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758
:root {
    --timeScale: 1;
    --timeDelay: 0s;
}
 
/* Converting middle divider from box-shadow to ::before pseudo-element */
.anom-bar > .bottom-box { box-shadow: none!important;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position: absolute;
    content: " ";
    width: 100%;
    height: 0.5rem;
    background-color: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transform: translateY(-0.74rem);
}
 
/* DIVIDER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animation-name: divide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74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32,.38,.39,.94);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CLASSIFIED LEVEL BARS */
div.top-center-box  > * {
    animation-name: ba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3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4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4) { animation-delay: calc(0.6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5) {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6) { animation-delay: calc(0.9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 TOP TEXT */
div.top-left-box, div.top-right-box {
    clip-path: polygon( 0% -50%, 150% -50%, 150% 100%, 0% 100%);
}
 
div.top-left-box > *, div.top-right-box > * {
    position: relative;
    animation-name: bottomup;
    animation-duration: calc(0.6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
 
/* CONTAINMENT, DISRUPTION, RISK CLASSES */
div.text-part > * {
    clip-path: polygon( 0% 0%, 100% 0%, 100% 100%, 0% 100%);
    animation-name: expand2;
    animation-duration: calc(0.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ext-part > :nth-child(1) {
    animation-name: expand1;
}
div.text-part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ext-part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ext-part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8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main-class::before, div.main-class::after {
    animation-name: iconslid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8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BOTTOM TEXT */
div.main-class > *,  div.disrupt-class > *, div.risk-class > * {
    white-space: nowrap;
    animation-name: flowIn;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2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
 
/* DIAMOND */
div.arrows {
    animation-name: arrowspin;
    animation-duration: calc(0.7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quadrants > * {
    animation-name: fad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3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1.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op-icon, div.right-icon, div.left-icon, div.bottom-icon {
    animation-name: nodegrow;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1.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diamond-part {
    clip-path: polygon( -10% 0.37%, 120% 0.37%, 120% 100%, -10% 100%);
    animation-name: diamondBorde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8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32,.38,.39,.94);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will-change: box-shadow;
}
 
/* MOBILE QUERY */
@media (max-width: 480px )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display:none;
    }
    .anom-bar > .bottom-box {
        box-shadow: 0 -0.5rem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important;
    }
    div.top-center-box  > * {
        animation-name: bar-mobil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9s * var(--timeScale));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3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4) { animation-delay: calc(0.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5) {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6) {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
 
/*--- Motion Accessibility ---*/
@media screen and (prefers-reduced-motion: reduce) { 
    div.anom-bar-container { --timeScale: 0!important; }
}
 
/*-------------------------*/
 
@keyframes divider {
    from { max-width: 0%;  }
    to { max-width: 100%; }
}
 
@keyframes bar {
    from { max-width: 0%; }
    to { max-width: 100%; }
}
@keyframes bar-mobile {
    from { max-height: 0%; }
    to { max-height: 100%; }
}
 
@keyframes bottomup {
    from { top: 100px; }
    to { top: 0; }
}
 
@keyframes expand1 {
    from { opacity: 0; clip-path: inset(0 calc(100% - 0.75rem) 0 0); }
    to { opacity: 1; clip-path: inset(0); }
}
@keyframes iconslide {
    from { opacity: 0; transform: translateX(-5rem); }
    to { opacity: 1; transform: translateX(0); }
}
 
@keyframes expand2 {
    from { opacity: 0; width: 1%; }
    to { opacity: 1; width: calc(100% - 0.25rem); }
}
@keyframes fade {
    from { opacity: 0; }
    to { opacity: 1; }
}
 
@keyframes flowIn {
    from { opacity: 0; transform: translateY(20px); }
    to { opacity: 1; transform: translateY(0); }
}
 
@keyframes arrowspin {
    from { clip-path: circle(0%); transform: rotate(135deg); }
    to { clip-path: circle(75%); transform: rotate(0deg); }
}
@keyframes nodegrow {
    from { transform: scale(0);}
    to {  transform: scale(1);}
}
@keyframes diamondBorder {
    from { box-shadow: -0.5rem -20rem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
    to { box-shadow: -0.5rem 0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
}
评分: +33+x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CN-2758
等级等級6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机密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Thaumiel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amida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待观察

指派站点 站点主管 研究领导人 指派特遣队
观测站-01 C.A. 监督者议会 长程观测特遣队LTF-Observateur-01“观测者”

space-station-423702_1280.jpg

即将完工的观测站-01

特殊收容措施:观测站-01已被建立在宇宙边界处,长程观测特遣队LTF-Observateur-01“观测者”已被建立并驻扎在观测站-01内部。LTF-Observateur-01具体任务为通过SCP-CN-2758-1对外界宇宙进行观察并将结果上报至O5-131,启动SCP-CN-2758-2需监督者议会全体投票通过。

观测站-01为一中轴长4km,最大环形结构半径3km的巨型空间站,该空间站与SCP-CN-2758-2之间距离应保持在10000千米以内。空间站内配备以下设备:

  • SCP-CN-2758-1
  • SCP-CN-2758-2解密舱-Alpha2
  • 空间偏转力场发生器
  • 反物质/零点能/曲率引擎
  • ≥1000000单位“流体颗粒3

若监督者决定启动SCP-CN-2758-2,程序-2758应被立即启动。程序-2758流程:

  • 监督者议会向观测站-01发送命令“程序-2758开始执行”,此时观测站-01开始接近SCP-CN-2758-2并向监督者议会发送确认命令。
  • O5-1,O5-3,O5-13来到观测站-01。此时所有“流体颗粒”应做好V级战斗准备,观测站-01接近SCP-CN-2758-2至两者间距10km。
  • 三名监督者进入SCP-CN-2758-2解密舱-Alpha,随后该解密舱将前往SCP-CN-2758-2。此时空间偏转力场发生器功率调节至100%。
  • 上一步骤将在SCP-CN-2758-2解密舱-Alpha返回后结束。在SCP-CN-2758-2解密舱-Alpha返回后,语句“All Clear”将被发送至监督者议会以及[[数据删除]]。该步骤结束后,程序-2758将被视为完整结束。

描述:SCP-CN-2758为由演绎部牵头,概念部,逻辑部,[[数据删除]]部等部门参与的“超时空计划”4的产物。

SCP-CN-2758-1为一块半径约5cm,厚0.5cm的黑色圆盘,其上附有一红色圆环三箭头LOGO。该项目的异常之处在于,当任何人类个体5接触项目时,该人类个体会被赋予观察目前所在叙事梯阵内任意一点并理解被观察物体概念的能力6,并且项目将会发出持续不断的电磁脉冲。根据信息技术部对电磁脉冲的分析,该电磁脉冲包含SCP-CN-2758-1观测到的事物的形而上学标识信息。因此,SCP-CN-2758-1已被连接至观测站-01主观测大厅。这一措施导致SCP-CN-2758-1最多可以被十三人同时使用以观察不同事物。

SCP-CN-2758-2为一位于本宇宙边界上的异常机械设施“超越引擎阵列”,其具体作用未知。根据监督者议会的命令,禁止对SCP-CN-2758-2进行任何形式的研究。


附录.CN-2758.α
▽SCP-CN-2758-1观测日志-01▽


时间:4085/5/13

地点:观测站-01

备注:本次为SCP-CN-2758-1第一次启动,任务为测试SCP-CN-2758-1是否能正常工作,验证多元宇宙部超膜理论正确性。由于本次启动基于肉体接触,因此大脑扫描设备生成的图像可能有部分与事实不符。


<记录开始>

SCP-CN-2758-1启动。于此同时连接观察员-01大脑扫描设备的显示屏生成目前观察员肉眼视角画面,随后视角开始向后移动,直到视角被拉出观测站-01。此时显示屏画面中显示观测站-01的完整图像。视角环绕观测站-01一圈,显示屏画面中精确显示出观测站-01的外壳细节。

画面转向观察站-01主管办公室,视角逐渐接近C.A.主管上衣口袋,随后穿透衣服观测到了口袋里的模因抹杀触媒图片,此时观察员-01没有失去生命体征。

视角转向约126光年外的一座基金会站点,视角逐渐接近该站点数据库服务器。视角完全进入服务器约五分钟后,视角退出服务器并不断拉远。

视角不断拉远,直到视角内包含全宇宙。视角继续后拉,此时屏幕出现大量光斑闪动等无意义画面。根据技术部的紧急检测,显示屏以及大脑扫描数据并未出现任何问题,但观测员-01脑内传来的数据无法被现有软件理解。约五分钟后,屏幕再次出现正常画面。但在一瞬后屏幕转为黑屏,观测员-01倒地,被发现为心脏骤停。

<记录结束>


后记:观测员-01通过AED抢救已苏醒。观测者-01表示模因抹杀触媒对他没有造成任何影响,作为实验道具的目标站点数据库资料也已被观测到。但当被问到和光斑闪动有关的问题时,观测员-01表现出焦躁激动并要求与O5-13见面。



时间:4085/5/15

地点: Site-00,O5-13办公室

人员:O5-13,Alvira Jones博士(观测员-01)


O5-13:早上好,Alvira博士。两天前你要求于我见面并宣称有高度机密的事情要报告,现在你可以报告了。

O5-13:不过请允许我提醒一句,包括观测站-01在内的所有员工作为“超时空计划”的参与者之一在与本计划相关的事情上权限等级是与我相同的,所以我并不明白为什么你拒绝了包括高维通讯连接在内的任何通讯方式而是要求直接与我见面。

Alvira Jones:因为…有些事情可能并不包含在计划内。

Alvira Jones:你有亲眼看过叙事梯阵真实的样子吗?

O5-13:这正是“全视之眼”被开发出来的原因。

Alvria Jones:两千多年前,有一名叫Douglas Adams的作者写了一本叫做《银河系搭车客指南》的书,其中有个片段描写了一种叫做“宇宙全景旋涡”的——

O5-13:是“绝对全景旋涡”,Alvria博士。“瞥见整个无限宇宙和自己与宇宙的比例关系”,这本书我曾看过,当时它的作者尚存于世。我希望你要见我的原因不是只是为了亲口告诉我叙事梯阵有多么震撼而你是多么渺小。直入主题,博士。

Alvria Jones:好的。当时我从更高的角度俯瞰叙事梯阵,祂就像一座无穷长的阶梯,亿万叙事域在它上面颤动,和祂相比,我们的所在的域像一个无限小的点——

O5-13:这验证了三明治叙事模型理论的正确性。请继续,博士。

Alvria Jones:“全视之眼”帮助我理解了超膜的图像。所以我认为,应该开发一套处理更高维空间的数学模型软件以分析从“全视之眼”直接传来的数据。

Alvria Jones:在我稍微冷静下来后,我注意到了在叙事梯阵中有一个显得非常奇怪的叙事域。我将视角移动到那个叙事域里,然后……

此时Alvria Jones表现出过度紧张,精神恍惚等症状

O5-13:你怎么了?需要医生吗?

Alvria Jones:(含混不清的低语)

Alvria Jones昏倒在地


后记:Alvria Jones博士被送往医务室,其脑中记忆被提取并发往模因部,概念部的“超时空计划”工作人员进行分析。Alvria Jones在接受记忆切除后回归工作岗位。多套用于处理高维空间或模因危害的软件已被开发并装载至SCP-CN-2758-1辅助设备上,对Alvria Jones博士所提宇宙的深入观测已经展开。


附录.CN-2758.β
▽GOI.Alpha.01“Foundation”▽


GOI编号:GOI.Alpha.01

GOI分级:未知7

观察措施:观察站-01已被授权使用SCP-CN-2758-1对GOI.Alpha.1进行不间断观测,任何变化应随时报告给O5-13。

GOI描述:GOI.Alpha.01为最初的,最主要的基金会,除该基金会外,其余基金会均为该基金会所创在的分支组织。目前该基金会LOT技术水平等级已达到(保守估计)五级8,已对其所在叙事域进行了大规模改造并对叙事梯阵产生巨大影响。

根据目前“观测者”通过SCP-CN-2758-1在GOI.Alpha.01数据库内获得的资料,GOI.Alpha.01似乎正在进行某些准备以抵御某种未知威胁,更多调查内容见于附录.CN-2758.γ。


附录.CN-2758.γ
▽GOI.Alpha.01相关文件(1)▽


基金会“超时空计划”执行部门的通知

以下文件全部为长程观测特遣队LTF-Observateur-01“观测者”通过SCP-CN-2758-1自GOI.Alpha.01所在宇宙取得的文件,为留存收集到的文件的参考价值,所有文件的格式均未更改。所有备注/笔记均通过黑色背景引用框标识,请注意区分。

— C.A.,观测站-01主管

文字

A1号文件:回收自GOI.Alpha.01数据库

自:SCP基金会S.C.P9制定部署部门
至:SCP基金会监督者议会

关于SCP-3812的无效化提案


根据超形上学部以及演绎部的预警报告,SCP-3812约在端点星标准时间3天前试图上升至本叙事。目前超形上学部以及演绎部已通过不断创造叙事迭代的方式对3812持续收容了48小时,但以目前资源人力等方面来说目前收容措施仅最多能保持收容19小时,在此之后3812将会突破所有作为缓冲的叙事迭代层并进入本叙事层。为此,超形上学及演绎部提出一无效化项目的方案,以下为具体内容。
  • 通过NULL无意义叙事发生器10创造一无意义叙事层,并赋予其意义为“无效化SCP-3812”
  • 将3812引入该叙事层,随后启用文字效应扩大器11加固该无意义叙事层
  • SCP-CN-1313-1引入该叙事层并激活

根据超形上学部以及演绎部对于文字效应扩大器等科技的具体设计图纸,尽管SCP-CN-1313-1内的所有能量全部释放,XK/ΎK级“入梦事件”发生的可能性也在10%以下。若计划开始实施,推测将会有以下可能结局。

  • SCP-3812被摧毁,SCP-CN-1313-1产生的能量未冲垮无意义叙事层的叙事壁垒。若该结局发生,拉姆齐—杜卡斯以太能量与Akiva辐射抑制装置应被立即启动以回收SCP-CN-1313-1。
  • SCP-3812被摧毁,无意义叙事层叙事壁垒被冲垮,XK/ΎK级“入梦事件”发生。若该结局发生,UED叙事分叉引流器12将对SCP-CN-1313-1产生的冗余能量进行分流排出,同时启动叙事文字稳定锚13与叙事剥离器14以阻止XK/ΎK级“入梦事件”影响扩大。
  • 若SCP-3812未被摧毁,则一名佩戴叙事文字稳定锚的演绎部员工应进入无意义叙事层并使用SCP-CN-1313-1刺穿SCP-3812心脏部位。若该措施仍未将SCP-3812无效化,则PK级“一体化”存在性万魔殿情景预警将被发布,程序-Alpha将被执行,多元宇宙融合程序将被启动。

根据K级情景评估部门的分析,PK级“一体化”存在性万魔殿情景产生的威胁远大于XK/ΎK级“入梦事件”,同时如果PK级“一体化”存在性万魔殿情景发生,基金会将失去完成其最初任务,即抵御未知存在-Alpha的能力。因此我部认为以上方案所导致的最坏结果也优于放任SCP-3812进入本叙事。


自:SCP基金会监督者议会
至:SCP基金会S.C.P制定部署部门

议会投票摘要:

赞成 反对 弃权
O5-1 O5-2 O5-3
O5-4 O5-6 O5-13
O5-5 O5-11
O5-7
O5-8
O5-9
O5-10
O5-12

结果
通过

时间:端点星标准时间8731/9/24

地点:Site-A-4-12-915 演绎部站点

备注:对SCP-3812无效化程序执行记录

[[00:00]]:无意义叙事层被创造,SCP-CN-1313-1自收容室GA-Alpha-93-Q4区16取出并运输至Site-A-4-12-9。

[[00:10]]:无意义叙事层已被定义。所有设备均调试完毕。

[[00:15]]:SCP-3812被引入该叙事层,文字效应扩大器启动。

[[00:16]]:SCP-3812试图突破本叙事层壁垒,但由于文字效应扩大器的影响,该举动未能成功。在该举动持续约五分钟后,一台文字效应扩大器出现故障。故障导致叙事壁垒出现薄弱地带,SCP-3812对该薄弱地带发动攻击。

[[00:25]]:SCP-CN-1313-1被激活。

SCP-CN-1313-1被激活后所有监视设备信号均被切断,Akiva辐射计数器以及叙事逻辑稳定指数计数器全部因数据过载而损坏。所有文字效应扩大器均被投入使用,一台微型黑洞蓄电器已被启动以供给所有设备所需能源,拉姆齐—杜卡斯以太能量与Akiva辐射抑制装置在启动后由于过载而失效。PK级“一体化”存在性万魔殿情景和XK/ΎK级“入梦事件”预警进入发布倒计时。

[[01:03]]:信号恢复连接。此时SCP-3812外形呈一球形发光体,叙事逻辑稳定指数计数器显示目前SCP-3812状态已不支持其进入更高叙事。同时SCP-CN-1313-1所带的拉姆齐—杜卡斯以太能量与Akiva辐射均全部消失,推测此时SCP-CN-1313-1已被无效化。

[[01:04]]:一处无限大的空间在该叙事层中被创造,其内部空间为一片海洋,同时一场暴风雨正在进行。SCP-3812此时化作一白色发光人形并悬浮在海面上空10m处,阳光刺破乌云照射在SCP-3812化身表面。

[[01:05]]:SCP-CN-1313-1被回收。一枚“叙事/维度裂隙”被制造并嵌入SCP-CN-1313-1内部,在简短的仪式后SCP-CN-1313-1的拉姆齐—杜卡斯以太能量与Akiva辐射全部回归其原有指数,并被重编号为SCP-CN-1313-1-Alpha。17

[[01:10]]:演绎部高级研究员张伯风佩戴一枚叙事文字稳定锚并手持SCP-CN-1313-1-Alpha进入收容叙事层。18此时观测到研究员张伯风体表出现一件MRS-Ⅲ型超绝对斥外护具SCP-5000,其上附有大量异常机械结构以及奇术铭咒。

[[01:11]]:研究员张伯风接近SCP-3812。尽管空间内环境为正处在暴风雨中的海洋,但任何处在叙事文字稳定锚范围内的物质均化作白色地面。

[[01:12]]:SCP-3812注意到研究员张伯风。此时不少于十万枚相同大小的钨棒向研究员张伯风下落,同时出现大量估测在300亿伏特以上的闪电劈向研究员张伯风。所有钨棒在进入以研究员张伯风为中心的半径10米的球形空间均剧烈燃烧并消失。此时SCP-CN-1313-1-Alpha三维晶格结构层及六维晶格结构层逐渐消失,随后叙事/维度裂隙直接暴露在外。

[[01:13]]:研究员张伯风使用SCP-CN-1313-1-Alpha刺穿SCP-3812。此时周围环境逐渐透明化并消失,随后环境变化为一无限大的空间并出现一纯白色地面,研究员张伯风与SCP-3812周围地面印有一黑色基金会标志。SCP-3812逐渐变成其作为萨姆·豪威尔时的身体外表,此时已结束激活状态的SCP-CN-1313-1-Alpha贯穿SCP-3812心脏处,推测SCP-3812已无效化。


后记:在SCP-3812确认无效化后研究员张伯风以及SCP-CN-1313-1-Alpha被回收,在文字效应扩大器关闭不久后该叙事层自行破裂。SCP-CN-1313-1-Alpha被重分级为Apollyon/Thaumiel,研究员张伯风被授予基金会之星。

笔记:对文件中提到的未知威胁-Alpha的调查即将展开。


附录.CN-2758.δ
▽GOI.Alpha.01相关文件(2)▽


A2号文件:回收于GOI.Alpha.01底层绝密数据库

项目编号:未知威胁-Alpha

项目等级:N/A

特殊收容措施:收容/抵御未知威胁-Alpha为基金会Foundation/基地的创立原因/最终目的,任何代价与收容未知威胁-Alpha相比都是可以接受的。

描述:[[数据删除]]

笔记:难以理解……这份文件存在的唯一目的似乎就是指出未知威胁-Alpha存在,或者说,它更像一个占位符?不过根据之前关于GOI.Alpha.01的情报显示,对我们来说GOI.Alpha.01已经成为了全知全能的存在,战术神学部甚至无需做出任何论证即可断定它已经成为了至高神性,究竟是什么东西需要全知全能的存在不惜一切代价来收容?


附录.CN-2758.ε
▽“破壁”计划(已归档)▽


计划概述:“破壁”计划为对GOI.Alpha.01所在宇宙进行直接探测的情报收集计划,具体内容为基于Site-CN-06的“爱蒂塔计划”遗留设备以向GOI.Alpha.01所在叙事域发射一枚叙事探针。但由于GOI.Alpha.01所在叙事域的某种非自然自我保护机制,计划导致了一次XK级“世界末日”情景和一次局部ZK-λ级“宇宙破碎”情景。


事故记录-“破壁”计划-01

时间:4085/9/3

地点:Site-CN-06

参与人员:前“爱蒂塔计划”研究委员会,演绎部跨叙事探测研究委员会,O5-4


[[00:00]]:“爱蒂塔计划”传送设备操作系统启动,针对“爱蒂塔计划”操作设备的叙事覆写开始进行。

[[02:04]]:叙事覆写进行完毕。传送设备瞄准GOI.Alpha.01所在叙事域。

[[02:15]]:探针Alpha准备就绪。发射倒计时五分钟。

[[02:20]]:探针-Alpha发射。在进入传送设备后与探针-Alpha的通讯被断开。此时紧急备用人工操作系统以及自毁系统均无响应。

[[02:20]]:探针-Alpha以128倍光速从传送设备中弹出。


后记:以128倍光速飞行的探针破坏了以Site-CN-06为中心半径500万光年的球形空间内的时空结构并击穿了宇宙壁,该区域内所有站点,设施,人员,收容物均被视为已损失。根据信息管理部门的统计,基金会共损失452359座站点(包括Site,Area,观测站,特外站点),98563名四级权限人员,799名五级权限人员,三名O5。在事故发生1小时后,全基金会进入VI级反叙事入侵警戒状态。目前该区域已被与外界隔离,若发现任何跨叙事入侵现象应报告突发情况紧急指挥部。


附录.CN-2758.ζ
▽GOI.Alpha.01相关文件(3)▽


A3号文件:回收自GOI.Alpha.01深层数据库,内容为关于主要存在性威胁THE WORM”的监督者会议以及对其的行动记录。

时间:端点星标准时间8733/3/23

地点:A0002758号宇宙,端点星,站点-00,基金会总指挥中心

参会人员:

  • 监督者议会全体成员
  • 基金会战略统筹委员会主席,基金会内部安保部门部长-欧阳苏
  • 多元宇宙/叙事梯阵交互部门部长-Аэлита-Владимировна-Огаркова
  • 叙事外/多元宇宙外威胁防御系统管理办公室部长-徐远渡
  • (前)A938183号宇宙总督-Tóth Mária

O5-1:各位中午好。本次会议是对主要存在性威胁“虫”的防御措施“围栏计划”是否已过时以及可能存在的替换“围栏计划”的新措施的讨论会议。接下来有请叙事外/多元宇宙外威胁防御系统管理办公室部长徐远渡博士发言,他认为他带来了抵御“虫”的最新方案。

徐远渡:在开始介绍之前我想说几句题外话。就在昨晚,一枚未知来源的叙事域探测器接触到了本叙事域的边界,预计弹出点是在Tóth总督所管理的A939193号宇宙。有趣的是,此时叙事外/多元宇宙外威胁防御系统刚刚启动不久,而这枚探测器不偏不倚地撞进了它的拦截测试区里。此时在场的实验人员都以为是“虫”发动了攻击,于是就以128倍光速把它打了回去。直到后来复盘叙事扰动数据的时候,我们发现——

短暂的停顿

徐远渡:这玩意是从另一个叙事层的基金会打来的。

笔记:操你妈

Tóth Mária:我要指正一点:当时是防御系统自动运作,并非徐博士手下的实验人员进行的操控。我认为徐博士在做报告的时候应该注重严谨性,尊重事实。

徐远渡:这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最多只能算成是一次实验记录——(被打断)

欧阳苏:为什么现在才报告?徐博士,你严重低估了这件事的重要性,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一枚随意发射的探针正好击中另一个叙事层的几率小到基本为零,这枚探针意味着我们已经暴露在其他叙事层的枪口下。我再次强调之前提出的观点,不要急于求成,不要在做好充足准备之前就吸引未知威胁-Alpha。

Аэлита-Владимировна-Огаркова:我更好奇的是,监督者究竟做了什么事才能搞出这么大动静,让外叙事的基金会注意到我们。我对目前基金会的科技技术水平并不怀疑,但是“虫”离我们并不遥远,很有可能下一个目标就是我们。

O5-6:欧阳主席,Аэлита博士,Tóth总督,你们偏题了。徐博士,请继续。

徐远渡:欧阳主席只去思考这件事背后的意义和影响,而Аэлита博士只想着究竟是什么事情引起了外叙事基金会的注意,但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件事意味着什么。你们知道那枚探针的具体尺寸吗?根据叙事外/多元宇宙外威胁防御系统的记录,那玩意的质量不到五百千克。这点质量与叙事域相比微不足道,Tóth总督,你会注意到你管理的宇宙中有座标准太空城中的一名公民早上喝的水里多了一粒不一样的水分子吗?你做不到,但防御系统可以。防御系统最初的设计目的是抵御来自未知威胁-Alpha的直接攻击,那是超越叙事梯阵,超越最终疆域的存在,而“虫”只是个操他妈的叙事域内威胁而已。我认为这个会议纯属浪费时间,“围栏计划”也一样。浪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来提防一个根本不会造成任何威胁的“威胁”,与其把时间浪费在这上面我倒是奉劝各位把你们的精力用在抵御未知威胁-Alpha上。“收容/抵御未知威胁-Alpha为基金会的创立原因/最终目的”,说的倒好听,但喊口号毫无用处。

O5-3:我本人倒是很支持用叙事外/多元宇宙外威胁防御系统来防御“虫”,但是还有几个关于“围栏计划”的问题没有弄清。例如以下文字:“我们确信我们是最初的,真正的基金会。我们代表主时间线的现实(原始且未变更的时间线)。我们的人类须高于其他“镜像”时间线所居住的人类。主时间线现实的继续存在须高于任何“镜像”时间线与任何平行或替代宇宙现实的继续存在。我们是基金会,是一切现实的基石。以己之名,我们不能失败。”,这段话里就有很多的疑点。我们如何确认自己不是一条镜像时间线?有没有可能我们只是主时间线的镜像,但是由于“镜像”的原因我们坚持认为自己是所谓的“主时间线”?如果我们只是一条镜像,那么为什么我们会擅自停止我们所认为的“围栏”?说句不好听的,如何确保目前参会人员里没有“主时间线”的“代理人”或“协作者”?如果刚才徐博士的目的只是为了保护主时间线而把“虫”引来,让这条可能的“镜像”时间线发挥自己的作用?

欧阳苏:打断一下。三号监督者,你是在指控徐远渡博士可能是“代理人”或“协作者”吗?

O5-3:指控?喔,当然没有。

此时O5-3在说话过程中目光投向Tóth Mária,同时做出轻微点头动作。欧阳苏点头示意。

Tóth Mária:我倒是认为,三号提出的问题对于——啊!

欧阳苏从上衣口袋中掏出一支金属注射器拆开封口刺入Tóth Mária脖颈处并将内部液体全部推入Tóth Mária血管内,随后拔出注射器并将Tóth Mária踢倒在地

徐远渡:怎么回事——?

O5-1:各位不要惊慌,只是抓住了一名来自其他时间线的间谍,或者称,“代理人”而已。

欧阳苏:你来自哪条时间线?为谁工作?你们的目的是什么?马上告诉我,不要逼我们想办法撬开你的嘴。刚才注射的一针是肌肉神经麻痹药剂,不要妄图反抗。

Tóth Mária:(沉默)

欧阳苏取出一张审讯用吐真模因触媒并放置在Tóth Mária眼前,随后Tóth Mária全身僵直并口吐白沫

Tóth Mária:(声音平板单调)我是主时间线派来摧毁你们时间线的特工。你们作为围栏计划的产物,科技却大大超前于主时间线。为了保证围栏计划的实施,我被派出以将“虫”引向你们这条时间线并摧毁你们。

欧阳苏:行了,把他带走吧。

欧阳苏:刚才从那个间谍嘴里套出来的情报已经证实了三号监督者的说法,那个间谍所在的时间线认为自己才是真正的“主时间线”。而我断定不只是那个时间线,可能包括我们自己在内的所有镜像时间线都认为只有自己才是真正的“主时间线”,而其他时间线都只是自己创造出来的可供牺牲的镜像时间线。我建议立即停止围栏计划并摧毁围栏计划创造的所有时间线,通过这种方式来一劳永逸的结束这种混乱的局面,随后使用叙事外/多元宇宙外威胁防御系统来抵御“虫”。如果需要的话,我们应该派出武装力量主动出击。

O5-1:欧阳主席,我不太明白为什么你有时如此极端,极端到似乎对自己说的话毫无概念一样。“围栏计划”已经创造了无数条时间线,每条时间上还有更多的分支。你刚才却说要把它们全部摧毁,你难道不觉得这从伦理道德上来说——(被打断)

O5-12:伦理道德!一号监督者,当你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你难道不觉得羞愧吗?最先提出建立“围栏计划”,通过牺牲其他时间线的无数生灵以保护所谓的“主时间线”的人难道不是你吗?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动用内部安保部门的秘密特遣队把所有反对你的人统统拖到了刑讯室里吗?告诉我,伦理道德委员会主席的尸体在哪里?他究竟他妈的在哪里?!

一阵令人尴尬的沉默

O5-5:忘吃药了?

O5-8:好像确实。

O5-11与O5-13站起来按住O5-12并将一片药片塞进O5-12嘴里,后者含糊低语了几句后栽倒在会议桌上

O5-1:他是我们这一届里最年长的监督者。上一届O5-1是个暴君,在大搞内部肃反极权统治的时候把他给逼疯了。那已经是八千多年以前的事了,可怜的人。

O5-12此时恢复清醒

O5-12:……刚才发生了什么?我猜我可能对在座的某个人又发疯了。

O5-1:我。下次开会的时候你记得吃药。

欧阳苏:上一届O5大搞基金会政治像个暴君,而你却优柔寡断无法做出必要的牺牲。一号监督者,我认为目前基金会的首要目的是在保存自己的前提下收容/摧毁未知威胁-Alpha,这关系到“超结构”的安危,而超结构上有着无数的叙事梯阵,叙事域,多元宇宙,无限维度,时间线……和这些相比,“围栏计划”创造出来的时间线简直不值一提。你会为了一只蚂蚁的安危去威胁整个世界吗?我知道我们只是一个个普通人,无法做出这种抉择。但来自最上叙事的伟力把我们推到了我们所处的位置上,我们必须去更加理性的思考问题,做出正确的选择。

笔记:“超结构”是什么?

O5-13:讨论的足够多了。我相信各位心中已经有了自己的看法,开始投票吧。选项A:保持现状;选项B:取消“围栏计划”并摧毁所有相关时间线,启用防御系统。

O5-2:等一下,我们真的是所谓的“主时间线”吗?

Аэлита-Владимировна-Огаркова:我觉得这个问题我可以从形而上学的角度解释。我虽然无法站在“超结构”之外知道剧情的进一步走向,但根据之前发生的种种事情来看,凌驾于“超结构”“常态”等概念之上的“最上叙事”似乎设定了我们就是真正的“主时间线”,否则我们的剧情逻辑无法自洽。

O5-13:开始投票。

议会投票摘要:

通过 反对 弃权
O5-2 O5-1 O5-7
O5-3 O5-5 O5-11
O5-4 O5-6
O5-8 O5-9
O5-10 O5-12
O5-13

结果
通过

后记:在会议结束后,“围栏计划”被叫停,作为其附带产物的所有时间线被击毁。在主要存在性威胁“THE WORM”进行多次攻击后,该存在性威胁被叙事外/多元宇宙外威胁防御系统的反制装置彻底摧毁,主要存在性威胁“THE WORM”宣告无效化,所有相关文件均已归档。

笔记:看来我们也可以停止继续执行“围栏计划”了。今后的情报收集方向将转向对“未知威胁-Alpha”和“超结构”等关键词的信息收集。


附录.CN-2758.η
▽GOI.Alpha.01相关文件(4)▽


A5号文件:回收自GOI.Alpha.01所在宇宙

我们为什么不飞升?
——监督者指挥部对目前基地内部部分重大争论议题做出的解答


致基地的全体公民,工作者人员以及建设者:

“我们为什么不飞升?”这个问题在基地各大太空城的公共食堂,生产部门,甚至集体宿舍内久久回荡。上至年过三百的老人,下至尚未完成16年义务教育的儿童,都对这个问题提出了不同的观点。“我们为什么不合并蜂巢意识?”WAN的信徒这样说着,“网络只会导致腐朽!”轰鸣的齿轮这样回应。“这是监督者指挥部的无耻阴谋!”激进派和反对党喧嚣的叫喊着,“你们这是左倾错误!”保守派居高临下的批评着。在这种思潮的影响下,甚至产生了试图煽动分裂的极端组织,去年发生在R7362941号宇宙的大规模叛乱事件就是在这种极端组织的支持下爆发的。

一个仅仅与技术有关的问题却成为极端组织攻击政府的绝佳武器,这是多么可笑讽刺!为此,监督者指挥部与其下属所有部门共同对此问题做出以下回答:

众所周知,基地的成立原因/最终目标为收容/抵御“未知威胁-Alpha”,这个目标即为基金会存在的意义。因此,监督者指挥部所下达的任何决定均以收容/抵御“未知威胁-Alpha”为核心,拒绝飞升也是为完成这个目标的一条重要措施。人类只是一种生活在三维空间的生物,我们所有的力量全部来自凝结着我们智慧与汗水的异常科技。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Scranton Reality Anchors彼得里科夫-方丹空间稳定阵列Pietrykau-Fontaine Spatial Stabilization Array超维度中继器系统WAN/Maxwellism,这些异常科技是一种“信标”,它们连接着“概念”“维度”“时间”“空间”乃至“叙事”一类的虚无缥缈的概念和能够被我们理解的世界。目前以基金会的技术水平,若现在执行飞升程序,所得到的最好结果也只是让全基地成为概念体而已,但未知威胁-Alpha是来自叙事梯阵之外的敌对为威胁,即使我们执行了飞升程序,结果对抵御未知威胁-Alpha仍是毫无用处。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空摆理论无法令人信服。为了验证以上观点,我们建立了一个基地的镜像,该镜像的所有发展历史均与我们相同。在端点星标准时间8733/1/1时,我们干扰了他们的发展,将他们引向了被激进派呼唤已久的“飞升”道路。他们超越了概念,超越了形而上学,他们成为了“控制,收容,保护”这一概念的化身。但在短到无法计量的时间后,他们崩溃了,他们的存在被从叙事梯阵中抹除,因为他们在飞升以后失去了对叙事的掌控力,曾经作为他们掌控叙事的左膀右臂的异常科技失去了背后的支撑力,在这些设备停止运转后,飞升后的他们失去了这些设备的帮助,充满最上叙事恶意的叙事乱流顷刻间将他们彻底冲垮。

演绎部对“超结构”进行勘探所得到的资料显示,未知威胁-Alpha对“超结构”内叙事梯阵的干扰仍在加剧。为保护“超结构”内亿万叙事梯阵中的无限生灵得以存活,我们决定实施对未知威胁-Alpha的无效化程序。在这种关键时期,监督者指挥部决不允许任何妄图分裂基地的势力继续实施他们的阴谋诡计。即日起,对于基地内部的治安管理将进一步加强,请各位公民保持理智,不要惊慌。


附录.CN-2758.θ
▽GOI.Alpha.01相关文件(6)▽


A6号文件:回收自GOI.Alpha.01深层数据库,内容为关于无效化“未知威胁-Alpha”的监督者会议。

时间:端点星标准时间8733/9/21

地点:A0002758号宇宙,地球

参会人员:

  • 监督者议会全体成员
  • 基金会战略统筹委员会主席,基金会内部安保部门部长-欧阳苏
  • 多元宇宙/叙事梯阵交互部门部长-Аэлита-Владимировна-Огаркова
  • 演绎部部长-Veleafer 以及部分演绎部成员
  • 战术神学部部长-㜲婉
  • 机动特遣队MTF-Alpha-1“红右手”,内务部安保特别行动小组

五架基金会制式武装穿梭机缓缓着陆在地表,降落时产生的热量融化了周围的积雪。一行人从穿梭机上跳下,三辆飞行车从穿梭机机舱中释放出来。

欧阳苏:演绎部那帮人怎么搞的……非得来这种地方开会?这鬼地方可真冷。

O5-5:我敢说这里的景观一定是全基地独有的,毕竟这里是全叙事域范围内唯一一颗行星了。

Veleafer:这里是SCP基金会最初的起源地,也是人类的起源地,所以才被保留下来。不过这次我们来这里的目的不是观景,而是要找到几亿年前基金会在这里建起的第一座站点。我记得它的编号是叫Site-19。

O5-12:(咽下一片药片)不符合目前现有的站点编号格式,不是吗?

O5-2:当时的基金会只局限于一颗行星,他们才不会想到几亿年以后基金会可以统一全叙事层呢。

欧阳苏:要不是未知威胁-Alpha,我们也不至于统一全叙事层,还大搞什么“标准化”,把各种天体全部摧毁建在太空城。要是能造出点花样也算,所有的太空城都是千篇一律,毫无个性。

O5-1:等未知威胁-Alpha被摧毁后,基金会的主要工作就会转向恢复自然环境了。这个工程的结果也许我们这一辈人看不到,但我相信我们的后代会有这一天的。

Alpha-1-1:报告,已经搜索到Site-19的位置了,距离这里约3510公里。

O5-1:出发吧。

一行人登上飞行车并前往Site-19遗址

O5-1:欧阳苏,在会议开始之前我想确认几件事。对基地内的军事管制进行的怎么样了?

欧阳苏:端点星第一集团军,端点星第三集团军已对目前我们所在的宇宙进行了军事管制,军事委员会已经接管其他所有宇宙的军权,所有拒绝接管的宇宙都被抽取物质资源并抹除。此外,内部安保部门的精锐秘密部队已经被安插进各集团军以及军事委员会中了。

欧阳苏:(压低音量)监督者,你真的确定演绎部里有极端分子?

O5-1:有情报称演绎部里有人想引发2165-K“异常崩溃”情景,议会已经确定无论如何也不能通过这种方式来解决问题。不过根据三号对2165-K的引发方式的推测,为将风险降到最小,所有提出类似提案的人都应该以反人类罪立即处决。

O5-1:我仍旧不愿意相信三号的猜测,因为那实在是……太疯狂了。

欧阳苏:可是,SCP-2165不是已经——

O5-1:我也想知道。

一行人到达Site-19。此时的Site-19大门已经残破不堪。

O5-4:看起来像是概念锁定的材料,否则这扇门撑不了这么久。

Аэлита-Владимировна-Огаркова:怎么气温一下子又变这么热了,果然还是太空城里舒服。

O5-7:这件事你去问历史学部那帮老古董或者去信息备份委员会,他们能把几亿年前的地理学教科书给你翻出来然后告诉你为什么行星上气温会有很大差别。

O5-4将Site-19大门踹开

O5-4:这破楼还没塌真是奇迹,我猜在人类抛弃地球后这周围的空间就被裹进时间冷冻膜里了。

O5-1:差不多吧。

一行人进入Site-19顶楼的一间会议室,众人随意落座

O5-1:(咳嗽声)很好,在一阵长途跋涉之后——(咳嗽声)我们终于到达了——(咳嗽声)我们的会议地点。妈的这地方怎么这么多灰,劳驾谁带了便携清洁器吗?

一台清洁器被打开

O5-1:这样好多了。那么,在这次会议上,监督者议会被要求听取演绎部关于无效化未知威胁-Alpha的提案,现在请演绎部部长Veleafer开始发言。

Veleafer:大家上午好。根据演绎部对未知威胁-Alpha的研究,我们已经确定了它的部分性质。在开始之前,不知道各位对“超结构”是否有所了解?

O5-12:请讲。

Veleafer:请想象一座无限大的大厅,这座大厅由无数座支柱支撑。接下来把这座大厅想象成“超结构”,将其中的支柱想象成叙事梯阵,这就是“超结构”的本质——包含着亿万叙事梯阵的终极结构。

Veleafer:而未知威胁-Alpha是这超结构大厅中的一只巨鼠,它以啃噬叙事梯阵为生。这就是未知威胁-Alpha的本质,一只以叙事梯阵喂食的寄生虫。不幸的是,连只寄生虫我们都难以对付。

O5-1:那么你们的方案是?

Veleafer:根据演绎部与战术神学部对SCP-CN-2510的研究,我们确定引发一次2165-K“异常崩溃”级情景可以完全无效化未知威胁-Alpha。我们认为这是唯一有效的方案。

O5-3:操。

㜲婉:提出质疑。SCP-2165指的是常态本身的堕落引发的所有已知或未知异常全部无效化并导致“重启”效应的情景,而根据从SCP-173收容室里回收的文件“SCP-CN-2510”,SCP-2165早已随着“重启”效应而被完全毁灭。当今现实并没有SCP-2165,请问你们打算如何引发2165-K情景?

Veleafer从贴身衣袋里取出一圆柱形装置并启动

Veleafer:这是Revolt-Narrate反元叙事文本遗忘保护列阵,简称LTD-TDNS。它可以隔绝上层叙事操控。我们引发2165-K的方式是通过将全体演绎部成员PDT-信息认知上层化并将所有上层叙事RTT-信息转载故事化,也就是说,将演绎部成员扬升至上层叙事并将所有的上层叙事拉入下层叙事,随后我们将在Alpha层引发2165-K情景。

Аэлита-Владимировна-Огаркова:问个问题,你们此时此刻是正处于上层叙事,还是仍然和我们处在同一个叙事?

Veleafer:后者。

O5-1:动手吧。

六台叙事文字稳定锚被启动,机动特遣队MTF-Alpha-1“红右手”与内务部安保特别行动小组今日会议室并控制所有演绎部成员

O5-1:在基金会待了这么长时间,你们不可能不知道我们对“。”19的KSN20的态度一直是斩立决吧。

欧阳苏:不要试图否认,我们在你办公室里已经找到了相关证据。

Veleafer:我从未试图否认,否则刚才我也不会使用“。”的措辞来描述引发2165-K的具体方案。不过我再次强调,只有引发2165-K情景,才能完全无效化未知威胁-Alpha。

O5-3:别废话了,把他们带走。

Аэлита-Владимировна-Огаркова:等一下,我还有个疑问。2165-K情景是所有未发现和已发现的异常全部无效化并导致世界重启,但……未知威胁-Alpha真的也被包含在这个“异常”的范围内吗?

Veleafer:是否处于常态或非常态不由基金会决定。没有常态与非常态,只有超常态。它包含一切,不只是这层叙事,这座梯阵,而是整个“SCP基金会世界观”里的全部内容。只要未知威胁-Alpha存在并能被我们了解,那它就一定处于超常态之中。一号监督者,我们在[已编辑]号平行宇宙建造了一台大型Meta高低位现实转移梯“超越引擎矩阵”,它具有足够的能级,足够完成一次完整的PDT-信息认知上层化并把人物送到Alpha层。把它带到站点-00来,总有一天你们会需要它。

O5-1:把他们带走。Аэлита博士,请与超形上学部部长Penelope Panagiotopolous博士合作,带领你的团队接收演绎部留下的资料并继续研究,我要在四个月后拿到一份具有可行性的无效化未知威胁-Alpha的计划。

O5-1:通知外交事务部,让他们准备把[已编辑]宇宙收编进基地。

笔记:妈的。

文字

战略统筹委员会的通知

本文件原先所属宇宙已被收编进基地,对该宇宙的改造已经完成。
鉴于本文件较为完整的记录基地对抵御未知威胁-Alpha的资料,
因此本文件将交付信息备份委员会继续编纂。
其收编之前编辑版本不予修改。

— 欧阳苏,战略统筹委员会主席


附录.CN-2758.ι
▽关于无效化未知威胁-Alpha方法的会议记录▽


A7号文件:会议记录。由信息备份委员会编辑。

时间:端点星标准时间8733/11/29

地点:A0002758号宇宙,端点星,站点-00,基金会总指挥中心

参会人员:

  • 监督者议会全体成员
  • 基金会战略统筹委员会主席,基金会内部安保部门部长-欧阳苏
  • 多元宇宙/叙事梯阵交互部门部长-Аэлита-Владимировна-Огаркова
  • 超形上学部部长-Penelope Panagiotopolous

O5-1:各位早上好。Аэлита-Владимировна-Огаркова博士要求监督者议会听取多元宇宙/叙事梯阵交互部门与超形上学部带来的无效化未知威胁-Alpha的具体方案,接下来由Аэлита博士发言。

Аэлита-Владимировна-Огаркова:根据我们对演绎部留下手稿的分析——他们分析的理论数据打印出来能堆满一座仓库,我们一共得到了三种无效化未知威胁-Alpha的方式。

Аэлита-Владимировна-Огаркова:方式一:引发2165-K情景。这个方式可以完全无效化未知威胁-Alpha且不可能失败,代价是整个SCP基金会世界观里的所有内容。这个方式需要“超越引擎阵列”来完成。

O5-1:否决,基地承担不起这个代价。有人有异议吗?

沉默。

O5-1:请继续。

Аэлита-Владимировна-Огаркова:方式二:根据研究我们得知,未知威胁-Alpha的力量并非无穷无尽,它需要吞噬叙事梯阵以增强自己的力量。因此,当我们对自身所在叙事梯阵进行稳固后再吸引未知威胁-Alpha接近,有可能可以做到在我们所在的这层梯阵崩溃之前就使未知威胁-Alpha耗尽力量,然后它就会无效化。但是,这种方式风险极大,未知威胁-Alpha在摧毁无数座梯阵后没人知道它有多大的力量,以及……如果我们失败了,那么这就是最终的毁灭。

沉默。

O5-1:第三种方式呢?

Аэлита-Владимировна-Огаркова从随身携带的盒子中取出一柄长枪

Penelope Panagiotopolous:杀死我们的神。

Аэлита-Владимировна-Огаркова:方式三:一名员工通过“超越引擎阵列”达到Alpha层并用这把具象化的朗基努斯之枪杀死作者,随后夺取祂的叙事编辑权限。这是风险最大的一种方案。

O5-3:有人对此有疑问吗?

沉默

O5-13:开始投票。

议会投票摘要:

方案二 方案三 弃权
O5-2 O5-1 O5-7
O5-3 O5-5 O5-13
O5-4 O5-6
O5-8 O5-9
O5-12
O5-13

结果
通过方案二

O5-1:立即发布Alpha级全基地动员令,勒令各部门做好自己本职工作,派出所有基地军事力量,对除A0002758号宇宙以外的其他宇宙统一进行军事管制。在这个关键阶段,基地决不能被任何内部问题所扰乱。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放手一搏!


附录.CN-2758.X
▽全文脚注▽




·
·
·
·
·
·


附录.CN-2758.(待定)
▽(自动记录设备已开启,正在编写)▽


A8号文件:自动记录

时间:端点星标准时间8734/01/01

地点:A0002758号宇宙,端点星,Omega-0号地堡,控制大厅

60ae497308f74bc159f47c9a.jpg

Omega-0号地堡,控制大厅。

几十名操作员坐在各自的岗位上对设备进行最后的调试,标志着叙事构造加固进程完成度的进度条在大厅里最大的一块屏幕上静止不动。

操作员-01:无效化进程将在两小时后开始,准备系统自检。

O5-3:Penelope博士,讲讲你们这套方案的具体原理。

O5-6:不过我们都一把老骨头了,可能不太能理解叙事方面过于超前的理论。(笑)

Penelope Panagiotopolous:要是仔细说明每一个技术细节的话,那确实不太好理解。但是通俗来讲,整个方案的原理其实就是持久战,一边是未知威胁-Alpha,另一边我基地所在的整条叙事梯阵。未知威胁-Alpha通过蚕食支撑梯阵的叙事逻辑来摧毁梯阵,而我们要做的就是使用叙事逻辑稳定锚来加固梯阵。

操作员-01:系统自检完毕,响应速度正常。所有Revert-Page-Revision式叙事逻辑稳定矩阵开始自检。

Penelope Panagiotopolous:Revert-Page-Revision式叙事逻辑稳定矩阵其实就是每1024个一组排列的叙事逻辑稳定锚。这玩意我们造了……大概上亿个?我记不清了。

操作员-01:Revert-Page-Revision式叙事逻辑稳定矩阵自检完毕,共6.34x1012台,其中三台未响应,推测已损坏。所有RefuseToEdit式反叙事更改锚开始自检。

Penelope Panagiotopolous:好吧,是六万亿个左右。总之,我们把这些东西插到了全叙事梯阵的各个角落。直到现在我都不明白这东西的原理是什么,都是我们那帮技术员们照着演绎部留下的图纸造的。这种设备灵光的很,不需要任何外部能源就能运行。

操作员-01:所有设备自检完毕,准备就绪。

O5-1:批准启动。

部分操作员注射肾上腺素以短时间增强体能

操作员-01:“信标”准备启动,倒计时10秒钟。

操作员-01:倒计时五秒钟。

操作员-01:三。

操作员-01:二。

操作员-01:一。

<记录开始>

[[00:00]]:“信标”启动,所有设备启动。

[[00:10]]:未知威胁-Alpha开始对本叙事层发动进攻。

[[00:15]]:叙事逻辑稳定指数基本保持稳定,进入僵持状态。

O5-6:等未知威胁-Alpha无效化后,你们对未来的规划是什么?

O5-1:当然是会从恢复宇宙原来的自然环境开始,重塑原来的星系,拆毁多余的太空城。渴望自治的宇宙可以从基地脱离出去,前提是他们能保证自己不会去攻击其他宇宙。

O5-12:我大概会立刻辞职然后去治我的精神病。如果这病治不好的话那就烦请一号能帮我找个靠海的别墅,最好能种地啥的。

欧阳苏:我倒是——

WARNING:出现问题。错误代码FGING-HKKQUA-92HKQ-000。

大厅内灯光变为红色,同时响起警报声。大厅主屏幕弹出错误提示,同时约半数操作员面前的信息终端显示错误蓝屏。

欧阳苏:怎么回事?

操作员-01:报告长官,主控系统运算超负荷了,同时约三十万台RPR矩阵已经损坏,我们正在想办法重启系统。

Аэлита-Владимировна-Огаркова:不要慌张!打开全部RTE锚,快!

操作员-01:长官閻庢什么?我听€

厧鐏犵憸鑸姂瀹曨垶濡烽妶鍥╂喒婵犻潧鍊藉Λ鍕垂韫囨洍鍋撻崷顓炰沪濠碘剝鎮傚顐︽偋閸繄銈﹂柟鐓庣摠閹搁箖寮悽绋跨闁靛鍔婇埀顒€鍟粙澶嬬節娴h櫣鎲归梺鍛娗归濠勭礊濮椻偓閹洨鈧綆鍓氱壕褔鎮峰▎蹇旑棥妞ゆ梹娲樺鍕炊閵娧勑︾紓浣规⒒閸犳劙宕瑰⿰鍕枖闁绘劦鍓欒闂佹椿婢€韫闂備緡鍋夐崑鎰枍閵婏附鍎熼柨鏃囨閸樻帒鈽夐幘宕囆i柛蹇撳€归幏鍛存偐鏉堚晝鈽夋繛杈剧悼婵敻寮搁崘鈺冾浄閻犵儤浜芥禒姘舵煕濡も偓閸熻儻銇愰崣澶涚矗闁糕剝顨呯徊鍧楁煕濡炶澧叉繝褉鍋撻柣搴f嚀椤︽娊藟婵犲洤绀岄柛娑卞幖閻忓鏌涜箛娑欐暠闁诲骏绠撻獮瀣箣閻樺樊鏆梺鍝勭墳閹凤拷

WARNING:系统重启失败。


閻庢鍠掗崑鎾绘煕濮樼厧鐏犵憸鑸姂瀹曨垶濡烽妶鍥╂喒婵犻潧鍊藉Λ鍕垂韫囨洍鍋撻崷顓炰沪濠碘剝鎮傚顐︽偋閸繄銈﹂柟鐓庣摠閹搁箖寮悽绋跨闁靛鍔婇埀顒€鍟粙澶嬬節娴h櫣鎲归梺鍛娗归峰▎蹇旑棥梹娲樺鍕炊閵娧勑︾紓浣规⒒閸犳劙宕瑰⿰鍕枖闁绘劦鍓欒闂佹椿婢€缁插鎯侀悾灞稿亾閸︻厼浠辨俊缁㈠灡缁嬪绻濇担铏规喒婵炴垶鎸搁敃锕併亹椤旇姤濯撮柣妯挎珪绗戦梺姹囧灲閺€鍗炍i

WARNING:系统重启失败。


崨濠勯檮闁惧浚鍋勯悘澶娾槈閹惧磭小缂佸彉鍗抽獮瀣箣濠靛牆褰傛繛鎴炴煥閹虫劕锕㈤崨顔锯枖鐎广儱鎳岄崑銊╂煕鐎n亝澶勯悗鍨矒楠炴捇顢橀悙韫闂備緡鍋夐崑鎰枍閵婏附鍎熼柨鏃囨閸樻帒鈽夐幘宕囆i柛蹇撳€归幏鍛存偐鏉堚晝鈽夋繛杈剧悼婵敻寮搁崘鈺冾浄閻犵儤浜芥禒姘舵煕濡も偓閸熻儻銇愰崣澶涚矗闁糕剝顨呯徊鍧楁煕濡炶澧叉繝褉鍋撻柣搴f嚀椤︽娊藟婵犲洤绀岄柛娑卞幖閻忓鏌涜箛娑欐暠闁诲

WARNINGļ¼šē³»ē»Ÿé‡¨åÆ失č´�怂


ē³»ē»Ÿé‡¨åÆ失č´�ć€‚ę–‡åŒ–å’Œč®¾č®�åøˆå°†å¼€ä¼šę—¶é—´å¤§å§å§ē”ŸåŒ–娱ęœŗē©ŗ间化čŗ«äøŗåŸŗ地ēš„黑黑ēš„å�½å‡ 威ē”Ÿę­»ē‹™å‡»å‰§ęƒ…就和čƯčÆ´ęˆ‘ęˆ·ē±¨čæ˜ę˜Æē«é€Ÿå�˛čæ›ę˜Æę—¶å€™åˆäøŠęŠ¤ę‰‹éœœäŗ‹å®˛ē³»ē»Ÿé‡¨åÆ失č´�ć€‚ę–‡åŒ–å’Œč®¾č®�åøˆå°†å¼€ä¼šę—¶é—´å¤§å§å§ē”ŸåŒ–娱ęœŗē©ŗ间化čŗ«äøŗåŸŗ地ēš„黑黑ēš„å�½å‡ 威ē”Ÿę­»ē‹™å‡»å‰§ęƒ…就和čƯčÆ´ęˆ‘ęˆ·ē±¨čæ˜ę˜Æē«é€Ÿå�˛čæ›ę˜Æę—¶å€™åˆäøŠęŠ¤ę‰‹éœœäŗ‹å®˛äøŠē³»ē»Ÿé‡¨åÆ失č´�ć€‚ę–‡åŒ–å’Œč®¾č®�åøˆå°†å¼€ä¼šę—¶é—´å¤§å§å§ē”ŸåŒ–娱ęœŗē©ŗ间化čŗ«äøŗåŸŗ地ēš„黑黑ēš„å�½å‡ 威ē”Ÿę­»ē‹™å‡»å‰§ęƒ…就和čƯčÆ´ęˆ‘ęˆ·ē±¨čæ˜ę˜Æē«é€Ÿå�˛čæ›ę˜Æę—¶å€™åˆäøŠęŠ¤ę‰‹éœœäŗ‹å®˛äøŠē³»ē»Ÿé‡¨åÆ失č´�ć€‚ę–‡åŒ–å’Œč®¾č®�åøˆå°†å¼€ä¼šę—¶é—´å¤§å§å§ē”ŸåŒ–娱ęœŗē©ŗ间化čŗ«äøŗåŸŗ地ēš„黑黑ēš„å�½å‡ 威ē”Ÿę­»ē‹™å‡»å‰§ęƒ…就和čƯčÆ´ęˆ‘ęˆ·ē±¨čæ˜ę˜Æē«é€Ÿå�˛čæ›ę˜Æę—¶å€™åˆäøŠęŠ¤ę‰‹éœœäŗ‹å®˛äøŠē³»ē»Ÿé‡¨åÆ失č´�ć€‚ę–‡åŒ–å’Œč®¾č®�åøˆå°†å¼€ä¼šę—¶é—´å¤§å§å§ē”ŸåŒ–娱ęœŗē©ŗ间化œ°ēš„黑黑ēš„å�½å‡ 威ē”Ÿę­»ē‹™å‡»å‰§ęƒ…就和čƯčÆ´ęˆ‘ęˆ·ē±¨čæ˜ę˜Æē«é€Ÿå�˛čæ›ę˜Æę—¶å€™åˆäøŠęŠ¤ę‰‹éœœäŗ‹å®˛äøŠē³»ē»Ÿé‡¨åÆ失č´�ć€‚ę–‡åŒ–å’Œč®¾č®�åøˆå°†å¼€ä¼šę—¶é—´å¤§å§å§ē”ŸåŒ–娱ęœŗē©ŗ间化čŗ«äøŗåŸŗ地ēš„黑黑ēš„å�½å‡ 威ē”Ÿę­»ē‹™å‡»å‰§ęƒ…就和čƯčÆ´ęˆ‘ęˆ·ē±¨čæ˜ę˜Æē«é€Ÿå�˛čæ›ę˜Æę—¶å€™åˆäøŠęŠ¤ę‰‹éœœäŗ‹å®˛äøŠ

我知道我该做什么了,我必须找到超越引擎矩阵。




破碎,重聚,上升。剧烈的呕吐。她睁眼望去,叙事的碎片刺瞎了她的双眼。文字,逻辑,冗余。一切皆为毫无意义的光影。她再次睁眼,一条红色背景的通知出现,这是唯一具有含义的信息。

无法连接SCiPNET。无法连接至任何站点或设施。
检测到叙事梯阵崩溃,反制计划“遗志”已启动。

存在,虚无。无意义。破碎的机械。烧焦的肉体。哀嚎。干呕。警报声响起。

WARNING:认知危害阻抗指数持续降低中。

认知危害防护目镜出现在她身边,但她失去了双手。休谟指数逐渐降低。叙事之间的裂隙。红现实。人形奇点。人体消融。

WARNING:认知危害阻抗指数持续降低中。

她失去了肉体,仅剩意识。

WARNING:认知危害阻抗指数持续降低中,若继续降低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即将突破叙事梯阵。

雕像。闪光。

超越进程结束。超越引擎阵列已关闭。
当前所在叙事层:Alpha层。

欧阳苏蜷缩在地上,任由暴雨浇湿自己的衣服。她的大脑不足以处理叙事破碎所带来的无限信息,她摸了摸脖颈,含有WAN部分源代码编译而成的数据处理器毫无反应。她抬起被崩塌的叙事搅的一团糟的头,看见地上有一把在暴雨中仍闪闪发光的长枪。

你好,欧阳苏。我等你很久了。

你是谁?

她抬起头,一名身着蓝色透明雨衣的少年正站在几步远的地方。

我是你的作者。

按照剧情,你会杀死我,而我来寻求一条出路。

这里是Alpha层?

这里是Alpha-1。也就是所谓的“伪作者叙事”。

我写下了故事的开头,却无法预知它的结局。你之所以可以站在这里,是因为有更高的力量在操纵这一切。

究竟发生了什么?

基地/基金会跨越了那条红线,最终死于自己错误的行为。你们对艾格洛斯之枪的真实性质的猜测完全错误。它不是什么寄生虫,它是对抗一切的终极武器,上层叙事对下层叙事的绝对约束,下层叙事永远不能“杀死我们的神”的原因。

不得不说你们成功地利用了艾格洛斯之枪的漏洞,你们把自己藏得很好,你们甚至可以与它抗衡一段时间。但不幸的是在你们发动打击的同时也暴露了自己的位置,戏剧的主角暴露于聚光灯下,而观众察觉到了他的存在。

也就是说,未知威胁-Alpha,也就是你口中的艾格洛斯之枪,是一种约束基金会发展的存在?它存在的目的是什么?

你说呢?别忘了“杀死我们的神”。你们有注意到创造出朗基努斯枪的那个基金会早就被抹除了吗?这就是Alpha之枪存在的原因。

我们也只是为了自保而已。

她握住枪柄,长枪在路边霓虹灯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她伸手揪住少年的衣领,枪尖指向他的脖颈。

来聊聊你说的“出路”。

剧情再次被推动了。你与这个城市的叙事基调不符。

尽管最上叙事的意愿如此,但我认为你还不能杀我。

“不能”?为什么?让我猜猜,杀了你叙事会被终结对吗?这没关系,反正基地已经不复存在,死在你和你的Alpha之枪下,主角早已退场,幕布是时候落下了。无需继续翻动剧本,最后一页后面仅剩虚无。

主角尚未退场。

论据?

否则这段剧情对于最上叙事来说毫无意义。

……

那就让它存在的意义显露出来。

Alpha之枪,或者你口中的“未知威胁-Alpha”是贯穿全剧的线索,若它不存在则剧本也将无意义。而我,作为“伪作者”,我虽然无法删除艾格洛斯之枪,但我可以重建基地。基地可以继续存在而永不触碰红线。

代价是什么?

停止做无意义的事,停止无谓的“杀死我们的神”。

枪尖在少年脖颈处跳动,寻找最好的刺穿点。枪尖划破了少年的皮肤,文字,叙事,逻辑从创口处涌出。长枪吸收了少年包含着故事的血液,其上的光芒愈发明亮。

这是你做出的选择吗?

我很遗憾。

朗基努斯之枪从她手中滑落在地。

希望你能信守承诺。

告诉你的同僚以及最上叙事……学会善待自己笔下的人物。

最上叙事始终凝视着你,苏。

幕布再次升起,出路已经显现。仅需沿着它走下去而已。

项目编号:SCP-CN-等待编号-EX

项目等级:已解明

特殊收容措施:项目文本已被备份至本文件下,无需更多特殊收容措施。

描述:SCP-CN-等待编号-EX为2021/5/12出现在基金会数据库内的一份未知来源的文件,数据库内显示最后一次编辑时间为端点星标准时间0000/0/0。

附录1:项目原文:

项目编号:未知威胁-Alpha

项目等级:N/A

特殊收容措施:收容/抵御未知威胁-Alpha为基金会Foundation/基地的创立原因/最终目的,任何代价与收容未知威胁-Alpha相比都是可以接受的。

描述:[[数据删除]]

笔记:对项目的调查已经结束,这份文件只是一次数据错误产生的东西而已,并没有什么价值。这个项目本身以及本文档将在备份后删除。

——欧阳苏,战略统筹委员会

第一步成功了?

是的。尽管牺牲了朗基努斯,但是我们获得了更强力的艾格洛斯之枪。

在此之前我必须以我『保险丝』的身份提醒你:随意篡改世界底层的秩序所带来的副作用不是区区基金会就能解决的。

我明白这一点。所以将艾格洛斯之枪武器化的实验将在『歼灭指针』完成后开始。

这才是重头戏。

也许吧。

<文档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