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759
:root {
    --timeScale: 1;
    --timeDelay: 0s;
}
 
/* Converting middle divider from box-shadow to ::before pseudo-element */
.anom-bar > .bottom-box { box-shadow: none!important;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position: absolute;
    content: " ";
    width: 100%;
    height: 0.5rem;
    background-color: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transform: translateY(-0.74rem);
}
 
/* DIVIDER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animation-name: divide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74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32,.38,.39,.94);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CLASSIFIED LEVEL BARS */
div.top-center-box  > * {
    animation-name: ba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3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4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4) { animation-delay: calc(0.6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5) {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6) { animation-delay: calc(0.9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 TOP TEXT */
div.top-left-box, div.top-right-box {
    clip-path: polygon( 0% -50%, 150% -50%, 150% 100%, 0% 100%);
}
 
div.top-left-box > *, div.top-right-box > * {
    position: relative;
    animation-name: bottomup;
    animation-duration: calc(0.6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
 
/* CONTAINMENT, DISRUPTION, RISK CLASSES */
div.text-part > * {
    clip-path: polygon( 0% 0%, 100% 0%, 100% 100%, 0% 100%);
    animation-name: expand2;
    animation-duration: calc(0.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ext-part > :nth-child(1) {
    animation-name: expand1;
}
div.text-part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ext-part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ext-part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8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main-class::before, div.main-class::after {
    animation-name: iconslid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8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BOTTOM TEXT */
div.main-class > *,  div.disrupt-class > *, div.risk-class > * {
    white-space: nowrap;
    animation-name: flowIn;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2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
 
/* DIAMOND */
div.arrows {
    animation-name: arrowspin;
    animation-duration: calc(0.7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quadrants > * {
    animation-name: fad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3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1.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op-icon, div.right-icon, div.left-icon, div.bottom-icon {
    animation-name: nodegrow;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1.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diamond-part {
    clip-path: polygon( -10% 0.37%, 120% 0.37%, 120% 100%, -10% 100%);
    animation-name: diamondBorde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8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32,.38,.39,.94);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will-change: box-shadow;
}
 
/* MOBILE QUERY */
@media (max-width: 480px )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display:none;
    }
    .anom-bar > .bottom-box {
        box-shadow: 0 -0.5rem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important;
    }
    div.top-center-box  > * {
        animation-name: bar-mobil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9s * var(--timeScale));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3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4) { animation-delay: calc(0.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5) {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6) {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
 
/*--- Motion Accessibility ---*/
@media screen and (prefers-reduced-motion: reduce) { 
    div.anom-bar-container { --timeScale: 0!important; }
}
 
/*-------------------------*/
 
@keyframes divider {
    from { max-width: 0%;  }
    to { max-width: 100%; }
}
 
@keyframes bar {
    from { max-width: 0%; }
    to { max-width: 100%; }
}
@keyframes bar-mobile {
    from { max-height: 0%; }
    to { max-height: 100%; }
}
 
@keyframes bottomup {
    from { top: 100px; }
    to { top: 0; }
}
 
@keyframes expand1 {
    from { opacity: 0; clip-path: inset(0 calc(100% - 0.75rem) 0 0); }
    to { opacity: 1; clip-path: inset(0); }
}
@keyframes iconslide {
    from { opacity: 0; transform: translateX(-5rem); }
    to { opacity: 1; transform: translateX(0); }
}
 
@keyframes expand2 {
    from { opacity: 0; width: 1%; }
    to { opacity: 1; width: calc(100% - 0.25rem); }
}
@keyframes fade {
    from { opacity: 0; }
    to { opacity: 1; }
}
 
@keyframes flowIn {
    from { opacity: 0; transform: translateY(20px); }
    to { opacity: 1; transform: translateY(0); }
}
 
@keyframes arrowspin {
    from { clip-path: circle(0%); transform: rotate(135deg); }
    to { clip-path: circle(75%); transform: rotate(0deg); }
}
@keyframes nodegrow {
    from { transform: scale(0);}
    to {  transform: scale(1);}
}
@keyframes diamondBorder {
    from { box-shadow: -0.5rem -20rem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
    to { box-shadow: -0.5rem 0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
}
评分: +26+x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CN-2759
等级等級5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机密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apollyon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amida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危险

优先等级 指派特遣队
Alpha 联合特遣队CTF-Omega-0 (“硬件维护”)

特殊收容措施:基金会已与GOI-004C“麦克斯韦宗”,GOI-001“全球超自然联盟”达成持续性战略合作协议以求尽快无效化SCP-CN-2759,基金会中央军事委员会已对基金会全部武装力量进行重新分配以随时展开对SCP-CN-2759的无效化行动。基金会忽怠公关委员会与基金会宣传部已与各国宣传部门合作以对公众进行有关SCP-CN-2759以及GOI-004A“破碎教会”GOI-004B“齿轮正教”危害性的宣传。

武装站点Area-CN-15废除部,信息技术站点Site-CN-39计算机研究部门已与麦克斯韦宗部分技术人员和GOC物理部门评估小组整编为联合特遣队CTF-Omega-0(“硬件维护”)支队-A,该特遣队支队负责对SCP-CN-2759进行分析研究以求得到将其完全无效化的可行方法。

MTF-Tau-5“轮回”,MTF-Nu-7“落锤”,MTF-Alpha-9“最后的希望”等具有高综合作战能力的机动特遣队已在基金会中央军事委员会与GOC最高指挥部连接部门的指挥下与部分GOC物理部门攻击小组整编为联合特遣队CTF-Omega-0(“硬件维护”)支队-B以对由大量SCP-CN-2759聚集所产生的SCP-CN-2759-Alpha类实体进行打击。支队-B指挥权由基金会中央军事委员会与GOC最高指挥部连接部门所有。

由麦克斯韦宗设计的自动型核聚变武装无人机图纸已交由基金会后勤部门进行批量生产以快速组建一支具有高机动,高火力性质的快速反应部队(联合特遣队CTF-Omega-0(“硬件维护”)支队-C),所有无人机均装配有微型核聚变发动机,Gen-VI形破咒放逐弹头自动机枪,力场偏转护盾以及大范围EMP发生器。该快速反应部队应被部署至全球各地并集中于数据中心,服务器等具有大量现代精密电子元件的区域。在任何超过100人的公共区域应部署有一座不低于三人的观察岗哨,若该观察岗哨发现任何SCP-CN-2759出现迹象则应立即联系当地具有支队-C指挥权的临时指挥部或任何一座基金会站点/GOC站点/麦克斯韦网络。


描述:SCP-CN-2759为一种半径3微米,由黄铜制成且可自主高速移动的金属球体。其异常性质在于,当项目接触到任何精密电子元件时,该电子元件将失去原有的任何功效,并以项目与元件接触点为圆心,以每秒钟0.5厘米的速度将该电子元件同化为项目本身。当该电子元件被完全同化后,所有产生的项目个体将会以每三秒钟一次的速度进行自我复制并传播。当一定数量的项目聚集在一起时,项目会逐渐融合并分化为齿轮,螺丝等机械结构。在全部项目分化完毕后,项目将以未知方式自主拼合成一巨型机械构造体,即SCP-CN-2759-Alpha。

根据目前所有观测到的个例,SCP-CN-2759-Alpha拥有较高的移动速度,同时具有一定对现实扭曲和奇术攻击的防御能力。所有SCP-CN-2759-Alpha个体均会释放出大量的SCP-CN-2759个体,该行为很有可能导致更多的SCP-CN-2759-Alpha的出现。SCP-CN-2759-Alpha会无差别攻击所有的未接受GOI-004A“破碎教会”或GOI-004B“齿轮正教”机械化改造的生物,同时会优先攻击接受过GOI-008“欲肉教”以及GOI-004C“麦克斯韦宗”改造的生物。

当SCP-CN-2759出于某种原因进入到未接受改造的生物体内时,项目会自行溶解并无效化。基金会尚未知晓该现象的具体原理。


附录.CN-2759.1:

背景和历史


项目最先出现于2025年位于上海市郊某电子工业工厂门口的一次对基因改造过程和微型电子植入物的一次抗议活动上,项目的出现导致了约340万人民币的损失。距离事发地点最近的Site-CN-34下属武装特遣队MTF-庚午-01(“唯有暗香来”)迅速赶到,此时现场已出现大量SCP-CN-2759个体。尽管特遣队迅速对项目进行了消杀处理,但仍有部分SCP-CN-2759实体传播至距离事发地点最近的城市市区。

在接下来的24小时里,上海市区内几乎所有涉及精密电子元件的设施全部瘫痪,包括Site-CN-34在内的基金会设施全部失联。鉴于处于Site-CN-34收容的部分高危项目可能有收容失效危险,在O4指挥部的指挥下,由SIte-CN-21,Site-CN-19,Site-CN-82组成的联合紧急救援队伍均在配备立场偏转护盾的情况下快速赶到上海以处理可能发生的高危项目收容失效。在救援队伍到达现场并判断情况后,Mobile-Site-CN下属飞行器CN-NX-01“游侠号”快速到达现场并建造覆盖全上海市区的力场偏转护盾以防止SCP-CN-2759进一步扩散。

为保证上海市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与财产安全,基金会与国安对异19局协作通过现实扭曲技术在上海市郊处建立紧急居民安置点。在确保所有上海市居民均被撤除后,Area-CN-15废除部研究团队进入上海市区并对SCP-CN-2759展开初步研究。初步研究完毕后,一场覆盖全上海的EMP启动,除样本以外的SCP-CN-2759全部无效化。在各基金会单位撤离后,对上海市区的重建立即展开。

事后基金会对SCP-CN-2759的具体来源进行调查,根据监控录像显示,在抗议活动中有一名亚裔女性打开一个类似气密储藏盒的容器并将其内容物倾倒在距其最近的电子设备上。经过多方面取证调查后,基金会确认该亚裔女性为GOI-004B“齿轮正教”的活跃成员之一,基金会将该人员(编号为POI-CNXXXX-1)带至最近站点进行进一步访谈调查。

POI-CNXXXX-1在采访中声称,项目是“全能之破碎之神赐予祂的虔信徒以摧毁祂的敌人的武器”,并且表示通过使用SCP-CN-2759,破碎教会与齿轮正教“有能力打垮这个由污秽血肉和异端电路构成的世界”。在采访结束后POI-CNXXXX-1被转移至司法机关进行公开审判并以反人类罪被执行死刑。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东京,纽约,北京,莫斯科,伦敦,天海,香城,三波特兰等一线城市以及异常枢纽均受到SCP-CN-2759打击,此外全球各地发生了至少3000起SCP-CN-2759所造成的事故,造成了大量伤亡。根据基金会,全球超自然联盟,UIU特异事故处的联合调查,所有SCP-CN-2759的出现均与破碎教会以及齿轮正教相关。

在基金会战略统筹委员会对是否要对破碎教会以及齿轮正教展开大规模军事行动以阻止SCP-CN-2759出现展开会议时,Site-01(战略统筹委员会所在地)受到来自不同方向的六枚核聚变导弹攻击。尽管所有核聚变导弹均被拦截,但导弹在飞行过程中散布了大量SCP-CN-2759个体。O4指挥部紧急宣布进入局部XK级“世界末日”情景预警状态,基金会近地轨道巡航舰队收到指令进入地球大气层以对大气层进行全面EMP消杀,地面部队被派出以对可能出现大量SCP-CN-2759传播的地区进行处理。在本次事件中SCP-CN-2759-Alpha第一次出现,该个体在摧毁某城市后被地面部队以及空中火力打击消灭。约59小时后所有SCP-CN-2759均被消灭,72小时后O4指挥部宣布解除预警。在随后内部安保部门对基金会各站点职员以及外勤特工进行的全面调查中,发现基金会原有的3482名破碎教会,齿轮正教成员全部叛逃,同时发现大量麦克斯韦宗成员员工死亡。在这次事件后,根据战略统筹委员会命令,基金会决定联合GOI-004C“麦克斯韦宗”,GOI-001“全球超自然联盟”以对破碎教会,齿轮正教展开歼灭军事行动。


附录.CN-2759.2:

合作决议


60d7fcd85132923bf8bbc31a.png

goi
【非穷举众议联合】战略联合协定
SCP基金会/全球超自然联盟/麦克斯韦宗
English|中文|Русский|Deutsch|Français|にほんご|한국어

公布时间:2025年9月20日

签署地点:Area-01

公开办法:全球公开

发布机构:SCP基金会 全球超自然联盟 麦克斯韦宗

签署名单:基金会战略统筹委员会 - 欧阳苏,基金会外交大使团 - 梅若晴,全球超自然联盟心智部门 - Sandro Lyon,全球超自然联盟心智部门 - Аэлита-Владимировна-Огаркова,麦克斯韦宗六边形议会 - Hedwig,麦克斯韦宗六边形议会 - 10010101010

公报事项描述:鉴于目前破碎之神教会分支破碎教会与齿轮正教借助其高危异常武器(联合国异常数据库:#EAG-7382)对全球各大人类聚居地进行毁灭性打击并造成大量人民群众的生命伤亡以及财产伤亡,对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及各方活动造成严重影响。为应对敌战略意图,SCP基金会,全球超自然联盟及麦克斯韦宗一致同意联合协作,并撰本文。


一.三方组织现摒弃零和博弈思想,兼容并蓄,互商互谅,停止直接敌意对抗,避免损害各方基本利益,以对三方敌人进行有效打击。

二.麦克斯韦宗需向SCP基金会以及全球超自然联盟提供其通讯维持服务以及将部分人员并入SCP基金会以及全球超自然联盟并服从SCP基金会中央军事委员会以及全球超自然联盟最高指挥部命令。

三.SCP基金会所属设施Area-CN-15以及Site-CN-39正式成立战略合作区域并允许麦克斯韦宗人员以及全球超自然联盟成员进驻以开展军事指挥或情报交流,并允许双方组织成员以个人名义投职对方组织务工。

四.SCP基金会与全球超自然联盟需提供其生产资源以及军事力量以对破碎交互以及齿轮正教进行歼灭作战并尽可能的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SCP基金会与全球超自然联盟需派出其最精锐部队以组成联合机动部队以对可能出现的#EAG-7382-Alpha进行摧毁打击。

五.麦克斯韦宗需提供人员及其人工智能职员技术以协助SCP基金会以及全球超自然联盟构建针对#EAG-7382的全球自动防御体系,SCP基金会以及全球超自然联盟需提供足够质量的服务器以协助麦克斯韦宗建立全球麦克斯韦网络以进行情报传输。

六.SCP基金会以及全球超自然联盟应在自公告发布之日在全球各大城市建立服务点以协助资源退出破碎教会或齿轮正教的人员进行医疗服务以协助退教,自本协议发布后90日关闭所有服务点并将所有破碎教会以及齿轮正教人员视作敌对势力并歼灭。

七.#EAG-7382(SCP-CN-2759/KTE-7382-CLUSTERFUCK)档案应向各国政府以及公众公开以使其了解#EAG-7382以及破碎教会与齿轮正教所产生的威胁性。

八.以上协议在破碎教会以及齿轮正教被全部歼灭后自动失效。

九.本协议自发布之日开始执行。

2025/9/20


附录.CN-2759.3:

行动初期


根据基金会中央军事委员会,GOC最高指挥部以及麦克斯韦宗六边形议会第一次联席作战会议,当前版本的特殊收容措施已被制定。在90日缓冲期结束后,基金会以及GOC的部分武装力量均被派出以摧毁破碎教会与齿轮正教的隐蔽据点。在为期30天的行动中,联合部队成功歼灭了45219名破碎教会成员,72353名齿轮正教成员,并缴获了大量仍处于密封状态的SCP-CN-2759。根据之前所获的情报,破碎教会与齿轮正教应仍然退守于其秘密大型据点中,麦克斯韦宗方面先后出动了大量摄像头,无人机以求定位到其大型据点。

在搜索行动开始后五天,全球各大基金会站点,GOC站点以及部分人口密集的城市均受到未知来源的天基动能导弹打击。尽管有部分导弹弹头被强互作用力材料屏障拦截,但仍有部分站点以及城市被完全摧毁。根据相关部门的统计,本次事件导致约99260000人死亡。在本次事件后,基金会战略统筹委员会副主席前往被摧毁的城市之一华盛顿特区慰问死者家属,一场新闻发布会于Site-CN-34举行。

在本次新闻发布会上,基金会外交委员会新闻办公室主任洛羽表示,基金会将为各大城市装配力场防护护盾,并建设预警拦截设施以提前观测并阻止各类来自恐怖组织的打击,切实做到以保护人民群众为主要目的的宗旨。以下附录摘录了在洛羽博士发言结束后记者的部分提问以及回答。

问:请问这次袭击行动与之前对破碎教会和齿轮正教的联合歼灭是否有关系?

答:当然有关系。相关部门分析这次行动可能是对歼灭行动进行的打击报复,毕竟这次主要受到袭击的是基金会站点与GOC的站点。

问:请问基金会与GOC是否对难民进行了安置?

答:是的。我们采用现实扭曲技术在被袭击城市的郊区建起了巨型难民临时救助区,并且保证他们每日的饮食供给。

问:为什么基金会不对外披露力场防护护盾的技术?

答:因为这种设备是基于异常科技建设的,除去异常科技外也涉及到多条完整的技术链,即使基金会提供所有的技术全球也只有少数国家有能力建设。此外,我们担心披露技术后某些国家会将其武器化以发动战争。

问:这次袭击是否由基金会策划?如果不是的话那为什么我们无法定位攻击来源?

答:……无稽之谈。

尽管基金会外交委员会舆论调控办公室在事件发生之后多次对公众舆论进行干涉,但各种类似阴谋论的谣言仍导致舆论不断恶化。在新闻发布会以及相关报道发布五天后,Site-19门口爆发大规模反基金会游行。起先游行仅限于保持在安全距离内的有规模有秩序的示威,对此Site-19领导议会决定对此进行冷处理。但随着示威的持续以及通过网络的消息传播,示威人群人数逐渐增加。为防止形势进一步恶化,Site-19领导议会向舆论调控办公室申请进行大范围B级记忆删除以快速平息事件。

视频文件-CNXXXX-1

时间:2026年2月13日

地点:Site-19站点正门


画面内场景为Site-19正门,画面中大量人类于Site-19门口进行抗议活动且观测到部分人类持有枪支,自制燃烧瓶等高危武器。为此,基金会出动装配有防暴盾牌,警棍以及催泪弹的安保人员以防止人群进一步冲击站点。

安保人员:使用扩音器喊话保持距离,否则我们将使用武器。

安保人员手持防爆盾以防止人群继续接近Site-19站点门口,装有催泪弹的霰弹枪瞄准人群

人群爆发剧烈骚动,可分辨出“操你妈的基金会”“恐怖组织滚出美国”等类似话语。人群开始冲击安保防线,为防止造成进一步骚动,安保防线开始后撤。安保小组组长申请开火权限。

安保人员:保持距离,否则我们将使用武器,这是最后一次警告。

一枚灌注有酒精的玻璃瓶被投掷于安保人员所持防爆盾表面,随后酒精出于未知原因自燃。根据仪器测量,酒精燃烧的温度远高于正常情况下燃烧温度,推测为奇术所致。该现象导致三名安保人员当场死亡,且数名安保人员受伤。随后人群与安保人员发生大规模冲突,Site-19进入II级反入侵战斗状态。尽管催泪弹,镇定弹等非致命性武器全部向人群发射,但成效甚微。

此时由于未知原因站点上空出现大量呈深黑色并夹杂着雷电的乌云,同时环境光照亮度迅速下降。此时人群上空乌云发出类似阳光的金色光线,随后该区域出现由光线组成的齿轮正教标志。

此时Site-19安全扫描系统侦测到云层上方近地轨道处出现剧烈高能反应,Site-19迅速进入V级紧急作战状态。为保护站点以及站点门口人群安全,奇术力场被立刻以最大功率展开,六枚奇术反天基轨道导弹进入预热状态。

约五分钟后,一道高能激光束伴随着大量雷电击中奇术力场,所产生的高热摧毁了以SIte-19为圆心半径2km内的一切建筑。此时响起一个未知来源的声音,该声音以男低音用标准的英语重复以下语句:“奉神之旨毁灭一切违背全能圣Seele意志的异端。”Site-19根据激光束角度快速推断出攻击目标来源,随后挂载奇术核武器弹头的六枚奇术反天基轨道导弹立即发射,并在约5分钟后击中攻击来源点。在攻击来源点被击中后,激光束消失,声音停止,随后乌云迅速消失。

破碎教会的攻击被强行停止后,示威人群立刻散去。经忽怠公关委员会讨论,基金会拒绝追究示威人群的法律责任。在事件结束后,基金会在社会中的舆论逐渐好转。事后基金会逮捕了几名在人群中煽动暴乱的破碎教会分子,并以此为线索进行进一步情报调查,得到了以下对话记录。尽管如此,该对话记录的时间,地点,人物均无从考证,文件中人员所属身份仅为推测。

录音文件-CNXXXX-2

时间:[未知]

地点:[未知]


齿轮正教领袖:伟大的圣Seele,感谢您作为神的使者为我们送来如此珍贵的圣器。

齿轮正教领袖:我们一定会用它来毁灭那些不信奉破碎之道的肮脏异端的。

未知声音-A:再等等。

齿轮正教领袖:可是——

未知声音-A:时机未到,破碎之神降临时间之日尚未到来。

未知声音-A:不要太过急躁,我们仅需在神降临之前让他们消失而已。

根据以上录音文件,情报部门推定破碎教会及齿轮正教背后仍有其他势力支持,该推论解释了破碎教会与齿轮正教持有的大量非常规武装(例如天基卫星武器,核聚变洲际导弹等)之来源。对“圣Seele”的调查已经展开。


附录.CN-2759.4:

行动中期


长期以来,北美地区作为SCP基金会的主要活动地区在基金会全球部署中一直占据着重要地位。这一地区是基金会赖以生存的根基和主要的控制地区。20世纪末,因担心墨西哥登神事件的重演,基金会为巩固对北美地区的控制,以“北美自由贸易区”为掩护建立了加拿大分部,美利坚总部,墨西哥分部三部一体的三角体系,防止北美地区出现脱离基金会控制这一局面的出现。2008年齿轮正教恐怖分子于墨西哥城击落时任墨西哥内政部长兼SCP基金会墨西哥分部部长所乘坐的喷气机导致基金会在墨西哥势力丧失政府支持,齿轮正教趁机夺取墨西哥控制权脱离SCP基金会控制。基金会曾多次扬言要出兵墨西哥根除齿轮正教势力但因种种外界因素无限期推迟计划。

2月17日和18日,战略统筹委员会及其它两方在第二新东京市举行了两次高层间对话,研究对盘踞于墨西哥的齿轮正教采取军事行动的问题。会议认为,需采取大规模军事行动在短期内对墨西哥的齿轮正教势力以高强度军事打击。2月20日,战略统筹委员会主席欧阳苏审核了战略统筹委员会所递交的初步计划方案,并在此基础上制定了代号为“墨西哥玉米饼”的行动计划。2月21日,欧阳苏召见美军中央总部新任司令艾森豪威尔上将及美国国防部长内森就美国出兵问题进行协商,并征得了二人的同意,同日下午内森将计划方案递交给时任美国总统亚历克斯的同意。次日亚历克斯在向公众发表的讲话中,宣布了美国将与基金会及全球超自然联盟合作所采取的军事行动的国家政策目标,但在讲话中隐瞒了麦克斯韦宗的参与,它包括:

  • 谴责了齿轮正教对华盛顿特区的袭击。
  • 根除齿轮正教在墨西哥的势力。
  • 维护北美地区的稳定。
  • 保护海内外美国公民的生命安全。

美国东部时间2月24日凌晨1时,亚历克斯总统正式签署了“墨西哥玉米饼”行动计划。

“墨西哥玉米饼”行动计划对军事形势的基本估计是:据卫星图像及美军高空侦察机所摄相片显示,齿轮正教正向美墨边境沿线部署大量CN-2759-Alpha并部署奇术结界,齿轮正教还破坏了墨西哥境内的公路欲以此阻挡联军装甲部队的推进,与此同时,齿轮正教也在墨西哥城内集结了大量CN-2759-Alpha并在城内筑起街垒等防御工事意图在前线被突破的情况下死守墨西哥城。目前不排除齿轮正教会向美国边境发动新一轮进攻的可能性,估计其进攻路线可能为于华雷斯——布朗斯维尔一带发起进攻,意在切断东西海岸之间的联系。这一态势对联军进攻提出了严峻挑战。

根据对军事形势的分析,“墨西哥玉米饼”计划开始前联军拟分两个阶段向美墨边境部署部队,部署开始前美空军“全球鹰”及SR-89式侦察机和E-27预警机一起,沿美墨边境执行空中巡逻任务,美战略空军司令部的五个中队的B-21战略轰炸机被部署在邻近州机场负责战区值班任务。第一阶段部署的部队包括美军第5装甲师,第1骑兵师,第2装甲师,第16装甲骑兵团,第32机步师,第101空中突击师,数支GOC攻击小组等,共计19.3万人,空军共部署了3000余架飞机,1200余架作战飞机(其中300余架用于夺取制空权,500余架用于执行对地攻击任务,400余架用于执行空对空和空对地作战任务)。在边境部署部队的同时,美海军“巴顿”号航母作战群由波斯湾开赴关塔那摩湾海军基地卸下了1600名快速反应部队人员和100架直升机,后续又增派了2万人的地面部队和1200人的空军部队,包括建制坦克900辆,直升机300架,作战飞机100架。

第一阶段部署正在进行时,战略统筹委员会即开始对下一步军事行动作出考虑。分析认为,欲想快速达成战役目标需在战争初期便拿下墨西哥城,但以目前形势看,伞降墨西哥城将会导致伞降部队在城内承受大量CN-2759-Alpha的攻击,且深入墨西哥境内的大规模伞降行动,途中极易受敌方地面对空火力打击。因此,战略统筹委员会着手制定其他空降方案。3月中旬,战略统筹委员会递交计划草案。该计划草案提出动用轨道上停泊的星舰舰队进行轨道空降,争取以最小伤亡夺取墨西哥城。战略统筹委员会主席欧阳苏召开军事会议讨论后,决定轨道空降任务由机动特遣队Tau-5和机动特遣队Alpha-9执行。因此,第二阶段的部署提上了日程。

4月21日,进入作战区域的联军基本部署完毕并开始完善作战计划与调整作战部署,逐步进入临战前最后准备阶段,战争迫在眉睫。

“Mole”行动

4月19日第二阶段部署的的实施事实上已标志联军进攻性军事行动的开始。但当这一阶段结束时,真正的战争行动就才开始了,这就是“Mole”行动。根据对形势的判断,战略统筹委员会自2月末起就已开始着手“Mole”行动的制定。3月2日,基金会中央军事委员会向战略统筹委员会,GOC最高指挥部,麦克斯韦宗六边形议会联席作战会议汇报了进攻作战计划草案。这一计划核定的整个进攻作战行动分为三个阶段:

  • 第一阶段中联军将以空中力量打击齿轮正教控制下的墨西哥领土,瘫痪其作战指挥体系,使其丧失对前线的指挥能力,并在此期间夺取绝对制空权。
  • 第二阶段中以空中力量打击齿轮正教地面部队,削弱其力量,消灭其增援部队。
  • 第三阶段以地面部队实施进攻,歼灭墨西哥境内的齿轮正教势力。

在这一计划中,联席作战会议的目标是:

  • 歼灭齿轮正教在墨西哥势力。
  • 重建SCP基金会在墨西哥势力以达到北美地区稳定。

显然,空中作战在整个作战计划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它不仅要完成打击任务,又要支援地面作战。因此空中作战的成败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战役的胜利与否。因此,空中作战计划为实现作战目标拟定了9个将予以打击的目标群。目标群分别是:领导指挥机构,一体化战略防空系统,空军部队及机场,核设施,导弹发射架及储存设施,海军部队和港口设施,军品生产设施及仓库,铁路和桥梁以及齿轮正教陆军部队。

5月1日美国东部时间上午8点20分,欧阳苏签署了给联席作战会议的指令文件,命令联军向齿轮正教开战。根据欧阳苏的指令,联席作战会议于5月1日夜间下达了“1225-001”号作战命令,“Mole”计划拉开帷幕。

5月1日戌时,联军作战部队部分参与空袭任务的作战飞机已经升空。为了隐蔽企图,机群进入在“墨西哥玉米饼”行动期间空中预警机每日值班飞行的航线。位于佛罗里达海峡和加勒比海的联军驱逐舰,巡洋舰等海军舰艇上的海军人员做好了发射“哈培”巡航导弹与“Leo”海对地战术核导弹的准备。“全球鹰”和SR-89如平常一样保持24小时不间断值班飞行。E27、E27-C预警机起飞,以大功率雷达对墨西哥纵深地带进行探测,与此同时,第一批执行任务的加油机起飞,在美墨边境空域外围待命。

在Y时邻近时刻,攻击行动开始实施。F-197B隐形轰炸机开启奇术立场后首先起飞,直接飞往墨西哥境内。Y时前45分钟,联军舰艇开始向墨西哥城的目标发射“哈培”巡航导弹。Y时前20分钟,联军的28架AH-64“阿帕奇”攻击直升机开启奇术立场后在6架同样打开奇术立场的MH-89J“导航灯”特种作战直升机的引导下,摧毁了墨西哥境内的四座预警雷达站。Y时前5分钟,F-197B向墨西哥北部的一个齿轮正教防空截击指挥所发起攻击,投下了这次战争中的第一枚制导航空炸弹。墨西哥边境雷达覆盖区和指挥网上被打开缺口后,执行第一波次空袭任务的作战飞机在F-40战斗机和装载了大奇术立场产生器的火箭动力运输机X-21的掩护下,奔向各自的作战目标。

联军第一波次攻击的重点任务是分割和摧毁齿轮正教在墨西哥的防空系统。参加第一波次空袭的除了先前早已开启光学迷彩部署在高空巡航麦克斯韦宗的核动力无人机群共有1300余架作战飞机,分为4个机群,每个机群包含若干攻击编队,视任务需要而组合。在Y时到来之际,三架F-197B首先向墨西哥城内投下了4000磅航弹与奇术炸弹,攻击了城内基金会特工指引的齿轮正教设在坎波斯艾里西欧司套房酒店的临时城防指挥所,麦克斯韦宗的的核动力无人机群袭击了齿轮正教在城内的兵营。其后,对其他各个目标的攻击全面展开,从佛罗里达海峡的“巴顿”号,“企业”号,“肯尼迪”号核动力航空母舰起飞的联军飞机攻击了墨西哥城附近的防空系统,机场,导弹发射场与港口设施。

在第一天空袭中,联军共出动了3个波次4000多架次飞机,发射了200余枚巡航导弹,投掷了3.6万吨炸弹。空袭导致墨西哥城内电信大楼,空军和防空指挥司令部,城防司令部被摧毁,城内外机场遭到严重破坏,如雷达站,导弹发射场一类的防空设施被摧毁,墨西哥电厂也被炸毁。第一天空袭是联军空中力量整个空中作战阶段的一个缩影,随着时间推移,在以后空袭中的特点将会越来越突出。

华雷斯之战

华雷斯是墨西哥北部边境重要城市,人口约55万。位于墨西哥东北部边境,格兰德河南岸,与美国埃尔帕索隔河相望。地势平坦,有铁路和泛美公路同美国的交通网相衔接,有3座桥梁与对岸埃尔帕索相连,是联军陆上进攻的必争之地。当“Mole”行动进行到第二周时,双方地面部队在这一带发生了一次大规模战役。

5月12日午夜,来自美陆军的第五装甲师和第16装甲骑兵团的部队越过美墨边境,向华雷斯方向发动了进攻却与齿轮正教主力部队遭遇,受到重创,另一支由两支全球超自然联盟的攻击小组与机动特遣队Nu-7“落锤”组成的先遣部队,以60架橙色机甲与40架反重力奇术作战单元为先导,越过边境,向墨西哥纵深和华雷斯推进,由于齿轮正教主力正与美陆军装甲部队交战,城内没有重兵把守,因此很快占领了该城。

5月14日凌晨,追击美陆军第五装甲师和第16装甲骑兵团的齿轮正教部队在收到华雷斯陷落的消息后留下一部兵力继续追击后大部调转方向往华雷斯方向增援。

5月14日下午,齿轮正教主力大部在往华雷斯方向前进路上与美海军陆战队一营以及全球超自然联盟一支攻击小组组成的混编部队遭遇并爆发了激烈战斗,美海军陆战队的一支机动部队前来支援却遭到一队CN-2759-Alpha以及奇术火炮的猛烈攻击。在这种情况下美海军陆战队及全球超自然联盟攻击小组被迫在空军的掩护下向后后撤数公里,重新组织部队。

5月16日上午,双方在华雷斯郊外展开了激烈战斗。美军攻击机和AH-64“阿帕奇”攻击直升机以及麦克斯韦宗的核动力无人机进行了空中支援,联军舰艇也发射了数枚巡航导弹。经过六个多小时战斗,齿轮正教部队被迫后撤。

当天下午,约500台CN-2759-Alpha在奇术火炮连的掩护下向联军阵地发起试探性进攻,联军在橙色机甲以及奇术师的帮助下打退了此次进攻,双方在华雷斯一带陷入僵持局面。

5月17-21日,双方陆续在华雷斯一带增兵,此时双方在华雷斯一带的总兵力以及达到了三十五万之众。

5月23日,齿轮正教主力部队再次向华雷斯发起攻击,在长达3小时的炮击后,数以万计的CN-2759-Alpha向联军阵地进攻。在地面激战时,联军的空中力量发挥了巨大作用,在前线联合终端空中控制员的配合下,向靠近的CN-2759-Alpha投下常规炸弹和奇术集束炸弹。空中炮艇在地面特种部队发出的雷达信标引导下轰炸了齿轮正教炮兵阵地。联军舰艇多次发射巡航导弹支援地面部队,但收效甚微,齿轮正教主力于23日午夜突破了联军阵地并向华雷斯城进发。在23日的战斗中,联军共损失52台橙色机甲,307辆主战坦克,14台反重力奇术作战单位以及大量各式武器,齿轮正教方面损失500余台CN-2759-Alpha。

5月24日凌晨,位于加勒比海的美海军导弹驱逐舰发射“Leo”海对地战术核导弹。

5月24日凌晨2点14分,华雷斯城郊外核爆,未波及华雷斯城,齿轮正教主力进攻暂停。

5月27日凌晨3时,齿轮正教主力分三路挺近华雷斯城。当日下午,推进速度较快的一部推进至纪念碑处时遭到联军攻击,联军先前部署在此处的防御器械起到了极大的作用。陆上密集阵近防炮系统发射出的刻有奇术铭文的子弹带给了CN-2759-Alpha以极有效的打击,位于太平洋上的美军舰艇装载的磁轨炮在地面部队的指引下多次发射,极大缓解了前线的局势。双方在此展开了激烈的交锋。

5月28日正午,推进较慢的两部也相继抵达纪念碑一带,因双方在此处力量悬殊,因此联军选择主动后撤。同日,联席作战会议下达了主动诱敌冒进,然后歼敌于工业区一带的指令,接到命令后,美第八军对齿轮正教部队发起小规模进攻,使其误认为这是联军主力的主攻方向,同时全球超自然联盟一支攻击小组连同美第2骑兵师向齿轮正教主力左侧发起掩护进攻,阻止一部CN-2759-Alpha向主力机动。

5月30日,齿轮正教主力被美第八军诱入工业区包围圈,同日午夜,联军将齿轮正教主力合围于工业区一带。

6月1日,联军对包围圈内齿轮正教部队发起总攻,前一天抵达华雷斯的全球超自然联盟奇术师与现实扭曲者也投入到了对齿轮正教的总攻之中。总攻开始后,机动特遣队Nu-7“落锤”,美第一骑兵师以及全球超自然联盟两支攻击小组于进攻地段中段发起突破,以隶属于机动特遣队Nu-7“落锤”为主导,在空中力量的支援下,该部很快便在齿轮正教的先头阵地打开了一个突破口,打开突破口后绕过齿轮正教部队在包围圈内穿插。在进攻地段西段,美第七军主力和第一骑兵师在同时向齿轮正教发起进攻,由于西段的齿轮正教部队部署了大量奇术立场导致部队突破比预料的困难许多,直至天黑才成功突破齿轮正教障碍地带的的80%,在强行突破伤亡过大的情况下,联席作战会议决定让这一部停止进攻等待全球超自然联盟奇术师增援。随着第七军与第一骑兵师的进攻,联军在北线也发起了总攻。

6月2日下午4时,北线联军在歼灭齿轮正教战术部队后向前推进,并于次日正午与中部战线部队会师,至此,齿轮正教主力被分割为两个包围圈。

6月5日,联军向两个包围圈发起总攻,在这一天,空中支援达到了高潮,联军空军出动6000余架次,其中四千余架次执行直接作战任务,包括近距离空中支援和空中遮断等。

6月7日凌晨起,齿轮正教主力开始突围并全面撤退,华雷斯之战基本结束。在华雷斯之战中齿轮正教共损失7000余架CN-2759-Alpha,以及不计其数的其他各式异常装备,联军共损失700余台橙色机甲,1800余辆主战坦克,死伤6.3万人,失踪324人,夺取了华雷斯,意味着通往墨西哥纵深地带的大门被打开。

6月9日凌晨2时,基金会近地轨道观测站观测到华雷斯一带出现高能粒子反应。

6月9日凌晨3时,华雷斯驻军收到天基炮打击预警。

6月9日凌晨3时21分,天基炮打击抵达,奇术防护力场被突破,联席作战会议失去对华雷斯驻军联系。

经联席作战会议派出的考察团实地考察并还原当时情景后得出结论为,齿轮正教在同一时间发射了两次同威力的高能粒子束并打在奇术防护力场的同一位置上导致防护力场出现裂口后直接崩溃。对幸存者的搜救工作已被终止。

“霸王”行动

自二十一世纪初齿轮正教取代了SCP基金会在墨西哥的控制地位后,墨西哥城便一直作为齿轮正教在墨西哥地区的主要据点,拿下了墨西哥城便基本取得了对齿轮正教战争的胜利。自华雷斯城被齿轮正教摧毁后,联席作战会议认为只要战局持续一天,就存在齿轮正教向其他城市发动打击的可能,特别是自华雷斯之战结束后齿轮正教主力严重受挫,联军得以向墨西哥纵深推进后齿轮正教发动的几次在全世界范围内的大规模恐怖袭击更是让联席作战会议坚定了要在最短时间内结束战争的想法,于是,轨道空降计划被提上日程。

轨道空降计划被命名为“霸王”行动.联军在“霸王”行动中投入了大部分精锐现实扭曲者,主要由机动特遣队Tau-5与机动特遣队Alpha-9组成,总人数为800余人,这次行动将动用SCP基金会隐蔽在近地轨道上的星舰群,此前因害怕遭到齿轮正教打击的星舰群将负责此次轨道空降的投送任务。X时,星舰群在墨西哥城1900千米之上的高空现身,八百余枚单人空降仓被发射管中电磁场产生的作用力向墨西哥城方向发射,同时负责护卫任务的星舰朝下发射炮弹进行压制性炮击。轨道空降开始时联军也发起了总攻,直指墨西哥城方向,与墨西哥城内的轨道空降部队会师。

X时后五分钟,轨道空降部队基本全部到达地面,除个别人员因地面防空火力打击导致偏离落点以外大部分轨道空降部队均成功落至指定集结点。集结点分别为查普特佩克,体育城,拉拉扎,大神庙等地。以下为部分作战简报

“霸王”行动-作战简报1:

时间:7月11日

地点:墨西哥城

负责队伍:除机动特遣队Tau-5与机动特遣队Alpha-9外均参与此次行动,并分为α,β,ζ三组。

简介:本次行动主要以夺取墨西哥城控制权为目标,并对墨西哥城内齿轮正教部队进行清洗,行动由战略统筹委员会主席欧阳苏直接指挥。


[[04:14]]:α队于拉拉扎一带降落后沿公路向罗梅罗卢比奥方向进发,β队于查普特佩克降落后向总医院——埃塞俄比亚/透明广场一带进发,ζ队于体育城降落后向阿拉米达中央公园一带进发。

[[05:02]]:α队于FLAUTAS MAGOS餐馆一块与一队CN-2759-Alpha相遇,短暂交战过后α队将该队CN-2759-Alpha全歼后继续前进。

[[05:58]]:β队于百货商场一带与齿轮正教城防主力遭遇,双方展开激烈交战,环境休谟指数飙升。

[[06:56]]:由于双方人数差距过大,β队使用现实扭曲能力筑起高墙暂时拖延齿轮正教部队后撤退回早午餐餐厅一带重新整编队伍。

[[06:58]]:ζ队于蒙特祖玛一块接收到联军先前空投至此处的物资并就地建立前线基地后继续前进。

[[07:45]]:三队同时汇报观测到有一长条状物体垂直飞向空中。

[[07:49]]:齿轮正教部队向β队驻地发起冲击。

[[08:12]]:β队向α队及ζ队发出求援信息。两队前往支援β队,欧阳苏命令附近空域作战飞机对β队进行空中支援。

[[08:24]]:三队观察到基金会星舰“明尼苏达”号正坠入大气层。

[[08:32]]:α队到达战斗区域附近开始交战,更多星舰坠入大气层,部分残骸落在墨西哥城,城中不时传来剧烈爆炸声。

[[08:49]]:ζ队到达作战区域附近开始交战,星舰群旗舰“收容”号坠入坎佩切湾,反应堆爆炸并激起巨大海啸,基金会气象卫星警告战略统筹委员会主席海啸可能会波及墨西哥城。

[[08:51]]:地震波传到墨西哥城,齿轮正教部队暂时停止进攻并开始撤退,欧阳苏主席命令行动终止,三支小队就地等待直升机。

[[09:02]]:观测到大神庙方向出现一巨大十字架状光束突入云层,墨西哥被笼罩在强光中,卫星无法观测内部状态。

[[09:03]]:与墨西哥城内部队失去联系。

“霸王”行动-作战简报2:

时间:7月11日

地点:墨西哥城 大神庙

负责队伍:机动特遣队Tau-5与机动特遣队Alpha-9

简介:自齿轮正教控制墨西哥区域后,物体-001“神之双子”便被齿轮正教从圣马丁转移至墨西哥城大神庙下方埋藏起来,作为对基金会的一种威慑手段,以至于战争开始后双方都不敢动用此类武器。基金会此次空降除了夺取墨西哥城控制权外更是为了夺回物体-001“神之双子”,此次行动由战略统筹委员会特别行动委员Virtues全权指挥。


[[04:06]]: 机动特遣队Tau-5与机动特遣队Alpha-9落地并到达集结点,Virtues接入通信。

[[04:08]] :机动特遣队Tau-5与机动特遣队Alpha-9开始进入大神庙区域,伽玛射线检测仪检测出该处向外散发出大量伽马射线。

[[04:12]]:在大神庙外围区域与齿轮正教驻此的部队遭遇,并爆发一场小规模遭遇战,敌方配有一台不知来源的重型大功率SRA。

[[04:42]]:由于在场的SRA的缘故 机动特遣队Tau-5与机动特遣队Alpha-9陷入苦战,Virtues命令空中支援在地面引导下投下激光制导炸弹并将SRA炸毁。

[[05:09]]:大部分敌人被歼灭,残余敌人撤退。

[[05:24]] :机动特遣队Tau-5与机动特遣队Alpha-9进入大神庙核心区域并分成若干小队开始寻找物体-001“神之双子”。期间一小队遭遇齿轮正教伏击,一名Tau-5的成员下半身被刻有奇术铭文的铍青铜芯贫铀被甲弹击中导致丧失行动能力,为了不被齿轮正教所俘虏,在经过本人同意与Virtues许可后小队队员将其拆解并带走。

[[05:42]]:发现一可疑洞口,洞内电离作用产生的电离电荷强烈,小队指挥官认为物体-001“神之双子”极有可能在洞内于是上报Virtues委员。

[[05:44]]:Virtues委员上报欧阳苏主席后得到许可,下令让一支五人小队在洞外等候,其他人进入洞中寻找“孩子们”。

[[05:56]]:洞内小队报告发现一通道,通道朝下行,两侧墙上有明显齿轮正教痕迹,隧道内无任何光源。

[[06:11]]:前进途中受到齿轮正教自动防卫系统攻击,所幸无人伤亡。

[[06:32]]:隧道前方出现光源,小队继续前行。

[[06:39]]:小队报告出隧道后观察到一地下建筑群,带有明显阿兹特克文明风格,此时小队位置为地下139米。

[[06:48]]:小队在地下建筑群与一队CN-2759-Alpha遭遇,展开遭遇战。

[[06:50]]:地下建筑群内响起钟声,疑为入侵警报。

[[06:59]]:小队报告有敌方增援,具体信息由于信号时好时坏无法听清。

[[07:44]]:小队报告敌人正在后撤,小队出现伤亡并察觉到地下震动。

[[08:11]]:小队报告正接近地下建筑群最中央建筑,信号越来越差。

[[08:14]]:小队报告正在交战。

[[08:32]]:报告察觉到震感,Virtues委员称地面一切正常不需担忧。

[[08:51]]:报告称敌人被歼灭,准备进入建筑。

[[08:54]]:小队进入建筑物,正在清剿建筑物内负隅顽抗的残敌。

[[08:59]]:发现一祭坛样空间,内有6名身体经过改造的齿轮正教高级成员与数名研究人员,祭坛上站立着物体-001“神之双子”。此时物体-001“神之双子”外观与基金会数据库中记录不符。

[[09:01]]:歼灭抵抗的齿轮正教高级成员,祭坛上发出白光,传出哭声。

[[09:02]]:通信中断。

[[09:04]]:收容区域25b发来信息,报告SCP-076石棺闭合,机动特遣队Tau-5与机动特遣队Alpha-9被定为全员K.I.A。

SCP基金会位于近地轨道上的星舰群从创立以来便是作为SCP基金会全球战略计划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肩负着对地打击,运输以及基金会对太阳系内其他站点的连接作用。在齿轮正教于2026年的袭击中出现天基炮等武器后,基金会担心星舰群会成为齿轮正教的一个重点打击对象,因此基金会决定让星舰群开启光学迷彩装置于月球轨道上待命。在华雷斯被摧毁后,联军急于尽早结束战争以免齿轮正教再次对其他城市发动打击,于是启动了“霸王”计划。“霸王”计划中的星舰群不仅要承担轨道空降的发射任务更要承担对地打击任务,因此将会被迫解除光学迷彩装置,因此发生了此事。

任务启动三小时四十五分后,墨西哥城内部队报告发现一长条状物体向空中发射,星舰群指挥官在经过战略统筹委员会允许后下令星舰群返回月球轨道,于是星舰群停止对地打击开始准备脱离作战区域返航。

[[07:54]]:星舰群做好返航准备。

[[07:55]]:星舰“明尼苏达”号雷达上出现一高速移动物体正向星舰群飞来并向星舰群指挥官报告。

[[07:56]]:指挥官确认该物体并非友军的运载飞船后下令向该物体发送警告讯息。

[[07:57]]:该物体无应答。“明尼苏达”号开火。

[[07:59]]:该物体未受炮火影响并击穿了“明尼苏达”号引起了大爆炸,该物体从雷达上失踪。

[[08:01]]:“佛罗里达”号雷达上显示出该物体。

[[08:02]]:“佛罗里达”号被击穿。星舰指挥官命令所有星舰向“佛罗里达”号残骸处开火。

[[08:03]]:“太平洋”号,“鱼王”号,“鹰”号相继被击中。指挥官下令星舰群除“旧约”号及“灰白”号留下掩护外星舰群全速脱离,退回月球轨道,小部分星舰选择不与星舰群同行而是全速在近地轨道逃离。

[[08:05]]:“旧约”号与“鹰”号相继被击中。星舰群全速脱离。

[[08:11]]:物体赶上逃离的星舰群并开始了接连不断的撞击。

[[08:24]]:“明尼苏达”号坠入大气层,“收容”号被击穿,物体开始减速,十分钟后完全停止,疑为能源耗尽。

[[09:02]]:近地轨道上逃离的星舰观察到有一巨大十字架光束出现。

至此,基金会星舰群除极小部分幸免于难外其余被齿轮正教武器击穿并坠入大气层,对残骸的回收工作开启,并在后来对太空中停止的那一物体进行回收。

在基金会近地轨道卫星摄像头恢复观察功能后,画面显示原先为墨西哥的地区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以物体-001“神之双子”为中心,半径2000km的一个巨型空洞,并且在爆炸产生的大量粉尘中升起一座巨大十字架型白色光束,推测为物体-001“神之双子”由于齿轮正教进行的某种未知仪式导致。此时摄像头观测到太平洋及墨西哥湾的水快速灌入该空洞,推测该现象将导致全球性海啸后的大规模气候变化。在事件结束后,全球超自然联盟秘书长办公室,SCP基金会战略统筹委员会经协商后得出结论,相比于齿轮正教所造成的危害,以牺牲墨西哥及其所属的大量人类为代价彻底剿灭齿轮正教是可以接受的。


附录.CN-2759.5:

行动后期


在墨西哥爆炸事件发生后的10年里,SCP基金会对全球超自然联盟进行了合并整编并成为了人类世界最为庞大的官方性异常机构。在此期间,基金会处理了墨西哥爆炸事件所引发的气候变化等一系列问题,并建设了第三新东京市,第五新华盛顿,第二新上海市三座模块化巨型城市以作为在紧急状态下的避难所,同时也兴建了大量太空电梯,近地轨道太空城市以及大量星舰及船港。尽管齿轮正教已确认为已全部剿灭,但基金会内部仍保持一级战斗状态,这是因为在事后对于齿轮正教余孽进行清扫时发现了一份类似齿轮正教经书的镌刻在金属板上的一段文字,内容大意为:“若齿轮正教被血肉的异端摧毁,则神将对异端降下惩罚”。根据内部安保部门第五局情报三科收集的情报,以上预言均为未知存在“圣Seele”所做。根据目前战略统筹委员会对“圣Seele”所作的猜测,推测所谓“惩罚”可能为某种覆盖全球的大型弹道武器打击。因此,基金会目前对所有大型人类聚居地以及太空城市均装配了高功率奇术力场发生器,同时暗中建造大规模量产型“方舟”系列星际级生态自我维护星舰以作为当地球环境恶化为不可挽救的程度时用于保护人类文明延续的最后手段。

2037年2月11日,SCP基金会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对墨西哥海的星舰残骸打捞工作正式结束。发布会后第四天,最后被打捞出的前星舰群旗舰“收容”号被运送至位于阿拉斯加的一处巨型工厂进行拆解,基金会将大部分星舰残骸运送到此处并打算将可利用资源进行回收并运用于新星舰的建造工作上。在“收容”号拆解工作开始后的第十九个小时,现场拆解工人在一残破舱室内发现一完好的未知材质方块并报告给现场指挥,现场指挥在与基金会总部报告后总部决定将该方块运送至位于加拿大魁北克的一处机密实验室作进一步研究,与此同时,世界各地打捞出的星舰残骸也相继发现其他两块方块,分别被运送至德国慕尼黑以及中国香港的两处实验室。

2037年4月15日,基金会目前最大星舰出厂升空,该星舰继承了二战美军著名航母“企业”号的名字,将成为基金会星舰群新一代主力旗舰,战略统筹委员会主席欧阳苏亲临升空仪式现场剪彩。

2037年4月19日,存放着三块不明材质方块的三所实验室在同一天遭受不明身份恐怖分子袭击,在短暂交战后恐怖分子均被击退,由于袭击人员在被杀死后尸体自动瓦解因此无法确认袭击人员身份,混沌分裂者宣称不对此事负责。袭击后第二天,研究人员发现方块开始异常活跃,尤其是会在γ射线照射后发出红光并短暂变为薄片。

2037年4月22日夜,魁北克研究所值班安保发现实验室内发出刺眼红光并传来类似某种动物在地面爬行的音响,值班安保在向上司汇报后进入查看,随着一声尖叫与数声枪响后通讯中断,此类事情同时也在香港研究所与慕尼黑研究所发生,邻近快速反应特遣队前往研究所查看,当快速反应特遣队到达后发现研究所被大量原被基金会认为在墨西哥一战中被完全消灭的SCP-CN-2759摧毁并有在扩散的局势,小队指挥官将此事汇报至高层后下令撤退。魁北克,香港,慕尼黑三城内响起防空警报并呼吁市民进入地下掩体。

SCP基金会派出数架战略轰炸机对SCP-CN-2759进行轰炸意图阻止其扩散,但轰炸机进入该空域后均失踪。
4月22日凌晨,基金会卫星传来了第一张高清卫星图像,图像显示魁北克,慕尼黑,香港三地显示出明显红光,图像传来半小时后,与三地避难所之间联系中断,慕尼黑城避难所最后一条消息为该地一名代号为“ShaoXiao”的外勤特工所发,信息十分简短,为:“逃”。经相关部门的观测研究,基金会发现所有受项目影响的地区所有颜色均变成亮红色且无法使生物生存,除此以外无其他变化。基金会决定将该种异常现象编号为SCP-CN-2759-Beta。

基金会卫星发现SCP-CN-2759-Beta扩散速度加快,世界各地得知此消息后陷入混乱并争先恐后开始逃离城市去往偏远地带。战略统筹委员会主席欧阳苏下令基金会启动“火种”计划,分批次秘密送小部分人类上到近地轨道太空城以及星舰上。

2037年5月24日,尽管基金会做了巨大努力但北美洲大部分地区均以沦陷,美国本土除第五新华盛顿外均以被SCP-CN-2759-Beta覆盖,这并不是因为第五新华盛顿拥有防护措施,基金会卫星发现红光在移动过程中刻意避开了第五新华盛顿。基金会开始分批次运送大批人类进入近地轨道。

在接下来的五个月中,地表完全沦陷,太空城与星舰群加起来的人数也已超过最大负荷量,为保人类能继续繁衍,“火种”计划最后阶段启动,太空城被加装了巨型推进器改造成大型星舰,将与星舰群一并前往太空深处。

·
·
·
·
·
·

·
·
·
·
·
·


qBJP5veoOCuQzbM.png

来自基地共和国信息管理委员会的通知

根据对Q23829103 - S29293929(隔离禁区)星域近日出现的顶点级多功能实体的调查结果
根据战略统筹委员会指令
启用初始纪元#WJD@1938号基金会文件(旧:SCP-CN-2759)并重编号为威胁实体-Beta-WP-93
特此通知。

——信息管理委员会委员长,Ruska Wille博士。

--Secure.Contain.Protect--

Gold2

项目编号:威胁实体-Beta-WP-93

项目等级:5

描述:威胁实体-Beta-WP-93为一种半径3微米,由黄铜制成且可自主高速移动的金属球体。其异常性质在于,当项目接触到任何精密电子元件时,该电子元件将失去原有的任何功效,并以项目与元件接触点为圆心,以每秒钟0.5厘米的速度将该电子元件同化为项目本身。当该电子元件被完全同化后,所有产生的项目个体将会以每三秒钟一次的速度进行自我复制并传播。当一定数量的项目聚集在一起时,项目会逐渐融合并分化为齿轮,螺丝等机械结构。在全部项目分化完毕后,项目将以未知方式自主拼合成一巨型机械构造体,即威胁实体-Beta-WP-93-Alpha。

根据目前所有观测到的个例,威胁实体-Beta-WP-93-Alpha拥有较高的移动速度,同时具有、现实扭曲和奇术攻击的防御能力。所有威胁实体-Beta-WP-93-Alpha个体均会释放出大量的SCP-CN-2759个体,该行为很有可能导致更多的威胁实体-Beta-WP-93-Alpha的出现。威胁实体-Beta-WP-93-Alpha会无差别攻击所有的未接受GOI-004A“破碎教会”或GOI-004B“齿轮正教”机械化改造的生物,同时会优先攻击接受过GOI-008“欲肉教”以及GOI-004C“麦克斯韦宗”改造的生物。

文件修订:目前未知单位的威胁实体-Beta-WP-93已聚集起来并构成为一顶点级多功能实体威胁实体-Beta-WP-93-Omega。根据调查小组的报告,该实体出现于Q23829103 - S29293929(隔离禁区)星域原因为在人类离开后出于某种未知原因,威胁实体-Beta-WP-93开始进行某种初步推测为有外来力量引导的人工进化并最终形成威胁实体-Beta-WP-93-Omega。分级委员会与战略统筹委员会认为,目前状态下的威胁实体-Beta-WP-93-Omega无需过于繁琐的特殊收容措施,因此根据战略统筹委员会的命令,基地第7集团军下属舰队A-9-Beta前往该星域并对隔离封锁进行进一步加固。

视频记录-登神试验-Alpha【事故记录已封存】

视频记录-登神试验-Beta【事故记录已封存】

qBJP5veoOCuQzbM.png

视频记录-登神实验-Gamma

时间:端点星时间3439/3/8

地点:Site-01,L-EEE区

概述:通过“献祭”13名太初人类(Adam EI Asem,亚述,奥奇埃,该隐亚伯塞特莉莉丝赫克托尔兰斯洛特拉歇尔玛土撒拉“明事者”“知晓往事者”)以达到使适格者扬升为神的目的。

适格者:目前为欧阳苏-03号克隆体,身体及心智均处于16岁状态,为培养槽中制造。该克隆体被植入16年的虚假记忆,其内容为欧阳苏为现任战略统筹委员会主席Aaron Signal之女,接受过正常(实则在宗教方面进行过剔除处理)的教育并度过了一个正常的童年,对其父高度信任。


欧阳苏-03:爸,我真没想到有一天你在工作上会需要我的帮助。

Aaron Signal: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很快就好。

两人来到试验场底层门外,此时试验场内布置为一间正常的房间,房间中央有一处于平放状态的十字架。

Aaron Signal:好了,躺上去吧。

欧阳苏-03:就这样吗?

Aaron Signal:是的,接下来可能有点黑。

Aaron Signal快速退出试验场,随即灯光关闭。

欧阳苏-03:爸?

此时所有冗余场景布置均被撤去,画面内显示为一座长40m,宽40m,高80m的试验场,其内壁由强互作用力材料(SIM)以及少量心灵遮断合金组成,墙壁上覆盖有奇术压制铭文,观察窗口及控制室设立在试验场正面离地60m高的位置。欧阳苏-03所处十字架位于房间中央,以该十字架为中心半径7m内有13座由反奇术与现实扭曲合金构成并覆盖有奇术压制铭文的处于竖直状态的十字架,其上均钉有一名作为祭品的太初人类。除此之外,整座试验场处于方舟空间稳定阵列内,且半径7m之外竖有大量刻有大量奇术压制铭文的高度不一的石柱。全场唯一的照明来源为奇术压制铭文所发出的血红色光芒。

Aaron Signal:适格者已就位,试验开始。

欧阳苏-03身上所穿衣服迅速分解并消失,此时欧阳苏-03处于裸体状态。十字架内部弹出三枚长钉并刺穿欧阳苏-03的双手与腿部,随后十字架由机械装置竖立起来。

Aaron Signal:启动2719-概念抽取器,适格者,成为内部,祭品,进入内部。

此时13名祭品均发出较为暗淡的红色光芒,欧阳苏-03表现出极度痛苦,并在十字架上挣扎。

操作员-01:主席先生,适格者失血过多,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Aaron Signal:无妨。加快抽取速度。

此时13名祭品均发出较强烈的红色光芒并能明显观察到光芒以一种近似流体的状态汇入欧阳苏-03体内。录音设备检测到哀嚎声以及[数据删除]。

操作员-03:即将达到临界值,观测到适格者体内出现高能反应。

操作员-03:倒计时五秒……四……三……二……一……

此时欧阳苏-03所在十字架上长钉迅速熔化,欧阳苏-03手部及腿部伤口流出血液为金色,伤口并迅速愈合。欧阳苏-03脱离十字架并缓慢上升,摄像机观察到该个体体表出现强烈白光,其发色及瞳色均化为金色,在其头顶出现一金色光环,并展开4对光翼。此时观察窗表面出现破碎现象,13道呈现为梭形的高能能量团在观察窗前聚集,尖端均指向Aaron Signal。

Aaron Signal:立即启动终止程序,战术神学部收容组准备。

基金会所属非常规武器”不信者之矛“发射。该武器精确刺中登神后欧阳苏-03的左胸口,光翼及光环迅速消失,欧阳苏-03自半空中坠落在地。战术神学部收容组进入试验场并为其佩戴意志禁锢项圈以剥夺其完整神格能力以及自由意志,并在其体内装载一枚弑神级超微型高爆奇术核弹头以在欧阳苏-03失控时无效化该个体。佩戴完毕后收容组使用由炼金学部打造的拘束器对其身体进行拘束,随后将欧阳苏-03封印于L-EEE最终教条区奇术结界内。

Aaron Signal:适格者武器化进程完毕,实验终止。

qBJP5veoOCuQzbM.png

视频记录-作战记录-Alpha

时间:端点星时间3439/10/7

地点:Q23829103 - S29293929(隔离禁区)星域,以地球为球心半径30000光年内区域

指挥:战略统筹委员会主席-Aaron Signal

概述:基地共和国端点星直辖A-001编舰队对顶点级多功能实体威胁实体-Beta-WP-93-Omega的作战记录。在本次作战中,A-001舰队除标准装备外,另搭载朗基努斯弑神矩阵炮与终极泛用人形决战兵器“埃癸斯之矛”以确保行动成功。

朗基努斯弑神矩阵炮:由军工科研第一局研发,为大量主体由挂载特殊弹药的星舰主炮构成的不具有自我作战能力的长时间续航微型无人星舰。采用由SCP-5099(初始纪元编号)“朗基努斯之枪”及其量产型复制品作为弹药。由于该特种武器的攻击能力全部来自于“朗基努斯之枪”的异常性质,因此该特种武器仅于针对于神性实体时予以装配。

“埃癸斯之矛”:由战术神学部研发。由“适格者”与“艾格洛斯之枪”组成。适格者为初始纪元末期战略统筹委员会主席克隆体欧阳苏-03,尽管为了最大化发挥艾格洛斯之枪能力已完成一次登神进程,但其能力仍处于基金会的严格限制之下。艾格洛斯之枪现为两柄长约1.9米的,尾部呈螺旋形的长枪,更多细节仅限战略统筹委员会主席以及战术神学部/演绎部相关人员查看。

根据先前侦查小组对威胁实体Beta-WP-93-Omega的调查,目前-Omega已经以地球为核心在半径1光年内构造了大量类似星舰舰队的机械结构体以及大量无法自主移动的机械结构体,推测这些结构体为-Omega的自主保护措施。因此,军事委员会决定使用A-001编舰队开路,并在接近-Omega核心处释放“埃癸斯之矛”以摧毁项目。


舰队指挥室与Site-01中央指挥塔建立高维通信频道。此时距离项目第一层防线3亿公里。

Aaron Signal:全舰队注意,进入第一种作战状态。

全舰队变换为作战状态并升起力场护盾,所有武器进入预热状态

操作员-01:开始攻击!

第一攻击序列舰队使用连发式阳电子炮对目标第一层防线覆盖式攻击,该行为产生剧烈闪光并短暂干扰星舰传感器。在短暂时间后闪光带来的干扰消失,构成项目第一层防线的仅出现轻微损伤。几秒钟后项目出现高能反应,一道紫色光束击穿了第一攻击序列舰队的力场护盾。一队呈星舰状态的-Omega实体离开项目第一层防线并对第二攻击序列舰队展开攻击。

操作员-03:第一攻击序列,蒸发!

操作员-06:报告!项目展开高强度的神圣领域!无法击破第一层防线!

操作员-01:这不可能,构成目标第一层防线的实体并非神性,不可能产生神圣领域!重新分析!

Aaron Signal:早在初始纪元我们就有了使大型建筑物产生神圣领域的能力,只是技术失传了而已。不过不要紧,我们有应对方案。

副指挥:难道你打算——

Aaron Signal:执行暗码:666。

Vaska.aic:指令确认。

此时舰队指挥室及SIte-01中央指挥塔所有控制器均黑屏并显示绿色字样“DUMMY-SYSTEM”,24道攻击序列舰队与12道防御序列舰队全部将力场护盾功率提至最大并变换为防御阵型。此时位于舰队末尾的13艘巨型星舰开始自我分裂并快速分裂为为8000万架微型无人星舰。在分裂完毕后,所有星舰快速排列成一个矩阵展开全部力场护盾并正对项目第一层防线。

操作员-08:第二,第三攻击序列全灭!第一防御序列严重损伤!请求暂时回避!

Vaska.aic:权限不足。拒绝操作。

Aaron Signal:开火。

所有无人星舰装填的约8000万支朗基努斯之枪均发出剧烈白色光芒并以光速飞向项目第一层防线。朗基努斯之枪接触项目神圣领域时产生的高温及闪光导致距离项目第一层防线最近的第一防御序列蒸发以及第二防御序列传感器受到严重损坏。此时舰队指挥室及SIte-01中央指挥塔所有控制器均恢复正常。

DUMMY-SYSTEM.aic:目标摧毁完毕。傀儡系统关闭。

操作员-01:50万层防线及神圣领域被全部击破!雷达范围内无任何敌对实体!

副指挥:这就是,弑神之力吗……

Aaron Signal:继续向前推进,直到抵达项目核心处。

Aaron Signal:这只是个开始,碇。我们的最后的武器还没有出动呢。

冗余内容已略去

操作员-03:前方发现一半径420000万千米的球型屏障,推测为项目核心处屏障!

Aaron Signal:展示近距离可见光画面。

副指挥:这是……

Aaron Signal:是的,这就是项目的核心,一个由机械构成的巨型戴森球。整个核心处屏障已经插满了弑神之枪,看来Overseer那些老人已经料到今天了。

副指挥:Overseer?那是什么。

Aaron Signal:你不需要知道。

Aaron Signal:调动可以调动的所有火力,集中于项目核心处屏障表面一点进行饱和式打击!

所有剩余攻击序列与防御序列全部排开阵势并调动所有武器对项目核心处屏障进行饱和式打击。在此期间各类武器产生的磁场暂时干扰了个序列之间的通讯。

操作员-01:24道攻击序列,12道攻击序列全部蒸发!A-001编舰队,完全丧失作战能力!

操作员-03:检测到项目内部出现高能反应!A-001编舰队主舰,紧急闪避!

A-001舰队主舰通过进行超短距空间折跃进行闪避,在折跃后0.001秒内主舰原先所在位置被13道超高能粒子束同时贯穿。经系统推算项目此次攻击若同时击中主舰将会导致主舰立刻蒸发。

Aaron Signal:真的,只能这样了吗……

Aaron Signal:启用最终手段!“埃癸斯之矛”!

5名战术神学部成员解除奇术封印进入主舰核心处并拔除钉于处于封印状态下的欧阳苏-03双手及双腿处的刻有奇术抑制铭文的长钉并拔出钉于欧阳苏-03胸口处的“不信者之矛”,随后解除两柄实体化艾格洛斯之枪的封印并交于欧阳苏-03手中。此时欧阳苏身体伤口迅速愈合,并出现光环以及四对光翼。

㜲婉:适格者封印已解除,其自我意识及神格仍处于封印状态。

㜲婉:你明白你要做什么吗?欧阳苏?

欧阳苏-03:明白。

战术神学部小组退出核心区域并封锁闸门,一条直接通往外界的通道被打开。

欧阳苏-03:神圣领域,全开。

欧阳苏-03接近项目核心处屏障表面,13道呈现为梭形的高能能量团在项目核心处屏障前聚集,其尖端均指向项目核心处屏障表面。随着一次爆炸,项目核心处屏障出现一足以使A-001编舰队主舰进入的巨型裂口,通过裂口观测到核心处屏障中心为一正常人类大小的发出剧烈白光的人形实体。此时监测设备显示项目内部出现超高能反应,推测引爆后将产生足以摧毁半径3000光年内所有事物的冲击波。欧阳苏-03快速接近目标核心,并使用两柄艾格洛斯之枪刺穿人形实体胸口部位,随后产生的爆炸摧毁了包括A-001舰队主舰在内的半径1光年内一切实体。

副指挥:已无法联系A-001舰队主舰,推测已完全毁灭。

Aaron Signal:所以,结束了吗?

此时系统突然发出最高级别预警,广播自动发出Alpha级预警警报。

操作员-01:警报!观测点-C98发现来自-Omega爆心处的高能冲击波!推测该冲击波影响范围半径为492830000光年,影响范围覆盖整个基地,确信其力度可以摧毁沿途一切物质!将在360分钟后到达Site-01!

此时Site-01中央指挥塔灯光亮度极速降低,面对中央指挥塔的巨型三维全息显示屏在熄灭后重启并在半空中投影出“O5-1,SOUND ONLY”的字样。此时未知声源开始播放模因危害音频SCP-6999(“Nearer, My God, To Thee”)。

未知声音-A:毁灭,然后才有新生。感谢诸位对阿格莱亚计划做出的贡献,愿这段音乐能在你们生命的最后补全你们残缺的灵魂。再见。

Aaron Signal:你……你说什么?!监督者!你算计我!

全息投影迅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串红色的标示着冲击波抵达Site-01剩余时间的倒计时。Site-中央指挥塔恢复正常灯光亮度。

Aaron Signal:怎么会这样……这,这就是一切的终结吗?

副指挥:立即对所有可能方法展开计算,快!

操作员-04:通过现实扭曲创造拦截冲击波的防护罩……不行,没有材料能抵挡这种冲击……

操作员-01:冲击波距离接触基地疆域边界还有120分钟!

操作员-06:能通过扭曲空间来拦截冲击波吗?

操作员-05:来不及了,单构建数学模型就要费七八个小时!

Aaron Signal:Overseer……

操作员-03:试试超形上学打击?

操作员-01:冲击波距离接触基地疆域边界还有60分钟!

操作员-02:来不及,演绎部那套设备启动就需要十几个小时,再加上文字模型处理……

Aaron Signal:Vaska!立即对所有可能性进行分析,授权解锁全部算力!

操作员-01:冲击波距离接触基地疆域边界还有10分钟!

Vaska.aic:得出结论。任何一种可行或不可行方法成功率均为0.00%。

Aaron Signal:不可能!这不可能……不可能……

副指挥:没用的,Aaron。死亡乃是人类生命之定数,事到如今,也只能接受了。

此时巨型三维全息显示屏上红色倒计时突然清零并消失,屏幕上重新显示爆心处可见光影像以及部分分析数值等原有内容。Alpha级自然灾害预警自动解除。

操作员-02:发现爆心处展开神圣领域!尽管无法确认力场强度,但根据Vaska的计算,这个神圣领域足以抵挡冲击波带来的所有影响!正在处理图像中……

操作员-09:警报!禁锢适格者的项圈受损,发现适格者出现强烈情绪反应!

副司令:这是……13层神圣领域?!

Aaron Signal:理论上来说适格者不可能完成这样的展开的……

操作员-09:用易于理解的语言来形容的话……更接近于,保护欲?可她又想保护些什么呢……

Aaron Signal:我明白了……果然信念也可以成为一种动力。

Aaron Signal:碇,记得她脑中虚假记忆的内容吗?

副司令:她……想保护我们?

Aaron Signal:是的。亲人,朋友。在她的记忆中,这就是她16年生活中的全部。

Aaron Signal:说起来真是讽刺。她想保护的东西,并不存在。

此时巨型三维全息显示屏展现出处理过的爆心处场景。画面中清晰可辨一白色人形实体。该人形实体双手各持一柄艾格洛斯之枪,头部上方及背后出现两个金色且互相嵌套的光环,背后展开五对光翼。该人形实体周身环绕13层经能级分析显示为黑型的神圣领域力场,13层神圣领域全部拦截现有冲击波并快速缩小至爆心处,此时冲击波已被确认消失。

Aaron Signal:由于项圈的损坏,她的神格已经觉醒一半了……

副指挥:在事件结束后,立即对爆心处展开搜寻并回收适格者。

副指挥:记录结束。

·
·
·
·
·
·

MLyjsDuhXYcCeSJ.png

O5-3:适格者最后的行为真是……令人惊讶。

O5-9:她的行为打乱了计划第三阶段的实施。

O5-13:的确如此,本该毁灭的基金会现在依旧存在,这成为了我们的一个难题。

O5-1:现在只能看Aaron的态度了,希望他的决策停留在剧本可以接受的误差范围之内。

<文档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