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414
评分: +16+x
003.jpg

pig1.1 SCP-CN-2414的胎儿,摄于2021年2月15日。

项目编号:SCP-CN-2414

项目等级:Archived

特殊收容措施:(最后一次编辑于1996年6月10日,由3级研究员何当归编辑)SCP-CN-2414应被收容于依照重症加强护理病房修改的标准人形收容单间#02721内。除执行仙女木-240协议外,SCP-CN-2414须佩戴眼罩及隔音耳机。收容室墙壁衬有玻璃纤维吸音棉,不允许将任何摄影设备带入房间,且不应安装监控器。配备两支六人妇科医疗团队实时监控SCP-CN-2414的身体状况,每12小时应换班以减少对个体的影响。离岗和到岗前,收容人员应前往站点心理咨询室接受1小时标准心理检测程序和讯问。此项目供职记录不会记录在案。

直至反制措施研制完成前,SCP-CN-2414将终生保留在标准人形收容单间#02721内。当前收容工作主要集中在为阻止其胎儿顺利降生且不造成任何人理灾难与XK级情景的发生。为避免SCP-CN-2414显为有罪的,针对其研发的仙女木-240协议已提交并等待审议。

当发现收容人员受精神污染[HMCL委员会:原文如此]时,应依照《基金会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三版》(DSMoF-3)1中关于出生妄想及被妊娠妄想危害条目对其实施3个月隔离观察并派遣一名心因性认知危害医师协助治疗,在此期间暂时剥夺其个人职位与安保等级。批准在最后一刻使用反迷因,与可憎之物一并焚烧处理。

若收容人员因不堪仙女木-240协议执行期间对其心智与道德谴责的影响,应将其暂时隔离,并实施七天的心理辅导咨询后调离岗位。所有人员均可向项目负责人申请离岗记忆删除程序,在调离其他岗位后持续对其实施一年的监控,并在确认无后遗症或副作用后停止失忆物投放。参与收容工作的人员须每周提交一份心理自评,为员工宿舍安装监控摄像头以避免突发的自杀自残行为。

从仙女木-240协议中获得的信息仅限SCP-CN-2414项目负责人查阅。若他死亡或无法履职,权限将传递给其继任者。出于对个体神智与价值观影响的考量,此纪录不面向5级安保权限人员开放。

备注:自有SCP-CN-2414项目收容记录以来,以上特殊收容措施便一直在Site-CN-240内实施,此前并无有关此项目的收容记录与我曾发起以上收容措施方案的历史记录,就连“Site-240”这栋建筑也仅有一份被拒绝的建立申请。尽管当前由于对项目缺乏了解且无法确认特殊收容措施所针对的异常效应为何,但目前为止未发现任何项目失控的痕迹。建议针对项目的妊娠状况进行相关研究,继续对仙女木-240协议的效果进行分析。——SCP-CN-2414项目负责人

描述:SCP-CN-2414是一名处于早期妊娠状态的女性,处女膜完整,年龄在18至22岁之间。

初次发现时,SCP-CN-2414被置于Site-240标准人形收容单间#02721的病床上,并处于昏迷状态,无注射或流质饮食痕迹,且穿着红色和紫色的丝绸袍子。自1996年6月10日有记录被基金会实施收容以来,SCP-CN-2414的外貌未发生任何变化,身体不生褥疮且无衰老迹象。根据初次收容时的调查,确信对SCP-CN-2414的收容历史早于其发现时间,但无任何记录和人员指明SCP-CN-2414的来源和具体异常性质。

除此之外,并未发现其他异常性。

附录SCP-CN-2414-1:发现文件

尽管此前与SCP-CN-2414有关的大部分文件已尽数匿失,但技术人员仍然在已删除IntSCiP服务器缓存文件的备份内发现了如下信息。经分析确认此信息为已解密的华南地区主管简报,因其附件缺失与超链接失效,无法确认项目此前的具体情况。针对此文件的溯源被归因为一来自“Site-240”未知实体的简报,当前基金会内部并无有关Site-240的相关信息,亦无任何建立Site-240的提案报告;关于建设站点规划报告中,站点编号分配跳过了240号。当前正在对导致此情况的原因进行分析,以下备份文件被设为隐藏且无法删除似乎系有意为之。

scp-blank.png

pig1.2 实验中的SCP-CN-2414,根据伦理委员会命令删除。

From:SCP-CN-2414项目负责人
To:O5-6


  自Site-240在唐家山堰塞湖内收容SCP-CN-2414以来,我们在她身上进行了很多试验,由于其仍处于早期妊娠状态,故而我们拥有较大的误差调整空间,至少在这些实验中我们得以初步确认其异常性质。在唐家山事故里,所有救援人员都曾感觉到腹胀感。
  我建议在我们彻底探查其异常性质之前,应停止关于其来源和历史的追溯,我非常确认当前SCP-CN-2414的鲁棒性正显著降低,我们不能在现阶段过于急功近利地对待项目,以至于在我们切实探明其异常性后不得不面对一个脆弱异常的实验对象。至少现在我们已经发现项目的灵敏度有所降低,胎动的次数也日益增多。在此之前,我们应该尽力减少对她的的外部刺激。生育不在我们的考虑范畴内。
  我能听见,最近二楼的走廊里回荡着的,是我们在她的子宫里。


附件:
初步异常性评估(无传染性)
初步异常性评估(无变异性)
Site-240季度流行病学调查报告(1990/05/21)
SCP-CN-2414条目更新(1992/12/24)
抄录:紧急技术获取指示(尿频)
成分及异常性分析报告(羊水/胎盘/尿素/静脉血/可憎之物)
声学分析与听觉危害报告(子宫杂音/腹主动脉音/胎动音/脐带杂音)
抄录:紧急技术获取指示(浮球感)
SCP-CN-2414文件更新
抄录:紧急技术获取指示(胎动)

根据上述信息确认,当前被称为“Site-240”的综合性建筑被用于SCP-CN-2414的收容程序当中,无法确认对该建筑的探索可能导致何种后果。故此已推迟探索行动的执行日期。

附录SCP-CN-2414-2:探索记录回顾

002.jpg

pig1.3 Site-240

基金会情报部门对相关建筑“Site-240”进行调查发现,该建筑所占地皮由基金会已解散的前台公司收购,并在之后以房产开发的名义进行建造,但自1994年后现场所有施工作业全部停止,工程队全体撤离,并封锁了该建筑所在区域。建筑归属的前台公司几乎在同一时期关停,原因为财报异常。虽然该建设未曾被投入使用,但有记录显示曾有未辨识身份的人员多次出入该建筑,该记录时间为1996年6月10日。

于1996年7月12日,MTF-丙申-44"饰冠雕鹰"受派遣负责对相关建筑“Site-240”进行主要探行动。最初,由一名D级人员负责对最外围的探索,在其安全返回后由MTF-丙申-44"饰冠雕鹰"小队深入建筑内部探索,期间并未遭遇任何个体和标识符。

建筑内的痕迹表明曾放置的家具设施均同一时期搬空,缺乏维护且长期久置,但仅位于建筑负二层长廊深处最后一个房间显示出定期维护痕迹,探险队员在该房间内发现了可能与SCP-CN-2414项目相关的归档文件。该房间内部设施完全依照SCP-CN-2414的特殊收容措施建造,主要病病床上发现较新鲜的褶皱和毛发,房间内发现混有鳌合剂的SCP-CN-2414新鲜血液,以及一份《基金会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三版》打印件(其内容中除自杀与精神疾病条目外与现行版本大体相同);现场灰尘痕迹表明这些物件在最近3天内被放置于此。在二层的部分房间里,发现衍生至每一个房间的拖拽痕迹,这些房间内置配有监控器的婴儿床,其他房间均被用水泥填埋。除此之外,其他房间未发现异常。

004.jpg

pig1.4 标准人形收容单间#02721,发现时门保持开启。

当前该建筑已被暂时封锁。值得注意的是,当探索队伍返回出发点时,所有成员几乎同时听到了持续性听觉幻想,类似心跳的声音持续了1小时42分钟,后续依照描述和侧写推测声音可能是胎儿心音。探索细节见Site-240初步探索报告分析

附录SCP-CN-2414-3:发现文件

以下文件回收自于2000年1月2日对Site-240的初步探索行动中,由MTF-丙申-44"饰冠雕鹰"初步确认,后由认知危害与信息部加以验证,确认相关文件并未携带已知的认知危害。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文件均为手写,字迹鉴定与SCP-CN-2414项目负责人的字迹相吻合,但后续询问证实其对这份文件一无所知。

From:SCP-CN-2414项目负责人
To:[已编辑]


  我们已经讨论得足够多且足够深了,无论什么情况结论永远只有一个:令她降生。紧急关停系统被激活,所有曾有生育的员工都宣称在同一时间感受到“肚子里的孩子在踢她”。假如我们不能阻止她生育,那么必将导致更多的问题胎儿降生。最重要的是,等D级妊娠太久,已经来不及了。
  近期的试验让项目开始不信任我们,她开始排斥,反抗,甚至开始自残。紧急响应组认为可以用A级记忆删除令她暂时忘了实验过程的遭遇,但很显然那并不能解决问题。心理上的基础情绪反应,但身体依旧会不断适应。这很显著地影响了收容的效率。
  没有影响的人已经撤出了Site-240,剩下了都是曾怀有身孕或正怀有身孕的员工们,拢共6个。至少说明我们还有6次机会,很显然我们正在失去。我知道该去做什么了。


附件:
通报:Site-240异常项目转移(1994/04/02)
进一步异常性评估(惊跳/屈伸头部)
进一步异常性评估(打呃)
抄录:紧急技术获取指示(子宫脱垂)
初步执行仙女木-240协议(1996/4/23)
紧急事态报告(人员自杀)
紧急事态报告(失控/扩散)
抄录:紧急技术获取指示(打呃)
抄录:紧急技术获取指示(缺氧)
关于通过堕胎达成无效化的申请(已否决)
收容人员筛选标准(第二轴障碍)
通报:Site-240全体转移(1996/6/10)

时间戳显示为为1996年6月10日。

附录SCP-CN-2414-4:后续迭代

自SCP-CN-2414收容以来,所有负责人员均因高度情绪压力而被调离岗位,大规模频繁的调职以及谣言导致了近期站点的士气底下。作为收容工作的结尾,以下文件由SCP-CN-2414项目负责人发现于其在Site-240内的个人档案,确信此文件内容与SCP-CN-2414项目负责人个人主张相关,仅作为相关信息被收录。此信息作为Site-240全体转移后的通告被发送至全体收容人员处,

  我想让所有读到这篇文档的人明白我并没有逃避对基金会的职责。我没有受精神污染,也没有发病。事实上,早在我决议提出仙女木-240协议时就已经下定了决心,协议可以帮助我们拖延时间,但不能实际解决问题。我需要澄清,这也是这条信息得以留存的原因。

  • 是的,我完全授意并制定了仙女木-240协议的每一个细节和流程,这个协议的执行过程也由我亲自监督确保执行。它的过程设计野蛮且与性相关,或者这是我极力促成的。
  • 是的,没有什么认知危害或者精神污染,也没有什么反迷因,对你们造成影响的只有你的同理心。
  • 不,它不会进行任何改变,不会增加,也不会减少。协议里的每一条都是必须且无可替代,一切都会依照制定好的继续。
  • 不,我们所有人都没法保证届时会发生什么,保持现状就是最好的选择。不,我们所作并非毫无意义,我们的工作只是为了后来者铺路,问题将会在未来解决。
  • 是的,孕妇,这一点我不否认。是的,还会有更多孕妇。
  • 不,大多数人都曾在这个项目工作过。不,你们不会记得。
  • 是的,没有人会遭难,也没有人能幸免。是的,眼罩和耳机是为了使仙女木-240协议的效益最大化,失忆物也一样。是的,效率。
  • 不,她需要目睹这一切。

  这无关个人,也无关我们所作的决定,它只取决于我们如何对待它。我不会用传统的那一套不断去重复令你们信服。当协议制定好的那一天起,我们都没法停下来。你们可以在任何你们想的地方支持你们心里那套人道主义依据,但在这个项目上,做好你们的本职工作。这是我们自己的选择。

真诚的,
███

哭泣也好,大叫也罢,清晨照样到来。


此信息为最后一次编辑的内容。

备注:鉴于当前仍未确认SCP-CN-2414确切的异常性质,标准人形收容单间#02721使用水泥封存。此文档已正式归档。
拜托了,夜晚啊,请你不要到早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