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431


评分: +43+x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cn-2431
等级等級2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euclid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vlam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caution

特殊收容措施:SCP-CN-2431被单独隔离于Site-CN-██的2号认知危害人形实体收容单元内,对项目的日常监控交由████.aic处理。收容单元内依照项目的要求,以20世纪30年代中国东北地区居民房屋风格装修,每日按普通成年人一日标准食量定量提供水果、馒头与肉类,并提供不超过100毫升的高粱酒。负责项目的安保人员应当每5天轮换一次,被轮换后的安保人员30天内不得再次担任项目安保工作。SCP-CN-2431-A的入口已被封锁并伪装为配电室入口,由基金会人员伪装的配电员把守,现正在研讨是否将其转移。

描述:SCP-CN-2431为一人形实体,具备标准人类智能,自称“胡百三十九”,能使用汉语东北官话交流,但其对基金会人员抱有敌意,交流的尝试皆以项目对基金会人员的脏话辱骂告终,目前为止除了向基金会提出居住环境和食物要求外,未与其产生有价值的对话,基金会提供了其所要求的居住环境和食物以试图降低其敌意,但未能奏效。

项目具有多种异常性质,具体表现如下:

1.外形与内部构造异常:项目整体外形类似青少年人类女性,但具有多种异常特征,内部构造亦不明,具体表现为:

  • 毛发为纯白色且毛质被形容为“类似狐毛”。
  • 占据面部约1/3的眼睛,虹膜为深红色,眼球具体形状构造未知,但能够如正常人类眼球一样转动。
  • 口鼻构造极度退化、缩小,无嘴唇与鼻翼、鼻孔,但依然能够维持口鼻正常功能。
  • 本应为耳朵的部位无任何器官,其头顶部一对具有犬科动物竖耳外形、长有短毛的器官取而代之。
  • 长有1条被毛长且蓬松的,长约70cm的尾巴。
  • 项目全身(包含其所着衣物)对光线的反射异常,使其整体外貌在视觉上无法被视为三维物体,且使其整体光影、外形表现出当代日本动画人物的典型风格,对其身体外部的取样分析也因此特性导致无法进行。
  • 对项目进行医学透视检查无法检查出项目的任何内部构造,对其身体内部进行取样只能取样出无异常样本。
  • 对项目血液的取样分析显示所取样本来源于一雄性赤狐白化个体。

2.产生认知危害:在由视觉、听觉感知到项目的外形、声音时,受影响个体将逐渐产生行为改变,改变主要体现在对日本御宅文化的过激狂热上,同时,受影响个体会被灌输御宅文化相关的知识,已知记录项目的录像、照片、录音亦能产生同样的认知危害。人类实验表明项目的影响随时间增强,并分为多个阶段,但在接触对象前已有各阶段对应行为表现的个体在对应的阶段不会受到叠加影响,直至进入下一阶段,以下是各个阶段的具体表现:

  • 第一阶段:暴露于项目下3日左右,受影响个体将对日本御宅文化产生一定程度的兴趣,即使个体先前并不知晓“御宅文化”这一概念,个体将开始主动寻求接触御宅文化产品并乐于与他人交谈相关话题。
  • 第二阶段:暴露于项目下7日左右,受影响个体将开始表现出对御宅文化的狂热,并积极地主动向他人介绍御宅文化,任何对御宅文化的批评将激怒个体。
  • 第三阶段:暴露于项目下11日左右,受影响个体将会把1日中的大部分时间用于接触御宅文化产品,御宅文化以外的话题将不会得到回应,个体将开始模仿日本动画人物的台词、动作,并将SCP-CN-2431以及其他日本动画虚构人物称为“老婆”并强烈要求“结婚”,任何对御宅文化的批评将使个体发起攻击。

直至第三阶段,项目的影响都是可逆的,在解除与项目的接触之后,个体对御宅文化的兴趣将逐渐减弱,解除与项目的接触至多13日之后项目的影响将完全消失,继续接触项目者将进入第四阶段,此阶段项目的影响将不可逆。

  • 第四阶段:暴露于项目下15日左右,受影响个体将被赋予极度丰富的对御宅文化知识,并抵触接触除御宅文化产品之外的一切事物,包括生存必需品,且不再进行睡眠,与其谈论任何其他话题都将招致敌意乃至攻击,对御宅文化的批评将立即招致个体的致命攻击,非日语母语者将在此阶段在言语中掺杂大量蹩脚的日语词汇以至于难以被理解,部分个体会无视场合地[数据删除],未经外力干预的个体将在此阶段死于疲劳、极度兴奋或饥饿脱水。

项目在一次对IJAMEA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华遗留文件的整理与破解工作中被发现,被破解的文件显示IJAMEA有一处用途未知的秘密场所位于“新京特别市曙町二丁目(今长春市宽城区吴淞路西段)”的地下,经基金会特工的搜索,在该地一处商住两用楼的地下██m处发现了一处面积约为80㎡的地下室,该地下室以衬铅厚钢板建造,后经考证,SCP-CN-2431-A所处位置地上为“新京稻荷神社”1旧址。

在对地下室的搜索中确认了以下发现:

5种物品以特定方式摆放于地下室各处,尽管被放置了约█0年,但是这些物品没有任何腐烂风化迹象,地下室地面经检查表明曾被绘制奇术阵,推定此处进行过某种奇术仪式,5种物品分别为:

  • 25千克大米
  • 1碟油豆腐
  • 12本描述日本古代传说与历史的书籍的影印本,包括《古事记》、《日本书纪》、《大日本史》等书籍的节选。
  • 1尊稻荷神雕塑
  • 1只已死亡的褐家鼠

以上物品皆以人类血液浸泡过,DNA检测表明血液来自约40名中国血统人类。

地下室的正中位置为1处泥土堆置高约50cm的平台,平台上躺卧有1名身着日本传统服饰,佩有武士刀的人形实体,每120分钟其面部与体型特征会发生一次变化,所有被记录到的实体外形皆具有中年男性东亚人类特征,实体有微弱的生命迹象,对外部刺激没有任何反应。5具身着白大褂、头戴旧日本陆军军帽的男性人类尸体围绕于其周围,均已白骨化。尸检显示5人的死亡时间至少为█0年前,其中3人系自杀,死因皆为切腹,2人为他杀,死因为被割喉,尸体的身份名牌显示5人皆为IJAMEA研究部门人员。

在对该地下室的第二次调查进行过程中,基金会日本相关异常物品研究专员Dr.Nagayama在调查上述的人形实体所佩刀具时手掌被划伤,血液滴落于人形实体面部,随后地下室内传出一声极响的动物叫声(后确认为狐叫声),在场人员全部陷入短暂的昏厥状态,录像设备亦短暂失灵,录像设备恢复后,记录到地下室中的5种物品全部腐烂风化,人形实体外形发生剧烈变化并苏醒,基金会特工在恢复意识后立即将其控制,之后人形实体被编号为SCP-CN-2431并收容,Dr.Nagayama被停职并扣留于Site-CN-██等待审讯,该地下室亦被编号为SCP-CN-2431-A。


20██/07/24更新-在对SCP-CN-2431-A的第三次调查中,于地下室墙壁悬挂的日本国旗画框夹层中发现了一本手写笔记,其中记录了有关SCP-CN-2431的一些情报,但是所有的笔记内容都没有记录其写就的时间。

    • _

    ……多年以来我国一直致力于将神道信仰传播给满洲人2,使全体满洲国民都受到八百万神明的庇佑,然而进展并不顺利,我国神明的神力在此处似乎受到了某种力量的阻挠,满洲人依然更愿意相信他们的原始自然神。经过对满洲风土十数年的调查,我们注意到满洲人的自然神信仰虽然非常原始,但是其与神道信仰的早期形态十分相似,当地神明神力的传播媒介和我国神明相比并无本质上的区别。我们在日本本土曾经有过成功的先例,我们开发的自然神创造仪式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成功赋予了一颗被少量村民作为信仰对象的普通巨木以神力与神格,并使当地全部村民建立了对这位神明的信仰,我们确信,这种力量足以使我们转化满洲人的信仰。

    我们将经由日本人之手创造一位满洲的神明。


    满洲普遍的狐仙信仰与我国的稻荷信仰有着极大的共通之处,我们决定从此着手,创造一位满洲的稻荷神,相信这位神明一定会为这片土地带来前所未有的丰饶,意识到这一点的满洲人一定会转而信奉神道。


    关于这项计划的选址,我们认为新京稻荷神社境内是最佳的选择,稻荷神的分灵已然寄宿于此,且此神社在满洲至今已经营了二十余年,稻荷神的神力已经在这里生长出新的枝杈,在此处进行仪式,我们不但可以更容易地借用稻荷神的神力调整仪式的基盘、提高仪式的强度,还可以隔绝满洲本土神的神力干扰。


    伊奈利3计划已经被批准,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可能捕获满洲当地的野生狐狸,从中筛选出最有潜质的个体……


    我们捕获的野生狐狸已经超过了100只,很遗憾,即使其中最有潜质的,也不足以让仪式完全生效,这都是因为满洲的自然信仰过于原始落后,一定是这样。


    这简直是意外之喜!从目光相对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这是一只有灵性的狐狸,而且是如此无瑕的纯白色,它展示出了不同于野兽的超高的智力,居然能解开那个东西试图逃走。
    检测表明这只狐狸在被捕获前已经有了微弱的神力,我和我的同僚们已经无法形容现在的心情,现在马上开始准备仪式。


    仪式甲成功了!不敢相信,我们通过这个仪式不但赋予了它大量的神力,居然让它化为了人形,这是我们意料之外的,它自从被捕获开始一直表现出敌意和攻击性,变成如此雄伟的汉子,我们五个人受了些伤才成功将其压制并使其沉睡,此外我们还注意到其外貌每隔2小时就会改变一次,我们认为这是因为它还没有被赋予稳定的神格。


    ……所以通过仪式乙,我们不但会赋予其神格,我们从盟友处得到的蓝图让我们的仪式得到了相当大的改进,能够通过神力的散发让窥见其容姿、听闻其言语的人转变其思想与信仰,是的,我们不但要让其成为新京稻荷神社的主祭神,还要让这位神走到台前,将其音容传播到满洲的每一个角落,直至让神道信仰传遍大东亚共荣圈。


    仪式乙的第一次尝试失败了,没有关系,如此伟大的计划没有第一次就成功那么容易的事。


    仪式乙的第二次尝试失败了,我们在努力地排查原因。


    仪式乙的第三次尝试失败了,仪式每隔七天才能进行一次,我的同僚似乎被打击了自信,但我依然有信心。


    第四次,失败。


    ……我们仍未知道仪式乙失败的原因,我得到了一些消息,支那和太平洋的战况都不太好,这个计划可能要被放弃了。


    失败了,为什么?


    ……我们已经为这个计划付出了太多,小西将军已经给我们下了停止计划的命令,我们不想就这样放弃,所有人一致同意,七天后进行最后一次仪式。


    ……我们难以相信,他们居然在我们的土地上投下了如此恐怖的炸弹,而苏联也从北方攻向我们了,哈尔滨已经沦陷,而我们所做的,却是在制造一个守护农耕、传播信仰的神……我明白了,我们现在需要的不是食粮,精神、战意、忠诚才是当下最需要的。这片土地在寻求着战斗,寻求着鲜血,我们需要的,是一位战神。


    我费了很大的力气从别的计划调来了一桶支那兵的血液,用于浸泡仪式用品,愿敌人的鲜血能让您回应我,神明大人。


    失败了


    我明白我们为何得不到回应了,自从我们改变了方针,我们就需要将纯粹无瑕的日本之精神注入神的体内,而我们一直在用如此懦弱的方式为神献上血液。我们需要的是牺牲,为帝国牺牲,为神明牺牲。


    失败了失败了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我的同僚们彻底失去了精神,原来你们对帝国的忠诚都是假的,你们这群叛徒!非国民!你们也应当成为神明的食粮!


    赤军4来了,我能听到他们在我头顶的土地上耀武扬威,亵渎着我们的神明,现在只剩我和石田了,我们的意志依然坚定,啊啊,原来如此,现在对帝国最忠诚,对神明最虔诚,最具有日本之精神的人,就只有我们两个了。我们相信,这最后一次仪式必然会取得成功,在确认最终手段“屋满悲壶”依然能够运作后,苏醒的神明将通过它将其容貌、将其话语传播到每一个满洲国人的脑海里,所有人都会被注入日本之精神,成为帝国忠诚的战士,以后不再有满洲国,只有日之本,我们将抵抗到底,直至将赤色的魔鬼和劣等的贱民驱逐出去。


    石田的牺牲没有得到回应,神明到底在向我们索取什么?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啊啊,为什么我会让石田先于我牺牲,难道我的内心深处在贪生怕死吗?不,我要证明,我要证明我也是大日本帝国最忠实的子民,神明最忠实的奴仆,神啊,回应我吧。

    备注:基金会目前搜集到的IJAMEA资料中没有发现任何资料提及“伊奈利计划”。为排除潜在的异常危害,笔记中提及的“成功的先例”、“仪式”、“盟友的蓝图”、“屋满悲壶”等信息正在调查中。


20██/07/30更新-对Dr.Nagayama的审讯与调查表明其与IJAMEA以及SCP-CN-2431没有任何关系,其划伤手掌导致项目被激活纯属意外,但是对Dr.Nagayama的背景调查显示其有一份未向基金会申报的成人漫画副业,对其私人通信设备的检查发现了数千条使用技术手段越过基金会监控访问由PAMWAC运营的网站的记录,Dr.Nagayama目前已被停职,等待进一步调查与处分。


    • _

    异常事件记录Site-CN-██#66
    日期:20██年9月9日


    事件经过:当日凌晨,Site-CN-██中知晓SCP-CN-2431的员工皆梦见了同样的场景:数十只围绕着火焰的赤狐从站点窗户飞入站点内部,在站点中四处游荡、舞动,而后全部向SCP-CN-2431的收容间飞去,在收容间门口发出不同音调的叫声,之后化为火焰钻入了梦境主人的体内。调取站点内监控录像未发现任何异常,对受影响员工的身体检查暂未发现异样。
    当日下午,站点主管Dr.Lü于自己的办公桌抽屉内发现一只已死亡的小家鼠,检查发现其内脏被掏空,胸腔内塞有一张纸条,纸条上书有细毛笔写成的以下文字:

    這可憐孩子就勞煩你們照顧了 胡

该异常事件发生后,SCP-CN-2431对基金会人员的敌意大幅度下降,对其进行访谈的计划被提上日程。此外,该异常事件有可能涉及与SCP-CN-2431相关联的潜在的安全问题,出于谨慎考虑,今后对SCP-CN-2431的研究计划应当报站点主管批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