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61
评分: +16+x

项目编号:SCP-CN-261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外交事务部门(DEA)和MTF-Θ-6(“垃圾车”)将负责对SCP-CN-261事件进行情报掩盖,相关记忆删除和善后措施。由于SCP-CN-261可能对基金会行动的干扰,更完善的员工设施和心理疏导正在审核中。

描述:SCP-CN-261是一种人类的异常身体现象,表现为人类肠道内的积气以异常速率增多,使该人类个体难以忍耐并排矢气1。在SCP-CN-261现象的初始阶段,排气是正常且缓速的,但随时间流逝,排气的激烈程度将会增大,并最终导致对发生SCP-CN-261现象的人类个体产生强大的喷气推进力,通常持续约20秒。尽管如此,项目并没有被观察到对个体的身体造成直接影响,但观测到的最高推进速度达到了7km/s(千米每秒),并导致该个体与建筑物发生碰撞死亡。

项目的成因因其随机性而至今没有直接研究的机会。项目通常会发生在风格较严肃的场合和普遍大众形象良好和严厉的人类个体身上(定义模糊),并带有强烈的搞笑和针对性讽刺性质。项目产生的气体较普通的矢气气味性更强也更难稀释,同时因快速排出的原因通常传播甚广,除了其中混有部分航空废气和大量氨气外没有异常性质。有几率排出排泄物。项目同时还会发出各种极端夸张化的排矢气声音。

项目自1990年初次记录,至今外界发生9804起,基金会内部人员发生████起,并导致了██名人员的死亡。

附录1:事件记录:
在一次对SCP-CN-490的实验中,SCP-CN-261发生在一名操作员身上,并导致了SCP-CN-490的激活和收容突破,强行压制无果后Site-CN-99站点沦陷并封锁。在进行对内部人员的营救时再次发生了SCP-CN-261,导致MTF-Θ-0(“赴死者”)全灭。对Site-CN-99的幸存者搜寻将不再进行。

附录2:采访记录:

参与人员:Footnote研究员
参与对象:刘██,下称刘某。高中生
备注:在贵州省某中学的月考中发生SCP-CN-261事件,特对在场学生进行采访。

<开始记录>

Footnote:刘同学,能说一下监考时发生了什么吗?

刘某:你说那个啊。[笑声] 监考老师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放屁了。一开始声音很小,于是我们几个考生就偷偷的笑,然后声音越来越大,老师就想跑出去,但是一下子撞到了门上。[笑声]

Footnote:之后呢?

刘某:然后就贴在墙上,到处擦啊。[笑声] 你是当时没有在场,那个是真的有意思,把吊灯,空调撞下来了,而且巨他妈臭!

Footnote:当时你们的反应是?

刘某:一开始就笑呗,后来觉得事情不对劲了就跑出去了,堵住门然后从窗户往里看,然后他就从窗子里面飞出去了。但是一会儿保安就把我们拖走了。

Footnote:你对这件事有什么想法呢?

刘某:巨好笑我操[笑声]。而且他活该。

Footnote:你知道他现在的情况吗?

刘某:他火了。[笑声]

<记录结束>

对相关人员的记忆删除已进行。

附录3:来自监督者议会的站点通告:

是的,SCP-CN-261是很搞笑,项目的发生机制尚不了解,但各位员工应该知道的是,我们所处的世界由很多荒诞的巧合组成,无论是异常还是现实。我们在与很多可怕的,令人恐惧的异常战斗,但我们同时又与很多可笑的,幼稚的异常所抗争,因为这些东西会对我们的世界造成难以估量的影响。

我们并不是要求所有人都抱着危机感去工作,那样更会导致SCP-CN-261的发生。放轻松,尽可能调整心态,但不要忘记Site-CN-99所发生的事,和那些死去的人。它是Keter,无论有多么搞笑,它都是我们需要面对的。无论其他小0崽5子们坚决反对我的行为,它们觉得这太恶俗,因为它们在马桶王座上坐太久了。当然你们这些狗娘养的自誉为世界警察的资本主义杂种们不会死于什么深红之王或者RK末日,只是被自己的屁轰死了,谁叫你们要呼吸或者吃饭呢?或许把腚眼子堵上可以有效防止,不会明天监督者议会的傻逼真这么做了吧www。

顺便,O5-11在会议室里放了个SCP-CN-261,肠子都崩出来了,巨他妈嗨逼臭。

- 05-C,此处"C"代表"Chameleon"

附录4:实验记录:

参与项目:SCP-CN-261
参与人员:D-5499
实验方式:使用热凝胶封闭对象肛门,后计划单独前往Site-CN-99进行营救工作。
实验结果:在热凝胶封闭完成后,对象腹部立刻膨胀,大量航空废气,氨气,氮气和氢气从对象口鼻耳中喷出。对象试图求救但持续发出类似于打嗝的声音,后因脑溢血死亡。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