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794
评分: +30+x

项目编号: SCP-CN-2794

项目等级: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 本文档的描述及附录部分仅限单次阅读。进行过一次SCP-CN-2794收容的实验人员请迅速与其他未参与过收容的实验人员进行交接。

每隔7日,需派遣一名D级人员进入Site-CN-34的收容室阅读SCP-CN-2794,并记忆其内容;需着重注意出现“Azoth”字段的段落。随后,需令其直接编辑此文档,转录其之前看到的内容。在完成上述工作后,需立即将该D级人员释放。

描述:

SCP-CN-2794为一A5开基金会制式笔记本。项目封皮上有焚烧、冰冻、强酸浸泡、低休谟冲击等多种极端环境的残余痕迹,同时发现了不属于当前基准宇宙的数种EVE,然而其结构依然保持完整。封皮原有印刷已几乎不可辨识,其中央有一模糊字迹,推测内容为“AzOTh”。

项目描述了一ISK-T类9级地阶大恶魔,Pherr-Kalahee-FalaMel,又称“AzoTH”,的相关信息。此个体被分级为SCP-CN-2794-A。目前已从实验中获取了下列内容:

  • SCP-CN-2794-A的外观。
  • SCP-CN-2794-A的物理特性。
  • SCP-CN-2794-A的奇术特性。
  • SCP-CN-2794-A的两种召唤手段,包括咒文,需要的月相和祭品。
  • SCP-CN-2794-A的偏好的五种食物,六种娱乐活动,三种人类特定的痛苦,以及一种活祭品。
  • 【数据删除】

项目的内容会实时更新,持续描述当前SCP-CN-2794-A的最新状况。每两周一次,SCP-CN-2794-A会选取对自身信息最为了解的1至3个人类个体作为作为祭品。祭品的人格及记忆会迅速地被替换。据SCP-CN-2794的描述,这一过程是“AzOTh大能将最为熟络的人类唤至了自己身侧”。间接接触SCP-CN-2794内容同样具有这一效果。因此,与参与收容的D级人员进行过多交流;或是过长时间暴露于附件所述内容中均是不被推荐的。

SCP-CN-2794被视为解决当前持续性RX级世界末日的潜在解决方案。当前的收容措施应当被长久的维持,以换取SCP-CN-2794-A对基金会的合作态度。

附录:

2021-05-03 实验记录

操作人员: D-14173

正文: 按照笔记描述,Azoth是一名I5K-T类9级地阶大恶魔,拥有多元宇宙的控制权限。这本笔记是祂的神谕,基金会需要从中理解祂的需求,祂的意志。我并不确定是不是ISK-T这几个字母,祂写得很模糊,看起来并不熟悉人类的语言。祂与Azoth事件,呃,或者基金会所谓的SCP-CN-2794事件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笔记中说"Azoth"站点擅自使用了他,哦不,祂,的名字。而基金会却用这一站点行亵渎之事,妄图用这一站点窥探时间与空间夹缝中的奥妙。为了惩罚直呼其名的愚蠢人类,大神决定在多元宇宙上开出一个小口,让其中倾泻而出的物质和情报砸在我们的宇宙之上…

随后就是些难懂的内容。什么血肉苦弱,什么生命能量之类。我想祂在说自己是如何开出那个门的,但这非常的…难以描述。它大概不是人类能理解的东西,我想。每每想到祂所写的那些,我的头就隐隐作痛,好似灵魂要被抽离出这副躯体…

祂还说这只是一个开始。基金会当每周派一名祭品阅读这本笔记。及时上供,否则祂将继续降下神罚。

2021-05-10 实验记录

操作人员: D-14192

正文: 末日将至!我们都会死!Azoth大神会惩罚我们所有人!

2021-05-17 实验记录

操作人员: D-14167

正文: 呃…笔记里说,Azoth大神对前两周的祭品非常不满意。第一个看到祂就疯了,另一个是个除了舔鞋以外什么都不会的傻逼。两个都是连好好说话都做不到的脑残,令他怀疑人类存在之必要性。祂说自己希望能有高质量的祭品。具体什么是“高质量”,要看我们的悟性。但他很乐意指出基金会在前两次做对了一点:献上的祭品都是有罪之人。有些恶魔喜欢高洁的斗士,而有些喜欢折腾那些能判无期徒刑的。而后者比较符合祂的…癖好?祂是这么写的。噢草,他们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也会这样吗?

祂说祂会再给基金会三次机会。希望你们不要犯错。

但比起这个我他妈是不是死定了?我就知道不会有这种“读读书就放你自由”的事情!我诅咒你们!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我一定会在恶魔面前诅咒你们。哪怕得卖他妈腚眼子,我也要让你们所有人下来一起陪我卖!

2021-05-24 实验记录

操作人员: D-14384

正文: 祂说祂很欣赏上一个祭品,赞了一番这种宁可牺牲自己也要出卖他人的义举,并说自己会把D-14167留在座边,将他培养成天使…噢草,希望D-14167没事。但比起他,我更需要担心自己。

祂说自己最喜欢看人类苦苦挣扎,看到一丝希望后发现未来依旧一片黑暗的样子。"我就是喜欢看你们这副表情啊!"祂是这么说的。祂说基金会开始上道了,献上的D级无一例外都是这种人。开什么玩笑!果然你们说的月末释放,配合实验就能清空罪名的东西都是他妈假的,果然召我们进来就是为了当作工具的吧。作为奖励他还说了这个宇宙的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到底为何而失效,但是你们休想从我的嘴里知道一个字。

后记: 在此实验后改善了祭品D级人员的工作强度并保障了其基本人权。每周作为祭品的D级人员将居住在标准人形收容单元中,享受标准Euclid级人形异常的待遇。其需求应当被适当满足。必要时,提供心理咨询。

2021-05-31 实验记录

操作人员: D-16122

正文: 召唤需要共计143个祭品。每个朔月时,应该向Azoth大神献上十又四分之三个。如此重复十个月,方能让Azoth大神于我们的宇宙完全显现。每个祭品应当用不低于ISK-1规格的形制,在Site-01主祭坛献上。在朔月的时候,大神离地球位面最近,只有这样才能享受到最完整的祭品。我不知道四分之三个祭品怎么献,但祂就说了这么多。

后记: 正在咨询GOC恶魔学专家如何献上非整数个人形祭品。尚未得到回复。

2021-06-7 实验记录

操作人员: D-16123

正文: 祂说,万圣节。

后记: 考虑在10月31日当天献上少许祭品。

2021-06-14 实验记录

操作人员: D-16322

正文: 祂对16122与16123兄弟的表现非常满意。作为奖励,他俩现在已经下地狱了。我不知道祂的意思但看起来这对于恶魔来说是个褒义词??

作为回报,祂告诉了基金会自己喜欢的第二种人类痛苦:左侧小脚趾以3m/s的速度,敲击在桌子右侧前腿上的痛苦。祂希望基金会能多多献上,而不止是让祭品这么做。另外它还给出了一点提示:当前持续性的RX级世界末日,问题关键在于毗邻的宇宙而非我们自己的。SRA能做的是锚定现实,将周边的现实强制稳定在同一水准,相当于把一碗水端平;而当前的问题在于现实被其他宇宙抽走了;建造再多的SRA也不能缓解其症状。

我并不知道SRA,也不理解RX是什么。但愿我把意思带到了。

附件1: 邮件记录

From: moc.noitadnuof|gnehs_gnaug#moc.noitadnuof|gnehs_gnaug(盛光)
To: moc.noitadnuof|gnot_oay#moc.noitadnuof|gnot_oay(童谣)
Subject: SCP-CN-2794实验申请

我在SCP-CN-2794的实验记录中发现了一些非常有趣的东西,很有可能对我们现在的状况有所帮助…我请求作为下周的实验对象,亲自参与下次的SCP-CN-2794收容活动。祭品会被唤至SCP-CN-2794-A的身边——我希望能借此机会和祂当面沟通。我在ICSUT工作时参与过大量恶魔学研究,包括但不限于高等恶魔学,恶魔行为学以及仪式动力学。我明白怎么做才不会招惹到一只精通人类语言的高等恶魔…并做好了付出最大牺牲的准备。

祝好。
盛光

From: moc.noitadnuof|gnot_oay#moc.noitadnuof|gnot_oay(童谣)
To: moc.noitadnuof|gnehs_gnaug#moc.noitadnuof|gnehs_gnaug(盛光)
Subject: Re:SCP-CN-2794实验申请

驳回申请。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损失一名像你这样的恶魔学专家是不可接受的。最近的三个月内我们失去了太多的重要职员,光是维持还在运行的收容措施继续运作就已经几乎花费了我们的所有资源…你的才能应当被用在更关键的地方,而非在这种低优先度项目上做出无谓的牺牲。

到目前为止SCP-CN-2794都很太平。不过是每周一个D级人员,给它便是。能用一两个罪犯便解决问题,你没必要亲自下去。

From: moc.noitadnuof|gnehs_gnaug#moc.noitadnuof|gnehs_gnaug(盛光)
To: moc.noitadnuof|gnot_oay#moc.noitadnuof|gnot_oay(童谣)
Subject: Re:Re:SCP-CN-2794实验申请

请允许我更具体地解释一下我的发现。根据回收自SCP-CN-2794的最新记录,SCP-CN-2794-A指出当前RX级世界末日的根本原因在于我们的现实被其他平行宇宙“窃走”了。这一表述和Xyank最近的研究成果惊人地一致——休谟粒子的消失伴随着异常的快子流。这些快子流呈现出非常强的结构化特性,与Site-CN-91在进行平行世界传输实验时的快子流显现出了惊人的一致。

SCP-CN-2794-A可能真的掌握着解决当前情况的关键信息,我认为这完全值得一赌。

From: moc.noitadnuof|gnot_oay#moc.noitadnuof|gnot_oay(童谣)
To: moc.noitadnuof|gnehs_gnaug#moc.noitadnuof|gnehs_gnaug(盛光)
Subject: Re:Re:Re:SCP-CN-2794实验申请

我明白你的考虑了,但抱歉,我不会允许你放手去做。你不去CN-2794我们错过的只是一次机会。而如果再失去一名关键职员,再造成一次恶性收容突破,Site-CN-34,乃至整个上海支部,很可能撑不过明天。

From: moc.noitadnuof|gnehs_gnaug#moc.noitadnuof|gnehs_gnaug(盛光)
To: moc.noitadnuof|gnot_oay#moc.noitadnuof|gnot_oay(童谣)
Subject: Re:Re:Re:Re:SCP-CN-2794实验申请

我整理了接手我工作所需要的所有资料。我的电脑里,以及桌面左手下方第二个抽屉的SSD里分别有两个备份。

实不相瞒,我受够了。从一年前SCP-CN-2794的事故开始,我们节节败退。七个月前我们失去了Site-CN-21和世纪号,五个月前我们失去了一万五千米以上的天空。我们的世界像根坏掉了的水管一样从四面八方滋出休谟,而我们只是徒劳地把洞堵上。维护收容措施?继续支撑Site-CN-34?这又有什么用呢?现在的华东已成魔境。

我们还能这样支撑多久呢?十五个星期?二十个?还是二十五个?Xyank还在带着时空异常部正在焦头烂额地寻找所谓破局点,但我不觉得现在千疮百孔的现实还能支撑他们做什么大型理论研究便是了。而现在——我的面前就有那么一个机会,赌一把有没有机会救下所有。即便失败,我也能以一个比较体面的方式结束自己的一生。

这封邮件被设置了定时发送。你看到这里时,我大概已经进入收容单元完成了本次实验。

From: moc.noitadnuof|gnot_oay#moc.noitadnuof|gnot_oay(童谣)
To: moc.noitadnuof|gnehs_gnaug#moc.noitadnuof|gnehs_gnaug(盛光)
Subject: Re:Re:Re:Re:Re:SCP-CN-2794实验申请

别去

监控记录CN-2794-202106211933

说明: 记录回收自SCP-CN-2794收容单元的主监控。记录中,二级研究员盛光(Guang Sheng)进入了收容单元并在未授权情况下与SCP-CN-2794进行了接触。无关记录已删除。

<记录开始>

19:33: 盛光进入了收容单元,并利用自己的权限锁定主门。安保人员立刻发现了异常,但其权限低于盛光所持权限。意识到这点后,安保人员立刻开始联系童谣主管,并利用广播系统向盛光喊话。

19:34: 盛光未对广播做出回应。他将SCP-CN-2794从柜中取出,放置在阅读桌上。他随后在屋中徘徊数圈,没有接触SCP-CN-2794。在此期间安保人员持续尝试劝离盛光,但其依然没有退出收容单元。

19:35: 在徘徊了近一分钟后,盛光最终走向SCP-CN-2794。

19:35: 盛光翻开笔记的封皮,在阅读五秒后将其合上并仔细检查了其封面和封底。随后他重新翻开项目。人员表现出了对项目内容的极度困惑。

19:35: 盛光翻开收容柜并仔细掏出了其中的所有填充物。在确认柜内没有其他物体后,人员重新坐回阅读桌前。

19:36: 盛光重新翻开SCP-CN-2794。阅读约二十秒后,他将SCP-CN-2794砸在地上,并极力嘶吼道“【数据删除】”。人员站在原地停顿了五秒后重新捡起SCP-CN-2794。一边重复地低声咒骂【数据删除】并一边阅读SCP-CN-2794。在快速浏览完全部内容后,人员发出一声叹息。

19:37: 盛光主动解除了收容单元锁定向安保人员投降。安保人员随后进入并控制住了盛光,并将其押送至隔离单元。


附件2:SCP-CN-2794影印版

基金会逃逸指南

序章

前言


恭喜你,看到这里的D级人员,看到这里意味着你已经离自由一步之遥,同时也证明了基金会这帮傻逼现在还没有发现这一切是一个连人权都没有的D级人员的弥天大谎。

根本不存在什么傻卵ISK-T级大恶魔,也没有什么人格和记忆替换。这个项目,所谓的SCP-CN-2794,是我,前三级研究员Stuart Casey,现D-15413的杰作。你很安全,这本手册本身没有任何所谓的异常性质,只不过是我在收容突破时捡到的遗物罢了。Azoth站点的大部分人都死在了收容突破里,D级收容翼区基本被完全摧毁,而我恰好在厕所里逃过一劫。等我从厕所里走出来时,遍地都是尸体——以及他们的权限卡。

我本来想用权限卡从这鬼地方跑掉,可是转念一想我又能去哪呢?站点外的风暴终年不止。我所能做的只有借此机会创造那么一两个对自己有利一点的工作环境。于是我拿上了Dr. Azh的权限卡做回了老本行。我看完了Azh权限下的所有文档,设计了一个对基金会足够有吸引力的条件,让他们心甘情愿地大批大批地放生D级人员,兑现他们从未实现的月末释放承诺。

噢?你们不会以为月末释放是真的吧?我被降成D人前在这干了三年,从来没有见过一个D级活着从基金会走出去。

总而言之,我在站点一片混乱时往站点服务器里塞了那么一篇文档,然后把这本笔记本塞进了Azoth站点的收容单元里。如果一切都按照计划正常运作,那么在站点重新连上网时这个虚构的SCP-CN-2794就会被视为一个真正的Keter级威胁,从此再不会有基金会职员翻开这一页。收容措施里要求他们高强度更换负责的职员,所以他们应该会像执勤一样一周来一组新人指导实验。待的时间够短,他们不会起疑心的。

你要做的一切就是继续这个谎言,然后享受你来之不易的自由。

你该做什么

我虚构了一个不存在的怪物,一个掌握了所谓世界末日真相的恶魔生物。阅读这本笔记的人会获得这只恶魔的一些情报,但是知道太多以后灵魂会被抽走送到恶魔身边。按照实验规范,你应该阅读这本笔记,然后在文档中写下一些关于大恶魔的相关知识。

你该怎么做

首先,你需要知道以下这些术语:

1. RX级世界末日。根据几篇文档所说,我们世界的现实正在不断地被夺走。你可以理解成在很多很多地方1+1≠2,或者是汽车开过去以后会直接变成像水一样的液体。很多人会死。物理定律不存在了,总之这是非常糟糕的事情。详细看第三页到第八页。

2. 平行世界是敌人。RX级世界末日的真相似乎是平行宇宙正在通过某种手段强行干预我们的世界。而我们的大恶魔可以控制平行宇宙。详细看第九页到第十二页。

3. 基金会的总部,Site-01,正在谋划什么东西。资料显示他们正在建造某种祭坛。我不知道具体用途是什么,但写的时候想办法把祭坛和我们的大恶魔关联起来。是的,基金会会做活人献祭,也确实会用黑魔法。具体的看第十三页到第十五页。

其次,学会渲染悬疑气氛。

1. 研究员们会翘首以盼希望你们给基金会带回什么拯救世界有用的情报——所以你们最好真的给他们一点东西暗示一下我们的大恶魔真的掌握着这一切的关键。

2. 多用术语。按照上述的几个术语开展话题,添油加醋。你所说的东西和基金会已知的越接近,他们就越会认为这个大恶魔有真本事。

3. 脾气坏点。恶魔实体一般琢磨不透,会提出一些….难以名状的需求。比如童男童女,比如享受人类的痛苦之类。提出大恶魔的需求,如果基金会发现可以满足这些,他们很可能真的会去做。然后结合第二点给他们一些情报作为奖赏,他们就会真的相信自己做的一切是有用的。

4. 如果你实在不会写东西就装疯卖傻。直接接触异常项目往往都会疯掉,何况还是像我们这样直接阅读大恶魔的真迹。一般重复几个特定的不知道有什么意义的词会显得你病很重。他们不会真的来看你是不是疯了。他们不会有胆子管你。

5. 如果还是不行,涂鸦都行。画些魔怔的东西,什么长了三个屁股八个角的恶魔,以及六芒星之类看着很邪门的东西。在第十三页左右有几个很常见的恶魔学标志,可以在此基础上借鉴。

6. 看看你的前辈们写了什么。内容不要自相矛盾。

序章结语

请务必仔细阅读本手册的全部内容,好让我们继续这个谎言给更多D级以自由。我自己大概是无福享受这一切了,能活到被分配给自己的项目的概率根本不存在。现在怎么活着离开Azoth站点都是个大问题。珍惜你的生命。如果你有心,在随便哪个海边给我立块碑,用最大号字体给我写上“Stuart Casey, 愚弄了基金会的男人之墓”。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