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760
评分: +42+x


权限已开放
VI级
·
·
·
选择文档页面权限(编辑/只读

以下为过时版本的文档内容

你正在阅览的内容为UNB-Q探索计划的附录内容,部分内容因时效滞后而产生谬误信息,请根据编写录入时间甄别。

[ 编辑于2115-09-11 UNB.aic ]



附录:相关001提案(已驳回)-UNB-Q CODE NAMES


王誊远的提案-星兆


志号
异学零柒捌

志类


秦氏尸位,政罔县于民,黎庶咸怨。引役奇兽,威辱百姓。上令星兆,色赤,钦天命,厥克其国。奇兽卒,阿房炬,乃咎。


异学零零壹,星兆也。通体绯然,其实莫知,间数十年一至,解万民于水火。《史记·秦始皇本纪》载:坠星下东郡,至地为石,黔首或刻其石曰“始皇帝死而地分”始皇闻之,遣御史逐问,莫服,尽取石旁居人诛之,因燔销其石。


秦二世二年1,荥阳有兽,自西南出。长二引2,瞋目睥睨,声如雷霆。首生两角,燁燁震电,不宁不息,致屋摧树倒,百川沸腾。天显异象,星兆然至。虹气仓皇,声传数百里。陨星坠地,折兽角,其止哮阚。后驱百里,遂神匿之。三川郡尉3书:是时,四帝成象,在地成形,佐以红白,抚臂为雷,青光朗朗。



京极洗的提案-空想性哥吉拉Gojilla


项目编号:SCP-001-JP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比基尼环礁55公里范围外的特定秘密地点已埋放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并设置机动部队ゐ-33(“鳗鲶球”)对所有入岛与离岛生物进行监测,必要时采取捕获、研究与消灭活动。若出现新的SCP-001-JP-1实体,应在实体暴露的15分钟内对其进行尽可能多的数据收集并消灭。所有进入SCP-001区域的人员需经过5级权限许可,暴露时限不得超过10分钟,且离开区域的人员需经过完全生物检测,并滞留在相应的探索点前哨等待2小时的观测记录。

Origin-G计划附属措施:

持续研究SCP-001-JP所催化的源点个体生物[Original-Gojilla]与███-███的异常同源性关系。

持续调查源点个体生物[Original-Gojilla]中所含有机物采样与蜥蜴亚目及灵长目生物属性的异同。

尝试研究源点个体生物[Original-Gojilla]强适应性与高进化性的迁移方式。

尝试找到完全、彻底处决源点个体生物的方式。

申请源点个体生物[Original-Gojilla]与███-███进行接触。

查明美国科研团队自1946年起在马绍尔群岛进行核试验的真正目的。

尝试找到人类大脑岛叶皮质后部神经细胞4对SCP-001-JP产生的影响。

描述:SCP-001-JP是自1954年11月被发现于马绍尔群岛比基尼环礁的异常生物圈,其空气成分中含大量中子、伽马射线、放射性同位素钠及███,经研究推测其半衰期为███████年。SCP-001-JP具有使其中生物有机体产生与本身所携带环境同化的异常性质,200米距离内的两种及以上有机个体则会进行多生物特征融合与无排异性的基因组重组,并形成一个新的有机个体SCP-001-JP-1。首例发现的SCP-001-JP-1由于其异常特殊性,被重新命名为源点个体生物[Original-Gojilla]。

增定信息:19██年7月,新增异常发现显示SCP-001-JP可保留出入生物的大脑信息,并将其中情绪特征投射至SCP-001-JP-1的实在表征上。当脑波-α量达到█阈值,SCP-001-JP范围内同时将产生新的生物质实体。

附录1:放射性测试(详情参考机密文件001.JP.54.1-102)

附录2:[Original-Gojilla]处决记录(详情参考机密文件001.JP.89.1-47)




Agnew Conuie的提案-来自异星的兄弟The Brother


项目编号:SCP-001

项目等级:Thaumiel

特殊收容措施:基金会深空探索队SSSCP已在开普勒69c周边插放探测探针,并长期驻扎一艘搭载Darius-Semiz奇点驱动器的威托(VTOL)级行星舰,以布置几何扰动炮、前进激光阵列与轨道奇术屏障系统来搭建应对潜在威胁的防御单元。

基金会需警惕所有M87星云系统5的文明动向痕迹,对其单方向进行信息隔断,阻止可能存在的殖民行为。

描述:SCP-001是一场来自开普勒69c的迁移活动,该活动的目的旨在通过基金会与其原著文明的双向外交渠道,将幸存的该行星智慧个体收留于人类的太阳系殖民圈内。

开普勒69c文明的智慧群体一般称为ZARAB,可被判断为一种排斥侵略性行为的友好种族。其行星文明因M87星云系统侵略行为导致的一场发生于其星球的YK级情景而被迫转变为星舰文明,在向太阳系迁移途中,于2047年与人类接触。


附录 001-A
备注:根据接触记录表明,ZARAB配备一种能量无效设备,具有初级的消除带电粒子流偏转冲击与霍金辐射吸收功能,该设备在2047年4月为太阳系舰队-γ阻挡了一场鲁坦星726-8系统爆发的电磁风暴。


附录 001-B
备注:2047年1月12日,基金会深空探索队首次与开普勒69c的智慧个体代表ZARAB-α(以下简称Z-α)进行沟通。内容由ZARAB种群开发的语言转录系统███转录为人类语言后记录。


附录 001-C
备注:以下内容为土星探测飞行器伊初号航天员与SSSCP本部对话。


附录 001-D
备注:以下内容为基金会海姆达尔理事会内部第019次研讨方案记录。


更多附录已掩盖,详情请调取“赤光计划”文档进行查看




瓦列金娜·亚历山德罗夫娜的提案-宇航往事


项目编号:SCP-001-RU

项目等级:Safe 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SCP-001-RU-2已由基金会美洲分部联合GOC于2000年11月25日消灭。SCP-001-RU-1在项目失效后并未再次出现,故开始对SCP-001-RU进行无效化程序。

描述:SCP-001-RU是上世纪80年代苏联在太空中部署的20颗人工卫星中存在的异常生命集群。根据基金会数据库对比,在1991年发现SCP-001-RU之前,曾有多起发生于SCP-001-RU所在经纬度的异常现象记录在案。包括但不限于:不可见障壁、在短时间内失去控制的汽车、多起非自然森林火灾和洪涝灾害。上述现象被统合编号为SCP-001-RU-1。SCP-001-RU-1的发生时间、地点不固定,但根据当时拍摄的影像画面和目击人口供可以推测出存在多个半外质实体在发生地点。

SCP-001-RU-2是一名男性人类,是前苏联通用制造局的科学家,名字为伊万诺夫▪德米特里▪德米诺维奇。其于1988年最后一颗SCP-001-RU失效后消失。在1992年6月25日曾有目击证人发现其出现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首府萨克拉门托,后续也有多个关于项目出现的报告。所有针对SCP-001-RU-2的抓捕行动皆以失败告终。

附录 001-RU-A——格鲁乌p部门档案


附录 001-RU-B——卢比扬卡事件





马提斯·沃尔夫冈的提案-恶劣模因系统The MEFILAS


项目编号:SCP-001-DE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项目在一定程度上已完成自收容,坐标标记为1976/3/5,洛杉矶(A)、2100/8/21,聚居地Machinary Tomo(I)和[未知](O)。对项目本体收容和无效化的尝试已被证实均无意义,包括植入虚假记忆、时间回溯等。同时因为项目本体在至今可记录的时间内从无移动迹象,过多的监测和尝试收容是不必要的。

对感染阶段1和2的人员实行隔离、模因反制措施、记忆调整可以遏制项目异常效应的传播,但无法阻断。最有效的方法仍然是人道处决。考虑到项目影响传播的隐蔽性,在阶段2之前收容感染者是不现实的。

描述:项目是一由分离的三部分组成的物质-模因系统。在受影响者的叙述中,项目通常被描述为三个不同的实体:“Administrator”、“Infinite”、“Origin”。这大概率并非项目的名字——甚至于项目可能没有名字,但大多数感染者都如此描述。至于这些代号是否与项目的异常性质有关则有待研究。

自身长期被项目影响且未经防护的人员将成为感染者。各阶段感染者的表现如下:

  • 阶段1:感染者无明显表征,仅表现出一定程度上的妄想。
  • 阶段2:感染者的精神状况明显下降。多疑,狂躁,对红色物体表现出明显的非理性恐惧或愤怒。同时已经能够传播项目的模因部分。
  • 阶段3:感染者可能出现一定程度上的生理异变,他们的精神状况非常混乱。注意,在此阶段,感染者提供的大部分信息因自身的精神状况难以确定真实性。
  • 阶段4:感染者自身的认知被项目篡改。此阶段的感染者隐蔽性仅低于阶段1,行为模式偏向于纯粹恐怖分子。

难以将阶段1的感染者与神经衰弱者区分开来,但所有感染者的陈述中均出现幻视幻听,少数人也出现了记忆错乱、精神失常等。

尚未确认SCP-001-DE的具体物质形态。目前最受认同的说法是SCP-001-DE能够将自己的物质部分封锁在一个时空闭环中,而模因部分的传播则基于某种高维介质。


附录001-1:PoI-6666的例行讯问记录
备注:该人员为一阶段2晚期感染者,其提供的部分信息可能存在臆想,编造等,注意谨慎辨别。


附录001-2:实验记录


附录001-3:行动记录,代号“美菲拉斯”




安德鲁·英尔斯-超现实主义诗The Breton


项目编号:SCP-001-FR
bullton.jpg
SCP-001-FR在三维可观测宇宙的投影(?)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根据当前基金会在维度与深空异常方面的科技能力,尚未发现对SCP-001-FR的有效收容措施,以下条例的主要目标为预防和减少SCP-001-FR的影响,最大程度降低损失。

归属于基金会深空部的一支恒星级舰队已经开始探索并标记每个潜在的SCP-001-FR实体。已标记的实体须遵循《基金会深空部:维度异常常规管理条例》中第八章16条之规定,必要时调遣所有在轨站点战斗部,击毁SCP-001-FR的映射实体。单向信息阻隔可由任一站点发起,通信应急频率可于站点日志内查看。在过高的收容失效风险下,批准在经过行星防御理事会的决议后,对SCP-001-FR进行无害化处理。

每个轨道站点应配备至少两名能跟够正确记录与描绘SCP-001-FR的人员,所有站点人员应保持对SCP-001-FR的抽象记忆。严禁更改或干预SCP-001-FR的任何组成部分,所有操作仅限于观测与记录。

描述:SCP-001-FR目前被确认为处于可观测宇宙之外或来自于更高维度的多元顶点实体或实体聚落。通过LCM-001号展开方式后观测到的部分SCP-001-FR为一几何体,含有120个顶点与720条棱,更具象化的图像因收容条例需要不在此展出。通过多种展开方式观测的实体外观不一致,不确定是否为同一SCP-001-FR。

第十一舰队已经被SCP-001-FR摧毁,提醒所有在轨站点务必提高对项目的警惕性。SCP-001-FR归入一类风险实体,所有关于实体的通告应被视为Alpha优先级事件,调配一切可用资源进行维护。

附录 001-FR-A:深空部归档资料




2115年9月12日VTOL号舰船日志 C

···


我依稀记得我最初任职到指挥组的时光。没有欢迎,没有宴席,我从分离舱的门走出来,通过狭长的离心廊道慢慢地走进威托舰的指挥室。舷窗外冰冷的星光被隔档在银色的甲板上,所有人站立起来敬礼,然后继续各司其职。回想往日,威托舰从一片交织的星林中缓缓落在木卫二的星港,落在全息的苍穹之下,落在年轻时的自己眼中。如同一只闷声低吟的比蒙巨兽,身披璀璨,打开了我的未来。

转眼数年,我的肩膀上多了两颗星星,舰服上增添了一抹银色,代表着荣耀,代表着未来。我看着敬礼的人们,年轻而蓬勃,他们的胸口都缝着叠峦的蓝色五星,簇拥着其中的三箭头图案。它们在提醒我,这仍然是基金会。

那时候,我们还看得到太阳。我们自己的太阳。

···




附录:基金会退役人员采访-SSSCP专项

洛斯摩斯·玛尔加-北美分部武器开发组

对于新生的一代,我有时候总觉得是有点可惜的。

你知道,他们富有激情和创造力,宇宙对于他们来说就是生机勃勃的,而本身人类又站在世界的顶峰上。现在国际间的社会结构很乱,对老一代的人来说适应起来很困难,我们挣扎了这么多年,还得继续挣扎下去,但他们不一样。他们的未来充满了希望,在技术爆炸的这二十年里他们肯定是第一批享受到福利的,生来环境如此。

但有时候真的很可惜,因为他们没法看到地球的生机了。

我想起来我小时候,大概八九岁的样子吧。那会儿殖民计划还没开始,基金会那时候还没曝光吧?反正那会儿日子是真的无忧无虑。我老家是威斯康辛州南部的,那时候老爹有一个大农场,我还记得那个红色的大谷仓,和周围的绿草地在一块儿就像一副油画一样。我和弟弟小时候经常去谷仓玩,一呆就是半天,我俩称之为“犯懒时刻”。

我家那里的小镇人口不多,邻里之间大多都认识,也经常聚在一块烧烤。有个科里叔叔,就经常开着他那宝贝大铁皮吉普到我家来,带着整整一箱子牛肉。那时候可都是真的肉,比合成的口感强一万倍。我们那一代人感受过这种真实的生活气息,那时候农场里养了好多动物,还有孔雀呢!那些孔雀骄傲的很,喜欢呆在门口,还有我们的木屋上——天知道它们怎么爬上去的。我们还会给它们起名字,有只叫乔的,开屏是最好看的。听说孔雀已经灭绝了,真的很可惜。

那时候怪事儿也不少,尤其是基金会曝光前的那几年,经常看新闻里会报道那种巨型怪物在城市里肆虐的事儿,听说大多是日本海域那边出现的,我记得他们就直接称之为,Kaiju,对吧?老了,真记不清了。虽然挨不着乡村里,但也够吓人的不是么。尤其是那只被政府成为Gojilla的大蜥蜴,整整半年我们都怕它一路跑过来。后来,加入基金会了也就都司空见惯了。以前服役的时候还经常和队友们开玩笑讨论,阿尔法型粒子束究竟几发可以蒸发掉这样的一只巨兽。

现在的星际生活真的很没有意思。但也回不去了,不是么?

-71f46521abe869c5.png

陈辉明-中国分部研究小组

其实人类真没自己想的那么厉害。我儿子总跟我说什么,以后长大了也要去基金会,当博士啊,当战斗队员啊。但其实这种看起来很“酷”的东西真的没那么···安全。

是,我知道相比以前是好多了, 但是异常终究还是异常。别说什么彩虹桥引擎,这不,研究了二十多年了进展还是很缓慢嘛。再说了就算真研究出来了,你能解决所有事情吗?我记得我刚基金会的时候,他们给的培训手册就是了解历史,异常的历史。从最早期的文档记录开始翻,好家伙,9000多个异常项目编号,到现在我敢说一半以上都没解明,留在地球和剩下的人们成烂根子了。我想起来有一个椅子,可以瞬间传送的那种,那时候他们用愚笨的方法去应对它,把它砸碎烧了,结果椅子是没了,异常还在,碎片到处乱飞,造成的危害还大了。在这东西面前你超光速引擎有什么用?它是瞬间的移动的,你怎么知道它不会突然出现在你的飞船引擎里让你机毁人亡?就算用热熔炮,你怎么知道在粒子层面上会有什么异常影响?

我看那些历史文献就是越看越惊心,就我们现在说话这阵子,这母舰外面是奇术屏障和彼得里科夫空间稳定阵列吧?这都没法压制那种恐慌感。人类就是太过傲慢了,总觉得自己厉害了。基金会这年头也有这样的趋势,我还是觉得我给新入职的员工们建议就是,稳定心态,虚心研究,对未知保持百分之两百的敬畏和警惕。“扎拉布战役”还没给到我们警醒吗?那些外来的,自顾自就称是我们兄弟的东西,一个别信,也别信什么对方比自己实力弱。文明永远都是为了进步和生存存在的,没有什么利他行为,所有不是自己的东西都是猎物,也可能是猎人,一百年前有个幻想小说就是这么写的。你看历史上的人们都保持着警惕,我们怎么就能忘了?

像那个红球,很多人都觉得是个“好异常”。我认为就是放屁!异常有什么好不好的,我们研究了千百来年还不知道那个是啥,但也知道它有多大能耐。无条件信任?我是做不到的。

我也希望咱内部别有人能这么做。

-71f46521abe869c5.png

星野勇-日本分部探索小组

我记得平成的最后那几年里,有次宇浪里町的雪久违的下的很大。

我从研究所里出来,准备去山崎那里问他要一瓶清酒。「御稻」家的酒听说很香,我问他讨了几个月才答应。就在那时候,地面毫无缘由地震颤起来。

「是又地震了吗?」——那是我脑海里起初浮现的事情。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完全出乎了我的预料。

我犹记得当时工作的研究所是建在盂山旁的,听说32年后那里改了名,但当时我已经和基金会的探索部队准备着火星的任务了,就再没回地球去看过。我对盂山的最后印象,就是它的轰然崩裂,以及从那山上滚落下来的,不计其数的山石。

那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附近矿山的工人都已经回家,但此时他们都蜂拥着跑出来,在远处大声地喊叫。我依稀可以听到诸如「怪兽出现了!」之类的话,话音带着空气中飘忽的凉意,一阵阵地入耳。紧接着,一个头部像盾构机一样的巨大野兽从山底蹒跚着破土而出,显现在我的眼前,显现在所有人的眼前。我那时还从没接触过什么异常,也不知道这表示什么,用基金会历史上的词来说,叫···还在「帷幕之外」呢!

没过多久,自卫队的直升机编队就从上方飞过了,他们似乎吊着一些装置,想吸引那怪物的注意力。哦对了,后来基金会的同事告诉我,那是他们伪装的部队,而那个怪物似乎因为后来被废除的原因,所以没有被编号,只是作为一个异常事故记录,给了个临时的编号Gabora。Gabora并没有被基金会的部队带着走,它真的就像一个盾构机一样——那是它头部的鳍。它闭合着,宛如一个高速旋转的尖角,从宇浪里町的一座又一座山间穿行而去,方向则是阿部村。我隐隐感觉不安,因为研究工作的原因,我知道那里有大型的地下铀储藏仓。

然后,大概五分钟左右吧,SCP-CN-2760就出现了。整个天空都被染得通红,即便是辉夜姬6 在它面前也失去了神采。自它出现后,就一直有一种仿佛电流般的微小的声音萦绕在我的耳边。它并不嘈杂,恍然间让人心安。

SCP-CN-2760只出现了十几秒,Gabora就突然打开了它的鳍,猝死在了山间。后来基金会的人回收了它的尸体,而我也在两年后加入了基金会。但之后就再也没有听过SCP-CN-2760的消息——中国方面接管了它的项目研究。

但在某一日,在我坐着舰队离开曾居住的星球,最终回望那颗明亮的太阳的时候,有个记忆中险些消散的画面兀自闪现了出来。

孩童时期,在平群町乡野上漫步的我,曾经也远远地看见过,一颗如火的陨星在天空中一闪而过。

-71f46521abe869c5.png



2115年9月12日VTOL号舰船日志 D

···


四年前,SSSCP退役人员的采访沟通是前年由我对接的。总计采访了9名前同事,如今其中的两位老前辈已经离世了,回想当年,不已唏嘘。

我时常去想深空探索队的目的,或者基金会的目的。往日不复,我们的任务也不再仅仅是为了收容异常,控制事态,保护民众,而是为了前进,向着更光明的未来前进,向着更强大的彼岸前进,向着更美好的生活前进。过去的冰冷是因为研究工作的严肃,但如今,这丝冰冷在本就无情的宇宙渗透下,反而透出一丝腐朽的温度。我们是逐利的,逐生命的绽放之利;但我们也不该是逐利的,不该逐因贪婪傲慢而生的自私自利。

以背信者的方式,将莫须有的罪刻在那些本不应与我们有关的事物上,即便那是异常,也是我所不允的。

···




附录:UNB-Q探索计划进展2115/6/02-2115/8/10

以下截取自基金会太阳系外行动部UNB-Q负责人Andrew Kaburg与海姆达尔理事会中国负责人程光的沟通记录。


To 程光

我们的“兄弟”最近的迁移计划似乎受到了阻碍。SSSCP北美分部人员前几日进行了初步的调查,似乎是SCP-CN-2760影响的。正好你们人员提交了新一轮的研究申请报告,有什么进一步的打算吗?

Andrew Kaburg

To Andrew

说到点上了。之前ZARAB分享的M87星云系统数据里有一组光子波形,我们正愁没有数据对比。现在SCP-CN-2760又出现在我们视野里了吗?可能需要你们协助采集信息,不管是背景辐射也好,异常波段也罢,可以提供给我们。这样就可以顺利开始“赤光计划”了。

程光

To 程光

赤光计划?是独立于UNB-Q探索计划的内容吗?总部这边并没有收到相关情况。

Andrew Kaburg

To Andrew

不,是其中的子计划。这个可以列到SCP-CN-2760的文档文件内,因为完全和它有关。我们正在尝试想一种方法来引出它,这个计划还完全没有落实,所以未上报。

程光

To 程光

计划书可以先拟定,SCIPNET上发送给我们吧。ZARAB的先遣护送行动最近就会开始,然后让理事会先等行动部的结果。

Andrew Kaburg

To Andrew

收到。

程光



附录:赤光计划项目书(草案)


太阳系外行动部关于UNB-Q计划中关键实体的收控方针
UNB-Q-Heimdal-CH-O-003
起草 SSSCP行策组 审议 海姆达尔理事会
该计划书文本主要根据UNB-Q实际执行进展,通过科学预测,权衡客观的需要和主观可能,基于掩盖文档文件001-The Brother中开普勒69c文明智慧群ZARAB的合作,提出在未来一定时间内预期需达到的目标以及实现目标的必要途径。文本为2115年7月9日初案第三版,不代表该计划最终决议方案,仅作内部留存查看。
项目可行性分析
该计划基于UNB-Q中与ZARAB文明的外交体系而成立,在2047年太阳系舰队-γ所遭遇的鲁坦星726-8毁灭事件余波影响中,基金会需深刻意识到星际战争无形的手已触达人类文明所能探索到的范围内,基金会立即形成对外来文明的成熟防御体系。
优势 ZARAB外交机制中的高科技术资源汲取可以为各类异常的解明与收容创造积极成果,减少太阳系外深空探索行动中可能遭遇的各类异常性质威胁程度。在面对深空威胁中,保全有生力量的概率增大,且可以形成多文明共同协作的正向效应。 威胁 已通过个体ZARAB-α了解到,其声称的具有巨大威胁性的M87星云未知星际文明中,存在一种可短期低维化展开的高维探测物质,其表现形式与地球纪元时期SCP-CN-2760的形式雷同,其内部性质则与已废除的前001提案项目SCP-001-FR 超现实主义诗"The Breton"类似。目前可基本判断SCP-CN-2760系M87星云系统的一类探测装置,在完全捕获SCP-CN-2760前,无法进一步分析出SCP-CN-2760与M87系统对人类文明侦察与控制的猜测之间的关系度。
项目实施可解决的问题
优先级 问题
A 异常集成技术的资源冗余问题
B ED-K忘川事件的思维导向处理错位问题
C 朗氏空间扭曲引擎的结构稳定剂优化不足问题
D 卡拉比猜想与高维空间拆解问题
E 维度与紧致性的权限分配问题
F 穷举性语言析义的问题
计划实施办法
1 由基金会太阳系外行动部作为委托方,与协调配合方ZARAB文明共同形成赤光计划行动组,SSSCP中国分部队长楚怀瑾担任行动组负责人,太阳系外行动部部长或相关组织领导担任行动组监督人,配合方选派专家代表ZARAB-α担任副组长。
2 委托方需配备1-2个系外标准火力支援舰队,承担火力支援工作。
3 行动组需基于ZARAB外交协议,在保证配合方家园迁移工作的安全性条件下,向配合方要求合理的技术资源与SCP-CN-2760信息采集工作。
4 如赤光计划行动中有悖于ZARAB外交协议中关于“保全ZARAB文明有生力量”的条例,需及时停止行动。
5 ZARAB-α与辅助人员共同到SSSCP木卫二临时行动驻点开展捕获工作,技术设备与空间跃迁费用由ZARAB文明自行承担。
6 为了降低委托方计划投入成本,凡不需要在委托方驻地完成的任务工作,一律要求配合方ZARAB文明带回其母舰舰队内完成。
计划财政预算
设备项目 资金预算
VTOL 威托级穿梭舰(4艘) 340,000,000 SOL
Polaris 北极星级护航机(6艘) 9,320,000 SOL
Aurora 极光级空中巴士(1艘) 19,000,000 SOL
Oedipus 俄狄浦斯号运输机(1艘) 990,000 SOL
偏导力场产生器(8台) 4,460,000 SOL
主力奇术护盾产生器(32台) 324,000,000 SOL
高功率多功能型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2台) 22,000,000 SOL
小型彩虹桥超光速引擎(1台) 8,000,000 SOL
海姆达尔理事会亚洲裁决部


附录:赤光计划SSSCP指挥舰内部音频记录,2115年9月11日


该任务发生于GSC 2273-0092星矿带区域,当日为太阳系时间2115年期间首次发现SCP-CN-2760痕迹的时间。SSSCP派出两艘V-H07型威托级护航机,配合流动者MTF部队辛巳-07-“极天平”对其进行侦查与捕获尝试。

以下为SSSCP中国分部指挥人员楚怀瑾在威托级指挥母舰中与相关行动人员对话音频 1(截取)


V-H07-A:Janus,看不到你们动作了。

Janus:正在绕过前方陨石带。“三叶”号信号传输正过来了。

V-H07-A:好的,ZARAB的先头部队在前方接应。

V-H07-B:B,侦测到大型单位。27.2AU.外。

V-H07-A:呃···是“极天平”的人吗?

V-H07-B:不是。AIC-SZ0,发一个信标给对方。

V-H07-A:Janus,我们这里有情况。你们先开启隐形装置,我们信号先对接过去。

V-H07-A:稍后等待联络。

Janus:好的。

V-H07-B:信标显示已经被接收了。但还没有反应。

V-H07-A:这里是V-H07-A呼叫总部。遇到大型单位,身份无法识别,侦查行动申请中止。

楚怀瑾:同意中止。先等待对方回应。

楚怀瑾:这里是指挥部楚怀瑾,呼叫“极天平”。

Janus:收到。

楚怀瑾:先停止侦查行动。等待新的未知单位探明。

Janus:明白。已中止。

V-H07-B:对方单位传来了一段信号,呃,看起来是未知谬子构成的。已接收。

楚怀瑾:好,尝试解析一下。同时回复信息:这里是来自于太阳系内地球文明的部队,基金会SSSCP。我们正进行内部任务,请保持目前距离,告知目的。

V-H07-B:已发送。

V-H07-B:指挥部。收到对方的新信息。

V-H07-B:指挥部!特殊情况!对方发送的信息内包含美菲拉斯系统中的异常模因!

楚怀瑾:开启模因反制机动!“极天平”所有部队,超光速状态脱离!这是宣战,所有SSSCP单位,立即攻击!

备注:与该未知单位的作战无法持续,基金会武器无法对其造成有效伤害。


以下为SSSCP中国分部指挥人员楚怀瑾在威托级指挥母舰中与相关行动人员对话音频 2(截取)


V-H07-B:指挥部,监测到未知单位中有实体析出。初始图像传来了!

V-H07-A:···队长,这是SCP-CN-2760。

V-H07-A:队长?指挥部?

楚怀瑾:不应该这么巧。

Z-α[私人通讯]:敬基金会人员,这里是ZARAB-α。该目标已经确定为M87星团系统文明所属,我请求你们攻击对方。

楚怀瑾[私人通讯]:无法确认,请求驳回。这不会影响外交协议,请你离开我们的频道。目前舰队已进入战时状态,你所进行的跨舰语音通讯违反了相应规程。

V-H07-B:它攻击过来了!护盾效能增强,开启亚光速。

V-H07-A:呼叫指挥部。这个SCP-CN-2760是虚拟投影,攻击无效。

Janus:这里是“极天平”,正在用量子通讯与SSSCP通话。我们已经安全脱出。这里有一件你们可能会感兴趣的情况,我们探查到了开普勒69c的最新情况。它没有被毁灭,我们侦查到了ZARAB文明个体活动的迹象。

Janus:而且,开普勒69c上,存在与刚才相同的未知大型单位。它们是ZARAB的某种舰船,是我们没有见过的样子。

Z-α[私人通讯]:不,这是谎言!不要听信可恶的背弃部队!

楚怀瑾[私人通讯]:希望你明白,我们的···“兄弟”。我们基金会不会行如此背叛的事情。

Janus:这里是“极天平”,发现超过15艘ZARAB舰船。等等,看到了一个装置,有些像SCP-001-FR。图片调取过来了。

楚怀瑾[私人通讯]:Z-α,如何解释?我现在有充分理由怀疑你们早就在进行与人类文明的暗中接触了。

Z-α[私人通讯]:人类,过分好奇是要送命的。你们知道的太多了。

>[通讯掐断]

Janus:指挥部,对方对我方展开了攻击,请求允许还击!

楚怀瑾:现在呼叫SSSCP所有攻击舰与火力支援单位。已确认ZARAB文明为敌对文明,我宣布单方面解除ZARAB外交协议,同时解除对ZARAB舰队的护航。

楚怀瑾:攻击所有火力范围内的ZARAB单位。

备注:ZARAB外交协议无效后的45分钟(太阳系时间)后,SCP-CN-2760出现,并导致英仙座γ内多颗超新星爆发,英仙座γ消失,所有ZARAB星际舰队失联。开普勒96c爆发。ZARAB文明灭亡。SSSCP收到一段异常谬子信息。
以下为传送回的异常谬子中Akiva辐射能量图像转显,无法用ZARAB文明提供的语义解析器分析其实际含义。

OP.png


2115年9月12日VTOL号舰船日志 E

···


“那些背叛同伴的人,常常不知不觉地把自己也一起毁灭了。”这是我们文明古代寓言里的一句话。可笑的是我们一直在重蹈覆辙,从没有吸取到教训。过去的混沌分裂者如此,SCP-001-DE 恶劣模因系统(The MEFILAS)的事情如此,忘川事件也是如此。甚至每一个背叛都有其正当的缘由,为了生存抛弃地球,为了更好的生存,启动了赤光计划。

我从不认为SCP-CN-2760是我们的朋友。但回顾千年的历史,它至少是我们的同伴。但因为不知从何而起的控制欲,我们仍旧想要把它变成一个Thaumiel级的异常——就像ZARAB一样。后者已经被证实是一种彻头彻尾的诓骗,如果不是SCP-CN-2760的再次出现,我们很可能正陷入一场巨大的危机。

对于那道赤光来说,人类可以独立于它,不依赖它,但当至少不应走到它的对立面。

因为没人知道,当一个如至高神般存在的异常感受到背叛,怒火会绵延多少光年。

···



基金会太阳系监督部的通知

《关于太阳系外空域违反军事管制规范的处分通知》


2115年10月6日


各位轨道Area-11成员
近期安全小组巡检发现,SSSCP中国分部在英仙座悬臂空域的侦查任务中未经批准对ZARAB舰队进行大规模火力覆盖,同时使用了异常集成的布伦南奇术学改良采集器,该小组组长楚怀瑾在后续事件中私自利用公共文档编辑权限,对归档项目SCP-CN-2760的页面进行改动,作为掩盖小组违规行为的借口。

泡沫the Bubble内部未经批准的异常集成技术使用可能造成外来组织人员与文明生物对系统渗透增删改查,获取敏感信息,造成信息泄露等安全风险。以上行为已经严重违反基金会行星际政治管理制度,对违规人员第一次给予:通告批评处分!对违规小组领导楚怀瑾第一次给予:IV级警告与140天的禁律术Geas接种!

为降低此类风险发生,各部门严格遵守{设备使用规范}。

特此将通告置顶于该页面,望其他人员引以为戒!杜绝此类行为再次发生!


The Solar-System Supervision Division

SCP Foundation




我不知道是否是SCP-001-DE仍然在发挥着它的异常效应,还是我们本就掌握不了真正的智慧。但GSC 2273-0092星矿带事件绝对是一次对我们人类以及基金会的考验。而我们交了一张低分卷。

胡连,Site-CN-82木卫三基地Ⅲ级研究员


우리는 SCP-CN-2760를 포함한 모든 이용할 만한 것을 이용해야 한다.이것은 감정과 무관하다。7

金宇哲,Yeong-Hwan Corp.工作人员


It had disappeared for so many years and just jumped out and kicked The ZARAB's ass. I don't think it got patience to play with the Foundation again.8

Pierce Wilson,MC&D工作人员


昔、日本を捨ててSCP-CN-2760に編入された。もしかして、今が人間を捨てたら、それは最終に私たちの目の中で、どのような役になるの?9

たかつき じゅん,Site-8105冥王星研究所Ⅲ级研究员


根据目前的调查证明,尽管目前SCP-001已废除,但它们本身留在母星的技术并没有完全被摧毁。当它们佯装为所谓的M87星云文明进行对我们的攻击时,我们发现了SCP-001-DE的异常性质。它是一种我们仍无法解析的异常,而对于ZARAB来说却是一种武器化的系统。这种差距是在短时间内无法弥补的,好在SCP-CN-2760已经为我们解决了这一巨大的问题。但我们需要知晓,在漫长的星际旅途中,尽管我们迈入了卡尔文肖夫2型文明指数的门槛,但在这片无法穷尽的广域星空里,人类仍旧是弱者。我们依然怀疑M87文明的存在,怀疑SCP-CN-2760与之的关系——至少ZARAB对其的忌惮是无法伪装的。我们不知道SCP-CN-2760是否真切地成为了人类的“保护神”,抑或是人类自己成为了SCP-CN-2760和ZARAB之间争端的旗子。一切看似落幕,但谢幕舞台上没有邀请我们,所以不论立场,我们需摒弃以往的傲慢,谨慎地对待未知的一切,不要忘记基金会的初衷,保护人类的终究是我们自己。

我们已经勘察到了一个它们逃离时抛出的未知装置,在它们最后的舰队跃迁时,因为超新星爆炸导致的空间扰动,目前它被抛掷到了位于水星的巴尔坦星港周遭。

我们需要去回收它。回到距离我们的太阳最近的那颗行星上。

███,Mobile-Site-CN站点主管



该归档页面已阅读完毕,请点击进入更新页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