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714
评分: +6+x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SCP-CN-2714

等级-等級-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SAF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KENEQ


负责站点負責站點


Site-CN-12

站点主管站點主管


Dr·罗赏江

首席研究员首席研究員


Dr.罗赏江

指派特遣队指派特遣隊


乙亥-9(“摸金校尉”)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SCP-CN-2714

等级-等級-

收容
等级:
收容
等級:
SAFE

扰动
等级:
擾動
等級:
KENEQ


负责站点負責站點


Site-CN-12

站点主管站點主管


Dr·罗赏江

首席研究员首席研究員


Dr.罗赏江

指派特遣队指派特遣隊


乙亥-9(“摸金校尉”)

F

临时收容设施Area-CN-2714

特殊收容措施:严禁人员以任何手段进入SCP-CN-2714范围,最大限度减少在SCP-CN-2714可影响范围内的居民。

有关SCP-CN-2714的主要收容措施已移交至GOI-2714,基金会负责推动“篆刻”计划以推动下一时代SCP-CN-2714-A保持其功效。

I

SCP-CN-2714内尖刺田速写图

描述:SCP-CN-2714指的是Site-CN-12设立的临时项目中转设施周遭区域,此收容设施在1979年由于重大收容事故被废弃。SCP-CN-2714在持续观察后确认为以收容所为中心的半径100km的圆形地区,在此区域中将不定时的出现各类奇特标识,如高达192m,横跨1029m的巨型金属雕塑,覆盖整片地区的尖刺田和钢钉林等。在早期报告中也曾提到出现过核辐射和生化污染的标识,由此推断所有标识的目的都是为了提醒和阻止人类靠近某个地点。

据本地的研究员报告,当地在20世纪中叶曾经将SCP-CN-2714视为神迹,在当时受到广泛的崇拜。但基金会却并未找到任何关于这个信众超过20万人的大型宗教场所的资料档案。目前,基金会发现SCP-CN-2714对处在其周围的人员有极强吸引力,影响范围在2km至83km不等。但临时收容设施直到2009年才正式建成,且并未有任何储存大量生存物资的工程规划。

采访对象:研究员姜林
采访者:研究员洛怡宁
简介:临时语音记录


姜林:这就是我们家当时去祭拜的照片,每年祭拜都办的很大。你们可以看得到,后面祭品的都排了几百米几千米的。

洛怡宁:奇怪的是基金会并没有任何相关记录,在当时按理说不应该出现这种事。后面的那些奇怪雕塑也是当时就有的吗?

姜林:是的,我现在都记得有一个雕塑,吓得我是无论如何都不敢往前。最后被长辈们硬带了过去,对着那些可怕的雕塑磕头烧香。

洛怡宁:灵验吗?一般来说,它会实现你们什么需求?

姜林:我很难说不灵验,因为每次祭拜,村里总会莫名其妙多出好多从来没见过的食物和生活用具,好像是这块地凭空冒出了座房子,人们就从那里面拿出了各种各样的东西。现在一想……那些不就是基金会员工的基本用具和食堂自制的包装食品吗,昨天才吃过。这对话你等会要发上去对吧?

洛怡宁:嗯。

姜林:帮我想个办法跟食堂说,包装食品不是让他们[数据删除]把生米塞在熟饭底下硌我牙!

基金会于2012年1月18日开启“清扫”行动,大范围扫除SCP-CN-2714的影响,并于同期派遣5名乙亥-9队员进入SCP-CN-2714影响区域进行风险排查。

行动时间:2012/1/18
行动成员:Y-1,Y-2,Y-3,Y-4,Y-5
目标:排查SCP-CN-2714


[记录开始]

Y-1:指挥部,小队已经进入SCP-CN-2714,通讯是否清楚?

指挥部:清楚,Y-1。任务坐标已经发送,清查完之后向研究所编号198前进。

Y-2:防护服自检完毕,一切正常。

(小队步行至指定地点,开始检查。)

Y-3:检测到空间扭曲负2.2,为SCP-CN-2714常规数据。

Y-4:长官。

Y-1:怎么?

Y-4:我这边数据有问题,空间扭曲偏转到正1.3了,但碰撞仪没检测到任何东西。照理来说,碰撞仪不是应该在这里显示出一些隐形的东西吗?比如说上次那个项目的那种空气房子?

Y-1:指挥部,我打开远程接收了,有什么发现吗?

指挥部:结果相同。你们先将所有异常指数的位置进行一次全扫描,我们需要更完整的数据。

Y-1:明白。

(小队行进时,突然出现浓烈的白雾。)

Y-5:起雾了,不对劲吧?

Y-1:指挥部,无人机视角如何?

指挥部:Y-1,2714内确实出现雾气,边界人员无法目击你们,请先返回边界。

Y-1:指挥部?收得到消息吗?这东西怎么坏了?

Y-5:长官,我这边有堵墙。

Y-1:墙?

Y-3:我这边也是。

Y-2/Y-4:一样。

Y-5:长官?我这边…….

(摄像头中出现一个被从中间竖方向劈开,半个身子贴在墙面上的人,已失去生命体征,遗留在墙上的已经结块的血迹使其固定在墙上。在其手臂上留有一个基金会的图案,在摄像头放大后确认是灼烧伤痕。)

Y-1:什么鬼…….

(摄像机画面突然中断,已跳转至15分钟后)

指挥部:Y-1,第19次询问,是否收到?立刻返回边界。

Y-1:嗯?这东西好了。指挥部,Y-1收到。

小队五人身处一巨大空间中,画面背景中可发现一个巨大的机械

Y-1:Y-1报告,我们在临时收容所编号198内部,这里是地下工程层。收容所上层清查完毕,无异常。

指挥部:收到Y-1。但编号198并没有建设地下区的工程规划,谁在地表?

Y-1:3号在地表,我现在叫2号出去与边界小队对接。

[30分钟后,小队返回,记录结束]

所有小队成员在归队检查中均表示未曾向指挥部报告过“白雾”和遇到突然出现的“墙”,小队目前仍在停职调查中。

探索小队在地下所发现的巨型地下结构并没有在任何工程规划和财务报告中出现,在二次探索中推断其整体约有1002m长,900m深,分成近170个区域。探索小队报告其从前门的楼梯向下便可到达,但二号探索小队却报告他们在前台的抽屉中发现了一个向下的安全梯,并否认先前小队的所有探索结果,表示地下结构只是一个普通巨型实验设施,并未发现先前报告的任何奇特装置。

2022年2月27日,SCP-CN-2714内所有的建筑群消失,仅留下一形态未知的警告标识,即SCP-CN-2714-A。该标识无法以任何方式在人员不对其产生彻底极端恐惧心理的情况下进行记录,所有的影响最终将导致对此标识的相关记忆丢失。

SCP-CN-2714本身的异常现象消失,不再有任何人员失踪报告和其他建筑出现。5月21日,SCP-CN-2714正式改编为Neutralized。

5月23日,文档CN-2714于SCP-CN-2714监控哨所中发现,与先前不明探索记录中的半身尸体在影像中所携带的一本笔记本进行对照,由此确认半身尸体为SCP-CN-2714中牺牲的“先驱”。

结合文档CN-2714以及探索记录,已查明由于Area-CN-2714内发生的收容事故,SCP-CN-2714能够复制身处其中的人员,并将复制品转移至文档CN-2714中所提及的纯白封闭空间,即SCP-CN-2714-1。目前没有除通过SCP-CN-2714以外的方法进入SCP-CN-2714-1。

根据文档CN-2714,SCP-CN-2714于2022年12月3日改编为Safe。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