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847


评分: +25+x

来自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的提示

以下部分文档内容可能遭到篡改,请谨慎阅读并判断部分信息。

项目具有信息危害,请尽量避免提及或谈论。


pexels-photo-3384695.jpeg

SCP-CN-2847。

项目编号:SCP-CN-2847

项目分级:Rain

特殊收容措施:SCP-CN-2847应从公众视线中隔离,在其周围已经设立了小型站点Site-CN-██,并建立了一气象中心以持续对项目当前的气象状况进行观察和记录,对项目的研究则交予Site-CN-00。雨一直下。如无必要,应尽量避免提及SCP-CN-2847。

描述:SCP-CN-2847是一位于[数据删除]的较大型岛屿,至SCP-CN-2847被发现至今,SCP-CN-2847全岛始终处于强降雨状态。雨水的来源未知,雨一直下,而雨水的流向也是未知的。

SCP-CN-2847具有严重的认知危害性质,任何提及SCP-CN-2847的信息都将遭到严重篡改,需要注意的是,在被替换的信息中,“雨一直下”这一短语将会反复出现。被替换文档之间在情节上没有连续性,文档间转折生硬,但某些事件与人物多次出现。这些文档所参考的事件、历史与人物与基准现实几乎没有共同点。

根据目前观察到的情况,在你查看此文档时,此文档85%以上的内容可能都已被篡改。

此外,SCP-CN-2847[数据删除]。

附录CN.2847.1:对SCP-CN-2847的探索记录,雨一直下。

Diamond,你不会相信我看见了什么。1

我醒来了,在漫天的灰暗之雨中。自我醒来的第一刻,我所见到的就是雨,我看见雨一直下,好像自世界开初就是这样,从未停过。

我记不起太阳是个什么样子,也许应该是一个闪耀的大火球,可是我甚至不记得我见过太阳。也许从来就没有什么太阳,我们只不过见了灯,便幻想更大更亮的灯,将其命名为太阳,但太阳并不存在,存在的只有那从未停过的大雨。我看见巨大的雨滴从空中落下,在地上砸出河流与湖泊片片;我看见腥咸的雨滴从空中落下,不断汇聚,汇成了无边无际的汪洋;我看见无数的雨滴落下,雨一直下。

我听见发条与齿轮的轰鸣,教会耗尽了他们最后的力量,使他们的神得以复原。我听见那发条的巨神以金属的神圣轰击世间的一切,这千百万个维度的一切,我在漫天的大雨中下跪,向我的神虔诚祈祷着,即使我不可能得到任何回应。破碎之神,并非那些所谓的虚假的神明,真真切切地立在我的面前。祂的身型是无比的雄伟,祂的眼神中充斥着炽热,而由祂定下的法则,绝对牢不可破。一个凡人本不应有什么资格见到如此的神明,可是在漫天的大雨中,连神也显得那样苍凉,那样虚弱不堪。我看见祂手持巨锤,塑造着世间的一切,可是我眼中,只有雨一直下。

我尝见口中一片腥咸,将手探入,竟发现舌头几乎已经化作腐败的肿瘤,滴着腥臭难闻的脓液。破碎之神的新生也意为着银网的破碎,那囚于黄铜牢笼中的巨龙,那恐怖而贪婪的天使已破笼而出,带着人类不可能理解的暴虐、仇恨与耻辱。我低头开始呕吐,感到血肉开始如癌般疯长。我看见群星如雨落下,雨一直下,为即将到来的大劫而颤抖。我瘫倒在地,口中只能发出模糊的呜咽,感受着祂无边的伟力。我看见祂的面前只有尸山与血海,食人的盛宴,我看见万物的终结,看见这个宇宙怎样转为死产。但雨还是一直下,即使是神也没有对这大雨造成任何影响。雨一直下。

我看见双方掀起战火,打响了那无尽的战争,祂们的信徒为各自的主呐喊,同样加入了这场所谓的神圣的战争,在无穷无尽的大雨中。但我也看见战壕里面灌满了雨水,不,雨是在从下面往上面尽情地下着。军号仍然嘹亮,可是再也没有人愿意去追随那号声,而这号声也逐渐虚伪,终于停止,因为军号中也已经灌满了雨水,而号手们更是已经窒息而死。雨水淹到了士兵的脖子,没有一个人在用心打仗,他们全都在仰起头用尽全力呼吸着。腐烂肿大的几乎要形成巨人观的尸体在战场上漂流,他们要去往何方,无人知晓,我们知道的,只有雨一直下。

我是什么?我在经历什么?我从何而来,从何而去?我不知道,我什么都看不到,我什么都理解不了。可是我分明看见天边那交战的两尊巨神,可是我分明看到雨一直下,落在每一个地方,落在每一个将死未死的宇宙中。我能感觉到雨滴落在我的脸上,我能感觉到,一阵巨大的宽慰。

雨一直下。
























附录CN.2847.2:雨一直下博士的日记复原件

备注:在98%以上的情况下,夏侯花火博士的日记都会被全数替换为与雨一直下相关的文档,显示的形式相当多元2

我能感觉到我的面颊上已经满是冰冷的液体,分不清是雨水,是泪水,还是那早已失去了颜色的血液。

我隐隐记得雨一直在下,直到现在仍然是这样。雨一直下。

我能看到海面不断上涨,超过半数的陆地都沉入水中,几乎一切都被淹没。我能看到我的故乡沉入水中,好像从未存在过。

我终于意识到我脸上是泪水,哀悼故乡的死去的泪水。可是我也知道雨将一直下,一点点拂去我脸上的泪水,直到我继续前行,将所谓故乡忘却,直到我也成为那遗忘之海上的漂泊者。因为这是我仅剩的道路。

我的脸上没有泪水,不过是雨水糯湿了我的脸。

没有什么是永恒的,一切都将逝去。

雨一直下。

我曾经看过那天上的群星,点缀在漆黑的天幕上,好像露水婚姻戒指上的碎钻。

而我能看见它们正如雨般落下,在远方的天际炸裂,将黑夜炸为辉煌。

也许云朵会被这样炸散,也的确如此。

但是雨没有停。

雨一直下。这场雨会一直下下去,直到终末到来。

直到永恒都消逝。

[记录开始]

[00:00:00-16:01:35] 摄像机持续轻微晃动,可以听见接连不断的雨声。镜头上沾有大量雨水,难以观察周遭环境。

[16:01:36-16:01:55] 镜头遭到擦拭。

[16:01:56-16:05:17] 此段类似遭到压缩的长视频内容,可以听见轻柔的男声,但由于速度过快无法识别。可以看到海平面不断上涨,拍摄者似乎处于高空。巨大的风声。

[16:05:18-16:05:28] 摄像头似乎处于坠落状态。

[16:05:29-16:05:30] 十年坠落,难道只是为了这两秒的飞升?

[雨一直下。]忘却。

[78:44:29-79:04:32] 摄像头似乎处于水中。

[79:04:32-00:00:00] 回到一切的开始。雨一直下。

[00:00:00-00:00:01] 结束即是开始,雨会一直下下去。

[记录结束。雨不会停。]

风里传来低低的吟唱,雨还是在下,没有停。我不在乎。我只在乎我看到的,我们看到的,我们所有人看到的那无论如何我都不可能看到的一切。

“我看到阿舒尔Ashur的四肢被狂风撕裂,古铜的长矛穿透他的头骨,他的尸身被群鸦啄食,被野兽撕扯,在底格里斯河中沉没。”我听到我说。

“我看到亚达巴沃Yaldabaoth从黄铜的牢笼中挣出,却已经油尽灯枯,趴在地上无能地喘息,在漫天大雨中显尽苍凉,如祂的子孙一般化作腐土。”我听到你说。

“我看到麦卡恩Mekhane随大渊一并落下,绝世的圣光湮于苦水之中,而神自己手持巨锤,独自立与雨中,在雨水中长出锈迹,化为烟尘,归于腐朽,破碎为千万亿片,再也没有可能复原。”我听到他说。

“我看到哈拉克Khahrahk从深红的王座上跌落,赤色的王冠在一地污水中一路向前,七支古矛将祂的身体穿透,驾成一个怪异的人形十字架,沉沦于死亡的黑暗中。”我听到她说。

“我看见雨一直下,海水不断上涨,直至整个世界都一片碧蓝。我看见男人与女人,老人与婴儿,君王与乞丐,都市与村落,城邦与帝国,天使与恶魔,空间与时间,现实与梦境,种种辉煌与灿烂,种种丑恶与污浊,无一例外,一切全部在海中沉没。”我听到我们一起说。

我看见雨水打在我们的脸上。

我看见雨一直下,我们一人手持一把刺水枪,在雨中嬉闹。

我看见雨水打在我们的死脸上,看见我们的尸体被上涨的海水淹没,我们的眼神中却带有孩童般的欢愉。

我看见潮水来了又去,卷走了我们的尸体。

我深知,我们,是被雨一直下的潮水卷走了。

不是我一个。

结束即是开始,终末即是新生。

雨一直下。

海水在上涨。

淹没。

我们的结局。

我看见渔民提着网子去赶海。

雨一直下。

在海上漂泊。

我生在农村,与绝大多数地方不同,我们那里发展得很快,很快就长出了城市。我一直留在那里,看着一切一步步改变,看着处女地渐渐在现代化的浪潮中,生出一座座钢铁的大楼,生出,所谓的一个城市的样子。

我慢慢慢慢地意识到,我从来没有过故乡。这个充斥着钢铁轰鸣的巨怪不是我的家,我的故乡早已死去,在海中沉没。但是……我该怎么说呢?我并不想念我的家乡。我想要的只是站在这片土地上,抬手搭作凉棚状,在模模糊糊中看向未来。我不在乎过去。试图寻找那海下的事物没有意义,因为那是比不存在更加虚无的东西。

也许,在我的脚下,就埋葬着我第一代祖先的尸骨,可是这又如何呢?我们早已将他们遗忘,我们生下来就是漂泊者,习惯了遗忘,习惯了失去。

我们注定在这雨一直下上漂泊。

我知道,有一天,我也会走入水中,沉入海中。

我不会抗拒。我想我不在乎。

雨一直下。

神是为人而存在的,如果失去人的信仰,连神也会变得虚弱。

雨一直下面前,连神也那样不堪,那样无力。

雨一直下。

那条河流没有尽头,祂不会停下,直到滚如海中。

总归有一天,种花的人变成了看花的人, 看花的人变成了葬花的人。

然后便与那花一同,在雨中,在葬花人无尽悲怮的目光中,向下游飘去,向那雨一直下飘去,沉入水底,再也没人记得你。

不是我一个。

不是只有我们。

所有的东西,所有的所有,都是如此。我们终将归入那雨一直下之中。

雨一直下。雨没有停过。雨不曾停歇。

虽然我的记忆早已模糊,但我还是能想起那个梦,不,那不是梦,那就是现在在发生的事情,那就是现在。

我不知道我变成了什么,那感觉好像是一只海鸟,一只漂泊信天翁。我能看见我在暴雨中飞翔,雨一直下,我能清楚地感觉到雨水从我的羽毛上划过,带来酥润的微凉。

假若我低头,我可以看到海底,看到那些东西。那些在多年以前就已经沉没的事物。但我不想看,因为我已看到那个浪头向我打来,而我也深知我不可能躲过。我们都有共同的归宿,便是沉入这海底,与逝者为伴。

我能听见浪头已经抓住了我,我睁开眼,我能看见一千轮蓝白的太阳在天际升起,我能看见那死难者的墓碑,那旧世最后的孓遗在晨曦中熊熊燃烧。我能看见雨水与太阳一齐落下,点上终曲的最后一个音符。

我没有看见剩下的东西。浪头急速地将我压向深海,我闭上眼睛,伴随着清晰可见的骨碎之声,听见我摔于海底,扭作一摊麻花。

那感觉如回到母亲的子宫般温暖。

雨还在下,但是我看不见了。

小人鱼把那帐篷上紫色的帘子掀开,看到那位美丽的新娘把头枕在王子的怀里睡着了。她弯下腰,在王子清秀的眉毛上亲了一吻,于是他向天空凝视——朝霞渐渐地变得更亮了。她向尖刀看了一跟,接着又把眼睛掉向这个王子;他正在梦中喃喃地念着他的新嫁娘的名字。他思想中只有她存在。刀子在小人鱼的手里发抖。但是正在这时候,她把这刀子远远地向浪花里扔去。万子沉下的地方,浪花就发出一道红光,好像有许多血滴溅出了水面。她再一次把她迷糊的视线投向这王子,然后她就从船上跳到海里,她觉得她的身躯在融化成为泡沫。

现在太阳从海里升起来了。阳光柔和地、温暖地照在冰冷的泡沫上。因为小人鱼并没有感到灭亡。她看到光明的太阳,同时在她上面飞着无数透明的、美丽的生物。透过它们,她可以看到船上的白帆和天空的彩云。它们的声音是和谐的音乐。可是那么虚无缥缈,人类的耳朵简直没有办法听见,正如地上的眼睛不能看见它们一样。它们没有翅膀,只是凭它们轻飘的形体在空中浮动。小人鱼觉得自己也获得了它们这样的形体,渐渐地从泡沫中升起来。

……

在那条船上,人声和活动又开始了。她看到王子和他美丽的新娘在寻找她。他们悲悼地望着那翻腾的泡沫,好像他们知道她已经跳到浪涛里去了似的。在冥冥中她吻着这位新嫁娘的前额,她对王子微笑。于是她就跟其他的空气中的孩子们一道,骑上玫瑰色的云块,升入天空里去了。3
























我们都是遗忘之海上的泛舟人,死去的那一天,就是我们沉入海底的那一天,而这海是那样的深呵,我们沉入海底的那一天,便是我们彻底被人遗忘的那一天,消失得比不存在更彻底。

说到底,我们都是在别人的记忆里活着,当我们被别人遗忘的时候,就是我们真正死去的时候。不只是我们,故乡,旧人,遗物,这些东西其实都早已不存在了,因为它们都早已被遗忘。

那雨其实就是遗忘的象征,每时每刻都有事物在被忘却,所以那雨也就从来没有停过,忘川水的上涨也从来没有停过。雨一直下。无名的尸体每每在河中漂流,打着旋儿,有一天也灌入那无边的遗忘之海。

总有一天,我们都会变成水,从空中落下,坠入那海中,运气好的,能掉到岛上,重来一次。可是这岛还能支持多久?你不知道,你还是逃不掉。

我们都将被遗忘。

雨一直下。
























附录CN.2847.3:[已编辑]博士的留言

我出生在一座海滨小城,那是个一年到头阴雨连绵的地方。对那里我算不上喜欢,但如果我知道它将有一天会沉没,我想我也会伤心。

在我小的时候我一直把海视作我的故乡,我喜欢海甚至要胜过那座城。我喜欢提着网子和我的叔叔一起去“赶海” 也就是在雨后到海滩上去捞那些虾蟹。那时我想,再也没有比海更美好的东西了。

可是后来……那座小城现在已被海水淹没,被海洋所吞噬,因为这是——似乎是——一起异常引发的事件,所以几乎所有幸存者,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都被记忆删除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落下了我。如今我也已经持有查看那个异常的权限,所以也就不必再麻烦一次。

我忘不了那时的感觉,我的故乡将故乡吞噬,只留下一个小小的山头,而曾经在那里生活的人们,消失得是那样的彻底,连一丝一毫的痕迹都没有留下。在开始的时候我完全无法忍受……但是现在……不也过来了吗。

可是既然有了这一次,那么这难道会是个例?像这样就如此消失得无影无踪的人,还有多少?基金会已经运作了几百年,而像这样的事件从来都不会少。但那些死难者呢?他们都沉入了海底,被世人所遗忘。他们的身影在雨中渐渐虚幻,消失不见。

我想知道,那海中,究竟埋藏了多少人的尸骨。

雨一直下。
























你有没有想过,每一个露出海面的岛屿,可能都是一个被水淹没、被世人遗忘的世界的山顶?

雨一直下。
















































基金会信息安全管理系统的通知

也许,当那台机器被启动的时候,海面上就会多一座这样的岛屿吧。
你看着自己吐出的泡沫这样想道。

pexels-photo-3608311.jpeg

雨一直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