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470

评分: +313+x








郭██:跟我说说你知道的事情。

PoI-90125:……(沉默)说说看吧。你想知道什么?

郭██:你在装傻。你们玛娜慈善基金会一向标榜自己是人道主义机构。甚至连我都这么相信过——

PoI-90125:然后呢?

郭██:然后?你们就是一群疯子。看看这个——(将一份档案递给PoI-90125) 真是令人意想不到的答案啊。

PoI-90125:喔,这个啊……(沉默数秒,然后点头)这种事情没必要重复……啊,我明白了。你继续。

郭██:你们就是一群疯子。一个让死者陷入无穷无尽痛苦的异常,这就是你们拯救世人的方式?

PoI-90125:对。

郭██:这么多年来。为了维持它的存在,你们折磨死了多少人?

PoI-90125:我数不清楚——你觉得这种问题很有价值吗?人类的血肉之躯根本无法驾驭那么强大的力量——如果不是因为……(摇头)算了,当我他妈的什么都没说。

郭██(捶桌子)你居然还好意思反问我?你们这群禽兽。看人受罪、把人折磨至死,很满足吧?把这东西扩散出去,让全世界的人死后都受到无尽的折磨,也很满足对吧?慈善基金会,啊哈?你们还真是一群足够美式阴谋论的混账。

PoI-90125:博士。你听好了,这是很严重的诽谤。我们的宗旨从来没变过——我们一直在为拯救世人而努力,从未变过。我们并不是为了满足我们什么变态的嗜好才这么做的。比起这个来,我想你们还是先仔细做好你们的本职工作比较好。

郭██:那么你觉得我现在在这里做什么?和你侃大山吗?

PoI-90125(苦笑)如果你有足够的权限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你就不会这么轻易地把我带来这里了。毕竟,你又怎么知道你们基金会没有参与其中呢?









SCP-CN-2470


根据监督者议会指令

以下文件分类为CN-5/2470级机密,并受CN-2470-Pythagoras协议保护。

未获授权者严禁访问、查看该档案,违者将被定位并依据协议执行相应处罚措施。

项目编号:SCP-CN-2470 CN-5/2470级
项目等级:[根据CN-2470-Pythagoras协议已编辑] 机密

特殊收容措施: [根据CN-2470-Pythagoras协议已编辑]

描述:SCP-CN-2470为一组标准化的度量,可以通过标准化的Pythagoras测量程序记录[已编辑]的数值获得。

目前的测量结果暗示SCP-CN-2470的数值存在某种规律。项目当前分级被监督者议会指定为[根据CN-2470-Pythagoras协议已编辑]。一切对SCP-CN-2470等级更动的申请都应报请监督者议会批准。

由于项目所具有的潜在危险性,关于SCP-CN-2470的一切进一步研究已被暂停。





郭██:开什么玩笑?

PoI-90125:无意冒犯,博士。不过介意我知晓一下您的权限信息吗?

郭██:足够审判你,其他的无可奉告。

PoI-90125:您是否和贵基金会的……呃……监督者议会,有过交流?

郭██:这不关你事。

PoI-90125(笑)还要我多说什么吗?顺手帮你一把倒是无妨,但我必须首先说清楚后果。

郭██:什么?

PoI-90125:这在你权限范围之外。如果你知道了,那十三个老不死的混账立刻就会派他们的狗腿子进来处决你,说不定我也能蹭到一颗子弹——当然,我是无所谓。看你怎么想了,毕竟这年头,特制子弹还是挺贵的。





附录I:SCP-CN-2470的实验记录节选(截至2018/07/02)

此处记录了至2018/07/02为止部分具有代表性的、已经被执行的与SCP-CN-2470有关的实验。此时间段的其他实验记录已根据监督者议会及伦理委员会的指令隐去。

实验记录CN2470-Suf-20100822 | 测量对象:██


实验素材 实验操作 实验结果. 取过程中多次测量平均值。后同。
一株正常生长的吊兰 Chlorophytum comosum(Thunb.)Baker. 切除其少量叶片 000
一株正常生长的吊兰 Chlorophytum comosum(Thunb.)Baker. 切断其少量根须 000
一株正常生长的吊兰 Chlorophytum comosum(Thunb.)Baker. 切断其大量叶片 000
一株正常生长的吊兰 Chlorophytum comosum(Thunb.)Baker. 切断其大量根须 001
一只健康的雄性实验室用小鼠 BALB/cByJ 切断其尾部 059
一只健康的雌性实验室用小鼠 BALB/cByJ 切断其四肢 078
一只健康的雄性实验室用小鼠 BALB/cByJ 活体解剖 091
一只健康的雌性实验室用小鼠 BALB/cByJ 在其面前活体解剖其幼崽 009
一只健康的雌性家猫 Felis catus 在其面前活体解剖其幼崽 089
一只健康的雌性西部大猩猩 Gorilla gorilla 在其面前活体解剖其幼崽 182
一只健康的雌性SCP-1000 在其面前活体解剖其幼崽 582


实验记录CN2470-Suf-20120511 | 测量对象:█████


实验素材 实验操作 实验结果
一只健康的实验室用小鼠 BALB/cByJ 切断其尾部 000
D-812977 命令其赤足踩踏一乐高积木零件。 102
D-812977 命令安保人员殴打其鼻梁至骨折。 116
D-812977 使用标准基金会制战术匕首切断其右手食指。 098
D-812977 使用标准9mm口径子弹射击其右上臂。 229
D-812977 使用标准9mm口径子弹射击其头部。 003
D-812978 命令其赤足踩踏一四面骰。 120
D-812978 在其面前展示其宠物狗死于意外车祸时的相关物件、照片与录像。 241
D-812978 使用各类措施强迫其保持清醒状态,持续240h。 331
D-812978 使用标准9mm口径子弹射击其心脏。 013
D-812979 将其暴露于SCP-610。 000. 推断原因为:实验素材感染SCP-610后脱离了测量对象限定范畴。


实验记录CN2470-Suf-20170702 | 测量对象:███████


实验素材 实验操作 实验结果
████ N/A.无需额外操作。后同。 2.718398424702×10████
████ N/A 2.718398424702×10████
████ N/A 2.718398424702×10████
████ N/A 2.718398424702×10████
████ N/A 2.718398424702×10████
████ N/A 2.718398424702×10████


实验记录CN2470-Suf-20180702 | 测量对象:███████


实验素材 实验操作 实验结果
████ N/A 2.718398424702×10████. 在误差范围内与上一次实验结果相同。






郭██(用手擦去额头上的汗)我拥有末日黄昏级权限,我被授权调查SCP-2718。监督者议会不会盯着我。好了,你可以继续了。

PoI-90125:是吗?他们可能只是在耍你。或许他们把关于这件事的文档藏在分部数据库里就是为了躲着你这种人。——噢不好意思,我忘记了,你应该从未读过那份文档,对吧?你应该没有权限,否则你也不会问我这些问题。很显然,某些人希望注意到这篇文档的人越少越好。

郭██: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文档。但我觉得你在耍我的可能性更大。

PoI-90125:你知道吗……(停顿)我们MCF的行事原则是,拯救任何一个我们可以拯救的人。但说实话,我已经累了,已经动摇了,想要给自己一个解脱了。

郭██:你想说什么?

PoI-90125:我?呵,我什么都不想说了,太累了。我们努力了这么久,到头来是为了什么,真的有什么用吗?你们说呢?我们有我们不曾抛弃的使命,为此我们放弃哪怕一个人,也完全没有在意对你们那无用的追究,但那他妈的只是因为我们是玛娜慈善基金会,我这个人还没那么高尚而不知疲倦,你们基金会造就一切烂摊子然后把任务丢给我们,真的好意思吗!你该好好问问的是你自己啊!

PoI-90125(沉默)不好意思,我忘了你甚至不知道我在骂什么,对不起。

郭██:你可以说说看,我觉得我有这个权限。

PoI-90125(笑)那如果我对你提一个要求,让我来杀了你,你会怎么说?

郭██:你最好判断一下现在的形势。这是审讯,别开玩笑——

PoI-90125:那你杀了我吧(笑)——

PoI-90125:如果你真的想知道的话,那我就告诉你。死亡不是什么坏事,博士。至少现在不是了。如果你之前就知道了我接下来要告诉你的内容,恐怕你早就已经选择自我了断了。但我无权改变你的想法——除非你自己改变它。

郭██:即使如今的我们活得再痛苦,也比死后忍受折磨要好得多。如果不是你们,SCP-2718早就已经被我们消灭了——我们何至于如此?

PoI-90125(冷笑)你对此感到很骄傲,是吗?





附录II:相关录音记录

以下内容为某一次多人会议的部分内容记录,剩余记录已被篡改或遗失。根据监督者议会指令,参会者信息已被抹去。

未知男声1:我明白了。所以说,[已编辑]是一个守恒量。

未知男声2:是的……Aaron,这个结果不对劲。但我们已经用过了所有的手段。我们使用不同语言、不同逻辑的关键词反复测试,分开计算这种方式我们也想到了。我以我的名誉担保这个结果的正确性。

未知男声1:什么?

未知女声1:呃……Aaron。你觉得世界上会有足够多的灾难来消化这些[已编辑]吗?

未知男声1:……我不知道。全视之眼,是这样吗?

机械音:如果分别计算所有人的数值再进行加和,那么大致是[已编辑]

未知女声2:在指数位上差了三个数量级。

未知男声2:在我们之前的实验里,观测到的单人单次最大数值也不过是1806。我们对那个D级用了我们能用的所有刑罚。水刑、倒吊、烙铁、拔指甲,伦理委员会严令禁止的东西我们都用过一次了。

未知男声1:这说不通啊。即使是——即使是全世界所有人都是这个数值,那也——

未知女声1:也就是说,多出来的数值被隐藏在了不知道什么地方?

未知男声2:往好处想,或许是因为这个数值只是理论上限。

未知男声1:希望是这样。我觉得没人能真的承受得住这种东西。

未知女声2:等等。你们有用[已编辑]测试过吗?

未知男声1:……(沉默)你是说?

(沉默)

未知男声2:没有。我们从来没想到过这个问题。

未知男声1:不,我冷静一下,让我好好思考一下这种可能性。

未知男声2:我很难否认。这个解释意外地合理,而且——

未知男声1:你想说是因为

未知男声2:应该不会吧,但但你我也不得不承认,在末日黄昏行动执行之后——(沉默)不,或者说在我们处决他之后,我们观测到的平均数值确实开始……

未知男声1:……

未知女声2:我们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信号中断]


附录III:SCP-CN-2470的追加实验记录节选(截至2019/05/06)

此处记录了部分针对SCP-CN-2470的追加实验记录。更多信息已根据监督者议会指令隐去。

实验记录CN2470-Suf-20190506 | 测量对象:█████


实验素材 实验操作 实验结果
D-812977███ N/A [根据CN-2470-Pythagoras协议已编辑]
D-812978███ N/A [根据CN-2470-Pythagoras协议已编辑]
D-820188███ N/A [根据CN-2470-Pythagoras协议已编辑]




郭██:当年我们的计划,差一点就成功了。

PoI-90125(摇头)原来你知道啊……你知道你犯了多大的罪吗?

郭██:罪?我有什么罪?你是在指责我吗?

PoI-90125:基金会一直标榜自己不干涉常态。在指责我们之前,最好先想想你们自己是不是一个巨大的笑话。还有什么是比死亡终结更破坏常态的吗?

郭██(用拳头捶桌子)听着。这他妈的都是你们造成的恶果。多亏了你们干的好事,现在那玩意儿已经大规模扩散了。我们在维护常态。死亡终结的发生完全是个意外,但是即使是这样的常态,也比死后受尽折磨要好得多!

PoI-90125:……(叹气)关于那个计划,你知道多少?

郭██:你无权知道。

PoI-90125:那我换种问法吧——





附录IV:已被否决的SCP-CN-2470相关对策

此处列举现已被否决的SCP-CN-2470相关对策。

方案编号 方案概述 方案收益. 取方案执行前后分别多次测量所得平均值之差。 备注
CN2470-AH 动用现有技术促进全球人口高速增长。必要时使用SCP-2000直接增加人口数。 010 由于全球人口基数过大,预期内本方案收效甚微。本方案因此被放弃。
[数据损毁]
CN2470-HC 动用现有技术大批量生产低成本类人自律生物。在保证其基本感知能力完备与主观意识清晰的条件下执行[根据CN-2470-Pythagoras协议已编辑] 000 该类人造生物不属于SCP-CN-2470限定范畴内。本方案因此被放弃。
[数据损毁]
[数据损毁]
CN2470-D 调用D级人员执行[根据CN-2470-Pythagoras协议已编辑] 564 本方案虽然有所成效,但损耗了超出预期的D级资源,对基金会自身正常发展不利。本方案因此被放弃。
[数据损毁]
[数据损毁]
[数据损毁]
[数据损毁]
CN2470-WHA 复活[根据CN-2470-Pythagoras协议已编辑],同时尝试激活SCP-2718。 000 方案失败;过程不可逆。




PoI-90125:——你知道他们当年是怎么执行那项计划的吗?或者说,他们在执行上打算如何无效化SCP-2718?

郭██:……我必须承认,这在我的权限之外。我只知道他们的计划里包含“让所有人类变得难以死亡”这一项。他们如何做到这一点,其实我并不清楚。

PoI-90125:唔……(叹气)只听到这么点内容就敢执行,你还真是大胆啊。

郭██:我看不出这样做有什么问题。况且,我们必须执行监督者议会的指令。

PoI-90125:你还记得Felix Carter吗?

郭██:哦?那位因为叛变而被处决的前任O5-13。我在通告里听过这个名字。

PoI-90125:那不过是个虚假的名字。当年占据O5-13席位的,并不是那个白人老头——他只是个占位用的空壳而已。他还有另一个真正的名字——

郭██:什么?

PoI-90125(沉默)——

PoI-90125死神The Death





附录V:监督者议会通告(更新于2018/07/09)

致末日黄昏计划全体参与者:


现有的情报表明末日黄昏计划的顺利推行将导致预料之外的严重后果。

监督者议会决定即日起永久中止执行该计划。原MTF Rho-01 “地藏”将被解散,成员等待后续通知编入其它部门。

此计划中止后,基金会将不再尝试无效化SCP-2718。与此同时,预计将末日黄昏计划预期达到的效果编入基金会数据库加以收容和管理,并尽一切可能阻止该情形发生。


监督者议会 全体成员

SCP基金会

控制,收容,保护





PoI-90125:关于SCP-2718的本质,你了解多少?

郭██:一个信息危害。知道之后,就会在死后忍受无尽的痛苦。

PoI-90125:不止如此。你听说过那个传说吗?你相信什么样的死后世界,你死后就会进入什么样的世界。

郭██:这不就是SCP-2718的运作原理吗?

PoI-90125:……身后事其实不是近期才被创造的的。它是死亡的一部分,它与死亡共同诞生。在SCP-2718正式诞生之前,人们对死亡的恐惧来自宗教里的地狱和冥界。自那时起,弱化版的“身后事”就已经随着宗教走遍了五湖四海。你们所谓的SCP-2718,只是其中最恐怖和暴力的那个解。

郭██:但这依然无法证成你们刻意传播SCP-2718的行为。你知道的,它比之前那些死后世界要恐怖得多——你们做这件事有多久了?

PoI-90125(沉默)非常、非常久。自玛娜慈善基金会成立之前,它的前身组织就已经开始这么做了——我想,大概是第二次工业革命那时吧。

PoI-90125:因为那段时间,基金会做了一件事——





附录VI:对话记录(更新于2019/11/18)

根据监督者议会指令,下列内容被保存于本文档中备核。

Aaron Siegel:跟我说说你知道的事情。

PoI-90125:我想,还是你先开口比较好。

Aaron Siegel:我知道Felix在被处决之前告诉了你们一些事情。——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和SCP-2718有关的。我们知道他早就和你们有联系,传播SCP-2718也是他授意你们做的。

PoI-90125:(冷笑)呵呵呵……你还有脸来问我这个啊。

Aaron Siegel:我知道我们犯下了一些错误。

PoI-90125:这就是你的态度?你认为“消灭死亡”只是你们犯下的“一些错误”?

Aaron Siegel:现在不是责备我的时候,沐慈济。你知道我们现在面临什么样的问题。现在能拯救世界的只有你们,你们就是常态的一部分。

PoI-90125:死神之前已经给过你们无数次忠告了。身后事——或者说,你们嘴里的“SCP-2718”——不要去碰它。一意孤行的是你们。我可不会忘记当年你们的Rho-01是怎么折磨我们的成员的,更不用说——自从那一天之后,你知道我们为了维持死亡,牺牲了多少人吗?你知道他们受了多大的痛苦吗?

Aaron Siegel:我们当初并没有想到会这样。我们只是……

PoI-90125:我简直不敢想象祂当时顶着你们十二个人的压力,连续两次投下反对票时候的心情。……你知道吗,祂被当年你们表现出的坚持感动,如此地信赖你们。为了帮助你们履行职责,祂和你们签订了契约,保护你们永远不死,帮助你们抵御异常,甚至背叛了自己作为死神的责任。

PoI-90125:然后,从概念、神格到肉体上的完全消灭——这就是你们给祂的回报。

Aaron Siegel:……我只是想来问问你,我们还有没有挽回的余地。

PoI-90125:(沉默)没有了。自从你们“杀死死神”的那一刻开始就没有了。死亡的消失是不可逆转的,即使整个MCF所有人都为了执行那套仪式而在受尽折磨之后牺牲,也不可能诞生第二个死神。

Aaron Siegel:但我们所有人都看到你们正在维持死亡的概念,还有SCP-2718的存在。

PoI-90125:这不可能长久。这么多年来,死神尽心尽力地用你们称之为SCP-2718的东西封印着那个恶魔。为了避免你们受到这样的苦难,祂特地仁慈地为你们免除了遭受痛苦的可能性。现在没有机会了——那恶魔是宇宙规律的一部分,没有任何一个凡人能代替祂封印这场灾难,没有人能完成这样的职责。

Aaron Siegel:……(沉默)依照现在的情况来看,死亡还能存在多久?

PoI-90125:我们已经打算停手了。

Aaron Siegel:……为什么?

PoI-90125:整个玛娜基金会,符合仪式执行标准的人只剩下不到十人。每个人大致能维持一周左右死亡存在的概念,这就是现实。

Aaron Siegel:唔……不如我们来合作,或者……做笔交易。

PoI-90125:首先,你我都很清楚这套仪式不可能在基金会完成。祂不会选择你们。

Aaron Siegel:没错。但我们有些你们没有的东西,你知道的。我们资源足够多,我们有足够的D级人员……或者,我相信你们会需要这个(将档案递给PoI-90125)

PoI-90125:(翻阅)……或许吧。无穷无尽的人类作为仪式的载体,听起来不是个坏主意。那么,你们想从我们这里获得什么?

Aaron Siegel:保守秘密,以及[不可辨识]

PoI-90125:还真是狮子大开口,不过也无妨。但我必须提醒你一件事。

Aaron Siegel:什么?

PoI-90125:人数不能代表一切。如你所见,如我所说——被选出来执行仪式的人最多只能扮演死神,他们没有真正死神的神格,也不可能真的成为死神。那样的强大能力会不断地折磨他们,最终压垮他们。他们的能力也不足以维持死亡的存在,逆转死亡本身的死亡——死亡的概念正在不断地自我弱化。即使我们有无限的人口可以用来执行这套仪式,死亡也终有一天会迎来它的终结。

Aaron Siegel:距离这一天到来,还有多久?

PoI-90125:最好的情况下,……不到三十年。

Aaron Siegel:那之后……会发生什么?

PoI-90125:看看你们自己的发现。我相信你会明白的。





PoI-90125:当年监督者议会为了逃避死亡,以Felix Carter为代价同死神签订了契约,于是死神成为了第十三位监督者

郭██:……略有耳闻。

PoI-90125:是啊……说到底还只是因为他们畏惧死亡的懦弱而已。

郭██:但这和……我们今天要讨论的事情,有什么关系?

PoI-90125:你有没有想过。既然SCP-2718那么恐怖,死神为什么不直接废掉它?SCP-2718本质上是死神权能的一部分,这在祂的能力范围之内。

郭██:我不明白。

PoI-90125:死神是神,祂知道一些你我都不知道,基金会当时也不知道的东西。祂的行动,包括祂为什么会——不管是祂自己行动,还是授意我们行动——传播SCP-2718,都只是为了活着的人过得更好,甚至可以说就是为了保护那十二个人,毕竟其他的人总是要死的——然后,祂保护的十二个人最后投票处决了祂。真是讽刺啊——(冷笑)

郭██:什么?

PoI-90125:在死神的授意下,SCP-2718被迅速地传播到了世界的每个角落。甚至已死之人也不例外——他们就处于死神的领域中,死神用自己的能力替换死后世界、让SCP-2718在他们身上起作用,这并非难事。对于那些对SCP-2718略知皮毛的人而言,这确实很恐怖——就像当年监督者议会的那些“聪明人”一样,他们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郭██:不,不必重复。这段历史我很清楚。这正是我们采取行动的原因。

PoI-90125:但那时,他们——或许也包括你们在内——只看到了SCP-2718的大范围传播,他们被所谓的使命感蒙蔽了双眼。他们认为,SCP-2718是恐怖的异常,而他们作为常态的狱卒,自然有必要阻止异常的传播。这就是一切的开端。既然SCP-2718是“死后才会发生的事情”,那么只要死亡终结,问题就消失了——

郭██:等等,那不是一起事故吗?我记得他们本来没有打算让死亡消失,甚至连监督者议会都不知情?

PoI-90125:不知情?(冷笑)那不过是他们的借口罢了。一次堪称完美地伪装成行动意外事故的谋杀。在真的那么做之前,他们甚至在死神在场的情况下发动了两次投票。你知道的,身为监督者议会成员的死神,不能抗拒监督者议会的集体决议

PoI-90125:但,直到死神已经被消灭、一切都不可挽回的时候,他们才最终亲自发现当年死神早已发现的那件事。被藏在中国分部的档案库里,编号,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SCP-CN-2470——

PoI-90125:虽然,那时候已经晚了。你们口中的“末日黄昏”计划,事实上已经因为死神的消亡而完成,再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附录VII:通告(更新于2020/02/09)

致基金会全体成员:


基金会现任监督者议会全体成员于今日凌晨被发现死于Site-01会议室内。

更多信息正在调查中。目前未发现与此相关的收容突破事件或异常活动事件,已排除敌对组织作案可能。

根据基金会章程,基金会将立刻组成新一届监督者议会。

其他事项请留意后续通知。


Odongo Tejani

基金会伦理道德委员会主席





PoI-90125:“痛苦”,这个抽象的概念,其实是可以被测量,被量化的——

PoI-90125:——而人类痛苦的总量,是守恒的。换言之,一份苦难,如果不能由已死之人背负,那么……

PoI-90125:它就会转移到生者的身上来。





附录VIII:通告(更新于2021/03/19)

致基金会全体成员:


根据现有的情况,基金会判断一场ΨK级(“死神力竭”)情景已经发生。

在此情景下,生物在生理学意义上的死亡将变得异常困难。根据现有的情报推定,该情景为一次ΩK级(“死亡终结”)情景的前兆。预计世界将在30年内全面由当前的ΨK级情景转变为ΩK级情景。

在此事件发生期间,基金会将继续照常进行其各项原有工作。大众将被告知ΨK级情景的发生为正常事件;基金会已经修订常态文件并将ΨK级情景纳入常态范畴当中。

须注意:已经证实ΨK级情景不具有其它已知负面效应。目前无需对ΨK级情景进行更深入的研究与应对。






郭██:也就是说,当SCP-2718失效之后,所有活着的人就会?

PoI-90125:已经死掉的人——死神消失之后,一切死后世界——包括SCP-2718在内,也都会一起消失。他们就会像真正的死者那样,失去一切感觉,遁入虚无。在那样的世界里,连感觉都没有,又怎么会有痛苦呢?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将不再为生者背负苦难。

PoI-90125:还有一件事。SCP-2718失效也就意味着死亡本身要死了。死亡终结来临之后,活人是永远死不了的。

郭██:那之后,会发生什么?

PoI-90125:地球上大约曾经生活过1100亿人,现在地球上有70亿人。……嗯,也没多少,只是每个人要忍受SCP-2718恐怖程度的16倍而已。

PoI-90125:你可以尝试一下把竹签刺进自己的指甲下面,剧烈搅动,然后向里面灌盐水。想象你身体里的每一寸表面、每一个分子和原子大小的区域都要忍受这种级别的疼痛——在这种情况下,你可能触及到了那时你要忍受的痛苦的十万亿分之一。

PoI-90125:你身体表面每一个分子在热振动时都会带给你这样的撕裂般的疼痛。你会感受到空气分子对你皮肤的每一次撞击。你的身体会感受口腔和肠道里的细菌对身体组织的不断咬噬,血液里的每一个细胞对血管壁的剧烈摩擦。你的皮肤会变得无比敏感。所有的表面对你而言都会变成烧红的烙铁,触及静电则会让你体会到与现在同时遭受千万次雷击相同的痛苦。至于精神层面……

郭██:……不要说下去了。

PoI-90125:是吗?这种程度只是那时你付出一生的幸运才能体会一次的放松而已。你的任何减轻这种痛苦的尝试都不会有效,因为你甚至都死不了——当然,因为永远不会有人死去,所以一段时间之后,你们忍受的痛苦就会比原本的SCP-2718要弱了……只不过对于巨量的痛苦而言,这种减少根本无济于事。

郭██:等等,基金会当时发送给我们的通告里明确写过“ΨK级情景不具有其它已知负面效应”?

PoI-90125:你再想想他们为什么要强调这一句。

郭██:你是说,高层在骗我们。

PoI-90125:他们骗了所有人。死亡还能存在最多三十年。即使是现在,死亡也已经成为了奢侈品;三十年之后,你觉得知道真相的人会怎么对待基金会?基金会内部的知情者又会怎么做?





附录IX:SCP-CN-2470收容协议-仅限CN-5/2470权限持有者查看(更新于2021/03/19)

致全体CN-5/2470权限持有者:


SCP-CN-2470相关收容措施已根据现况更新。部分内容调整如下:

  • 关于SCP-CN-2470的全部情报将被CN-2470-Pythagoras协议加密;全体基金会成员被视为该协议的参与者。当未获得授权者取得关于SCP-CN-2470的机密情报时,授权一切基金会职员对相关人员进行处决,以避免可能的进一步信息泄露。
  • 常态文件将被依据情况修订。
  • 必要情形下,可以使用忽怠协议消除一切关于死亡、SCP-2718、SCP-CN-2470相关的信息。具体执行标准以当前版本常态文件为准。
  • 在ΩK级情景下尽可能降低SCP-CN-2470人均数值现成为基金会的首要工作与研发重点,各部门应调集主要资源应对。

此收容协议修订自发布起即刻生效。





郭██:……我依然无法完全相信你所说的话。

PoI-90125:试图维持SCP-2718存在的,不只有我们。在我们交谈伊始,你指控我们虐待了许多人来维持SCP-2718存在——这确实不假,那些人是你们提供的。

郭██:什么?

PoI-90125:说来也真是讽刺。当时的O5-1,Aaron,用你们的那台大号人类复制机的使用权交换了我们的两样东西。一是要我们替他们保守秘密——当然,因为我非常肯定你马上就要死了,我猜现在告诉你不算违反规则。你没机会把这段对话告诉别人。

郭██:你是说你们能使用——

PoI-90125:二是希望我们提供即使在死神力竭之后依然能轻易杀死人的技术。他们用这项技术制造了能杀死人的特制子弹。顺便一提,监督者议会的那群混球们拿到子弹之后的第一件事,是把手枪塞进嘴里,把子弹打进了他们自己的脑干。

郭██:等等,那件事。那难道不……不是一起事故,或者是一场蓄意策划的谋杀……?

PoI-90125(耸肩)只是一群懦夫的临阵脱逃而已。

郭██:……他们……

郭██(沉默)……那么我们呢?现在我们还有任何退路吗?

PoI-90125:哦……忘了跟你说了,这种技术现在似乎已经挺普及了。你右手边那把手枪里装的子弹,我猜就是。

郭██:……

PoI-90125:如果我能像你这么干脆地逃避问题,那就好了啊——(摇头)我也不知道这样的无用功,我要做到什么时候。

郭██:……

PoI-90125:子弹挺贵的,省着点用。






文档阅读完毕。登出系统?(Y/N)






连续120秒未进行操作,已自动登出系统。















































叶██:跟我说说你知道的事情。

PoI-90125:……你想知道什么?

叶██:郭██的死亡。你就在现场。他死了,你还活着。

PoI-90125(苦笑)……真好啊,这么轻松地就获得解脱。他是个幸运儿。不像我,尽管知道如何去死,但却被徒劳而无用的“慈善基金会的使命”困在这世界上——

叶██:我不关心你的使命。郭██的死,你全程见证了,对吧。你做了什么?

PoI-90125:只是告诉了他一些事情而已。

叶██:什么情报?

PoI-90125:你的权限等级,介意我知道一下吗?

叶██:不好意思,你没有资格知道我的权限等级。

PoI-90125:喔,我明白了。

叶██:如果你拒绝回答,我完全可以调取你们对话当日的监控录像。在这里玩威胁我的这一套没什么用。

PoI-90125:我不会威胁你,博士。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只要你愿意,我甚至可以亲自告诉你一切——

PoI-90125:但不管怎么说,在你的好奇心引发任何你没有预料到的后果之前,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

叶██:什么?

PoI-90125:这在你权限范围之外。如果你知道了,那十三个老不死的混账立刻就会派他们的狗腿子进来处决你,说不定我也能蹭到一颗子弹——当然,我是无所谓。看你怎么想了,毕竟这年头,特制子弹还是挺贵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