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553
评分: +49+x

Within-the-Countable-Wind-1

19世纪艺术家对SCP-CN-2553-1的描绘。

项目编号:SCP-CN-2553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在事故CN2553-A后,SCP-CN-2553的发生率正在逐渐降低。等待进一步观测。

目前既定收容措施:1基金会将在全球范围内控制有关舆论来阻止公众进行仪式CN2553-A。包括但不限于在互联网上发布相关视频以普及仪式CN2553-A的代替品,并散布项目不具有催眠效应的舆论。同时,一切现存的有关SCP-CN-2553-2的目击记录都将被从互联网上删除,有关文献应被赋予神秘学意义以消解其之可信性。

Site-CN-31的Dr. Searing负责对SCP-CN-2553-1进行监视工作。在得到其许可后,允许通过张氏磁流干扰法2来造访SCP-CN-2553-1。同一时间造访该空间的人员不得多于三(3)人,且进入时应携带尽量轻量化的装备,并避免对该空间的环境本身进行影响。允许在有限的范围内与SCP-CN-2553-2进行交流及互动。

描述:SCP-CN-2553指人类通过特殊方式(仪式CN2553-A)触发的一类异常梦境现象。

仪式CN2553-A为一类操作较简单且安全的神学仪式,可供人类通过意识方式连接至一存在于梦境中的空间(下称SCP-CN-2553-1)。该仪式被常态社会广泛称呼为数羊(Counting Sheep)

SCP-CN-2553-1内部有一面积未知的平原,遍布有草本植物与些许木本植物。其温度较为温和,同时空气湿润。其保持在永昼状态,太阳高度角恒为45度,天空中可观测到彩虹。

在大部分报告中,梦境中的场景远处有着地貌的起伏与类似人类聚集地的结构,但受限于梦境,几乎没有成功接近上述区域的案例。同时,环境中的天空中包含数朵云朵,光线变化与云的位置排布被描述为“崇高性的(sublime)”。环境内部风力较为强劲且稳定,人员报告了在风吹过时可听到的来路不明的风铃声,目前确认其并非由任何物体引起。场景中没有可见的人员与羊群(见下文)外的任何动物。


当执行人在仪式进行时进入睡眠临界态,其将进入一段有关SCP-CN-2553-1的梦境。目前确信SCP-CN-2553-1作为梦境空间,具有时空连续性。此空间在文艺复兴时期的神秘学著作《拉达尔解梦辞典》中被称为莱摩纳尼亚(Laemoynania),其确信有关于真实存在的灵性实体恶魔摩娜(Moyna)(下称SCP-CN-2553-2)

在梦境中进入SCP-CN-2553-1的事例在世界范围内时有发生。信息来源包括但不限于:

  • 神圣罗马帝国南部一选帝侯国的教廷审判记录:平民Albert Ernst以“私自与山羊恶魔摩娜进行沟通并签订契约”为罪行被教廷判处死刑。在查找到的另一份文件得知,这份判决是因为其在梦游时跑入另一位平民的羊圈中而被追溯到在前一夜执行了仪式CN2553-A。
  • 《黑色角》:来自观谬维基的文章,其被标记为具有“宗教恐怖”“占卜恐怖”要素。
  • 《海滨报》1833年10月刊:本期报刊上发表了题目为《梦境与梦魇》的专栏,其中提到了“数羊时出现的黑羊恶魔”“草原上的大风天”等字眼,附有一张来历不明的读者信件。

SCP-CN-2553-2在梦境中显现为一只黑毛色山羊,据信为雌性。其常伴随大群白羊群出现,而SCP-CN-2553-2仅会位于羊群最中心或最边缘。人员意识连接到SCP-CN-2553-1时,SCP-CN-2553-2便将在空间中某处显现,直到梦境结束或仪式执行者进入深层睡眠。梦境总是以遇到羊群作为关键情节。


附录CN-2553-1 - SCP-CN-2553初步研究

画家,奇术师Ignazio [已编辑]3三世在他的文章《魔鬼与梦境沟通》中提出了此地为具有时空连续性的外维度地点的猜想,并在文中详细叙述了进行仪式CN2553-A的具体步骤。据此推测,这一仪式在因未知原因以“数羊催眠法”被公众认可前常被认知为具有宗教性质的可操作仪式。

下文为Ignazio [已编辑]关于SCP-CN-2553-2行为的描述。

草原之地

德意志南部的密教文件记载了这种与魔鬼沟通的方式。文件提到,此地原是白色宫殿伫立之地,自黑羊带着毁灭一切的意志诞下后,其便屈首于了恶魔子嗣使用的种种奇技淫巧,如今,此地从属于恶魔魔妮娅4,表现为雌性黑色山羊,两角不自然的弯曲,这是恶魔的标志,在多部解梦典籍中都有涉及。

* * *

魔妮娅如今是此地的看守人,在召唤梦境之后心灵被引入风中的草原之地,即会看到伴随大量羔羊群出现的魔妮娅。魔妮娅身旁的羔羊在解梦典籍中被解释为行善之人的标志。然而反常的是,魔妮娅并不会直接对羔羊群进行恶魔常用的攻击及威吓行径,而是伴随羔羊群一起行动。

白色宫殿的废墟正伫立在草原之上,乃是常人皆可参拜,缅怀之地。

梦境沟通的仪式与梦境本身不可分离。羔羊群在草原之地上集在一起,默默向前行进着,而魔妮娅身上的长毛随身摆动,恶魔的双眼目视队伍中的羊羔,黑色的双足踏在女神亲吻过的土地上,这一画面便是沟通仪式的延续。默数羊羔的只数即为表现对女神和洁白之礼的忠诚。

而在白羊群中最显著的便是黑羊恶魔魔妮娅。若误入草原之地者欲接近恶魔,梦境的场景便将逐渐分崩离析,远处的山麓与房屋将浮上天空,树木以希腊建筑般极其精确的形状支离破碎,草皮颜色变幻并消失,就如同它毁灭白色宫殿一般。恶魔与羊群便是此时唯一不变的事物。这便证明漆黑的恶魔必将破坏羊群建立的秩序。这便为魔妮娅传递恶魔之知识的方式。



尽管Ignazio对于仪式的了解受限于他接触的密教成员,其对SCP-CN-2553-2的描绘却较为准确,同时记载了梦境结束时空间崩溃的具体情状,并对梦境中各项要素与恶魔学的象征性联系进行了较为全面的论证。然而,并未发现其提到的白色宫殿存在的证据。

从古籍中回收关于项目的文献资料后,基金会Site-CN-31对SCP-CN-2553-1进行了初步评定。一位特工通过执行仪式2553-A对SCP-CN-2553进行了初步调查。以下是其离开梦境后的心象分析结果:

心象观测:特工张蓝溪

Within-the-Countable-Wind-2

操作面板的一帧节选。

在服用009B形维稳药物后,特工张蓝溪的意识波动范围保持在合理值内。

最初,可视化观测面板中跳过了木屋、草原、气球、山羊头骨、塑料泡沫球的图像。随后,意识中产生了草原的场景,与SCP-CN-2553-1空间本身较为相似,可在其中辨识到部分标志性物体。检测到了白色、太阳、生日蛋糕、被大风吹动的羊毛衫的关键帧。画面开始移动,似乎标志着特工开始在梦境中行走。草原上的树木枝叶与地面上生长的野草随风飘动,在远处可以看到山麓的景象。检测到了铭牌、书本、一根白色石柱的关键帧。SCP-CN-2553-2伴随正在排成一行越过栅栏的羊群出现。同时,画面移动速度开始加快,推测为特工在向某处加快速度奔跑。画面接近SCP-CN-2553-2时,梦境的崩溃迹象开始出现。SCP-CN-2553-2向画面转过头,随后其身后的山麓开始崩解,画面的颜色开始扭曲,出现了数种不断闪过的颜色5。在特工触碰到黑羊前,检测到了不均匀条纹状画面的关键帧。

附加内容-A:梦境结束前的图像一帧


附加内容-B:梦境底噪分析

在画面中出现羊群后,梦境的底噪出现了不规律的波动。将其单独分离并解析后,发现这段长为13:07秒的噪声可转译为一串有着严重缺失的的字符串。由于其内容缺损较多,无法对其进行破译或分析,但确信其中使用了部分拉丁字母,且语法结构类似于德文。



随着第一次调查的结束,收容专家进行了初步收容措施撰写,同时,一个调查SCP-CN-2553的项目组被建立了起来,其由Dr. Searing领导,涉及史学、神秘学、恶魔学、心理学与超精神学(Supraneonoology)。下文节选了在一次例行顾问会议上各部门顾问讨论相关研究进程的视频记录。

会议视频记录 #088761

与会人员:

  • 项目组长 Dr. Searing(S)
  • 史学顾问 罗晓世(L)
  • 恶魔学顾问 Silver Genevieve(G)
  • 心理学顾问 杨一柳(Y)
  • 精神学顾问 程顾(C)
  • Site CN-31 Hal.aic(H)

S:在张蓝溪之后再次派出了两位特工进行调查。他们的心象分析……

C:第一位特工的结果目前正在撰写。原数据的话,我目前已经存在Site-CN-31的服务器里了。[看向一旁大屏幕上的Hal电子图像]有些奇怪的事:第二位特工目前还未苏醒,他沉睡的时间已经远远大于我们预期中从梦境中苏醒需要的时间,甚至已经到了反常的地步。

H:这是对沉睡中特工的意识解析结果。

[H摆出一张波形图图片。]

Y:一直到11月8日10时48分……[看了看表]也就是一小时前,意识波动还是与睡眠状态时类似。这是否说明特工还没离开梦境?嗯,不过009B的效应时间快过了。

C:之前的实验里没有出现这种情况。不应该是009B的问题。

G:我没有见过描写这种情况的史料。

S:那……这会是可能出现的另一种异常效应吗?

[众人面面相觑]

G:我不知道。在许多恶魔学著作中都有提到莱摩纳尼亚的存在,但是没有人写过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呃,可能是因为我们使用刺激性药物或者仪式执行的原因?

G:哦对了,另外一件事——我们还没有发现Ignazio所说的白色宫殿存在的证据。我们目前正在查找相关的资料,似乎最近一次目击中提到白色宫殿——当然,那些也有可能只是根据前人的记载进行推断而写的文章——是在1900年,一百二十多年前。当然,这个数字并不准确,等心象分析出来再讨论吧。

L:[叹气]不过说实在的,我现在都有些怀疑……那东西的来由了。

S:毕竟是五百多年前的东西。[沉默]记上吧,Hal。[转头看向程顾]心象分析那块怎么看?

C:可视化结果出来了。第一位特工与张蓝溪的如出一辙,第二位特工的还不确定。嗯……因为里面的杂音太多了。

L:杂音是指……梦境底噪?

C:不,只是我喜欢这么称呼这种情况。你见没见过雪花屏?呃,电视噪点。

S:嗯。我还记得之前追踪PoI-00918的时候……就是那个在雪花屏电视里穿梭的女的。

C:是的。噪点在第二位特工的心象分析中尤其明显,已经覆盖了全部能辨识物体的关键帧……我们只能猜测出来部分形状特殊的物体:你看,这个应该是某种符文。这个……是某种植物。

[杨一柳叹气]

Y:罗,你们有猜测过可以开始工作的时间吗?我们这边……梦境触媒模拟6还没准备好。

L:不知道,就看情况什么时候解除了。不过如果真的需要拖很久才能做这次心象分析,你们倒是可以开展下一步工作……就是要注意安全,因为——

S:出现了史籍上没出现过的事情。现在接力棒交到了我们手里。

C:Searing……还有一件事。

Y:什么?

C:上次的梦境底噪分析结果已经出来了。你想看吗?

[Hal展示了一张波形图。]

H:今天凌晨。崭新的资料。

C:对。你还记得那句话吗?第二位特工的底噪中也出现了那句话,有些不重合的内容可以分清了。比如说这里,第一个词应该是德语的Wissen,最后一个词可能是einfallen坍塌

Y:[凑近] [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念出] w i s s / s i e / w i / d e r——e i f a l l n?

G:这句话的意思是……你知道——啊,似乎缺少一个成分——是——什么坍塌的?

S:中间似乎是从句引导词……当成怎样讲的话……

G:你知道——是怎样坍塌的吗?,嗯,中间缺少的这个词……是什么?


附录CN-2553-2 - 相关梦境辑录文本

通过梦境触媒模拟技术,研究人员模拟出了复现SCP-CN-2553的环境,并进行了数次阵列测试(U=0.09,L=0.1,G=0.88),最终得到了能发散相关梦境的稳定参数。以下是记录到的辑录内容,确信补充了上述内容中未提到的关于SCP-CN-2553-1内部内容的信息。

/ #1 程顾的辑录 /

你们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

多年未被打开的房门后,你们被告知将要在这间房中开一场会议——空气中弥漫着皮革与工业胶水的气味,投影仪与洁白的纸被放在了落满灰尘与白板笔的黑色残留粉末的桌子上,长久不动的皮革椅子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会议开始后,投影仪镜头前那一道光束的范围内,满是舞动的微粒。

你知道[模糊]的吗?

这是他问你的话。他坐在这间小小的黑色屋子里,火炉照着他一边的脸,白胡子拉碴,眼角布满皱纹,两眼通红,肿胀的眼袋显得他双眼大了一圈,正死死盯着你,似乎你正因对他的羊——对,你一眼便能看出他典型的牧羊人打扮——做了什么出格的事而令他大发雷霆。

你一转头就能看到没关紧的房门缝里透出的白光与大风。那是草原的子嗣,夹杂着野草布向这片在它的领域中不完美的黑暗,势要令它俯首于伫立的宫殿和伫立的秩序。

你可以看出他脸上的戾气。

长久的微弱火光令人窒息。直到他某时突然心情好转——可以放你走了。

你抖落身上的灰尘,掸了掸裤子,鞋踏在吱呀吱呀地发声的地板上。空气中那股味道仍然是那么浓郁,但你很确信,当你打开那扇门后,你便可以走了。

最后,他允许你问他一个问题。你很自然的,问出了那个有关在这里的那个“异类”的问题。这是你在进入这里前,就被灌输的这个问题。因此,你一定要——你潜意识里知道你要——问他这个问题,无论这里的情景是否适合。这是为了……一些更重要的事情。

什么?我不知道什么黑羊。我不知道那东西和宫殿坍塌有什么关系。他这么回答,我只是看着宫殿……做我能做的事,做我想做的事。它的倒塌自然使我失落,但也没有更多能恨的了。

/ #2 Dr. Searing的辑录 /


博士:风真大啊。

远景镜头。从草坡的下端仰视站在草坡顶上的博士与牧羊人。画面中有从左到右的绿草,被风夹杂着吹过。博士看起来不是很习惯这样的大风,双手都攥紧了衣角。牧羊人看起来则已经习惯了这一切,穿着也比较厚实;他背着手,似乎在望向远处的什么东西。随即,他发红的双眼望向博士。

牧羊人:还没习惯这里的气候吗?

博士:还没有,毕竟我是第一次感受到它。

近景镜头。从这个距离可以明显看到博士的鼻头红红的,眼睛似乎也有些充血。他现在与牧羊人对视着。

博士:为什么——为什么(打喷嚏)你看起来不受什么影响?

牧羊人:那为什么……你会被风所影响呢?我在遇到你前也没想过这个问题。

博士:我不知道……但,但如果让我猜的话,可能,可能是因为我是外来者?

牧羊人坐下,示意博士也坐在草坡上。

牧羊人:看看远处。

近景镜头,牧羊人伸出一根手指,指向前方的某物。画面以牧羊人的手指为中心,随后聚焦到牧羊人肩部以上的身体。博士歪着脑袋进入画面,作出疑惑的表情看向他所指的地方。

博士:那里有……

牧羊人:白色。

远景镜头,画面转向远处草原上的点点白色。

博士:是的。我看到那些羊了,那些都是您的羊吗……?

牧羊人:(露出一个微笑)也许吧。不过,除了羊你还看到了什么?

博士:怎么会……只有一大片草呀。

牧羊人:走吧,我们近些看看。

中景镜头,牧羊人站了起来,拉起博士的手,二人的背影走下草坡。

博士:所以说那些白羊都是您的羊吗……?还是说这里以前有其它专门牧羊的人?当然,我也是第一次知道这里还有您这样的人类,啊不,反正就是您这样的人存在,所以……

牧羊人:(搭上博士的肩膀)以前当然有啊。

博士:那现在呢……?

牧羊人:现在当然是只剩我一个人了。

博士:为什么……?哦,或者说,是在什么时候您失去了与他们的联系……?

(过肩镜头,博士在牧羊人左边看着牧羊人,而牧羊人抬起了头看向某物。博士看到牧羊人的动作,也抬头看向他所在看的东西。而随着他们的脚步,阴影很快就慢上了二人的脸庞。)

博士:(站在眼前事物的影子中)……好大啊。

(从下至上扫视眼前的巨大白色废墟。尽管废墟已经不可辨认,只剩伫立的巨大石柱和白色的碎石,眼前的白色仍然是一尘不染。博士刚才看到的白色中除了羊群,还有着它们。)

牧羊人:嗯……大概是在这东西倒塌之后吧。你知道这宫殿是怎样坍塌的吗?

博士:震惊的表情)(自言自语)这个问题,这个问题。那——

(右方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响声,越行越远)

博士:(向右看去)啊——

(远景镜头,在广阔的草原上,一只黑羊正在疾行,周围的白羊也正杂乱无章地四散而行)

博士:(激动地把手伸向前去)是摩——(被打断)

(石柱发出的巨大的爆裂声打断了博士的动作与话语。他被吓得双手护住自己的头部)

牧羊人:……这东西的坍塌还没停止吗……


Dr. Searing进入梦境后的同一时间,杨一柳也佩戴了梦境触媒装备并进入了梦境。于11月8日下午9时5分,在杨一柳的检测设备中发现了异常波动,其本人随后进入了昏迷状态。Dr. Searing苏醒后,其也报告了在杨一柳处发生事故的同一时刻,在梦境中也出现了内容性波动。

下文为Dr. Searing与从昏迷中苏醒的杨一柳的交谈记录。

采访记录 #076520

采访人:Dr. Searing(S) 受访人:杨一柳(Y)


S:晚上好……啊,现在已经早晨了……

[Dr. Searing看了看表]

S:11月9日……抱歉,昨天日程排满了,实验室主管把梦境触媒这种东西留到了晚上,搞得我们大家都没睡好觉……我也是刚吃了两粒安眠药才睡着。

Y:没什么事……我感觉还好,可能是昏迷导致的。

S:话说回来……所以你是怎么了?

Y:那群人刚问完我这些事,大概就是……梦境里发生了点事,然后的一段时间突然就没记忆了……但是那时候,脑子里还是可以看到一些模糊的颜色,挺奇怪的——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梦境导致的。

S:那梦里……发生什么了呢?

S:他们提到你身上发生事故的时候是九点零五。那时候我这边正好也发生了一些事情。考虑到莱摩纳尼亚的时空连续性——我们或许可以“提前”交流一下相关情况?

Y:那,那你先说说你那边的情况吧。

[Dr. Searing复述了其梦境辑录中的情节]

S:……总之就是这样。那位牧羊人似乎在程顾的辑录里也有出现。

Y:等等。

S:怎么了?

Y:你再重复一遍,它是怎么结束的?

S:石柱崩塌……碎片飞溅……随后——啊不,是在那之前,我看到了SCP-CN-2553-2。[停顿]这编号可够长的。总之,在遇见摩娜之后,我的视角就变得……很不稳定。就像是那些心象分析图片里那堆光看就会让人感觉脑袋疼的难懂的图像。最后醒来是因为……我忘了。

Y:[思考]

Y:我也看见了……摩娜。

S:于是……?

Y:我和它在一起。

S:[倒抽一口气]你是怎么——

Y:就是——你记不记得那些石柱碎成碎片的时候的样子?

S:嗯?我记得啊。就好像是……巨大的白色石膏碎成了较小的白色石膏。不知道你有没有学过美术,我可以这么跟你打个比方——就好像是一大块白色颜料被摊开了。

[杨一柳的肢体动作愈发强烈,Dr. Searing连忙前去按住了她连着输液管的那只胳膊]

Y:对对对。你知道那场景多吓人吗?……就好像是一大片云彩塌了下来。我当时——就在那些东西下方。它们砸下来的时候,我都快要晕倒了。[脸上浮出恐惧的神情] 后来是——

S:你在那时候昏迷了?

Y:不。后来……后来我记不起来了,随后我就到了摩娜身边。

S:大概是在……哪里呢?你还能看到那些白色废墟吗?

[杨一柳摇摇头]

Y:不能了。但我还能看到那只黑羊。那时我身子很疼,我低头看了看也能看到我身上有些伤口。这应该是梦境潜意识告诉我的。我头也很疼……这应该是我现实中确切感受到的。

Y:当时的风似乎……比原来的要小,光线……光线也更暗了,似乎是金黄色的。我不是很清楚你们有没有记录到类似的情况……我躺在草中,只能仰视这些高草,看着我头顶上缓慢飘过的云。然后我似乎听到了有什么东西踏过草地的细碎声音。

S:是摩娜。

Y:对。它叼来一堆奇形怪状的草,我没见过的那种。它伸出舌头舔了舔,随后再叼起来,缓缓敷到了我全身的伤口上,随后站在我身边看着我……啊,我可以从它眼里看到太阳的反光,似乎已经要落山了。我就这么安静的躺着,也没有精力理睬我身边的这个生物。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感觉这里的风也很舒适,似乎可以就这样看着天上的云躺到天黑呢……随后的事我就忘记了,可能那时我就已经昏过去了。



/ #4 Genevieve的辑录 /

“这里似乎还是那间小木屋?”我向[一个被创造出来为了成为这个动作的客体的人]问道。

的确,我似乎能感受到和那时相同的气息。唯一不同的是,现在在我面前的不仅有那扇透着光亮,被风吹得不断颤抖的木门,还有一扇发黑的,老旧的,陈腐的楼梯门。

“这个地方怎么会有地下室?”

我就是边这样想边走下这道楼梯的。

的确,在思考这个问题时,我的心中逐渐生成了无数的疑惑。的确,这里的地面似乎与一般的土地也没什么不同,为什么没人想过去往下挖?把身边的野草铲除,随后便向下挖去。把草皮撕碎,用锋利的铁铲尖峰插进土中,再一脚踩上去将地面铲出一个洞。重复这个动作数千次,难道不能挖出一间地下室吗?

我继续走着。这道楼梯的设计很奇怪,全程没有任何拐角——按理来说这是最不合理的。

嗒。

嗒。

我看到了墙面上的什么东西——似乎是什么十分粘稠的液体。我用手蘸了蘸,温乎乎的。

嗒。

嗒。

头顶上的那扇门被铛一下关上了。

那位牧羊人还在吗?我重新被那间小木屋吸引了注意力时,我不禁想。

所以人们真的能在这里生存下去吗?我不禁想。我们是访客,所以自然无法理解这里的一些事物——但难道草真的可以在没有阴云与雨水的情况下生长到这么高吗?树木真的可以在没有飞鸟传播的情况下在这里插下自己的根吗,人真的可以在没有任何肉食供给的情况下活到这样的老龄吗?

会被说“这种事情没有人会好奇”之类的话吗。

嗒。

嗒。

我的脚再一次触碰到了坚实的,宽厚的地面,同时还带着些浓厚的热。

我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这样的温暖了——心随着某处的韵律跳动的感觉。与当年[TIMESTAMP MISSING]一般的温热,我还能感受到它的心跳声。于是,我关掉手电筒,倒在地面上,双手趴在地上,贴着温暖的地面扭动自己的身子,向这股律动的源头爬去。

咚。

咚。

我能摸到什么暖热的东西——是一种液体,很粘稠,在黑暗中我看不清它的颜色,但是我能感受到,我在找的东西就在这滩液体的前方。我这样想着爬入液体滩。

咚。

又钝又硬的什么东西。

咚。

被液体洇湿了的柔软毛发。

咚。

在一起一伏的动物躯体。

咚。

一对软软的尖耳朵。

咚。

一颗正跳动的流着热血的心脏。

咚。

咚。

像是计时器结束后的闹铃响一般,在那一瞬间我听到了一阵癫狂无比的杂音。有笑声,哭声,叹息声,尖啸声——它们涌入我的耳朵,就像黄昏时太阳一下子沉入山间。随后我看到了颜色。

咔咔。



Genevieve苏醒后,报告了梦境中有关恶魔学的知识。然而,其心象分析结果解析清晰度极差,因此无法辨别其提到的知识的具体细节。一轮梦境触媒测试结束后,研究小组停止了后续实验而转向理论研究。而于11月12日,全球范围内的SCP-CN-2553目击报告被观察到影响程度具有明显的上升。

这一天内,被标记为与SCP-CN-2553相关的梦境异常皆伴有不同程度的后续影响:

  • 上午11:08的一通FBI报警热线:Apphia Brook在报案电话中提到,自己的母亲于一次梦游后突然陷入了昏迷,口中一直在念着无法分辨的词汇。FBI探员在介入后,通过手段苏醒了人员。
  • Site-CN-34日志:其在执行SCP-[已编辑]的巡逻任务后的换班时间于宿舍执行了仪式CN2553-A。第二天凌晨,安保部门换班时发现一人迟迟不到,在多次呼叫无果后进入D级紧急状态(“人员失踪”),随后于宿舍楼走廊的地板上发现了正在梦呓且体温异常的Areck Dale。
  • 日本[已编辑]中学11.12失踪事件:偏僻地区两名较为孤立的女学生在前一晚共宿一夜后于第二天消失无踪。其教师Ichita Yuri报了案,警察在一夜的搜查后找到了位于其中一位学生家中,生命体征较为微弱的二人依靠在一起。确信其在前一夜执行了仪式CN2553-A。

附录CN-2553-3 - 进一步探索行动

针对近期出现的SCP-CN-2553新异常现象,研究团队派遣了特工Alison Destiny进入梦境对其进行探索。于梦境的中途,特工于现实中进入了昏迷状态,同时身体体温骤升。在检测仪器前读取了可视化观测面板的两位操作员在离开操作台后也出现了咳嗽,头晕目眩的症状。这被推测是认知危害所导致。

于特工康复后,研究团队再次展开了紧急顾问会议来拟定应对措施。在这次会议中,决定了将运用张氏磁流干扰法7来强行干扰并进入SCP-CN-2553-1。

会议视频记录 #088782

与会人员:

  • 项目组长 Dr. Searing(S)
  • 史学顾问 罗晓世(L)
  • 恶魔学顾问 Silver Genevieve(G)
  • 心理学顾问 杨一柳(Y)
  • 精神学顾问 程顾(C)
  • Site CN-31 Hal.aic(H)

S:诸位都已经很明确了。呃……现在的情况。

L: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新情况。现在我几乎已经确信我们无法从过往的记录中得到任何有关于处理现在的情况的经验了。看来史学部也该停止介入了。

S:不,不能这么说。过去有这么多神秘学资料——

H:Searing。

S:[转头看向大屏幕]怎么了?

H:上面批下来了你要求的收容措施。似乎他们也注意到这事的重要性了。

[Dr. Searing陷入沉默]

C:我们尽力吧。

C:杨一柳,你们几个去过莱摩纳尼亚的人,怎么看?能不能分享点信息?

Y:[短暂的呆滞]我……我该说的在那些采访记录里已经说完了。

S:我和她也谈了谈。似乎我们俩梦境中的事故是因为同一事件而起。

G:是那座白色宫殿废墟的“二次坍塌”。我也查阅了一些资料,在不同时期的史料中,提到的白色宫殿的损毁程度确实是……不同的。中世纪时期的一篇关于梦境沟通的文章还提到过白色宫殿内部的景象。那时的宫殿似乎只有屋顶倒塌了。现在……

S:他们能去那里面探索?通过清醒梦?

L:Searing,连Ignazio都描述过白色宫殿。

Y:[惊愕]那为什么我们不行——

G:它倒塌了呀。

[杨一柳张着嘴,沉默了下来]

S:呃,那就是说,所以,它的倒塌,与SCP-CN-2553-1,也就是说莱摩纳尼亚的稳定系数有关系?宫殿越完整,梦境越稳定?现在的认知危害,则是因为梦境的极其不稳导致的?

C:那如果是这样的话……就能想通了。

G:但是这没有用。如果越往后越不稳定,那么就是说它越危险我们越无能为力。

[会议室中陷入了沉默,只剩大屏幕中Hal.aic的环境音,一直到Searing再次开口]

S:Hal……有什么新结果?好吧我知道再问一遍没有用但是——

H:上面批下来了你要求的收容措施。需要我重复一遍内容吗?首先是允许使用大范围记忆删除,直接干扰梦境空间,与Site-CN-34的联合收容,随后还有两台张氏磁流机的批准。

S:哦。

Y:[缓慢开口]诶……等等,最后一项是——

S:张氏磁流机。我要它是因为——

Y:不是,我是说,我,我知道这东西,之前我做过相关的课题——[用手拍了拍桌子]对,梦境不稳定,那要是我们有办法人工维稳呢?或者说直接送特工小队进入-1空间?


根据顾问会议讨论出的后续执行措施,现有收容措施被撰写,同时加快了对SCP-CN-2553深层结构的解析进程,包括批准了直接的梦境空间行动与大范围记忆删除的运用。于11月14日,两名成员组成的小队在研习了部分应对威胁的应用性奇术后被送入SCP-CN-2553-1,并在其中进行探索。

下文包括了通过记忆恢复、心象分析、梦境辑录等种种方式恢复的探索记录。

SCP-CN-2553行动记录-A

日期:2023年11月14日

目标:SCP-CN-2553-1,白色宫殿

小队成员: 张蓝溪(Z) 岚七月(L)

笔记:本次行动使用了微量电流技术刺激人脑以维持梦境的稳定,并使用多项技术赋予了人员在梦境空间中自由活动的能力。预计这一能力可以在保持当前供应状况的情况下持续48小时。本次行动的目标是回收SCP-CN-2553-1坍塌原因相关的信息,以供制定进一步收容措施。


Z:009SCHZ7。准备就绪。

L:009CLZZ7。就绪。

总部(HQ)好的。请阅览屏幕上出现的触媒文本。磁流即将通入。

[一段时间的准备]

HQ:……目前正在通过模因技术进行信息传递。若收到请回答。

Z:好的……嗯……嗡嗡的……声音里有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有杂音,啊不,有说话声……有吹灭生日蜡烛的声音……声音里有奶油的香气。很暖和的视觉效果。牛排味的。

HQ:[调试信息转译]一,一百,七,七十,八十三。中文。现在呢?

Z:……好些了。感觉就像是以前脑内自动循环的音乐那样,在心里某个小地方有人说话。

HQ:通过模因在你脑内建立了有人在与你说话的认知。请确认小队成员健康。

Z:好的。[四处望]岚七月!

L:[咳嗽,声音来自张蓝溪身边的地面]……呕,在这里。

Z:你吐了?

L:[停顿]差不多。

[岚七月向头顶指去,张蓝溪抬头,看到一大群白色蝴蝶正在空中飞舞,如同射线状的晨光中,完全可见的屋内舞动的颗粒状灰尘。它们似乎正以二人为中心扩散出去。]

L:呕,这地方……不欢迎这样的东西。所以这样的事也是意料之内的。

[岚七月站起]

HQ:特工,请环视周围环境,确定自己处于目标区域内。

Z:草原……白云……彩虹……应该无误,但是没看到白色宫殿。这是意料内的吗?

HQ:在意料内,但并非我们想要的结果。[停顿]我们在你们的认知中植入了此处的大致地图。你们目前似乎……不处于任何标志性地点附近。

L:……好奇怪的感觉。这样的地图。

Z:就像是闭眼时看到的那些五彩斑斓的黑色景象。

HQ:我们的人在对你们的位置进行定位……请试着到达图中的位置。

L:收到。

[12分钟的探索。二人不断接近目标所在山丘]

Z:这里是离我们最近的高地了。似乎……远处……还是没有。

L:白色……似乎只能看到山麓上的白色。那是雪。让我再找找看。

[岚七月转过头去]

L:……你在干什么,张蓝溪?

Z:嗯?

[可以看到张蓝溪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看向岚七月]

Z:[停顿]没什么,权当是驱魔了。

L:你在做祈祷的动作诶。

Z:……你懂的。毕竟以前有人这么写过。Ignazio他们。中世纪的人们就把摩娜指认为恶魔,所以我……呃,虽然说要保持批判性的态度,但毕竟我们已经认识了这么多以前我们从没见过的东西。如果这样真的能起什么效果……就算是我暗暗赚了一把吧。

L:[沉默]……你说的中世纪文献我也看过。里面可没有提到你这样——

[二人的脑内响起了一段测试音乐。是总部正在提示二人准备进行沟通]

HQ:你们好——我们刚刚成功定位了你们的位置。图上的定位正确吗?

[两位特工互相看了看,随后环绕了一下四周]

L:应该是这样。

Z:嗯。

HQ:没问题。接下来,请向太阳的方向看去。[等待二位特工] 看到了吗?现在在你们的视野中应当有一道黑色的条纹。顺着条纹上纹路的方向,前行一段时间就应可以到达任务地点。

Z:收到。

L:嗯,看到了。

[张蓝溪顿了顿,嘴里小声地念了念奇术咒语]

Z:出发吧。

[更长时间的探索。二人朝着总部打出的坐标走去。可以看到那里似乎有着一座小山]

L:所以说……似乎环境光正在……变化。

[二人慢慢走到小山的尖部。就在此时,风突然大了起来,遮着太阳的云也骤然离开,使得二人在一阵强光中都闭上了眼睛并停下脚步抵御大风。可观察到光线明显的偏向金黄色。]

Z:风……好大。

[张蓝溪咳嗽了几声]

L:张蓝溪,你没——

Z:没,没事。

HQ:风力似乎超过了空间中的平均值——在原地待命,等这阵风过去吧。[模糊]

[似乎在此处,梦境底噪的干扰极其强烈。现实中的仪器记录到,此时两名特工有着近乎要脱离梦境的迹象。操作人员通过临时调整磁流功率调整了梦境稳定性。此时梦境中的风刚刚停止。]

L:……有些头疼。

HQ:情况——[模糊]好些了吗?如果可以的话,向我们展示一下周围的环境。

Z:好的。[转向岚七月]我也是。不过……

[张蓝溪探出头去]

[沉默]

L:怎么了?

[岚七月也探出头去看向后方。随后又是二人的沉默]

HQ:请问情况如何?

Z:[迟钝]……你们有说过它在坍塌嘛。

HQ:白色宫殿的确在坍塌。如果你们目击了其坍塌的瞬间过程,请——

Z:……不。我的意思是……

L:天空。天空在坍塌。

[可以看到风已暂停,云在天空中静止着漂浮。太阳正处在夕阳的角度,散发的也从洁白的阳光变为了金色的夕阳光。而在这样的金色画面中,天空中有着许多黑色的巨大斑点,其间以裂痕连接着。同时大量白色碎块正在从天而降,迅速地栽在草原的地面上,似乎无比危险。风再次刮起。两名特工注意到了,在山崖的下方,有着一大片白色的涌动着的海洋,似乎正在朝前方的某地挤去]

[眼前的景象似乎对二位特工有一定的理解难度。二人都在原地静止着]

L:梦境……坍塌……样子……这般……[低语]

Z:岚……[凑到耳边,同时用手指了指下方的某物]

L:[回过神来]啊,是的……我看到了。

L:那个黑色的小点。实在是太明显了……摩娜。

[张蓝溪拽了拽岚七月的胳膊,示意她随自己走下山崖与摩娜交互]

Z:走吧。

L:哦——好——等等——哦。[仍然回头看着山崖前破碎的天空景象]

Z:[低声]你怎么……

L:[低声]没什么……毕竟是一生难得一见的景象。

[扒开一处树丛,二人到达了草原之上,白色的浪潮后端。天空的白色碎块不断坠落到羊群之中,发出一阵阵喧嚣的响声。二人并肩走着,打量着这一切]

L:……全是羊。以前这里有过这么多的羊聚集在一起吗?

Z:……嗯?

L:我说——我说这里全是羊。

Z:抱歉——羊叫声太多,我听不清你在说——说什么。

L:[向前指去]摩娜……

Z:没错。摩娜。

[在不断涌动的白羊群中,张蓝溪停下了脚步。她十字交叉,放在胸前,随后皱紧了眉毛,似乎是在做什么心理斗争。最后,她呼了一口气]

L:喂,张蓝溪——这里太挤,不动的话很快就会摔倒——喂,张蓝溪!你在干——

[张蓝溪突然撒腿跑了起来。挤开了数只羊,再穿过了众多羊之间的缝隙,从岚七月眼前冲过,令岚七月齐肩的短发一瞬间向前动了动。随后,岚七月转过头去,看着正在羊群中狂奔的她]

Z:[转过头,气喘吁吁]它就是那个恶魔!你不是读过中世纪的那些——

L:不,我是说——这里很——很危险!

[岚七月抬头看去,天空的白色碎块仍然在不断向下坠落]

L:嘿!快停——

[一块巨大的碎块插到了张蓝溪面前数十米的地方,将她与摩娜隔开]

L:别动!我这就来!Nuire Postiera La Poita[奇术]——

[大量碎屑掉落到了岚七月身旁。岚七月骤停,抱住头蹲下防备。]

Z:[声音从远处传来]你——

[伴随着撞击声,记录停止]



SCP-CN-2553行动记录-B

日期:N/A

目标:N/A

小队成员: 张蓝溪(Z) N/A

笔记:N/A


[58秒的黑暗]

[火光]

[被吹散,随后便是188秒的黑暗]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谢——谢——

[欢笑声。逐渐减小]

[134秒的黑暗]

[风吹过。在草与树和飞翔的树叶中,一群儿童正在嬉戏。他们穿着不同色彩的衣服,奔跑在阴影与光斑之间。奶油的香气弥漫在空气中,同时空中漂浮着彩色的肥皂泡,画面意义未知]

[天逐渐暗了下来。黄昏的色彩晕染着世界]

[54秒的金黄色色彩]

Z:诶……

[画面恢复]

Z:这是……

[可以听到风铃的响声。张蓝溪躺在草间,呆滞地看着这些在她头的高度之上的野草。云在她头顶上飘动,可以看到天空似乎是淡黄色的,云也有着一层金色的边缘]

Z:啊……

[踩踏野草的声音]

Z:是——是谁啊……

[张蓝溪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自己左大腿上的制服破了,露出了有着许多碎片擦伤的肉体。其中最大的一道伤似乎是被割伤的,还有一片白色的物体插在其中。此时,她才意识到疼痛]

Z:呃……唔……

[她努力抬起头来,看了看四周。但此处的草明显比SCP-CN-2553中其它地区的草要高,她在不站或坐起来的情况下无法看到四周的任何东西。她试着动了动腿,但紧接着传来的剧痛令她全身的肌肉很快便松弛了下来,重新倒回了地上,右手摸着胸口,她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心脏正在剧烈地跳动。]

[踩踏的声音越来越响亮]

Z:是……

[张蓝溪控制不住地闭上了眼。在那东西越来越近之前,她努力着睁开了眼睛]

Z:嗯……

[声音的源头就在她的正后方。通过余光,她隐约看到了一只弯曲的黑色角]

Z:角……

Z:啊![吓得一下子坐了起来,随后回头看去]是,是你——

[SCP-CN-2553-2口中叼着一叠弯曲的紫绿相间的叶子,两只大眼睛与张蓝溪对视着]

Z:别过来……呃……唔……[再次倒下]

[张蓝溪喘着粗气,看着SCP-CN-2553-2走过她的身边,一直到她的左腿边]

Z:你是要……

[再一阵钻心的疼痛,张蓝溪不得不闭上眼睛,挤出了几滴眼泪。她紧攥着身下的土与草根,感觉到自己左腿之中的那片碎片正在其中扭动着。这疼痛似乎持续了很久,直到那东西数次移动,温热的液体从她的伤口处流到大腿下时,她才感受到,那移动的感觉已经消失了。紧接着,好像又是什么东西被敷在了伤口上,这使她想起了她小时候受伤时,身边人们给她贴的那些令人难受的膏药。好在这次的疼痛没有持续很久——不,她可以说,疼痛在那接触感之后很快就消失了]

[她试着睁开眼,看到了一阵迷迷糊糊,无法辨认的景象。随后又是长时间的黑暗]

Z:[呢喃]

Z:诶……我……怎么回事……

[张蓝溪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腿上的伤口似乎已经好了很多。她试着动了动,疼痛感已经有所消退。她坐起身子,看了看四周:SCP-CN-2553-2正于她身边卧着]

Z:你……

[SCP-CN-2553-2抬起头来]

Z:你救了我……

[SCP-CN-2553-2给予一个默认的眼神]

Z:为什么……

[SCP-CN-2553-2没有动作,随后转过头,朝着两旁看了看]

Z:你不知道。

[SCP-CN-2553-2点了点头]

Z:[思考] 这是……哪里。

[SCP-CN-2553-2抬头,看向天空,随后发出一串叫声]

Z:……什么?

SCP-CN-2553-2:[沉寂] 是天空的外面。

Z:你会说话。

[SCP-CN-2553-2点了点头]

SCP-CN-2553-2:的确。

Z:你是谁。

[SCP-CN-2553-2低头,舔了舔自己身上的毛发]

SCP-CN-2553-2:一只黑羊。

Z:为什么要毁灭莱摩纳尼亚。

[SCP-CN-2553-2似乎没有听懂,稍稍歪了歪脑袋]

Z:为什么要毁灭那片草原。

[SCP-CN-2553-2似乎表示了否定]

SCP-CN-2553-2: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Z:那会是谁。

SCP-CN-2553-2:[抬头看去]也许没有人。

Z:[激动地站起,在风中伫立着,低头看着黑羊]可你就是那个恶魔——无数人都这么说!而,而如果你不是的话,你也没法解释曾经的那些梦境。见到你便会结束的那些梦境。

[SCP-CN-2553-2沉默,二人长久的沉默。只有风声。]

SCP-CN-2553-2:但只有你。

Z:什么?

SCP-CN-2553-2:但只有你和我说过哪怕一句话。

[黑羊随后便低下了头,背着夕阳的光看向了地面,张蓝溪似乎也陷入了思考之中。她再次坐下,在草中看着正坠落的夕阳与毛发边缘染着金色光辉的摩娜。她看了看它]

Z:[低着头]好吧。

[SCP-CN-2553-2也看了一眼张蓝溪,似乎是表达了认可与回复]

Z:……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

[张蓝溪低着头。她不经意间把手放到了SCP-CN-2553-2的绒毛上]

Z:为什么天空会坍塌。我们现在在哪。

SCP-CN-2553-2:但……这是两个问题。

Z:……好吧。

SCP-CN-2553-2:但是两个我都可以回答。

[张蓝溪沉默]

SCP-CN-2553-2:首先,我只是一只黑羊。我只是和其它羊一样的生物。

Z:但你是黑色的。……所以人们可能会这么想吧。

SCP-CN-2553-2:我也不可能知道你们怎么想我。

Z:嗯?

[张蓝溪睁大眼睛,看着黑羊的额头]

SCP-CN-2553-2:我只是……做了我想做的事。

Z:这是……什么说法?

SCP-CN-2553-2:宫殿坍塌后我就离开了宫殿。天空坍塌后我就离开了天空。

Z:所以你……出来了?

SCP-CN-2553-2:……是的。我想去一个……更好的地方。

Z:你是说……

SCP-CN-2553-2:你们的那个地方应该会很大,会很开心吧。比这里还要大的多。可以让我在风中自由地走过草原,去看更多的树木与花草。也许有时候会有水从天上降下来,还会有薄薄的,白色的碎片,但不像刚刚的天空那么坚硬和苍白。它应该是……晶莹的。你们的世界有这些东西吗?我希望我可以看到太阳之外的光源,山麓以外的地形起伏。你们那里最高的山峰有多高啊?五百个你那么高……有吗?我走在上面的时候,也许还可以听见唱歌的声音,唱的是颂歌之外的歌曲,也不必我正襟危坐地旁听。告诉我,那里有这些东西吗?短头发的小姐。

Within-the-Countable-Wind-4

-



附录CN-2553-4 - 事故CN2553-A

于讯息传回后的24小时内,SCP-CN-2553目击数近乎减少到了0。一次紧急顾问会议被召开,讨论后续采取的措施。这次事件被编号为事故CN2553-A。由于SCP-CN-2553-2最后的发言被认为有可能是突破收容的宣言,会议中通过了继续观察SCP-CN-2553-1的申请。

在特工试图再次执行仪式CN2553-A时,其发现仪式失去了作用。在排查了种种可能的故障原因后,研究小组对这一性质进行了再次测试。在测试中,由心理学顾问杨一柳提出的提案得到了证明:SCP-CN-2553-1目前已经完全坍塌,因此其已经转变为空白梦境8。事实证明,在此次事件后,执行仪式CN2553-A将只会导致使用者于接下来的2-3小时内进入一段无梦境的睡眠状态。

此后,Dr. Searing以个人名义申请了将项目等级调整至等待分级。

2天后,特工张蓝溪在其家属正在其病床前看望时于病房中醒来。其目前正在接受一次对任务的总结性采访。若2个月后仍无更多讯息,研究小组即将解散,其成员将得到不同的提拔以示表彰。

采访记录 #076551

采访人:Dr. Searing(S) 受访人:张蓝溪(Z)


[35分钟的内容被删节]

Z:总之,就在它跟我说完那段话之后,它就钻进草丛里消失了,它提醒我说这里是有正常的日月交替的,在天黑时我大概就能离开这里……后来我就在那里走啊走啊,心里思考之前发生的那些事。后来可能是在某个时间点,我就离开了那里吧……然后我就醒了,在我的家人面前。

S:[记录]好的,谢谢你的分享——啊,等等,我先接个电话,抱歉了。

[Dr. Searing转过身去,走到了帘子后方]

S:[对着手机]诶,妈,是我。林西。

S:[对着手机]嗯嗯,您放心吧。我工作最近没什么问题,他们说我最近做了一个挺重要的项目,说是我表现可嘉,决定给我提拔到四级人员……啊不,就是说,呃,算了——就是说决定给我升职。据说那还挺清闲的,以后我说不定就看您的时间会稍微多点。您放心吧,我没问题。

[通话对面的人用汉语方言进行了几句交谈。无法听清]

S:诶——好的——[掉下了一滴眼泪]没事,您也辛苦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