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频279-022
评分: +1+x

你选择否,请收听一下音频备忘:

注意,注意,这是音频279-022。现在发布重要通知,事关目前正在编辑的条目:SCP-CN-279。
我想你们一定很疑惑为什么会接到命令要在编辑完SCP-CN-279、在封闭文档一段时间后再查阅它、如果文档变了再来收听这段录音的命令吧?我倒希望你们永远也不要查看这段录音,因为如果你们正在收听这段录音,那么说明我们的计划失败了,这个条目永远不能被改变。

现在我来给你们讲解一下有关这个条目的起因:半年前,一个新的异常物体被发现并被收容。在项目安定化后,负责该项目的胡教授为该物体撰写了文档,并编号SCP-CN-279,当他保存的时候,他注意到一个SCP-CN-279文档已经存在了。由于事出突然,胡教授下意识的保存了他的文档,并覆盖了源文档,随后他便上报了Site主任,并申请源文档修复。

当相关技术人员再次打开SCP-CN-279的条目后,却发现文档变成了上文所示的内容,而根据文件修复,源文档就只有上述内容。由于格式相当不严谨,被认为是工作人员的恶作剧,随后新的SCP-CN-279文档就覆盖了源文档。但这事情还没有结束……

新文档撰写后不久,胡博士准备更新实验记录,他发现SCP-CN-279文档再次变回了原来的内容。经过了多次更新与打开文档,该文档的特异点展现出来。SCP-CN-279文档无论被更改过多少次,确认保存过多少次,再次被浏览时总会变为你所看见的格式:“安全等级:绝对安全,不用怀疑”“特殊收容措施:不用了,项目就在这里,它不会长腿的。”每次被打开,SCP-CN-279都会变成这样。

很快SCP-CN-279的效应开始被确认延伸到了纸上,胡教授不得不用手写的方式重新SCP-CN-279的文档,并存放在一个严加看管的文件夹里。但被拿出来看时,纸上的档案变回了源文件的文字,所有字迹都被确认是胡教授的字。接下来的实验发现无论是何人撰写、用什么文字书写,SCP-CN-279经过无数次更改后均会恢复到原来的内容。就算在纸上只写出SCP-CN-279也是一样,再次查看文件时会出现剩下的部分。

我们还尝试了将SCP-CN-279的文字换成别的,比如将279换成汉字的二七九,日文片假名、德文、英文,所有改写后的文档都会恢复到原来SCP-CN-279的内容和格式。于是经过了O5级人员的批示,我们将执行最后的尝试。

在本次尝试中,所有现存的SCP-CN-279的书面和电子文件均会被销毁和删除,所有知晓SCP-CN-279存在的人将会被进行模因记忆清除,忘掉有关SCP-CN-279的一切,包括O5级人员。然后,一份经过O5级人员签署的文件将在所有人记忆清除12小时后被送往一个没有人员层接触或查看过SCP-CN-279原文的Site,让一名研究人员用SCP-CN-279编号一个新发现的SCP物体并撰写报告。新的报告将被短暂封存并再次取出来看,SCP-CN-279的内容如何,应采取何种措施,均已包括在了文件里了。

我们发现SCP-CN-279不会影响录音信息,因此将正确的SCP-CN-279文件报告收录与此:

项目编号:SCP-CN-279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无,所有的SCP-CN-279文档无法被彻底更改,因此保留SCP-CN-279这个番号就是对该项目的收容。

描述:SCP-CN-279是因不明原因存在的模因文档,项目表现为一段不符合基金会文档规范的短篇文档,无论如何修改、覆盖源文档,SCP-CN-279的报告总是会回归原内容。该效应已被确认只会出现在书面文档及电子文档中,音频文档不会受到影响,因此如果SCP-CN-279无法更改,保存音频文档即可。

嗯,看来下一个模因记忆清除该轮到我了,本次音频就记录到此,真希望没有人能够再次听到这段录音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