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826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评分: +38+x

项目编号: SCP-CN-2826

项目等级: Damballah1-ubique2//Phenomenon3

收容等级: Thaumiel

威胁等级: o 白色


项目分类:

本质促动 地下 放射性 寄生性 晶体 群体性 神经性 生物危害 自主


特殊收容措施:

基于目前已获悉的资料及文献判断,SCP-CN-2826已完成自收容措施。于其内部的部分被归档的子项目均已被确认不存在或已无效化,尚不清楚这一情况的具体发生原因,疑似为项目完成自收容的多项步骤之一。

目前已围绕SCP-CN-2826建立三座基甸级子站点,随时侦测、分析项目的后续活动状态;除站点主管与项目负责人外,其余站点人员将不被允许与项目发生接触,或知悉项目的具体地点。本文档除O5议员、上述三名站点主管与项目负责人,及执行特定任务的机动特遣队成员外,其余人员均无权阅览,违禁者将被定位并处理。

MTF-戊辰-94(“水晶绽放”)已被指派到SCP-CN-2826附近,负责处决或逮捕所有尝试靠近项目的基金会人员或平民。执行探索计划的特遣队成员应向该MTF总指挥官Kevin出示执行密令,并在核对后等待下一步指示。


警告:继续阅览将会自动识别您的生理特征,这一过程可能会使您被定位后处理。继续阅览将视为已默认。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fractal-1864285_1280.jpg
·
·
·
·
·

> 罗穆塔模因定位触媒已启动
> 识别生理特征……
> 进行中……

> 确认到您的生理特征,欢迎您,项目负责人。
> 您的本次阅览记录已回馈至MTF-戊辰-94总指挥者的个人管理终端上。

> 正在解开安全锁……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ity-182223_960_720.jpg

SCP-CN-2826


项目描述

基于储存在基金会深层管理文件库的资料显示,SCP-CN-2826原为一座基金会的研究哨站,即为前第82号哨站。于1900年3月1日建成,并在1927年正式成立为一座研究站点,编号为Site-CN-82。SCP-CN-2826具体座落于中国[已编辑]市中部,鉴于项目的位置在新中国成立后靠近常态社会的商务区,尝试封锁项目所在街道的行为将造成LV级揭开帷幕情景,因此该决策被暂时性放弃,仅向外称项目内部正进行施工事项,以此掩盖项目的异常性质。

自1930年6月7日开始,SCP-CN-2826的异常开始显现。项目自该日起停止向基金会总部回馈研究报告,同时中断了与其它站点间的定时联络,档案库中有关项目内部的收容物档案亦被一并破坏。在后续的调查行动中发现项目内部的原驻站人员均已失踪,其内部的部分收容物未被发现或已被无效化;各收容单元防护门被开启,站点管理室被人为破坏。从其内部回收的最近一份报告显示的时间为1930年6月6日,其内容与当前科技研究发展方向相对应的EVE粒子领域强相关。

截至本文档被撰写时间,即1934年4月4日,仍未从SCP-CN-2826中发现任何一例可能的幸存样本或人类。这一事实很可能与SCP-CN-2826的异常性质有关。

SCP-CN-2826在常态中表现的异常,主要在于其对自身总体积的修改。据悉,项目内部的总体积已远超在外侧观察估计的最大容积,这一数值目前仍在上升,而其外观亦在随内部结构发生变化而作出相应的改变(如上图所示的建筑结构)。SCP-CN-2826的内部装饰不固定,但据反馈的探索报告表示,其内部设施正以无规律的方式复制、扩建,即项目内的设施分布重复,各空间形态基本一致。

鉴于上述异常情况,按照原站点设施分布图纸行动,或在探索行动中绘制项目内部的整体布局被认为是无意义的;同时鉴于项目的总楼层发生变动,及项目内空间变化的时间的不稳定性,目前已有多支小队被确认为“MIA”。针对SCP-CN-2826的发生原因,以下为各分析团队作出的多种不确定性假设:

  • SCP-CN-2826发生了一次超规格的收容突破事件,原驻站人员均在混乱中被该异常影响,其站点被同化为异常个体。
    • 若此为真,该假想体所具有的现实扭曲性质,将超出现目前规格的斯特兰奇现实稳定锚的最大逸值,再收容假想体的回收成本将超出当前基金会能承担的责任范围。
  • SCP-CN-2826受到了一次超出站点所有安置的斯特兰奇现实稳定锚的最大逸值的现实扭曲,这一事实赋予了项目如今的异常性质。
    • 若此为真,其大致结果将与上述结果相同,但无法完全解释原驻站成员的失踪与其内部的子项目丢失及无效化。再回收其内部的子项目的成本亦会超出当前基金会能承担的责任范围。
  • 前第82号哨站,现SCP-CN-2826监管的对应子项目发生异象,造成位于其附近的项目发生异常。
    • 基于目前针对项目内曾收容的子项目资料完全丢失,这一依据具有一定可信性,但若此为真,其大致结果将与上述结果相同,再回收其内部的子项目的成本亦会超出当前基金会能承担的责任范围。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猜测依附于在项目内部检测到的致死剂量的超高浓度的EVE粒子,这一事实被认为是项目受到现实扭曲者的本质促动效应的前提。据报告表示,项目内部的EVE粒子空间平均浓度,约为常态现实的EVE粒子空间平均浓度的12~13倍。尽管如此,这一浓度被限制在项目内部,即在外侧无法感受到因接触高浓度EVE粒子而引发的一系列恶性症状,如晕眩、呕吐、致死性昏迷、心肌梗塞、器官衰竭等。

SCP-CN-2826保持巨量的EVE粒子浓度,同时防止其溢出项目的实际原因被推测为项目的自扩建性质,这一空间扩张性质使其内的EVE粒子被禁锢在项目内部,亦因此,项目被暂时性分类为“Thaumiel”。


file:/data/cn/2826/A/video/19491123

附件A


%E6%B0%B4%E6%99%B6%E4%B9%8B%E5%BF%83_%E5%A4%8D%E5%88%B6_%E7%94%BB%E6%9D%BF%201.svg

视频日志记录

日期: 1949年11月23日

探索队伍: MTF-戊辰-94(“水晶绽放”),第1928号探索小队

目标: SCP-CN-2826

领队: Kliman

小队成员: Bradman、Keston、Goffee、Rob、Erlington


[记录开始]

Kliman: 报告通讯基点,我们发现了一个……呃,地洞?

基点: 你们的位置在哪?

Kliman: 地下,按我们的估计……(Kliman示意Rob,Rob用手势回应)大概是在地下的第25层。

(沉默)

基点: 收到,请你们估计进入探索的风险值。

Kliman: 已经估计过了,大致是2级,洞穴很深,内部没有可见光,也没有幸存者的求救声,而且……而且我们没有发现能够继续下行的通道口,因此我们猜测这是2826号项目的最底部。

基点: ……好的,那你们继续前进。

Kliman: 收到命令,本次通讯结束,Over。

Bradman: (喘气)想不到我们竟然走了这么深,而且还得继续往下走——这防护服穿得我痒死了。

Erlington: (拍了拍Bradman的肩膀)至少你知道要是脱了这身防护服,等待你的只会有那些试图轻吻你全身的小恶魔们。

(二人大笑)

Rob: 好了你俩。队长,我们进去吧。

Kliman: 嗯,这洞口只能一个人一个人的进。我先进去,你们依次进来。Goffee,钉桩呢?

Goffee: 好了。

Kliman: 很好,绳子绑上。

(录像光线变黑,约8分钟后,六名成员依次滑落至洞穴底部)

Kliman: 这下面的EVE粒子浓度比想象中的还要高。

Rob: 队长,你没事吧?

Kliman: 还行,就是有点不适应。

Bradman: 这地方很压抑,让我感觉不舒服。

Erlington: 同感,如果把上面比作水面,那这里的压强足以把我们给压死。

Kliman: 你们看来很有精力啊。

(三人大笑)

Goffee: 队长,那边。

(视频显示,远处发出较为耀眼的紫色光亮)

Rob: 幸存者?

Kliman: 不知道。(大声)喂,有人能听到我吗?

(除回声外无其他回应)

Kliman: 我们过去看看。

(步行约23分钟,随着距离的拉近,出现一处低于六名成员水平位置的大型圆形大坑,其内部伫立有大量发出紫色微茫的水晶集簇)

Rob: 水晶?这里为什么会有水晶?

Kliman: 这个问题之后再说。

(Kliman走近其中一个水晶旁)

Kliman: 这里的EVE粒子浓度反而变低了。

Goffee: 这个是……

(视频显示出一张写有名字的人员ID卡被挂在一个水晶上,同时水晶内部可明显看到一呈现出跪姿的人形阴影,水晶从其背部刺出)

Goffee: ……Dr.Peter……

Kliman: 报告基点,我想我们找到了。

基点: (杂音)了什(杂音)

Kliman: 一处巨大的水晶坑,以及……。

(Kliman环视一周)

(短暂沉默)

Kliman: 部分遇难者。

[记录结束]


file:/data/cn/2826/B/file

附件B


子项目编号: SCP-CN-2826-A

子等级: Euclid-doctrina4//Containment5


gem-602252_960_720.jpg

SCP-CN-2826-A集簇

子收容措施:

目前指认为典型样本的SCP-CN-2826-A个体已被储存于Site-CN-82-β的半透明高EVE粒子抗性圆柱储存舱中。基于对象的异常性质,进入对象收容室前应穿戴有马克Ⅵ型高抗EVE粒子防护服,同时避免与对象产生任何程度的肢体接触。

鉴于SCP-CN-2826-A在常态中的表现异常性,进入收容室内若出现一系列EVE粒子不适反应,应立即离开收容室以防止发生无法挽回的损失。对对象提出实验的申请,应在获取项目负责人的书面许可后,并在随行至少10名监管人员的情况下进行,私下实验者将被处分。


EVE%E8%BE%90%E5%B0%84%E5%9C%BA

逆向EVE粒子场

子描述:

SCP-CN-2826-A为一种异常的紫色晶体状物体,最初的一例样本由特遣队成员Kliman从SCP-CN-2826中带出;在这一过程中,随行的特遣队成员Rob不慎触碰对象后,因发生EVE粒子不适反应而昏迷,目前正于疗养中心内治疗,判断成员Rob在接触对象后发生EVE粒子交流现象,其已被正式成为低阶的现实扭曲者。

根据微观观测报告表示,未见到对象内部晶体应当含有最基本的晶胞结构,尚未解明对象维持晶体状的直接原因。值得注意的是,与对象在常态中的表现不同,SCP-CN-2826-A集簇本身在EVE显示仪下表现出极高的数值。这一观察报告有效阐释了受试者在接近SCP-CN-2826-A时,引发的一系列不良反应的基本原因,但对象周围的EVE粒子平均浓度表现出了逆向的EVE粒子场,即图中所示。

尽管如此,SCP-CN-2826-A仍在以缓慢的速度提升周围EVE粒子的平均浓度;在对象附近的某处的EVE粒子平均浓度增至一特定值后,可明显观察到该处析出另一SCP-CN-2826-A集簇,此后该处同样出现逆向的EVE粒子场。基于这一情况,该特定值被暂时性命名为“常态值”。这一特定值的存在意义尚不明确,目前基金会暂无可防护该值下的EVE粒子浓度的防护服,针对这一数值的具体含义被暂时认为是常态环境中的正常EVE粒子极限值,超越该数值的个体基本与现实扭曲者一致,每个SCP-CN-2826-A个体本身的EVE粒子浓度均无限逼近该值。

对象内部积聚极高EVE粒子浓度的原因尚在分析中。


file:/data/cn/2826/C/video/19491206

附件C


视频日志记录

日期: 1949年11月23日

队伍: MTF-戊辰-94(“水晶绽放”),第9号常驻小队

驻站目标: SCP-CN-2826

领队: Rosta

小队成员: Frosta、Ello


[记录开始]

(视频跳转至三小时后,省略驻站时的无关内容)

Rosta: 那家伙是什么?

(一发出紫色光芒的人形生物从SCP-CN-2826中走出,并在看到成员Ello后发出意义不明的嘶吼声,同时向其冲去)

Frosta: 别动,再动我就开枪了!

(嘶吼声)(两声消音枪声)

(Frosta使用手枪开枪击飞了对象的双腿,对象因重心不稳倒地,但仍使用剩下双手支撑着向Ello爬去)

Rosta: 别过去,看他的那两条腿。

(视频显示对象的双腿析出多个规格不一的紫色水晶,并逐渐覆盖其双腿。与此同时画面出现干扰,视频中出现呕吐物,判断Rosta及其队员出现EVE粒子不适反应)

(消音枪声)

(对象被击毙后,其尸体上同样析出多个规格不一紫色水晶,并逐渐覆盖其全身。约7分钟后,水晶停止生长)

(Rosta忍住不适反应向前从对象尸体旁捡起一卡片状物体)

Rosta: ……这原来是我们的人。

Ello: 哦……上帝啊。

[记录结束]


file:/data/cn/2826/D/19491230

附件D


%E5%A3%81%E7%94%BB%E4%BD%8D%E7%BD%AE.png

夜之子壁画处

于1949年12月30日,在法国法兰西岛区的西部地区中的一处洞穴中发现一史前文明夜之子遗留的古代壁画。依据该壁画上的记载,SCP-CN-2826-A很可能在夜之子时代便有出现。被用于描述SCP-CN-2826-A的符号是由表示“生命”与“水晶”两种符号相结合的一新式符号。

据悉,夜之子曾在与太阳之子的战争中使用过SCP-CN-2826-A。按照记载所说:一名夜之子将水晶插入其皮肤之中,伴随着耀眼的紫色光芒,该夜之子变成了一类全身被紫色水晶覆盖的,不具有敌我识别能力的怪物;尽管在太阳之子的奋力抗争之下将其杀死,但它的尸体却被一簇簇的水晶侵占,其余夜之子在看到这一幕后纷纷用紫色水晶扎入自己身体中,将自己变成杀戮的怪物;在漫长的战争之后,大地上只有一簇又一簇,如同花一般的紫色水晶,以及一个个不具有神智、仿佛永恒的紫色怪物。

同时依据在洞穴尽头的壁画上的记载,夜之子很可能也有在通过人工培育,以此无限期的开采SCP-CN-2826-A,并将之用于一大型的球状物体。夜之子使用了具有“炸弹”这一含义的符号描述该球状物体,并称其能将所有太阳之子化作紫色水晶。值得注意的是,壁画上并未有透露这一物体的具体位置,亦未有说明使太阳之子结晶化的具体过程。

基于这一描述,若该球状物体仍保留至今,夜之子将很可能通过引爆这一物体,以此发生SK级支配地位转变。鉴于此,搜索该物体的事项已被分类至一级优先项。


file:/data/cn/2826/E/report/19500106

附件E


喂?是Evertworth博士吗?对,是我,Frank,Frank·Hans。

你还记得前几天在法国发现的那个壁画吗?嗯,我们按照壁画上的内容照着做了一遍,对,就是把那些紫色水晶插入身体内。不不不,我们并没有做什么人体实验,我们只是将那些水晶插到了一头欧亚驼鹿上。是的,动物实验。

你猜结果怎么样?说出来吓你一跳——成了。那块水晶发出紫色的光芒,然后很快,那头鹿的背部就长出了大大小小的同样颜色的水晶,我猜那些也是同样的东西。那头鹿对我们有很大的敌意,你敢信?一头长满水晶的鹿!

之后?之后我们将它击毙了。那些水晶反而从它的尸体上又一次冒了出来,在场的很多人都起了不良反应,很多人当场就在防护服里吐了,我也不例外,但是我边吐边看着这些水晶生长。

这些水晶真的不是什么生命体吗?好吧,既然你也这么说。

啊对了,说起来你听说了吗?我们团队里有许多人在暗地里把这些水晶称作魔法水晶,没错,就是那些魔幻小说里的……魔石?还是水晶,算了不管了,总是就是那一类。不不不,我并没有觉得这个不妥,我甚至怀疑这是对的。

你看啊,我们常把奇术师比作魔法师,他们操纵EVE粒子来完成出一些超出常识的事,如果把这类人看作魔法师,那么魔法师操纵魔素,和奇术师操纵EVE粒子是不是很相像,嗯?

正是,如果说魔法水晶是环境中的魔素无处凭依,最后通过积累而形成的,那么也可以解释同样充斥在环境中的EVE粒子无处凭依,不断累积,最后像魔素一样具现化在这个世界上。当然,我这一解释也不一定完全正确,毕竟我们谁都没见过魔法水晶,不是吗?哈哈哈哈。

没错,这也是我为什么要给你打电话,我希望你能帮我个忙,去验证一下我的理论正确:这个常态值是这些高密度EVE粒子水晶形成极限值,如果是真的,那么我或许对夜之子所说的炸弹有一定眉目了——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


file:/data/cn/2826/F/report/19500127

附件F


Evertworth,你成功了!我就知道你办得到,那个叫Rob的小女生竟然真的是现实扭曲者。但是我有一个小疑惑,那就是我也找过现实扭曲者做过相同的实验,但在那个时候并没有任何反应。

相似点?唔,啊!难道说,因为Rob是通过那些水晶获得本质促动的能力,也因此她能够通过提高周围环境中的EVE粒子来形成那些水晶……

共振,对对对,粒子共振,我得想个名字,叫水晶共振怎么样?Rob从水晶中获取了水晶因子,这个因子导致Rob变成了现实扭曲者,同样,在Rob提高EVE粒子密度的同时,水晶因子与周围的EVE粒子发生共振,并在达到临界值,也就是常态值的时候,嘭!就形成了那群水晶。

对,一定是这样。那些将水晶插入身体内部的夜之子,一定是因为从水晶中获取了过量的水晶因子,从而加剧了与周围的EVE粒子间的水晶共振,强大的共振效应让他们变成了没有意识的水晶傀儡,真是讽刺,试图掌控水晶的夜之子反而被水晶控制。哈哈,烙印生物,好名字,我喜欢这个称呼,没错,那些水晶,那些在他们身上的水晶就是烙印。

对了,我之前不是说过要证实我的猜测吗?是的,夜之子制作的炸弹,我猜我明白它的作用原理了。如果我们刚刚说的都是真的,那么夜之子肯定也发现了水晶因子的存在。我问你,如果要将世界变成烙印水晶,他们会怎么做?

没错,把庞大的,庞大的水晶因子,扩散到世界的每一处角落,让每一个人都被迫沾染过量的因子,最后变成烙印生物。那如果你是夜之子,你会选择在哪个地方引爆这枚充满了过量EVE粒子的炸弹?

并不,如果我是夜之子,我会选择在地核附近引爆这枚炸弹,那滚烫的岩浆能量将把水晶因子带去地球的每一处角落,让世界各地绽放美丽的水晶花朵。

我相信你不会想见到这美丽的花朵的。顺便一提,你想来趟地心游记吗?


file:/data/cn/2826/G/file

附件G


子项目编号: SCP-CN-2826-B

子等级: Euclid-flecto6//Containment


子收容措施:

基于目前已获悉对象情报判断,在确认常态中的SCP-CN-2826-B出现后,应将其立即击毙,由其尸体衍生SCP-CN-2826-A集簇应被立即回收。用于实验的对象个体,应在该次实验结束后将其处决后回收。

对对象进行实验的申请,应提前获得项目负责人的书面许可,同时在至少5名成员的陪同下进行。私下实验者将被伦理道德委员会监管。


blank.png

SCP-CN-2826-B

子描述:

SCP-CN-2826-B为多例在交互实验中衍生的异常生物样本,各生物样本均表现出了极大敌意。每一例项目样本皮肤表面均析出有大量规格不同的SCP-CN-2826-A,对象与项目间融合情况良好,生物样本保持有较高的生理水平,同时不再需要进食、睡眠等生理活动;对项目样本的初步解刨获悉,项目样本体内内脏器官均已完成结晶化,未发现明显的血液痕迹。清除项目样本上的SCP-CN-2826-A以试图恢复项目样本至原来的生物种类被认为不可能。

每例项目样本均在常态环境中表现出了极高的EVE粒子水平,不排除成为不可控的低阶现实扭曲者的可能。任一项目样本死亡后,其尸体表面将大量结晶并形成多个SCP-CN-2826-A,整体EVE粒子浓度上升。

值得注意的是,项目样本保留了繁殖器官,且仍可进行性行为。于一次观察记录中,一例波尔山羊雄性样本与另一例同种雌性样本进行了交配,并在后续诞下一例天生的波尔山羊幼年样本。该幼年样本表面及其行为均与其成年样本一致,并在同年的5月后成功与另一例同种样本进行了交配;确认SCP-CN-2826-A改变了项目样本的遗传基因,加速了SCP-CN-2826-B的发育周期,同时延长了各对象的极限寿命。

是否仍应将对象样本视为生物的疑问已被提交至异常生物研究部。


file:/data/cn/2826/H/video/19500210#1

附件H


视频日志记录

日期: 1950年2月10日

探索队伍: MTF-戊辰-94(“水晶绽放”)第2号特别执行梯队,共计3人,其中2名研究员

目标: SCP-CN-2826

领队: Kliman

随行研究员: Frank、Evertworth


[记录开始]

Kliman: 就是这里,水晶坑。

Frank: 真是壮观……

(Frank向其中一个SCP-CN-2826-A走去,并试图用手触碰对象)

Evertworth: 别碰,忘了Rob的结果了吗?

Frank: 我,我明白,但,Evertworth,你不觉得这很美丽吗?

Evertworth: 你很激动,Frank,但是你必须冷静下来。

Frank: (深呼吸)你是对的。嗯。

(Frank朝四周望去,视线反复晃动)

Evertworth: 你在寻找什么?不是说我们要去找炸弹吗?

Frank: 我在找……

(Frank停止晃动,并朝其中一个规格巨大的SCP-CN-2826-A走去)

Frank: 入口。

Evertworth: 这里?

Frank: Kliman,你带炸药了吗?我们要把这个水晶给炸开。

Evertworth: 你疯了吗?

Kliman: 带了。

Evertworth: 不不,Kliman,等等。Frank,如果你来这里只是为了好玩的话,那我只能说你来错地方和选错时间了。

Frank: 我是认真的。

(短暂沉默)

Evertworth: 好吧。

Kliman: 那我准备了,你们跑到上面去,免得被爆炸或者水晶渣碰到。

(Kliman将多个炸药小心地捆绑至SCP-CN-2826-A上,此后视频跳转至12分钟后,略过无意义的准备画面)

Kliman: 好了,那我引爆了。

(轰鸣声)(地穴颤动声)

Evertworth: 没塌,万幸。

(在爆炸地点发生坍塌,SCP-CN-2826-A被爆破,可明显观察到一个入口处较为宽敞的洞口)

Frank: 铛铛,入口。

Evertworth: 你是怎么……

Frank: 观察,你看,其它水晶里的人。

(短暂沉默)

Evertworth: ……都背向这个洞口,为什么?

Frank: 很简单,要么是他们想来一场竞速赛,要么……

Evertworth: 他们想逃出这个地方,但是被什么东西给拦下来了。可又是谁把这个洞口给堵上的?

Frank: 为了寻求答案,我们只能继续深入。(看向Kliman)Kliman,能拜托你守在这里吗?

Kliman: 很抱歉,不行,这是上级的命令,我必须保护你们。

Frank: 好吧,那你可别死了。

(二人笑声)

Evertworth: 你俩……

(视频跳转至24分钟后,其中出现了多簇发出微弱淡蓝色光芒的植物。鉴于当前地面及墙壁上覆盖了多簇SCP-CN-2826-A,以及穿着厚重防护服的原因,行走过程十分困难)

Frank: 猜猜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

Evertworth: 这是。

(墙壁上开始出现非天然的颜色壁画及符号)

Evertworth: 夜之子的语言,我们现在难道……

Frank: 没错,现在就是在夜之子的史前居住地中。很神奇,不是吗?在一个站点底下,竟然还藏着一个夜之子文明的壁画!我现在已经能想象这个地方最初的样子了。

Evertworth: 可是为什么?难道1900年就已经发现了这个地方?啊,所以才建成了哨站……没错,这样确实就能解释的通了,那群水晶竟然会出现在这个站点底下的原因。夜之子难道也曾经在这里使用过烙印水晶?

Frank: 我不知道,所以我们才来这里了。

Kliman: 注意脚下,各位,我看见前面有亮光。是蓝光,和这些植物一样的光,但是更亮。

Frank: 难道是夜之子文明遗迹!这可是大发现啊,Evertworth!走,快走!

Evertworth: Frank,冷静!

(Frank向亮光处跑去。视频中出现一被大量SCP-CN-2826-A集簇部分覆盖的土石建筑群,外围设立有多个人为的现代帐篷,及散乱的使用人类语言的书面文字和基金会语音记录设备)

Evertworth: 这里是……

Kliman: 基金会的临时驻扎地。

Evertworth: 嗯……大概是之前来这个哨站的人发现了地洞后进来,又发现了夜之子的遗迹,所以在这里建立临时基点。

Frank: 真是壮观,Evertworth,你不觉得这个地方很美吗!啊,是夜之子的遗迹的气味!

Evertworth: 得了,你的防护服没有透气孔。

Kliman: 各位,这里的EVE粒子浓度值很低,可以将防护服脱了。

Evertworth: 这里也有逆向EVE粒子场?

Kliman: 是的,我们刚通过了粒子场辐射的最大值区域,这里的辐射浓度只有1级,是人体可承受的范围。

Evertworth: 真是怪异。

Frank: 啊哈,我早就想脱了!让我们来看看这座城市有多少秘密吧!

[记录结束]


file:/data/cn/2826/I/video/19500210#2

附件I


视频日志记录

日期: 1950年2月10日

探索队伍: MTF-戊辰-94(“水晶绽放”)第2号特别执行梯队,共计3人,其中2名研究员

目标: SCP-CN-2826

领队: Kliman

随行研究员: Frank、Evertworth


[记录开始]

Evertworth: 真令人意外,在这个城市的下面竟然还有这样的一座遗迹。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Frank: 啊,Evert,看那些建筑上的符号,那是夜之子的!还有这个,这个,那个,啊,我太激动了,有点不能自矜了。

Evertworth: 我能理解,毕竟这是我们第一次亲眼看到一座真正的夜之子遗迹,而不是从照片上。你注意点安全,我们还不能保证这里绝对安全,说不定就有什么烙印生物还遗留在这里。

(沉默)

Evertworth: 我开玩笑的。

Frank: Evert,过来看这些。(从废弃基点的桌上拿起一本笔记本)这是本日志,作者叫Kapu,从1900年开始记的。那个时候竟然还在用纸面记录,真是令人不得不感叹时代的进步。

Evertworth: 感叹什么的就算了,上面写了什么?

Frank: 估计就是在这里的一些研究日志,你自己先看吧,我再去遗迹里面逛逛,啊,夜之子的遗迹!

Evertworth: (叹气)Kliman,拜托了。

Kliman: 明白,我会跟着的。

(视频跳过34分钟,略去翻阅过程)

Evertworth: ……令人意外,今天第二次了。

Frank: 你看到了什么?

Evertworth: 一份令人感到……无力的事故。

Frank: (轻笑)真的假的,你还能被一份日志给愣住?

(短暂沉默)

Frank: 你是说认真的?

Evertworth: 你以为我是你吗?(叹气)那你们去了这么久,发现了什么?

Kliman: 博士,我们……

Frank: 说出来你不信,我们又发现了一个洞穴!深入地下,我猜测那里面就是夜之子所说的炸弹的所在地了!

Kliman: 实际上……

Frank: 所以别说那么多了,快走吧,这可是个大发现!

Evertworth: Frank!(揉眉)Kliman,你说。

Kliman: 实际上,我们在路上遇见几个……唔,烙印生物。

Evertworth: 啊……

Frank: 你想得没错,如果这里也有烙印生物的话,就意味着之前来到这里的人们大概率全部都被影响了。

Evertworth: (叹气)我需要跟上面的基点汇报一下,然后我们才能继续下去。还有……

(Evertworth将Frank的随身录像装置取了下来)

Evertworth: 我们需要知道你们究竟发生了什么。

[记录结束]


file:/data/cn/2826/J/video/19500211

附件J


视频日志记录

日期: 1950年2月10日

探索队伍: MTF-戊辰-94(“水晶绽放”)第2号特别执行梯队,共计3人,其中2名研究员

目标: SCP-CN-2826

领队: Kliman

随行研究员: Frank、Evertworth


[记录开始]

(视频跳转至34分钟后,略过无意义的深入过程)

(5声枪声)

Kliman: 清理完毕了,这是最后一只烙印生物。

(Evertworth朝洞穴内部的一个规格巨大的SCP-CN-2826-A走去。可明显观察到对象内部的两个身影相互拥抱,根据二者身材判断,为一名女性与一名男性个体)

Evertworth: (叹息)

Frank: Evert!就是这里!看!看!那个植物!根据记载,那个是夜之子高层用来当作制冷剂用途的降温种类的植物!多出现在需要降温的重要场所,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地心附近却感受不到丝毫热量的原因!

Evertworth: 那么那个在这些植物的中间便是?

Frank: 是的,是的,我猜那个半球体正是夜之子在壁画里提到的炸弹了,啊,夜之子造物,真是精美,看啊,Evert,看它上面的那个花纹,真是怎么夸都不过分!

Evertworth: 是是,所以我们该怎么做?

Frank: 看看地上这些紫色的,像回路一样的线条,这个洞穴中的水晶在给这个巨大球状物充能!要不是因为我们必须把它拆了,我还真想知道这个地方的整体构造!

Evertworth: 把你那过剩的求知欲收一收吧,看在上帝的面子上,我们该怎么把这个巨型炸弹给解除了?

(沉默)

Evertworth: Frank?

(Frank仔细地看着半球体前石板上雕刻的夜之子符号,并随着视线的移动眉头紧皱)

Evertworth: Frank!上面写了什么?

Frank: 你看不懂夜之子符号?

Evertworth: 瞧瞧你说的废话,我又不是语言学专业的。

(笑声)

Frank: Kliman,我以5级人员的权限命令你,权限识别码93829393ASUFFH。

Kliman: ……确认权限,尊敬的Frank先生。

Evertworth: 5级?Frank,你究竟是……

Frank: 把研究员Evertworth带离SCP-CN-2826。

Kliman: 遵命。

Evertworth: 不,不,等下,什么情况?跟我解释一下,喂,Frank!

Frank: 我一直不想作出这样的假设。

Evertworth: 什么?

Frank: 我一早就提出过短暂水晶因子接触的结果是对人体的诱变,使受试者变成低阶的现实扭曲者。

Evertworth: 没错,这怎么了吗?

Frank: 那如果是长时间的接触呢?

Evertworth: 会失去理智,最后变成烙印生物。

Frank: 可是,无论一种可能的可能性多么小,它都会有发生的可能,让人保持理智的那一瞬间。

(Frank看向那个规格巨大SCP-CN-2826-A,再次发出笑声)

Frank: 没想到解除方法这么简单。

Evertworth: 你,你难道……不,Frank,这不可能,这还只是一种假设,不是吗?

Frank: Kliman!

Kliman: 抱歉了,Evertworth博士。

(Kliman将Evertworth敲晕,Frank朝Evertworth携带的随身摄像头走去,并将其关闭)

[记录结束]


file:/data/cn/2826/K/report/19500212

附件K


……

于1950年2月12日凌晨2点23分,观察到SCP-CN-2826内部出现一次超规格的本质促动现象,同时项目内的EVE粒子整体含量开始降低,并逐渐趋向常态的浓度平均值。同日下午5点,项目内部的EVE粒子浓度下降至常态平均值。

直至1993年,SCP-CN-2826未再次发生任何程度上的结构变动,其内部整体布局未再次发生改变。除Site-CN-82-α内收容的SCP-CN-2826-A外,未观测到项目内部其余的对象个体或SCP-CN-2826-B个体。初步推测项目已被无效化,原因未知。鉴于其子项目仍具有异常性质,项目仍按照原分级保存于项目文档库中。

Evertworth博士并未对此事发表任何言论,除上述被特遣队队员Kliman公布的录音外,其拒绝透露关于此次行动的任何细节。

记录结束。


传输附件#CN-2826-01~09



file:/data/cn/2826/α/report/19500210/

附件α


……

他们称自己是“被遗忘者”,这很符合他们的形象——没有人记得他们,哪怕是远在夜之子文明时期的人类。被遗忘者们自然也是一个团体,他们和日之子,也就是太阳之子一样,是人类中的反抗者。

但与太阳之子不同的是,他们并非是光明下的反抗军,他们掩藏在黑暗之中。夜之子曾设立有一个企划,这个企划的目的旨在于创立可控的人造士兵,他们称这个计划为“罗穆塔计划”,“罗穆塔”在夜之子语言中被翻译为“受压迫的人”。在这个计划中,便有一个团队,我们姑且称他们为“烙印使者”。烙印使者们试图通过这些水晶来创造出听话的、强大的人造士兵。

(喝水)

正如我们现在捕获夜之子以供我们研究一样,夜之子也对远古的我们感到兴趣——他们四处抓捕我们的同胞,把我们当作实验的原料。很遗憾的是,这些人造士兵没有一个真正的有用,而所谓的被遗忘者们,正是这个计划的副产物,又或者说是失败品。

奇妙的是,这些失败品并非全部失去了自我意识,其中保持着微弱意识的人集合在了一起,结成了被遗忘者这个组织。他们在地下苟延残喘,等待着反抗的时机。

……


file:/data/cn/2826/β/report/19500210

附件β


……

幸运的是,他们成功找到了这个时机,他们称那天是“遗忘日”。那些被遗忘者们发现了一处兵工厂,这座兵工厂正是夜之子们使用那些紫色水晶作为原料,制造所谓的水晶炸弹所在的地方。

他们使用水晶共振的力量,强化了他们对于水晶的感知力,凭借尚不成熟的本质促动的力量,轻而易举地占领了这座兵工厂——可他们最终失望地发现,他们对那颗炸弹无可奈何,他们的力量对于这个炸弹来说,就像是河流和海洋一样,最终会重归至大海一般。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完全放弃破坏这颗炸弹,他们将自己的生命交付了出去,为这座兵工厂制造了一个水晶屏障,防止夜之子或者远古人类的进入,以防止触发这枚炸弹。

强大的水晶因子片刻间便充满了整个兵工厂,正如大坝一样,抵挡住了外在的EVE粒子侵入,控制住了内在的EVE粒子总量,使这枚炸弹并没有如期待的那样爆炸,而正是因为EVE粒子不足,才成功地控制住了这枚炸弹。

……


file:/data/cn/2826/γ/report/19500210

附件γ


……

被遗忘者们成功地控制住了这枚炸弹,而太阳之子则在陆地上如愿以偿地引导了花开之日,消灭了陆地上大半的夜之子,让他们在黑夜中攻下了夜之子这个文明的标志。

但被遗忘者们呢?诚如他们的名字一样,没人知道被遗忘者们做出的牺牲,他们的存在就像被遗忘了一样,淹没在了历史的长河当中。

壁画到此便结束了,我们回去汇合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