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702-EX
评分: +33+x

父亲死的时候,我没有在场。

15岁时我还是一个无所谓的孩子,游离在人群边缘,整日无精打采。正当我做好了虚度一生的准备时,恶耗突如其来——父亲患上了极其罕见的脑部肿瘤——在肿瘤压迫已经严重影响到生活时他才肯去医院检查。

那时我一无所知,只是觉得父亲只要休息,就又能站起来。直到我被亲戚拽进医院,直视他浑浊的目光时,我发现我错了。

我在路上就已从亲戚的窃窃私语中约摸猜出了父亲的近况,但仅是当做耳边风。原以为自己应当并不在意此事,无论是父亲何时去世,自己怎么独自生活——我原是想冻住自己的内心,我原以为我成功了,可当真面对时,波浪瞬间击碎了薄冰。

当举盾人摇摇欲坠时,阵中人才真正发现自己的懦弱。

虚无感从脚底攀附上腿骨,膝盖如充气般无力,我想逃出去。

我逃了出去。

父亲一改以往冷静理智的表情,现在的他脸上挂着无神的傻笑,家人的问候充耳不闻,只有必要时才会含糊地回答几声。他已不再像是一个学者。

他仍是那副渗人、陌生而温和的笑,他摸索着站起来,将我拉出房外。我只顾跟着,就像儿时跟着父亲寻找捉迷藏的最佳位置,我想着该往哪里逃去。

四下无人,父亲抚着我的背,我们只是面对一堵白墙。他说,

“娃,好好读书,我给你个礼物……”

这是他对我说的唯一,也是一生中最后一句话,随后便是无边的沉默。

一周之后,我便只能在母亲的包里看到父亲的照片。

“他手术前剪头发的时候,还在笑啊……”“医生说成功几率小,可是……”“怎么就遇到这种事……”

他们哭着,我在一旁听着,可我什么也没有听懂。

但最后父亲也没能留下什么,保险的理赔加上存款足够我们活过下半辈子,可争端无处不在,最后父亲终究什么也没留下——甚至没能得到一个墓位。

大学校招时有人找上我,说父亲的死是因为什么遭到过量EVE轰击导致自身现实框架崩溃带来的严重并发症……我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笑话,可他却掏出了一封由父亲在十年前写成的推荐信……

我……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CN-2702-EX
等级等級1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已解明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none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none

特殊收容措施:不需要。

关于项目的纪念措施事项现在Site-CN-10试行。

描述:项目是一种只可被基金会成员观测到的异常现象。截止2031/4/12统计,项目表现为不规则分布在地球海平面上空1000 - 2000千米处且与地面切线大体垂直的共计4603条类极光带(SCP-CN-2702-EX-1),且每个SCP-CN-2702-EX-1均以每年一至二米的速度向外太空移动。

项目的数量与基金会太空事业相关殉职人员累计数量呈1:1正相关。每个SCP-CN-2701-EX均仅可在一特定日期或每年四月十二日被观测。

项目发起人已不可考,但项目已可以做到相当程度的自运行。项目在一开始就是可被理解的,由基金会制造的异常,因此被分类为Explained。


音频文件:纪念仪式参考


各位好,我是Site-CN-10深空部的主管。欢迎各位新同志。你们通过了层层考试和筛选,终于成为加入基金会的那百分之一,而选择加入深空部的你们,正是那百分之一中的百分之一。

工作的事项,想必你们早已烂熟于心。我邀请各位前来的唯一目的,是希望能在这一特殊的日子里,带各位了解一件事情。

请承德太空台的负责人打开穹顶——各位抬头看——

这是你们的前辈,所有在我们太空事业前路上牺牲的前辈。

请行注目礼,全体默哀三分钟。



















完成培训后,我正式成为了基金会深空部的一员。

这里规律很多,比如总是要读完一些文档项目之类,我并不上心,只想着快点完成任务。

这是最后一个了,可邮件栏却不合时宜的闪烁起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