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510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top-bar .close-menu {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z-index: -1;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supports selector(:focus-within)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z-index: -1;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root {
    --timeScale: 1;
    --timeDelay: 0s;
}
 
/* Converting middle divider from box-shadow to ::before pseudo-element */
.anom-bar > .bottom-box { box-shadow: none!important;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position: absolute;
    content: " ";
    width: 100%;
    height: 0.5rem;
    background-color: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transform: translateY(-0.74rem);
}
 
/* DIVIDER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animation-name: divide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74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32,.38,.39,.94);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CLASSIFIED LEVEL BARS */
div.top-center-box  > * {
    animation-name: ba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3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4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4) { animation-delay: calc(0.6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5) {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6) { animation-delay: calc(0.9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 TOP TEXT */
div.top-left-box, div.top-right-box {
    clip-path: polygon( 0% -50%, 150% -50%, 150% 100%, 0% 100%);
}
 
div.top-left-box > *, div.top-right-box > * {
    position: relative;
    animation-name: bottomup;
    animation-duration: calc(0.6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
 
/* CONTAINMENT, DISRUPTION, RISK CLASSES */
div.text-part > * {
    clip-path: polygon( 0% 0%, 100% 0%, 100% 100%, 0% 100%);
    animation-name: expand2;
    animation-duration: calc(0.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ext-part > :nth-child(1) {
    animation-name: expand1;
}
div.text-part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ext-part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ext-part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8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main-class::before, div.main-class::after {
    animation-name: iconslid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8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BOTTOM TEXT */
div.main-class > *,  div.disrupt-class > *, div.risk-class > * {
    white-space: nowrap;
    animation-name: flowIn;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2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
 
/* DIAMOND */
div.arrows {
    animation-name: arrowspin;
    animation-duration: calc(0.7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quadrants > * {
    animation-name: fad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3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1.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op-icon, div.right-icon, div.left-icon, div.bottom-icon {
    animation-name: nodegrow;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1.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diamond-part {
    clip-path: polygon( -10% 0.37%, 120% 0.37%, 120% 100%, -10% 100%);
    animation-name: diamondBorde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8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32,.38,.39,.94);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will-change: box-shadow;
}
 
/* MOBILE QUERY */
@media (max-width: 480px )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display:none;
    }
    .anom-bar > .bottom-box {
        box-shadow: 0 -0.5rem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important;
    }
    div.top-center-box  > * {
        animation-name: bar-mobil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9s * var(--timeScale));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3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4) { animation-delay: calc(0.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5) {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6) {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
 
/*--- Motion Accessibility ---*/
@media screen and (prefers-reduced-motion: reduce) { 
    div.anom-bar-container { --timeScale: 0!important; }
}
 
/*-------------------------*/
 
@keyframes divider {
    from { max-width: 0%;  }
    to { max-width: 100%; }
}
 
@keyframes bar {
    from { max-width: 0%; }
    to { max-width: 100%; }
}
@keyframes bar-mobile {
    from { max-height: 0%; }
    to { max-height: 100%; }
}
 
@keyframes bottomup {
    from { top: 100px; }
    to { top: 0; }
}
 
@keyframes expand1 {
    from { opacity: 0; clip-path: inset(0 calc(100% - 0.75rem) 0 0); }
    to { opacity: 1; clip-path: inset(0); }
}
@keyframes iconslide {
    from { opacity: 0; transform: translateX(-5rem); }
    to { opacity: 1; transform: translateX(0); }
}
 
@keyframes expand2 {
    from { opacity: 0; width: 1%; }
    to { opacity: 1; width: calc(100% - 0.25rem); }
}
@keyframes fade {
    from { opacity: 0; }
    to { opacity: 1; }
}
 
@keyframes flowIn {
    from { opacity: 0; transform: translateY(20px); }
    to { opacity: 1; transform: translateY(0); }
}
 
@keyframes arrowspin {
    from { clip-path: circle(0%); transform: rotate(135deg); }
    to { clip-path: circle(75%); transform: rotate(0deg); }
}
@keyframes nodegrow {
    from { transform: scale(0);}
    to {  transform: scale(1);}
}
@keyframes diamondBorder {
    from { box-shadow: -0.5rem -20rem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
    to { box-shadow: -0.5rem 0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
}
:root {
    --posX: calc(50% - 358px - 12rem);
}
 
/*--- Footnote Auto-counter --*/
#page-content {
    counter-reset: megacount;
}
 
/*--- Footnote Superscript Number --*/
.fnnum {
    display: inline-block;
    width: min-content;
    text-indent: calc(-1% - 0.1em);
    overflow: hidden;
    line-height: 83%;
    text-decoration: none;
    font-weight: bold;
    font-style: initial;
    color: transparent;
    position: relative; top: -0.25em; font-size: 82%;
    padding: .15em calc(.21em - 0.4px) .12em calc(.11em - 1px);
    margin-left: -0.06em;
    margin-right: -0.25em;
    counter-increment: megacount;
    user-select: none;
}
.fnnum::after {
    content: "" counter(megacount);
    color: var(--fnColor, #E6283C);
}
.fnnum: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cursor: pointer;
    background-color: var(--fnColor, #E6283C);
}
.fnnum:hover::after { color: white; }
 
/*--- Footnote Content Wrapper --*/
.fncon {
    position: absolute;
    right: calc(var(--posX) + 80px);
    line-height: 1.2;
    padding: 0.82rem;
    width: 10.3rem;
    background: white;
    border: 2px solid black;
    font-weight: initial;
    font-style: initial;
    text-align: initial;
    pointer-events: none;
    opacity: 0;
    transition: opacity 0.15s linear, right 0.3s cubic-bezier(.08,.72,.5,.94);
    z-index: 9;
}
.fnnum:hover + .fncon {
    opacity: 1;
    right: var(--posX);
}
.fncon::before {
    position: absolute;
    top: 0; left: 0;
    transform: translateX(-52%) translateY(-55%) scale(1.15);
    background-color: var(--fnColor, #E6283C);
    color: white;
    content: counter(megacount);
    font-size: initial;
    font-weight: bold;
    font-style: initial;
    padding-left: 0.32em; padding-right: 0.32em;
    padding-top: 0.18rem; padding-bottom: 0.08rem;
}
 
/*--- Mobile Query --*/
@media only screen and (max-width: 1279px) {
    .fncon {
        position: fixed;
        bottom: 1.3rem;
        left: calc(11% - 50px);
        width: 70%;
        transition: opacity 0.15s linear, left 0.3s cubic-bezier(.08,.72,.5,.94);
    }
    .fnnum:hover + .fncon {
        left: 11%;
     }
}
评分: +224+x

你检查了一下家里的库存,却再也找不出什么能够用来充饥的东西。而你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听到任何人的声音,一种不好的预感在你心里产生。

做足了心理准备,家门被一脚踹开,你稍加思考便大胆走出。天色看起来很黑,周围的路灯忽明忽亮,灰白色的灯光令你心悸。大街上横七竖八地躺着残肢碎肉,你甚至看不到一具完整的尸体。腐烂死亡的气息夹杂着阵阵冷风刮过你的脸颊,就连那刺骨的寒意也是断断续续。

经过一个曾经的连环车祸现场,灰色的指示灯仍在闪烁,现场的汽车残骸已被清理得七七八八,但是事故的痕迹依旧存在。地面上布满黑色的油漆,仔细一看,竟是早已干涸的血迹。而你莫名想到那些早在这之前就死于非命的人们,心中甚是诧异。

顶着强烈的生理排斥,你走在大街上四处张望,却看不到哪怕一个活人,目力所及之处只有废土般的城市废墟。身体情况的恶化令你感到无力,记忆在脑海中回转,回到你申请休假的第一天,从那一觉醒来开始你便失去了对色彩的感知,眼前的一片黑白灰便是世界展现给你的真实之相。

在你查看手机之前,网络就因为承受不了巨大的数据流量而陷入崩溃。在尝试连接局域网无果后,你打开了电视。所有的电视台都在直播着新闻频道,上面那刺眼的大字让你产生警觉。


全球通报


所有人立刻以最快速度准备好足够的补给并回到居所,将门窗全部封闭后原地等候消息。等待期间禁止与外界进行任何形式的互动。

看到那个显眼的三箭头标志,你再蠢也明白了,这不是给你休假的时候。你拿起证件准备出门,却在门边被外面的一阵阵爆炸声和惨叫声逼回。外面的喧闹持续了一段时间,而后陷入沉寂。当你再次打算推开门出去时,门已经从外面被强行堵上了,在这时候你才开始后悔安装了防盗窗。手机里依旧没有网络,无法和任何人取得联系;检查了一下家里面的库存,你开始庆幸自己以前养成的囤货的习惯。

令人感到诧异的是,从那时候起,基金会就再也没有向外界发送过信息。

你找了一辆车,用你自己的方法给车点了火。街上并没有人,所以你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决定车速。残破不堪的路况令你的胃里翻江倒海,每隔不久都要停下车呕吐一次,直到吐得连胆汁都不剩。在路边早已被洗劫而空的小卖部里,你找了几个面包和一瓶水来充饥,味道比想象中的要好。

你将车停到了Site-01大门口的空地上,不同以往,没有安保人员来查你的证件和车辆。你疑惑着走进设施,这里早就不同往昔。设施内的自动化运行系统依旧在有条不紊地维持基本运作,但映入你眼帘的是一具具同僚们的尸体。办公室,餐厅,包括休息室都是,而他们头部的大洞向你说明了死法。

你从地上捡起一把手枪,上好子弹拿在手中。而这没有给你带来任何安全感。你轻声行进于设施内,大部分生物类异常的收容间的门都被打开了,而里面收容的异常项目早已失去生命体征。你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也没想过这个问题。在一个转角处,一只巨大的爬行动物伏在你面前不远处。

强烈的恐惧令你想要转身逃跑,而有什么东西绊了你一下让你向后摔倒。你一屁股坐在地上,却发现眼前的那头该死的爬行动物没有任何反应。壮胆走上去查看,其生命体征也已消失。

天,天哪……

此刻你没有犹豫,转身就跑,经过一个又一个拐角,经过了一个又一个你原本没有权限进入的地方。而在道路尽头,值班警卫的尸体已经开始腐烂。你直接从他身上跨过,一脚踹开了早已劣化的大门,眼前的一幕让你心里那一点点可能的希望尽数破碎。

十三位监督者的尸体工工整整地坐在会议室内,桌上放着两把手枪,而他们头上孔洞的血液早已干涸,地面上早已凝结的血液在白色的灯光下显得特别刺眼。

Site-01的自动化运行系统检测到人员进入会议室,计算机的屏幕亮起。

SCP-CN-2510


项目编号:SCP-CN-2510

项目等级:Eparch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人员应尽一切努力阻止SCP-CN-2510的发生。若相关事态已严重到无法逆转,基金会应寻找让人类幸存者重建现代文明并继续发展的道路。在收容过程中应考虑到一切可能性。

项目的真实性质仅允许5/CN-2510级人员知晓,应对权限不足且推测出SCP-CN-2510真实性质的成员进行靶向记忆删除。为避免文件通过任何形式地泄露,数据库内该项目的档案表应替换为一个写着SCP-CN-2510的错误占位符。

与SCP-CN-2510相关的任何事件或线索都应记录在本文档内,并对执意发动SCP-CN-2510的人员予以处决。

描述:SCP-CN-2510为所有已知和未知异常完全无效化的未定义现象。由于SCP-CN-2510从未发生,因此无法得知有关于SCP-CN-2510的详细信息。以下是关于SCP-CN-2510的推测。

  • 由战术神学部和记录信息及安全管理部的调查结果可知,至少有二十个能够引发SCP-CN-2510及项目相关事件的敌意或非敌意存在。
  • 因SCP-CN-2510在实际发生之前仅属于一假想现象,收容措施从严格意义上看不可能完整。
  • 从长远角度考虑,基金会必须时刻主导对异常的处置权限。
  • 在事件发生之前仅考虑收容成本最低的收容措施。
  • 若SCP-CN-2510于基准现实内发生,没有任何逆转该事件的可能性。

需注意的是,模拟出的所有关于SCP-CN-2510的发生原因都与已知K级情景无关。因此不建议从K级情景的角度预设可能的情况。

附录CN-2510-1:有关于危害性异常的处决条例。

我们为什么会如此致力于收容异常?

基金会在之前的发展过程中尝试处决过许多异常项目,通过上述行动,我们能够得知处决异常并不是唯一的道路,因为有更加合适的方式进行处置。绝大部分被认为可能具有高度危害性的项目,收容突破可能性也已无限趋近于0。对于绝大部分异常来说,只要维持当前收容措施,便能进行长久且无风险地收容。因最近未经授权处决异常的违纪现象明显增多,监督者议会已决定否决掉所有已提交的有关处决异常的书面申请。

我们是基金会,我们冷酷但并非残酷。若有非基金会人员胆敢从中干涉此事,基金会全体成员都有发动从警告至致命武力的自由裁定权。请时刻记住我们的格言。

-O5-13,自今日起

附录CN-2510-2:在一次混沌分裂者对Site-19的突袭行动中,基金会损失了多个高价值收容设施,同时包括4个人形异常在内的26个异常项目在该事件中被无效化。而在事后的调查过程中,调查人员发现无效化的项目当中只有6个是因外力作用无效化的,其余都为在袭击过程中自主无效化,这引起了调查人员的注意。

地点:Site-01

与会人员:监督者议会

前言:在混沌分裂者的袭击行动发生后不久,监督者议会召开了紧急会议。因分裂者再次行动的较高可能性所致,议会人员近期不会亲自进入Site-19。

<开始记录>

O5-13:你们有什么想说的吗?

O5-9:没有。

O5-5:我刚听说这事就从老远的地方赶过来。你们都还好吧。

O5-11:大概吧,在事故发生的时候只有13在Site-19,你应该问问他才是。

O5-6:说正事吧,把我们所有人都叫来的话,应该不会是什么好事。

<沉默>

O5-13:那我说了。

O5-13:你们应该都从事故报告中得知19站发生的事了吧。

O5-5:是的,听起来就很惨,是死了多少人来着?

O5-13:你想错了,并没有死人。我要给你们看一些东西,从那里面抽出来的一些监控录像。

此时,会议室的大屏幕亮起并分为数个屏幕,上面播放着混沌分裂者突袭设施的影像记录。而在突袭过程中,手持重武器的混沌分裂者成员似乎有意避开了基金会人员,对跪在地上双手抱头瑟瑟发抖的员工视而不见,而是直冲各个项目的收容间。基金会人员在反应过来之后立刻拿起枪支前去拦截,但分裂者人员在他们赶到之前便摧毁了数个异常项目。在行动成完成后,所有分裂者成员自主引爆了藏在口中的炸弹。

O5-13:后期我们对那些人的尸体进行了面貌复原,对基因进行鉴定,发现他们的长相和基因序列完全相同,说明这是一次专门针对基金会的有预谋的行动。

O5-13:而且,我也是事后才发现这个问题,他们的目的太明显了,你们看。

屏幕角落的一个分屏被操作放大,那是SCP-173的收容间,SCP-173在房间角落处于静止状态,这与其他摄像头上显示的混乱情况形成强烈对比。在基金会员工与分裂者冲突的过程中,SCP-173身上发出一阵微光,随后恢复原状。

O5-13:看到了吗,如果没看清楚我可以再重新放一遍。不过这已经够明显了,我相信各位都明白发生了什么。

O5-1:无限枪……

O5-13:没错,准确的说,是神之双子。操控权在他们手上。

O5-13:他们这一次做得很隐蔽,并且对我们的设施了如指掌,制造巨大暴动引开我们的人的注意,他们干掉的那些异常其实是最容易搞定的一批,而他们真正的目标其实是这个雕像。

O5-13:不仅如此,有一些异常也在这一个过程中自主无效化了。我已经完全确认它们并没有与分裂者接触过。

O5-12:等一等,如果是这样,那为什么那玩意现在还在它的房间里刮痧?神之双子不会让被瞄准的东西有继续存在的理由。

O5-13:这就是我找你们来的原因。

O5-1:这里有点奇怪。既然他们已经取得了可以歼灭任意存在的武器,直接把我们全部抹去不就好了,为什么只是用这么低级的方法给我们……示威?警告?

O5-13:不知道,如果要深究的话可能一直都不会有结果。不过这几天可能你们得住在这里了,因为除了这里,其他地方随时都有被攻击的风险。

O5-1:操。

<记录结束>

自那天起,基金会人员轮班对每个具有标准收容措施的项目进行全天候观测。而在观测的过程中,上百个异常项目在众目睽睽之下接连无效化,这引起了少数人员的恐慌。

因模拟了部分异常消失之后可能产生的影响,SCP-CN-2510于16/02/2021被从一个临时条目变更为正式条目,所有关于SCP-CN-2510的信息都会在之后被录入。目前确信SCP-CN-2510随时可能发生,甚至可能已经在发生。

为什么高层会特地分出一个编号给这件事?所有的异常消失……难道不好吗?

事故报告CN-2510-1:于16/02/2021,SCP-CN-2510被确认正在发生。在修复Site-19的过程中,该站点超过50%的所收容异常项目已自主无效化。剩余异常项目的状态和收容措施并未发生变动,SCP-173的表面在无外力作用下发生部分损毁。

世界各地的站点均传来类似报告,风险评估正在进行。下列是部分应注意的异常项目。

项目编号:SCP-184

无效化时间:18/02/2021

记录:因SCP-184的收容设施位于室外,其无效化的过程被最先注意到。在公园内的游客都注意到雕塑处传出的的爆炸声,特工在现场发现了已经失效的电磁铁和失去光泽的SCP-184原件。将SCP-184带入室内静置一小时后,确认其已完全无效化。

基金会立刻对在场人群进行了记忆删除处理,并将SCP-184带回设施以研究其无效化的过程。因项目被确认不会对人类造成危害,基金会马上将其转送到Site-01以寻找对项目的修复或替代方案。

通过空间机动部队及监督者议会共同模拟计算的结果,可知SCP-184的无效化导致了基准现实的宇宙膨胀进程停止。为避免引起恐慌,该结论在基金会内部被完全保密。

应注意的是,在这段时间内发生的绝大多数异常的无效化都为独立事件,和其他异常毫无关系。因无法预测SCP-CN-2510及相关事件的发生顺序,为避免数据冗余,一些解密程度高的异常项目在无效化之后不需要计入数据库,只需要计入项目编号以寻找其中的规律。此处只记录能造成足够影响的异常,完整列表请参照文件CN-2510-Omega。

项目编号:SCP-001/代号:qntm

无效化时间:18/02/2021

记录:SCP-001的无效化被确认与SCP-184的无效化为同时发生。项目于一瞬间失去了其本身的光泽,研究员将其拿在手里已感受不到热度。现推测可打碎项目以研究内部成分,但由于风险过高而不被允许执行。SCP-001的残骸依旧被收容在原处。

从风险评估团队给出的结果,SCP-001和SCP-184具有[数据删除]相关性,项目的无效化可能会引起某种XC级未定义事件。

妈的,我居然还在文件里想办法隐瞒什么,反正这文件只有我们自己能看。如果是想说我们没救了,等死吧,那我们不会坐以待毙。

附录CN-2510-3:因在仅一周的时间内陆续损失了大批异常,基金会收到了全球各地发来的邮件,服务器几经崩溃。在监督者议会和伦理委员会的共同调节下,各基金会设施在短暂的慌乱后都恢复了秩序,因异常消失而在工作上产生的不便被尽可能的化解。

在这之后,基金会已对下列个体或群体进行联络尝试。

而在这个过程中,少数人员因精神崩溃而自杀,包括Bright在内的数名高层人员死亡。在议会的一致决策下,所有人不应追究他们自杀的原因及因其死亡所造成的各种损失。

项目编号:SCP-2000

无效化时间:20/02/2021

记录:忘却。

等等,2000?

项目编号:SCP-4039

无效化时间:21/02/2021

记录:卡诺对流再次被观测到;时空连续体重新能够自我吸收熵值,此事件被全球多家工业企业及实验室所发现。基金会已通过传播伪造的宇宙学理论平息怀疑。

项目编号:SCP-5140

无效化时间:22/02/2021

记录:珠穆朗玛峰坍塌。大规模记忆删除行动已在全球实行,但效果不佳。公众对此事的阴谋论观点以极大速度发酵,推定帷幕破碎情景的发生可能性已随之提高。

项目编号:SCP-8900

无效化时间:23/02/2021

记录:目前回收的信息为,SCP-8900在世界范围内被同时无效化。人们对部分有色光的感知能力消失,只剩下传统意义上的黑白灰。而在无效化发生的那一瞬间,一部分人类因无法承受如此巨大的变故而永久致盲。因该事件直接死亡的人数过万,绝大部分是因为交通事故或脑部刺激导致。在这个过程中,大部分公共设施接近停摆,基金会在反应过来之后派出大量特工前往各地,勉强维持了公共设施的运行。

忽怠协议在SCP-8900无效化后不久被启动,但O级记忆删除的效力不知何种原因被大规模削减,因此未能将社会恢复常态。一次全球范围内的忽怠协议完全失败,LV-0"揭开帷幕"情景发生。

项目编号:SCP-4220

无效化时间:24/02/2021

记录:月球消失。夜晚亮度降低,同时潮汐现象被严重削弱,世界各沿海地区发生重度洪水和海啸灾害,造成大面积破坏和大规模人口死亡。

项目编号:SCP-3000

无效化时间:24/02/2021

记录:在恒河扇区发现了SCP-3000的部分残骸。其表面提取出的原Y-909已无任何作用,已制作的记忆删除药剂效果大部分削减。从各医院上传的报告书上显示,世界范围内的超忆症患者数目暴涨,并有大量患者由于大脑损伤而死亡。

从时间线上看,SCP-3000死亡的时间与医院向基金会上传报告的时间相差无几,从而可以推断SCP-3000的死亡是该事件的起因-并非人们患上了超忆症,而是SCP-3000的死亡让人类失去了本该拥有的遗忘能力。基金会的记忆删除库存中的大部分在之后已被确认为失效,剩余的药物被封存。

我们直到最后也无法得知万事万物的终结之相。

项目编号:SCP-2713

无效化时间:25/02/2021

记录:可观测宇宙中所有恒星同时被摧毁。在顶点型多功能实体"拉克穆-勒上"对太阳系进行的奇术保护下,太阳继续存在,并成为总星系中最后的恒星。

考虑到太阳可能于近期未来毁灭,己开始将全球所有幸存人口送入处于地下的唯概念堡垒,并投入无异常永动机技术和零点能源用于水电供应。

如果说你之前是想要知道这一系列变故的产生原因,那现在你知道了。此时你宁可从来都没看过这些东西,如果能穿越回过去,你肯定会给自己狠狠来一巴掌。

这些东西已经远超出你的权限等级,你花了一点时间来平复自己的内心。

附录CN-2510-4:Site-19最后的清理工作已完成,在此过程中绝大部分非生物异常已自主无效化,而存活的生物类异常也所剩无几,因此决定废弃该站点。将所有未被无效化的异常全部打包后,剩余人员及异常全部转移到Site-01,并提供超过唯概念堡垒防护程度的最大程度保护。

在这个过程中,人员发现了一个之前被所有人忽略的事实。几乎所有被观测到的异常都具有共性:它们的无效化过程往往在一瞬间。而SCP-173除外,自SCP-CN-2510确认发生以来,SCP-173身体的组成部分都在以一种微小的速率缓缓脱落。而在后期对SCP-173的测试结果显示,它并未被无效化,且人员在眨眼的情况下也有从它手下生还的可能。

为不再造成人员损失,已停止对SCP-173的相关实验。

地点:Site-01

与会人员:监督者议会

前言:遗言

<开始记录>

O5-1:最近发生的事情太乱了,你们有什么进展吗?

O5-13:有点。不过说出来挺讽刺的,我想先听听你们的报告。

O5-1:那好,那我先说了。

O5-1:首先是我这边发现的,最近几天的自杀率以很大的速率飙升,虽然这数字比起总人口来说微不足道,但是或多或少也能说明一点问题。

O5-5:能说明啥?我最近几天把有浏览权限的文档全部扫了一遍,我们在各个地方收容的数万个异常,现在只剩下几百个幸存的了。

O5-1:说明我们彻底失败了。

<沉默>

O5-11:地面上的事我派人去管了,而天上一切群星都已被消去存在,空间机动部队也失去了联系。向着那些平行宇宙和其它叙事发出的休谟探针就没传回来过什么有意义的报告,我们所有的后路都已被断绝。你们都知道的。好不容易恢复电力系统勉强照明,但我们是无法再隐瞒了,人们记得这段时间发生过的所有事情。

O5-7:人们都安置好了吗?

O5-11:都可以了,外界的幸存人类都已全部转移到地下的唯概念堡垒,这花不了多长时间。

O5-7:其他站点的人我联系上了,他们是最后一批转移的,现在只有我们还在地面了。

O5-2:如果说外界很乱,那我们基金会的内部管理已经可以说是崩溃了。就因为这档子事,我们掌握的所有赖以发展的异常技术都没了,而我们也损失了许多和异常关联的员工。

O5-6:我就不说了,我的和你们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儿科。

O5-13:并没有几百个,实际上,在我们谈话的这段时间内,依旧有异常正在被无效化。这是我这几天得出的结论。

O5-13打开一张地图,上面充满红点和灰点。

O5-13:异常的无效化顺序是以某一点为圆心,以宇宙空间最外层向中间靠拢。

O5-13:而这一点就是Site-01。

O5-1:什么?这……

O5-3:为什么,难道还因为我们这里是最安全的?

O5-13:我觉得可能是这样,毕竟这里是唯一在继续运作的站点。再过不久,可能这里的工作也得停摆。其他站点的人我问了,他们很多人都还活着,但是精神状态极差。

O5-4:所以,我们现在开的会,是在交流失败心得还是在录遗言?

O5-13:你觉得是什么就是什么吧,我只是说出了我知道的,等会还有点事想和你们说,可能这次真的是遗言了。

<沉默>

O5-4:055呢?

O5-5:没了,579也没了。

O5-4:那圆环呢?后悔药呢?都没了?

O5-5:那台大机器都没了,你说呢?现在先别去想这事了,十三应该是想说点别的吧。

O5-13:哈哈,你们还记得我们基金会的格言吗?

O5-1:当然记得,那六个字早就被刻印在我们的思维里了。

O5-13:控制,收容,保护。我们被这几个字束缚太久了,拿截然相反的东西去骗下面的人,一次又一次维持这一绝对不能被揭开的秘密。

O5-4:停,你难道不知道这是在录像吗。

O5-13:不需要担心,你觉得还会有除了我们的人有机会听到吗?

O5-5:这个嘛,如果有人能听到其实也挺好的,不过外面那群人我都觉得不怎么靠谱,所以我们自己知道就好。

O5-13:各位,如果不是这次的事,我都快忘记我们为什么要维持基金会这个巨大的招牌。如果说以前维持的只是小打小闹,那这次应该就是一次警告了。

O5-1:控制异常,收容异常,保护异常……你不觉得"警告"这个词太轻松了吗?

O5-13:就像你之前说的,我们彻底失败了。花了不知多长的时间构造的一切,和GOC的明争暗斗,以及和所有敌对组织的斗争,都在说明一件事,我们和他们的做法完全相悖。

O5-1:是的,他们真的是为了人类好,所以要消除一切可能的隐患。而只有我们知道,人类根本就不需要我们的保护。

O5-4:瞧你这话说的,就好像你自己不是人类一样。

O5-13:确实,只要稍微替他们创造安全的环境,他们便会自己发展壮大。也只有我们知道,所谓的异常也不过是我们的一厢情愿。

O5-4:如果这是在交流遗言的话,气氛未免也太轻松了。

O5-13:所谓的异常,无非就是在普通人眼中不正常的东西罢了。如果不用偏向性的眼光来看,它们也是构成这个世界的成分,甚至是世界本身。

O5-5:所以我们才会在明面上和GOC对着干。只有把它们收容起来,才是对它们最好的保护。而为了达成这个目的,那些敌人死了就死了,没什么可惜的。

O5-13:现在我们只能坐在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等待审判。只可惜,我们再也无法知道真相了。

O5-1:各位,我刚才在脑子里回顾了整件事的过程,如果说所有的异常都会被无效化,那我们的时间也不多了。

O5-1:我得去确认一件事。

O5-1拿起一把手枪,打开了安全门,将枪抵在了警卫的后脑勺,扣下了扳机,血溅当场。而会议室里没有人出现明显反应。O5-1花了一点时间查看了警卫的状态。

O5-1:确认过了,现在还有机会。

O5-13:你确定真的要这样吗?

O5-5:这对我来说可能有点困难,你们觉得呢。

<沉默>

O5-1:来吧,给他们最后的礼物,而作为他们的领导者,我能送给他们的也只有这些了。

<记录结束>

一下涌入你脑海的信息量太大,你痛苦地蹲在地上哀嚎。因为心血来潮的休假而错过了可能是最棒的礼物,这是何等悲哀!你拿起手枪,把枪口放入自己口中,即使你知道已经无路可走,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没有扣下扳机的勇气。

等一等!肯定有什么东西被遗漏了。你顺着已被无效化的项目列表往下翻,期待找出什么不一样的东西。大部分异常干脆连被记录的资格都没有,只留下一个略显单薄的时间。在翻阅的过程中你注意到了几个被加亮的条目,没有人知道它们为什么会被加亮。

[文件剩余部分为Site-01自动化运行系统自动录入,已开放所有修改及编辑权限]

项目编号:SCP-499

无效化时间:26/02/2021

记录:尽管地球仍在自转,但太阳被各地人民观察到不再运动。地表气温亦受此事件影响,这在一般状况下将导致一次XK级大规模灭绝事件,但由于全球人口已进入唯概念堡垒,人类仍能够不受影响正常生存。

项目编号:SCP-1548

无效化时间:26/02/2021

记录:在SCP-499无效化事件对全球气候造成大幅影响之前,顶点型多功能实体"拉克穆-勒上"死亡,由于失去其奇术性保护,太阳彻底消失,引力波在约8分钟后到达地球并将其推离轨道。可观测宇宙中当前已不再存在任何恒星。

虽然这些信息在平常的时候足够让你感到震惊,但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也已经无所谓了。这并不是你想找的东西,可供阅览的信息越来越少,当你继续看下去的时候,你转过头注意到了其中一个监控画面。

那是正对着Site-01外部的广角摄像头——周围的一切正在逐渐消散。你低下头,注视着自己于半透明和实体之间缓速交替变化的身体,而你早已无路可逃。

没时间了。你飞快地操作计算机进行时间排序,快速划过数个无关紧要的条目,目光停留在了这些被加亮的部分。

项目编号:SCP-5001

无效化时间:28/02/2021

记录:确认顶点型多功能实体破碎之神/Mekhane/WANYaldabaoth(亚大伯斯)被摧毁或无效化。部署于叙事梯阵各层的休谟探针均报告已知所有的时间、空间、概念、叙事层及宇宙法则进入极端不稳定状态,全部生命形式的存在和存在记录消失。UK级宇宙崩溃场景、PK级存在性万魔殿场景、O0级本体论转变场景等多种K级场景发生。

因未知原因,Site-01周边范围内不受该效应影响,由于外部空间已经失去可测量性,现无法确定该范围大小。

项目编号:SCP-2718[该编号为自动抓取结果]

无效化时间:??/??/????

记录:因未检测到任何生命形式,无法得知主要效应。

项目编号:SCP-609

无效化时间:??/??/????

记录:全部休谟探针丢失,根据其损失前最终传回的数据,己确认泰格马克四类多元宇宙中一切存在的最基本形态不再存在,一切存在非存在。该效应并非即时产生。因无确切观察记录,无法记录因此产生的可能悖论。

项目编号:SCP-3930

无效化时间:??/??/????

记录:存在存在。
不存在存在。
存在不一定存在。

你此刻突然明白监督者送给他们的礼物是什么了。而你很庆幸自己没有扣下扳机,因为这能够直接导致你在永生永世的痛苦中煎熬。你想到曾经有这么一个理论:人的潜意识会在自己没有察觉的时候填补缺失的信息。你几乎已经感受不到自己的身体了,但是思维还在高度运转。

这还是我吗?我现在的状态是我自己的脑补吗?如果我早已不存在,那周围的世界呢?那这些信息呢?

非生非死,存在与非存在的叠加态早已完全影响这个世界。讽刺的是,已经没有生命可以见证这个奇迹,只有你能如此幸或不幸地感受到。

项目编号:SCP-2165

记录:绝无宽恕。

文件在末尾戛然而止,只剩下一片空白。

突如其来的截止符分散了你的注意力,让你根本没注意到SCP-2165的文件和其他文件的差异。而你此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U盘。失去了异常的保护,那原本几乎无法攻破的终端防火墙也早已变成一层废纸。你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拿出U盘,但是潜藏于意识中的本能驱使你把这些东西给拷贝下来。在拷贝的过程中,你点开了另一个录像。

<开始记录>

这里是监督者议会,我是O5-13。

镜头转过,十二位监督者工整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却早已失去生机。

咳咳……我真是自作多情,都到这种时候了还想着录像。

如果你能看到这里,就说明你已经浏览完了文件,知道最近究竟发生过什么。这也意味着我们最为彻底的失败。

如果你和我一样,是或曾是为基金会与人类奋战的工作者,也许你曾经听到过一些基金会员工的窃窃私语-基金会收容异常不一定是为了保护人类。受过忠诚度训练的人从来都不会在意这种怪诞的说法。然而今日我端坐于此,正是为了宣告隐藏于这传说之中的真相。

这个故事要从起源之前讲起。我们的神秘学者对宇宙宏大命运的探索己达到了一个足够的高度,能使我们粗略的了解诸世界的根源:一切现实乃至支撑现实的休谟海诞生之前,并无正常,也无异常,更无常态,仅有超常态。正常与异常在超常态的投影之中浮现,常态由此而生。是的,常态不是正常,而是由正常与异常共同铸造,异常不一定像我们平常所认知的那样点缀在正常之中,它更有可能是和正常互相支撑,如磁铁的N极与S极一般不可分离。

看看你的身边。有多少我们习以为常的事物实是以异常的形式存在?也许你的权限等级不允许你知道,但如今这一切皆已无关紧要。在圆周率的字里行间,隐匿着相啸魔的尖啸声;构筑可观测宇宙大部分的暗物质,实为量子简并末日的前兆;人类感情中恐惧的力量,来源于遥远黑暗的残酷未来,还有那些构成现实基本构造的“神”们,锚定我们物理定律和底层逻辑的存在……这样的例子还有太多太多,或许无穷无尽。正常,不一定真正正常。

保护异常-同时也是保护正常-的最好方式,就是将异常收容起来。但现在发生了什么?异常一个个的接连毁灭,有些在一普朗克时间之内就神形俱灭,比所有的烟火都更为短暂,甚至没给我们准备一丝一毫的反应时间,连那些超越时空和维度的自在之物,也伴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被它们视为幻影的法则-而终结。我们将这一切的原因编号为SCP-2165,我们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但我们为其赋予编号的行为却没有使其自我毁灭,它不一定是异常,曾有人认为,它是正常本身堕落了的意志,而混沌分裂者先前对异常的破坏,仅是它行动中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无论如何,我们已无力阻止。

但万物不一定会终焉于此。在近乎绝望的局势下,有一位监督者翻出了名为苍穹余籍的太古文本,它以可怕的精确度预言了今日的情形。关于天地重新开辟的故事被记录在卷轴的最后,而关键的线索,则集中在"起源"的描述上。失去希望的我只能选择相信古老的智慧,也许这真的能帮助已支离破碎的世界。

不管你是谁,如果你看到了这段信息,那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请找到这一切的起源,只有那里才能避过必将到来的终结,才有希望将信息传递下去。如果预言正确,那么SCP-2165,那不可饶恕之物会被驱除,而知晓了真相的新界众生不会再如2165般将异常尽数终结,最后招来他们自身的毁灭。拜托了。

O5-13坐回座位,将枪口放入自己口中。

<记录结束>

终端传出一声提示音,文件拷贝完成。你取下U盘收在口袋里,却没有决定好接下来该去哪。

就在这时,处于角落部分的其中一个分屏引起了你的注意。那里连接着临时收容间-173的监控探头,镜头里SCP-173的身体已经严重损毁,却依旧在收容间漫无目的地移动。你没有去思考它能在你眼皮底下移动的原因,大脑飞快运转,你返回终端打开了那张标满点的地图。因为具有实时性,地图上已布满灰点。

根据监督者议会的测定结果,一切的异常都会由外至内地消亡,所有的交互现象都将消亡的中心点确定在某处。

而在这么多的灰点中,一个亮红色的点无比显眼地标注在代表Site-01的位置。你从柜子里抽出了一张Site-01的平面图,并把它叠在屏幕上,将那个红点部分慢慢调整大小,直到无法再放大为止。这个时候你看清楚了。

那是临时收容间-173。

充斥着麻木与恐惧,你拿起了那张平面图,这离监督者会议室并不远。你开门走出去,穿过一扇又一扇安全门,视线却越发黑暗。直到你站在临时收容间-173的门口。

你想起嗜血暴君Koitern的可憎神话,不知来处的谣言称祂从全能者掀起休谟海发动的大洪水中幸存,以SCP-173之名莅临此世。昔日以为荒诞的传说此刻却唤醒了你内心的恐怖。你不禁打了个寒颤。

这前面究竟会是什么?

早已残破不堪的SCP-173以一种极其诡异的姿势站在房间的角落。察觉到你打开了大门,它直挺挺地转过身来。就在你的注视之下向你艰难地移动,身体在的残余部分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脱落。

压抑的情绪直逼你的神经,你抬起你的胳膊,却发现自己能透过胳膊看到前方。在你自己的注视之下,你的身体开始消散。

你看向SCP-173那残破的脸部,上面的Krylon牌喷漆早已脱落,那是喜悦?愤怒?还是悲伤?

好可怕,真想现在就逃离这里。

但我不能这样。

艰难地从口袋里掏出了U盘,用尽了自己最后的力气将其掷出。你试图迈动步子,却已经无法再感知自己的身体。

其实一开始就知道。

自己什么都改变不了。

周围的世界开始崩解,仅有的光线没入黑暗。一股柔和的暖流将你包围,所有的记忆在脑海中闪回,令你百感交集。

只因我想亲眼看到结局。

你闭上了眼睛。


熟悉的咔嚓一声并未响起。你睁开双眼,SCP-173狰狞的面部已经毁灭,而你此刻所见,是宇宙的真相,从雕像面庞上的神形空洞中流向你的灵魂。人类的心智所能理解的只有少量碎片,但已足够描绘出一幅关乎这场大灾之一切的图景。

在那连历史本身的概念亦是虚无的原初之始,比永无止境层层相嵌的叙事梯阵、一切抽象概念由以创生的那超脱于理解之理念圈、无穷维度之外伫立于多元宇宙汪洋上的知识树之雄姿都要渺远时,唯有太一、无限、全能的超常态。

绝对无垠之超常态在我们时空中的化身只是一尊平淡无奇的活雕像,混凝土收容间的标牌上以SCP-173之冰冷编号对待第一因的显现,诸天万界受之屠戮的生灵用尽最后的鲜血书写下Koitern的名讳,而追根溯源的智者们为其本质赋以全能者、数据库和虚皇这样的尊称。然而,当你踏过已破碎的实在,直面那不可名状的雕像内在时,你发现一切的描述与称呼都是如此的无意义,没有任何语言能触及那隐藏在脆弱外表之下超过所有数学无限的完美抽象。

自超常态分割为两面起,造物便开始了永恒运转。存在与非存在、可知与不可知、所是与所非、二元与非二元,对立的理念从超常态中流溢而出,然而究其本质,最终为现实与其无限层次塑形、使吾等所处之"存有"创生的,是正常与异常的理念。两者在一分为二的同时又合二为一,截然相反却紧密连系的力量推动着一切之一切,正如旋转的阴阳图一般,使超常态成为常态,这个包罗万象、有着基金会与收容物与凡间众生的常态。

天使与恶魔;诸神与凡人;创造与毁灭;时间与空间;物质与能量;至高神性、现实扭曲、超形上学-一切可想见之物只因一成为二而诞。

SCP-173为常态。SCP-173为正常。SCP-173为异常。SCP-173非常态。SCP-173非正常。SCP-173非异常。SCP-173分割一切又连系一切,是超逻辑的具象化,是终点又是起点。

当SCP-2165将异常破坏殆尽时,唯有SCP-173留存此地。而雕像破碎之日,星辰坠落,众界湮灭,叙事梯阵瓦解,现实外的休谟之海也蒸发干涸,连司掌世界两面的Mekhane与Yaldabaoth都随之凋零,末世的乐章奏起,万物再次紧连,向超常态的阴影坍塌、回归。而唯一避过灾难的只有一个存储器,被你在肉体坍缩之前扔向雕像之内。愿你的意志能警示新世界的生灵

就这样,常态重新从超常态的阴影中浮出,犹如婴儿离开温暖的子宫。应运而生的寰宇共识忆起了2165的罪行,继而将那不可饶恕之物自所有的意义上擦抹。正常和异常如两双手般呵护这存有,一切过去之后,太阳照常升起。

曾有过又不曾有过的故事最终只被这渺小的存储器所记载,于旧界开始步向毁灭的命运之日掉出雕像的躯体,在充满血污和粪土的收容间中深藏。

项目编号:SCP-CN-2510

项目等级:Eparch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人员应尽一切努力阻止SCP-CN-2510的发生。若相关事态已严重到无法逆转,基金会应寻找让人类幸存者重建现代文明并继续发展的道路。在收容过程中应考虑到一切可能性。

项目的真实性质仅允许5/CN-2510级人员知晓,应对权限不足且推测出SCP-CN-2510真实性质的成员进行靶向记忆删除。为避免文件通过任何形式地泄露,数据库内该项目的档案表应替换为一个写着SCP-CN-2510的错误占位符。

与SCP-CN-2510相关的任何事件或线索都应记录在本文档内,并对执意发动SCP-CN-2510的人员予以处决。

描述:SCP-CN-2510为所有已知和未知异常完全无效化这一未定义现象。由于SCP-CN-2510从未发生,因此无法得知有关于SCP-CN-2510的详细信息。以下是关于SCP-CN-2510的推测。

  • 由战术神学部和记录信息及安全管理部的调查结果可知,至少有二十个能够引发SCP-CN-2510及项目相关事件的敌意或非敌意存在。
  • 因SCP-CN-2510在实际发生之前仅属于一假想现象,收容措施从严格意义上看不可能完整。
  • 从长远角度考虑,基金会必须时刻主导对异常的处置权限。
  • 在事件发生之前仅考虑收容成本最低的收容措施。
  • 若SCP-CN-2510于基准现实内发生,没有任何逆转该事件的可能性。

需注意的是,模拟出的所有关于SCP-CN-2510的发生原因都与已知K级情景无关。因此不建议从K级情景的角度预设可能的情况。

SCP-CN-2510-1为一无异常USB闪存盘,在2021年2月16日被发现于SCP-173的收容间角落中,原持有者身份不明。该闪盘中记叙了大量SCP-CN-2510发生后的事件信息,真实性未知,但涉及到多个高度机密项目的真实信息。经过议会的慎重考虑,最终决定开放4级权限及以上人员查阅全文的权限。考虑到其与SCP-CN-1733可能存在的关联性,该项目内部信息被批准发往Area-CN-2510战术神学部进行相关考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