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522
评分: +17+x

项目编号:SCP-CN-2522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Heaven型运算引擎现被保存在模因部一标准收容间内,需时刻保证Heaven型运算引擎可正常连接至外部网络。相关维护人员需每日一换,以保证其不受SCP-CN-2522影响。现已对外声称SCP-CN-2522为运算引擎水冷组件工作时产生,必要时可使用ENNUI-PROTOCOL模因触媒辅助。

描述:SCP-CN-2522为一发生于Heaven型运算引擎的异常现象,会对运算引擎周边人员造成影响。受影响人员会听到高分贝的嚎叫声,通常被描述为“绝望的”,“痛苦的”,同时受影响者会对Heaven型运算引擎产生抵触心理,受影响较严重者会试图破坏Heaven运算引擎。

附录1:视频记录

节选自Dr.Matyr关于Heaven运算引擎的演讲。


Dr.Matyr:好的,我相信关于记忆烧录的原理各位都已经理解了,下面由我来为各位讲解记忆烧录的一个应用场景。

屏幕上出现正在建设中的Heaven型运算引擎,台下传来惊叹。

Dr.Matyr:就是这个,Heaven型运算引擎,通过模拟人类人格的方式来对信息危害进行准确的检测。

停顿。

Dr.Matyr:我们能通过这个,以及RAISA的爬虫,来完成对帷幕外网络的对信息危害监测,精准度远高于目前我们所知的其他任何一种检测手法。

Dr.Matyr:当然…

画面被雾覆盖,画面模糊,仅可辨别Dr.Matyr声音。

Dr.Matyr:这是安全的,这一点已经得到了科学的验证。

画面正常,台下听众窃窃私语,Dr.Matyr显得较为困窘。

Dr.Matyr:通过烧录获得的记忆重建人格这种手法是稳定的,我们可以保证这无害于任何人,没有人会为此感到痛苦。

停顿。

Dr.Matyr:我们可以肯定,呃,这个是完全符合伦理的。

台下产生骚动。

Dr.Matyr:结果…就是这样,人们可以在死后仍然为我们…世界提供协助,很有意义,不是吗?

台下观众躁动,人声嘈杂,有研究员向台上抛掷杂物。Dr.Matyr在安保人员护送下离开。


因保密原因,直接参加本次讲座的人员均已被记忆删除。

附录2:文件视频

Heaven型运算引擎建成一年后,模因部员工Dr.Zhang被指蓄意杀害一帷幕外无关人士,以下为相关审讯记录(已使用Veritaserum型模因及CLam型模因辅助,可认为其叙述准确无误,无主观因素影响)。


记录开始于Site-CN-2522审讯室内,Dr.Zhang被拘束带困于一拘束椅上,周围无其他人员。

Dr.Zhang:早该想到的,真是什么都瞒不住你们。

停顿。审讯室内安静,Dr.Zhang叹息。

Dr.Zhang:真是可惜,这一切努力,都白费了吗?看来还把自己赔进去了。

Dr.Zhang冷笑,笑声在审讯室内回荡。

Dr.Zhang:动机,你们已经知道了吧。是这样的,我家死了人,照理来说因把尸体上交。但你们所谓死后造福世界的借口又骗得了谁。

Dr.Zhang:只不过,我只想让他能安心的离开,而不是成为素材,在那该死的机器里腐烂。

Dr.Zhang:高层们抢走了D级,我们,只不过是炮灰罢了。

[检测到认知危害,已屏蔽]

Dr.Zhang失去生命现象,事后尸检表明其使用decompose型认知危害自尽,无法进行记忆烧录。

附录3:相关文件

SCP-CN-2522首次被观测到半个月后,模因部出现了大规模人员失踪事件,Heaven引擎设计者Dr.Matyr亦下落不明,以下为其所留文件。


员工们在逃亡,这我知道,也能理解。照理来说我是最不应该离开的一个,但一样,我无法克服对引擎的恐惧,我对它了解的越深,这份恐惧就越重一分。有时候我也想一死了之,这在以前或许是一种解脱,或许能帮助我逃离繁重的工作。

引擎的出现毁了这一切。我,还有其他人开始害怕死亡,但并非害怕死亡本身,而是害怕被做成素材,在引擎中被重生。还记得我们为了训练模拟人格使用了多少信息危害吗,数不胜数。而这一切又将在我们死后发生在我们身上。

高层们有D级,他们可以使用假尸体换取死后的清闲。但我呢,我只能离开,永远离开。

或许我会去投海,或许我会去跳活火山口,或许我已经进了站点的酸液池,这一切都不重要,忘了我吧,只有这会减少你们的负担。

[检测到认知危害,已屏蔽]

不要来找我的尸体。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