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481
评分: +26+x

许可等级: 4/机密

项目编号:SCP-CN-2481

项目等级:Euclid

扰动等级:2/Vlam

风险等级:3/警告

特殊收容措施:SCP-CN-2481应被收容于一个标准人形异常收容间内,未经项目主管lemon博士的批准不得与其进行任何交互。考虑到对其掌握奇术的解析可批准SCP-CN-2481通过电子设备间接观测外部夜空,但时间仅限于每日22:00-4:00。根据《人形异常收编协议(试行)》,SCP-CN-2481应被收容于一个位于Site-CN-101员工宿舍楼内并外观改造为普通房间的标准人形异常收容间内。SCP-CN-2481仅被允许在瞭望者号空间站内进行指定项目研究,且只能在Site-CN-101及其附属设施内活动,任何外出活动均需经Site-CN-101主管批准。项目主管lemon博士每两周需进行一次与SCP-CN-2481的谈话以评估SCP-CN-2481近况。Site-CN-101人事部主任有责任密切关注SCP-CN-2481,并向Site-CN-101主管及lemon博士汇报任何值得注意的情况。

SCP-CN-2481应被视作普通基金会员工。在监控SCP-CN-2481的过程中不得被其发现。不得在SCP-CN-2481面前表现出对其的排斥或厌恶,同时反复向其灌输其作为基金会员工的责任感和归属感,以削弱项目主动造成自身收容失效的倾向。

补充:未经批准不允许SCP-CN-2481查阅任何资料,在批准其查阅星空相关的任何资料都应进行严格审核。绝对不允许SCP-CN-2481接触有关SCP-2070的任何信息。

描述:SCP-CN-2481为一个女性蓝型实体。SCP-CN-2481的异常性质可概括为:其除蓝型基本特质外,具有释放原理不明的特殊奇术的能力。其中最为值得关注的是,通过被其称为“占星术”的奇术,项目可以通过观察天体位置及轨迹推演世界范围内的模糊的未来走向和趋势。SCP-CN-2481所掌握的这类奇术除EVE波动外几乎完全与目前的奇术理论相悖,包括不符合奇术三定律、奇术进程的四个部分中某些环节的缺失、无法区分升调和降调、不需要术式、无法通过除干扰施术者外任何形式打断施术过程、只使用以太作为施术媒介。

附录CN/2481.1:发现记录

SCP-CN-2481原为███天文台工作人员,其在2022/8/18晚报警称“有怪物将于明日凌晨在██市██区██街道出没”。数小时后基金会于该处收容SCP-CN-1███,此后基金会派遣特工将其带回并采访,初步确认项目具有异常能力。

附录CN/2481.2:SCP-CN-2481的初步评估

SCP-CN-2481对基金会的收容工作,包括大部分人形异常都极度抗拒的生物采样、活体实验等环节,都表现出极高的配合度。同时项目异常能力影响范围和危害小,收容难度与普通蓝型无异。我建议将其收容等级定为Euclid,扰动等级定为2级,风险等级定为3级。

附录CN/2481.3:谈话记录

受访者:SCP-CN-2481

采访者:lemon博士

前言:尝试获取关于SCP-CN-2481掌握的“占星术”的更多信息

<记录开始>

lemon博士:你好,SCP-CN-2481,这次我们来谈谈你所谓的“占星术”。

SCP-CN-2481:哦。

lemon博士:你的“占星术”准确预言了4次局部K级情景,7次影响力巨大的事件。多次实验后我们对这个不可思议的奇术再无疑议。那么,你能否解释一下你施术的原理呢?“占星术”的本质是什么?拉普拉斯妖?

SCP-CN-2481:星空的玄妙被归于计算的暴力,那名为混沌的神明哂笑不已。

lemon博士:你是说混沌理论?可预言分明是决定论的。

SCP-CN-2481:大地上的生灵仍保有行使自由意志的权利,决定论与其显而易见的矛盾只存在于表面。结果本身就已包含过程。

lemon博士:我明白了。请你讲讲“占星术”的释放过程吧。据我们了解,它的本质只是一种特殊的奇术,理论上应该不存在异常。对于基金会强大的科研力量而言,在得到项目配合的情况下,一般能较快将其解析,解除项目的收容物身份。这种情况还是不少见的。换而言之,你如果积极配合基金会的工作的话,有不小可能在基金会完成异常解析后,得到消除记忆重新回到原来的生活中的机会。所以,请尽可能真实详细地回答我的每一个问题。

SCP-CN-2481:我先假定你的许诺确实能够实现,然后给出我诚恳的回答。这是一种具有技术黑箱的天赋技能,我们对这个问题围剿千年仍然铩羽而归,我对你们的技术水平不抱期望。

lemon博士:你在质疑基金会的能力?整个现代奇术理论体系几乎都是GOC构建的,而基金会现在在奇术方面并不比他们差太多。光谈应用,基金会已经做到大量尖端武器的量产化和普及。像你一样的III级奇术师,来训练有素、配合良好的一整个班,即使考虑奇术的配合叠加效果,全球几千个站点里每一个都能单独轻松解决,并且保证帷幕不受影响。

SCP-CN-2481:我们不能强求明朝的火铳手理解歼星炮。在这方面争吵只会浪费喉舌的耐心,我们回到正题上来吧。当我们聚望穹海,遍见群星流彩,墟尘飘荡,浮躁轻盈漫舞,勾画出恢宏的华丽纹路,激起以太的波浪,呢喃着未来,现在和过去。光锥悄然塌缩,自虚空中传来的飘渺乐音拨动琴弦,时空破碎化作絮语萦绕。追逐星光之人啊,你当以虔诚品味,滤去万千驳杂思绪,自神谕中寻得所求。

lemon博士:……能翻译一下吗?

SCP-CN-2481:我已尽可能高保真地复述了。算了,我们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从更根源的地方谈起吧。对与占星术,比较传统的说法是:蛇父破碎身躯囚禁龙母后,在单纯的“机械”外又获取了“破碎”的神格,多元宇宙的一切物质能量和信息均成为了祂的一部分,也是铜笼的一部分。龙母在笼内挣扎时,蛇父将调动整个铜笼进行动态调整以对抗龙母。我们恍然间因诸星演变之势而悟蛇父号令,推知天下循此号令所将行变动。——这是形下的解释。

lemon博士:按你的描述看,占星术的本质是解析和推演,但据我们了解构筑计算类奇术的复杂度不比直接计算低多少,谁会每次进行推演都当场造一台超算?更合理的可能是你们自身就是一个奇术阵,但体检结果表明也不是。可按道理这种奇术即使是V级蓝型也不一定能成功释放,你是怎么做到的?

SCP-CN-2481:所以这只是一种解释。

lemon博士:下一个问题,你施术时为什么不需要构架术式?你释放的奇术似乎完全不符合奇术基本规律,超出了现有理论体系。

SCP-CN-2481:既能掌握本真,何必在意形体?如果你理解不了的话,我只好解释为这是存在技术黑箱的天赋技能。

lemon博士:那么这种“天赋”是指先天就掌握这种能力,还是具备掌握这种能力的前置条件?

SCP-CN-2481:后者。

lemon博士:它是按血统传承的吗?还是由其它什么因素决定的?

SCP-CN-2481:比那复杂一点。血脉会实时搜索本层节点三代内女性亲属,按从嫡系到旁系的顺序选取最长者继承。下层节点死亡后血脉会自行选出继任者。继任者从肉体到精神将在一个月内完成自我改造。

lemon博士:也就是说同一辈只能有一个人有理解这种奇术的能力?你们是怎么传承下来的?

SCP-CN-2481:群星的指引。不,我们当然直面过大地之上万千生灵的应承受的苦难,但血脉的呼唤总能让我们寻回部分荣光。

lemon博士:你的意思是传承中断过,但又被找回来了?那么,请你讲讲你的家族的情况吧。

SCP-CN-2481:两百年风尘飘荡,金戈铁马踏碎……

lemon博士:尽可能简明一点。

SCP-CN-2481:祖奶奶年幼时太祖奶奶战死,传承再次断绝。历史被掩埋在现实之下,扭曲后的世界亦非本相。母亲失踪后,传承者只剩我一人。据我所知,我族应没有三代内同辈女性存在。

lemon博士:你能整理一下那些特殊奇术的资料吗?我们可以帮你保存传承使之不至于断绝,而且这些资料或许能促进我们的研究。如果我们成功解析了你的奇术,或许你们残缺的传承就能被补全,你也不会再作为收容物,能加入基金会或记忆删除后回到原来的生活。

SCP-CN-2481:拙劣的话术,博士。你应该想到如果它是可以描述的话,只要还有人在,我们的传承就不至于断绝。我听说有个叛逃的图书管理员在向你们寻求合作时被切片研究了。

lemon博士:注意你的态度,SCP-CN-2481!你现在是基金会控制下的收容物!你没有驳回或质疑基金会决定的权利!

SCP-CN-2481:行吧。先说好,我只负责写,你们读不读的懂是你的事情。至少我母亲就从来没读懂过。

lemon博士:最后一个问题:我们和群星之间并没有叙事障壁,这是否意味着我们是否存在改写命运的可能?

SCP-CN-2481:你可曾听闻群星因人的行动而改变?

lemon博士:我明白了。希望下次谈话时你能更加坦诚。

SCP-CN-2481:不,你不明白。如果真要改写命运,我倒是有一个想法。物质、能量和信息之外,这个世界还有什么?

lemon博士:……现实。

SCP-CN-2481:博士,你有多久没有关注奇术学了?当今主流学说认为现实本质不过是一种特殊的EVE。答案是——概念。试试用概念扰动命运,博士。这就是我的猜想。

lemon博士:我期待你提交的论文。今天的谈话到此为止吧。

<记录结束>

结语:我不知道它是怎么扛过吐真剂的,但它肯定没说实话。预知未来这种烂大街的能力肯定不值得出动概念武器。在伦理道德委员会禁止未经批准拷问人形异常后,解析SCP-CN-2481身上特殊奇术似乎只能寄希望于它突然开悟积极配合。值得注意的是,SCP-CN-2481在最初被收容时似乎刻意引导我们将其定义为待收容物而非POI。应始终对SCP-CN-2481保持怀疑和警惕。——lemon博士

附录CN/2481.4:申请报告

在报告的开头,我首先声明:我已充分了解SCP-CN-2481的异常性质,并与lemon博士就提案可行性进行了深入讨论。lemon博士认为本提案完全可行并支持本提案的实施。

我提议,根据《人形异常收编计划相关条例(试行)》将SCP-CN-2481归入SCP-CN-1905研究组以促进对SCP-CN-1905和SCP-CN-2481所掌握奇术的研究。理由如下:

第一,SCP-CN-2481并未表现出对基金会成员的敌意。项目从被发现起一直高度配合基金会的收容工作。同时SCP-CN-2481仅为III级蓝型,在目前收容物中扰动等级、风险等级都较低,利于基金会及时控制,无法造成重大破坏。在思想钢印技术尚未完全成熟的现在,SCP-CN-2481的低威胁在为“人形异常收编计划”提供参考的同时能有效防止可能的事态失控。

第二,SCP-CN-2481的奇术解析研究和SCP-CN-1905的原理研究长时间处于停滞状态。基金会地外探索计划正蓬勃发展中,急需加深对此类异常的了解。由于被分至Binah级,在一般情况下研究进展缓慢,意味着SCP-CN-1905这一高价值科研价值异常可能被完全放弃研究以维持收容。SCP-CN-2481所掌握奇术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和SCP-CN-1905相关,而且两者表现高度相似。在SCP-CN-2481声称其掌握奇术无法有效表述的情况下,使SCP-CN-2481研究SCP-CN-1905最有利于促进两方各自原理解析。同时目前并未发现SCP-CN-1905衍生奇术有提升SCP-CN-2481威胁度的可能,能够确保提案安全性。

第三,SCP-CN-2481目前被认为刻意为基金会提供虚假情报。在实行收编之后,思想钢印有利于提升其对基金会的认同感和归属感,促使其提供其可能掌握的高价值资料。

综上,我申请实施本提案。

收容,解析,重构

羽天一研究员

提案通过,已派遣一个HMCL小组前去调查并进行新版收容措施的制定。

收容,解析,重构

SCP基金会中国分部HMCL委员会


附录CN/2481.5 资料汇报

我依照要求复述我所了解的往事,为基金会提供历史研究资料。

这都要从铜笼诞生说起了……

铜笼不仅仅是龙母的收容间,更是“收容”这一概念的符号化象征,起到了锚定现实的作用。它是整个多元宇宙本身,从单体宇宙到最细微的粒子都是它的计算节点。多元宇宙的演化实质上是铜笼为应对龙母突破收容尝试的动态自我调整。人类在认识到自己的渺小之后想当然地以为宇宙没有中心。他们错了,宇宙从现实密度上讲是不均匀的,而每个单体宇宙的中心都在太阳系——太岁。太阳系是全宇宙休谟最高的地方,也是最不稳定的地方。蛇父和龙母的力量在此最为激烈地碰撞。龙母以混沌的名义鼓动现实的参差,波浪间的缝隙中于是诞生了异常。蛇父为了维持稳定,将地球选为囚笼,派遣典狱长泰坦尼娅负责禁锢和管理异常。

异常在现实的重压下虚弱不堪,却在这个原本荒凉的星球上催化出一轮轮文明。这些文明诞生于异常,因此远比宇宙中的其它文明强盛,但面对异常引发的接连不断的末日也只能逃离。它们进入星际时代后往往迅速地离开银河系以求自保。但有一个例外:被我们称为“仙族”的奇术超级文明重返了地球,以获取更多可利用的异常。

仙族先遣队初抵地球时受困于自己“劫狱者”的身份而被地球保护机制限制,夏朝舰队将其全歼。仙族立即决定暗中策划覆灭夏朝。他们扶植火炬之子,教唆他们召唤金乌,并在夏朝人操作轩辕剑时进行干扰——你不觉得在操作这样强大的武器时失误很奇怪吗?夏朝就此灭亡。仙族对派出的殖民者进行了形而上学伪装,如同希腊人的木马潜入地球,然后自称神明,利用模因将自己伪装成土著神。仙族是奇术聚合体,与模因神结构相似。

他们对火炬之子主要成员展开了屠杀,他们声称自己要解救愚笨羔羊,他们推倒高山掩埋拒绝信仰的部族,他们把“清除异端”的影像广播,他们在空中建起巍峨的城邦宣示自己的霸权。那座天庭高过世界上的任何一座山峰,它的阴影笼盖了整片大地,生灵依赖于神术赐予的阳光。

他们选出部分少女作为神选,使她们诞下自己的孩子。不同的奇术缠绕着孩子的基因,使她们生来就具有非凡的能力,她们被称作“神官”,仙族的忠实仆役和代言人,以及试验品。神官的继承也是这种奇术选择的作用。为了保险,神选被奇术影响只能诞下女性,以便在几乎不可能发生的“神官挣脱洗脑控制”后重新将她们选作神选。这之后会发生什么,我只能说这是他们从深红之王那里学来的。

仙族将神官对人类生理构造的研究,并进行了一些放在同族身上会被斥为道德沦丧的实验。作为试验品的神官“接受了神赐的不同领域的权能”,比如牧星一族就是实验链接铜笼的产物。当取得实验结果后,仙族会根据其威胁度决定是否摧毁实验品。未被摧毁的试验品另有他用,代仙族统治天庭下的一切,毕竟她们的名号是“神官”。她们有仙族的血脉,加上实验附带效果,她们一般具有极强的奇术天赋并掌握特殊奇术。她们直接对仙族负责,受仙族管理,民间称之为“地上神明”。

牧星一族的职位是大祭司,神明在地上的最高代行人。我们代诸神教化羔羊,审判异端,主管所有宗教活动。据说,当年的牧星一眼便可望穿宇宙,挥手即能倾覆银河,编织因果,放牧群星。天庭下,唯有盘旋飞舞的占星塔直刺云天。每个夜晚,牧星端坐塔尖,仰观星河如画,俯瞰众生若尘。当然,天空是天庭投下的无边阴影,看不到星星,但牧星不需要用肉眼,我们用心。

那时,牧星看见山川在她脚下匍匐,人比蝼蚁更加卑微。但当奴隶站在商朝广阔疆域的边界从重担中抬头稍作喘息时,只可看见依旧笼罩万物的阴影和阴影下纤细的高塔醒目地声明威权。当地方神官宣扬商的伟大时,听众只觉恍惚荣光与我无关。自那曾拔起木质长矛的起义军在风暴之后被吹作灰烬后,后生兀自笑其不念神恩将这盛世搅扰,必已堕于邪妖。

无数祭品沐浴祝福在祭坛上厮杀,他们感恩,他们微笑,他们倒下。神罚师赐最后的幸存者死亡,然后将堆积的尸体碾为夹杂骨片的肉酱。他们的牺牲不是无谓的,他们的魂灵化为了祭礼,被大祭司亲手引燃而为天庭献上一朵烟花。每月的烟花大会上,诸神均因饱食生命所蕴之能量而愉悦。在“无”之后,又是“有”的祭典,大祭司漠然看着翻滚着干瘪躯壳的海洋与接触的每一块肉忘情交合,为大商帝国发挥余热。有时,神会选中优良的群类为生殖官并降下恩泽,使其全身心地,更多地繁衍后代奉献神明。

奴隶将自己筑进了帝国,包括他们的骨,他们的血,他们身上的每一寸,但唯独没有眼泪。他们无需泪水,只需感恩。一切都如此合理,似乎应刻入永恒。

直到某日,一位远方的客人来访。那天牧星第一次在夜晚走下观星台,倾听陌生的教诲。客人点燃了原初的火焰,教给牧星破除仙族思想钢印奇术,并授逆模因之法掩盖天机。自那时起,神最虔诚的仆从成了最忤逆的叛徒,开始策划推翻这肮脏的奴役。可神官本就是神的附属物,又如何用对方赐予的力量击倒对方?

人当作血荐理想的烈士,而非跪以乞乳的羔羊一般甘为牲畜。她们这么说。

她们又花了一千年跪拜在仇敌脚下,终于使仙族内部产生了足够的矛盾。周派扶植了周人企图推翻商帝国从而在仙族内部重新分配利益,一场异常惨烈的战争开始了。亿万奴隶和神官被赶上战场,四散横飞的各种杀伤性奇术从荒原炸响到城镇。残肢是战壕的地毯,逝者并未真正死去,他们以另一种形式——EVE继续装填进战争的机械里驱动它更迅速而猛烈地搅碎生命,或者被灵知1们继续奴役着以灵体的形式重回战场。他们为了把自己当做牲畜圈养的主子而与同类死搏,奉上鲜血,奉上生命,奉上亿万人存在的意义。一场春风吹过,绽放无限生机。

这一战,商帝国的人口减少了至少90%,具体数字不可统计。而商派仙族在看到大势已去之后主动投降,仙族的伤亡为0。商帝国依然是商帝国,只不过换了一个名字,换了一波主人。多少神官整族灭绝,职位不复存在,幸存者被封为神明眷属,神比之前会多看她们几眼,于是这场战争被称为“封神战争”。

这场战争的罪魁祸首,当届牧星,为一个毫无意义的结果亲手葬送了亿万生命。她能看穿匿于虚空的真实,却依然被世俗爱恨所羁。即使群星预示了结局,总要有人尝试,至少,让一切往希望的方向稍稍偏移。只是……她没预料到虚妄的预言血淋淋地在现实中上演时,自己真会崩溃地那么彻底。她停止了扩大战争规模逼迫仙族亲自下场的尝试,投入了猩红的河流。

殷都硝烟滚滚,遍地焦土。依然高悬的天庭嘲讽着颠覆统治的努力,周派走狗在阴影下崩塌的占星塔侧讪笑不已。当届牧星被定义为殉国,新任牧星只得宣布归附新廷。

但她们的抗争从未停止。她们在意识到寄希望于仙族内斗时两败俱伤多么不切实际之后改变了策略,策反了傀儡周王室,并与他们联合暗中潜移默化地以古老传说中访客留下的术式动摇仙族用思想钢印奠定的信仰根基。

她们知道,仙族降临的目的只是为了窃取异常,模因为他们提供的力量在他们本身的威能前不值一提。或许是被囚笼束缚而必须借助模因之力,或许是接模因神的特殊性质躲过囚笼的监察机制。总之,他们必然依赖于信仰,否则不会费力地圈养人类。于是她们就这么做了。

时机终于到了,幽王故作昏庸偏爱美人,引得狄瓦南征。无信者的战吼第一次震颤了傲慢的伪神。我军败了,这是仙族自夏朝灭亡以来遭受的第一场溃败。诸神的目光投向北方,浑然不觉底层的暗流涌动。瞒天过海,偷梁换柱。人们已经知道神也如凡人一般终将消亡,他们开始怀疑。信仰已被掺入杂质而脆弱不堪,这就够了。

万物终焉那日,藏匿了数千年的轩辕剑重见天日,神明在弑神先民愤怒的仲裁下无力死去,信仰在神陨之时自然崩塌,仙族安置在地球的锚点荡然无存。代价,仙族在临终时进行了毁灭,坠落的天庭灼烧着整片大地,岩浆在废墟间流淌。远征的军队班师回朝竟发现自己是最后的幸存者。

鲜血换取自由,这值得吗?牧星代所有人回答:“值得。”即使他们或许并不同意。至少她们这次成功了,她们也确实用了自己的血。

大多神官至少留下了火种,但仙族匆忙中不完全回收了赐予神官的权柄。神官的力量严重削弱,今后也只能一脉单传。这里没有神性,只留下一群不知所措的奇术师。轩辕剑的余波逼退了狄瓦,他们有时间进行近乎不可能的重建工作。即使EVE空前浓郁,石魁2耗尽全力也只能重置一个省的土壤,最终在疗愈大半国土后力竭而亡。这种事在这个被我们称作“大开拓”的时间并不罕见。

之后是凡人的天下。文明重启了,他们以周王室旁系血脉的名义政府,重编了史书,杜撰不存在仙族的虚假历史防止殖民者沿着多数人的认知归来。仙族在公众的认知中必须不存在,至少不曾到达地球。神官的技术还不足以控制模因,但你们可以。

东周王室的力量不足以管控全国,于是礼崩乐坏,虽然传说中的礼乐不过传说,乐正司3的笙歌只在为时代悼亡。春秋战国,奇术在神官的引导下空前繁荣,龙蛇之道也同样复兴。

[无价值内容已被删减,如需阅读完整报告请联系lemon博士]

秦王统一六国后,创立了中华异学会,强制招揽天下奇人异士。牧星早有预料,提前在秦国为仕。

秦王询问担任最高学官的牧星秦帝国的命运。当任牧星答道:“陛下功绩可传千秋万代。”秦王大悦,第二天却发现当任牧星连夜出走归隐,只留下一个宣称不会占星术的女儿继任。

专制统治着一切,神官不敢与之抗衡。

[无价值内容已被删减,如需阅读完整报告请联系lemon博士]

东汉末年,时局动荡,仙族再度谋划回归。一批仙族走狗自称“道学家”,创生了以仙族为模板的道教并广泛传播,自称“岿阳派”。大大小小多少次,从东汉末一直到隋朝初,岿阳派从未因牧星组织的围剿而消灭,神官却死伤惨重——包括牧星在内的神官家族各经历了至少一次技术断代。或许这是因为他们向君王许诺:道教被广泛信仰后,各路仙尊将赐王永生。

[无价值内容已被删减,如需阅读完整报告请联系lemon博士]

隋朝统一了全国,环境相对稳定。当任牧星重归异学会,计划从国家层面宣布道教为邪教以行举国之力拔除仙族影响。但诸事不顺,最终只是象征性地捣毁了几个岿阳派用来断尾自保的据点。

[无价值内容已被删减,如需阅读完整报告请联系lemon博士]

唐朝开放包容,各个党派均被吸纳进中华异学会。党争激烈,而神官被佛儒道联合打压,龙蛇漠不关心。

[无价值内容已被删减,如需阅读完整报告请联系lemon博士]

那天只见一道金光划开天际,人们看见一个巨影冲向天空,仿佛破碎了空间直杀向天庭,将诸天仙族搅动。苍穹在流血,我们可以确定仙族先遣队完全覆灭,天庭——那座永恒的浮空城,终于化为了废墟。

对于真相,我们一无所知,或许那些僧侣知道些什么。皇帝认定是神官暗中谋划断其登神之路,下令放逐所有神官。(现在看来,或许是泰坦尼娅终于有所察觉,真正隔绝了劫狱者。)直到皇帝冷静,各路神官经过利益交换基本只是遭受贬谪。作为代价,牧星需要成为政斗的牺牲品,永远被朝廷驱逐,沦为五花八门。

[无价值内容已被删减,如需阅读完整报告请联系lemon博士]

[低价值内容已被替代:第五次超自然战争中,神官作为主要参战方大量战死,在最后的现实重构中被波及,从因果律上被不完全抹除,如今仅有因种种原因未参战的极少数神官存活且难以从历史资料上寻得痕迹。]

评语:已阅,狗屁不通。你[脏话删除]的懂不懂报告怎么写?[脏话删除]你还能往报告里飙修辞?你就不能好好说话?最重要的商周你就给我写这么点字?你这是什么态度?我[脏话删除]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在报告里填了一首词上去。报告不是给你卖弄文采或吹嘘你的血统的地方!你可笑的先祖荣光与你并无任何瓜葛!打回!重写!——lemon博士

追加评语:我让你重写啊!你倒是重写啊!整整一周过去了你的报告呢?真以为我拿你没办法是吧?别以为我们拿你没办法!不要逼我现在就去找你啊!——lemon博士


附录CN/2481.6 谈话记录

前言:由SCP-CN-2481身上携带的窃听器记录到的一段对话语音,根据lemon博士指示放入SCP-CN-2481文档中。

此前Site-CN-101的一名员工在某晚SCP-CN-2481完成研究工作后,应Site-CN-101主管Cypherous博士要求带领其熟悉站点。

<记录开始>

男声:其实主管堪称中分楷模,例如你在基金会内网直播他在喝醉后吹自己年轻时单手撂倒三个MTF队员后,他不会把你降为D级,而只是挂在旗杆上一整天而已。由此可见他确实真诚地关爱着每一个站点成员。

SCP-CN-2481:很高兴你还活着。

男声:诶,我表现的有那么明显吗?总之,主管对你入站一周却基本没出过瞭望者号表示担忧,能说说这是为什么吗?

SCP-CN-2481:烦。

男声:懂了,宅是吧。

SCP-CN-2481:我只在梦境的罅隙间行走,谨待沉默窒息喧声。

男声:您真不能好好说话?这样真的不累吗?

男声:好吧,听说你“用心观测宇宙”,为什么还架了台天文望远镜?

SCP-CN-2481:仪式感。

男声:嘶……您能教教我如何公款旅游吗?

SCP-CN-2481:还有恒星光学特征记录整理。

SCP-CN-2481:只是钱而已。基金会不缺钱。

男声:好消息,我刚拿到前年的工资共计一千元。坏消息,绝望顺走了我放桌上的奢侈品娃哈哈矿泉水,要知道平常我买瓶冰露都心疼。

SCP-CN-2481:曾有人虽明知结果,却仍以一代代人的血泪为代价坚守着反抗命运的仪式。

男声:我第一个想到的不是神官而是基金会,这算大逆不道还是自知之明?

SCP-CN-2481:是狄瓦。

男声:我超,精神狄瓦族竟在我身边。

SCP-CN-2481:我赦免无知者的冒犯。

(沉默)

男声:其实我本来想问狄瓦是不是真干碎了仙族来着。交给档案库的文本被lemon那老小子删得不剩啥了。

SCP-CN-2481:喉舌被寂静吞没,亵渎……算了,确实挺累。

男声:我怀疑你之前不能好好说话是在演我。

<记录结束>

附注:相关人员已被Site-CN-101主管Cypherous博士记过处分。


附录CN/2481.7 申请报告

根据SCP-CN-2481提交报告表现出的态度,以及窃听到谈话中暴露的问题。我认为SCP-CN-2481不再适合试行人形异常收编计划。

第一,SCP-CN-2481对狄瓦族表现出高度认同感。虽然检测结果显示SCP-CN-2481不具有狄瓦血统,但其多次在涉及狄瓦的谈话中表现出崇拜和同情。当问及原因时,SCP-CN-2481表示:“一个无比强盛又一次次从历史中归来反抗注定覆亡的命运的民族难道不值得尊敬吗?”

根据进一步研究,SCP-CN-2481的价值观存在严重扭曲,包括但不限于轻视道德而过度注重审美、依据历史文献“史诗感”程度评价历史事件及主要叙述对象等。这导致SCP-CN-2481性格高度偏执,具有较强不稳定性,使性格修正工作将难以进行。

目前解决方案为:组织人员编纂关于基金会的史诗故事以矫正SCP-CN-2481对基金会认知,同时提升其对于基金会的忠诚度。但考虑到SCP-CN-2481负责研究项目的重要性,建议撤销SCP-CN-2481参与《人形异常收编计划》的资格并对其进行重新收容。

第二,SCP-CN-2481极度不配合资料收集工作。其提交的占星术原理基本由毫无意义的修辞堆砌而成,信息量极低。其对于所知历史的报告笔法类似小说,而且除仙族有极少量史料涉及外完全没有资料佐证其真实性。考虑到其提及神官派系在中华异学会占有重要地位,几乎不可能被一次现实重构抹除得如此彻底,该疑点值得我们关注,应当考虑SCP-CN-2481造假可能性。

同时,SCP-CN-2481很可能为凸显其祖先重要地位,故意删去大量重要信息,导致报告内部逻辑不连贯。此行为导致了一位收容主管血压过高,危及相关人员的身心健康,具有一定危险性。

第三,SCP-CN-2481表现出对思想钢印异常的抗性。根据其对于不服从基金会各项安排等表现推测,其可能根本未受到思想钢印影响。这中特例的存在将严重威胁《人形异常收编计划(试行)》的可行性。思想钢印技术仍需进一步完善。

以上因素已在附件中列出详细证据。

考虑到其中存在的不可控因素,建议取消SCP-CN-2481收编资格,对其重新进行收容。

收容,解析,重构。

lemon博士

驳回。

经相关人员检查,SCP-CN-2481在推进人性化收容方面遇到问题均可解决,且所需资金在需求限度之内。现已批准使用一定经费组织人手编写基金会相关史诗故事。其它参与试行思想钢印的人形异常均未表现出思想钢印抗性,暂停《人形异常收编计划(试行)》的提案被投票否决。代替方案为:以SCP-CN-2481为特殊案例,进一步推进思想钢印完善化研究。

SCP-CN-1905相关研究对于基金会舰队有着重大意义,一旦其解析成功,全体舰队的各方面能力均将获得极大提升。SCP-CN-2481的配合是该研究项目的关键一环。其参与该项目后在短时间内取得阶段性成果,故不考虑对其进行重新收容。

同时《人形异常收编计划(试行)》的宗旨除了更高效地利用人形异常隐藏价值外,更重要的是给予人形异常限度内的人权。人形异常首先是异常然后是人,但这不意味着它们不应享有人权。为了常态和帷幕,我们必须剥夺它们的人权,但在这之后呢?它们应当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享受自由。

记住,基金会所行之恶只能是必要之恶。

附注:伦理道德委员会正在严打官僚主义,各部门员工请自觉配合。

收容,解析,重构。

伦理道德委员会


伦理道德委员会在批评员工不讲伦理道德,这是我今年听到的第二好笑的笑话。

最好笑的笑话是基金会觉得洗脑是为了保障洗脑对象的自由。嗯,代词用的还是“它们”。

还有,这个SCP-CN-2481写的报告体小说确实像屎一样。

05-“E”,此处“E”代表“Ethics”


如果我们真能窥见未来,为何又会在因果中纠缠不清?如果未来真是蛇父的梦呓,那么龙母又被置于何地?

群星啊,这最宏伟的艺术在仙族眼中只是无垠的殖民地。这就是为什么先祖能领悟这些奇术至尊意识不到的权能吧。

基金会也一样吧?他们必将在技术狂热中迷失自我。奇术师早已被认可,为什么奇术仍不属于常态?

“霆霓飘霖,星陨如雨”。神话的碎片被洗刷,被死亡。我是星空与黑夜的雨,我是牧霖。

我仍有几千年历史要传唱,背负厚重的丹青独自远行。我须尽史轩未完之志。我须使干涸的血泪之河不被遗忘。过往终究不可细述。

神官名册上被划去的荣耀和责任都将由我承受。仙族的诅咒如今只降临在我身上。

我仍有一场宿命要背负,根植于每一届牧星血脉中的宿命,与宿命决斗的宿命。

群星指引我来此,只为展示一场悲剧,编排一场悲剧。

基金会必将堕落,但我在上层叙事最终宣判之前绝不认输。

即使我知道我将如何悲凄地失败,然后在泥泞中逝去,带着用千百年以血写成的诗——它们没有剩下丝毫痕迹。

父亲,你的诗我早已吟咏熟稔,但始终不敢理解其中所谓自由与幸福。不然,母亲的那只蝴蝶为何也成了囚徒?

面对行将扭曲的巨物强权的烙印,疲弱的我甚至无法产生半点忤逆之念。我只愿能再穿着这套华服,在终末的月光下起舞。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