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575
评分: +10+x

欢迎,研究员 Abe Slane。

请选择您要查询的项目档案。










正在为您加载 SCP-CN-2575。













Site-CN-00 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的通知

该页面可能受到模因影响,请确认你已接受了模因疫苗接种。

— Dr. Anybody,Site-CN-00 站点主管

项目编号:SCP-CN-2575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目前尚未发现任何对 SCP-CN-2575 的有效反制措施。所有已知的 SCP-CN-2575-1 应在被发现后立即处决以免对帷幕造成影响。应在互联网上发布类似都市传说以降低泄露的信息的真实性。

描述:SCP-CN-2575 为一种模因,载体仅包括纸张,感染方式包括目击载体,与已感染者肢体接触或听到已感染者所言。

其最初由研究员 Abe Slane 发现于 Site-CN-00 内部,其时站点内有 3 名人员被感染成为 SCP-CN-2575-1。

在被 SCP-CN-2575 感染后,人员会转变为 SCP-CN-2575-1,具体症状如下:

  • 自认为自己可以达成一些自己拟定的、或超出预期的成就;
  • 幻听,幻听内容包括令其“认清自己”;
  • 不自觉的奔跑;
  • 大喊无意义话语,但有时会停止;
  • 遗忘有关自身的一切,需要高强度回忆才能想起一些片段;
  • 思维过于发散;
  • 怀疑自身与其生命的意义。

目前已知所有 SCP-CN-2575-1 最终都将因脑死亡而死。该现象可能因该模因的致死性所致。值得注意的是,其尸体会出现轻微的逆模因的特性。测试表明大约 10% 的人员在佩戴模因防具的情况下都不会发现其尸体的存在。

对所有 SCP-CN-2575-1 的特征研究发现,个体的共同之处在于:其均为普通人,没有特殊之处,也没有特殊的工作。可以认为此即为该模因的感染目标。

附录 CN-2575-1

异常记录

[记录开始]

研究员 Abe Slane 出现在画面里。画面中正在下雨。无法匹配画面中其所处位置,可以确定的是其正处于中国某一城市内某一车流量较大道路旁。

最后一滴黑色的雨落在 Abe Slane 的肩膀上,于是他转身了。他看到了一片黑暗,那么他的心中就会生出光明——“他在寻找着什么”。这个念头油然在他脑海中生起,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他开始动身,行走,疾走,逐渐演化成奔跑。他边跑边嚎叫着,可惜没有人听到。也许他自己也感到惋惜,因为音量正慢慢变小,可是到最后,他自己也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了——或许更多是听不懂,但这无关紧要——奔跑的意义随之消失,他停下了脚步,思考自己正在寻找什么。思考了一刻钟,一切无果,他气恼地摇头,跺了跺脚,停在了街头的正中心,汽车正在从他眼前划过。

研究员 Abe Slane 一边大喊着无意义话语一边快步奔跑,跑至道路中央,没有被来往的车辆撞击。这些车辆有意识地避开了他。

他感觉自己似乎被某辆车的后视镜撞了,因为他的脸上突然泛出一阵疼痛。这种疼痛无关心灵,只在肉体上浮现,紧接着他开始怀疑它的真实性。正如他所预料,疼痛消失了——一如往常。

一如往常。

这是 Abe Slane 的第 3648 个工作日,一切一如往常。

他不记得自己的前 3647 个工作日,他只记得今天,自己在大街上盲目地奔跑,最终停下。完了。一切结束了。他的这一天失去了意义,丧失了光彩,融入了黑暗。他不太在意黑暗袭来,他享受这种感觉——多么得奇怪。他不知从何时开始便拥有了这种癖好——这是常态,基金会费尽千辛万苦守护的东西。但是最后,常态被普通人拥有,基金会剩下了什么?

他不曾思考过这个问题,他的大脑不足以支撑如此的思考,因为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而一个普通人,尚未有思考这类问题的权力。也许明天他会考虑向主管上报这个问题,但这又是明天了。眼下我们最好还是讨论今天。可是今天也无法可论,说来也无聊,于是只好闭嘴。

那么他就一言不发了。

Abe Slane 环顾四周。其短暂地微笑后继续站在原地,头发被雨水打湿。

黑暗中的静默往往会滋生欣喜。他没有验证过这一条定理的真实性,但他可能可以确定的是它不对每个人起效——并非针对他自己,而是所有人,世界上的所有人。所有人都身处黑暗中——有些人没有意识到罢了。算了,他想不到这些的,我们说这些有什么用呢?无非是自娱自乐罢了。可惜了他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偏偏要身处基金会。如果他离开基金会,也许他还能混得风生水起,生活过得有姿有色——但这一切都没有用,对于他来说。

于是他只好学会了适应。他继续沉默着,继续回想,回想自己站在这里的原因——对了,他要寻找什么。继续回想,自己为什么要寻找什么东西,自己要寻找什么东西。可惜,想不出来,那他只能想想自己了。他自己是干什么的呢?反常部,3 级研究员。他终于想起来了。他掏出自己的权限卡上,那上面没有余温,冰冷,快要把他的手指黏住——他继而不敢拿了,又将他放回兜里。手不知道何处可放,只好抓着破旧的牛仔裤——他感知到了牛仔裤的存在,他想起它是他花 30 块打折买的,那时他还有些阔绰的意味在,哪还像如今?——可这都是后话了,想的也有些远了。

Abe Slane 在原地躺下。

于是他将思绪再次拉近,聚焦到反常部上。反常部。反常部。他花了一半的时间思考自己,却竟然没有想出反常部这三个字?这又一次突出了他身为普通人的身份——无非都是一个样罢了。

那反常部又可以想什么了?那不就和今天一个样吗——也无非是无聊。他开始思考自己有没有踏入过反常部的大门哪怕一次过,结论是肯定的,于是他继续想反常部长什么样——他想不起来,这一定是模因攻击,但倒也不一定了,因为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呀。别看我们一直很清楚他是普通人的身份,可他自己是一点也不清楚。谁能说清楚这个中原因呢,大概也只有他自己,可惜他自己也靠不住,所以我们只能姑且把这个疑问放在一边,先来考虑考虑反常部了。

反常部是什么?一栋黑色的大厦,他自己回答自己,并为自己如此聪明感到骄傲,这倒颇有些讽刺的意味。

反常部对他生命造成了什么影响?是不是加入了更多的生存的压力和庆幸,庆幸自己在这个异常横行的世界里活下去,哪怕只有一秒?他逐渐也不太能确定自己是否能活着了。如此动摇,真不知道他是如何在反常部里过下来的,他自己肯定也不知道啊,这倒是可以肯定。

他继续站在车流中央。

他看着花花绿绿的汽车,车内坐着的每一个都像自己的同事在对他投以一瞥。他闭上了眼,随之停止了思考。可是一切都在失去着他们本身的意义,就连反常部本身一样。说到底,他在反常部本身的工作是什么呢?

收容相啸魔。

这个念头闯入了他的嘴里,于是他不可自控地念了出来,他越吼越大声,车内的人们不可自控地看向他,也跟着吼了起来。这便是一个普通人能造成的最大影响了,但我姑且还抱有一个疑问,他凭什么能收容相啸魔呢?他有什么天赋异禀的特质吗?如若不能只能说他是运气好,可这运气也逐渐不像是他的。

Abe Slane 开始大喊语句“收容相啸魔”,可能感染了车内司机 34 人。

他逐渐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他开始失落,迈起了脚步。他现在明白了他正在寻找着什么——反常部。他需要亲自走进反常部看看反常部到底长什么样。他需要在那里找到属于他的一切——证明他并非常人的一切。他的脚步愈发轻快,无视了红灯,带起了泥尘,沾湿了他的裤脚——可惜了这 30 块钱的裤子,但他丝毫没有想到这一点,他只是跑着,这带给了他莫大的心理安慰与支撑——于是他跑着。

Abe Slane 再次奔跑起来,其沿着主车道奔跑,继续奔跑,没有停留。

距离又近了一步,不是吗?他就可以见到自己朝思暮想的一切——尽管 3 分钟前他还丝毫没有想到这一点——他就又可以接手自己本该接手的工作——尽管他也忘记了那些工作的具体内容,无非是记得一个名目——他就又可以捡起自己的尊严——尽管他不曾拥有。

他就又可以平常地说出每一句对不起和谢谢。

他抵达了反常部——他人生中的终点。

他注视着黑暗中的反常部。毫无预料地,一切坍塌。Abe Slane 陷入了黑暗,反常部陷入了灰烬的云雾。于是一切消失了,不留一点痕迹。在坍塌后的第一万零一秒,黑色的大雨倾盆而下,冲洗了黑暗的城市,于是城市变得再度明亮,只是少了一个名为 Abe Slane 的普通人。

Abe Slane 停下脚步,喊出了最后一句无意义的话语,发音接近于“为什么”。随后其倒下,可能已死亡。车辆从其身子上碾压过,留下血迹与内脏散落在地上。没有人对此表现出惊讶。

而这,又有谁会在意呢?

画面停止。

[记录结束]

研究员 Abe Slane 对上述记录不知情,尽管该记录为其本人提交。其一并否认了记录中对自己的描述。未知上述记录从何而来,更多调查与研究仍在进行中。

与该记录一并上传的还有一张图片,如下所示。

Darker

未知图片。图片名:“大厦”。图片备注:“快要到来了”。























您已经 30 分钟没有动作了,需要帮助吗?












检测到生命体征消失,已为您自动关闭终端。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