-CN-392之附属研究用设施的BSL-4级生物实验室中进行,可派遣两支MTF-Beta-2“疯帽商”小队至莫哈维沙漠周边站点轮流负责SCP-3396样本的收集、粗处理与运输工作。

风险评估:SCP-3396分泌物对生物体产生的生理影响尚无法确切知晓,就过往测试看,似乎并不会引起心理或性情的显著变化,暴力事件的可能性极低。所有研究人员应严格遵守《异常生物4级实验室(ABSL-4)操作规范》和《异常生物4级实验室(ABSL-4)突发事件处理方法指导》,从容应对实验过程中出现的紧急事故,倘若发生SCP-3396侵染,立即启用反奇术隔离舱将受影响的人员隔离并对其进行持续观察。且由于该项目以实验室研究为主并属于高级机密,除研究组人员外,并无其他知情者,故而,除严防实验废料的泄露外,无需更多的外部安保措施,相关外勤行动极少,掩盖难度较低。


计划批准(签字)
O51.png

附录CN2396.2:设施-199行动记录

任务编号:2020-PR728

行动代号:“旧地重游”

指挥站点:Site-CN-392

委派队伍:MTF-壬戌-11“拓荒”3

行动队员:壬戌-11-Cap、壬戌-11-[Pester]、壬戌-11-[Ames]、壬戌-11-[Tompkins]

行动时间:2020年4月17日


行动概要:近日来,Site-CN-392关注到民众传说,言早已停用多年的基金会设施-199建筑附近出现疑似奇术结阵的余迹并时有异响自内传出。同时,亦有内部人员检举,称远天蓝计划研究组人员Celestial Xandar换班后即行踪诡秘、时常失联,有私下的违规操作之嫌,并有一则监控录像证实其通过奇术传送前往设施-199的行为。于是,Site-CN-392立即对Celestial Xandar进行拘捕并派遣MTF-壬戌-11对设施-199进行全面排查。MTF-壬戌-11队员着标准胶质生化防护服,持即效超低温冷凝剂喷枪、手提式FIRERACK奇术压制场发生器和临时收容箱进入建筑,回收一切有价值的实物资料。

笔记2020/5/14:此次行动难度较低,音频记录中大部分内容为特遣队员之间的闲谈,由于言谈之间反映的其他问题足以引起关注,此记录作为基金会内部人员对“花岗岩GRANITE”协议所涵盖之内容的典型性态度之示例全篇保存。


[记录开始]

指挥部:壬戌-11,奇术压制场发生器已然开启并正常运作,请开始行动。

Cap:受到。各位,开始前队长还是再说几句,此次行动是室内探索与资料收集,我们不知道里面具体都有些什么,应时刻保持细心与谨慎,在里面要仔细检视周边,每一样东西都值得关注;在行进时应互相照看,不要分得太散,更不能掉队。

[开门声]

[Ames]:队长,也许这种搜查建筑的任务交给Zeta-9之类的队伍会更合适啊。

Cap:那倒是,不过执行主管点名叫我们来,似乎还说里面保不定会有些小生物之类的东西,这是我们的专长。

[Pester]:确实,据说是有科学狂人在这旧站点里私自搞奇术改造实验,结果被知道了……怎么感觉一点也不像是荒废了许久的地方,这走廊挺干净的。

[Ames]:这里当然是被打扫过的,不然在一个全是尘灰的地方待着,谁受得了啊。有楼层分布图诶。当年的楼道布局真的和迷宫似的。

[Tompkins]:设计反映心态。那时候基金会几乎还是全然躲在世界的阴影里,各部门之间的交流、人员的走动也远没有现在频繁,不是吗?

[Pester]:但也没必要这么自己和自己过不去吧。我看过一些报告,有些人员伤亡就是因为没来得及撤离,这楼道设计的锅。

[猛烈拉拽声]

[Tompkins]:这门的门板显然是被是擦过,锁却已经绣死了。

[Pester]:咳,这没必要吧,你看这个办公室,明明里面什么东西也没有,桌椅全擦过……指挥部,那个Xandar只是借了这个地方对吧?

[Pester]:呃,照理说来他应该只是来找个可以做实验的场地呀,如果他是重度洁癖的话我倒可以理解。但我看着这些整洁的空荡站点,多少有点发慌。

[Tompkins]:不是说虽然人都已经搬出去了,但好像这个建筑并没有从基金会资产中被注销吗,也许……我有个诡异的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

Cap:我明白你的意思,但如果计划启动没多久Celestial就来这里了,先花一段时间清理再开始自己的行动呢?这么说也不是不可解释,不过这可不像Celestial的风格。

[Ames]:队长你认识他?

Cap:确实,我们以前都在生物安全部的外勤部门,算是老队友吧。不过当年他可是风云人物,而我只是一个不是很喜欢他那幅拽样的基层工作者,当然,我俩不是很熟。

[Tompkins]:指挥部,我们是应该挨个房间搜吗?

指挥部:也许清洁站点仅只是个人癖性所致,其来此目的乃是实验,所以不必过于在意。本人……呃,我建议各位直接前往主实验室而不必为琐碎耽搁。

Cap:收到。

Pester]:不得不说,走在这旧站点的走廊还是很有感觉的,有那种神秘的压抑感和别样的庄严。偶尔走走还是不错的,但如果每天在这样的地方待着人估计都会变得神经兮兮的。还是现在的站点待着舒服,看看这里,荒郊野外的,叫个外卖都没人送。

[Ames]:现在这个是放开了,以前是站点里的人出都不让出,别让外卖送进来了。我们虽然还是在帷幕之后,不过还是不与世隔绝的好嘛。

[Tompkins]:没错,而我们也已经很难理解以前的人们为什么一定要在暗处活动,结果弄得阴谋论四起,我们听着也不爽。

[Pester]:好像有风声说顶上那帮人近来在讨论重拟使命宣言还是什么,总之,有种要变天了的预感。O5又要搞大动作啊。

Cap:O5怎么想的我们又不知道,最近又没什么特别的通知布告……

[Tompkins]:暴风雨前的平静。

Cap:好啦好啦,我们到了,别聊天了,把那些瓶瓶罐罐还有各种打印的资料、笔记本都带走。

[Ames]:感觉没有什么特别危险的东西啊,为什么那些人对这个特别重视呢?

[Pester]:不清楚,当然,引起人们的紧张的东西不一定得是那种对生理直接有伤害的“危险”,也可能是心理层面的,比如说让人过于震惊引起动乱啊,或者说是真相太黑暗让一般人无法接受啊。咳,外面整得那么干净,实验室倒是乱的简直像是文学作品里的那种巫师的作坊……那个Xandar是会奇术的,好像本来就算是“巫师”。这都是些什么玩意?蜘蛛?

[Tompkins]:多半是改造体,应该冻起来。

[Ames]:队长,发现一份有趣的东西,SCP-3035的文档。

Cap:好家伙,Celeatial果然不会忘掉这个。

[Pester]:嗯?像是有故事的样子。

Cap:我不是说过我以前和Celeatial是外勤组的同事吗,那是两三年前,我们又一次同队而行,就是去Site-173处理这个SCP-3035。虽然原文档只提到后来调了九尾狐过去,但各位也许听过这个传说:科学蟑螂团灭了九尾狐。人们或许不太相信,说这太夸张了,九尾狐是应对收容失效的精英队伍,怎么会被几只只会一味模仿的小虫子摁在地上打,但我要和各位说,这是百分百的真事。我们是作为异常生物专家团队在九尾狐出发不久后前去帮助他们的,Celeatial是领队,带着大部分人进了那充斥着枪声的建筑,而我负责带着剩下的人在外接应。我们等着,听到枪声越发稀疏,从咆哮渐渐变成了呻吟,我再也坐不住了,和几个人一起进入,却迎面撞见Celeatial和另外两个人踉踉跄跄跑出来,大喊着“快撤退快撤退,死了,都死了”,越过他们惊恐的眼神,我看到走廊另一段出现了一个人影,机械地向这边走来,近前来时,我们清晰地看到那是数以百计的蟑螂抱成一团形成了人体的形状。我们很快就和它交上火了,它和我们一样奔跑,和我们一样开枪,和我们一样躲闪,甚至……和我们一样释放那些很简单的奇术。我们边打边逃,它穷追不舍,或许不是真的要干掉我们,而是见我们跑了它也跑。我们终于在身后关上了防爆门,在夹缝里注上水泥,然后,我们听到它一头撞在门板上的闷响,接着便安静了,它,或者说,它们,没有可以模仿的对象了,估计就散开了。在回站点的飞机上,Celestial还有逃出来的几个人都精神恍惚,我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紧张,后面的好几天里,也都没缓过劲来。而等到Celestial恢复往日的狂气后,就完全痴迷于奇术了,我们问他,他说,复杂的中高阶奇术是那些虫子永远无法模仿出来的。

[Ames]:我的天哪……

[Pester]:他不会是要……

Cap:如果是这样那就不是Celestial了,格局太小啦。但是正是因为这一点我现在看着这些不知是何的各类药剂,回想起那些场面,总感到一种莫名的忧心,毕竟是在经历过此等创伤后对奇术产生一种别样情感的人,而且还是这样一位大才,谁知道他是在捣鼓些什么?不过……Celestial固然水平很高,但我总觉得这么多东西全身他一个人搞出来的,这水平也太高了吧?

[Tompkins]:呃,这么说来,我刚刚捡到一根头发,灰色的长发,需要关注吗?

指挥部:此毕竟为旧站点之实验室,以往曾有各色人等使用,并且颇难以清洁完全,应没有特别留意的必要。请收集药剂和有价值的资料。

Cap:天哪忘了指挥部的人一直在听着我们说话,真是尴尬……好的明白,其实虽然一直在聊天,我们的任务也确实快完成了。

指挥部:闲言无妨。甚好,感谢各位。

[记录结束]


后记:MTF-壬戌-11撤离后,相关人员使用各类强理化作用消毒设备对设施-199进行了全面的灭菌,以防止生化物品的之残余的污染。


回收物品一览:

  • Celestial Xandar的笔记本1本,因笔迹极其潦草,少有连续文段而以计算、绘图为主,解读难度大且价值有限
  • 远天蓝计划自2019年7月至2020年所有记录在册的实验数据的复印件,原件仍可寻得,且在数据库中均有备份,无需特别关注
  • SCP-3035文档1份,MTF-壬戌-11队长在行动中已分析其出现于此的缘由;
  • 跳蛛157例,被编号为SCP-CN-2396-1
  • 各类药剂65瓶,经检测,共分29种,四类SCP-CN-2396便在其中
  • 培养皿20个,其中6个正在使用,其内为SCP-CN-2396-4异常组织
  • 卡氏瓶15个,其中2个正在使用,其内为跳蛛的细胞
  • Celestial使用过的各类实验器材、文具及其他个人物品若干

附录CN2396.3:对于SCP-CN-2396-1的测试记录

测试项一:物理抗性


实验1:研究人员使用不同硬度的材料所制的针去戳SCP-CN-2396-1

结果:SCP-CN-2396-1十分灵活,躲避了大部分攻击,被戳中后,仅是被研究人员用力压住而无法活动,硬度84以下的材料制成的针头对其外壳并无损伤。


实验2:研究人员将SCP-CN-2396-1置于液压机下,逐渐增加压力

结果:SCP-CN-2396-1的外壳可以承受80-90kg的压力,即意味着一个中等体型的人无法一脚将其踩死。


实验3:研究人员将SCP-CN-2396-1置于密闭容器中,缓慢改变容器内温度

结果:在温度逐渐上升至50C左右的时候,SCP-CN-2396-1开始体冒蓝光并表现出冰系奇术能力,随着温度的升高,奇术效应越强烈,直至170℃的时候,SCP-CN-2396-1突然爆体而亡;而温度逐渐降至-80C以下,SCP-CN-2396-1正常活动仍不受影响,此后行动能力有所下降,继续降温至-150℃的时候,SCP-CN-2396-1忽然自燃而死。


实验4:研究人员将SCP-CN-2396-1置于密闭容器中,骤然改变容器内温度

结果:90℃以上的突然高温可以即刻杀灭SCP-CN-2396-1,-120C以下的突然低温可以即刻使其生理活动进入全面休眠状态。而在温度达到80℃或-50℃的时候,骤然降温或升温60摄氏度以上亦可以通过热胀冷缩原理使其爆体而亡。

测试项二:化学抗性


实验1:研究人员向SCP-CN-2396-1倾倒酸性物质

结果:SCP-CN-2396-1对“酸性”并不敏感,而部分强酸的其他性质亦因其表现出的奇术效应没有对其造成太多伤害。


实验2∶研究人员向SCP-CN-2396-1倾倒碱性物质

结果:SCP-CN-2396-1对强碱性较敏感,立即表现出奇术效应进行自我防护。


实验3∶研究人员向SCP-CN-2396-1喷洒市面上可以购得的所有知名杀虫剂

结果:除美国圣地亚戈农资集团生产的“四大名捕”组合杀虫剂迫使其显露奇术效应外,其余全部对其无明显影响。


实验4∶研究人员向SCP-CN-2396-1喷洒基金会内部使用的实验室消毒液

结果:有效削弱之,但未能完全杀灭。

测试项三:奇术抗性


实验:略

结果:由于SCP-CN-2396-1并无智能,无法主动地操纵奇术而只能靠被动触发的防御系奇术支持且防御等级较低,故而在所有测试中均被中阶以上奇术碾压。但是,在其随机的闪避活动中,摄像机捕捉到了少许因无意动作之巧合而放出的低级奇术,无法排除其倘若有智能则可使用诸多奇术并具备超强奇术能力的可能。

测试项四:战斗能力


实验1:研究人员将SCP-CN-2396-1与其他昆虫放在同一密闭容器中,挑拨使其相斗

结果:SCP-CN-2396-1原型为跳蛛,性极温顺,在实验中从未有主动攻击,并且以极灵活的行动能力躲避了对方虫类的所有攻击。


实验2∶研究人员使用化学物质将SCP-CN-2396彻底激怒

结果:SCP-CN-2396-1变得极其狂躁不安,在容器中四处爬行,最终像每一只受困的虫子一样用附肢尖端反复敲击容器壁以求逃离,敲击过程中发生数次低级奇术的释放,在加厚玻璃上留下了多处星形的深裂痕,因容器有破裂的危险,研究人员将容器移入更大的箱中,但2分钟后,SCP-CN-2396-1猝死。

测试项五:生理极限


实验1:长时间不给SCP-CN-2396-1投喂食物

结果:18小时后,SCP-CN-2396-1进入不安状态并试图逃离,随后SCP-CN-2396-1开始释放一些奇术以破坏容器,最终使用了一个中阶爆炸奇术破坏成功,自身却亦立即死亡。研究人员后又启用奇术压制设备进行实验,20小时后,SCP-CN-2396-1饿毙,可见其抗饥饿能力远不如不具备奇术能力的正常跳蛛。


实验2∶研究人员将SCP-CN-2396-1置于盛满水的密闭容器中。

结果:ScP-CN-2396-1即刻表现出奇术效应,在水中自如活动,约3小时后,水中溶解氧被消耗完全,SCP-CN-2396-1试图使用奇术破坏容器,却即刻溺亡了。


实验3∶研究人员将SCP-CN-2396-1置于真空容器中

结果:SCP-CN-2396-1在30秒内死亡。

附录CN2396.4:SCP-CN-2396-1解剖与生理学分析报告(选段)

SCP-CN-2396-1从外形上看总体上与非异常的大型跳蛛无显著差别;正常外骨骼外附有0.7mm厚的硬度介于8-9之间的致密角蛋白层,扫描电镜显示,其氨基酸之空间结构呈连续的T74453“Aegis”防御系奇术构型,因此具有极高的强度与物理抗性而奇术抗性有限,该结构的形成与SCP-CN-2396-C中含有的大量可表达相关奇术蛋白的RNA有关。

与普通虫类的黏浆状内环境不同,SCP-CN-2396-1体内为血肉类似物且存在零碎的筋腱结构和发达的神经网络,这是SCP-CN-2396-B内SCP-610作用的结果(过往并没有对虫类等无脊椎动物使用SCP-610的实验,此测试及后续的一些探究性实验填补了这方面的空白),使得SCP-CN-2396-1远比其他虫类更强壮有力且具有更高水平的应激性与反应能力。SCP-CN-2396-1的“血液”中含有大量有机酸性物质,pH1.7,具有较强腐蚀性。

SCP-CN-2396-1的器官分布因SCP-CN-2396-D异常器官的存在而被打乱,体液循环亦受到压迫,故而,SCP-CN-2396-1受到改造后成为了严重的“高血压”,且其代谢速率出奇的高而排泄仍处正常水平,代谢产物积累无法及时排出而积累进一步阻塞体液运输管道,于是高强度活动时易突发卒中。并且,由于SCP-CN-2396-D器官在提高机体能量利用率的同时本身耗能巨大,SCP-CN-2396-1不得不定期足量进食,以防止受植物性神经支配的SCP-CN-2396-D器官将自身能源物质完全榨干,所以若是要处决SCP-CN-2396-1,数小时不投食,令其自行饿毙即可。

但是撇开“未对SCP-CN-2396-D器官对其他生理活动造成的负面影响加以考虑”的败笔,我们会发现SCP-CN-2396-1作为改造体生物,确是令人惊叹的,其体内的EVE粒子已有82%处于活化状态,比大部分受SCP-3396分泌物暴力侵染而早已面目全非的生物还要高出一截,且在极限环境中,SCP-CN-2366-1因求生本能多次放出其从未学习过的多种奇术,更是证实了奇术为生物体之潜能并且可在SCP-CN-2396影响下得到开发而使生物拥有极其丰富的奇术能力,因此,SCP-CN-2396相关技术所带来的机遇与风险是无可估量的,应妥善对待之。

附录CN2396.5:Celestial Xandar的审讯记录

审讯人员:Theodore Nigel,生物安全部副主任

审讯对象:Celestial Xandar,生物安全部科研人员

书记员:Patricia Liu

线上旁听人员:生物安全部主任Horace Liu博士、O5-9、O5-11

Theodore:Celestial Xandar,2级人员,长于生物工程,2015年经他人推荐而在加以考察后被基金会招募,历任生物科技与发展部研究助理、生物安全部研究员、生物安全部外勤特工等职务,在工作中以大胆的提案、不同于常人的解决问题之思路和不听从上级安排调遣著称……

Celestial:副主任,你还不知道这些啊,当年面试的时候不就是你和Pat嘛,这些废话就不必……

Theodore:就先走个流程而已……是SCP-3774项目的功臣、分子奇术学与奇术蛋白质工程的提出者、SCP-3035的幸存者……怎么,那么久了,关于那蟑螂的PTSD还没好?

Celestial:啊,没事,我好的很,就是突然有点激动,因为现在我可要说:掌握奇术科技之后,区区蟑螂何足……

Theodore:打住打住,我们言归正传,Celestial,你的能力很强,但在过往的各个任务中你总是自行其是,确实常有令人叫绝的出色表现,但惹的祸也不少,这次也一样。你以前做助理的时候就接触过SCP-3396,所以你应该明白,虽然已经经过处理了,但SCP-3396分泌物一旦泄露还是会造成不可预知的危险吧?竟然还把样本带出实验室,而且不是在正规实验室里,防护工作又做的那么草率……哎,平时说话的时候你这副样子主任和我也不说什么,虽然现在差不多也就聊聊天,但毕竟算是审讯,O5看着呢,态度摆端正点。

Celestial: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吧。

Theodore:你啊,是一点也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先老实回答我,当年是你最先提出的分子奇术学,是不是你当年看到寄生物第一眼的时候就有这个……被你自己称为“奇术开光剂”的想法了啊?

Celestial:报告副主任,这个问题不太聪明,当然不是,那时我连奇术都还没有系统地学过。

Theodore:但是不久你就递交了分子奇术学的提案。

Celestial:分子奇术学就是头脑一热灵光一闪想到的,当时我们都在为怎么处理蝴蝶汁发愁,我就想,如果能在微观层面发动奇术,不就可以对3396之类只能感受奇术的东西进行精细的交互了,但我也有所迟疑,这个操作不是很容易就会被想到的吗,我一个小研究员才接触3396几个月就想到了,别的专家已经负责这个项目多年怎么可能没考虑过,难道是早就被否定掉了?我只是抱着“管他以前有没有人提过我就先多发几个报告先混个脸熟”的态度把提案递上去,讽刺的是,偏偏就是还没有人想到这个。

Theodore:唉,或许正是因为常默认了其他人早已想过,就对自己的想法没有了自信。而实验室里坐得久了,经验是丰富了,但也越发保守,想象力也远不如年轻人了。那么你是什么时候对奇术那么感兴趣的?

Celestial:就是那个时候啊,然后我就报名了奇术课。如果不感兴趣,我会去学吗?

Theodore:呃,确实,档案里说你在16年参加了基金会的初等奇术培训课程,并且很快获得一级奇术师的认证,这是你除了在实验室研究3396以外,第一次正规地、系统地接触奇术,对吗?以及你最初为什么要学习奇术?

Celestial:是的。奇术是生物的潜能,不开发白不开发,而且奇术的使用还带来了无穷无尽的可能性,副主任,会奇术的话在很多时候是很方便的,你也应该去学一学。

Theodore:然后你下一次系统地学习奇术是在18年,时间节点是在遭遇3035之后一个月。听其他人说这与那事故有直接的联系,是这样吗?

Celeatial:嗯,在打蟑螂的时候我发现拼枪或是肉搏我们和它顶多五五开,而且那些虫子比我们灵活的多,还不会像我们一样受伤,我们甚至还落下风,这么打到后来我们几乎全军覆没。于是我就用奇术,结果它们马上就学会了动作,它们当然也是有EVE的,就和我们几个学了奇术的斗法对波,然后我就发现模仿毕竟是模仿,有些精细的动作它无法复刻,难些的它们就施不出来了,我们便成功拖住了它一会儿,才逃得生天。于是我就觉得奇术真是个好东西,一定得掌握。而且我也开始认真思索如果奇术和现代科技倘若可以完美结合起来,效果一定拔群,奇术的释放需要结阵,即需要特定的几何形状,过往的奇术科技基本是通过蚀刻奇术符号或是作法而将奇术赋与器物,故而成本较高且效果十分有限,而生物本身即具有无尽的奇术潜能,亦可以自然地合成一些具有复杂几何形状的物质……于是我和Pat后来便提出了奇术蛋白质工程,一旦此技术成熟,就可以用最低的成本制造出最强大的奇术材料。哦,副主任,你真的应该去学一学奇术,要不我来教你几手?

Theodore:算了……学奇术确实对个人理解力的要求比较高,我以前试过,有点学不动。而且我觉得吧,奇术如果被过度使用的话问题就大了,比如说张三会奇术,在光天化日之下拦路抢劫然后一个传送走人了,这让警察怎么办?这种比较麻烦的东西还是悠着点好。而你整出的这个东西……

Celestial:又不是给人用的呀。

Theodore:但是也不是不可以用在人身上,我们不用,其他组织呢?分子奇术学、奇术蛋白质工程还有整个远天蓝计划都是最高机密,甚至连抓你审你都是秘密进行的,原因何在?因为我们清楚地知道这项技术所带来的无限可能,却无法绘制一幅清晰的图景。远天蓝计划启动前,监督者把我们几个负责人叫去开会,告诫我们一定要谨慎行事并给我们看了一份爱蒂塔计划工作组传回的报告:在另一个世界里,SCP-3396几乎使全人类变成了不似人样的奇术怪物,那个基金会只好把幸存者保护起来,然后把地球炸了个遍才……

Celestial:在那个世界里基金会是什么地位,哪来那么大权力和那么多炸弹?

Theodore:这个我们先不用去管,我的意思是,奇术的开发是足以颠覆常态的事情,我们还驾驭不了,我们不想看到那个世界的事情在我们这里发生。

Celestial:有意思的事情。不妨岔开几句,副主任,如果这事真发生了,而你是监督者,你会不会下令为保护常态而把那些“人”全炸死?

Theodore:我想我应该会的。

Celestial:那这么说可有问题啊,那么那些“不似人样的奇术怪物”就不形成社会了?他们认同的状态就不是常态了?

Theodore:你觉得这么一群真真不似人样的牛鬼蛇神,虽然有一些在尝试让生活重回正轨,但大部分就是不再从事生产了,就是无异于流氓痞子一般整日漫无目的地游荡,而且一个个都是大哥,一言不合就动手,动手就是各路大仙斗法,一斗就把大半个街区毁掉,这样的情况即使你把他称作是“常态”,难道也应该去适应它吗?我还是为那些——虽然数量上较少,但至少和我一样的人类所处的“常态”负责吧……有点绕,就这么说吧,如果我们有足够的力量的话,我们是要为人类的常态负责,简单来说,是为人类负责,因为真正定义常态的只能是我们人自己。

Celestial:在理。原来是真的天下大乱,那没事了。那么我弄出的这个东西……应该没那么野吧?至少我给蜘蛛试过。

Theodore:可是正是因为此,这事情才那么复杂……Celestial,看到房间那边的板子了没有,我知道你最擅长的奇术之一就是切割,现在你用奇术去切它试试,用尽全力。

[Celestial Xandar快速结印释放出T7327“Rupturer”,蓝光闪过,在板材上留下刻痕]

Theodore:很好。

Celestial:这是什么意思……啊!

[门口的守卫突然抄起一块长板子向Celestial Xandar的头部猛力打去,Celestial Xandar再次释放T7327,将板子切断]

Celeatial:这他妈是要干什么?

Theodore:果然如此……冷静冷静,只是一个现场测试。Celestial,这个是特制的奇术攻击测试用板材,T7327的话要达到至少8级水平才能将它破坏,所以你应该是切不开它的,就像那边的那块一样,但当你受到危险的时候,不是很刻意地放出了同样的T7327,却轻松将其斩断。你培育出的蜘蛛也是这般,它没有智能,它表现出的奇术效应也本应该只是外骨骼的防御奇术,但是当它快要饿死的时候,施了一个爆炸,破坏了关着它的容器。

Celestial:等等,你的意思是……我……

Theodore:实话告诉你,你因为防护不当,早被你自己整的东西侵染了,你体内的EVE粒子活化量已经是常人的70多倍了。但是你,一来没有表现出什么其他的异常特征,二来,你在正常使用奇术时,水平并没有因此提升。它真的只是激发了“潜能”。这才是我们如此担忧的原因。

Celestial:让我想想……如果这东西会把人变成那种危害社会的怪物,其实只要抓起来毙掉就可以了,但是现在即使人受到它的侵染,完全不影响正常生活,只是EVE的提升以及……是不是可以认为你能够使出所有的最高水平的奇术?这样确实有些棘手。不过嘛,我自己的重点倒是真没有放在这个上面,我其实就只是在制造专项的效用型奇术生物以及基于生物的奇术材料。如果我们种出了纤维呈防御奇术构型的棉花,那么每一件衣服都可以防火防弹,甚至可以防跌打损伤;如果我们将有杀伤效果的奇术蛋白混到枪支火药里,甚至只是涂在子弹头上,就是保准的一枪丧失战斗力……这难道不是令人神往的吗?而那些社会上的问题,确实是我们必须去考虑的, 让我们看向未来。奇术的破坏力在军事的运用是极易想到的,但奇术也是发展的建设性力量。传送奇术将颠覆传统运输业,提升交通效率的同时减少温室气体与污染物的排放;防护奇术可以应用于建筑的加固,很可能在地震飓风频发的地区拯救千万生灵;即使是只有特效的奇术,也具有变革在多个领域产生变革的力量,影视、时装等一切包含视觉艺术的产业自不必多说,假如有人据此研究出奇术显示屏,我是毫不奇怪的。应用奇术对经济与军事的巨大帮助会快速促成奇术的科学化,技术化,同时使“奇术科技”这一新词登上热搜与多国政府报告。奇术学正式进入学术系统与教育系统。它不仅自身成为一门基础学科,同时与其他科学学科联动。我们已经提出的奇术生物学和分子奇术学只是一个开始。奇术和量子力学的研究结合到一起,我们或许会发现量子层面的奇术效应。信息技术与奇术的结合能够帮助奇术设计与应用的发展。利用计算机操控奇术阵列,实现大量奇术的精准释放,比如运用传送奇术实现奇观建筑的瞬间建筑。在这一背景下,初等奇术将纳入中学教育考核体系,高等奇术则成为大学课程,业余奇术师凭证的持有率会高于驾驶证的持有率。 奇术作为经济增长动力的同时,必然被广泛地视作是阶级跃迁的跳板。我们真正要警惕的,与其说是人们想象中的魔法灾难,更多的是社会矛盾。被奇术所消灭的旧事物所带来的矛盾消失了,但奇术本身也带来了新的矛盾。奇术假如被垄断,那么这种资源不对称必然导致地位不平等。在最糟的情况下是,率先利用奇术取得话语权的群体掌握了“人类”的定义权,并以此引发了一系列严重后果。不过从这个角度来看,奇术更有必要成为全体劳动者的力量。这样,奇术作为在劳动者手里生产了这个新的世界的力量,实质上也无非就是劳动者的力量了。这一过程中不可避免地要对法律进行多次的修改。会在一个漫长的时期里爆发许多斗争。但我们不该惧怕变化,常态不意味着合理。 最后,在思想上,奇术又带来了什么呢?奇术对学科体系的冲击实际上摧毁了一种早已僵死的对世界的机械解释,同时它又是对神秘化异常来制造愚昧恐惧的行为的致命打击。这倒不是说人类凭借奇术带来的巨大力量就可以无视异常的不可解释性或者是危害性,而是说,通过奇术与科学的这种关系,我们将异常本身刻入了常态之中。异常如果要取得它的实质,那么就必然使自己成为一种常态。从这个角度来讲,异常就是常态化。奇术就现象而言,无非是一种特定的产生效应的结构,而我们的科学也无非是用各种理论结构来解释自然效应。奇术也是对科学的解构。奇术摧毁了常态和科学,但现在,真正的常态科学已经在我们面前了。而对于这么一个走向巅峰的时代,我们充满了向往。

附录CN2396.6:花岗岩GRANITE”协议

花岗岩GRANITE”协议


监督者议会内部的蠹虫已被肃清,经讨论与最终决议,花岗岩GRANITE协议立刻生效,细则如下:

  • 所有基金会研究人员暂缓新的研究,立即将各自负责的异常项目已有的可解释之性质的相关研究成果撰写为论文并尽快递交至RAISA数据库
  • 所有基金会档案管理人员立即着手准备异常项目文档的重分级与异常知识(奇术、模因学、休谟理论等)的普及性文本编写工作
  • 所有信息安全管理系统人员立即与各国高层和联合国108人秘密议事会取得联系并进入世界各大媒体对基金会的存在做出暗示性的说明
  • 对所有异常项目的管理进行重新分配,敏感高危项目转移至专门站点,相关信息封存至深井
  • 寻求合适的时机(如在军事行动中)制造事端而促成SK级“破碎面纱”情景的发生

是时候了。这一次,我们自己掀起帷帐;这一次,我们主动走出阴影。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