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777



评分: +41+x

依据Karbers协议
此文件内容极可能涉及LK级“末世”事件
未经授权禁止访问
CN-2777
    • _

    island

    SCP-CN-2777

    项目编号:SCP-CN-2777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CN-2777及以该项目为圆心,5海里为半径的海域已被封锁,仅持有#4或以上级别授权的人员进入此区域。任何进入封锁区的无授权人员应被立即扣押审讯并视情况给予C级定向记忆抹除。封锁的海域被对外告知为栖息有大量危险鱼群且有可能对人员或船体造成威胁。

    SCP-CN-2777及其附近区域的异常气候现象将被掩盖为该项目上空有持续的气体对流,并取消所有途径此区域的海、空航线。

    对SCP-CN-2777的研究应被提升至Area-CN-15日程的首位,对于可能存在的高危超自然实体应积极地探寻。任何报告必须第一时间上报监督者指挥部。

    描述:SCP-CN-2777是位于中国[已编辑]海域内的一座面积约[数据存疑]m2的岛屿,该项目周围约37km2的区域上空始终有大量的积雨云以项目为中心成逆时针旋涡运动,运动的平均速率约为320km/h。任何靠近SCP-CN-2777的目标会表现出“不安”、“焦躁、“恐惧”等紧张的精神状态。

    SCP-CN-2777岛屿主体由多座山峰相连形成,其中在最高山距山顶130m处发现一个体积极其巨大且结构十分复杂的洞穴,推测该洞穴已经占据其山体的79%以上并连通至其他山体。尽管有该洞穴存在,该山峰的山体结构仍然较为稳定,且未发生崩塌,其保持稳定的具体机理未知。SCP-CN-2777内部的洞穴推测至少有[已编辑]年的历史,形成原因未知。

    多种迹象表明:SCP-CN-2777附近及内部洞穴中可能存在多个高危异常实体,进一步探索正在进行中。

    高危实体已被确定存在,LK级“末世”事件可能随时发生,Karbers协议已启动。

    附录:以下数据内容更新于2019/11/21


    附录01:发现记录

    收录于2019/07/19,特工Anlous的日记

    文件为基金会潜伏在管辖SCP-CN-2777所在海域的海洋局的特工Anlous所记录的项目出现异常性质的具体过程。

    今天我们观察到了前所未有的异常景象,就位于[数据删除]的那座岛屿。

    其实,我们都注意到它很久了,听老一辈的工作人员说,自从1796年,那座岛屿附近开始频繁地发生地质活动起,就一直没有人愿意再登上那座岛。我总是能听到非常令人不爽的传言,对于在这区域的一些海上事故,官方的处理也没有像其他区域发生事故一样积极。

    然而究竟造成这个地方这么不受待见的原因,却没人能说出个所以然。对于它的排斥,仿佛是源自于灵魂深处的。对于这一点,我倒是很早地上报给了基金会,得到的答复毫无疑问的是“继续观察,无需展开特殊行动”,因为仅仅因为这座岛有些令人厌恶就大动干戈,这显然有些过于敏感了。

    这座岛的信息我就不在这里赘述了,在我4月上报的那份详细信息中能够很快的查询到。

    最近的这件事的的确确的让我们确定异常的存在了,14号一个疯狂的台风席卷了整片海洋,一夜之间我们收到了7条海上紧急呼救报警和4条船只失联的事故报告。暴雨一直肆虐了3天,救援队根本没有办法出海。我印象最深的就是15号下午4点,我站在4楼办公室的窗前,看着外面简直比黑夜还要黑的海面,狂暴的巨浪无休止地翻滚,令我有些眩晕。就在一瞬间,我看到那座令我,令所有人都敬而远之的那座岛屿上面正发出闪光,我立刻眯起眼睛观察。光忽明忽暗,十分不规律,等当我拿起望远镜观察时我才看清楚,那他妈的是闪电。

    我从未见过这样的自然景观,一座岛屿,正在不停地,连续地被上方黑的可拍的浓云中的落雷击中,隆隆的雷声随后传来,在整个观察局回响了将近2个小时,所有人员对此都瞠目结舌。不过,上头同意我对他们进行记忆删除工作了。

    几乎忙碌了一整夜,雷暴以及其它的恶劣天气几乎是和我的工作同时结束的。我简直无法相信我的眼睛当我在16号中午看见阳光时。一切好像从没发生过,除了远处海平面上一座还被乌云笼罩的小岛以及显示器上时不时地发出求救信号接收提示音还在以外。

    我感到手足无措,幸好基金会立即出手阻断了这种超自然现象被报道。

    最后,我感到十分难过,14号到16号之间,所有经过那座岛屿附近的船只共7艘不同大小的船只、共计239人已经被掩盖为遇难,对于他们最终的下落,我想也不会有多好。


    已确定特工Anlous记录属实,被闪电多次击中的部分是该岛屿的主峰峰顶。

    此后,基金会立即对项目展开调查,在2019/07/18确定异常性质后分配正式数据库文件。


    附录02:探索记录

    收录于2019/07/30

    MTF-乙巳-03“探险者地图”首次登上SCP-CN-2777。


    ship

    乙巳-03开始行动

    <记录开始>

    队长:报告,这里是乙巳-03,我们搭乘的登陆艇距离SCP-CN-2000还有一公里,除该区域的异常积云外未发现异常。

    Dr.Fishbone:请继续。

    <约12分钟>

    队长:报告,这里是乙巳-03,我们搭乘的登陆艇距离SCP-CN-2777还有约300米,请求指示。

    Dr.Fishbone:是否发现异常?

    队长:暂无,不过和预期的一样,我们或多或少地有些紧张,莫名的紧张。

    Dr.Fishbone:请继续,必要时可以注射微量镇静剂。

    <约3分钟>

    队长:已登录。报告状态。

    全体队员:准备。

    Dr.Fishbone:请按照预定路线向被闪电击中击中的山顶进发。

    队长:前方是一片森林。他妈的。

    队长:注意脚下,观察到异样立即通知。

    全体队员:收到。

    <约20分钟>

    Dr.Fishbone:请按照预定路线前进,你们已经开始偏离路线,现在SCP-CN-2777上方的云层导致卫星对你们的定位不是很准确,所以请自行调整路线。

    队长:等等,这是哪?

    队长:这他妈是哪?我们迷路了。

    队长:妈的,山怎么跑到右边去了?

    队员1:这里树太密了,有时我们看不到山顶,就容易走偏。

    队员2:操。我有点不舒服。

    <约4分钟,另有5名队员报告不适>

    队长:原地整顿3分钟,如有需要可以注射镇静剂。

    队员1:这里树好密啊。

    队长:什么声音?

    队员1:好像是什么猛兽在叫。

    队长:我感觉不是,但它一定是什么生物发出来的。

    Dr.Fishbone:请详细描述。

    队长:没办法去形容,而且只有一声,就好像一只老虎被射死时发出的嚎叫,但远比这声音大……操,这他妈……

    队员2:头好晕。

    darktree

    乙巳-03队员1记录的图像

    <1号站起来在附近走动并开始观察树木约2分钟>

    队员1:草,这里不对劲。报告!

    队长:请讲。

    队员1:发现这里的树木是人工种植的!

    队长:我实在想不出谁会种出一片森林。

    队员1:这些树至少有几千年的历史了,不过看这些树的位置,一定是按照某种方式特地进行过排序的。如果可以的话,我能使用无人机来俯视一下这一片树林吗?

    队长:批准,其他成员继续修整待命。

    <1号开始操纵无人机并与队长观察近13分钟>

    队长:草,这他妈不是……一个迷宫?

    队员1:可以这么说,不过更准确的说法是,这是一种……阵法。我的祖父生前是位算命先生,我总是能够在他那听到点有关于玄学的一些东西,不过这玩意太难懂了,一时半会说不清楚。

    队长:如果真的与玄学有关的话,那就与奇术场脱不了干系,也许这种不适感就是这么造成的。

    队员1:也许是的。

    队长:在搞明白这里之前,还是不要前进了……呼叫指挥部,请求记录后撤退。

    Dr.Fishbone:批准。

    <无人机绕岛一周,51分钟后所有人员全部安全撤退,记录结束>


    附录03:数据报告

    收录于2019/10/11,Kaster的工作笔记

    针对MTF-乙巳-03“探险者地图”首次登上SCP-CN-2000撤退前记录的图像进行调查分析。


    领衔负责人:Kaster

    简述:在SCP-CN-2777上观察到的数目排序可以确定该地区曾被人为大量改造且这一行为的主要思想极有可能是围绕玄学奇术所展开的,因此本次展开的研究主要指向玄学奇术。

    参考文献:《自然界奇术能量载体与利用》、《奇术阵与能量控制 第2卷》、《中国古代玄学研讨》、《玄学与奇术 4册全》

    前言:玄学,作为被单独从奇术学中列出的一门十分特别的门类,就好像神秘学被单独从宗教与神学中列出一样。自从魏晋时期开始,“玄”就作为一种哲学思想开始传播,一直到隋唐时期,人们才将一些奇术与玄学的思想结合,开创了独有的一门奇术派别,当今仍对玄学有所研究的人已经少之又少,多半是不了解奇术而只靠所知的玄学进行占卜活动的民间闲散人员;另一些则是懂得或掌握相应奇术异能的出家修行者,其中以岿阳派中[已编辑]门派为主。由于对于玄学所掌握的资料及技术并不全面,本次研究也仅具有部分的参考价值。

    内容:从乙巳-03使用的无人机记录的图像,SCP-CN-2777上绝大部分的树木都被刻意排列成“八卦四十九宫阵法”,以下是从相关文献中摘录的内容1

    • 八卦四十九宫


    此阵最外层座正南、正东、正西、东南、东北、西南、西北,正北开口,即八卦缺“乾”位;此阵可重复交叠排布,最多可排布七层,每层开口依次按照“乾”、“坎”、“艮”、“震”、“巽”、“离”、“坤”、“兑”开口。七层阵法,每层七个卦位,七七四十九,故名四十九宫。

    入此阵者必须从每层开口处进入深入阵心,乱闯者定遭乱剑逼退却不被伤,定被逼入缺口,阵心伏有精锐将士数十,入得此阵者心神迷乱,斗志尽失,此时发动伏兵,定能活擒。

    熟练阵法者,即可以树为马,以草为兵,将军队、兽群团团围住,非伐树不能脱身。


    由此来看,SCP-CN-2777确实曾被布下过四十九宫阵,但原因尚不明确。按照文献来说,乙巳-03已经进入阵中,但却能逃脱,由此说明该队队员撤退路线符合阵法的某一缺口路线。但在之后的研究后排除了这一点,因为乙巳-03并不是从正北方向撤退,而是东南方向。

    根据无人机所记录的画面可以看到,特遣队的撤离路线上,以及其他多处的树木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其中最多的是被未知方式从中间折断,这直接破坏了阵型,也在一定程度上使阵法失效。在对图像进一步分析后,目前已经找到能够较为安全抵达SCP-CN-2777遭到雷击的山顶以展开进一步探索。

    另外,从特遣队员们采集回来的SCP-CN-2777上的树皮、树叶已经泥土、沙土样本的分析结果来看,该项目上的树木以及石块等均被不同程度地被施以奇术能量或被注入EVE能量粒子,根据相关文献2,正是这一点导致SCP-CN-2777具有对接近人员具有精神影响的效应。以下为文献的节选:

    当某一事物被人为的注入奇术能量并以适当的方式去激活它,那么它将成为一个自动发散特定EVE粒子流的“装置”。如果能将它按照某一特殊阵列摆放,便可以像很多个奇术师站在那里一样。

    适当的运用得以实现长期的结界构建,通常用于制造禁律术Geas3或者各种超自然仪式。


    从SCP-CN-2777上的树木折断的形态来看,大部分枝干的损伤都是近3天内出现的,目前推测该项目上存在一些高物理破坏性实体。在上一次的探索中,队员们所听到的“不明的嚎叫”也能够印证这一点。

    在接下来的探索行动中,MTF-乙巳-03将补充奇术能力特工,以及为全员配备适量的心灵遮断合金


    附录04:探索记录简报

    收录于2020/03/20

    MTF-乙巳-03“探险者地图”再次登上SCP-CN-2777,根据预定路线抵达目的地。


    cloudysun

    乙巳-03某队员在撤退时记录的图像

    <09:10:26>:特遣队按时抵达并登陆SCP-CN-2777。

    <09:18:00>:全队人员按预定路线前进,尽量避开奇术阵影响,途中没有队员报告异样或有不适感。

    <10:25:18>:观察到一处受损及其严重的树林,并于其附近发现大量粘液状化合物4

    <11:50:44>:全队人员到达SCP-CN-2777主峰距峰顶700m处沿途可观察到更多V-02。

    <12:13:53>:到达峰顶,首次观察到洞穴入口。

    <12:43:10>:稍长时间的休息,在获得授权后准备进入洞穴。

    <12:50:13>:深入洞穴150m,探测到洞穴中有大量奇术载体,形式与SCP-CN-2777上的树木类似,但多以岩石为载体。以及更多的V-02。

    <13:11:43>:深入洞穴200m,复杂地形导致前进十分困难,CO2在空气中浓度逐渐升高,全员佩戴给氧式面具。观察到被严重锈蚀、损毁的巨大铁链5,以及木桶等人造物品。

    <13:23:17>:观察到洞穴内壁有无法辨认的雕刻,有图案和古汉字。

    <13:54:22>:寻找到数个“开阔空间”详细记录请见下方附录。

    <15:38:01>:最大程度的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探索了洞穴内部后撤离。

    <17:12:55>:所有队员撤离SCP-CN-2777。


    附录05:探索报告

    收录于2020/03/20

    针对“开阔空间”的详细描述


    -631cb2c5f8122cc2.png

    对“开阔空间”内壁上的符文进行矢量化还原的一个典例,同时也是中国玄学中的一个极具代表性的标志。

    “开阔空间”是在对SCP-CN-2000内部洞穴探索过程中发现的类似于一个巨型房间一样的矩形体空间,目前已探索到28个此类空间,预计在SCP-CN-2777内部共有50个或以上个。大部分已被严重损坏6,在对其进行电子重建模操作后,可以还原其原本状态。

    地质学分析,这些“开阔空间”是被人为开辟出来的,约有800年以上的历史。

    每个“开阔空间”均为20×20×20m大小,内壁相对平整,仅一面向洞穴开口,开口处有间隔0.7m半径约6cm的竖直铁杆,其它5面内壁均嵌有数条巨型铁链,均为高能奇术载体,空间内壁刻有大量玄学奇术的符咒图案,同样注有极其高能的奇术能量。

    目前找到的“开阔空间”的铁杆和锁链均被以物理手段破坏而断裂,根据空间的形态可以推测:该空间的作用类似于“兽笼”,曾经“关押”有高破坏性的实体,但在近期7该实体突破了这一束缚而逃离SCP-CN-2777。


    附录06:数据报告

    收录于2020/03/31,Area-CN-15化学部

    针对编号V-02的化合物进行组分分析


    结果表明:该化合物与“鳄鱿”某部分体液十分相似,以下可见对照:

    化合物V-02物质组分分析
    物质 含量
    58%
    蛋白质 11%
    无机盐 9%
    脂质 14%
    [已编辑] [已编辑]
    [已编辑] [已编辑]
    化合物V-02元素组分分析
    元素 含量
    O 66%
    H 21%
    N 9%
    Na 0.8%
    Ca 0.6%
    微量非金属元素 [已编辑]
    微量金属元素 [已编辑]
    “鳄鱿”体液物质组分分析
    物质 含量
    57%
    蛋白质 9%
    无机盐 13%
    脂质 19%
    [已编辑] [已编辑]
    [已编辑] [已编辑]
    “鳄鱿”体液元素组分分析
    元素 含量
    O 64%
    H 27%
    N 3%
    Na 0.8%
    Ca 0.6%
    微量非金属元素 [已编辑]
    微量金属元素 [已编辑]

    这表明,SCP-CN-2777内存在的实体很可能与“鳄鱿”具有十分相似之处。此类超常生物的存在必将导致K级情景的发生。


    附录07:其他相关报告 [已归档]

    对于SCP-CN-2777所在海域的其他可疑报告,疑似与该项目帷幕后相应实体有关联8


    报告1:特工Anlous
    时间:2019/07/19
    SCP-CN-2000主峰被数道闪电击中9

    报告2:封锁区执勤人员
    时间:2019/08/02
    听到不明嚎叫声10
    备注:共有12次类似事件报告。

    报告3:封锁区执勤人员
    时间:2019/08/11
    观察到远处海面上有不明漂浮物。
    备注:共有7次类似事件报告。

    报告4:乙巳-03队员
    时间:2019/10/23
    在附近海域下潜过程中遭遇一不明大型实体,目前已将其编号为SCP-CN-2777-1。
    备注:共有3次类似事件报告,共观察到3只类似实体。


    以上数据为过期数据且不再更新,本文件已根据Karbers协议封存。


    附录08:Karbers协议

    [绝密]

    SCP-CN-2777背后的阴影已经开始蔓延,我们看到了末日的种子。


    简介:依据此协议,对于SCP-CN-2777的探索将提至Area-CN-15的首位日程。

    提出者:Kaster

    适用范围:Site-01、Area-CN-15

    协议信息:多种迹象表明,SCP-CN-2777内部曾经存在过与“鳄鱿”类似的高危实体。且在近期刚刚逃离SCP-CN-2777。目前,Area-CN-15应该尽最大努力搜寻相关实体,该项目的封锁警戒范围将被扩大至整片海域。相关安全警戒被提至α级。

    所有记录有SCP-CN-2777相关实体的报告如下11

    编号 当前协议状态 概述
    -1 被观察到存在 一巨型鳄鱼状实体,体长约17m
    -2 被观察到存在 一巨型马状实体,体高约9m,以未知方式在水底行走、奔跑
    -3 被观察到存在 一群12未知品种的生物,外观类似鱿鱼,触手末端有钳。每只体长约1m
    -4 被感知到存在 带有轻微认知危害实体
    -5 被记录到存在 带有轻微逆模因效应实体
    -6 被观察到存在 一巨型鲨状实体,体长约19m。大部分组织已被腐蚀腐烂并露出骨骼,但仍能高速移动
    -7 被处决 一中型水母状实体,体长约7m。具有高强奇术能量。目前已被打捞,因其几乎时刻都在以高能奇术突破收容,废除部以焚烧方式将其处决。
    -8 推测存在
    -9~33 推测存在
    -34~55 疑似存在

    以上记录的实体(除已处决项目)应尽快被废除部处决,根据协议,一旦观察到实体,应立即进行打击,跳过常规探索、收容步骤。

    根据记录,SCP-CN-2777相关实体大部分为水生生命形态,因此推断,该项目在水下部分有更多的“开阔空间”以及出口。

    废除提案:由Area-CN-15废除部撰发

    SCP项目废除提案表


    项目编号:SCP-CN-2777全部子个体

    首席研究员:Kaster

    支持人员:
    • Dr. Fishbone - 代表站点指挥部
    • Dr.E_U - 代表基金会奇术部

    请对您申请理由对应的方框进行打勾或填选:
    ☐ 揭开面纱情景风险极高
    ☑ 极度危险
    ☐ 有能力废除的Apollyon级项目
    ☑ 昂贵
    ☐ 伦理顾虑超出收容必要
    ☐ 法律顾虑
    ☑ K级情景风险高(若是如此,请说明具体类型(多种类型):LK级“末世”情景
    ☐ 其他

    审批结果:批准 - 发现项目立即执行,无需通过上报指挥层。


    此处数据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应随时、积极地进行更新。


    附录09:子项目交互记录

    收录于2020/12/28,[已编辑]13

    MTF-Gamma-6“深渊喂食者”一次偶然遭遇SCP-CN-2777-1的记录。


    undersea

    成员B遭遇SCP-CN-2777-1前六分钟,届时还没有观察到该实体

    <数据删节>

    成员A:呼叫指挥部,我是编号2290号队员,目前正在与同队队员于海平面下97m处进行对SCP-███的例行检查。观察到有异常情况。

    指挥部:请报告。

    成员A:不是关于SCP-███的,它现在还在收容室里面安静的待着,不过我们看到了远处有一个十分迷糊的巨大阴影在快速的游动。

    成员B:看起来就像是海鳄之类的……

    指挥部:请连接视频,能确定是超自然实体吗。

    成员B:暂时还不能下定论,但是它真他妈大。

    成员A:我觉得我们应该关闭头灯,以免……

    成员B:快关掉,操!它他妈的游过来了!操!

    成员A:B!快回来!

    成员B:(关掉了探照头灯)操,我还是能看见它!操!

    成员A:全员撤退,迅速!我们正在受到大型实体的攻击!全员准备防卫,允许自由射击。

    成员B:操,我的枪勾住氧气瓶的带子了,操,拿不下来。

    <有人开始射击,该实体显然开始逃离,向成员B游去>

    成员B:操!啊啊啊啊啊!

    <持续的射击,该实体欲吞噬成员B,但目标及时开枪射击>

    <实体逃离,其尾部扫中成员B,致其昏厥。>

    <全员撤离,记录结束>


    根据记录,此次Gamma-6成员遭遇的实体即为SCP-CN-2777-1。这表明了SCP-CN-2777的子实体已经开始向全世界的海域移动,Karbers协议的作用范围将被扩大。

    备注:Gamma-6成员在SCP-CN-2777-1出现的水体中发现了V-02,推测该化合物为项目的分泌物。


    附录10:Karbers协议 - Ⅱ[已归档]

    [绝密] [已归档]

    我们用什么再放下SCP-CN-2777的大幕?


    简介:对SCP-CN-2777上玄学奇术阵进行修复以及尽最大可能重收容相关实体。

    记录:130名奇术师将在SCP-CN-2777上按照“四十九宫阵法”排列并施加奇术场以还原其原本的结界。

    适用范围:Site-01、Area-CN-15、Site-22、Area-175 全体基金会

    [数据删除]


    第一部分[已归档]:对SCP-CN-2777子个体展开处决措施
    将采集SCP-CN-2777洞穴内部的强奇术能量载体14加工成子弹,捕鲸钩等,预计此法将能有效地打击实体。

    此法不可行,原因如下:

    1. 此类材料因其内部有奇术能量,较难加工,熔炼会导致能量结构受损,失效甚至爆发。
    2. 实体移动范围极广且速度较快,无法准确地打击,无法将有限的装备发放至所有可能有实体出没海域的设施。
    3. 因对于玄学奇术能量认知缺乏,尚不清楚人员长时间装备此类装备是否有不良效应。人员长时间佩戴可能受到一定程度的精神影响。

    第二部分[已归档]:利用传统奇术修补SCP-CN-2777上的“四十九宫阵列”
    用主流奇术对于玄学奇术的还原最终以失败告终。事实证明,没有相关技术的人员试图操纵玄学奇术阵法时会被反向能量流“反噬”从而对施用者造成伤害。

    以下是因此受伤的A-836的回忆录15

    奇术的各个流派大体上是可以融会贯通的——这是我一贯的认知。

    站在SCP-CN-2777上,让我有种被压抑的感觉,身体里的能量在全身各处流动,翻滚。我们站好了方位,顿时有种力量从脚底冲上了脑袋,我们几个相视点头,说明我们的站位是正确的。站位,对于无论玄学还是传统奇术阵来说都是十分重要的一点,这就好像是中医中的“针灸”,找准阵的“穴位”,才能打通阵的“经脉”,使能量流能够顺利地流动,形成奇术场。

    但我们没有立即施展奇术,因为我们都不约而同的感到这股力量并不能被我们的身体所驾驭,它在我们的身体中四处乱撞,肆意压迫着原本属于我的力量。看得出来,旁边的人也在和这东西做抗争,他们的额头正在渗出冷汗,全身都在打颤——我也是这样。

    这种现象本是一种正常现象,奇术师们通常会在自己布下的奇术阵中留一些能量来与外界其它奇术能量抗衡以防其他居心叵测的奇术师随意调弄他们的阵。如果真的有人想要在阵中做出任何改动的话,必须使这种力量与自己的身体融合。

    不过SCP-CN-2777上的那股力量却远远比任何一种奇术的能效16都大。仿佛是来自于无穷远,无穷深处的亘古之力。我至今都无法想象玄学奇术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形式,是不是像神话一样能使人轻而易举地腾云驾雾,遁地分水,那些神话描述的又是不是玄学奇术?

    我们失败了,连能够真正的融入到这个阵中都做不到,那种深邃的,莫不可测,却又无比强大的力量几乎击溃了我们的奇术力量。当我们慌张地离开所谓的“四十九宫阵”时,我仿佛看到千百年前,曾在这里布下阵法的修炼者、奇术师们,他们追寻到了玄虚幻境吗,他们成仙了吗,他们在看着我们吗?


    此部分无实际意义,讨论如下:

    From O5-CN-2:

    不难看出,玄学奇术阵的确对SCP-CN-2777的子个体有良好的束缚效果,如果我们的推论是正确的,那么“四十九宫阵”对它们足足限制了八百余年,如果用SCP-CN-2777本身再度收容它们那将是一个绝对稳妥的方案。但是我们的工作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我们对玄学几乎一无所知,文献中所提到的不过是在理论上的泛泛而谈,如我们所见,首次的“修复”并不顺利,相反还造成了很多负面效果。其次,即使使“四十九宫阵”恢复了,我们还能指望那些实体自己回到“开阔空间”,自己乖乖地戴上脚镣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所以比起对于玄学奇术的研究,我们不如直接启动处决程序。

    Karbers协议 - Ⅱ第二部分被废除。


    附录11:笔记

    收录于2020/06/16

    Kaster的笔记。

    对于SCP-CN-2777的研究将近一年了,对于它,其实我们心里都清楚:它是个曾经用于囚禁一些怪兽的山洞囚笼,但不幸的是它在去年失去了它的作用。

    我们不得不承认,对于玄学,已经有一道无法跨越的历史鸿沟在我们面前,这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我们对SCP-CN-2777历史的研究。在一次又一次的超自然大战中,西方以及北方更加简单,易于掌握的奇术逐渐成为了奇术的主流,而玄学,则带着它的“玄”:它的深邃,它的变换莫测;以及它的阴阳鱼,太极图,八卦阵在大潮之后中逐渐落寞了。

    在“开阔空间”中我们所带回来的一截铁链,长不到80cm,它其中的奇术能量便可以与Area-CN-15的任何一位奇术师的全部能量相匹敌。不难看出,玄学奇术所追求的深与远是任何一种其他形式无法超越的。但它为什么会被遗忘呢?

    那些逃脱的怪物究竟是何起源,究竟要做什么。我们都不得而知,但我们坚信,它们存在的意义,远远不止在一座岛上堆上厚厚的乌云,让阳光几乎无法直射到那一片区域。

    现在我们能做到的,就是处决,处决,处决,以防止像鳄鱿一样的东西给我们重重的一拳。

    那么我们为什么不把这些能足以应对一系列事件的技能传承下去呢?

    答案很简单,这些技能固然好。但是太过于繁杂,对于很多事情我们有更简便高效的方法,所以不必要在这些复杂的东西上浪费时间。如果我们培养一百位玄学奇术师,那么SCP-CN-2777将轻而易举的被分级为Thaumiel,用来重新收容很久以前就被收容在此的家伙。但我们没有,因为太浪费时间精力还有金钱了。对于一个几百年可能都不会用到的东西,这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但一旦需要它呢?我们永远也不会清楚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对于未知我们根本无法做出准备。与此相类似的还有很多,就像炼金学,恶魔学,神秘学,佛学等等。

    对于早已被淡忘百年,千年的东西,我们根本无从考证,没有书籍,没有铭文,只有玄妙的符咒。所以我们没办法写出这个项目的历史探究报告。

    SCP-CN-2777,悲哀的Thaumiel,他妈的Keter!

    未来到底是什么,我们又要用什么早已被我们遗忘的东西来应对?






    不一定。

    这就是“断层”的悲哀,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我们还有什么办法去抹除这些怪物?









    好了,我他妈现在应该去安排下一次的行动了。

    去他妈的V-02。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