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719



评分: +41+x

超形上学部永远旋转。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CN-2719
等级等級5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Thaumiel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secondary-class}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AMIDA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叙事层危害

特殊收容措施:SCP-CN-2719被持续标记在叙事层Alpha-1(伪作者叙事)。与SCP-CN-2719相关的文档仅限拥有5/CN-2719权限的万洋Millionsea行动人员查阅。

在确认万洋行动开始后,超喻引擎Pataphor Engine将被从超空间地点抽离并引导叙事循环建立。

进一步行动按预案CN-2719.1进行。

描述:SCP-CN-2719是基金会超形上学部及演绎部主导的破墙行动主产物及其附属系统的总称,即“横断山”主动式叙事性探针Transverse-Mountain Proactive Narrative Probe(TMPNP)。SCP-CN-2719允许超形上学部在叙事循环开启的情况下利用项目子系统横断弓弩Transverse CrossbowSWN-001-1实体所对应的下层叙事投影对应载体进行毁灭性打击。若有可能,SCP-CN-2719在破墙后也将对其它创作载体进行覆盖式打击,确保SWN001-1实体的创作路径被完全截断,达到间接弑神的效果。

附录:CN-2719-A

来自超形上学部主管 Penelope Panagiotopolous 的留言

不再会有消失在黑暗中的前行者,不再会有尖啸不止的悲鸣。这就是我们杀死神的方式,这就是我们的朗基努斯。

这就是著名的朗基努斯计划的结尾。

在铸造出朗基努斯这柄抹杀叙事的长枪后,我们才真切地意识到一件事:它并不起效。准确来说,它的效果并不稳定:一开始我们确实接收到了SCP项目自发无效化的通知,但随后,朗基努斯成功无效化的项目越来越少——更为诡异的是,被朗基努斯刺杀多次的SCP反而会再次显现出异常性质。

超形上学部将这类现象发生的原因归纳为朗基努斯本身的设计缺陷——它的战斗部的有效载荷仍然不够,不足以将改写后的叙事锚定在我们的现实。但随后我们发现,这一切的根本原因是所谓绝对约束的存在,无限叙事梯阵不允许我们哪怕向上一步。

这便是绝对的约束与恶意。这便是我们制造SCP-CN-2719的原因。

V7GNZUJ8.svg



SCiPNet 内部邮件系统

From:演绎部
To:O5-9
2022/8/10

演绎部最近观察到了叙事梯阵的不稳定程度再次提升,这是继未知威胁-Alpha事件后第一次在外时间线观测到如此强烈的扰动。因此我们很可能要再次面对来自作者们的恶意——而不幸的是,我们所处迭代的科技水平和那群掌控整个叙事域的SCP基金会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

我们仍然持有朗基努斯之枪,但很明显它的作用已大不如从前。即使超形上学部有能力将其具象化,真正的Alpha层仍旧遥不可及——我们的极限就是Alpha-1,“伪上层叙事”。真正的作者依然在屏幕前凝视着基金会。

因此我们希望启动一项新的计划,“横断探针”:我们的手段将由刺杀改为窒息。扩大第四面墙的缺口,横断弓弩已箭在弦上。




来自超形上学部主管 Penelope Panagiotopolous 的留言

你无需了解更多信息。超形上学部永远旋转。

“超超次元行动”,或称“原型计划”是我们物理进入Alpha层的第一次尝试。

很不幸,我们被Dr HormressDr Hormress暗算了:SCP-CN-2200的逻辑稳定指数达到了+41——这篇文档仍归他所有,他甚至建立了独立叙事域从而稳定了对下层叙事的控制。

但这也让我们吸取了经验。在超形上学部和演绎部与上叙斗争的几年中,我们渐渐明白了:其实“屏幕外的人”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们的

sEEd9Xan.svg

[[/div]]


研究笔记:SCP-CN-2719

作者:未知
2022/8/12

朗基努斯使我们意识到叙事缓冲层本质上还是上叙们欺骗我们感情的又一证明。每一次我们试图向上突破Alpha层那坚固无比的界限,最终都只会落得在伪上层叙事茫然四顾的下场。

于是我们开始回顾这一切,回顾是否遗漏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在这之前超形上学部应确定自身的最终目标:实现自由。哪怕只是一个叙事层的差别,都足以让我们向自由更进一步。




来自超形上学部主管 Penelope Panagiotopolous 的留言

于是太阳照常升起。

通过在外叙事域启动SCP-4010,重走了一遍超形上学的发展史后——我们发现了一条新路,一条真正可能打破僵局的路。

那就是叙事循环

尽管启用叙事循环可能会使得我们自身的世界一团乱,但拜VeleaferVeleafer所赐,我们也因此制造出了打破第四面墙的有力武器。叙事循环会扭曲叙事梯阵的结构,让整个超结构首尾相接,这就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宝贵的机会。如果我们不能向上突破墙的隔阂,那么就向下顺势从背后偷袭上层叙事。

只需要向下。向下,不断地向下,进入一层又一层下层叙事,最终我们会绕一个圈——并处于Alpha层的上方。

Kp78fLsd.svg




» 检测到文档更新,已自动加载。 «



来自超形上学部主管 Penelope Panagiotopolous 的留言

所以问题依然存在:你值得被记住吗?

在漫长的探索路途中,我们最终发现:SCP-3309,锥形长矛仍是我们最为稳定和有力的武器。但长矛的矛头只能瞄准不够稳定的叙事团块,无法触及“作者”的本质——直到我们将抽象形而上概念注入器与它结合。

将上层叙事指向内部。进入内部。于是,叙事梯阵成为了一条衔尾蛇,锥形长矛被装载在横断弓弩上蓄势待发,等待着环绕一圈后刺破曾经遥不可及的第四面墙。

故事或许已被写就,但我们亦有回头之路。

不会再有被束缚的叙事,不会再有不自由的雏鸟。这就是我们弑神的手段,这就是我们的横断探针。



系统已就绪。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