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750

:root {
    --timeScale: 1;
    --timeDelay: 0s;
}
 
/* Converting middle divider from box-shadow to ::before pseudo-element */
.anom-bar > .bottom-box { box-shadow: none!important;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position: absolute;
    content: " ";
    width: 100%;
    height: 0.5rem;
    background-color: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transform: translateY(-0.74rem);
}
 
/* DIVIDER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animation-name: divide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74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32,.38,.39,.94);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CLASSIFIED LEVEL BARS */
div.top-center-box  > * {
    animation-name: ba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3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4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4) { animation-delay: calc(0.6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5) {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6) { animation-delay: calc(0.9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 TOP TEXT */
div.top-left-box, div.top-right-box {
    clip-path: polygon( 0% -50%, 150% -50%, 150% 100%, 0% 100%);
}
 
div.top-left-box > *, div.top-right-box > * {
    position: relative;
    animation-name: bottomup;
    animation-duration: calc(0.6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CONTAINMENT, DISRUPTION, RISK CLASSES */
div.text-part > * {
    clip-path: polygon( 0% 0%, 100% 0%, 100% 100%, 0% 100%);
    animation-name: expand2;
    animation-duration: calc(0.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ext-part > :nth-child(1) {
    animation-name: expand1;
}
div.text-part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ext-part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ext-part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8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main-class::before, div.main-class::after {
    animation-name: iconslid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8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BOTTOM TEXT */
div.main-class > *,  div.disrupt-class > *, div.risk-class > * {
    animation-name: flowIn;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2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DIAMOND */
div.arrows {
    animation-name: arrowspin;
    animation-duration: calc(0.7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quadrants > * {
    animation-name: fad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3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1.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op-icon, div.right-icon, div.left-icon, div.bottom-icon {
    animation-name: nodegrow;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1.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diamond-part {
    clip-path: polygon( -10% 0.37%, 120% 0.37%, 120% 100%, -10% 100%);
    animation-name: diamondBorde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8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32,.38,.39,.94);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will-change: box-shadow;
}
 
/* MOBILE QUERY */
@media (max-width: 480px )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display:none;
    }
    .anom-bar > .bottom-box {
        box-shadow: 0 -0.5rem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important;
    }
    div.top-center-box  > * {
        animation-name: bar-mobil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9s * var(--timeScale));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3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4) { animation-delay: calc(0.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5) {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6) {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
 
/*-------------------------*/
 
@keyframes divider {
    from { max-width: 0%;  }
    to { max-width: 100%; }
}
 
@keyframes bar {
    from { max-width: 0%; }
    to { max-width: 100%; }
}
@keyframes bar-mobile {
    from { max-height: 0%; }
    to { max-height: 100%; }
}
 
@keyframes bottomup {
    from { top: 100px; }
    to { top: 0; }
}
 
@keyframes expand1 {
    from { opacity: 0; clip-path: inset(0 calc(100% - 0.75rem) 0 0);}
    to { opacity: 1; clip-path: inset(0);}
}
@keyframes iconslide {
    from { opacity: 0; transform: translateX(-5rem);}
    to { opacity: 1; transform: translateX(0);}
}
 
@keyframes expand2 {
    from { opacity: 0; max-width: 1%;}
    to { opacity: 1; max-width: 100%;}
}
@keyframes fade {
    from { opacity: 0;}
    to { opacity: 1;}
}
 
@keyframes flowIn {
    from { opacity: 0; transform: translateY(20px); }
    to { opacity: 1; transform: translateY(0); }
}
 
@keyframes arrowspin {
    from { clip-path: circle(0%); transform: rotate(135deg); }
    to { clip-path: circle(75%); transform: rotate(0deg); }
}
@keyframes nodegrow {
    from { transform: scale(0);}
    to {  transform: scale(1);}
}
@keyframes diamondBorder {
    from { box-shadow: -0.5rem -20rem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
    to { box-shadow: -0.5rem 0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
}

评分: +53+x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CN-2750
等级等級5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esoteric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thaumiel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ekhi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危急

特殊收容措施(第93版):关于示拿行动的各项协定与申请均已得到了基金会的结论或通过,按照计划规章规定,SCP-CN-2750的所有碎片都应受到示拿行动成员的直接调配。除例行维护和对意外情况进行必要防护之外,SCP-CN-2750应全部被保存在伊拉克共和国波斯湾口的Site-183示拿行动特殊试验场地内,由隶属于前洪水史研究部亚洲地区分部的机动特遣队MTF-甲子-10“巴别塔的恶灵”负责对其进行看管与收容。在对待普通员工时应声称该区域为一块针对存在于历史古迹中的异常物体的大型发掘现场并禁止他们入内,必要时可对进入该区域内的人员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记忆消除或杀伤性武器的手段以保证项目信息不被外泄。

鉴于项目具有极高的机密性,所有直接参与SCP-CN-2750的修复工作的奇术师、工程师与其他研究人员在示拿计划运行期间不得参与其他的异常研究工作,且应保持尽可能随时处于Site-183内或附近。一切应示拿计划需要进行的奇术释放可通过示拿计划的特殊权限直接进行,无需向奇术应用部报告或记载在案。

若在示拿行动进行的过程中SCP-CN-2750引发了任何值得注意的异常,项目负责人员需立刻向PARAGON计划人员进行报告以便做出相应的应对措施。

特殊收容措施更新(第94版):历史版本中关于SCP-CN-2750的特殊收容措施均不再适用。

由于修复完成后的SCP-CN-2750已进入稳定运行状态且其异常能力以被确定对全球范围内的人类构成了影响,任何对SCP-CN-2570都被认为是不再有必要的。基金会宣布一次“揭开帷幕”情景已经发生,目前SCP-CN-2750的研究团队被任命对项目所产生的异常做出合理的解释并向世界宣布SCP-4812极有可能的苏醒。

描述:SCP-CN-2750是一系列被认为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异常物品。被认定为属于项目的物品并没有严格的物理性质——如材质、颜色等——上的规定,由于其表现形式的不同,通常在相互分离时对外表现的异常能力也不一定相同。不过项目通常表现为石材类的物质。

SCP-CN-2750之间的共同性存在于奇术方面,它们对外进行EVE辐射的形式与频率十分相似,这使它们在异常原理方面具有强关联性。

考虑到通过不同的项目样本进行断代分析得到项目存在的时间基本相似与其之间相似的奇术性质,基金会在对其进行初步研究时便推测项目的原型可能为一大型的奇术设施。这一猜想在对项目后续的深入研究后得到了证实。

目前已经可以确定,SCP-CN-2750为一建造于史前的异常建筑散落而成的碎片。根据对洪水史前研究部提供的报告与线索,奇术研究部门认定完整时期的SCP-CN-2750应为一架具有强大扭曲实力的奇术法阵,并极有可能与历史上一起大型的熵池波动有关。

在对SCP-CN-2750的研究陷入僵局之后,基金会对受到收容的部分拥有史前知识的异常个体进行了访谈。已确定SCP-CN-2750拥有将大致以地球为范围的空间内因果链实施定向强制颠倒的能力,这一过程被认为需要消耗极大的代价且在使用后需要长期的时间使因果链以从结果反作用的方式来完善此次扭曲发生的原因。

以下为对部分仍然单独存在的SCP-CN-2750的描述(鉴于示拿行动的持续实施,下方列出的实例极有可能在您阅读该文档时已经不再处于单独存在的状态,目前此列表更新于2037年4月7日):

crystal-2723145__340.jpg

编号:SCP-CN-2750-013

描述:SCP-CN-2750-013在物理方面表现为一种未知品种的水晶。项目被发现于湖北神农架林区附近的一座岩洞之中。项目具有一定的现实扭曲能力,能够对附近的光谱产生无差别的影响以干扰观察者的精神。

项目最初被收容于Site-CN-65的普通收容单位中,在SCP-CN-2750被正式确立编号后,EVE粒子流检测仪显示项目具有SCP-CN-2750的奇术特征,遂撤出项目原有编号并给予其SCP-CN-2750-013的编号。

abstract-1850417__340.jpg

编号:SCP-CN-2750-070

描述:SCP-CN-2750-070在物理方面表现为一具扁长形的蓝绿色石料。项目初次被发现于伊拉克共和国摩苏尔附近的一处亚述帝国遗迹中。项目以自身为中心使四周产生不具有固定作用的现实扭曲且能够导致局部熵池的紊乱现象。项目在奇术原理方面表现出了与SCP-CN-2750通性的一致,从而被给予SCP-CN-2750-070的编号。

triskelion-52542_960_720.jpg

编号:SCP-CN-2750-006

描述:SCP-CN-2750-006在物理方面表现为一刻有不明图案的残缺石壁。项目被发现于耶路撒冷的旧城遗迹之中,具有一定以持有者的主观意愿为动机对四周进行现实扭曲的能力。

项目最初被收容于Site-167,由于站点的一次收容事故,项目遭到掠夺(详情见附录:CN-2750-1),在将其夺回后,基金会受到启发从而发现了SCP-CN-2750之间的共通性(详情见附录:CN-2750-1)。

jiankongluxiang

编号:SCP-CN-2750-073(原SCP-CN-2747

描述:SCP-CN-2750-073被收容于Site-CN-11-β,并在SCP-CN-2750项目创立前被命名为SCP-CN-2747。项目为一份能够发散出异常光线的水晶碎片,其发散出的射线将由于经过的介质不同而表现出不同的性质。(详情见上方编号处链接内的归档文件)

该项目曾造成了一次中范围的休谟指数崩塌,后经监督委员会的批准利用异常手段对其造成的事故进行了修复,使异常地区休谟指数更改量回复了近70%。

项目后被证实为SCP-CN-2750的一部分,在撤销其原编号后被送至Site-183进行统一收容,并将Site-CN-11的多名相关专家暂时调入Site-183以参与示拿计划的进行。鉴于其异常性质的高危性与复杂的奇术构造,SCP-CN-2750-073被认为是项目内部法阵核心构造的一部分。

图为SCP-CN-2750-073发生收容失效时的场景,由Site-CN-11提供。

stonehenge-1590047_640.jpg

编号:SCP-CN-2750-098

描述:SCP-CN-2750-098为位于英格兰威尔特郡索尔兹伯里平原的著名景观“巨石阵”中的一根石柱。项目内部刻蚀有大量的奇术转移与稳定法阵,这使得项目虽然不主动对外表现出任何异常性质,但能够辅助奇术师或奇术设施完成某些大型法阵的释放。

在基金会确立了在全世界范围内搜寻SCP-CN-2750实体的目标后,Site-77的研究人员在对英格兰进行例行测定时发现了SCP-CN-2750-098所释放的EVE粒子波与SCP-CN-2750所要求的条件相吻合,于是便立刻用一根与项目外表极为相似的石柱进行替换并对项目进行了收容。


附录:CN-2750-1 发现:

SCP-CN-2750最早被发现于一次交战之中。由于一支活跃于中东地区,名为“憎血”的恐怖组织在长期与政府军交战的过程中取得压倒的胜利且与其交战过后的士兵的伤口表现出微弱的现实扭曲,SCP基金会将此组织列为次要关注组织并对其实施了持续关注。

2034年12月,“憎血”组织突然对位于以色列国的Site-167发起了进攻,站点内大部分设施遭到严重摧毁,大量本地与客座研究人员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站点内收容的一石质异常物品遭到了该组织的掠夺。

数月过后,该组织在SCP基金会与当地政府军的联合镇压下被全员捕获或剿灭。基金会在其驻扎营地内搜索出了包括被抢夺的异常在内的数件异常物品。基金会随后确认,该异常恐怖组织的头目阿德拉罕·卡默尔为一欲肉教徒且试图利用恐怖组织的名义以收集异常物品来达到某种目的。

下面是基金会对其进行的访谈记录:

man-5568863_960_720.jpg

阿德拉罕·卡默尔

访谈人:Site-183副主管巴拉德·贝斯特

访谈对象:阿德拉罕·卡默尔(右图)

[访谈为希伯来语,翻译为中文如下]


巴拉德:你好,我按照指示对你进行访谈,希望你能够配合。

阿德拉罕:是的,你们的一切都是按照指示,该死的狱卒们。

巴拉德:据我所知你应该是欲肉教的人,为什么说话的口气,和那群闲着无事的蛇之手一般。还是说你内心早已背叛了你的亚恩?

阿德拉罕:哈哈,你这杂种想惹毛我。你凭借着你的小聪明说着激起我愤怒的语言,然后呢?试图从我嘴里套出更多的话,我明白,我当然明白,我在16年前被FBI拘捕的时候他们也是这么对我的,可我没有让那群白痴察觉到我任何的不对劲,并且被当作一个普通的偷渡者遣送回国了。

巴拉德:你是个聪明的家伙,聪明到被我们全军剿灭了是吗?

阿德拉罕:我说过这一套对我是没用的。在我眼里你们就是一群一无所知却沾沾自喜的家伙,哪怕是被你们嘲讽的蛇之手也比你们了解的更多,他们已经开始和我们争夺着收集碎片了,而你们还在毫不知情地审问我这样一个手无寸铁的老人。

巴拉德:照你这么说,看来你是知道了不少的内幕咯?把你知道的告诉我们吧,这对你有好处。

阿德拉罕:我不相信你们这些无能的家伙。你们声称自己不被罪恶的信仰所束缚,在黑暗之中维护着人类的安全,却一次又一次地犯下各种各样的错误与疏漏,我不认为你们会解决我们所担忧的一切,相比之下,我宁愿让我的伙伴们继续在你们无法理解的方向下努力,以保证哪怕是灾难真的来临神圣之血肉的信仰也能够继续流传下去。

巴拉德:这里是SCP基金会伊拉克分部的一个站点,而不是你们教派秘密集会的场所,你没有必要在这里誓忠。实际上就在我们对你的恐怖组织的其他成员进行访谈的这两个月里,在全世界范围内基金会已经打击了6个以欲肉教成员为领导的组织,也收获了大量的异常物品。如今这些物品正在奇术应用部门进行检测,我想这其中应该不乏你前面所说的“碎片”吧。尽管你对你的手下口风很严,可他们还是知道你是想要收集某些具有共同特征的物品,并且如实告诉了我们。

阿德拉罕:一群吃里扒外的东西。所以呢,你所知道的这些仅仅是再简单不过的皮毛,一无所知的你们在获得了碎片之后仅仅是在浪费我们的时间,并且终将会因为你们的无作为而使一切无法挽回。

巴拉德:你的危言耸听我已经记住了,这个项目在未来将会被列为重点关注的对象。另外,在这里说着《天方夜谭》一般的谜语,除了浪费时间之外没有任何的作用。它甚至无法给你争取到任何的好处,或者使你的形象变得更加高大。

阿德拉罕:哦是的是的,于是你希望我把我所知道的告诉你,你便可以去邀功了是吗,小子?

巴拉德:哦,我决定对你所说的保持不置可否的态度。不过我所知道的是,如果今天我不从你的嘴巴里撬出一点什么有用的东西来便不能离开,这会耽误到我的晚餐时光,今晚食堂有我最爱的玉米饼,我可不想错过。所以,我带来了这个。

巴拉德向身后的员工示意,员工递给了巴拉德一个塑料袋和一双手套。巴拉德在戴上手套后将塑料袋打开,从其中取出了一块透明物体。

巴拉德:你看看这是什么,你还认得这个宝贝吗?这是我在你的收藏之中,翻腾出来的比较小的一个,毕竟那些大件我也不方便带过来啊。仔细看看,我可没有哄你。

阿德拉罕:你想做什么呢?如果我没记错它的作用是造成空间的短时间塌陷,而不是用于招供。

巴拉德:是的,我知道,如果我能调用到拥有后者能力的异常物品的话,我就不会把它带来了。这个东西是你所说的碎片的一部分吧?

阿德拉罕:是又怎样?你们尽管的拿它去做各种各样的实验吧,这不会使你得到更多的信息的。

巴拉德:感谢你对我们进行了如此的忠告,这会节省我们很多时间的。所以,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决定换一个思路,我和你一样是一个聪明的人,不过偶尔也会喜欢一些简单的暴力美学。

阿德拉罕:你想要做什么?

巴拉德走到一旁,从墙边的储存柜中取出了一个铁锤,将手中的透明物体放在了桌上。

巴拉德:我想你大概很珍贵这个玩意儿吧,毕竟每次都要花那么大工夫才能抢来,而且按照你所说的,它们拥有奇效。不过我在想,如果我砸坏了其中一个,这会不会对你的目标有一定的影响呢?还是说,这会使你感到无比的恐惧。

巴拉德将锤头停在了透明物体的上方。

阿德拉罕:哈,你不过是在吓唬我罢了…你…难道真的敢砸吗?哈哈。

阿德拉罕的声音逐渐减弱,可以明显看出它的表情变得不自然。

巴拉德 [语气急促地]你真的觉得我不敢砸吗?

阿德拉罕 [恐惧地]是的!你不会去砸它的,你不过是在吓唬我罢了!你…你们基金会不会原谅你的!你最好把你的锤子给我放下!

巴拉德使用铁锤猛烈砸向了透明物体,访谈室内传出了一声巨响。

阿德拉罕:哦我的老天,看看你做了什么!你应该庆幸它还没有被你这个该死的家伙砸烂,现在,拿着它,滚出去,你这是在给人类找死。

巴拉德:所以,你仍然不愿意告诉我你所知道的是吗?

阿德拉罕 [喘息]是的…我请你快滚,我不会妥协的,哪怕你如此吓唬我。

巴拉德:说实话,我也没有想到你这么顽固。这可是要搭上我的工作的啊。可是,谁叫你的话中透露出你所知道的秘密比这么一个破异常更有用呢?

巴拉德再次使用铁锤对物体敲打了数次,每一次敲打都伴随着阿德拉罕的尖叫与谩骂声。在第6次敲击时,物体被巴拉德击碎,碎片散落向了四周。

阿德拉罕:看看你做了什么,你这是在拿我们的命运开玩笑!哦,等等,我希望这不是塔上的某个重要部件,这样的话我们还有挽救的余地,我们只能这样祈祷了。

阿德拉罕流出了眼泪,用铐上了手铐的双手进行着祷告。

巴拉德:啊对,安萨尔,马上去联系站点把这个老东西的收藏再取一件过来。

身后一名警卫听到后走出了访谈室。

巴拉德:你知道嘛?这一切不是我害的,而是你的不妥协而导致的。我会一直砸下去,直到把你逼疯,去他妈的命运那都和我无关我只关心我今天能不能按时下班,你知道吗?

阿德拉罕 [将双手举过头顶]我求求你…别再这样了,你会被诅咒的。

巴拉德:我也想快点结束,只要…你愿意吐露真言。

阿德拉罕:好,我认输,只要你不要继续对碎片进行破坏。听着,让你们该死的奇术部门别浪费时间去做别的研究,直接对这些项目奇术作用位点的辐射频率进行测定,你们会获得一些收获的。

巴拉德:你难道只知道这些吗?这似乎不大可能。

阿德拉罕:答案就在你们所收缴的我的私人物品当中,自己去找吧,我曾经发过誓,不会把这件秘密告诉你们这些该死的狗。

巴拉德:好的,感谢你的配合。以及,我还想提醒你一件事,你之所以妥协是害怕我们将所谓碎片毁坏后你们欲肉教人就算把它们抢走了也无法正常使用是吧?我奉劝你还是别打这个算盘了,它们不会被再抢走了。

记录结束。


在访谈后,巴拉德·贝斯特坦白自己所砸碎的物体为对缴获异常的仿制品,在向阿德拉罕进行展示时身后伪装为警卫的站点奇术师模拟了该异常的性质从而骗过了阿德拉罕。

在对阿德拉罕进行了访谈过后,基金会奇术应用部门按照其提示对所缴获的异常进行了EVE辐射频率进行了机械测定。测定仪器显示这些异常辐射频率间具有极高的相似性,但由于其内部法阵大多断裂或不完整从而导致了其对外表现异常性质的不同。

%E9%A2%91%E7%8E%87

由奇术应用部门提供的项目EVE辐射频率参考图

鉴于一系列异常具有如此相似性,项目SCP-CN-2750得到了设立。奇术应用部门对异常是否为SCP-CN-2750提出了参考意见,即若其EVE辐射频率与奇术应用部门所给出的基准频率(如左图)相似度达到95%即应当被纳入SCP-CN-2750之中。


附录CN-2750-2 一次收容事故:

在对项目进行世界范围的收集过程中,位于法国阿莱斯附近SCP-4812-S的收容地点内产生了异常情况,该地点周围的温度在24小时内骤增了15K且导致了洞穴内一次现实扭曲的发生,致使了12名MTF Vestus-12“北方之星”成员的死亡,以下为对事故发生当日收容地点及附近的记录1

7:00:MTF Vestus-12当日值守队员进入洞穴,对当日数据进行了第一次保存。此时收容设施传出了低风险警报,但考虑到项目时常由于各种原因而进入暂时的不稳定状态且能够在不久后恢复到稳定收容,特遣队员并没有对此情况进行特别通报。

9:27:位于收容室入口的摄像头记录到,此时收容室内有异常的白光发出。在事故发生后对洞穴内进行调查发现该白光的光源即为SCP-CN-2750-106。由于负责远程事实监视该摄像头的站点员工的疏忽,该白光被误认为是此项目的一种正常生理现象而未得到及时上报。

11:48:SCP-4812-S进入了一次短暂活跃状态,收容室内的1个气压阀和5个检测报警器遭到毁坏,根据此时位于收容室内部特遣队员的生命体征检测器可以看出此时收容室内部的温度约上升了20K且伴有高温蒸汽从项目体表喷出,这直接导致了此时位于收容室内的5名特遣队员的当场死亡。由于报警系统已经遭到了破坏,位于收容室外的特遣队员在此时并没有意识到事故的发生。

13:41:由于已经超过了特遣队规定的接班时间,准备进入收容室内接班的5名特遣队员决定进入收容室内进行查看。由于此时收容室内气压已经远大于外部,在这些队员打开收容室大门的那一刻便有4名被收容室内部强气压所带出的项目分泌的异常酸性物质致死,剩余2名队员受到重伤,其中1名在进行了抢救后被宣告了死亡。此时项目收容室的其中一扇大门已经遭到了损坏而无法正常关闭。

15:30:位于收容室上方的特遣队观察室收到了项目收容室大门长时间没有完全关闭的警告,遂前往现场进行查看。在得知了收容事故已经发生后,3名队员进入收容室内查看项目的情况且在进入后30分钟内因未知原因死亡,其余数名队员在得到队友死亡的消息后决定手动关闭收容室安全大门并成功。

15:21:在得到收容事故的消息后,基金会派出了就近的站点成员对项目收容室口进行了更为安全的封锁并取消了MTF Vestus-12在后续一段时间内进入收容室进行例行检查的工作。

18:30:当地气象局报道该地区的气温发生了骤增,在进行调查后基金会确定此次异常现象的热源来自SCP-4812-S。

在收到此次事故的汇报后,基金会命令剩余的MTF Vestus-12成员对收容地点内进行全方位排查,最终在SCP-4812-S附近发现了一块具有异常性质的灰色石体,并认定该石体为造成此次收容事故的原因。

在将其带回附近的站点后,研究显示该石体符合SCP-CN-2750特征,遂将其编号为SCP-CN-2750-106并对其进行了保存。2日后,该站点内警报响起,由于SCP-4812-S的生命状况发生了巨大改变从而导致了收容地点内检测仪器的报警。在进行了确认无误后,该站点对上级公布了SCP-4812-S的沉睡状况产生波动且有可能在未来任何一个时间点复苏的消息。被关押在Site-183普通监狱内的阿德拉罕·卡默尔在得知这一消息后于当晚在站点厕所内选择了自缢。

此次事件引起了上级的注意,基金会从而意识到SCP-CN-2750对于SCP-4812等个体或许具有一定的意义,考虑到SCP-4812在此次事故中表现出如此危险的征兆而基金会急需解决其可能的即将苏醒的问题,PARAGON计划决定对该项目进行介入。


附录 CN-2750-3 PARAGON计划接手项目后的一次会议

下方为项目得到PARAGON计划成员接手后展开的一场针对对该项目主要研究人的会议,目的为确立此项目未来的研究方向。

会议出席人:

  • Site-183副主管巴拉德·贝斯特博士
  • 基金会员工Alto Clef博士
  • PARAGON计划亚洲地区副主管林岱睿博士
  • SCP-4812项目主要研究员Lance博士
  • SCP-4840首席收容人员Alyosha Yanovich

会议地点:Site-183


巴拉德·贝斯特博士:十分感谢各位今天能够如约来到Site-183站的这次PARAGON计划高层会议。这里是全基金会收容了最多SCP-CN-2750个体的站点,我希望我们对这个项目的了解能够对今天的会议和未来的研究都起到不小的帮助。

林岱睿博士:希望一切都如你所说的那样,巴拉德先生。今天我受到PARAGON的指示,来负责此次会议的主持工作。要知道,这其实是一件很难办的事情,因为如果是仅仅从这个项目本身来看——额抱歉巴拉德先生我可能要说一句你不爱听的话——我们对他几乎没有任何实质性上的了解。我们所知道的仅仅是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相似的异常石头,它们或大或小,材质不一,而我们仅仅是把它们分好类在小房间里放好而已。如果说真正的研究进展,我想各位其实真的无法拿出手什么值得研究的东西。

Clef博士:我同意林先生的说法,一味进行机械性地收集太低龄了,对我们进一步的研究而言毫无裨益。

林岱睿博士:所以这次SCP-4812发生的收容事故对我们而言是很有参考价值的,这至少一味这SCP-CN-2750与前洪水世代和那群该死的亵渎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让我们如同无头苍蝇一般的研究有了一定的思绪。所以我请来了Lance博士和Alyosha先生对你们所负责的项目进行汇报。

Lance博士:好的林博士。在SCP-CN-2750-106得到了发现之后,SCP-4812-S在近期报告中便一直处于一个相对活跃的状态。而值得注意的是其余两个亵渎实体所在的收容地区内,同样也发生了或大或小的数据异常现象,尽管由于没有引发收容事故而并没有进行上报,但考虑到这些事件发生时间的集中,基本已经可以断定SCP-CN-2750与亵渎处于沉睡状态之中具有联系。

林岱睿博士:那么,开诚布公地说,SCP-4812在未来苏醒的可能有多大?

Lance博士:我几乎可以说这将是肯定的。我在这个项目干了10年,10年里除了这次事故这个项目只死了30个人,而且大多数都是因为不遵守收容规定作死导致的。如此高强度发生异常情况并且引发了这样大的后果还是亵渎实体得到完全收容以来的第一次。因此,我个人认为对SCP-CN-2750的调查意见刻不容缓了。

林岱睿博士:听上去情况很糟。

巴拉德·贝斯特博士:是的,比我所想的要糟。我原以为我们要做的仅仅是对那些东西催眠罢了。

Clef博士:可实际上,我们有可能要在未来与它们正面作战是吗?

Lance博士:这是最坏的打算。

Clef博士:既然这样我们不如从现在开始把这个消息公布给全世界,单靠基金会的力量对抗那群史前怪物是很难的。

巴拉德·贝斯特博士:尽管这个话题跑题了,但我承认我同意Alto先生的观点,反正到那个时候帷幕绝对无法保证了,不如提前宣布,给人类文明充足的准备空间。

林岱睿博士:好的,各位先生,如你们所说的,这已经跑题了。关于如何对抗亵渎实体,确实不是今天应该讨论的内容。另外,基金会之所以让我们召开今天这场会议就是认为SCP-CN-2750极有可能解决亵渎实体的问题,比起你们那个最坏打算的考虑为什么我们不着眼于当下呢?

Lance博士:您所说的正是我最好的打算。

林岱睿博士:那么希望这个打算成真吧。Alyosha先生,请你也对你所负责的项目进行汇报。

Alyosha:好的。相信大家也都知道了,在不久前SCP-4840进行了一次较大范围的移动,在基金会追随它移动轨迹的过程中,我们其中一名曾参与过SCP-CN-2750鉴定工作的研究人员发现了SCP-4840内外交界处的部分建筑残骸符合SCP-CN-2750的特征,它们现在已经被编了号送到站点里来了。在SCP-4840的移动逐渐平稳后,我们的特遣队员进入到SCP-4840内,但遭到了SCP-4840-A的拦截。据悉此次SCP-4840的移动是SCP-4840-B个体发生了异常导致的,很有可能其目前正处于的死亡状态会遭到改变。目前我们为防止进一步对项目的扰动已经将特遣队扯散到了项目周边的地区以便于观察。

林岱睿博士:这同样不是一个好兆头啊。所以呢,你认为你们所获取的SCP-CN-2750个体与SCP-4840-B的异常表现之间是否存在着一定的因果关系呢?

Alyosha:最初我们认为那些石头可能是封印一类的东西,便去告知了SCP-4840-A我们将其收容了并愿意把它们归还,但SCP-4840-A告诉我们那些石头已经不再具备作用了,并且说让我们拿走有便于我们的研究也好。因此我认为SCP-4840-B与SCP-4812所表现的异常性质均是由于它们本身的死亡或是死亡状态在长年累月中得到了削弱所导致的,但SCP-CN-2750一定与它们最初活跃状态被剥夺有直接的关系。

Lance博士:嗯,这样的思路确实可以解释这些异常情况。那么之后的问题就在于我们要如何利用SCP-CN-2750对这些远古项目进行再收容吗?

林岱睿博士:若是如此的话,那么我们得先知道SCP-CN-2750的来历。

巴拉德·贝斯特博士:很显然这个东西来自可查阅历史之前,我们不能用普通的方式来进行调查,这必然得不到我们想要的内容。

林岱睿博士:Clef博士,我想你大概有一定的方法吧?

Clef博士:看样子,我又必须得当苦力了是吗?不过,看样子去直接问那个老东西大概是最简单的方法了。那么这件事交给我好了。

林岱睿博士:那么,就麻烦你了。另外,为了方便后续可能进行的大规模研究,我认为可以将分散于其他站点内的SCP-CN-2750碎片全部收容于Site-183并为这里抽派一批奇术师来进行学术支援。

巴拉德·贝斯特博士:我们站点很乐意承办这一项工作。

林岱睿博士:那么,今天的会议先到这里,感谢各位的出席。我想在不久后,Clef先生会带给我们新的情报,这样的话我们还会进行新的会议。

[会议结束]


附录 CN-2750-4 对SCP-343的访谈记录

根据附录 CN-2750-1中的访谈记录,Site-183的工作人员对存放在站点普通物品寄存室内所缴获的阿德拉罕·卡默尔的私人物品进行了调查。在确认了其私人衣物和其他生活用品之中没有包含任何异常内容或隐藏信息后,考虑到他对欲肉教的忠诚,被放置于他的私人书架中的一本牛皮外层的希伯来语《圣经·旧约》引起了SCP基金会的注意。

在对这本《圣经·旧约》进行了完整的翻读后,基金会发现阿德拉罕·卡默尔用记号笔在创世纪篇中利用马克笔对一段文字进行了标记,这是全书唯一的一处标记。标记的内容如下(下方引用的为该段的中文译版):

那时,天下人的口音言语,都是一样。

他们往东边迁移的时候,在示拿地遇见一片平原,就住在那里。

他们彼此商量说,来吧,我们要作砖,把砖烧透了。他们就拿砖当石头,又拿石漆当灰泥。

他们说,来吧,我们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为要传扬我们的名,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上。

耶和华降临要看看世人所建造的城和塔。

耶和华说,看哪,他们成为一样的人民,都是一样的言语,如今既作起这事来,以后他们所要作的事,就没有不成就的了。

我们下去,在那里变乱他们的口音,使他们的言语,彼此不通。

于是耶和华使他们从那里分散在全地上。他们就停工,不造那城了。

因为耶和华在那里变乱天下人的言语,使众人分散在全地上,所以那城名叫巴别。

——《圣经·旧约·创世记》第十一章

该段文字被认为与项目可能有着一定的联系。在附录 CN-2750-3中的会议结束后,Alto Clef博士将该本《圣经》从Site-183借出,前往了SCP-343所在的站点对其进行访谈。

下面为该次访谈的记录

访谈人:Alto Clef博士

访谈对象:SCP-343

book-1421097_960_720.jpg

在访谈过程中Clef博士手持《圣经·旧约》的形象,由于其面部的认知异常故图片仅展示了其身体的下半部分。


SCP-343:哦,Alto,我的孩子,你又来看我了是吗?说真的,我在这里待着确实是很闷的,你知道,要是我想的话我随时可以到你身边请你吃一顿美味的榴莲披萨。

Clef博士:我真是谢谢你,要是你知道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喜欢你的话,你大可以要求站点给你准备这些东西,但是不是和我一起,我甚至不愿意花我的假期时间大老远的从中东飞到这里。

SCP-343:啊哈,假期,我也想要一个假期,为此我只需要站起来,穿过这面墙。

Clef博士:如果这样的话我一定会尝试以生命为代价来阻止你的,老东西你要明白现在的你对于基金会特别重要。

SCP-343:Alto,不要激动,我只是给你开一个玩笑。所以,你们为什么这么看中我?因为你们需要这样一个全知全能的“上帝”

Clef博士:可别在我面前耍宝了,现在基金会高层都知道,你曾经是个被夜之子吓得屁滚尿流的屁孩。而且我们仅仅是看重你活的足够久而已,毕竟比起该隐或是其他什么难缠的家伙还是来你这更靠谱。

SCP-343:哈哈哈哈,屁滚尿流,我喜欢这个词,Clef,你可真是个幽默的小子。

Clef博士:不不不,这是那群闲着无聊的家伙给你取的绰号。我更喜欢叫你玛土撒拉。

SCP-343:嗯,你知道的我不太喜欢别人再叫我这个名字,它太具有年代感了,让我感到熟悉又陌生,甚至有点起鸡皮疙瘩。天哪,我想这都怪该隐那个瘪种把这些东西告诉了你。Alto,每当你用这个名字和我的陈年往事来刺激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真的,你绝对是想问点什么,快问吧。

SCP-343表现出了不耐烦的状态

Clef博士:老头,你知道吗,你不应该为我一次又一次来打扰你感到厌烦。因为每一次我和你进行对话都和挤牙膏一样,你总是足足吊着我们的胃口,不愿意透露出和我问的内容无关的一丝半点的内容,我说的对吗老滑头?

SCP-343:你完全把我想错了,Alto。我所经历的太多了,很多事情堆积在我的脑海,而且有许多都因为岁月的流逝而显得残缺不全,我不知道我所了解的内容当中那些对你是有用的,所以只能保留一些内容不讲。当然了,你这么多次来看望我我也是很高兴的,哈哈。

Clef博士:看来和你说这些都是没有意义的。那挑明了吧,你把上一次没有说完的内容告诉我。

SCP-343:上一次?我不清楚,我想我已经很完整地说出了我的早年经历,甚至把我这一生中最丢脸的时刻都告诉你了,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吗?

Clef博士:我想你确实隐瞒了什么。你说在花开之日后,你和其他的俘虏们一直躲在山上,直到那场大洪水最终消失,那么,我想知道诺亚后来去了哪儿?

SCP-343:我不知道,那时的我仅仅贪图享受自由终于到来的喜悦,在山顶上近百年的时光,我几乎都快忘记了这个世界的模样——实际上当洪水退去后这个世界也早已不是我记忆中的那个样子了,无论是人类还是妖精有一大半都死在了这场洪水中,伴随着他们一同离去的还有那时世界上成千上万种有趣的古生物,我下山时甚至没有看见它们的遗骸。和我们一同躲在山上的妖精们决定一起离开找寻同族的证据,我则和其他几个年纪长些的狄瓦奇术师开始了游历。在游历的过程中我们对许多洪水前留下的异常进行了掩盖,在这个过程中人类文明重新建立并成为了地球唯一明面上的霸主。在经历了一系列与伙伴的分离和战乱后,我最终决定归隐。

Clef博士:那么在你游历的过程中有没有什么值得提起的地方?

SCP-343:我想,没有。很多那时候我所遇到的趣闻现在都已经在你们的收容范围内了,我不认为在大洪水之后还有什么秘密是值得让我告诉你们的。

Clef博士:那么,你或许要看看这个,来增强自己几十万年来久远的记忆。

Clef将手中的《圣经》翻到具有标注的那一页,递给了SCP-343。SCP-343将书靠近自己的面前,在略读后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Clef博士:看清楚了,我的“上帝”先生,这对你的回忆很有帮助吧。你一直在访谈时说“上帝”一词是你在被收容后站点的员工为你取的,于是哪怕是你的档案中都是如此记载的,可我对你站点的员工进行了询问他们表示没有一个人记得是因为你在被收容后展现出自己的异常能力而被戏称作“上帝”,相反,倒是有不少人表示自己在刚入职不久还没有对你有完全了解时就知道了你这个有趣的称呼。那么,你可以对这和你手中《圣经》之间的关系作出一点解释吗?

SCP-343展现出了犹豫的神情

Clef博士:我还要向你透露一点消息。基金会所收容的几个比你还老的老家伙最近都表现的不大安分,颇有一种在未来会引发灾难的迹象,我不敢保证目前仍然幸存的那一部分SCP-1000是否在未来同样表现出活跃迹象。

SCP-343:你在吓唬我,好的,你赢了。按理说那个时代知道这件事的人大概都死的差不多了,不过或许是有谁留了个心眼把那件事告诉了后辈,过了这么久了,尽管现在的你们所知道的已经残缺到不能再残缺,我还是为这个消息没有如我预料的那样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而感到震惊。

Clef博士:基金会应当庆幸它没有消失。

SCP-343:事情是这样的。正如我说的那样,洪水下降后,我随着一群已经颇有成就的奇术师一同游历,那时候的我仍不过200岁上下,对他们而言是年轻的后生,所以在游历过程中我几乎没有自己前往目的地的选择余地,而是一路跟在他们后面重新了解这个灾难过后的世界。直到有一天,我的同伴们或许是处于作为奇术师的职业素养,或许只是想一解他们百年来的好奇,总之是想要找到大洪水发生的根源。那时劫后余生的人类们散布在世界各地,我们便一边根据道听途说寻找一边继续游历。终于,根据所遇到的某群旅者的描述,我们逐渐摸索到了你们现在所说的西亚地区。那里人烟稀少,哪怕是在大洪水之后,生机如此的缺失也是很怪异的,这似乎很符合我们心目中对我们目的地的幻想。终于,我们在旅行到示拿2附近时,我们感到了一股强大的熵流,根据它的流散形式我们判断这是在附近曾发生了一次大型的奇术后空间对该地区熵池的填补导致的,根据测算,在我们到来前这个填补至少已经持续了上百年,这与花开之日发生的时间可以吻合。于是,我们终于摸索到了这个流动场的源头——那是一座高耸的石制建筑,建筑内的每一寸原料都被雕刻上了精细的奇术纹路,哪怕是无人启用的状态这个建筑仍然由于内部大型法阵的余温而干扰着四周的现实流。这东西如此大的体量几乎让我们确定它就是大洪水的致使原因,至少是原因之一。我们进入到这个建筑内部,它的墙壁上除了各式各样用于牢固这个大型奇术法证的雕刻与嵌入宝石之外,还有一行字,它的具体内容我忘了,大概意思是书写这些内容的人是这座建筑的建筑者之一,他对即将发生了一次世界性的大灾难感到无比的抱歉,但是它除了通过这种方式来拯救自己的种族外毫无选择,因此它为这座建筑起名为巴别,意为变乱——这些内容的落款是挪亚。

Clef博士:很好,既然你知道了这么多,为什么要在之前选择对我们隐藏呢?

SCP-343:故事还没有讲完。我的同伴们决定在巴别塔的附近停留,目的是研究它的奇术构造——那时候的我已经对奇术不抱有什么兴趣了,也不指望这样一台精湛的奇术机器能给自己的技术带来什么实际上的长进。但根据他们的只言片语中我大概能理解他们至少把这东西大部分的原理弄明白了:巴别塔的实质就是一座用奇术驱动的大型无差别许愿机。

Clef博士:这一点听上去不像是奇术而是阿拉丁神灯或是圣杯之类的东西,你知道的,奇术不可能像许愿机一样完美无缺。

SCP-343:如你所想,Alto。它在发动时能够直接颠倒因果链从而达到了如今人类获得统治地位的目的——可他的发动也会带来很大的代价,由于因果链的颠倒,发起这个奇术的人所想要的“果”被提前了,原本由因到果的自然过程变为了果发生后由世界观对因进行填充,可正如我前面所说的,这种填充的无差别的,因此就如花开之日那样,大洪水虽然消灭了我们人类的敌人,但同时也葬送了地球上大部分人类的生命,致使除了某几个大家族之外人类文明几乎回到了原点,你以为人类重新发展了几十万年是在灾难中胜出然后一步一步成为这个星球的主人,实际上这么多年的努力只是为了给挪亚当初许下将夜之子的支配地位转移给人类这个愿望还债罢了。

Clef博士:嗯…你知道么你说的这些内容正是前洪水史部想要获悉的,而你之前对我们选择隐瞒,这耗费了我们太大的工夫。

SCP-343:对此我无法感到抱歉,选择隐瞒是在多年前——巴别塔还矗立着时我们便决定了的。总之,巴别塔是一座优秀到无可挑剔的奇术法阵,几乎堪称艺术品,可它那高昂的代价使我们不得不担心在未来的某一天某个怀揣私心的人误打误撞把它当做实现愿望的圣杯从而引来不可预计的祸患。随着他们对巴别塔研究的加深,世界上人类的数量逐渐回升,巴别塔附近也再次出现了人类,这更加增强了我们的担忧。直到有一天夜里,或许是同样感受到了这座建筑附近的奇术流,一个侥幸在大洪水中幸存的夜之子漫游到了巴别塔的附近——那一晚我们听到了那熟悉的哀嚎,尽管在一片漆黑的深夜里我们甚至都没有看的它们那双标志性的红色双眼,但多年前的恐惧一瞬间便涌上心头。那一夜我们都没有睡着,脑海中浮现的是自己下一秒便被撕碎的想象,不过幸运的是那个夜之子不知为何在那晚选择了离开。鉴于如此多的危险架在头上,最终我们决定将巴别塔摧毁,这是一件不简单的事,我们花了3个月才完成了能够将它安全拆解的法阵,成功释放后巴别塔被炸成碎片,落向四方。

Clef博士:所以基金会花了这么大劲找回那些碎片都是因为你们这些老家伙们那时候的决定?好吧,你们害我们花了太多时间,仅仅为了自己的安全吗?

SCP-343:你不如说为了当时地球上少有的奇术师们的安全,这对历史很重要。接着刚刚说,尽管我们拆毁了巴别塔,但当时居住在附近的人类已经对它拥有了印象,为了能够合理地掩盖住这件事,我们决定创造出一个神话,把这座塔说成是神不允许建造之物,所以遭到了神的拆解,这是这本书中巴别塔故事的来源。为了完善这个神话,我们还把大洪水发生前的那些著名事件与人物穿插在了故事中,这就是为什么你们还能在《圣经》中看到该隐和挪亚这些老面孔的原因。由于想让那群人类更加信服,我们队伍中一个老者决定让我扮演神话中神明的形象来宣告这个消息,从而给我增添了一个认知异常,让他们相信我就是所谓“上帝”——至少从基督教现在成为了世界第一大宗教来看,我们的宣传很成功。在完成了这一切工作后,我让当地的人们淡忘了我的存在,于是“上帝”便真的成了他们理想中的概念,而我为了防止节外生枝,于是选择放弃继续游历而归隐了起来。Alto,有趣的故事讲完了,我现在口很渴。你问我为什么之前不告诉你这些,我想说的是,我害怕你们对其进行不当的利用而引发了不良的后果,可现在,既然那些古老的家伙有可能苏醒,我也不得不告诉你了。

Clef博士:嗯,非常感谢你的坦白。只是,在我个人对这个项目的研究过程中发现这个巴别塔与你口中的还有一点误差。

SCP-343:我想那一定是你想多了。

Clef博士:你确定吗?

记录显示,此时Clef将头凑到SCP-343的头边进行交流,此时二人的对话没有得到记录,但SCP-343明显露出了肯定的神色。

Clef博士:好了,这就是我想确认的,一切都如我想的那样,你可以休息了。

[记录结束]


后记:Clef博士声称刚刚与SCP-343窃窃私语的内容为他刚刚回避说出的SCP-CN-2750的奇术构造,并在得到其提示后于当晚绘制出了一份简略的结构图。


附录 CN-2750-5 一次发生于Site-183的异常事件:

在将SCP-CN-2750集中收容于Site-183的数月后,该站点在一晚遭遇了异常事件袭击。负责在站点南部无人矿区负责巡逻与监视安置在该区域内的收容单位的站点隶属机动特遣队MTF Epsilon-14“波斯湾畔的勇者”受到了异常生物的攻击,对该次事故的记录如下(省略了大量无用或重复内容):

以下录音节选自MTF Epsilon-14的公用对讲频道,为方便进行记载,以队员的编号作为其命名。当晚20时左右,特遣队队长01收到了多个巡逻队员的警告通知,并在得到进行日常任务的队员们的警告后启动了站点紧急事态报警。


01:嘿,发生什么了,看上去似乎不大妙。我先暂时关闭公用频道以便于我询问情况。我看看…最早的警报是…B15区。B15区,有无异常情况?

14:大概半个小时前,我们在检查收容单位是否完整的时候在一块裸露地面上发现了大面积的黑色粘液,看上去还冒着热气,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像是分泌物?周围有一些异味,真的很恶心。

01:收到,你们现在还在原地吗?

14:是的,本来我们想直接赶回站点,但是一下子收到了多个警报,就不敢贸然移动了。

01:听上去你们那边好像没有生命危险,你们尽可能采集一些样品,然后赶紧返回。

12:我感觉那可能是某个异常发生了变异。我们试图用仪器储存,但是仪器都被破坏了,不过我想我们马上就可以回站点了。

01:好的,我明白了。[开启对讲机的公用频道]各位兄弟们冷静,所有在B区的人尽快撤出,我马上去通知上级把这里封锁了。

07:报告队长,我们的EVE检测仪器表现出了异常状态,目前正显示中等危险。而且…我们的车点不着火了。

01:你现在在哪儿?

07:B10区,多拿滩。

01:有没有人在7号附近的快去接应一下。

09:天哪我的对讲机终于恢复正常了。我在9区,和8号正在越野车上,我们的检测器显示出了高度危险。而且,大概半个小时前我能看到几公里开外有一些红色的光点在空中飘动。

01:那你现在还能去10区吗?

09:恐怕不能,我敢确定那个离我们越来越远还把我们对讲机搞坏的玩意就是往10区的方向移动的。

06:我这边能听到一些异动——啊对我刚刚和7号遇上了,我们现在不知道该往哪边走。

08:我想你们最好别来9区这边,或许会和那个东西——我们假设真的有个异常生命体在B区域里游荡的话——来一个碰面。

07:好的,明白了,那我们只能朝着远离站点的方向去了。

08:等等,队长,我看到了!

01:什么?

08:红色的东西在空中浮着!不行,周围太黑了,我无法目测那东西离我们有多远,但我敢说它绝对在移动。老兄快跑!

07:[一阵摩擦声和呼吸声]我们该往哪儿跑!

08:这谁知道呢,反正不要往回看!

15:他妈的,我也看到你们说的那个东西了,他现在在11区和10区交界处,我不知道他在往哪个方向移动,嘿你们在往哪里跑?

10:15号你现在在我附近吗,我听到了车的声音。

15:是的,我现在打开手电筒了,你看到我了吗?

10:哦!我过来了,天呐,你的运气太好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还有人的车能够正常工作。

15:所以,我们得去哪儿?现在往站点方向走是不大可能了对吧。

10:我们去和7号他们会合。

08:我和7号正在往海滩的方向奔跑。

01:等等兄弟们,你们现在离海边还远吗?

07:我想…不远。

15:我们开车过去的话也不需要多久。

01:还有多少人现在处于危险区域,用对讲的指示灯报告一下。

此时已有3名队员信号丢失,共有6人按下了指示灯发出信号。

01:好的,那就往全部向海边移动,负责海上巡逻的队员快去接应——11号,收到请回复我。

11:[一阵杂音]

站点控制台上出现11号发出的警告信息,这是其在今晚第三次发出的警告,由于信号干扰在此时站点才一并接收到。

01:不行啊,11那边有问题了,你们那些人别往那边去。

控制台显示07等4名队员丢失信号。

01:这下是被包围了吗?等等等等——我有点头痛,到底,现在还有多少人?

15:队长,我们刚刚本来已经接近海滩,但是听到了那边传来的尖叫声…然后,我们看到,就在海里的不远处,负责巡逻的快艇如同漂浮在空中——但即使在黑夜下我还是看到了那灰色的长臂支持着那艘一下子显得无力的小船。我没有看到队友们在哪里,哪怕只是凄惨的尖啸也只是存在了一瞬。我所看到的,只是海滩的上空漂浮的那两枚红点。是的,如你所说,我们腹背受敌,我现在不知道该逃往何处。

[一阵沉默]

14:等等,在我们这个角度看来,靠近站点这边的那个红点似乎消失了。

01:准确无误吗?

12:大概是的,虽然我们现在离那边已经有一段距离了,但确实是消失了。

07:你们说的对,确实是如此,我想他们是溜了,你看,海边的红点也在逐渐远去。

15:我们…得救了?

01:谢天谢地,你们尽快返回站点,今晚真是糟糕透顶,在安全到达前请保存联系畅通。

[记录结束]


在对访谈记录中提到的特征和对现场出现的样本进行整合后,这次袭击被认为是由少量残存于世的SCP-1000中的部分个体,且由理由认为收容于Site-183的SCP-CN-2750起到了吸引作用。这次事件证明了夜之子等远古实体的恢复是极有可能发生的。以此次事件为契机,基金会确立了包括示拿计划在内的多项企划以保证预料中的相关收容失效发生后基金会拥有一定的反击措施。

附录 CN-2750-6 示拿计划线上启动会议:

在Site-183遭遇袭击后,基金会已将古生物对人类文明的威胁程度评估提高至高风险,并对收容资源中与古生物有关的异常进行了整理,鉴于SCP-CN-2750曾具有击退夜之子的功能,在O5-7的提议下,基金会决定展开示拿计划:

计划目的为对SCP-CN-2750进行修复以保证其完整的异常能力可以再次实现,从而当预测中古生物对人类文明造成大范围危害时可利用SCP-CN-2750的能力使这种危害消除。该计划调用了大量的人力资源于Site-183,负责对SCP-CN-2750断裂的物理外形和奇术构造进行修复,并成立机动特遣队MTF-甲子-10“巴别塔的恶灵”对示拿计划的安保与特遣工作进行负责。Site-183附近的一片山地被基金会前台公司以开采矿物的名义进行承包,并将该地区用于示拿计划人员安置地与工作地点。

下方为于线上进行的示拿计划正式启动会议的内容摘录。

会议出席人:

  • O5-7
  • 基金会员工Alto Clef博士
  • PARAGON计划亚洲地区副主管林岱睿博士
  • Site-183副主管,示拿计划执行负责人巴拉德·贝斯特博士
  • 应用奇术部副主管,示拿计划修复工作主管泰拉斯·蕾尔
  • 应用奇术部高级职员,示拿计划修复工作人员朱艾

[记录开始]

O5-7:各位同僚们,从今天开始,你们的工作便要开始了,此次会议需要各位商讨了一下大致的计划。

Clef博士:咳,提问。

O5-7:当然可以。

Clef博士:咱基金会想要用SCP-CN-2750去对抗那群大家伙们是吧?那除此之外基金会是没有准备更多的手段了吗?

O5-7:事实上还对几个项目进行了实验尝试,大部分都已失败告终,目前还有几个实验依旧在运行中,不过同样是没有什么好的结果,如果不考虑基金会手下那些最好不要动用的物件之外,目前SCP-CN-2750对于基金会而言确实是一个希望。

Clef博士:那直接召集全人类和他们正面对抗如何?不是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紧急动员令吗,全人类也应当有这种东西吧。

O5-7:或许有,但这不是这次会议所要讨论的。

巴拉德:我明白Clef先生的意思,他大概是觉得将希望全部都压在这样一个不知道是否可以用的奇术阵上或许太冒险了。

泰拉斯:实际上,古人的智慧真的特别精妙,哪怕是过了这么多年而产生了一些缺失,那些法阵的精简也给我们提供了很大的思路。应用奇术部的修复至少可以保证项目能完成其原有的大部分功效。

O5-7:所以,现在已经确定了项目应当在Site-183执行,对吧,巴拉德先生,我想贵站点是否做好了…安排?

巴拉德:是的,我们已经为示拿计划准备了一片场地用于进行修复工作。

O5-7:哦,是的,可是我想的是,你们站点的安保力量并不是很充足对吧。

林岱睿博士:确实是这样,7号先生。考虑到在将SCP-CN-2750全部收容到183站前,位于中国的Site-CN-11同样也收容了大量的2750的碎片——甚至对其研究早于183站,这就是为什么该项目一直保留了中国分部对其的命名。而在进行转移时CN11站选择将一部分安保人员连同研究人员派出到了以色列来协助工作。所以我在中国分部以CN-11站为牵头站点召集了一批精英特工组成了一支特遣队专门用于负责该项目的工作,这支队伍名为MTF-甲子-10“巴别塔的恶灵”。

O5-7:唔,那就照你这么说的做吧,再从其他地区调用一批人过去进行轮换。

林岱睿博士:我稍后会去安排。

O5-7:那…接下来是奇术方面的工作,请问,你们的把握大吗?

朱艾:正如泰拉斯前辈所说的,前人在搭建奇术法阵时做到的尽量精简为我们带来了不少的便利。我们可以看到,SCP-CN-2750在形态上可以进行一个大致的分类——尽管并不是很完善——而对我们来说最重点的就是那些在奇术法阵中负责关键构成的碎片,根据古代奇术理论这一类法阵往往会雕刻在宝石和贵金属上,这使它们经历历史巨变仍然较为完好的保存。而那些雕刻在石质和云母之类上的法阵,尽管都产生了不同程度的损坏,但基本都是结构法阵和传导法阵一类较为简易的构造,只要对其所在部分的原理进行推演的话便可以大致得出其法阵原貌。当然,要达成以上所说的就需要一批奇术师团队进行较为精细的工作。而之后的修补工作在技术上反而没有那么困难,只是需要耗时罢了。

O5-7:听上去,是很积极的反馈。

泰拉斯:但愿如此。我们的奇术师们已经前往了Site-183,随时等待开工。

O5-7:那么,就这样吧。我们在替人类与远古流传下血脉告诉我们的敌人作战,这场战争,很有可能会由你们的工作成功与否决定。

[记录结束]


附录 CN-2750-7 示拿计划修复文件第10号 《给新成员的一份指南》(节选):

下方为示拿计划修复部分为新入职的奇术师准备的指南,其中较为精简而通俗地解释了关于SCP-CN-2750修复工作的一些要点,可作为修复工作进行过程的一个体现:

给新成员的一份指南


示拿计划修复部门

你好,新成员,你已经了解了SCP-CN-2750的情况而即将加入修复工作当中。下面会告诉你一些这项工作的基本内容,为你未来的工作提供帮助。本文尽量以精简的语言介绍,如果你想了解奇术方面的详细数据,请移步至第24号文件与更多的实验记录。

我们将SCP-CN-2750的碎片分为3类。

A类:在整个奇术法阵中担任着重要作用,且往往是某个分法阵的核心部分。这类法阵的载体往往较小,且为宝石或重金属一类,在异常性质上表现得相对活跃,例如SCP-CN-2750-073。应注意,此类碎片的法阵往往较为复杂,我们难以对其进行复原而只能依靠先人存下的法阵,若你发现某个区域出现A类碎片的缺失,应尽快通知站点,在世界范围内寻找原碎片或替代品是最好的选择。

B类:在整个法阵中扮演调节作用,如节点开闭、阈值干涉、反馈调节等,如SCP-CN-2750-070。一般形态各异,但在法阵上具有共通性。异常性质上往往为辅助作用或较为低强度的自主异常功能。此类碎片的法阵较为复杂,但在我们可以大概率复制的范围内,但由于复刻产品往往存在不可避免的差异,应以寻找原碎片为主。

C类:在整个法阵中扮演传递、连接等作用,例如SCP-CN-2750-098。这类碎片由于其原料质地而往往形态较大,且一般有大量破损,基本无法直接使用。但鉴于其法阵较为基础,我们往往可以通过其残存的回路进行复刻。

下略


附录 CN-2750-8 事故CN-2750-05:

在示拿计划过程中,Site-183为计划准备的地区受到了一次异常的袭击,鉴于Site-183先前遭遇的袭击及特遣队员的描述,这次袭击同样被认为是由远古生物所为,且极有可能同为夜之子。这次事故后,多个处于基金会密切观察下的处于非活跃状态的远古实体产生了活跃迹象,且世界各地出现“大脚怪”等灵异摄影的次数增多,基金会因此认为他们对于远古生物回归的猜想是正确的,并将该危急情况通知至全站点,将对远古实体极可能发生的大范围苏醒与收容突破作为一大防护重点。基金会将部分资源偏向针对远古生物的包括示拿计划在内的8项计划,并督促这些计划的尽快实施。

下方为MTF-甲子-10队友汪成的自述:

该从哪里说起呢?那天夜里,我们在场地的边线进行巡逻——我和另外3名队员。一切都好像和平时没什么不同:或许四周传来奇异的轰鸣声,但场地内有供给那群奇术师们实验和做其他工作用的石头的碎石场,那里传来的声音足以让我们无论听到多么刺耳的怪叫也无法想到是别的东西发出的;身上的休谟指数报警器似乎响了几声,可是整个试验场地里有上百个分散开来的异常,随便走过一个仓库报警器就能响个不停,没有人把这当回事的。

后来吧,我们走到靠近戈壁滩的一边,那里地面起伏很大,再加之场地边界附近没有固定的照明设备,仅凭我们的小电筒往往不能看到远处有些什么。我感到某个小丘背后——或是某几个——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那是什么?风吹过沙土而传出悠远的回声?我打消自己的疑惑并找了一个诗意的解释。

然后,我们绕过一个沙丘时,走在最后面的刘龄,他发出来一段支支吾吾的喊叫,我转过身,看到他缓缓地向上升去,慢慢地,他似乎漂浮在空中两个红点的中间,红点之下的部分被一团黑色的东西所遮挡,我肯定那是个庞然大物而不是浮在空中,尽管我没有看到它的形态,可是我感到自己眼前最为微弱的光也被遮蔽了。然后,悄然无声地,一个东西软弱无力地砸在我的头顶,那是一只手臂。血液从我的鼻梁之下缓缓滑下,给我带来了一阵瘙痒,那股液体本来是温热的,落到我的唇上时却已经被那寒风吹得冰凉。我打了寒噤,但意识告诉我不要动,我不觉得那个大家伙会在猫捉老鼠中输给我,尽管那时我的心脏已经与报警装置的蜂鸣器携手疯了般地共舞。

然后,打破僵局的是我旁边的那个队友,那是我第一次和他组队,实在记不得他的名字。他喊叫了一声,然后便回头奔跑着绕过沙丘,这时我才听到面前有巨大的践踏声——那声音比碎石场中将石头分成小块的锤击声更低沉。空中冒着寒光的红点摇曳着拽出两股拖尾,上下振动着飘向那个家伙奔跑的地方。而我,趁着此刻爬进了身旁隔壁之下一个窄小的风化石穴中,很幸运的是那里面恰好可以容纳下一个躺着的我,尽管我的面部在我蹬踢着双腿毫无脸面地爬进那个小洞时被下部凹凸的岩石蹭上了很大一块。我关掉了手电筒,静静地趴住,急促的呼吸鼓动着满地的尘土向我面部扑来,可那个窄小的空间并不给我拒绝将尘土吸入的机会。

我似乎觉得那一整夜我身下的土地都在抖动,那是那个怪物仍然在践踏吗?它的脚步与我心跳共振,每每传来胸口便沉沉地一坠。我彻夜未眠,到了破晓后又不知过了多久,几个队员在四周喊着我的名字。我缓缓爬了出去,高呼着让他们快跑——那时我还没发现其实那巨物的脚步声在好久以前便消失了,或许我把自己的心跳声还当做是那脚步——但他们却告诉我安全了,然后便把我拥入怀中,我便知道他们也度过了艰难的一夜。

那一晚,示拿计划实验场地的左翼边界内共有14个小队遭遇不明生物的袭击,死亡和消失44人,位于边界的仓库中所保存的18个碎片遭到损坏,被证实其中有5个对于修复工作有重要影响。在那一刻,我才明白我们所守护的那项工作,距离我们有多近,以及我们所面临的敌人,于人类有多强大。


在此次事故后,基金会竭力找到了受损碎片的替代品,但推演发现SCP-CN-2750的奇术音色可能会发生2.1%左右的偏离。在由高层会议认可这个偏离处于可以接受范围内后,示拿计划才得以重新展开。为防止类似事件的发生,示拿计划试验场地中入驻两支对异常实体作战小队,必要时可对事故中出现的类似异常动用基金会掌握的异常手段进行攻击。除此之外,示拿计划进行了多项防护措施,这导致了计划用时的延长。

附录 CN-2750-9 事故CN-2750-۞:

当地时间2037年3月23日,示拿计划修复工作进入结尾阶段,当日下午2时30分,由修复工作主管泰拉斯·蕾尔带领团队对已经完成预期目标的全部8个组成部分进行拼接,拼接过程被认为是顺利的,187个贯通节点全部可以正常运作。然而,当地下午5时左右,拼接工作完成后,SCP-CN-2750在未得到奇术师启动的情况下自行展开了其异常能力,且其造成的影响与基金会所认为的产生了偏差:它在没有释放者的前提下,所造成的既不是一次对因果链新的影响,也并非继续进行其在远古时期原有的对因果链的影响,而是将地球上的所有人类作为释放对象,使其拥有了脑电传感的能力,这致使人类之间的思维面临无可保留的共通。

SCP-CN-2750-1.png

SCP-CN-2750在完成拼接后作用异常能力时致使周围产生了大范围的现实扭曲现象,由现场摄像头拍摄,由于异常影响有明显失真。

最后一块“积木”拼接了上去。“3——2——1!”我在内心倒数,发现我面前这座在我们的拼凑之下已经变得毫无美感的“巴别塔”稳稳当当地矗立在地上而没有倒下时,我终于欢呼出了声,与身边的每一个人拥抱。

可是,还没等我向上级汇报这一份喜悦,我面前的仪表盘突然发出了刺耳的鸣笛声。我看到红色的灯光转动着闪烁,那座名为“变乱”的石塔躯体上如同裂痕的回路一齐放出蓝色的幽光。我尽可能使自己的声音变得响彻,大声嚎叫到:“是谁启动了它?”答案是,没有人。就在我们帮助它重新找回整体的那一刻它便已经使自己启动了。它所发出的光柔和地触及到周围的物体,便使那物体也变成了光源,终于我们的四周都已经不再有正常的色彩,我看到我周围每一个员工的脑也闪烁着同样的光——我想我自己也是那样。然后,那些光像是给了我一个头槌,总之我昏迷了过去。

再醒来时,我们的周围围了一圈特遣队员,我听到他们议论纷纷,讨论着未来该怎么办。未来?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在脑海中想到,不免有一丝忧虑和恐惧。“哦主管,你终于醒来了,让我来告诉你发生了什么,以及为什么我们要担心未来。”

“好的,谢谢。”我迫于自己的头昏脑涨,只能支持着自己说出这几个字,却感到有一丝不对劲,我面前这个年轻的特遣队员怎么知道了我的疑惑,尽管告诉主管发生了什么也是常情,或许是自己多虑——

“不,你没有多虑,是的,你仔细看看,我现在在和你交谈,可我根本没有张嘴。我想是那个该死的异常造成的影响,现在我们的思维再也没有任何隐私,我们尚且不知道这个影响范围到底有多大,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讨论未来的原因。”

——《泰拉斯·蕾尔采访与回忆记录》


此次事故在不久后被命名为事故CN-2750-۞。经过数日的调查,基金会确定SCP-CN-2750的影响应辐射至地球范围内的全人类。由于遭受影响后人类的意识具有了一定程度的透明化,尽管基金会在了解情况后便对基金会员工进行隔离,但由于工作进行繁琐和进行前已有相当长一段时间的空窗期,大量公众在事故发生后的数日内经由与基金会员工不可避免地接触中了解到了SCP基金会与异常物品的存在,并将他们所知晓的内容进行广泛传播。

在尝试掩盖真相无果后,基金会于2037年4月6日宣布SCP-CN-2750造成了一次“揭开帷幕”情景的发生,并且全世界人类正式宣告了SCP基金会及异常的存在,确立了公布大量危害性较小的异常情况,但将部分重要异常作为国际级机密保存,并与世界其余与异常无关的国际级机密共同放置于SCP-148的保护下(该异常已被证实同样能有效隔断脑电信息交流),作为交换基金会与GOC、地平线倡议一行国际异常组织均可在国际上获得一个独立国家的话语权与地位,而其他归属于政府的异常研究组织均应撤除。同时,基金会将远古实体可能的复苏同样公布,在得到国际一致认可后,将反抗该项对人类的重大威胁作为了目前世界所需推进的重大事业,目前将奇术应用于国际军队对异常实体部队的申请已得到批准。


附录 CN-2750-10 致O5-7的一封信:

下方为Site-183副站长巴拉德·贝斯特在事故CN-2750-۞后给O5-7所写的一封信件。

O5-7先生,在那次事故发生后,尽管现在一切都成了定局,可我和泰拉斯女士还是想弄清楚我们到底哪里做错了。最后,我们终于回想起来,在《圣经》当中还有这样两句话:

那时,天下人的口音言语,都是一样。

我们下去,在那里变乱他们的口音,使他们的言语,彼此不通。我们下去,在那里变乱他们的口音,使他们的言语,彼此不通。

我们本以为,这是那群古人们为了完善情节而编造的故事,却没想到他们其实早就明白了SCP-CN-2750的异常能力,并巧妙地将它暗示在了这神话之中。是的,尽管中途出现了差错,但并不是我们的失误导致了这次事故,而是项目在其制作指出的既定能力便有两个:作为一个一次性的万能许愿机,和使全人类获得脑电交流的能力。我想,远古时代所创造出这座塔的那位前辈——或许是挪亚——他在那时有着自己的打算,他可能以为在遭遇那场变乱后意识的透明化能够帮助人类更好地再建文明,又或许是为了避免可能的夜之子回归。

但无论如何,我们忽略了这个暗示,从而导致了这次的事故。

然而,这样的事故真的是完全的灾难吗?在某种意义上,在时隔了不可计量的年代后,SCP-CN-2750的另一项异常确实发挥了其或许原有的功效,您看,现在我们聚集起了全人类的力量反抗夜之子和其他的远古实体,我想,既然我们从最开始便无法利用SCP-CN-2750这一秘密武器,那这样的结果也未免不可接受。

您真挚的

巴拉德·贝斯特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