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463


评分: +370+x

通知:该文档有三名未知阅览者


如出现任何可疑编辑,请第一时间上报至RAISA前台。当前信息泄露事故发生的可能性为36%。


现在是三个人?还有谁能看到这一迭代的内容?

稍等一下。

我能感觉到其他人在这里,是基金会的。

不过别慌,他们和你一样是被困在这里的人。

你在我的十几万层上方。你大概想象不出这是什么概念,但我需要你继续下来。

我找到计划的档案了,你先看。我得想办法让其他人连上你。


“加速深蓝”计划官方记录

于2040/6/5,基金会获得派遣人员进入CoI-601首都科研设施群的批准,CoI官方以此提出的条件为:调查人员不得与基金会指挥方面通讯,不得在实验区、工程区等官方划定的机密区域内拍摄视频。为此,为三名特工提供了使用SCP-148制作的可附着于脑后的设备,以绕开部分限制。

同时,“加速深蓝”计划α部分启动,前项目研究团队成员[已死亡]因指标合格被选入计划,引入SCP-CN-2463状态。α部分第一阶段的目标为进入项目情景内的10000层以下。

附录CN-2463.5:计划实行具体情况-α方面

[视频记录合集-CN2463-α-1]


[开始记录1-1]


已死亡在SCP-CN-2463的楼梯间内,她走下一层楼梯,打开大门,走廊上显示的数字是“6”。

已死亡:到第6层了,目前为止一切良好。

楚霖:(干笑)虽说要求随时报告情况,但这进度还是太少了吧。

已死亡:我知道,得下到一万多层。

楚霖:尽量撑住。把你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千万要注意,你越深入,你的意识就越模糊。不要丢失你的意识。

已死亡:我明白。

已死亡沉默下来,快步向前赶路。约10分钟后,她来到了第10层的入口。她打开了门。

已死亡:总感觉周围的颜色淡了一点,大概是我的错觉吧。但除此之外也没什么特别的情况。

楚霖:收到,请继续下行。


[开始记录1-2]


已死亡:第549层。

楚霖:情况如何?

已死亡:没有劳累感和恍惚感,但我能察觉到走廊内的颜色在慢慢变化,一会深一会浅,深浅色在墙上如同波浪一般动着。我觉得我得先加快进度,最好先跳过几层。

楚霖:需要睡眠吗?

已死亡:应该需要。话说,这地方以前没有过这样的吧?应该没有这样的变化,我感觉是我自己的原因…但我不懂究竟怎么回事。

楚霖:(沉默了几秒)的确没有。

已死亡:奇怪。我先试试入睡。

已死亡俯下身坐在地上,做了三个简易助眠动作符,她快速入睡。于此同时镜头逐渐被从下方出现的蓝光笼罩,从走廊下方传出低沉的嗡鸣声,越来越响。蓝光持续1分钟后消散,已死亡出现在另外一楼层。

已死亡:(用力揉左眼)通过梦中梦到下一层的时间似乎在变长。


[记录结束]

[视频记录合集-CN2463-α-2]


[开始记录-2-1]


已死亡:博士?在吗?

楚霖:在的。情况如何?

已死亡:我现在在第3202层,大概是文件里幻觉会出现的层数。总有点担心。

楚霖:了解。说一下你那边状况。

已死亡:走廊似乎越来越暗,蓝色在随着层数增加逐渐变深,我不知道是颜色让走廊看起来暗下去的还是走廊内的光照强度的确在变暗,但我想两者的效果估计差不多吧。还有就是,我开始不舒服了。

楚霖:继续。

已死亡:(深呼吸)就比如有时候我会突然慢慢地精神涣散,然后我就会看到走廊的内里以越来越快的速度蠕动,每动一次高度和宽度都会增加;同时我会体会到一种截然不同的挤压感:像是我的身体在被盖上一层又一层厚重的膜,膜长到地板上,往下拉去,要把我给放倒。后面这种感觉让我的精神越发难以集中,但我总能摆脱这个恶性循环。我大概经历了有3次。

楚霖:这是前所未有的报告,我们会着重分析。

已死亡:也许泽塔和梦神的精神加强真的有效。我知道我的得分很高,但这可能就是问题:这个梦境不欢迎我,对待我远比对其他人更严苛。而且,在项目的状态下,我越发能体会到孤独感和幽闭感带来的痛苦…被困在循环中,稍微不注意就会陷进一个更为可怕的循环,我只能一个人撑着,经历重复无数次的事件。

已死亡停顿了几秒钟,深呼一口气。

已死亡:博士,我还能出去吗?

楚霖:当如果可以,我们会尽全力让你脱离项目状态。你还得先完成任务,我们会一直保持通讯。

已死亡:(轻笑两声)谢了,博士。


[开始记录2-2]


已死亡:喂?博士?你还在吗?

楚霖:你还好吗?你似乎很久都没报告情况。

已死亡:其实没什么事,我可能…太忘我了。现在我在第4870层,应该没几个人能到达这种地方。

楚霖:有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已死亡:暂时还没有。

楚霖:有没有出现幻觉?在通过睡眠下行时有没有经历异常梦境?

已死亡:我想是有的,除去偶尔发生的精神恍惚以外,我还看到了一些很奇怪的东西。

楚霖:具体说一下。

已死亡:刚才我又通过入睡跳过了几层。梦中我看见了…工厂。我是在自己探索梦中的空间,有一个片段是我在一条混凝土走廊里走着,墙壁上排列着透明的管道和热泵,里面都是闪着蓝色荧光的液体,顺着流向远处,四周满是蓝光。

已死亡整理上衣领口,背景中远远传来几声机械咯吱作响的声音,很难分辨出。

已死亡:醒来的时候我不是在下一层的门口,而是在楼梯间里站着,一次我差点滚下楼梯,因为醒来的时候脚刚好踏下一节台阶。

我有种想法,不管是梦神或者泽塔也好,还是项目本身也好,他们的目的是让我不断走下去,让我意识到我在继续深入。


[记录结束]

通知:该文档有六名未知阅览者


如出现任何可疑编辑,请第一时间上报至RAISA前台。当前信息泄露事故发生的可能性为59%。


已经有六个人了。

我感受到的也是六个人,也和之前一样,是基金会的。

我现在在和其中一个叫Sofie的聊,她说自己是异心理部员工,也被安排了调查项目的任务。

这怎么回事?异心理部肯定可疑。

难不成这就是文件里说的和梦神的“合作”?


所以…我想的是对的?

这就触及我的知识盲区了。等下,我得再和他们聊聊。

[视频记录合集-CN2463-α-3]


[开始记录-3-1]

已死亡在SCP-CN-2463内跑着,脚下传出略为柔软的踩踏声,她把摄像头对准自己的脸,神情疲惫而恐慌。她看向上方,随即以极快的速度讲话。

已死亡:这个地方在排斥我,同时又要把我吞下去。可能是循环对我已经不起作用了。他们没想到我会来到这么深的地方,我本人的心理指标肯定是个问题。

已死亡停顿。

已死亡:博士你能听见吗?

楚霖:怎么回事?如果有异常状况请尽快告诉我们。

已死亡未注意到楚霖的回答,继续自顾自说下去。

已死亡:我依旧通过睡觉来跳过楼层,梦境的间隔——我不知道怎么说,因为我分不清这里是第几重梦——越来越长,我看见了记录在档的工业设施和摩天大楼,它们都在一个巨大的车间里,从地底下的深蓝色光晕中伸出来。无论我从哪个方向靠近它们我的身子都会往下陷,落进地下的蓝色无底洞中。下面有更暗的光和响动。

楚霖:冷静一点,如果实在不行就先休息,我们会给你提供帮助。

已死亡:我不知道怎么办。这是第多少层了?

楚霖:你已经下到了第7231层。

已死亡:有意思…我这段时间没看见任何标记。


[开始记录3-2]


已死亡盯着一面墙,倒吸一口气,欲言又止。她缓慢前行,把左手贴在墙上。

已死亡:这里是第7485层。博士,你还在听吗?

楚霖:我一直在这边,你还好吗?

已死亡:我想…SCP-CN-2463是个(无法辨识)。

楚霖:我没有听清你说的什么,请再重复一遍。

已死亡:上面的机械全都在维持下面这个地方,这里是一大块神经丛,一群梦神集合。再给我点时间我便能够到——

走廊内墙壁材料开裂,碎成粉末,向下落去。墙壁原本的空间内挤满了梦神族的原型具现体,似乎被屏障与已死亡隔开。梦神实体的身上增生出爪状结构,抓挠着屏障。

紧接着,梦神实体开始组合,在半空中形成了一个长着双翼,形似猫头鹰的底座。底座的上方是一个透明且蓬松的半圆形薄膜,表面布满无数不断波动、重新组合的皮层褶皱,闪烁着波动起伏的彩色斑纹。

镜头靠近梦神实体,可以看到数量极多的细小空腔遍布于其表面。整个走廊的蓝光变成烟气一样,流向那些空腔中;随着西部梦神开始组合,走廊也向四周扭曲,扩散开来。

已死亡:——这便是西部梦神了。祂在阻止我,因为我一直在抵抗祂的精神控制。

梦神漂浮着前行,底盘下有一些半固态蜡烛状的柔软肢体触碰地板,所到之处地面泛起涟漪。此时SCP-CN-2463的四壁已经无法辨认。

已死亡:(梦呓般的声音)博士?我听到了,我听到很多人的声音,脚步声现在从四面八方传来,简直震耳欲聋。

楚霖:出意外了,必须得赶在梦神之前!(推测是朝着周边的工作人员喊话)快想办法把她拉出来!

已死亡跪倒在地上,双手捂住腹部,慢慢俯下身去。

楚霖已死亡你清醒一点,保持自己的意识!我们还在努力!收到请回复!收到请回复!

画面开始出现严重失真,背景音变得杂乱无章,似乎能够辨认出人声。紧接着,画面出现大量噪点,最后呈现出一片雪花屏幕。

已死亡的意识链接断开,此后再未能重新建立联系。已死亡被认定为KIA。


[记录结束]

我回想起来了。

简直是噩梦一般的经历。


妈耶。

所以,这是西部梦神。

是的。


你没有死。基金会隐瞒了实情。

不过应该没有这种必要。他们为什么要这样?

我不清楚。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被吞噬后发生了什么。

在西部梦神席卷过来的那一刻,我身上的劳累感和痛苦都消失了,然后地板松弛起来,我掉了下去。

中途我陷入了沉睡,但没有梦,只是眼前一黑。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的眼前依旧一片黑暗,我恍惚地意识到自己在下坠。

然后我落进了另一个空腔里面,无数古怪的色彩和图像在我眼前闪过。我的耳朵里面爆炸一般震响。

那是梦神族们的咆哮,声音扭曲至极,像数百种声音被合成器调试成无数种版本,再合声成一种。

虽然他们咆哮的内容意义不明,但我依旧能感受到他们的想法。

他们在挨饿,在消散,他们的形体和思维在异变,而西部梦神在遭受他们所有人要承受的折磨。

只有继续想办法获取养分,全部献给西部梦神才能活下去,梦神的意识集体现在不过是一台生锈的机器。

我觉得他们在央求,如果我不把我的思想分给他们,他们便会死去。


我去。这西部梦神究竟是怎么了?

现在它在和所有梦神一起受苦?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不清楚,但可以肯定它是某种格式塔的产物。

这么说,只要有集合便会产生,和集合本身合为一体的新东西。

重要的是它很痛苦,它的残肢在腐烂流血。如果它死了,梦神,泽塔、人类甚至其他的生命都会受苦。

我能体会到。

不知下落了多久,声音和图像都全部消失,我落到了坚实的地面上,醒了过来。

这里我的确是发觉自己睁开了眼睛,但场景还是一样。走廊变成了海绵内部一样的空洞,有一种不可避免的感觉在压迫我,要压倒我,让我继续陷下去。

我想要保持理智,但下落时的那些记忆依旧挥之不去,每走一步,压迫感就越来越强。

不知从何时起,我便能让我的思维发散的远一点——让我的五感来到我所在的地方的上方,回到项目内。

而要想达到这一点我必须在空腔中做梦,让自己完全与外界隔绝起来。


通知:该文档有七名未知阅览者


如出现任何可疑编辑,请第一时间上报至RAISA前台。当前信息泄露事故发生的可能性为59%。

正在处理。


上面有越来越多的人,不超过十几名…其中的一些我还得想办法联系到。

抱歉,等我下。

梦神很快会突破我给你的掩护,速战速决。


等等,这些是…

你给我的掩护?怎么说?

等我。我去找一下β部分的内容,待会给你发过来。

记得快点看完。



附录CN-2463.5:计划实行具体情况-β方面

[视频记录合集-CN2463-β-1]


[开始记录-1-3]


三名特工处于设施医患监护区外的走廊内,韩钟云拿着摄像机对着自己,镜头中可以看到Philip背靠在右手边的墙上站着休息。

韩钟云:特工韩钟云报道,我将对在医疗区内调查到的结果进行简报,回去后我将提供笔记。泽塔人禁止我们在医疗区内做视频记录。

韩钟云停顿。

韩钟云:刚刚在监护病房那边查看了几名泽塔的患者。给患者用的病床就像…有点像冬眠舱,在患者的脑后方都有一根管子一样的东西连着。泽塔的专家说这种治疗方式能够把患者的精神以心能的方式吸出,从中分析异常之处并消除。他们给了点文件,任务完成后我们会带回来。

我们还和专家们进行访谈,他们并不否认梦神会是症状的源头的说法,因为潜意识领域高深莫测,他们即使有功能强大的器官和高尖端仪器也无法完全探明。

Philip:所以目前有进展吗?

韩钟云:不知道。反正没法了解到更多信息。

三人沉默。

韩钟云:看来得另外寻点法子。Philip,Dexter,把你们的SCP-148设备打开。

Dexter:管用吗?148只能影响到有机生命体,不知道对梦神管不管用。

韩钟云:暂时应该不必担心。泽塔这边的梦神高度依赖借助泽塔人的精神活动,他们很难在现实中显形。如果148能骗得过泽塔人,也就不必担心梦神。

Philip:韩,你想深入探索?

韩钟云:是的。


[记录结束]

警告:有十名未知阅览者正在访问文档锁定部分


要求所有人员自知。当前信息泄露事故发生的可能性为63%。

正在处理。

[视频记录合集-CN2463-β-2]


[开始记录2-2]


三人现来到一间观察翼区,从玻璃幕墙外可看见一个异常巨大的空间,粗略估计占地约几平方千米,看不到空间上下方尽头,空间中心为一栋外表由深蓝色玻璃材料制成的摩天楼建筑,推测从空间底部建起,高度延伸至空间顶部。

韩钟云:这里是…泽塔-01中心城区病患处的一处观察翼区。我们在开启心灵遮断合金装置后跟随着几个泽塔的工作人员来到了这里,目前这里只有我们三个人。我们不确定一开始泽塔是不是给了我们足够的权限探索这里,但是这里的景观和医疗区格格不入。

Dexter:从这边看不到任何下去的入口,我们得想点办法。

Philip:韩,你还记得我们进来的路吗?我似乎丧失了记忆。

韩钟云犹豫。

韩钟云:我似乎也不记得了。先从这边撤出去。老规矩,我们跟在工作人员后面,最好是技术型人员,看看有哪些地方可以下去。

三人小心地退出了观察翼区,在设施内的走廊里等待。

韩钟云:先关掉设备,免得人家起疑心。大家动作小一点。

三人同时关闭了SCP-148设备,并假装成普通的基金会研究人员在整座设施内闲逛。这样的情况持续了7分17秒。

Dexter:看,那边有一个技工服装的。

Dexter朝着技工的方向使了个眼色,三人朝那个方向看去。

韩钟云:打开装置,咱们跟上。

三人打开SCP-148装置,以大约35米的距离跟在技工后面,并随着他转过了数个弯,最后拐进了一条长约500米,灯光阴暗的走廊,墙上有大量透明管道堆叠着,里面向走廊另一端流淌着浅蓝色的液体。走廊的尽头是一扇5米高的巨大铁门。

Philip:(压低声音)兴许就是这里了。

技工打开门,三人赶在技工转身关上门之前挤了进去,技工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

Dexter:老天。

镜头显示出一条落差极大的自动扶梯,其落差目测至少250米。扶梯方向约45度斜向下,隐约可以看到上一记录中的摩天楼建筑的顶部。前面走廊中的管道现在继续在扶梯间内延伸,天花板处也有向下的透明管道,里面流着相同的液体;所有管道都顺时针绕着两壁、天花板和地板向下通去。技工径直走上了扶梯,随着扶梯下行。

韩钟云:…走吧,我们下去。


[开始记录2-3]


三人随着扶梯下行了一段距离,逐渐可以看到巨大空间的底部。可以看到除去摩天楼建筑以外,其周围还环绕有一系列高度较矮,占地面积较大的建筑。

韩钟云:这种构造…。

Dexter:咱们得凑近点看看。说真的,这扶梯够大的,上下落差少说也有300米了。据我所知,人类文明还没有建过那么大落差的自动扶梯。

Philip:扶梯下了一半了,各位,注意观察,应该能看清楚全貌了。

扶梯继续下行。4分17秒后,扶梯下行至底端。三人走下扶梯,将镜头给到了空间底部的建筑群。

建筑群呈现出一高多低的结构,在三人的视角下,处于建筑群最中心的摩天建筑一眼望不到顶端,目测高度至少达到350米。周围的建筑形态各异,顶处统一指向摩天建筑顶端。

韩钟云:这么远,我们也看不出些什么。咱们凑近点看看。如果有必要的话,我希望咱们能够有机会进去。

Philip:同意。各位务必注意,看到下面的那几支武装部队了吗?我们必须尽量避开他们,他们可能有办法免疫心灵遮断合金的效果。

三人缓步靠近建筑群,并围着它们绕圈,以便对建筑群的底部进行全貌观察。

Dexter:嗯,建筑底下似乎有环绕一圈的挖掘设备,向下挖去,也有履带和吊塔把开采出来的东西给放进塔内,上面一些的设备会再生产出新的楼层…那些钻头看上去就像人类的手指。

Dexter把镜头拉近建筑底部,可看见闪烁着蓝光的大型尖锐设备扭动着,往下凿去;或是转动着向下钻孔。

韩钟云:为什么都是蓝色?

Philip:(手指向摩天建筑)你们看,好多技工进去了。

韩钟云:走,我们过去看看。

三人来到摩天建筑前端,穿着各式服装的技工从门口鱼贯而入,有两名具象化的梦神实体和三名泽塔人持着枪械设备把守着。

韩钟云:(拍头)妈的!现在这些梦神怎么就能显形了?那些守卫还能说的过去,但梦神怎么办?148可挡不了意识体,我们得再想点办法绕开。

三人后退到足够远的距离,透过电梯井外的透明幕墙看到技工进入摩天建筑后乘坐电梯迅速上升。

韩钟云:要是外面还有能具象化的梦神呢?妈的,我开始觉得泽塔人脑子里的梦神也是个问题…

Philip:等等,上面有声音。

三人在距离建筑约70米远处等候,约5分钟后,周围的低矮建筑顶端的天线开始自动调整方向,随后,这些天线顶端开始喷射出大量明亮的粒子,直指向摩天建筑顶端。40秒后,摩天建筑的内部出现了大量亮光。

亮光出现的同时,建筑外除去武装人员以外的其它人员突然停下一切工作,纷纷面朝着摩天建筑,他们的头顶也有光柱发出,射向建筑内,人员的周围不断有梦神实体快速显形又消失。7分18秒后,这一过程停止了。

三人停留在原地,呆滞地望向建筑。9秒后他们回过神,互相看向其他人。

Philip:怎么回事?

韩钟云:你们有异常反应吗?

Dexter:我…我刚刚似乎睡着了,做了个梦。梦里面我的视角仿佛灵魂出窍一般俯瞰着我的身体,有一只猫头鹰样子的鸟啄碎了后脑勺钻进去,我听见我自己的声音在尖叫…接着就突然恢复了神志。

三人沉默。

Philip:我刚刚也似乎恍惚了一阵子…怎么回事?

韩钟云:还是先快点离开为好。

摩天建筑的外层上出现灰白相间的飞溅颜料斑点,斑点拉长成条纹,互相交织成图样——一个圆环,被大量羽翼和触须环绕的猫头鹰头部在底部形成半圆环,上方为一个由大量眼球和布满空孔的各种鸟类头骨组成的圆。随着图样稳定下来,线条开始呈现出不断变化的彩色。

Dexter:…西部梦神的样子。

Philip:毫无疑问,有些东西泽塔和梦神集团没有告诉我们,只不过恰好被我们发现了。

韩钟云:不管怎么说,我们拍两张照片,然后就得撤。这些材料到时候要一并带回基金会那边。


[记录结束]

[视频记录合集-CN2463-β-3]


[开始记录-3-1]


视频场景为一间类似于储存室的房间里,摆满大型货架,装有外观类似于波形演示仪的设备、透明管道、水晶球、各种建筑模型等物品,特工们穿行在货架之间,Philip背着Dexter,后者似乎在睡梦中;韩钟云面色紧张劳累。

韩钟云:坏事了。我们原本打算绕开梦神和泽塔回到地上,所以进了一条比较隐蔽的楼梯间进去,结果…路越来越绕,就像个迷宫。大概走了有三四个小时吧,我们都很累,有异样的困倦感,Dexter已经快撑不住了…

韩钟云走到Philip身前,拉开Dexter右眼眼皮,他的眼球正在快速左右摆动。

Dexter:(低声)我还能坚持住。

韩钟云:可能凶多吉少。现在快到这个储藏室的尽头了,前面右拐弯有个门,看看能不能进去。

Philip快步走到韩钟云所指的门口,第一次开门未果,第二次在转动门把手时门板向左边墙内移去,露出门后,那是一个充满蓝光的楼梯间。

Philip:可别是SCP-CN-2463。


[开始记录3-3]


特工们在楼梯间内穿行,其中有4分钟没有说任何话。楼梯间的灯均为蓝色,每上一层便越加昏暗。在上了到第6层后,Philip开始说话。

Philip:(语气急躁)韩钟云?究竟还得走多久?

韩钟云:你看这不是还有5层吗?相信我,这地方不是SCP-CN-2463,等我们出去就立刻回去——

Philip:我有感觉,这里不是个工厂,也不是个研究机构,泽塔这里的绝大部分空间都在地下,要是全泽塔的星球都是这种建筑呢?你觉得那些建筑能到地底哪里?泽塔基本都在地底下扩展建筑区。为什么建筑都是高耸的摩天楼?还有建筑上面的梦神,你感不感觉刚才那些泽塔人和梦神族都是在祭拜一样?

韩钟云:你冷静点,稍安勿躁。有疑问先回去报告再说。

Philip:这地方我们绝对不可久留。

韩钟云:我说了冷静点。现在还是看看Dexter好没好点吧。

韩钟云前去查看Dexter,发现后者已完全进入睡眠状态。他推搡了Dexter几下,Dexter毫无反应。

韩钟云:他什么时候睡着的?!你都没有看一眼吗?

Philip:我不知道,可能他很早就睡了,但是——我似乎根本不想应付这件事,知道吗?我似乎感觉不到他,但潜意识之中我还有把他带上去一起见指挥部的念头,我…

Philip声音逐渐弱了下去,他沉默了一会。

Philip:就是,你懂吧,很没法形容的那种想法,我自己都没意识到我想要那么做。

两人沉默数秒,Philip长叹一声。

Philip:你说的对。我们应该继续上去。


[开始记录3-5]


镜头一直朝着地面,特工两人在一昏暗走廊内快速跑动,镜头剧烈摇晃,很难记录到有价值内容。

韩钟云:(语速极快)坏事了,我们他妈的坏事了,早该猜到即使148能抵抗泽塔那边的监控,我们进来的时候也可能有梦神已经到了脑子里面。

Philip:现在还能怎么办?

韩钟云:你觉得我们还能跑到哪里去?

两人继续跑步前行,中途进入过几次地板不同的房间。

Philip:我们要么就得困死在建筑地下部分,要么就得死在泽塔人手上。我不知道是他们更近些还是这地方榨干我们的速度更快些。

韩钟云:(喘气)你说得对。

两人在继续前进了1分钟后来到另一处楼梯口,快步走上台阶,到达一处标记有“G”的楼梯间。Philip上前打开门,可依稀看见门后为另一处下行阶梯,但此时周遭环境迅速变化,变为一处缓冲走廊内,后方传来响动,两人回头,发现泽塔的安保队伍已赶来。

安保人员-1:你们因盗窃机密被逮捕了!说,你们是从哪来的?

韩钟云:我们是基金会派来执行“加速深蓝”β计划的特工,你们忘了吗?我们签订过协议的。

安保人员-2:是吗?我们好不容易才定位到你们。你们过去3小时内的行踪我们现在都了如指掌。你们可知自己是在触犯合作调查协议?

Philip:够了,你们隐瞒了基金会。

Philip后退一步,全身发抖。

Philip:我清楚这里是个什么地方:祭坛。你们的人在下面建造仪式性的建筑,把自己的生命能量贡献给西部梦神。就连我们,你们也得先剥削一把,吸走我们的精力再前来抓捕。我想你们也不知道,虽然我们调查人员没法和指挥部通信,但这台摄像机会把拍到的所有视频和照片都发过去。

安保人员-1:(轻笑)基金会一无所知。把那些记录拿去吧,不过我们可不能让你们几个走。

安保人员-1用激光射线枪击中Philip的右小腿,令其气化。Philip倒地,痛苦地呻吟,声音逐渐微弱下去。韩钟云前去查看,发现Philip已经入睡。

韩钟云:那么…SCP-CN-2463也是你们造的?

安保人员-2:至少你们的人做的非常出色…我们没见过能保持清醒到这么深的人,还得西部梦神当面降下化身来应付。有一说一,强壮的思想还能多提供点能量。

安保人员-1:你说什么?算了,反正他们知道了也没什么坏处。

韩钟云:看来我是走不了了吧。我们三个的死讯很快就会传到基金会那边,到时候看你们怎么收场。

韩钟云犹豫,想要拔出枪支,但他左手向口袋伸去时立刻定住,肌肉僵硬。他用另一只手擒住胳膊,身体不断发抖。

安保人员-1:你的梦神这会可是开工了。(停顿)如果基金会明智的话,他们会理解我们的选择。我们之所以这么做,有我们的道理。是你们先违反了我们的条约,否则这场事故根本不会发生。

安保人员-1击中韩钟云的头,头部迅速爆炸,有一名有着马(Equus caballus)和独角鲸(Monodon monoceros)特征的梦神实体从中飞出,落在地面上,拿起了相机。

安保人员-1:感谢你们的合作。


[记录结束]


我明白了。等我理一理。

SCP-CN-2463是给西部梦神的祭坛,我们是祭品。

梦神靠潜意识维生,所以需要我们做梦,走进祭坛,然后被西部梦神消化。

但是我还是不懂。

为什么梦神需要这种方式来维生?还要让全宇宙的文明都给它祭品?

等等,还有文件。

不知道。我记得这篇文档应该到这里就结束了。

我摆脱梦神以后登陆过一次文档,当时还只有上面的内容。

下面的东西应该是我们没注意的时候更新的。

我也想问为什么。


看看下面的吧。

如果不出意外我现在应该还具有这个最高权限。一起揭晓谜底吧。





附录CN-2463.6:谈判记录

















所以。

一切都明了了。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想,我们大概完蛋了。

爱佳,现在就算你有什么办法的话,我们的行为也是在和这个宇宙的安危做对。

我明白。

我…我知道你肯定接受不了,但是,至少我们想的都是对的。

我需要再思考下怎么办。

我们不可能逃过梦神的手掌心,那是宇宙中各个文明的集体无意识的集合。





不,我们不会放弃。不管怎么说,我们是无辜的。

绝对还有其他的出路,不可能因为我们西部梦神就会停摆。

末日不会因为我们而发生。

难道被困在梦境的轮回中,把自己献为燔祭就是我们的命运?

我们还能赢,并且要以更漂亮的方式赢。

真的有办法吗?

是的,绝对有办法。


警告:有十三名未知阅览者正在访问文档锁定部分


要求所有人员自知。当前信息泄露事故发生的可能性为90%,正在对文档进行封锁。

计划有变,该梦境将被封锁以处理其中的所有意识体。我们为给您带来的不便道歉,晚安,祝好梦。

这怎么办?!梦神已经完全露出爪牙了。


这些话不只是对你说的,Natalie,也是对所有在浏览这篇文档的十二个人说的。听好了,你们之前看到的那些警告,都是梦神干的。我们现在处在一个很深的位置,它无法同时在我们所有人面前现形,所以只能采取基金会警告的方式来吸收我们的意识。

但没关系,我已经利用我的权限新创造了一个页面。在那里,梦神的这一进攻方式也将失效。听好了,注意到这个页面的URL了吗?如果没猜错的话,就是scp-cn-2463/offset/2。

你们需要动下手了,把URL改成“546F74686973706C616365”,进入那个新页面。动作快,梦神的打击随时都会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