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55

评分: +14+x

bed.jpg

收容中的SCP-CN-255。

项目编号: SCP-CN-255

项目等级: Safe

特殊收容措施: SCP-CN-255目前被置于Site-CN-16的标准收容间中,该收容间可以被3级或以上人员开启。每隔至多24小时,需有一名D级人员在项目上睡眠;亦允许基金会成员自愿申请使用。

描述: SCP-CN-255为一张2.0米*1.5米的铁质床。当一名有感知力的人类躺在该床铺上时,将在5分钟内进入类似于快速眼动睡眠(REM)的状态,持续20分钟到4小时。期间受试者无法自行退出梦境,无论其清明梦能力如何;但可以被外界唤醒,或者完成睡眠并惊醒。

受试者在期间将经历一段极其逼真的梦境,并且可以意识到其自身正在做梦。梦境的场景均为一片处于清晨的森林,并将出现一名人形个体,以下称为SCP-CN-255-1。SCP-CN-255-1往往是与受试者长期未见面的人员,且均宣称自己受到了“托梦”(即,在梦境中遇到了受试者)1。受试者可以与SCP-CN-255-1互动,但梦境将在10分钟-40分钟内转变为令受试者担忧的情景,直到受试者被唤醒或惊醒。

若超过48小时无人在SCP-CN-255上完成一次睡眠,将导致附近的人员意识中开始出现SCP-CN-255,并产生在项目上睡觉的冲动。若超过72小时无人在SCP-CN-255上完成一次睡眠,附近的所有人员都会经历上述梦境,此后它将回到正常状态。因此,目前认为SCP-CN-255有某种初级的掠食性。

附录:实验记录255-t

由于无法直接记录梦境,以下实验记录均来自于苏醒后对受试者进行的采访。

实验t02a- 日期(██/██/20██)

项目: D-1128

经过: D-1128报告称,能记起的最早地点是一个水潭附近,在徘徊约数分钟后见到SCP-CN-255-1。后者表现为其妻子,在见到他时十分惊喜,声称自己也在做梦。二人就对方的近况与生活琐事等等进行交流与互动,直到D-1128梦到地表塌陷,可见塌陷深处有大量林立的男性生殖器。SCP-CN-255-1在挣扎与拉扯约15分钟后坠入地底,D-1128惊醒。能检测到其多巴胺水平和肾上腺素增高2

结果: 对D-1128的妻子的调查则显示她当晚正在熬夜工作,未睡眠。在采访中,她对D-1128的当前状况毫不知情,并且其实际经历与实验记录中SCP-CN-255-1的描述不完全相符。采访完成后,对其妻子实行A级记忆清除。

笔记: 本次实验确认了SCP-CN-255-1并非现实世界中本人的意识,因此排除了潜在的信息泄露风险。

实验t04a- 日期(██/██/20██)

项目: D-3120

经过: D-3120能记起的第一件事是见到远处一条发光的河流。在观察河流数分钟后,SCP-CN-255-1从背后向受试者打招呼,表现为其父亲。D-3120询问后,SCP-CN-255-1表示知晓D-3120已被判死刑,随后推测自己应该在做梦。D-3120告知其父他正在托梦,未告知其父自身的实际近况。SCP-CN-255-1则劝导他“下辈子好好做人”,并谈论D-3120的过往,直到SCP-CN-255-1提出要陪同D-3120一同前往发光河流。D-3120开始恐惧并拒绝,但SCP-CN-255-1无视了他不断的请求,并坚持前往。在追逐其父约10分钟后,D-3120惊醒。

结果: 对D-3120的父亲的采访显示,他未回想起任何值得注意的梦境,亦没有任何不适或异样。采访完成后,对其实行A级记忆清除。

实验t08a- 日期(██/██/20██)

项目:研究员丛██。目前与家庭保持稳定联络与频繁见面,且主观上没有渴望会见的人。

经过:丛██报告称,最初可见四周均为树木且无显著地标。SCP-CN-255-1从树上跳下,表现为其中学的物理教师。交谈中,SCP-CN-255-1表示十分惊喜,称“这件事科学无法解释,但至少我又见到了一个学生”,并称自身已经退休。丛██在声称自己正从事科研,SCP-CN-255-1对此加以赞扬和肯定。此后,二人交流了中学生活时发生的琐事,直到丛██发现树木正在移动并遮住天空,四周变得黑暗。丛██拉住其教师不断向亮处奔跑约20分钟,直到惊醒。

结果:调查显示该教师仍在一所中学工作,并未退休。丛██在采访中称,尽管明知是梦境,但心理上无法接受恩师被黑暗吞噬的场景。

笔记:研究员丛██表示,其许久没有关注过中学的近况或其过去的教师。丛██申请休假一周。

附录:访谈记录255-R23

受访者: SCP-CN-255-1

采访者: 特工Asriel

前言: 这是实验t23中出现的一次对话,由特工Asriel在苏醒后复述。Asriel起初位于林间的一片空地,步行数分钟后遇到SCP-CN-255-1。为保密考虑,相关人员的姓名已被编辑。

<记录开始>

特工Asriel:这不是托梦,许多次实验和调查已经证明了——

SCP-CN-255-1:但你依然可以告诉自己,“啊,[姓名已编辑]确实是梦到我然后忘了,这一次托梦肯定是真的”,或者“[姓名已编辑]的潜意识仍然能记得这一切”。这可以让你高兴一些。

特工Asriel:这是在自我麻醉。

SCP-CN-255-1:你需要泡泡。

特工Asriel:“我要求不快乐的权利。3

SCP-CN-255-1:你又不能自己跑到[数据删除]国当面确认,所以对你来说有多大区别?

特工Asriel:(沉默)

特工Asriel:你究竟是独立的意识,以折磨人为乐,还只是我的一个梦?

SCP-CN-255-1:我只是一个梦,没有什么爱好。是你以折磨自己为乐。

<SCP-CN-255-1消失。>

特工Asriel:等一等,你是谁?你是谁?!你要去哪?

<Asriel在之后的五分钟内在树林中奔跑,直到惊醒。>

<记录结束>

结语: 已委托基金会总部对[姓名已编辑]进行采访,目标声称当日晚上未做梦。结束后,对目标实行A级记忆清除。

附录:行动记录255-C29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