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702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评分: +37+x
项目编号:SCP-CN-2702 3/CN-2702级
项目等级:Keter Neutralized 机密

特殊收容措施:项目已无效化。建设在项目周围的掩盖建筑已被拆除,准备在隔离区内覆盖上普通土壤以伪装成农田。机动特遣队已在网络上建立监控程序以监视相同性质事件的再次发生并作出及时反应。

描述:SCP-CN-2702原为浙江海宁国际机场的1号航站楼,楼高44.08米,共七层,面积共██████平方米,于1996年5月(具体日期未知)竣工。机场内部环境当前已完全被黑色泥泞状物质所笼罩,物质具有一定的逆模因性质,且不具有敌意,因此在无药物干预的情况下难以被人员所观测和记录。

当普通人员陷入被黑色所覆盖的地面时,人员声称将会感受到“浓烈”的思念与悲伤,因此无法有效的执行指令。当进入人员的社会关系中存在失踪人员或被杀人员时,物质将会变得“极为扭曲”,并且发生不规则的运动,物质产生反常的粘性;同时在场馆内将会出现不定量的SCP-CN-2702-1个体,通常情况下个体不会进行移动,但在被攻击的情况下会产生应激性的反击行为。物质及个体的产生原因仍在调查中。

SCP-CN-2702-1是身处于航站楼(SCP-CN-2702)内部的黑色人形实体,实体的实际数量尚未清点完毕,但数量不会少于六位数。个体在光照条件下的观测依然被报告为“被黑色完全笼罩”;虽然不同个体间存在着身高,体型,胖瘦以及部分性征等条件可供观测,但个体实际上依然缺少着可供识别和确认的特征(外貌,特殊外观等)。个体自身似乎不具有智能,其行为类似于医学定义上的“植物人”,部分个体被观测到重复的进行一个动作。已证实实体能够离开SCP-CN-2702进行行动,但是无法长时间存活。针对SCP-CN-2702-1个体的收容行动制定正在制定中。

jianzhu.jpg

SCP-CN-2702内部图像(2003年)

发现:海宁机场试运行阶段期间,机场内部警务人员多次向警方报告有黑色不明实体于机场内部出现,并导致机场正常运行受阻;同时,基金会监视到航站楼所在的杭嘉湖平原地区的失踪案件大幅上升。基金会派驻在海宁的人员决定介入此次事件,并最终进行了初步的收容。


附录I - 项目探索记录:

2000年12月28日上午9时30分,项目内爆发了一次剧烈的引力波动现象,同时监控内部显示项目内部的黑色物质覆盖面积大幅扩张。此次事件造成了掩盖建筑的部分垮塌以及部分人员的伤亡。基金会随后收到来自中国政府的消息,报告项目所处的杭嘉湖地区人员失踪事件出现大幅增加,并附带了SCP-2702-1个体在项目之外的出现记录。

2000年12月31日,项目内部的D级人员探索正式开始。


探索记录 - D-102999
Site-██, 31/12/2000

备注:D-102999,29岁,多次入狱人员,因爆炸罪和以危险手段危害公共安全罪被判处死刑。人员曾经历父亲遭人枪杀、母亲失踪的事件,本身曾受到过高中程度的教育。本次探索系对SCP-CN-2702的首次D级人员测试。由于没有任何实验或观察记录,D级人员未配备枪械,被给予基金会标准口粮包,探索工具包,相机,以及纸笔各一份,四台不同规格的Scamble摄制仪被安装与对象肩部。人员与监测站点以缆绳进行连接与信号传输。


[记录开始]

祁廿博士:音视频测试,重复,音视频测试。

D-102999:收到。容我提一个问题,为什么我要携带如此多的摄像机。

祁廿博士:这是我们对项目的第一次探索,我们无法预计内部的环境恶劣程度,因此我们准备了不同耐受条件的摄影设备。进去之后,具体的情况你会自然了解到。如果所有视频信号中断,我们会把你拉回来。

D-102999:合着我是小白鼠来着……你们说的条件还算——

祁廿博士:好了,别犹豫了,102999。准备进入吧。

[开始转录]

D-102999进入SCP-CN-2702建筑内,与此同时,位于三楼的观测哨所报告了一次“尖啸”的发生,项目主管决定继续探索。摄影机开启,记录到机场大厅内部的布局与正常的机场大致相同;内部的大部分灯光处于开启状态,但是机场内实际上无电源连接,并且光线为白炽灯管的浅蓝色。大厅内无人类活动痕迹被发现,所有装饰类植物都已枯萎。被指示采集样本之后,人员报告植物“一撮就化作黑灰,有点像是细小的物质组成的类似植物的物质”。

人员继续深入,进入到二楼等候室位置,记录到等候室几乎被黑色物质所完全覆盖,人员被指示尝试进入至黑色物质覆盖区域。在人员踏入黑色物质覆盖区域时,人员报告听到“来自于物质里爆发出尖锐的叫声”。人员表现出胆怯,休息两分三十秒后继续探索。

人员报告黑色物质具有较强的粘性,手指的触感为油腻的质感。人员在深入探索三分五十秒后报告其情感上产生的反常变化,描述为“极端的,从内心翻涌上来的酸意与疼痛,让人感到悲伤和思念”。在经过讨论后,人员被允许撤出等候室,进行其他方向上的探索。

人员随后进入机场三楼办公区域,回报称在密闭区域内感受到“锋利的风从四面八方吹来,发出让人不适的声音”,但是并未出现失温现象及其他不适。人员尝试打开办公区中关闭的门,绝大部分处于锁定的状态。在尝试至第十七扇门时,房门被成功打开,内部并未发现黑色物质。

房间内设施近似于政府办公室摆放形式,内部结构呈现出数十年未被人使用的陈旧感。环境的装修风格兼有苏式折衷主义和未来主义特征。人员被指示向窗户外侧进行观测,报告“不仅是一片黑色,窗外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蠕动着”。随后人员对房间内部的桌椅进行了调查,称其存在不匹配性,对其表述如下。

“我还是读过职高的,财会专业班,还是知道教室里的桌椅,办公室的桌子,以及公家的桌子都长什么样的。这张桌子很明显是私人企业里的桌子,塑料的桌面,不带锁的抽屉,这些在机场用也太寒酸了……还有这张座椅,都不能说是座椅了,就是学校里制式的凳子,这样的搭配也太离谱了。再看看这些抽屉里有什么……嗯……空的,空的,空的,空……!!!”

在抽屉内部发现疑似人类的头盖骨之后,D-102999表现出过激情绪,在祁廿博士的安抚后重新进行探索。项目内部四层处于完全封闭状态,随后人员被要求前往可能存在的地下层级。随后在楼梯上出现异常效应,表现为“楼梯无限向下延申且无其他出口”;人员肩部的两台规制等级较低的两台摄制仪损坏。D-102999出现明显慌张情绪,语音连接中断。在人员不断下行途中,语音记录到了断断续续的尖啸声,并且伴有经文的吟颂声以及水声。其来源未知。

louti.jpg

项目内部楼梯间,注意右侧发生了明显的空间扭曲。墙壁上的文字由黑色泥泞状物质书写

记录到楼梯上出现了以下事物,由于实际出现层级难以确定,按照出现顺序排列于此:

■ 缠在一起的假发
■ 陶瓷碎片
■ 已风干的人手
■ 不知花纹的匕首
■ 黑胶碎片
■ 兜帽
■ 屏幕碎裂的“小灵通”翻盖手机
■ 纸张,似乎写了字

因镜头本身的抖动可能造成信息损失,对于录像的逐帧清晰化和解析正在进行。

人员持续下行十分三十四秒之后,音频记录到了前所未见烈度的一次尖啸,导致人员被迫用手捂住耳朵,并失去平衡,从楼梯上跌落,手臂的旧伤口出现流血,血液滴落于地,记录到血液被地面迅速吸收。下一层楼梯间似乎发生了现实扭曲现象,但人员并未发现此现象。语音连接重新建立。

[转录结束]

D-102999:喂?喂?

祁廿博士:能收到了,连接重新建立。

D-102999:你们能看到我经历了什么吗?那是无尽的楼梯,无尽的!还有……

祁廿博士:我们看到了,但是既然到了这里,我们需要你进一步探索。

D-102999:什么?你在开什么玩笑?我差点死在这楼梯上?你——

祁廿博士:但是如果没有我们把你带出来,现在你已经死了。

D-102999:[脏话已编辑]我要先吃东西。

祁廿博士:请吧,这是你的权力。

D-102999:哦对,这楼梯间里始终回荡着短暂尖锐的叫声,就像女人尖锐的叫一个人的名字,说真的,你真应该来听听。

[开始转录]

随后人员在楼梯间原地进行伤口的简易包扎,并进食口粮包。人员描述“可能是心理作用,这一顿感觉有了点以前很熟悉的味道,我要是能活着结束探索的话,想再吃一顿。”休息中,人员声称看到了楼梯的尽头。人员被要求前往探索。

数分钟后,人员来到楼梯尽头处,发现此处是是一扇门。人员成功开启门,门后是停车站,内部无光源,人员被要求打开携带的手电筒进行探索。

tinchechang.jpg

肩部摄像头拍摄到的停车场内部环境(灯光经过特殊处理后发现处于开启状态)

室内呈现出严重的长时间无人到访以及年久失修的景象,灰尘不断伴随着人员的运动扬起。停车场内完全空旷,没有任何车辆曾在此停放的痕迹。地面上存在着部分腐殖质,因此停车场内散发着其腐烂的臭味。随着人员不断深入,停车场内部的尖啸声不断增加,直至人员无法忍受。人员撕碎衣物,制作了简易耳塞,随后继续探索。

人员在停车场相对于入口的墙壁上观察到以黑色不明物质书写的文字,人员被要求朗读文字:“终于我们在锋利的风里爬了回来,发现这个世界不再有我们的栖息之所。”

当人员读至“栖息”时,记录被骤然开启的灯光和响起的警笛声打断,人员发现自己身处大片不明黑色物质中心,周围出现约200个SCP-CN-2702-1个体,所有个体均面向人员,没有发出声音或进行任何移动。

renxing.jpg

摄影机拍摄到最为清晰的黑色人形图像,可见在当前条件下其身着衣物,但仍缺少可辨认的细节

[转录结束]

D-102999:你们!你们!是什么!(喘息)我跑了如此之久为了逃离你们,你们怎么追上来的!你们……快滚啊!!

人员将手指随机的指向任意个体,随后手指停止,逐渐颤抖,手指的方向两个2702-1个体携带着一团模糊的光源不断移动。

D-102999:……爸?妈?你们不是在……你们不是失踪了吗?

祁廿博士:什么?102999?联系时断时续,我们没法正常交流,请尽可能远离那些个体,重复,请尽可能远离那些个体!即使是具有熟悉的人的特征的也不要靠近,可能是模因影响,重复,即使是具有熟悉的人的特征的也不要靠近,可能是模因影响!

D-102999:我,我……我不是已经死了,我还活着。我进了监狱,因为我杀了人……不,不可能,你们不可能是我的父母,你们……早就已经死了。

人员开始尝试逃跑,但是不断浮现的2702-1个体逐渐阻挡住了所有逃脱的路径,人员最终被迫靠在墙角。

D-102999:(呜咽)我在外面独自生活了二十年,二十年啊。我……我是进了福利院啊……可是福利院为什么叫“福利”院。我没有人来看我,也没有人给我寄生活费……我盖的被子永远是全院最薄的,吃的永远是全院最差的,我很知足,因为你们曾经告诉我要人要知足的活着……

沉默

D-102999:我认真学习了啊,但是没有人给我愿意出学费啊。我到今天还记得拿到我中考成绩单那天院长错愕的眼神。然后……然后我的成绩被一个每年给福利院出一百万的混蛋拿走了啊,我只能去上免费的职高,然后靠着打工挣的钱来养活自己……

沉默

D-102999:然后我终于离开的福利院,我找了一份会计的工作,每天加班到晚上九点来养活自己。我满怀希望的看着自己银行账户里的数字一天一天的变大。我每天都想着我最终有一天能够有资格去喜欢女孩,然后拥有一个正常人的生活。然后……然后厂子倒闭了,老板逃跑了。员工们开始围攻我这个负责给老板管账的人,殊不知我自己也两个月没拿到工资了。

沉默

D-102999:于是我也逃跑了。我手里的钱其实不够支撑我逃多久。于是我把大部分的钱给了,给了……给了赌场的人。是他们答应我这笔钱会盈利的!不是我的错……

D-102999:然后是,然后自然是血本无归啊。(笑)我最终一分钱都没有拿回来,甚至还被赌场里看场的人暴打了一顿……我只是想要回属于我的钱。(啜泣)然后,然后我,我自己制作了,炸弹。啊,是,网上搜索的配方,国外的网站上的。其实很简单的,绝大部分原材料甚至都能在超市买到,只是需要自己提炼。然后我倾尽所有买了原料,在垃圾场捡器械,花了一个礼拜做成了可以炸掉这个赌场的炸弹。然后,是下雨的晚上吧,我说我来赌最后一把,然后给开门的塞了一百块让他放我进去。

D-102999:然后我花光了一百块,在几乎所有的项目上都玩了一遍……啊,当然不止是玩。然后我开启了电子打火器。啊,是,所有的东西都炸完了……器械,打我的人,骗我钱的人,一切……几乎一切。我还是活下来了,该死。

沉默

D-102999:至少我觉得不亏。哈哈哈哈哈哈哈。(狂笑,人员落泪)

沉默

D-102999:我没有指责你们……对不起,我可能只是,想说一说我经历了什么,我不是自己找到这里来的。不是。不管你们是不是我的父母,至少感谢你们愿意倾听我的话,还能耐心的听完和给出回馈。

人员开始丢弃身上的保护设备,跪坐于地,不断地向靠近的个体磕头。语音记录到不断的呜咽和啜泣声,推测为人员正不断地哭泣。

祁廿博士:是认知危害!他已经中招了!别管AI报没报警了,准备收缆!初步探索就到此为——

哭泣声,肉体拥抱声,画面剧烈晃动,光源终于变得清晰,为一乡下人家曾使用的守夜用灯笼,灯光扫过画面,停车站被完全照亮,所有2702-1个体的脸均清晰可见,所有个体都面向人员。可看见数个个体具有清楚的可辩析的特征。

有人头部秃顶。有人头顶有白色碎屑,大量出血。有人缺少四肢。有人胸口出现贯穿伤创口。有人头带兜帽。有人手里紧握着一块电池。有人手里拿着羽毛笔。所有人都面无表情。所有人都眼含泪水。

两个2702-1个体最终来到人员面前,于人员进行拥抱。

D-102999:(嗫嚅)是的……我感受到了……我也很想二位……(咳嗽)不,其实没有很痛。(咳嗽)呃啊……

(液体翻涌声)

D-102999:(如释重负)谢谢……(咳嗽)啊,我不抗拒变成这样……(咳嗽)反正都差不多,说不定这样更好……

(重物被搬动的声音,渐弱)

D-102999:等一下……(咳嗽)不要!呃啊……(咳嗽)……不要……爸爸!妈妈!救我……救我……不要这样……(呜咽)求你……求你……(咳嗽)妈妈!……不要……不要啊!

(沉默)

记录以来最强烈的一次尖啸声,导致音频连接暂时失效。

D-102999被黑色物质所覆盖,其保持着拥抱空气的姿势维持了大约三分钟,随后扑倒在地。2702-1个体碎裂崩塌,其内部结构被认为是丝线构成。画面随后被黑色物质完全覆盖,摄像机停止信号传输。推定D-102999已损失。

沉默

祁廿博士:(摘掉耳机)D级已损失。喻,缆绳还连着吗?把他拉回来。

在基金会开始回收绳索时,D-102999的监控信号依然保持连接状态,但无图像信息传回。随后人员的音频信号突然恢复连接。恢弘的经文吟诵声,水声,马蹄声,欢呼声逐次出现。D-102999的定位信号恢复并回到了楼梯间位置,随后停止移动,固定在此前位置。D级人员被成功回收。

[记录结束]


后记:D-102999通过缆绳被回收,其尸检结果显示为全身脏器自然停止工作造成的死亡,经过C-14测定尸体死亡时间已达21年(与其父母失去踪迹时间一致),但其尸体发育情况与探索出发时一致。对收集到的植物状物质进行检测,发现其实质为具有DNA的微小生物活性物质,其在自然界中不存在。

附录II - 项目被无效化记录:在首次的D级人员探索完成后,基金会随后组织了两次D级人员探索和一次特遣队人员探索,均未发生人员损失事件。详细的探索记录请查看[文件-2702-探索记录-α]

(三年后)2003年5月,基金会同中国政府合作达成了一项提案——“追寻”计划。此项提案由项目主管祁廿博士提出,并在2003年5月基金会同中国政府的每月例行会议间的茶会上被提起,并在随后的会议中的到谈判和表决通过。

中国政府将在接下去的数年间发布若干项政令,以“扫黑除恶”等名义尽力减少失踪案,杀人案等致使人非正常消失的案件的发生;同时中国政府将正式成立一支特殊警察部队,用于对中国建国以来有记录的未被侦破的案件进行案卷启封与重新调查。基金会将会拨出一批QN-2702-精神干预装置给中国政府,用于“追寻”计划中的安装与使用。作为代价,中国政府在SCP-CN-001提案的预防中将会付出更多的人力资源以支持项目的进一步收容。

2018年,“追寻”计划基本完成,中国境内的失踪等案件发生率降低了93%,同时,97%的中国政府成立以来的失踪等案件得到侦破,相关凶手被缉拿归案。QN-2702-精神干预装置对外被宣称为4G基站支持设施,在全中国境内广泛的安装。

在计划的不断推进过程中,项目被观察到内部黑色泥泞覆盖面积不断减小,当前仅覆盖住了停车场位置以及部分等候室位置,并且覆盖面积仍在不断减小;同时内部不断发出近似于哀嚎的声音,当前在掩盖设施内部以及观察哨所外部均已安装隔音罩以减少声音对人造成的影响和伤害。2702-1个体在外界的出现次数也在不断减少,上一次事件发生时间为2017年6月8日。

当前认为“追寻”计划对于项目的缩小影响进程起到了重大的作用。目前已暂时停止推进“追寻”计划,以维持项目在当前现实的稳定存在,避免其完全被无效化。

yinpin.png

尖叫声部分音频特征时域图。在降噪和声纹分析之后,最终发现尖啸的内容为不断吟诵的人名,所有人名在公安系统中都可被搜索到。

更新:2022年█月██日凌晨2时37分,最后一名被证实的,与失踪等案件相关的当事人因胰腺癌离世,并已经验证QN-2702-精神干预装置在全国范围内的覆盖率达到99.9%。与此同时,SCP-CN-2702内部最后一块被黑色物质所笼罩的区域,地下二层停车场通讯室内的黑色物质开始衰败,溃散。上午6时34分,黑色物质完全消失;同时,项目内部发出了有记录以来最强的一次尖叫声,高达███分贝的声音致使隔音罩出现了碎裂痕迹,声音随后以呜咽声的形式逐渐减弱,并在20分钟后最终沉寂。

之后基金会组织了机动特遣队对项目内部进行探索,证实所有黑色泥泞物质和SCP-CN-2702-1个体均已消失,项目被申报更改项目等级为“Neutralized”,并重新制定收容措施。

██月██日,申报被通过,新的特殊收容措施被建立。在拆除机场建筑过程中,发现其覆盖地区中存在轻微的引力异常情况(398900.44 ×109m3/s2)该情况被报告给监督者议会,获得答复“不更改收容措施”。██月██日,项目无效化后航站楼在O5议会的授权下被完全拆除,伪装成农田,重新对当地群众开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