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442


评分: +21+x

项目编号:SCP-CN-2442

项目等级: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原Site-480所处地区被封锁,严禁未持许可的人员访问,无需进一步收容措施。

描述:SCP-CN-2442是原Site-480,位于河北省涞源县西北太行山。Site-480为一处大型站点,共收容有1██余个异常项目。于2021/2/12,SCIPNET监测到Site-480的紧急收容失效警报被触发,随后完全失联,原所在地被替换为一处无异常现象的写字楼。事故发生当天,仍位于其内部的人员被判断为已损失。

SCP-CN-2442-1为原Site-480主管川郁金,更多讯息可见附录。

附录CN2442/1:Site-480站点主管川郁金于2021/2/02向基金会华北区负责人李如嵩提交的报告

From: moc.liampcs|8050nijuynauhc#moc.liampcs|8050nijuynauhc

To: moc.liampcs|iebauhgnosuril#moc.liampcs|iebauhgnosuril

Subject: (no subject)


站点内部的现实分裂情况越来越频发,过去一个月有15名员工报告在与异常交互时发现异常消失1,随后又恢复正常。休谟读数器显示正常,无异常波动,原因仍然未知,请求调查。

From: moc.liampcs|iebauhgnosuril#moc.liampcs|iebauhgnosuril

To: moc.liampcs|8050nijuynauhc#moc.liampcs|8050nijuynauhc

Subject: Re:(no subject)


批准,调查组将于2021/2/15进驻Site-480。

附录CN2442/2:SCP-CN-2442无人机探索记录

前言:于2022/2/12,于原Site-480区域侦测到一次小范围CK级现实重构情景,Site-480重新出现在原址,除正门外的开口全部被封死。基金会立刻安排无人机进行首次探索。


<记录开始>

00:01 无人机进入正门,信号连接良好。

00:03 无人机以低速飞行,进入站点大厅。大厅内无异常,没有任何生命存在。

00:06 无人机发现大厅西部的研究翼区被水泥封死,开始向东侧收容翼区飞行。

00:07 无人机检测到大厅地面出现色差与颜色偏离,于3秒后恢复正常。

00:08 无人机进入东侧翼区,信号出现短暂失真,5秒后恢复。

00:16 无人机沿收容翼区走廊飞行,地面砖块被涂刷为两种颜色:白色和黑色。白色地砖上喷涂有“Normal”字样。为保险起见,无人机始终在白色地砖上空飞行。

00:20 无人机经过Site-480原低危人形异常收容区,各收容室内部无任何生物。

00:33 无人机经过Site-480原高危人形异常收容区,各收容室内部无任何生物。

00:39 无人机根据白色路线的引导飞入通向研究翼区的走廊。

00:44 无人机进入研究翼区,无任何生命迹象。有数件个人物品散落在地,应注意所有物品均位于白色地砖上。

00:52 无人机飞上研究翼区二楼,并暂时停歇以规划进一步路线。

00:55 无人机决定前往原Site-480主管办公室。

00:56 无人机因操作失误跌入黑色地砖区域,连接断开。

03:20 无人机上线,发现其在无人操控的情况下仍保持飞行状态,画面色调偏黑。

03:32 无人机持续飞行,对其操控的尝试失败了。拍摄到数个异常正处于活跃状态。摄像头画面持续扭曲。

03:35 无人机到达原Site-480办公翼区。

03:36 无人机撞向墙壁,前者迅速融入了墙壁,信号丢失。

<记录结束>


附录CN2442/3:MTF-庚子-56 “切割面包” 探索记录一

指挥部状态:在线

队长:GZ-56-1

队员:GZ-56-2、GZ-56-3、GZ-56-4


<记录开始>

指挥部:队长,请报告你们的情况。

GZ-56-1:全体在线,状态良好,已进入SCP-CN-2442大厅。

指挥部:收到,请注意沿白色地砖行进。

[20分钟无关内容省略]

GZ-56-1:已探索大半收容翼区,无任何异常。

GZ-56-3:简直就像一家温馨的小酒店,你如果告诉我这里曾经关着高危人形我绝对不信。

GZ-56-2:的确,作为一个异常建筑而言…这里正常过头了,我携带的休谟计数器和奇术侦测器都显示这里没有任何异常。

指挥部:根据无人机的记录,只要保持在白色地砖处行进,SCP-CN-2442的异常特性就不会被触发。注意,你们即将进入研究翼区。

GZ-56-1:收到。

[5分钟省略]

GZ-56-1:我们已进入研究翼区。白色地砖上的物品均无异常效应,为普通日用品,包括手机壳,钥匙扣,食品包装袋等物品。

GZ-56-2:已进入SCP-CN-2442约一小时,一切正常

GZ-56-1:鉴于该项目目前所表现出的温和性质,我提议分头探索,我和二号一组继续前进,三号四号组队探索。

指挥部:同意。

GZ-56-3和-4决定前往住宿翼区,GZ-56-1和-2继续前进。

GZ-56-2:已走至研究翼区尽头,无任何异常。

GZ-56-1:在等待三号和四号的过程中,我想对黑色地砖异常性质进行实验,可使用我们先前所收集的日用品来做实验,二号带着现实稳定锚,可以在必要时开启。指挥部?

指挥部:[无应答]

短暂商议后,-1和-2原路返回。

GZ-56-2:队长,墙上有字迹!

原研究翼区走廊墙壁上多出一行黑色留言,由于四周为黑色地砖无法接近。其内容为:

“我来处理,我们来处理,请返回,不要下坠。”

GZ-56-1:指挥部,能看见吗?

指挥部:可以,建议尽快返回。

GZ-56-2:我们去接上三号四号。

<记录结束>


后记:四人成功汇合后离开。指挥部解释在探索过程中的掉线是因为外部网络出现问题,进行了重连。

附录CN2442/4:MTF-庚子-56 “切割面包” 探索记录二

指挥部状态:在线

队长:GZ-56-1

队员:GZ-56-2、GZ-56-3、GZ-56-4


<记录结束>

指挥部:这次根据图纸,你们去二楼的办公翼区。

GZ-56-1收到。

[30分钟无关对话省略]

GZ-56-2:一切正常…仍然是一切正常…

GZ-56-4:我感觉这里就是被个绿型,或者是空间异常给传送走了,随后又把一个空建筑送了回来,而忘记了一同传送回里面的人而已…很多异常都可以做到这一点,Site-480本身应该是正常的。

GZ-56-3:忘记还回来恰恰才是最重要的吧,一百多名研究员都在Site-480里呢。

GZ-56-2:我听说队长的儿子也在?

GZ-56-1:嗯,他是这个站点的主管,也失踪了。这次希望能把他救出来。

GZ-56-4:队长不是不希望孩子来基金会工作吗?以前还经常和我们提到来着…

GZ-56-1:那小子背着我加入的基金会,等我发现的时候他已经是一个异常项目的负责人了。我平时回家少,他大概是在赌气吧…

GZ-56-4:队长平时也要注意陪家人啊,工作可不是生活的全部。我们这些干特遣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再回不了家,必须挤出时间陪家人才行。

GZ-56-1:我如何不知道,但实在是忙啊。我儿子也和我一样,很久没回家了。不过好在我还有一年就要退休了,到时候应该可以休息休息了…二号!你他妈往哪走?

-2无意中走入黑色地砖。

GZ-56-2:哦操我没注——

-2消失在画面中。

GZ-56-1:二号!二号能听到我说话吗?

无线电杂音,-2信号丢失。

GZ-56-3:…我建议撤退。指挥部?

指挥部:同意,建议你们先行撤离,后续再安排救援。

GZ-56-4:二号还在里面!

-1把手插在头发内,沉默了两分钟。

GZ-56-1:二号应该还活着,黑块不会直接杀死他。根据无人机影像推断,踩上黑块仅仅会导致一次传送…

GZ-56-3:但那是不完全推测!

GZ-56-1:…我会进入黑色地砖区域,寻找二号,你们先回去。

GZ-56-3:队长!

GZ-56-1:三号,我没有在征求你的意见。

指挥部:-1,你确定吗?这样会导致你和我们失去联系,风险极大。我建议你先回站点作准备。

GZ-56-1:先生…请记住…不光是二号…我儿子也在里面。

沉默。

指挥部:如果,如果你超过二十四小时没有和我取得联系,我会将你和-2算作已损失人员。

-1向-3、-4分别鞠躬,两人将身上的便携装备解下递给-1。

GZ-56-1:谢谢三位。

-1进入黑色地砖,信号丢失。

<记录结束>

附录CN2442/5:GZ-56-1探索记录

备注:本次记录为2022/3/3时自动上传至SCIPNET,并非GZ-56-1本人提交。


指挥部状态:离线

探索队员:GZ-56-川穹2


<记录开始>

摄像头记录到一处废弃办公室,画面色调偏黑。

GZ-56-川穹:抱歉…我刚刚把摄像头修好。

GZ-56-川穹:总之,我进来了。踩上黑色地砖之后,我发现这和我的设想有些出入,我并没有被传送到另一地点,实际上,我仍踩在那块地砖上。

GZ-56-川穹:但是周围的景物不同了,三号和四号消失了,整条走廊空空荡荡。我向前走到走廊尽头,看见了一个人形异常—别问我为什么知道是异常,那混蛋长着七条腿。为了躲避它,顺便维修一下自己的设备,我就近进了一间办公室。看起来是Site-480的档案室,我想我可以先找找看资料。

翻找声。

GZ-56-川穹:嘿…我找到了点东西,是川郁金那小子的报告,似乎被撕坏了,只有几行字能看清楚。

摄像头被对准纸张。

…站点的现实分离现象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坠落的趋势变得更为明显了…明天,明天调查组必须来,我等不到见鬼的十五号了…

摄像头下移,在角落处用铅笔潦草地记着一行字。

老爹的生日:大后天 ;)

GZ-56-川穹:(三分钟的沉默)

GZ-56-川穹:我会重新探索各个翼区。

在此后的记录中,GZ-56-川穹基本保持沉默。

收容翼区的氮气干燥塔超负荷运转,部分阀门融化,流淌出胶质物体。现实稳定锚处于关闭状态,重启失败。高危异常收容室被彻底封死,无法进入。

GZ-56-川穹遭遇到数个异常,试图重新收容它们的举动失败,特殊收容措施失效。GZ-56-川穹通过应急楼梯逃离至研究翼区。

研究翼区的文档全部被涂黑,没有人类存在的迹象,窗口被融化的水泥封死。GZ-56-川穹翻找了数个研究室,一无所获。需注意部分墙壁被明显延伸变形,对象表示空气温度正在升高。

墙壁上喷涂有“融合、弥合、黏合”字样。

走廊上原本的白色地砖被替换为黑色。原黑色地砖被替换为白色,但下沉了十厘米。GZ-56-川穹试图重新踩上白色地砖的尝试失败了,对象的脚停留在白色地砖上方三厘米处无法下落。

GZ-56-川穹进入住宿翼区。

GZ-56-川穹:根据设施地图来看,这里是D级人员的宿舍。值得注意的是,温度已经上升到一个难以忍受的程度了…

GZ-56-川穹:此地的墙壁材质变得十分粘稠,类似胶水的触感…我感觉这像是在粘着什么东西,使其不分离一样。有些地方的地板和墙壁有一些裂口,就像是小时候包饺子,拉扯面泥时产生的洞一样,很奇怪。

GZ-56-川穹:仍未找到二号的踪迹,川郁金…及剩余Site-480人员亦无踪迹。住宿翼区的正上方是办公翼区,那是我本次探索的终点。

GZ-56-川穹进入了办公翼区。

数个办公室中仅有散乱的文档,地面已经粘稠到踩下后会陷入2-3厘米。温度急剧升高,摄像头画面已经因过热而出现了扭曲。墙壁的材质变得类似口香糖,黏性极强。

GZ-56-川穹打开了最后一个房间,Site-480主管办公室的门。

SCP-CN-2442-1缠绕在墙壁上,左右臂分别黏合在两侧墙壁上。一面墙壁呈现出纯白,另一面墙壁呈现出纯黑。其身体上蠕动着数以百计的面孔,每一张面孔都延伸出自己触手黏合在墙壁上。于其中检测到GZ-56-2的面孔。

SCP-CN-2442-1:嗨…老爹…我没想到是你来…

摄像机抖动起来,GZ-56-川穹的声音颤抖着。

GZ-56-川穹:你不打算…先给我点解释吗?

SCP-CN-2442-1:是…我欠你一个解释。

SCP-CN-2442-1的脸上勉强挤出微笑。

SCP-CN-2442-1:从前年开始,Site-480的情况就很不对劲。我时常能感觉到一种割裂感和恍惚感,就好像整个人的脑海被一分为二。很多研究员也告诉了我这件事,他们常常在某一刻感到世界无比正常—我指的是没有任何异常存在的那种—在下一刻恢复原状。

SCP-CN-2442-1:我起初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我日以继夜地查找资料,翻看文献,差点错过妻子的生日。但最终我找到了原因。

SCP-CN-2442-1:Site-480收容的异常太多了,这直接导致了这个区域的“异常重力”—是的,我就这么叫它—急剧增加。老爹,想象一下。原本一张薄薄的塑料膜上放了很多樱桃,这些樱桃分散在膜的各处,所以膜不会破裂,对吗?

GZ-56-川穹:…是的。

SCP-CN-2442-1:可是,当樱桃都聚集在一起,产生的重力就足以坠破这张塑料膜了。塑料膜就好比是我们生活的常态现实,樱桃就是异常,Site-480就是被异常压出的薄膜上的坑,正在慢慢地破裂。

SCP-CN-2442-1:但是我们的常态现实是可以自我修复的,那一小块破裂的塑料膜带着樱桃坠落之后,剩余的塑料膜会自动光洁如初。我发现了这个现象,但已经晚了。

SCP-CN-2442-1:最先破裂的是收容翼区,我看见幽深的虚无被撕开口子,露出它漆黑的面容。难以计数的异常坠入其中消失,只有少数几个被彻底激活后逃离收容翼区。接下来是研究翼区,住宿翼区,最后是办公翼区。

SCP-CN-2442-1:我们所有人都不想死,所以我们聚集在一起,决定尝试补救这一切。我不清楚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但,就是你看见的这样。站里的所有人和我融合在一起,包括刚才被吸收的那个特遣队员,我们把办公翼区变成了一个特大号热熔胶枪,把Site-480和常态现实连接在一起。

SCP-CN-2442-1:不幸的是,常态现实的修复能力超过了我的想象。正当我费力地把Site-480拽回现实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有一层常态现实覆盖在它上面。于是,两层现实交织在一起,彼此交融。由于我们是从下往上顶的,只能露出一点属于自己的痕迹,就是那些黑色地砖了…我原打算一直带着Site-480躲下去,自收容。我很清楚自己已经变成了异常,但是一年了,我发现我做不到。长久的黏合让我精疲力竭,我很快就会带着Site-480第二次坠入虚无,这次无人能救了。

GZ-56-川穹凝视着远处努力对他挤出笑容的SCP-CN-2442-1。

GZ-56-川穹:我三年没看见你了…我春节,元宵,中秋都是自己一人度过。我知道我的儿子热爱工作,他热爱把自己投身进基金会的一切…我开始不支持你,因为我是特遣队员,永远不知道自己会遇上什么。我不希望我的儿子也出意外。我还有一年就退休了,我还等着你回来给我庆祝生日,我还没看见我的孙子。我原本很庆幸,我是少数活到退休都没用光荣弹的特遣队队员,这几乎是不可能的,队里的其他人都说我是幸运的…然后,你告诉我你会先我一步离开…

SCP-CN-2442-1:抱歉,我真的很抱歉。

GZ-56-川穹:所以,这就是你的答案?

SCP-CN-2442-1:我只是…我只是想做的更好点…我不想辱没你的名声…

GZ-56-川穹:那么…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SCP-CN-2442-1:…老爹,生日快乐?

摄像头下线。

<记录结束>

在附录5被上传后,SCP-CN-2442再次消失,根据附录内容推测其已被无效化。基金会于2022/3/21正式将SCP-CN-2442重分级为Neutralized。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