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476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评分: +15+x

基金会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的通知

本文档在没有任何编辑行为发生的情况下出现于此。文档已确认无异常性质,但介于其出现方式的异常性,本文档将直接归档于此,并同时寻找与其他异常可能存在的关联性。对本文档中内容的真实性应持怀疑态度,在无依据的情况下请勿相信本文档中除脚注1以外的任何内容。

2474,2475,2476……

啊,看起来这里还什么都没有呢。嗯……那我就试着编辑一下……

好像可以。我在没有任何权限的情况下编辑了基金会的数据库,这种事情不应该发生才对……嘛,管它呢,既然能够对外留下信息,那我就来说些什么。

这看起来也许会很奇怪,这个地方平白无故的冒出来一篇文档什么的……你会觉得这是个异常的,对吧?如果你是这样想的,那我的目的就达到了。因为你所看到的就是个异常。

不过到现在为止除了我以外还没有人意识到这个异常的存在。好吧,我也没有证据表明现在我所处的这个异常地点是真实存在的,没人能替我证明。不过,我希望不管是谁,只要你能够看到我新录入的这些数据,请你相信我所说的一切。

请稍等一下,让我来试试复杂点的语法……

OK。

我叫Kolt Sperry2,现任Site-CN-1463化学部高级研究员。这些你都可以从数据库里查到,我是个真真正正的基金会员工,这点还请放心,绝对不是什么故意引你上钩的特殊异常什么的。

说实话我不知道现在我在哪里。不过这里看起来很像是个站点什么的,当然了,只是看起来像而已,因为这里有着和站点类似的结构划分。让我有这个猜想的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我找到了这样的一个终端,我可以通过这个终端来访问基金会的数据库,甚至对其中的文档做出一些修改。如果随后我还能再找到类似的设备,我会尽量每次都上传一些信息。

那么现在就让我来介绍一下这个鬼地方吧。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CN-2476
等级等級1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euclid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vlam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需谨慎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项目的地点未知,性质尚未完全探明,暂时无法制定收容措施。

这只是我做不到而已。我相信你们可以找到这里,并且制定一套完备的收容措施。我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其他人,这里的实际影响到底有多大,所以我中肯地写了Euclid和Vlam。至于风险等级,那只是字面意思,希望各位能够小心应付。

描述:SCP-CN-2476是一处位置未知的大型空间结构,可能存在非线性结构或非欧几里得结构等空间异常。SCP-CN-2476由大量的走廊与房间组成,在结构上与基金会的站点类似,存在办公区,收容区等不同类型的区域的划分。但是,项目内的内饰大多数存在一定缺陷,例如内饰存在损坏或者缺失的现象。

SCP-CN-2476的面积未知,但根据当前的探索,其面积很有可能是极其巨大甚至无限的。不排除非线性结构所带来的错觉。

项目中尚未发现除Kolt Sperry博士以外的任何生命体,但依旧有存在的可能性。其他人类个体是极有可能存在的。有关其他生命的搜索正在进行中。

在项目中存在可以访问基金会数据库的特殊终端,当前仅发现一个,可能存在更多的类似终端。该终端除可以访问基金会数据库外,还可以在数据库中编辑信息,其权限获取方式未知。

当前有关项目的探索仍旧不足,更多可能的异常性质会在探索中途进行补充。

差不多就这样吧。我所知道的确实太少了。那么,下一个终端见。如果可以找到的话。

另一个终端。从上一次录入信息至今估计至少要有三天了。4可惜对这里的探索几乎没有任何进展。这里的一切没有任何变化,如我先前所述,只有房间和廊道组成的循环。我现在已经发现了装饰完全相同的一些房间,不过我依旧不能确定这里的空间异常的类型。

另外,从我到这里以来,我没有摄入过任何食物或者水,因为我感觉不到饥饿,当然也是因为这里根本没有什么可供食用的东西。这可能是这个地方的又一个异常性质。

这三天里我就只是在这里不断的走,是的,没有停下过,但没有感觉到任何劳累或是困意。这也算是另一个异常性质。这里所有的异常性质,这里的具体位置,最重要的,我能不能离开这里,这些于我来讲还都是未知的。

但我可以肯定,这里是某个基金会站点的复制品。在站点里存在的一切,除了具体的异常项目之外都可以于此发现。这里也许和某个站点有一些关系,甚至有可能就是一个异常的基金会站点。但我不能确定,因为我依旧没有完全了解这里的异常性质。也许这就是当局者迷,但是恐怕这里根本就没有旁观者。

总的说,我所做的唯一一件有些意义的事情就是利用这个终端来向外界传递信号。但是,我现在已经没什么能够传递的了。我还要继续探索这里,来为外界提供更多的有用的信息,这对我能否离开这以及我们能否收容这个异常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同样的,我会继续用科学的态度看待这里。等我更多的消息,编辑结束。

如此看来这里并非是无限的。由于我没有任何的计时工具,所以我也不清楚我到底走了多久。也许一个星期?或者比这还要更长,因为我听说在完全无法了解具体时间的地方时间观念会淡化,以为自己只待了三天,实际上过去了一个月的操蛋情况是完全有可能发生的。不过我希望我没有在这里待太长的时间。

边界有些不太一样的地方。那里的所有东西都显得相当陈旧,或者说是新东西也表现出了陈旧的外观。就像是一台液晶电视在外面放了五十年所呈现出陈旧——不过好像根本没有放了五十年的液晶电视,反正旧到几乎一碰就碎的程度就差不多。好吧,我承认这个比方一点都不生动形象。那换句话说,这里的陈旧感给人带来的印象就像是在一大摊的呕吐物上再放上一坨屎,除了更加恶心外加操蛋之外没有任何效果。

所以我知趣的选择了原路返回——反正边界上也没有路。然后就在半道上发现了这个东西。雪中送炭,不过倒也不至于这么比喻。除了发现边界这个大发现之外,其实我还有几个小发现。

一个是虽然我可以通过终端输出数据,但是也仅仅是输出而已,我无法更改已经输出了的任何内容——错字也不行。这也是为什么你可以看到许许多多的可有可无的一般到了发送出去的时候应该删掉的一些话。有关于这一点还请你见谅。真的不是我的废话多,而是我删不掉。

所以我也不打算去更新那个文档了,毕竟我没办法在原文的基础上修改,不断的重复给你看基础文档然后再加上补充内容真的很没意思。

更何况我也真的没有那个必要写一篇严谨的报告。

另一个是我一直没有发现这里的电力供给来源,这里的所有东西都没开关,我也没看到一根电线连接这里的任何一个电器,但是它们就是都能用。这里的电力到底源自于哪里呢?嗯,值得思考,但是我可不会多想,这与我无关,多想只会让这里变得越发的操蛋。

既然还是出不去,那就只能在这里继续转悠咯。在这种小地方散步遛弯也不失是件趣事,毕竟如果不这么干,下次见到终端时就不一定能有新消息了,对吧?

回见。如果有人看到话也可以在这个文档里回应一下什么的。毕竟……独自一人在这里确实很孤单。

那就让我来看看接下来这里有没有什么更恶心人的事吧。

嗯,做的好啊,终端。你总是会在我最想要见到你的时候出现,真的很应景。

事实证明我原来的猜想是完全正确的。这里确实有其他人。不过……也许不是人类……因为事情本身很匪夷所思。

我就在这里继续探索着,然后我就突然看见了他,这人看装束是个设施警卫。他就这么一直看着我,但是却又跟他什么都看不见一样一声不吭,直到我主动对他说话为止。

他好像也对这里的情况一无所知,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有问出来。不过我还是向他建议我们一起探索这里。一来是两个人在一起不会感到太孤单,二来是这样找到出口之类的概率更大。他什么都没说,我以为他同意了,事实上绝大多数人都会同意吧?于是我就继续向前走。

但是我却没感觉到他在走动。所以我回头看了一眼。这时我才发现,他已经消失了。

所以我又成了孤身一人。原本以为可以有个伴什么的,现在只能在这里把这件事说一说了。

我把我们的对话录了下来,现在我会试着把它传到数据库里。另外,它受损了,所以结尾会有些干扰。不过应该也无伤大雅。

有没有人看到呢?也没见有什么回复,是看到的人权限太低了吗……

音频记录5


日期:未知

笔记:Scotter Castle博士6同一名设施警卫的对话。录制过程出现了一些干扰,但不会对内容理解产生任何影响。


[记录开始]

Scotter Castle:你好?

WU9V:5L2g5aW9

Scotter Castle:嗯……看样子你是个警卫?

WU9V:5oiR5Y2z5piv5L2g

Scotter Castle:原来如此。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WU9V:U2l0ZS1DTi0xNDbvvIzooqvmirnpm
aTkuYvlnLA=

Scotter Castle:哦,明白了。你在这里多久了?

WU9V:5Yy65Yy65LiA556s

Scotter Castle:和我一样呢。看来不戴手表真的是一件恶习。既然我们都被困在了这里,那我们就一起走吧,这样还更方便。

WU9V:5oiR5Lus5LuO5pyq5YmN6KGM5o
iR5Lus5piv6L+Z6YeM6L+Z6YeM5bCx5piv5
oiR5Lus

Fpbggre Pnfgyr:v pna'g haqrefgnaq jung lbh fnl

BRX:zh fdq xqghuvwdqg xv dw odvw


[记录结束]

这段时间里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所以我们来说些不相干的事情吧。这也实在是没办法,我不想放过任何一次录入数据的机会。

就说说我们站点正在进行的一项计划吧,这也可以说是我挂念了很久的计划了,毕竟我一直都是个研究事业上的疯子。你应该知道,我在奇术部门工作,虽然安保权限等级低了点,只有2级,但是作为核心研究人员,我还是知道这个计划的全部信息的。

毕竟其实这也不算什么机密,你很有可能也知道这项计划。更何况,估计不会有疯狂的现实扭曲者看到这条信息的,对吧?为了不过多的透露核心人员才知道的细节,我就只是来稍微的介绍一下那种就算是0级人员也可以知道的信息。好吧,其实我也不清楚这到底是不是可以给0级人员看,所以麻烦高权限等级的伙计们帮我审阅修改一下。7

这项计划的目的在于研制一台可以制造一片绝对不可能被改变的区域的装置。这片区域的一切都将维持在装置启动时的状态,不会受到任何可能的外部作用的影响。也就是说,我们想要创造出一片“绝对现实”,一个永不磨灭,永不改变的“绝对现实”。

我知道,这听起来是个不着边际的疯狂臆想,但是只要我们可以成功,便可以为基金会的收容措施制定起到变革性的进步作用。因为其影响范围内的所有东西都不会发生任何改变,我们可以利用它来保存一些本来也许只能保存短暂时间的物品,也可以用来收容一些好动的异常——它们在里面会永远保持原来的状态,因此永远都不会再移动了。当然,还有其他各种的用途可以开发,它只要可以成功,所具有的可能性简直就是无限的。无论如何,这是个很诱人的报酬,不是吗?

这个计划被定名为“真实之境”,也就是创造一片绝对真实的境界的计划。当然了,我们也不打算把我们随便一个的名字当做装置的名字,而是使用现实稳定技术的先驱斯克兰顿博士的名字,将其定名为“斯克兰顿强现实发生装置Scranton Reality Generator”,简称SRG8

这个很有野心的计划于是便成了我们站点的核心研究计划,现在我们站点几乎为了这个计划投入了任何可以投入的人力物力。计划本身可喜的进展也说明了这项计划绝非是一个填不满的无底洞。奇术,现代科技以及其他任何能够用的上的技术全部填进了这台机器,而它,不,是她所带给我们的是明显越来越接近的成功。

这台仪器现在也马上就要完成了。在我来到这里之前,仪器就已经准备进行初次实验了。如果成功了的话,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一台成品生产出来。老实说,这台装置真的是个庞然大物,我们用了几乎半层站点楼的空间来装载她的组件。她简直就是基金会技术融合的结晶,单单是看着她就令我感到激动。没能看到她第一次启动真是件令人遗憾的事。

所以她到底有没有成功呢?如果真的成功了,请通知我一下,这样即便我在这样的地方,我也会感到由衷的高兴。毕竟我也参与了其中一部分的研发,我算是看着她一步步走到现在的,让我来说,她就像是我的女儿一样——我在研究上就是有这么热忱。

哦,好像说多了,那我就说到这里吧。无论如何,希望我们可以尽快再次见面,这样我就可以继续分享一些事情了。

毕竟只有这样我才能变得稍有动力。

我之前一直都没有提到一个经常发生的现象,就是我在这里会时不时的感到剧烈的头痛。虽然我认为这对于处于极端环境的人来说应该不怎么罕见,但是那种感觉……妈的。

就像是你的头被人直接活生生的撕开,并且把你的脑子从头里硬生生地拔出来然后再捏的粉碎。

而且,每一次发生这种情况后,我的思绪都会变得十分混乱,经常在脑子里浮现出一些明显由破碎的记忆强行地拼接出的画面,比方说我曾经想到过我坐在一个左手边是一片空地,右手边是一个标准人形收容间,天花板是倒置的屋顶的地方在一块浮空的桌板前吃午餐之类的事……这可不是玩笑话,我脑子里就是有这样的画面。

这种现象在我遇到那个警卫之前其实反而更频繁。现在稍微好了一点点——但就只是一点点而已。我还是要时不时地经受这种感觉的折磨。

我一直没有透露是希望各位都觉得我很好,我在为探明这里继续不懈努力着,我还没有放弃。我还保持着相当乐观的态度……是的,我一直都在保持,啊,尽量放松点……

我之前所说的话都尽量轻松只是为了排解情绪,虽然有时也会有些严肃——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不管怎样,我一直在努力试着让自己的精神好一些。

过多的发生这种事使得我现在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我感觉这简直是我要发疯的前兆。

所以我才会如此期待着有人能够回复这里的信息,无论如何都可以给我带来一丝慰藉,有人还在看着我呢,有人还在外面帮助着我呢,我还有离开这里的希望……对吧?只要有人在就好,哪怕就一个人能够回答我!

但是,至今没有人回应我。

所以是你们不相信我的话吗?不,真的,我完全可以保证,我所说的一切绝对是千真万确,我没有在骗你!我在一片异常之中,我还在这里!请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说什么谎话!

再按现在的情况下去,恐怕我没办法再支撑太长时间了。

无论是谁,请你回答我。哪怕只是一个标点的回复也好!否则也许我真的会……

如果连这最后的救命稻草也断掉的话……

请相信我……

为什么没有任何人回复我?我现在在想我到底有没有把消息传递出去?难道这个终端是假的吗,我根本没有和外界有任何联系?……

不,不会的,事实绝非如此,对吧?你能看见我传达的信号的对吧?我向外求救的信号,你可以看见的,只是你有点……不太健谈,我说的对吧?

或者你没有编辑数据库的权限,所以没法回复我,但又不太乐意告诉上司,是吗?没关系的,我也有过这样的经历,对着上司有点发怵……麻烦你告诉你的同事好吗,让他们去往上说说,然后稍微给我说两句,这样也是可以的,怎么着都好,给我点回复,给我点有人在看着我的信号!

还是说你不相信我?一次可以吗,相信我一次,就这一次!我,我在这里的任何时候感觉都是一份煎熬,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在一间又一间的房间里来回踱步,除了走还是走……停下来?是啊,我为什么不停下来呢?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呢?坐在这里慢慢等死?可是我又死不了……我在这里有多久了?三个月?四个月?我什么都没有吃,没有睡觉,我感觉不到任何的劳累,饥饿,困意,我没死简直就是个奇迹,对吧?

孤独,我在这里什么人都见不到,唯一一次见到的人还凭空消失了,我找不到任何人说话,没有任何活着的东西,我在这里,孤身一人,满怀希望的向终端里输入数据,觉得这样也许就能有人看到,有人和我说两句,这样我也能有在这里继续坚持的动机……

可是没有人回答。

求求你了好吗,只要有人看到的话……回答我,随便什么都好……

绝对不是没有传递出去,绝对不是没有传递出去,你会替我证明的对吧?对吧?对吧?!……

[[collapsible show="这里在……" hide="腐败……" folded="no"]]

我真的,真的快没有时间了……

这里的家具,墙壁,天花板,任何可以看到的东西都在这里的边界处腐败了。而且,边界在不断的收缩……这里的空间估计一直都在缩小,只不过刚开始时不明显,我没有察觉而已。这一切一定早就开始了,这里的毁灭……

那些东西,它们在不断的变成令人作呕的黑色固液混合物,那东西看起来就像是流体食物彻彻底底的腐烂之后的样子,还像是那个老人的……不,这里可不是那个地方,我自己可还好好的,什么问题都没有!

边界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收缩,所以我不能在这里停留太久了。我得躲开这些腐烂的东西,我可不想碰……等等,是你?你在……

那个警卫妈的他就在我面前倒下然后就开始腐烂他和那些墙壁一样先是外面的衣服然后是里面的早就烂掉的血肉和骨头和数据我错了他不是人类妈的

>

墙外接近对不起我不能在这里停留了我必须得走了否则会

>
>这到底是为

腐败,这里的一切都在这腐败之中不可避免的消失着。我已经没有路可走了。这是附近的最后一个终端了,也就是说,恐怕这会是我的最后一条记录了。

这里还在收缩着,腐败还在继续向内蔓延,最后的空间也将在这腐败中消亡。但是我实在是不明白,为何我会在这个地方?最终迎接我的为何会是这样的结局?我不明白,我不明白……

一切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我,啊,我……

啊!……问题……部门……故障……启动反制……失败……

我的……啊……发生了什么?……墙壁……这里在融……啊,不,我还不想……啊啊啊!

给我停……SR……失……反制……我们无法……啊……我们输……总监……啊

妈的我……啊!我明白……意思……一切会……做好最后……算……我……停……别让我

幻灭的一切啊……所有都在融……消……这是神,吗?……不……不是的,不是的……啊……是我们……啊,不要让我想起

斯,斯……境……啊,是它,是它!回……啊……真实的另一面是……啊

你有想过吗?……小规模……Z……呜……啊,别再让我……啊……虚假的现实……消除掉……这不是,这不是真的!……啊啊啊啊……

我的意识又……抱歉,请给我一点时间,我需要让我冷静一下……别再想那些事了,那不过是胡思乱想而已……等等,终端,终端在……腐败……终究是没有时间了……

真的没有机会了吗?

在停止……不,只是减缓……

没有了终端便……

这里到底是……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洞里是……数据,不,不会的,那不是真的……

等等,我自己……

原来我……

那就只有这么一种可能了啊。

一切都是……

真的。

哈哈。


数据……映入眼帘……该结束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