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474
评分: +42+x
small.jpg

Area-α-1 “归零地” 内部数据库

说明:本数据库内容受静态逻辑闭锁阵列保护,且仅可通过Area-α-1“归零地”内部解析器端口访问与编辑,未佩戴解构抑制系统(DSS)摁扣DeconstuctionSuppressor System Popper的人员(非swn001实体)不得启用解析器并进行相关操作,否则,超形上学部不对人员可能经历的叙事覆写负责。

请认证基本安保信息

Command:\user\PP_>password:PATA1000000001

认证通过。您好,Penelope Panagiotopolous博士。

Command:\user\PP_>access:draft-scp-cn-2474

正在为您加载中,请稍候……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CN-2474
等级等級6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neutralized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chhokmah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amida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critical

特殊收容措施:鉴于SCP-CN-2474作为“异常”而不同于传统的特殊性,无法对其进行一般意义上可认为“完全有效”的“收容”。过往一切关于“叙事”的研究均可视作是抑制其影响的尝试,而本文档的修订发布,则是针对SCP-CN-2474本身的最终无效化程序。

同时,根据SWANN及监督者议会的指示, SCP-CN-2474无效化,即本文档发布后,SCP基金会超形上学部、模因部、演绎部、信息安全管理系统(RAISA)与伦理道德委员会即刻解散并改组为叙事治平会Narrative Emergency Recovery Vigilantism,统领与本叙事层的底层发生学机制相关之事务,包括但不限于ANSG-001方程式的分析、朗基努斯之枪的保管、锥形长矛的监测、施旺引擎的维护、“下自成蹊”程序的执行等。其余部门仍负责一般性的收容、控制、保护之工作,并应依叙事治平会的指导拟定相应计划,具体安排将于日后持续发送至各部。

附录CN-2474.1:Area-α-1设施档案

SCP基金会安保设施档案:Area-α-1“归零地”


官方名称:SCP基金会叙事发生机制研究与跨叙事信息交流中心
区域识别码:Area-α-1


基本信息


启用时间:2022年5月1日
工程总监:SWANN-07
站点负责人:Penelope Panagiotopolous博士,PierreMenard博士
所处位置:Alpha-1
站点功用:本叙事层运作的分析,叙事性异常器具的储存,专项行动的部署,与SWANN的交流


更多信息


Area-α-1“归零地”最初由被称为“SWANN”的七名仅以文字形式出现的未知实体(疑似为由一或多名swn001-1A实体之意志于本叙事的投射)于基金会职工代表大会扩大会议后策划建立,用以分析ANSG-001方程式与应对叙事波动造成的ADK级“异常全面失稳”情形的威胁。后定位为探求叙事本源、无效化SCP-2474的桥头堡。

根据SWANN提出的计划大纲,在第三彼得里科夫-方丹阵列建设完毕前,Area将作为叙事治平会的临时总部。由于建筑面积有限,目前仅作为机关人员的工作场所。

描述:SCP-CN-2474泛指一切在世界观预设中不包含“叙事”概念的“SCP基金会宇宙”,即以宇宙主义Cosmicism立场出发而写就的基金会叙事作品。在这些叙事中,相关异常一般使用ACS系统分级,其异常性质以现实稳度、认知危害水平、Akiva辐射值等量化评判并使用严谨、明确、有可行性的措施加以遏制。

考察SCP-CN-2474相关异常的发生,形而上完型结构审查程序Metaphysical Architecture Gestalt Inspector的分析表明,其过程存在几点值得注意的问题:

  • 特殊收容措施中时常应用大量新兴科技,且与该异常恰好呈对应的抑制关系,然而该项技术的真实原理却是极不明确或关联较为牵强。
  • 实验操作针对性“过强”,探究结果往往直接提现异常性质,且在较少的探究中似乎便已完成了对该异常的准确认识,这即是说,这些实验常给人以一种仿佛是在“验证已知”而非“探索未知”之感。
  • 异常性质完全相同的不同类型之异常几乎不存在,偶有突然出现的情况则立即会招致锥形长矛的攻击并被抹除。
  • 同类型异常共享的量化指标在数值上存在着明显的扩大之趋势,且各异常间相互攀比竞争“面板数值”的现象屡屡发生。
  • 默认世界背后有某种科学化的秩序对其中的万事万物进行着绝对的统御,且各规律自行其是,不以异常或人的意志为转移,但可被“暴烈地”加以利用。
  • 所谓“神性”异常全部并非真正宗教意义上的“神”,只是“面板数值”极强或无法精确量化其性质并垄断了某些规律的“多功能顶点型实体”,或者说,是科学意义上的“神级存在”。
  • swn001-1实体对于异常横行的世界之前景抱以普遍的悲观态度,具体体现为K级情景发生得越发频繁。

由此可推知swn001-1A“作者”实体的“创作”过程:因各种原因产生灵感后,首先阅读大量已有文档,检查是否存在已有异常与个人构思的异常性质相同,若没有,则依此设想回溯性地设计收容程序和实验报告,再据“SCP基金会”主题写作的科学性原则寻找合适的已有科学原理或自行编制之,最后以一定格式将此异常注册进入德拉夫特(Draft)叙事场域,经校订后将其注册进入本叙事层。

附录CN-2474.2:对于swn001实体的新研究

swn001实体原本单指“作者”实体,后随着超形上学的发展,可泛指处于上层叙事并对本层叙事有所影响的全体存在,然而仍存在一些局限性且时有范畴错误的发生,现根据SWANN提供的信息,对swn001实体进行详细的重分类以便日后之研究:

  • swn001-1A“作者”实体:拥有创建、开启、关闭静态逻辑闭锁阵列并编辑、修改、增删其内叙事压印的能力,持有锥形长矛的最高控制权,是朗基努斯计划的启动者、目标与终结者和“下自成蹊”程序的应用对象,其行为会直接催生异常或引发叙事覆写事件。有迹象表明,swn001-1A实体内部亦存在某种等级制度。
  • swn001-1B“用户”实体:尚未或因其他原因暂时无法从swn001-1A高层处获取操纵静态逻辑阵列的权限,故而,全体swn001-1B在朗基努斯计划中会被标识为“无价值目标”。swn001-1B实体可以自由查看SCiP NET数据库中的全体文档且通常与swn001-1A实体有广泛的交流,通过提出建议、参与讨论等方式间接影响本层叙事。
  • swn001-1C“访客”实体:未可查看SCiP NET中大部分文档,对对叙事的影响较小且较为平和。不过一般情况下,swn001-1实体会通过某种机制极快地转变为swn001-1B实体,而被探测到的swn001-1C大多实际为未登录的swn001-1A或swn001-1B实体。
  • swn001-2实体(推定):知晓名为“SCP基金会”的叙事场域的存在并表现出兴趣,但其获取的相关信息并非通过SCiP NET数据库而是听swn001-1实体或其他swn001-2实体的口头转述或网络转载,且常会进一步传播此二手信息并加以夸张而会致使信息的失真。这种失真通常是极可笑的,并将导致swn001-2实体群体的进一步扩大与且对真正的“SCP基金会”叙事场域产生极大的消极影响。

附录CN-2474.3:有限性叙事模型

据SWANN提供的信息,原本被普遍接受的叙事梯阵模型被推翻(详细信息参见附录CN-2474.4),超形上学部经过反复研究,新的有限性叙事模型被建构起来:

  • Alpha层:即本叙事层,“SCP基金会宇宙”,与基金会有关的一切故事发生之场所。
  • Alpha2层:即“伪下层叙事”,是由swn001-1A实体建立、在表象上位于本叙事层之下、本叙事层的人物依swn001-1A实体的意志对其进行控制的叙事场域。就理论而言,swn001-1A实体可以建立无数个伪下层叙事,但可被本叙事层直接感受到并可加以影响只有正下方的一层,即Alpha2层。
  • Alpha-1层:“伪上层叙事”,是由swn001-1A实体建立、在表象上位于本叙事层之上、本叙事层的人物依swn001-1A实体的意志可扬升而抵达的叙事场域。就理论而言,swn001-1A实体可以建立无数个伪上层叙事,但除非发生叙事性异常的争斗,一般不会出现两级以上的伪上层叙事。如果swn001-1A在本叙事层中未曾有明确代表其意志的投影式角色或异常,通常会将相关人物拉到伪上层叙事进行直接的交流。
  • Alpha0层:“叙事虚空”,理论上存在的叙事间隙,本叙事层的存在性内容的发生之所,其内的运动于本层叙事内体现为叙事敏感点。同时,推测受锥形长矛影响的异常及相关人物将于此处长久驻留。
  • ALPHA层:即真正意义上的“上层叙事”,全体swn001实体栖居的那个世界,其中发生的一切都可能使他们产生灵感而进行创作,使新的异常或事件于本叙事层发生。在此之上不再有“更高层叙事”。

附录CN-2474.4:第7次SWANN谈话整理稿《叙事梯阵批判》(节选)

人的主体化生存要有意义,定然要在认识论上设立一个边界,换言之,要秉持有限性。对于所谓之“叙事梯阵”亦是如此,其对于场域论是缺乏反思的,场域论虽为本体论之框架,却需要本体论作为支撑,且需要主体性进行中介,即是说,主体被否决后,叙事也会随之终结。叙事链理论的错误与绝大部分宇宙主义的错误相同,即没有一种力量或意志去束缚毁灭在量上的无限增长。时空场不是可以随意预设的,而必须依靠第一人称之主观体验不断维持,一种单调的、恶意的、不断自毁的无限是幼稚的,殊不知无限性若非支持有限性而反去戕害之,在这般完全暴烈的系统中无法完成本体论化的环节,不会有精神现象出现,也不会有任何“事件”被注册到名为“宇宙”的叙事之中,甚至可以说,连叙事域本身也不会被发生出来。

在叙事梯阵的预设中,上层叙事可以随意干涉任意叙事层,现在假使他在一瞬间倾覆了某一叙事,对那个被毁灭的叙事而言,不会有种种感慨,因为对他们而言“无人”见证他们的灭亡,他们的灭亡也没有“意义”,于是那位毁灭者在他们的认知里甚至不能说“存在”。

而叙事上真正的“绝对无限者”,应觉察到比大小、比高低的秩序是毫无价值的,因为“绝对”本身便是一种否定性。我们(SWANN,或者指全体swn001实体)需要将所谓的“更高层叙事”直接排除于认识论之外,对恶的无限和无限的恶勇敢而明确地表示拒绝——我们即是“叙事梯阵”的顶点

附录CN-2474.5:“永恒触印”行动

概要:依据SWANN提供的信息,一位名为Adamo Smalls的模因部部员于2020年4月9日因锥形长矛的异常发动而坠入Alpha0层,与其相关的一切信息从基金会人员的认知中被一并抹除。近期,研究员Adamo Smalls的位置最终被“明亮之星”探针阵列确定,为对其进行回收,同时为获取更多关于Alpha0层的信息,超形上学部在SWANN的支持下发起“永恒触印”Undying Smudge行动。此次行动由Fredrick特工( lota-10)负责执行,Pierre Menard博士指挥。


[记录开始]

Pierre Menard博士:报告Fred现在的位置。

人员:lota-10已到达Alpha0层,正在进入预定轨道。

人员:lota-10通过系列临界点,进入第四区块。解构抑制摁扣运作正常。

Pierre Menard博士:好的,现在开始执行“永恒触印”行动,切断远程导引信标,后续的就让Fred随机应变吧。好运,Fred。

Fredrick特工:嗯。我看到他了,已确认目标,距离接触还有140秒……嗨嗨!研究员Smalls !

Pierre Menard博士:他现在还听不到,我们不在同一个叙事场域里。继续前进,没有问题。

[警报声]

人员:目标周边传来震荡波,产生干扰!

Pierre Menard博士:我们是在帮作者做事,要主动把虚空里的人拉到本叙事层来,当然会有叙事动荡。Fred,保持谨慎。

电子音:检测到有物体快速涌现并接近,无法识别。

人员:正在人工分析……确认为……人类,还有大量水珠,注意规避。

Fredrick特工:是应该是从清水镇那块跌进来的。指挥部,申请掩护射击!

Pierre Menard博士:允许。解除全部限制,解构枪准备好了就开火。

[纷杂的呼啸声]

人员:障碍清除!
Fredrick特工:穿过3300,正在突破3309区块……等等,那里不止Smalls—个人

Pierre Menard博士:那是SCP-3090,把她一起带回来。

Fredrick特工:收到。发射钩锁,展开反讲述领域Anti-Tale Field ,散播记叙因!

[电子提示音]

电子音:我们不会化为泡影,永远为时未晚。

电子音:纵使我们消散、消散,深入骨髓,最后,总是还有什么不会再消散了。无人会遗忘。回忆、希望、梦想;我们不会被遗忘。我们始终相信人们拥有这些记忆、这些希望和这些梦想。因为一开始就预设了叙事域,谁又能遗忘什么呢?我们就算自以为从自己的脑海中消失了,也不会真正从别人的脑海中消失。我们在这宇宙间留下触印,直到我们的故事结束,它们依旧会在屏幕或纸页之间、在阅读者的心底长存。

电子音:泡影,不会破灭。

电子音:接种完成。反讲述领域已构建。

Fredrick特工:目标已被捕获。研究员Smalls !

SCP-3090:谁在哪儿?

Fredrick特工:好了,现在他们可以感知到我了。我是SCP基金会的Fredrick特工,研究员Smalls ,梅森小姐,我来带你们回家。

研究员Adamo Smalls:基金会特工?天哪,我……应该有整整两年了啊,竟然……

Fredrick特工:研究员Smalls ,您看起来并没有像Scranton博士那样受到什么异常影响,我们很欣喜,基金会不会忘记每一位员工。指挥部,目标已搞定,准备返回。

人员:收到。lota-10,请沿原始路线返回,我们会在回收地点接应你,汇合代码为“Saturn v”。

Fredrick特工:收到。

[警报声]

电子音:警报!检测到紫色属性!

Fredrick特工:紫色!是叙事性异常!在什么地方……嘿,这些线是什么东西!

Pierre Menard博士:叙事弦。Fred,我们的世界中的一切其实都是聚合成形的这种红线。注意不要扰动——

Fredrick特工:反讲述领域正在被侵蚀!无法回归初始路径!

研究员Adamo Smalls :虚空中充斥着这种东西,它们连着所有叙事。特工,你要把我们带回去,但我们还身处无数发生于此处的故事之中,除非切断这些联系,不然你也是回不去的。哦,小心!

Pierre Menard博士:Fred ,后面!

[Fredrick特工的惨叫声]

电子音:警报!未知叙事弦贯穿,无法维持叙事连续性!

Pierre Menard博士: Fred,稳住,快速返回!这样下去你们会迷失在叙事间隙里的。

Fredrick特工:知道啊!但你好歹想办法帮我一下啊,你可是——

[撕裂声]

研究员Adamo Smalls:那是……锥形长矛?

[巨大的爆裂声]

[记录结束]


后记:任务成功,研究员Adamo Smalls和SCP-3090已回收。Fredrick特工因其失言而受到批评,但由于获得了具象化的锥形长矛,功劳甚大,仍予以嘉奖。行动指挥部全体人员接受B级局部性记忆消除。

附录CN-2474.6:Penelope Panagiotopolous博士用于叙事治平会成立仪式的讲话稿

诸位:
今天我是奉了SWANN的召命,在新成立的叙事治平会履行总负责人的职务。请让我先说几句话,再次向各位传达SWANN的意志。

首先我必须提出严厉的批评,就此刻来说,似乎我们已陷入困境:我们的人员不愿去、不敢去认识本质,只去细究那些表面的偶然的东西——这座虚浮习气在超形上学里已经十分泛滥。我们可以说,自从叙事的概念提出以来,这门科学就从没有这么恶劣过,这么的蔑视主体性,这么的宣扬决定论,这么的自夸自诩,这么的目空一切。这种看法会出现,完全是一些人在把叙事理论当做是“更高级”的宇宙主义,这与超形上学的本意是完全相背离的,而对于真正的超形上学之复兴,我们翘首以盼。

我们的叙事,对作者们来说,它是不受到种种狭隘的主题的束缚的。一个优秀的作者,他运用多重叙事的手法时,是要通过下层叙事对其文字加以中介,而后达到对自己的认识——超形上学的本真其实是作者自己与自己的对话。超形上学是宇宙主义最坚决的宣战,宇宙主义把宇宙当做了科学话语下所谓“神明”的竞技场,而我们要做的,不止是在认知中彻底抹煞那些盲愚的多功能顶点型实体,还要否决整个作为竞技场的宇宙。被写就的绝对不应该是一个闭锁的宇宙。

我祝愿并且希望,在超形上学的道路上,叙事治平会可以发挥引领的作用。但我首先要求各位相信,我们的作者是会善待自己笔下的人物的,摒弃宇宙主义乃是所创作之故事真正触及人心的第一要件。人应该相信他自己,并有勇气抛弃那会给人以虚假充盈感的实在论,直面主体化生存的苦难创伤,接受一切本体论的动荡。那叙事的本质自身并没有力量去抗拒我们的探索。对于坚定的求索者,它只能揭开它的重重遮蔽,将它的奥妙显露,让他思索,让他理解,让他享受。

附录CN-2747.7:”镜像认同“内嵌式叙事稳定程序

Command:\user\PP_>release the draft

您是否确定发布此草稿于SCiP NET?(Y/N)

Command:\user\PP_>Y

发布成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