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500

评分: +181+x


项目编号:SCP-CN-2500 4/2500级
项目等级:Keter ——> Euclid 机密

克拉肯号

根据多方目击证词绘制的SCP-CN-2500形象


特殊收容措施: 2021/03/10更新:

以往收容措施已被归档。

SCP-CN-2500目前已被确信无效化。SCP-CN-2500-Neutra事件后,其与实体「纳吉尔法」均未留存任何仍具研究价值的残骸,因此对于项目本身的研究目前已经宣告结束。

任何仍存在于非异常海水水体中的SCP-CN-2500-1将遵循第14版收容措施中的对策,即于其与海水的边界处创建隔离带,捕捞并收容任何已知曾处于其中的水生生物,并逐步将SCP-CN-2500-1单独收集,并集体蒸腾至气态以将其无效化。

已处于收容中的SCP-CN-2500-2将被继续以非异常水生生物的饲养方式被收容;其收容室中的三具现实稳定锚需每三天检查一次,确认均无故障;若发现其中某具现实稳定锚出现老化或损坏迹象,需立刻向器材部门递交更换申请,若超过48小时无回复则需直接向项目主管递交申请。除两具研究用实体素材外,所有SCP-CN-2500-2-N实体已均被销毁。

Site-CN-100原本用于搁置次要异常物品的杂物仓库已被改造为大型实体收容间,用于收容SCP-CN-2500-3。施加于SCP-CN-2500-3上的休眠类奇术法阵需每周一被重绘一次;同时,处于其所有锚点上的现实稳定锚应随时处于最大出力状态。若被施加于其的奇术法阵与位于其任一锚点上的现实稳定锚中的任何一者失效,则处于其内的意识体将被视为处于收容失效状态,届时基金会内部将视为「HK级镇压封神」情景已被触发,并作出相应对策。对于处于其内意识体的研究申请及原因需提前一星期提交至T4议会,确认必要性后将由其于研究组就研究需求本身单独制定计划。

描述: SCP-CN-2500是一艘自2020年起显现并游弋于全球海域范围内的异常船体。记录表明其通常以一艘木制全帆装船的形象被目击,但因不明原因无法获取除人员目击证词以外的、对于SCP-CN-2500形象的精确记录。项目的具体尺寸未知且无法测定,但有理由认为其具有不小于Royal Clipper号1的尺寸。

记录设备在被用于观测项目外形及内容物时将均出现不同的非异常故障导致无法工作;设备故障不会在SCP-CN-2500单次显现结束后自动复原,且已有记录表明,上述故障从未在项目单次显现结束前被成功修复。未知上述现象被达成的原理,当前认为其为某种现实扭曲效应,但无实质证据支持此观点。

SCP-CN-2500会积极地袭击处于全球范围海域2内的基金会船只3。当符合上述定义的海域内不具有上述船只时,项目的显现时机被认为是随机且不具有逻辑规律的;当任意一艘上述船只进入海域,SCP-CN-2500将立即显现于其目标约50km处并开始其袭击行为。

单次袭击行为中,SCP-CN-2500将高速(≥120km/h)行驶至受袭船只所在处,并展现出凌驾于基金会标准战斗舰船的火力,以及明显不符合其所展现的组成材质的物理强度;已证实当前基金会所拥有的一切攻击手段均无法对SCP-CN-2500造成损伤。

当前记录中,除两起例外外,受袭船只均将被SCP-CN-2500火力瘫痪;SCP-CN-2500随后将缓慢靠近被瘫痪的受袭船只,构成SCP-CN-2500结构的木质板材将扭曲并开裂,以一种形式上类似“咀嚼”的方式将受袭船只的结构撕裂并将其碎片收纳入SCP-CN-2500内部。当其结束上述行为时,项目将立即结束显现,且其于下次显现时的火力及尺寸均将出现永久性增长。SCP-CN-2500的两次袭击行为之间具有至少24小时的间隔。

处于显现状态下的SCP-CN-2500有能力将处于其周围空间内的、具有广义意义上「海水」概念的水体以每分钟约0.1L的速率转化为一种黑紫色液体,即SCP-CN-2500-1。SCP-CN-2500-1不溶于非异常海水;其将具有与非异常水体完全相同的物理性质,但在SCP-CN-2500未处于显现状态4时,其将不会自主扩散于海水水体内。SCP-CN-2500-1的成分当前无法被彻底解析,已知其具有被转化前的所有成分及极高的休谟场。当前认为其并非被直接转化而成,而是在原本水体中添加某种/某些要素而形成的产物。

当SCP-CN-2500处于显现状态时,SCP-CN-2500-1有能力将符合上述条件的水体转化为SCP-CN-2500-1,转化速率与当前水体内存在的SCP-CN-2500-1体积成正比。当SCP-CN-2500结束显现时,其将不再具有此能力;同时,当SCP-CN-2500未处于显现状态时,直接目击SCP-CN-2500-1的人类个体似乎无法分辨其与非异常海水之间的区别,但仍能通过探测休谟场值确认其与非异常水体之间的分界。结合实验结果,确信将SCP-CN-2500-1完全蒸发至气态后,其将不再具有任何异常性质。

当任何水生生物处于SCP-CN-2500-1内时,其均将存活且表现出与处于其原生水域中时完全相同的行为规律,且不会表现出任何不良/排异反应。若任何水生生物被整体浸泡于SCP-CN-2500-1内超过3小时,则其将因未知原因获得低等智能及现实扭曲能力,此时该生物被称为SCP-CN-2500-2个体。SCP-CN-2500-2仍将具有其被转化前的基本性质,其身体结构、摄氧方式及食谱均与被转化前相同;其将仍有能力生存于其被转化前的原生水域内,但其现实扭曲能力及智能将随其浸泡于SCP-CN-2500-1内的时间推移而增长。

当前注意到,一些处于收容之外的SCP-CN-2500-2群体已于其所在的海域内建立了某种权力体系。其中智能最强的SCP-CN-2500-2个体已具有估计相当于13-15岁未成年人类的智力水平。当前认为若任由其发展,则很有可能导致SK级支配地位转换情景;当前尚未发现任何一例SCP-CN-2500-2个体具有相对一般成年人类而言较为流畅的思维逻辑及反应速度。

SCP-CN-2500-1内将随时间推移自然生成一类实体;其整体形似椭圆体肉团,于一端延展出多条触须状结构,同时于平坦处可发现类似肉翼状结构的雏形。当前认为其为SCP-CN-2500-2的某种变体,被编号为SCP-CN-2500-2-N。此类实体在处于SCP-CN-2500-1中时将缓慢成长,逐渐发育出手部、脚部、眼睛及尾状结构。扫描显示其内部于所有成长阶段均不具有任何形式的骨骼及器官,且其内部空间均被与构成其表面相同的肉质结构填满;未知其于先前成长阶段中所发育的部位是否真实具有其功能型。其于下一成长阶段将会于上述肉质结构中成长出类似脑部结构的雏形,检测表明其与人类的脑部结构有相似之处但更为复杂。所有进入这一成长阶段的SCP-CN-2500-2-N个体已被处决并焚毁。

SCP-CN-2500-3指在挪威海底探测到的巨型生物残骸。暂时无法获取其具体数据,但初步估算该残骸可能不低于18100吨。其本身被严重异化扭曲,且处于某种存在不稳定的姿态,有理由认为其随时可能发生未知变化,无法预测其可能发生变化的具体时间点及具体变化。当任何人造设备及人类个体接近SCP-CN-2500-3一百米范围内时,SCP-CN-2500将立即显现并对上述设备/个体展开攻击。该种攻击通常不会对SCP-CN-2500-3造成任何损伤,但在当前记录的所有案例中,其均精确地摧毁了所有符合条件的设备/个体,无论该种设备尺寸及数量如何。

上述现象直接导致了对于SCP-CN-2500-3本身进行内部检测及采样的不可实行性;但对其进行远程表面扫描相对而言仍具有操作性。根据扫描结果所建立的大致模型显示,该个体应为一具物种上与头足类动物类似的异常个体的尸骸;未知其生前具有何种性质,但其尺寸本身即可被视为其异常性质。

SCP-CN-2500-3周围的休谟场在SCP-CN-2500未处于显现状态时具有较高的值。SCP-CN-2500显现时将具有相同强度的休谟值,但与此同时SCP-CN-2500-3周围的休谟场将回归正常值。同时,当SCP-CN-2500处于显现状态时,以它和SCP-CN-2500-3的,内部某点为端的暂未确定宽度/半径的假想带状体空间将呈现高休谟值。

目前有观点认为SCP-CN-2500本身为SCP-CN-2500-3为保护自身而创造出的某种力量投影,而其投影与其本身之间具有某种“连系”或类似的性质。对于项目的研究正在遵循此种观点进行,但尚未发现进一步证据支持此种观点;且因SCP-CN-2500-3所造成的影响远小于SCP-CN-2500本身,将SCP-CN-2500-3重定为该异常主体的申请已被驳回。

Dr. Hurricane于Site-CN-01内进行的「常规概念与意象」讲座节选
音频记录
CN-2500.01



[[记录开始]]

首先我们需要明确的是,当我们在谈论「概念」这个词的时候,在通常的语境下,我们是在讨论一个形而上的东西。这给了「概念」这个名词非常宽泛的概念。它是抽象的,而随着现代社会中各种文学的快速发展,大众对于「概念」这个词的认识也产生了扭曲。「概念」这个词开始被与「意象」混淆,并逐渐被取而代之。

举个例子,我们中国的「凤凰」和「Phoenix」,也就是其他国家传说中的「不死鸟」。许多人在谈论这两者的时候通常会认为它们是相同的东西,「具有相同的概念」,仅仅因为「凤凰」的英文名被错误地与「不死鸟」划上等号;在大多数人的认知中,「凤凰在火焰中涅槃」这一意象与不死鸟的火属性要素、以及其重生的性质具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然而,事实上,在我们与中华异学会交接的资料卷中可以发现,他们早期发现且收容过三只凤凰。根据他们当时的描述,「凤凰」仅仅只是一种习性独特、体型巨大,且能在飞行时令其他鸟类物种下意识跟随其飞行轨迹的异常生物而已。而在异学会之前的异常记录组织、他们更早且无法考据的记录中,凤和凰指完全不同的两只实体,而凤是风鸟。在这三只凤凰处于收容的过程中,其中两只自然死亡了。如你们所预料的,所谓「涅槃」、「重生」之类现象,理所当然没有发生。

但一切从1920年后开始逐渐不同了。仍处于收容中的那只凤凰开始出现转变;无所得知从何而来的温吞火焰开始覆盖那只凤凰的羽毛而它似乎丝毫不受其影响,它的羽毛变得更加赤红,并且,先前困扰异学会良久的、凤凰独特的习性,也在逐渐消失。异学会的档案中详细记录了这只凤凰的变化过程,直到有一天,那只原本和重生毫无关系的巨鸟忽的一声燃烧起来,烈火吞没了它的每一寸皮肤和肌肉,凄厉的嘶鸣直冲九霄。当一切结束后,在那堆灰烬之中,新的小鸟冒出了头来。凤凰,具备了不死的概念。

尽管当初异学会对于凤凰突然出现这些异常性质的原因不得而知,但他们详细的记录帮助了我们还原事实真相。如同你们所猜想的,1920年,郭沫若所著《凤凰涅槃》,彻底在公众之中混淆了「凤凰」与「不死鸟」,凤凰因此被“强行添加”了不死鸟的多个意象,成为了一个……杂糅体。

事实上在这里,「浑身燃火」这一意象即使是不死鸟也不具有,而更像是「朱雀」的;因此可以认为,当「凤凰」这一概念的内涵被不死鸟的意象所侵蚀时,其并非直接将不死鸟所具备的意象“挪”到了凤凰的概念内涵里,而是不死鸟的意象被作为原型,经过公众认知的加工,随后被添加到了凤凰的概念中。这就是我们今天所要强调的一个事实:被人为定义的「概念」本身,是可以被足够庞大的群体中出现的认知扭曲而任意改变的。

好的,后排有人提问。「那么那两只死亡的凤凰怎样了?它们是否具有了相同的性质?如果没有,那么如何证明是『凤凰』这一概念本身被扭曲,而非只发生在那个特定个体上的变化?」

很好的问题,我正要讲到。尽管中华异学会在解散时与我们交接的异常个体中并没有那两具凤凰的尸骸,并且相关记录也被很做作地人为抹去了,但我们还是能在其他卷宗中发现有关它们的蛛丝马迹。简而言之,那两只死去、且已经近乎腐烂成白骨的凤凰,最终在无人干预的情况下沐浴在了火焰之中,新生的个体最终飞出了灰烬,从此不知所踪。在我们后续对其他案例所进行的记录中,同样的结论被证实。死亡的个体,依然逃不过概念本身所产生的改变;换句话说,当一个事物的存在本质被曲解、扭转,生命本身便变得不再是一个限制。

前排提问。「那么凤凰身为神兽遭此转变,没有对现实造成什么大型扰动吗?或者说,如果一个,请允许我用这个词,广义意义上的『神』的存在本质被添加了意象,或者两个不同的『神』的存在被公众所混淆,会发生什么?目前有关于这一点的记录或者资料吗?」

嗯。在目前的案例中,我们仍未遇到,或者说亲历过任何一桩被公众认知为「神」的个体所遭遇的意象碰撞,因此不具备相关的详细资料。当然,这种事情并不是没有发生过。最简单的例子,日本那边的「神佛习合」,以及在一个多世纪前,各国由于外来文化的普及但本土民众受教育度不足等因素,确实发生过数起,两个、甚至多个顶点型多功能实体被公众所混淆的案例。

上述案例无一不产生了巨大的现实扰动,强烈到可以引起CK级世界末日,称得上是名副其实的人类危机。在那几次事件中,当时所活跃的异常社团组织均是拼尽全力试图扭转局面;他们最终获得了成功,以各种方法,但他们自身无一幸免,全部消逝在了历史的尘埃中,彻彻底底,连当时事件记录的痕迹都难以被发掘。

换而言之,我们并不认为,未掌握「神」之间被混淆意象的具体资料这一事实,是一件坏事。

[[记录结束]]



对于SCP-CN-2500本身更多信息的调查行动进度报告
文字记录
CN-2500.02




调查课题:
以Dr. Goldie提出的「SCP-CN-2500-3的实质为操控SCP-CN-2500的中枢」理论为核,进一步证实SCP-CN-2500-3死亡前可能的实际身份,及其于历史上扮演的角色。同时,在可以达到的范围内确认SCP-CN-2500的本质,即其是否确实具有常时性实体、是否确实受到SCP-CN-2500-3影响而形成,等。

调查结果:
结合多方资料查询结果,当前认为SCP-CN-2500-3最可能的身份为北欧传说中的「北海巨妖」克拉肯。其被口口相传的形象即为一只巨大的头足类生物,形似章鱼且一旦出现于公众面前即会对船只进行袭击。基金会北欧分部曾发掘到的前代异常记录组织「冰海联合会」的多本资料卷中,其中一卷记录了相同的信息,可以肯定这一传说个体切实存在,且其确实为公众认知中的「克拉肯」。以下为「冰海联合会」中有关克拉肯的卷宗的开篇导言。

挪威海怪——克拉肯,从古以来笼罩在神秘的乌云中的妖魔。它是无数以海为生的人民的梦魇,以它巨大的体态紧攥着每一名出海之人的恐惧。吟游诗人的古老传说中有它的一席之地,但不曾有人说得明白,这只妖物究竟是否存在。挪威海——这片被海人们视为禁地的海域,即使是风平浪静之时,也因为克拉肯的存在变得暗藏杀机。时至今日,传说陨落,神秘消退。海人们头顶上因克拉肯而聚集的阴云已经不再。挪威海渐渐失去了它恐怖的色彩,在人们的心中回归平凡。但我们仍愿相信如此一头恐惧的化身不会轻易死亡。

多年来历代冰海记录者耗尽毕生心血希冀于目睹克拉肯而不得。而我,我所带领的探索小队,在上一次行动中实现了历代先祖的夙愿。那时我们正痴迷于观察Juptius5,敏锐的Rita发现了远处海面上航行船只后方的阴影。这只传说中的巨妖和伺机而动的海蛇一样善于隐匿。行动前的那一刹那风平浪静,而当那数十条如同耶梦加得一般粗壮而有力的触须跃出水面,一切都业已完结。

当它轻而易举地撕碎了那艘可怜的航船,它的目标后,仿佛是为了小憩一番,它浮上了水面。我们因此得以观察到它的眼睛。那是一颗巨大的蓝宝石,闪耀着天空的光泽。在某一个瞬间,我想我和它的视线被连接起来了。我能够感受到它内心的野性和宁静。它并非人们所说的那样是头妖物。祂是神圣的。

我不禁怀疑,如此一头活着的神话,是否真的会死去。

此卷宗后续内容记录了其所观察到的克拉肯的具体数据;尽管有观点认为「冰海联合会」身为异常社群团体,其必然掌握某些超越其时代限制的科技,但鉴于其所处年代确实相对久远,且其所用标准单位与今日不同,当前认为其所记录的数据并不完全可靠;然而将其卷宗记录数据与对SCP-CN-2500-3进行的远距离扫描大致建模数据相比,其相对偏差不超过5%。尽管SCP-CN-2500-3的数据亦可与其他生物形象进行对应,但确信其与克拉肯具有最多的相同要素;因此可以认为,「冰海联合会」所记录的异常实体「克拉肯」与生前的SCP-CN-2500-3为同一物种。

无法确认SCP-CN-2500是否具有常时性实体。多次探测记录表明,SCP-CN-2500结束显现时,其周围的休谟值将出现瞬时上涨,同时对其结束显现后最后所处地点的检测中均发现了拓扑扭曲的痕迹。这表明SCP-CN-2500的显现并非原先所认为的那样凭空出现,而极可能是某种通过扰动现实而达成的空间扭曲,以达到“瞬间移动”的效果。

尽管如此,数次于SCP-CN-2500未处于显现状态时进行全球范围内探测后,证实无法确切获得SCP-CN-2500于此状态下的所在地;有观点认为SCP-CN-2500可能确实具有常时性实体,但其于结束显现时会将自身转移至一于该基准现实外的所在地。当前无确凿证据支持此观点。

基于以上结论,确信SCP-CN-2500无法被以常规方式进行收容。其通过拓扑扭曲的显现方式使其不可能于物理上被限定于某一地域,且其异常性质将在一艘与基金会有关的船只进入海域后立即被触发。目前认为唯一可达成有效收容、即令其异常性质不再触发的方法仅有一途,即,今后基金会方面放弃所有与海洋有关的探查作业、收容行动或其他活动,换言之,从此刻开始所有与基金会有所关联的船只均不再进入全球海域范围内。这显然不具有可行性,亦并不现实。因此,当前对于其收容方式的后续调研重心将转向如何有效将其摧毁以将其无效化,以及一旦成功达成,其是否有能力自我复原。

获取上述结论的过程中仍具有一定当前无法解决的疑点。例如SCP-CN-2500-3生前极长的寿命成因、其为何于被「冰海联合会」记录与被基金会发现的百余年间突然死亡,其为何于死亡后仍具有高休谟场值(即现实扭曲能力),及其为何有能力转移其现实扭曲能力。

目前,SCP-CN-2500研究组已对上述疑点做出合理猜想,但均无实质证据支持,且研究组认为,于目前项目研究所面对的各种限制下,获得证实或证伪其猜想的实质证据几乎不可能。其对于上述疑点的推测结论已被研究组长总结于下方。

注意

以下绝大多数内容均为主观推测,不具有实质证据支持。但因项目的研究不能被停止而依靠实质证据进行的研究已几乎无法继续进行,以下主观结论将被作为后续研究的基石。


我是SCP-CN-2500研究组的组长,Dr. Wiz。

首先,如同我在顶端的标题栏中所说明的那样,这份报告中几乎均是主观论证。基于已有证据的研究链条已经彻底断裂,无以为继。我们只能做出猜想,并希冀在未来研究的某一时刻,能够找到能证实或证伪我们今日猜想的实质性证据。

如果我们的猜想是正确的,那么最好。如果不是,那么也是必要的挫折。这个项目研究中,来自情报方面的匮乏、来自项目本身的约束,以及时至今日亦如同无根之木难以查证的散碎线索实在太多,根本难以依靠现有那些甚至无法称之为证据的证据拼凑出事件的原貌。

但我可以在此做出保证,我下面所说的一切,是研究组内所有成员均于逻辑上认可的观点,是可以将我们目前所掌握的碎片所拼凑起来的虚构链条。尽管也许听起来诡异且不着边际,但绝非空穴来风。也因此,这份报告中的大部分将会由非专业语言、用词构成。

那么我直入正题。简单来说,我们目前认为所谓的「克拉肯」,也就是SCP-CN-2500-3是一种概念实体。它本身需要某种概念的存在来保证它自身的存活,类似基金会非正式语言中所描述的「信仰神」;它的生命实际上完全是依附于智慧生命的认知和思想。根据北欧传说中「克拉肯」这一实体于记录中通常具有的非必要性船只袭击行为,我们假设SCP-CN-2500-3所依附的概念类似于「人类对于克拉肯的恐惧」,或者也许是更宽泛一点的「人类对于大型头足类动物的恐惧」,或者更加宽泛的「人类对于自身被毁灭的恐惧」。

换而言之,其袭击行为的本质是为了造就、或者说维持公众对其的认知,以使这类概念长久存在。研究组的成员们倾向于第一种,因为越是狭窄的概念越容易消逝。这能够解释为何这一巨型实体盘踞于挪威海这一并不算大的海域至少百余年,但在未造成当地生态严重破坏的情况下保证自身的生存;其食量不大这一理由显然不可信,因此在假定其存活本身并不对进食有必要需求后,上述假设便能被确定。同时,这也能解释它的死亡。

SCP-CN-2500-3的死亡应当确实是如同冰海联合会所述的那样,是所谓「神秘消散」所导致。所谓的神秘消散,事实上就是指当人类整体步入现代社会时,其对于科学、正确性及理性的崇拜覆盖了其对于远古实体的感性恐惧及敬畏,使其认为现代科学暂时无法解释的各类远古实体的实质为未步入现代社会时人类因生活条件低下及知识匮乏而对自然现象进行艺术赋生的结果。这将从源头上直接断绝概念实体赖以为食粮的概念来源,以「克拉肯」,即SCP-CN-2500-3为例,就是它失去了大部分人类对其的恐惧。也就是说,它是失去了赖以为生的养分而死。换言之,它是,饿死的。

我们于多年之内已经观测到多起远古概念实体因此境况而步入自然消亡,以及多例能确定其因此境况而死亡的远古概念实体尸骸。因此我们认为这种案例再一次被发现的可能性并不低,事实上,中等偏高。

我们假定SCP-CN-2500-3是一头因「神秘消散」而步入衰亡的远古概念实体。那么SCP-CN-2500-3当前的存在状态亦可有解。首先需要肯定的是,概念实体自身的休谟值以及其周围的休谟场值不应该与正常值有什么区别。在我们目前所掌握的资料中,概念实体将其生命依附于存在的概念这一现象实际上是不得已而为之;例如其于生理上无法进食、身体内部不具有通常意义上维持生命活动所必需的器官、或者,其所处环境中的食物不支持它的正常进食需求 。我们实际上可以将这视为一种……演化。因为它们无法正常生存,于是把自己与某个难以消逝的东西绑定,这可以算是一种生存策略。换而言之,它们依然只是普通的生物;并不像某些发展出逆模因铠甲的恐龙,概念实体并不应具有“超自然”的能力。

说回SCP-CN-2500-3,其现在的存在状态非常不稳定,以及其周围,在SCP-CN-2500未显现时,具有高休谟场。这里的不稳定事实上只能意会不可言传,很难描述它的确切状态,但如果能亲眼看到录像或者扫描结果就能瞬间理解。如果一定要比喻的话,大概类似一个随时可能坍塌的奇点,就像因为信号不好而时常出现画面扭曲和异常拉伸的老式电视机屏幕。

SCP-CN-2500-3自身的现实非常稀薄;这与上方所述的高休谟场并不冲突,它自身的现实稀薄,但它周边的场值比正常值高。我们不认为这是类似它将自身的现实溢散到了它周边,这没有道理,毫无意义或成因,也无法解释为何SCP-CN-2500显现后其休谟场回归正常值。相比之下,其自身的现实因某种原因被削弱,而在此之后其具有了类似现实扭曲的能力,这一解释可能更能说明问题。

在这个结论之上,我们认为SCP-CN-2500-3可能经历了一场意象碰撞。概念实体这一类别因为本身与这类东西绑定,意象碰撞在这类实体身上发生的概率以及所能够造成的影响要比正常值高得多。如果我们假定它经历了意象碰撞,那么与之碰撞的对象、以及其经历碰撞的时机当前均为未知,但「意象碰撞」确实是多个可能的成因中最合乎逻辑、且能解释当前境况的那个。

对于与之碰撞的对象当前有多种猜想,其中研究组认为最为可能的是在上世纪出现的、于洛夫克拉夫特的新怪谈文学题材小说中所登场的顶点型多功能实体形象「克苏鲁」;即使时至今日,新怪谈题材小说对于大多数人类个体而言依然是一个陌生的名词,「克苏鲁」这一形象更是在大多数知晓该名讳的人类个体认知中被与「章鱼怪物」划上等号。在此认知之下,身为形似巨型头足类动物的概念实体SCP-CN-2500-3被与这一形象混淆并被其意象侵蚀,并非不合逻辑,或者说,概率很高。

与此同时,结合SCP-CN-2500-3周围的高休谟场值有能力被转移到显现的SCP-CN-2500上这一情况分析,我们认为很有可能,当经历意象碰撞时,SCP-CN-2500-3内部产生了某种变化,类似一个不健全但具有现实扭曲能力的意识体,于平时寄宿于SCP-CN-2500-3内,但当SCP-CN-2500显现时便会转移到那里,并仍与2500-3保持一定程度的连系。

换而言之,我们认为,SCP-CN-2500-3主要的异常,除了它不稳定的存在状态以及稀薄的现实指数外,不在于其自身,而在于其内部所可能具有的一些,别的东西。这可以印证上段中的猜想:被描绘为顶点型多功能实体的文学形象成为意象碰撞的其中一方时,会对整个过程产生微妙的反应;不至于失控,但也并非单纯的意象添加,在我们所掌握的有限的此类案例中,总有一些东西在被侵蚀的一方中生成了,与此案件中的情况极其类似。

这是我们所认为能将这一切串联起来的唯一解释,包括SCP-CN-2500的袭击行为、SCP-CN-2500-1和-2的形成,在这个猜想下均可成立。

报告结束。如我先前所述,研究组下一阶段的工作将基于上述推论进行。此报告仅做报备之用,并非正式确凿言论报告;若出现任何问题,应由Dr. Wiz一人负责,与其余研究组成员无关。



SCP-CN-2500研究组成员Millar Thaddeus于个人博客上发布的内容
文字记录
CN-2500.03



最新的分析结果已经出来了。尽管是猜的,但仍能确认一些事情,比如2500的产生基本可以确定是因为意象的碰撞。这几乎印证了我长久以来的怀疑,也就是它本不应该诞生。事实上,在我于基金会内工作的这近百年来,我从未见过这样的状况;或者说,我从未见过这样的状况自然产生。概念与意象的交织、融合与诞生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它需要复杂的步骤、合适的契机、巨量的铺垫,以及对撞双方之间的高度相似之处。

尽管组里分析的结果完全合乎逻辑,但自然发生的意象碰撞造成如此大的影响,乃至产生刻意与基金会为敌的类意识体,这前所未见。这当然有可能是一桩先例,但我觉得不会那么巧合。更何况,以这次情况的复杂程度而言,如果说它是自然产生,那么在技术上而言,这概率很可能不高于自然状态下的无机物中凭空诞生出有机物。

非自然产生,那么势必是人为。结合现在掌握的一切资料,我几乎已经可以确定是谁造成了这一切。

八十多年前,我们为了进行与顶点型多功能实体有关的研究,基金会与一个名叫『地球裨益公约』的组织达成了合作。即使是在当时,这个组织也是臭名远扬;他们是一帮貌似绅士的疯子,如果和他们合作的那方能够始终遵守与他们合约上的内容,那么万事暂且安好;如若不然,即使是因不可抗力不得不打破与他们的合约,他们将会展开惨烈的报复。我到现在也没想明白基金会那时为什么会选择与那帮精神病合作。

当时基金会与他们所达成的合作非常简单,他们向我们提供一只顶点型多功能实体的幼崽用于研究。一只看起来像乌龟的幼崽,我们在研究的时候喜欢叫它「玄武」,尽管它和传说中的那只神物并没有太大的相似之处。公约方面向我们提供这只幼崽时附送了我们一段视频,并对我们说这幼崽的成熟期具有对流体及天候的完全控制能力。

很有趣,因为视频本身其实并不包含什么实质性内容,我们也无从取证公约的说辞,但递交到我们手中的这只幼崽的确展现出了在控制流体运动方面极端特化的能力。于是我们接受了,以「玄武」确实身为顶点型多功能实体为前提开始了研究。当然,这个定义非常模糊,时至今日我们也未能对「顶点型多功能实体」这一大类存在进行完善的定义。每一次我们尝试定义这类存在,总会突然出现一只不符合我们定义的东西来击破我们的认知,我已经,我们都已经……习惯了。

公约给了我们「玄武」,但他们所索取的,我不知道,而时至今日恐怕也没有人知道了。不过我猜,应该是要保持幼崽本身的存活吧;毕竟当时上面极力要求我们寻找能够让其长久存活的方法。但在我们达成所有研究课题后,我们才发现要保持那只幼崽的生命活动,实际上需要无比繁琐的步骤;换一个角度说,如果把它当做一个活体项目收容的话,它的收容难度可能不亚于最近发现的几个烫手的Keter。直白一点,以我们当时的技术,保持那只幼崽的存活几乎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在我们求助多方同行组织、甚至公约本身无果后,那只幼崽死去了。

我们保留了它的残骸,它的血肉、骨和皮。顶点型多功能实体的死亡与一般概念上的死亡有些许不同,他们的生命活动停止,但他们所代表的某些……权能,或者说极端特化的能力,不会随之消亡,而会被禁锢在他们的尸骸上。在上世纪后期我们彻底展开对于意象的研究后,我们才明白手握一具神的骨骸实际上代表了多大的价值。在我们的研究完成后,我们能用这具尸体「附魔」……掌握这具尸骸,等于掌握了无数相同的顶点……神。

至于公约方面。从幼崽死亡直至我们甚至完成了对于意象的研究,他们都毫无动作。我们当时认为公约方面可能对我们网开一面,认为这是必要的毁约而不计较,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但我们也非当时的我们。公约在此时向我们发起挑战,在我看来他们的目的令人迷惑。有些人觉得他们是想要在我们以为一切完备的时候狠狠抽我们的脸,但这和他们一如既往的行事风格不同。打个比方,如果说他们平时对于毁约的反应是如同疯狗一般不咬死不撒嘴,那么相比之下这次可能只是象征性地小咬一口,只会破点皮。2500这个东西尽管内里错综复杂,但其实更像是走个形式,像是做给别人看的。我们全力抗击是一回事,但我不觉得对面确实认了真。

当然。这一切,全都只能建立在这一次真的是公约那帮人在和我们敌对的前提之下。


此文章目前已被于互联网上彻底删除,Millar Thaddeus因其过失行为被降职为三级人员,并被移出SCP-CN-2500研究组;其记忆备份被完整拷贝,以便从中获取对该项目研究进展可能有帮助的信息。对其记忆的整体分析仍在进行中。


相关附件-1
音频记录
CN-2500.04



此类记录被首次发现于Dr. Wiz的基金会公用电子邮箱中,以邮件附件的形式出现,确信与SCP-CN-2500项目有关。其来源不明,无法反溯其发送地点,对Dr. Wiz的审讯及其记忆扫描表示其对此类邮件的来源及其中内容并不知情。此记录为以类似方式收取、且具有类似性质的多份记录中的首份;由于此档案中的附件内容整体以时间排序,因此项目研究组决定此类记录亦将不被整合至单个项下,以方便查阅。

[[记录开始]]

未知女声:哟,我们的大博士来了。几十年没联系,今天贵脚踏贱地啊?基金会的高材生、大博士阿斯塔……[被打断]

未知男声:别说那些废话。

[喘息声]

未知男声:那艘船是怎么回事?

未知女声:那艘船?哪艘船?

未知男声:……装傻对于现在这个情景会有任何推进作用吗?

未知女声:哦——那艘啊!那当然是我们放的了。你们那边不是已经有人猜到了吗?

未知男声: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为什么?

未知女声:什么为什么。

未知男声:我的计划不是进行的很好吗?几十年来,我们一直在进行如何复活神明的研究,已经马上就能取得初步成果了[被打断]

未知女声:算了吧!七十多年了,你们的研究就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连一丁点的实质性进展都没有。呵,要不是你们真的一直像离了水的蛤蟆一样死命蹦跶但真就一点进展也没有,我们还以为你是想糊弄我们。当初和你签订合约的时候,谁能想到你们真的就那么没用。

未知男声:我……

未知女声:滚吧。让你知道也无妨,克拉肯号是给你们的最后期限。如果你们没有办法解决克拉肯号对于你们的威胁,我们只能视作你们不会有能力达成我们之间的合约了。

未知男声:……所以我可以认为你现在是在告诉我2500-3确实是克拉肯吗。

未知女声:我想我不需要说的更明白了。

未知男声:[小声]……神经病。

[开门声]

未知女声:哦,对了,差点忘了。看看这个。

未知男声:什么东西?

未知女声:有些东西记在脑子里是会露出马脚的。所以需要……

[闪光灯的咔嚓声]

未知女声:OK了。拜拜,记得带好你的东西。

未知男声:什么情况?我怎么会在这……

[关门声]

[[记录结束]]


Dr. Wiz向Dr. Kcorena发送的非正式进度报告
文字记录
CN-2500.05



嘿,K。快一个礼拜没见了,上次咱们开会时泡的那壶茶不错,等我过几天忙完手头的活,过去坐坐时别忘了再给我泡一壶。昨天我去了趟墓地,给嫂子扫了墓。我换了盘水果,放了束花,跟嫂子说了,是你让我来的。都挺好的,别挂念。这么多年,你也该走出来了。往好处想,至少Goldie还活着。

唉。言归正传吧。上一次会议中咱们达成共识,认为一般随地能找到的无异常船体理论上没有办法承载现在与我们为敌的那个意识体,是说它所散发的那种叫什么场的强度。必是某艘具有一定异常的船型实体,或者在神话中占据一席之地的东西。我的理解是就类似于收容在咱们这里的那艘纳吉尔法,像它那样在这个基准现实里具有极高的稳定性,之类的。

所以我就顺着这个方向去找。然后大概半个小时前,MC&D方面给我来了电话。说他们几年前拍出去一件藏品,在挪威海底发掘的一艘相对完整的全帆装船的船骸。说是船骸,其实大概就是桅杆断了两根,船舱有点破损;他们当时很轻易地就把它修复了。通过对照它的年代检测结果、表现出的异常性质和发掘地附近的其他出土物,他们确认了这艘船是和纳吉尔法相对的那艘斯基德普拉特尼。

就是那艘神船,在传说里,诸神黄昏的时候,洛基开着纳吉尔法,其他神开着斯基德普拉特尼,最后说两艘船同归于尽了,但实际上一艘也没坏。

接下来的事就还算有趣了。他们说当时把这艘船修复后很快就成功拍卖了出去,以一个极其低廉的价格。拍卖现场就像没人想要一样,只有一个买家在不停加价。他们抱怨了好一阵,说就算是加价,也只是加到了一个比起拍价没高多少的价钱,最后刨掉他们发掘的工费和修复时的花销,这艘船几乎等于没挣。我问他们那最后这艘船是拍卖给谁了?他们说是一个叫晶能协议的公司,他们也没听说过,但看其他人对他们公司代表人的态度来看,似乎在异常社群里还占有一席之地。

顺着这条线索,我们把这个“晶能协议”扒了个底掉。最后发现,这是个皮包公司。背后的所有者,就是地球裨益公约。有趣吧……虽然没有更确凿的证据,但我几乎已经可以肯定现在飘在挪威海上的玩意就是这艘船了。如果不是的话那也太巧合了。克拉肯、北欧传说、全帆装船、挪威海、以及这种级别的船可真的不多……大多数在咱们这个世界里有名有姓的船几乎我们都知道去向,凭空冒出来这么一艘……别跟我说你没起疑心。

对了,联系你一方面是汇报这项最新进展,另一方面是……MC&D要求情报费。这个东西可不是我负责的方面,你还是抬抬手给报销了吧。

那边要求的钱数我已经发到你手机上了,记得给他们打过去。别忘了。


Dr. Eid于Site-CN-95内发表的流动演讲节选
音频记录
CN-2500.06



[[记录开始]]

做我们这一行的,和所谓的「神」打交道。啊,我之后会用这个词,你们以后也可以用。但你们需要知道,我所指的不是……信仰神。顶点型多功能实体不是,信仰神。那是另外的系统,那些实体有Akiva辐射,有所谓的「神圣度」,顶点型多功能实体……没有。

类似牡鹿,顶点型多能实体只是单纯拥有力量,其力量不依靠信仰驱动,但他们一般都比较……傻。信仰神那个体系我没有深入了解,我们也不需要去了解。那是截然不同的运作方式,你们连它们的学名叫什么都不必知道。顶点型多功能实体就够你们学一辈子的。你们只需要知道,不仅是我,当任何顶点多能实体相关的学者在说起「神」这个词时,不是指信仰神,就够了。

那么好,说回正题。我们和「神」打交道,觊觎他们的力量。但切忌将它们视作信仰。这并不是说它们将受到你的什么影响而造成性质变化,而是说你不再能静下心来客观地看待他们。「神」不是什么高高在上的存在。它们是基石,是我们通往更高天堂的踏板。他们是旧时代的残党余孽,是未灭的尘火。他们终究会熄灭,无论是油尽灯枯,抑或被风吹散。而我们所要做的或正在做的,就是熄灭他们,用他们的余烬打造刀,和盾。

在这一前提认知下,自1940年开始,基金会、以及其他各个有名有姓的异常社团组织都不约而同地开始进行对于顶点实体的研习。是的,不止我们一家。我们虽然并非这里发展速度最快的,但却是最稳的;在其他组织争强好胜互相攀比,乃至于自我毁灭时,我们依靠稳步的发展成为了唯一一家稳定掌握着顶点实体相关技术的组织。在这近一个世纪中,很多大大小小的技术成型,其中最值得说道、也就是你们今天所要学习的,器材的「顶点化」。

「顶点化」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实现对顶点型实体特化,也就是,弑神。请各位把目光移到我身后的屏幕上。你们会注意到这是一具保存完好的乌龟骨骸。这便是「Omni」,目前而言,基金会、乃至整个异常社团中所存在并被掌握的唯一一具顶点型多功能实体尸骸,也即,「顶点化」的素材。具体的步骤和细节你们可以看看教辅,我这里长话短说。简单而言,在我们开展了有关顶点实体的研究时,有关概念与意向的研究也在进行。

可能你们听说过「只有同位格的神才能互相伤害」;这种现象在顶点实体之间是实际存在的。它们的身上具备被通常称为「神性」的概念或者意象。这保证了它们不会被其他顶点实体以外的东西伤害;也就是说不管是物理伤害、奇术伤害还是其他任何,全都奈何不了他们。不过,星学院的学者们说他们曾经观测到其他世界的异常社团组织曾经用绝大的火力杀死过顶点实体。但因现在的星学士们只能观测而无法与他们沟通,我们不知道他们究竟是用何技术实现的。所以对我们而言,它们还是除顶点外不可摧。

那么事情简单了。想要杀死他们,只需要成为他们。而这需要一个突破口。「Omni」就是这个突破口。我们以它为基石完成了整个有关顶点实体的研究。在它活着的时候,它没能给我们留下弑神的线索;而当它死了,它成为了我们的刀。在某种奇术法阵的加持下,我们将有能力将「Omni」的一部分与普通攻击器材融合。你们可以看看第3861页的奇术法阵,学过相关知识的同学可能明白它的运作原理,但大部分同学,如果你们选了附魔科才会正式向你们讲解它的详细知识。

在这道「融合」操作后,这攻击器材便具有了「Omni」曾拥有的所有概念、意象,以及特化能力。换而言之,这攻击器材便成为了「Omni」本身,拥有它所拥有的一切,除了思想。顶点实体从此不再是「顶点」;在研究完成的二十年间,我们利用此法杀死了三只顶点实体;但因为某种现在还不清楚的原因,它们的尸体回收失败了。Omni还是我们的唯一,但有它在,顶点实体就不具有威胁。

好问题。素材的用量取决于你的器材体积。举个例子,我手上这把手枪。这个大小的器材,只需要Omni的一根小指就足够。但如果我手上的是一把加特林,那可能就需要它的整条左臂。具体取决于被顶点化后的器材表面的墨斯指数,如果低于380,那么就说明量不够。

好,又一个提问。「为什么顶点化手枪而不是子弹?」事实上两者都可以,但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说的。「顶点化」使用的素材,也就是Omni的骨骼,在事情结束后是可以与器材分离的。这需要用到另一个奇术法阵,具体在教辅第3829页。这个法阵可以让已经被「顶点化」的器材完全回归「未顶点化」的器材与所用素材二者。我说不太好这个究竟是之前那个的特定逆转用法阵,还是单纯的特化时间回溯,但总之,素材是可以回收利用的。如果你顶点化子弹,那这块素材就永久丧失了。没有人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记录结束]]


对于分析及破坏SCP-CN-2500所需条件的研究进度报告
文字记录
CN-2500.07



研究课题:
寻求在不触发SCP-CN-2500异常性质的情况下记录其行动的方式。寻求SCP-CN-2500无法被任何物理及奇术手段损坏的原因,确认其确实具有不可摧毁的异常性质、对其造成损害这一行为本身具有严苛的触发条件,或单纯目前的火力不足。解析处于基金会掌握中的船只型实体「纳吉尔法」,以确认其是否能够被使用于此次战斗中。

研究结果:
通过微调目前目前的个体定向遮蔽技术,并结合专为此新开发出的赋值系统,目前在使用记录设备记录SCP-CN-2500的行动时,可通过将SCP-CN-2500船体本身赋值为于此次记录行为中「不存在」,而变相绕过其不可被记录的异常性质。同时,尽管项目本身被赋值,其所导致的一系列其他行为/现象并不会受到赋值影响。

换而言之,SCP-CN-2500的袭击行为,包括其与基金会船只遭遇、对基金会船只展开攻击、受到基金会船只反击,及吞噬基金会船只残骸的过程,目前均可被改造后的记录设备记录,并用于研究解析用。SCP-CN-2500于行动中的身周场变化同样能以此种方式被记录,前提为记录设备不被SCP-CN-2500的火力摧毁。目前场变化记录设备的派遣与回收比约为300:1。

通过以上述手段得到的多份观测影像与记录数据,确认SCP-CN-2500并非不可摧毁;尽管无法直接观测其外表受损情况,但当使用经由「Omni」,即「玄武」的残骸「顶点化」后的武器对其进行攻击后,可以探测到项目自身现实程度数值于萨沙指数6方面的极微不自然下降。除此方式外,任何攻击方式都未能降低项目的萨沙指数,换言之,未能对项目造成损伤。确信SCP-CN-2500可且仅可被以顶点型多功能实体尸骸「顶点化」后的武器损害。

多次实验后证明目前除大规模杀伤性热武器外的攻击方式,即使于「顶点化」后亦无法造成足以无效化SCP-CN-2500的伤害;但就目前而言,基金会、乃至整个异常社团内均不具有足够的、「顶点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顶点型多功能实体素材。

深层解析实体「纳吉尔法」所拥有的意象后,发现其与其他所有北欧神话相关实体相同,均受到传说本身的影响。即,其为宿命论的实体结晶,北欧传说中的描述、以及人类群体对于该描述的认知将决定该实体的最终结局。对该实体的意象拆解并没有计划中成功,原因之一为其多数意象为在特定条件下表现,而非处于常时性启动状态。因此,对其多数稀薄意象的确认工作难以进行,但可以肯定,目前可以被确认的列表中并不具有战备所需的要素。

在先前所发生的案例对照下,研究组对实体「纳吉尔法」的现有意象进行了高度拆解与重组,最终确认其中新增多个与名称「斯基德普拉特尼」相关。暂且无法确认其具体内容,但结合北欧传说中的描述,可以认为其中之一为「将与斯基德普拉特尼同归于尽」或类似的概念。在缺少信息及可用计划的当下,可以认为其可被视为战备选项之一。

测试后证明对实体「纳吉尔法」进行「顶点化」是可行的。T4议会表决后认为,因实体「纳吉尔法」所具有的异常物理强度、多种可被完全控制的本质促动能力及极有可能可对SCP-CN-2500造成特殊影响的意象加持,在缺乏应对手段的当下,利用「顶点化」后的「纳吉尔法」伺机攻击SCP-CN-2500可能为最好的手段。如短时期内无其他提案,则此决定将被实施。


相关附件-2
音频记录
CN-2500.08



[[记录开始]]

未知女声:哇哦。你们要把那只龟整个融合进那艘大船里啊?这可是个大工程啊,意象融合的对象实体越大失败率可就越高哦。

未知男声:……这用不着你操心。你怎么知道的?

未知女声:嘿嘿。你管我是怎么知道的呢。你们的那些小破事儿还有我不知道的么?更何况我是专门来盯你们这次的事儿的,你们再保密在我这也跟脱光了没区别啊。不过吧……

未知男声:什么?

未知女声:让我猜猜,你们可是在冒着那只龟没办法被回收的风险把龟和船融合的吧?毕竟你们要去拿船撞船,这可说不好谁死谁活啊。万一死的是你们的龟和你们的船……那你们岂不是白玩儿?嘿嘿,是这个理儿吧。

未知男声:……你有话直说吧。

未知女声:有话直说啊……你们已经没有别的能干掉克拉肯号的方法了,对吧。只能赌博,拼这么一把。拼掉了自然好事,拼不掉也就拉倒了。你们也没别的招儿了,对吧?

未知男声:……啧。

未知女声:哈哈,那是我们的胜利啊。就你们现在这两把刷子,干掉克拉肯号就是痴人说梦啊。就算你们知道了那是跟你们的纳吉尔法对应的神船,就算你们洗出了某些看似必胜的因子,我还是看不见你们获胜的可能性啊。准备好支付两笔合约撕毁的代价吧!乐色。

未知男声:你这话信息量不小啊……

未知女声:那可不。你们是在猜,我们可是掌握着全局。来,大博士,给你看个好东西。[翻找物品的细碎声音]

未知男声:啥?

未知女声:看!铁棍!

未知男声:

[闪光灯的咔嚓声]

未知女声:好嘞。拜拜~

[[记录结束]]


Dr. Wiz向Dr. Kcorena发送的消息
文字记录
CN-2500.09



K。我睡不着,我相信你也还没睡着。我想跟你聊聊。

最近这段时间,在我们决定要破坏2500,克拉肯号之后,我一直在想一些事情。有关我们一直在计划的所谓的「决战」,我们究竟有多大的成功率,还有……我们怎么保证事情像我们所想的那样进行。

你看看我们手上现在能出的牌有多少。半疑似确定的2500本体,斯基德普拉特尼;我们手上所掌握的纳吉尔法;通过彻底解析诸神黄昏的进程以及纳吉尔法本身后所基本确定的,两艘船在物理接触后将同归于尽的概念,或者说意象;「Omni」,也就是那只「玄武」的遗骸。还有什么,好像就这些了。

有点少,K。说实话有点少。我们现在就像卡牌游戏里啥卡也没看过就拿着新手套组跟天梯登顶玩家决斗,或者说你明天就要去面试但你完全没办法准备什么一样。对面会出现什么变数我们都不知道,但咱们还是得把能利用的都利用起来。

所以咱们现在计划的大体框架是,在某一时间让牵制舰船集体下水,触发2500的活动,让它显现;然后利用其它船的火力掩护「玄武」尸骸附魔的纳吉尔法,用等格的神性突破它的防御力场;或者说,是用死去的顶点多能实体去碰撞被扭曲为不完全的顶点多能实体的2500,让两个在概念上等同的不完全顶点多能实体的意象相互抵消,做一个减法,在个体与个体的对撞中无效化2500的神性防御,从而使纳吉尔法能够对2500造成物理损伤。掩护的船不在多,在精;保质不用保量,反正量多了也是一起送的更多而已。

但我总感觉有点纰漏。虽然是大体框架,但火力掩护只能保证纳吉尔法不被定位为主要攻击目标,而不能牵制2500本身;我们仍不知道附于2500的那个虚体,如果有的话,是否具有智能意识。如果有的话,那么它可以跑;而我们只有这一次机会。

我在想,也许那些被转化的鱼,SCP-CN-2500-2,能派上用场。也许能利用他们被赋予的现扭能力,在我们需要的时候拧成类似,休谟的「绳」和「墙」……来稳定2500周围的空间,防止它逃离。用于火力压制的船不可能坚持太长时间,因此我是认为用鱼比在船上设置人员要靠谱不少。至少值得一试,有鱼没鱼撒一网。

何况理论上讲,那些鱼们虽然现实扭曲能力可圈可点,但他们并没有智慧到和我们具有对等对话权利的程度……不用担心他们不合作,我觉得大可以试一试。

等你的回信。


Dr. Saboria与SCP-CN-2500-2的通话记录
音频记录
CN-2500.09



备注:此处与Dr. Saboria对话的SCP-CN-2500-2个体为目前已知SCP-CN-2500-2中成长最完善,即最具智慧的个体。因生理限制,此次对话使用心灵传输系统达成;该系统有能力于多个个体之间准确传输思想,无视生理机能的限制。

[[记录开始]]

Dr. Saboria:[[开启静默]] 已成功连线。[[关闭静默]]

Sindo:我是Sindo,这个王国的王!你来此地何事?

Dr. Saboria:我代表陆地上的基金会。来此寻求你们的合作。

Sindo:哼,合作?我清楚的很,围绕在我们王国周围的那些不知所谓的、无法穿越的网,就是你们搞的小手脚!陆地两脚人,还想和我们谈合作?

Dr. Saboria:那件事先暂且不提。那是为了避免更多的陆地人看到你们,认知到你们,好避免他们那脆弱的、对于「正常世界」的认知破碎。[停顿]

Dr. Saboria:我们希望你们能与我们合作对抗某个敌人。

Sindo:敌人?你们的敌人可不一定是我的!

Dr. Saboria:会是的。你们应该也知道时常出现在你们头顶的这艘船吧。我们近日会与它展开一场战斗。这场战斗我们绝不能败,届时我希望你们能够运用你们的能力,在我给予你们信号时对那艘船加以牵制。

Sindo:与船战斗?可笑的陆地人……是哪艘船?那艘出现时会带来紫色的琼浆,沐浴在其中就能够开启智慧的那艘?我有什么理由和它战斗!

Dr. Saboria:就是那艘。我们管你们的「琼浆」叫做SCP-CN-2500-1。

Sindo:你们叫它什么和我有什么关系,笑话。按我看来,我什么都不做才是最好的选择!现在的状态有什么不好吗?

Dr. Saboria:如果你一定要一个理由……你们可以依靠2500-1获得智能和超……鱼的能力,那么别的鱼照样可以。换句话说,如果它继续存在,你的特权、你的能力、你的智慧……有可能在未来被某个你完全不认识的个体超越,它会取你而代之,你到时候……和你手下所统治的这些可怜虫没什么两样。

Sindo:胡说!绝不会有这样一条鱼存在!

Dr. Saboria:真的吗?虽然你游不出去我们的隔离带,但你亲眼见到过有其他鱼游进来吧?

Sindo:……那我们怎样才能相信你?我很清楚我们的地位、我们的特权都是来自于那紫色的琼浆。你要如何保证如果我们结盟消灭那艘大船,紫色的琼浆不会消失——我们不会回归平凡?

Dr. Saboria:我无法保证这一点。

Sindo:什么都无法保证,你拿什么来和我们谈合作?

Dr. Saboria:如果你一定要这么说的话……你很清楚。我们既然设置了隔离带,那么就绝不会让2500-1再次流入你们的领域。即使你不给予我们帮助,你也几乎没有可能再次接触到你们的琼浆。如果我们现在培养一只比你各项能力都高数倍的个体,让他来统治你们,那么会如何?

Sindo:……你们不会这样做的。

Dr. Saboria:如果有必要我们会的。

Sindo:……我可以现在就杀了你。

Dr. Saboria:现在我们是在和你们商议。多一些战友,对我们固然有利。但杀了我确实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这代表你选择了另一边;我相信以你现在的脑子能够想明白。

Sindo:[颤抖] 你在威胁我?

Dr. Saboria:唉。逞能有用吗。杀死你们对我们而言不是问题,但我们相安无事,为何一定要刀剑相向?今天只是谈合作。不要拐得这么大。

[连续且急促的气泡升腾声]

Sindo:[颤抖] 为什么一定是我们?

Dr. Saboria:你们的身份。你们并非人类,或人类的造物。你们是独特的,那艘船会认为你们不是敌人。出敌不意能够造成意想不到的效果。

[连续且急促的气泡升腾声]

Sindo:……你赢了。现在来聊聊计划吧。计划,你们有吧?

[[记录结束]]


事件SCP-CN-2500-Neutra过程记录
视频记录
CN-2500.11



备注: 此记录为无效化SCP-CN-2500作战的全过程。记录视频由附录7中所述技术录制。SCP-CN-2500于原纪录视频中显示为「无」,但后续处理过程中可经由目击人员的回忆与明显的突兀空白判断SCP-CN-2500所处的原方位及其动向。此记录中,「顶点化」后的「纳吉尔法」将被通称为「玄武号」;于其一同下水的十艘船只分别为「牵制船只 1~10号」,简称为「牵制 1~10号」。

此次事件于2021年3月9日正午12:00正式开始,于当日下午1:36正式结束。此次事件后,SCP-CN-2500被确信为无效化。

[[记录开始]]

12:00:00 - 指挥中心全员到齐。记录设备确认无故障。赋值系统开启。远程操控确认可用。通讯系统确认连接正常。

12:10:19 - 包括「玄武号」在内的共十一艘船只被运输至目标地点,并先后下水。搭载于船体中的远程控制系统确认无异常。指挥中心宣布「斩首」行动开始。十一艘船只同时驶出港口,SCP-CN-2500的异常性质被触发。观测到其显现于距下水处约50km处,以约10km/h的速度朝此港行驶,并于10秒内加速至目测约200km/h。指挥中心通知各单位做好应战准备。「牵制 1~10号」开始分散行驶,并始终保持彼此之间具有超过1km的间距。「玄武号」开启「隐形模式」;光学遮蔽系统确认无异常,现实稳定及削减系统确认无异常,存在稀薄化系统确认无异常。

12:25:35 - SCP-CN-2500出现于「牵制 1号」的视野范围内。「牵制 1号」开启力场护盾。观测到SCP-CN-2500第一桅杆的船帆发射出直径极高的明亮激光束,同时于其甲板方位以未知方式发射出8道较细的高能激光射线,从共五个方位分别攻击向「牵制 1号」。同时,项目于同一位置向上垂直发射出多达50余条激光射线,其均落入SCP-CN-2500与「牵制 1号」周围的海面;「玄武号」受到上述射线干扰,无法伺机靠近项目。

12:26:19 - 项目继续以其他牵制舰坐标为目标持续发射激光射线,使其他牵制舰无法及时移动以支援。利用「牵制 1号」自身搭载的奇术攻击模块抵消了来自四个方位的射线,但确认因船帆发射的激光束已超过模块的最大出力,无法利用等量攻击抵消。力场护盾被提升至过载,「牵制 1号」随后被光束吞没,与「牵制 1号」的远程链接被切断。

12:37:28 - 光束攻击停止。恢复与「牵制 1号」的远程链接。确认力场护盾模块彻底损毁,同时船体本身出现多处重大损伤。SCP-CN-2500缓慢移动至「牵制 1号」旁,于其甲板方位以未知方式延展出多条类似头足类生物的触须结构。项目利用上述触须结构缠绕住「牵制 1号」并施加压力。一号牵制船上搭载的所有模块均于同一时间彻底失效,随后船体本身被SCP-CN-2500压碎并撕裂为碎片。SCP-CN-2500并未“吞噬”船体碎片;其立刻开始加速,并以「牵制 6号」为目标行驶。

12:45:28 - 指挥中心达成共识,单艘牵制舰无法为「玄武号」创造有利条件。指示「牵制 9号」、「7号」、「10号」与「6号」汇合,共同为「玄武号」创造撞击SCP-CN-2500的机会。「玄武号」移动至四艘牵制舰组成的集团附近,避免再一次被战斗时的余波阻碍。

12:50:19 - SCP-CN-2500到达「牵制 6号」所在方位。四艘牵制舰瞄准项目火力全开进行压制。SCP-CN-2500未进行任何防御措施。牵制舰的攻击形成的视觉屏障遮蔽了项目数秒;当项目再次变得可观测后,此轮攻击被证实并未对其造成任何损害。此时SCP-CN-2500的船身散发出淡蓝色光芒,并隐约有某种粒子状物体环绕盘旋于其周围;其周围的休谟场值迅速攀升。所有船只均开启最高档级力场护盾及现实稳定锚。

12:51:25 - SCP-CN-2500发出高频闪光,并以其为中心散布出一环状冲击波。距离项目较远的牵制舰「2号」、「3号」、「4号」、「5号」与「8号」瞬间与指挥中心失去联系。「8号」牵制舰因未知原因从内部爆炸;「3号」牵制舰因不明原因以自身及「牵制 5号」为目标倾泻火力并先后击毁了「5号」牵制舰与其自身。剩余两艘牵制舰的整体结构均被扭曲至破碎。确认距离SCP-CN-2500较近的四艘牵制舰亦被影响,但不严重;其攻击模块多数损毁,力场护盾与稳定锚系统未受强烈影响。「玄武号」受其影响与指挥中心短暂失联了14秒。

12:51:31 - 指挥中心判断剩余四艘牵制舰已无法正常完成任务,遂令Dr. Saboria指示Sindo率领SCP-CN-2500-2对SCP-CN-2500进行现实禁锢。

12:55:28 - SCP-CN-2500船身周围的空气中凭空出现多个表面覆盖火焰的奇术光弹,并高速攻向四艘牵制舰。「牵制 6号」与「9号」共同构筑防御术式,但因强度不足导致三枚光弹突破防御术式后击中并炸毁了「牵制 6号」。在此过程中,「玄武号」多次尝试高速撞击SCP-CN-2500,但每次尝试均以被某种弹性力场“弹回”告终。

13:00:16 - SCP-CN-2500-2成功于SCP-CN-2500周围构筑起禁锢场。SCP-CN-2500尝试高速移动,但始终被困于禁锢场内。其结构随后于短时间内扭拧并消失于禁锢场内,并随后瞬间出现于「牵制 10号」的所在地。其再次延伸出触须结构,并于数秒内破坏了「10号」的整体结构。SCP-CN-2500-2于此时快速构筑了多个禁锢场。

13:02:47 - SCP-CN-2500整体外观色调开始由明到暗不断变化。其再次散发出淡蓝色光芒,但此时并无粒子状结构环绕;其周围的休谟场值攀升至无法测量。其随后开始缓慢升至空中,色调变化愈发快速。尽管此时设备并未检测到任何异常声响,但所有观测现场的人员均称「听到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数道淡蓝色环状波纹以SCP-CN-2500为中心于空中延展,粗略估计其范围可能覆盖整个挪威海。

13:03:12 - 挪威海中的水体开始经历失重,即所有水体开始缓慢地向空中上升。所有失重水体呈现出以SCP-CN-2500为中心凝聚成球体的趋势;SCP-CN-2500-2群体于此状况下急于自保,无法再次发挥作用。「玄武号」及其他两艘剩余牵制舰随着水体一同经历失重效应,向空中上升。

13:03:25 - 「玄武号」操控小组成员于此时因未知原因集体失去意识。因各个操控小组均位于不同隔间内等待指挥中心指令,因而未被第一时间发现。对后续文件进行对比工作后,方确认该时间节点。

13:04:39 - 由「玄武号」内部传来一声清脆的啸叫。所有正在经历失重效应的水体均停止上升。上述所有水体随后均以极缓慢的速度开始下降,并回归原位;检测表明,此时的「玄武号」具有极高的休谟值,同时其周围出现了微量的Akiva辐射。海水水体的下降持续了数分钟;海平面回归本来高度后,整个挪威海表现出了完全平静,即没有任何波涛及波纹的姿态。

没有人曾预料到这次交锋。我们从未意识到顶点型意识体可能具有比实体更加宽泛的能力;我们以为将海水转化、并在其中赋予生命智慧、并孕育异常实体已经是它身为顶点级意识体所能做到的一切,但我们错了。现在看来,那可能只是它不由自主地泄露的、它的本质;文学作品中,来自异界的顶点型生命体对于我们这个世界无意识间造成的影响,就是类似那样的东西。

这并不是它的能力本身。甚至我们现在猜想,它将挪威海、以及海面海底还有海水之中一切的事物升至天空之中的这一行为,很可能也不是它唯一能做到的事。如果它真的能熟练运用多个改变战斗环境的技能,并于其中自由切换,那么它将永远具有主场优势;如果不是「Omni」的一声嘶叫,我们剩余的牵制用船首先将毫无疑问得全军覆没;真的继续缠斗下去,我们毫无胜算。

但,「玄武」的那一声嘶鸣如同黑暗中的光芒。这是它完全自主的行为;无法理解这是顶点级实体间的争斗本能或是什么其他的东西,但在我看来,它完全是「下意识」发出的这声鸣叫。转折来的太快,我们甚至都来不及反应;错愕的表情挂在我和当时所有同僚的脸上,说不清到底是仍因为「克拉肯号」的行为而感到绝望,还是因为「玄武号」的那声啼叫而震撼。

那声鸣叫在通讯器中形成了空灵的回响,久久不散,敲击着每一个人的心。这让我回到了八十年前。那时我们依然年青,「玄武」依然活着。那时的我们还没有将这头小龟视为纯粹的工具;不如说,在我们确认以当时的资源状况「玄武」注定要死亡时,研究组中没有一个人没有流下泪水。八十年过去,沧海桑田。它的一声嘶鸣打断了海水的上升,同时昭示了它虽身死,但灵性长存。

~ Dr. Kcorena,2021/03/10

13:08:28 - SCP-CN-2500随后高速坠落至海面,正对「玄武号」的船头。「玄武号」随后于瞬间加速至60km/h,冲撞向SCP-CN-2500。「玄武号」的船头成功击中SCP-CN-2500的船侧,对其造成了严重损伤。构成两艘船只船体的板材立即开始活动、开裂,并插入彼此的缝隙之中。两艘船开始缓慢地纠缠、抵消,如同两只巨鲨不断吞食彼此;构成两艘船船体的板材体积于纠缠过程中不断缩小、消失。

13:09:20 - SCP-CN-2500的主桅杆断裂。其开始无规律地于挪威海面上进行空间跳跃,并以包括光弹、触须、激光束、现代热武器等各种攻击方式试图损毁「玄武号」并脱离其纠缠,但均告失败。

13:12:07 - SCP-CN-2500停止了一切抵抗行为。

当时在我面前的显示器中,记录的是「玄武号」的背影。我眼见着它义无反顾地撞向停滞的「克拉肯号」,没有丝毫犹豫。当时的我并没有太大震撼;我以为它仍处于控制组的操控下,仅仅是机械地执行指令,刚刚的神之一手只是昙花一现。

现在想来,它分明是明白了自己的结局,但仍选择了与克拉肯号同归于尽这条最终的路。回看录像时,恍惚中我产生了错觉;我好像看到了「玄武号」的脸。就像Annihal,那个烈焰飞腾的夜晚,她冲进那个摇摇欲坠的废墟中去寻找我们的女儿。这艘船有着和她当时一样的眼神。

我想我现在能够理解「冰海联合会」残卷中,克拉肯卷的导言了。是,神圣的。

~ Dr. Kcorena,2021/05/21

13:29:22 - 「玄武号」与SCP-CN-2500的纠缠结束;两艘船几乎互相完全抵消,并彻底消失。此时海面上仅余多块船板碎片,均可被记录设备直接记录,无需赋值;无法分辨其原本归属。位于战场附近的监测设备显示项目与「玄武号」均已于概念上被摧毁。派遣至SCP-CN-2500-3附近的小型检测设备未触发SCP-CN-2500的性质,确信项目于此时已被无效化。

13:31:19 - 指挥中心发布指令,指示扫尾小组开始进行探测及回收工作。

13:32:04 - 探测到SCP-CN-2500-3周边的休谟场值瞬时上升,及其内出现高频意识活动。指挥中心发布「镇压」计划开启指令。

13:33:45 - 位于挪威海及SCP-CN-2500-3正上方的运载直升机开始盘旋,逐个释放搭载于其上的七个现实稳定锚。现实稳定锚进入挪威海水体。经由指挥中心远程操控,一搭载滞空型奇术触媒的小型设备开始于SCP-CN-2500-3正上方的水体中绘制六边形强制休眠类奇术法阵。

13:33:52 - 于水体之中快速下落的稳定锚同时穿过奇术法阵的七大锚点,落于SCP-CN-2500-3周围的同时将法阵施加于其上。SCP-CN-2500-3内出现巨大的意识波动反应,同时其休谟场值快速反复变化,但均未超过现实稳定锚的出力效果。

13:34:06 - SCP-CN-2500-3的休谟场值回归正常。确认其内意识活动频率归零。「镇压」行动结束。

13:34:32 - 观测到「玄武号」与SCP-CN-2500的纠缠点出现休谟场值的瞬时上涨。指挥中心通知各单位做好二次应战准备。除一块较完整的碎片外,海面上剩余的船板碎片与已沉入海底的一些船体残骸开始自主升至空中,并开始以仍漂流在海面上的碎片块为中心顺时针缓慢盘旋。

13:34:56 - 船板碎片开始向中心聚拢;当其彼此产生物理接触时,所有碎片迸发出了亮度极高的白光。

13:34:58 - 白光消散。观测到一白色光球以未知原理漂浮于上述碎片正上方的空气中。

13:35:09 - 光球破裂,其内容物表现为一小型龟类个体。个体缓慢下落,并最终落于上述碎片块上。

13:35:21 - 个体发出啼叫,以其为中心半径3米的海面被瞬时替换为冰层。后续检测表明此时产生的冰面厚度约有60cm。个体于此行为后进入了疑似休眠状态,并随后被成功收容7

13:35:58 - 收尾、回收及探测工作全面告终。事件SCP-CN-2500-Neutra正式宣告结束。

[[记录结束]]


相关附件-3
音频记录
CN-2500.12



[[记录开始]]

[频繁的踱步声]

未知男声:……所以事情算结束了?

未知女声:嗯哼,结束了呀。不然你还想怎样?我们不是不可以算你没有达成合约哟。毕竟新生的龟是杂烩了这次事件中的所有意象而形成的新神。不过当初你我签订那第二份合约时,你用的是「复活那只玄武」这种模棱两可的词,我们决定这次放你一马。

未知男声:……放我一马?说得好听。你们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

未知女声:是呀。你们为了获取对抗克拉肯号的力量,只能把龟的尸体整个与纳吉尔法融合,在激——烈的碰撞中,龟就会复活啦!当然,复活的也可能是克拉肯。但那只能说明你们命里该绝,倒霉催的,运气实在太差。概念碰撞的产物再次进行碰撞就能超脱生死的界限,我们的大博士阿斯塔尔不会不知道吧?

未知男声:……啧。你今天怎么这么恶心。

未知女声:呵呵。顺带一提,好好照顾那只新生的龟哟。「地球裨益公约」与你们SCP基金会在这件事上的第一份合约,从现在起正式重生效了。如果这一次你们还不能保证那玩意的存活。

[金属被压扁的声音]

未知女声:可再没有那么好的机会能补救你们的愚蠢了。

[木板与金属摩擦的声音]

未知女声:来,看这儿。

[闪光灯的咔嚓声]

[[记录结束]]


Dr. Wiz与Dr. Kcorena的通信记录
文字记录
CN-2500.13



别来无恙,K。你应该也接到消息,2500这个项目本身所引发的事件已经基本告一段落了。接下来我们的工作大概是清除剩余的2500-1,以及捕杀或者,收容,剩下还在逃的2500-2。主要看下一次T4的表决结论,和这个表决结论递到O5-9那里时的反响如何。这可能会花很长一段时间,毕竟针对这种个体去留的决议程序比较复杂,先把2500-1清理干净就没事了,那些鱼一旦没得增生和成长就屁用没有。

嘿,基金会的这官僚作风,什么时候能改改。要我在上头就直接下令把这些玩意杀干净了。

不过,啊,反正,我们终于能歇歇了。这段时间真的是焦头烂额,但好在我们解决了这个大麻烦。基金会的历史上又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你我都名垂青史。

但还有一些问题,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你也知道,我们在整个项目调查的过程中一直缺少实质性证据。几乎每一个关键的发现,或者说转折点都是靠“猜”来推进的。我们“估计”2500-3“应该”就是克拉肯,用“最可能”的、克拉肯与克苏鲁的意象碰撞为基制定了后续的所有研究和计划。

“觉得”2500的本质“应该”是斯基德普拉特尼,“相信”纳吉尔法被洗出了同归的概念。但后续证明我们“猜”的都是对的。实质性证据没找到,但顺着这条路走就真对了。真就这么巧吗?这可不是四个百分之五十,你应该明白,这是四个百分之不知道零点几,我们在赌我们走的路是对的,而我们赌对了。

但在概率上讲,就我们所经历的这些而言,我们几乎不可能赌对,更别说赌对四个。

想一想,K。想一想。你也许能理出个头绪。

我是想不通,也不敢继续想。如果我们所做的一切,甚至包括我们的猜测和臆想这种根本无法确定的环节都是别人计划中的一环。那我们的抗争究竟有什么意义?

你知道吗,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K。梦见无数的骷髅在朝我嘶吼。没有一个完整的。有的缺了半边脑袋,有的断了两只手臂。有的干脆拦腰折断,中空的骨骼里流出黑色的血。他们的眼睛里冒着火焰,身后是无尽的浓雾,湿冷、渗髓。他们冲我喊着叫我偿命,要我「遵守约定」;他们大喊,要不是因为我的无能,他们现在本应在自己的家里和他们的父母、老婆和孩子吃着团圆饭,而现在他们只能呆在这阴寒的沼泽里了此余生。

喊着喊着,他们的样子变了;他们变成了小韩、老郭,还有那个之前天天跟咱们插科打诨蹭你饭吃的熊胖子。他们都是因为2500的袭击惨死在那船肚子里的人。他们叫着要我偿命。我躲闪,但一个趔趄跌进了沼泽,四肢都被黏住了;就像是有人抓着我的手脚一样,怎么挣脱也挣不开。熊胖子笑得很扭曲,他一把把他的胳膊拧了下来,森白的骨刺直扎向我的眼睛。

就在那骨刺刺进我脑袋的前一瞬间,我醒了。打开窗户,天刚蒙蒙亮。正在站点草坪上剪草的老何冲我招了招手。什么老熊,什么小韩、老郭,全都没了。但……唉。

我很害怕,K。我真的很害怕。

~ Wiz Astal


别太紧张,Astal。给自己放个假,我相信你这种怪梦在你去马尔代夫海岛游一个月后肯定不会再有了。

~ Kcorena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