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512
评分: +50+x

项目编号:SCP-CN-2512

项目等级Safe 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2512被收容于Site-CN-95的一个标准异常生物收容单元中。针对SCP-CN-2512异常性质的每一次实验需要在至少2名生物学专家的监督下进行。

goose

SCP-CN-2512的一张照片。

描述:SCP-CN-2512是一只家鹅(Anser domestica),牙口5岁;其外观与普通家鹅无异。SCP-CN-2512具备成年人类所拥有的智力,且能够熟练地使用汉语与研究人员进行交流。对象于2022/12/19于上海市崇明区[数据删除]牧场被Site-CN-95所属的一支机动特遣队发现,当时,有多名人员目击到其脖颈长度被拉伸至8.5米的异常现象,随后项目被正式收容。

SCP-CN-2512-1(以下以“对象”代称)指的是SCP-CN-2512的脖颈。对象的异常性质在于其能够承受住违背常理的巨大弹性势能,因而使得其在被以外力拉伸时会变形到超出普通家鹅脖颈3 5 10倍以上的长度,同时保证SCP-CN-2512的生理功能正常运作。

当前尚未知晓对象能够被拉伸的长度阈值。在被拉伸后,对象能够自行恢复到原本自然状态下的长度,其恢复速度与拉伸长度呈现正比关系。

SCP-CN-2512对体检表现得异常抗拒,会采取诸如威胁自杀,利用喙攻击接近的的医护人员等方式拒绝这一行为。因此行为方式,当前无法进行个体体检进程,从而尚未明确SCP-CN-2512的异常性质来源。

附录:于2023/2/18,SCP-CN-2512在一次实验事故中死亡。以下文字为本次事故发生的全过程记录。

梅萱羽研究员:你好,SCP-CN-2512。

SCP-CN-2512:哦,又他妈来了,你们这帮傻逼玩意。今天又想把我的脖子拉多长?

梅萱羽研究员:比上次长一点吧。

SCP-CN-2512:你们这帮人真是无聊至极,连一根脖子都能高潮成这样,真是low爆了。大不了今天再陪你们玩玩。

在两名生物学专家的监督下,梅萱羽研究员左手捏住对象脖子和身体的连接处,右手发力。SCP-CN-2512-1在外力的作用下被迅速拉长,很快长度便超过了3米。

SCP-CN-2512:怎么?没吃饱饭吗?

梅萱羽研究员:闭嘴。

梅萱羽研究员双手继续用力。此时,SCP-CN-2512-1的长度已经超出了其控制范围,因此,两名生物学专家中的其中一名双手握住了对象的头部与脖颈的连接处,开始发力。可以看到SCP-CN-2512-1的长度增长速度明显增加,但是依然没有达到上限的迹象。

SCP-CN-2512:就这,就这?你们也太没想象力了吧!就连一只吸血的蜱虫都比你果敢。

位移传感器显示SCP-CN-2512-1的长度此时已达到12米。这之后,注意到SCP-CN-2512的面部开始扭曲。它的头部高高昂起,情绪逐渐兴奋起来。

SCP-CN-2512:(不明意义的叫声,音调较高。

梅萱羽研究员:这还是我们第一次看到它在实验中有这种反应。说真的,每次给它做实验都得被这家伙嘲讽一遍,今天加把劲,试试看15米,看它还能不能笑出来。

梅萱羽研究员继续用力拉伸,并指示稍远处的生物学专家与其一同用力。SCP-CN-2512全身上下的羽毛都抖动了起来,它止不住地开始颤抖。

生物学专家A:博士,我感觉它的状态有些不对劲。

梅萱羽研究员:看来我们应该触及到那个“极限”了。记录一下现在的长度吧。

生物学专家B:14.3米。

SCP-CN-2512:还没完呢,胆小鬼,别怂啊?!本大爷好不容易愿意陪你们玩玩,真不赶紧再伺候伺候爷?

梅萱羽研究员:你到底想说什么?

SCP-CN-2512:和母鹅交配时的快感,这是我能给出的最好的形容——没错,被你们拉伸脖子简直爽爆了,比跟异性交配还要爽。说实话。这都得拜你所赐,小姑娘,不仅仅是因为你对拉长我的脖子很有兴趣。

梅萱羽研究员:……

SCP-CN-2512:还有一点是因为你自己,小姑娘。我要用一个词来形容你——呃,数一数二的烧鸡。我敢打赌你被透起来的感觉一定很棒。

SCP-CN-2512:每一次来拉伸我脖子的人都是你。我从你身上感觉到了一种奇妙的缘分,这让我止不住地去幻想一些东西。

梅萱羽研究员:……你看看你,脑子里只剩下交配了,真是可悲。

SCP-CN-2512:破防了?才刚说你两句就急了,真是给爷整乐了。真正破防的还在后头呢。

SCP-CN-2512:你可真是典中典了,小姑娘。你被我拿捏得死死的,简直可以说是我的人形舔狗。我只需要伸长一下脖子,你们就得跟就得把我当成皇帝一样供着。

SCP-CN-2512:我一定得再重复一遍,被你们拉伸脖子的感觉爽爆了,拉伸越长我就越爽。我猜你们大概是对我的脖子感到比较困惑吧,只可惜啊,你们的求知欲就是个笑话。你们自以为是地觉得你们的那什么实验会让我觉得痛苦,殊不知自己的行为就好比一边好吃好喝地伺候我,一边腆着脸给我当性奴。

梅萱羽研究员的情绪出现波动。她双手发力,而这使得SCP-CN-2512-1的长度迅速超过了15米。兴奋的表情出现在对象的脸上,它将自己的喙张开到最大,用自己能发出的最大分贝声音喊出了一个字。

SCP-CN-2512:爽!

生物学专家B:博士,赶紧放手!它的肛门不对劲,开始收缩了!

梅萱羽研究员和另一个生物学专家一起放开手。只见SCP-CN-2512的肛门开始迅速向深处收缩,如一个黑洞一般将其臀部周围的羽毛和皮肤全部吞噬了进去。转眼之间对象的几乎整个后半身便迅速消失了。

生物学专家A:妈呀。

紧接着,SCP-CN-2512从内到外翻转了过来,其体内的所有内脏全部都从其肛门处的洞口中喷射出去,血液和破碎的内脏一瞬间布满了整个收容单元。

梅萱羽研究员:好吧……它事先知道自己会字面意义上地“爽死”吗?

SCP-CN-2512当场死亡,目前已被重新分级为Neutralized。事后,数名特工在清理事故现场时发现了一条长达15米的鹅肠。1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